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集数 第0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975557096
备注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第四集 是魔非魔

录入:浪花海月 


【暗夜·神蛊峰·迷雾绝谷】

(暗洞内,剑气四溢,宫本总司凌空运招)

宫本总司:喝!

雪山银燕:啊。

(宫本总司双手运气,放出溘钨斯)

雪山银燕:这是……溘钨斯?!

(在荒野上独行的神田京一与在高峰上的月牙泪同时感受到这股溘钨斯)

神田京一:嗯……

(而在暗洞内,宫本总司缓缓落地)

雪山银燕:前辈所用是中原武学却是东瀛内功,你到底是何人?

(宫本总司不语,一掌袭向雪山银燕并将其震退)

雪山银燕:啊……

(两人拳掌相斗)

雪山银燕:喝!

宫本总司:嗯。

[看似太极柔拳,扑面掌风强硬,雪山银燕越战越怀疑。]

雪山银燕:喝!

宫本总司:喝啊!

[陌生的掌风,熟悉的拳路,记忆中却只有一人拥有这等功夫。]

雪山银燕:前辈!

(接拳刹那,师父的面容竟与眼前之人重合)

雪山银燕:啊,你!

(宫本总司对着银燕胸口重重一拳)

雪山银燕:啊……唔……

(宫本总司慢慢负手背后)

宫本总司:应敌第一方针——专注,银燕你又不专心了。


(同时,释出的溘钨斯也被收回)

神田京一:嗯?消失了。

(而在高峰上的月牙泪也化光来到神田京一处)

神田京一:月牙大人。

月牙泪:先回西剑流。

神田京一:要忽视流主的命令吗?

月牙泪:你了解那道溘钨斯所传达的讯息。

神田京一:啊,这是宣告胜负的挑战。

月牙泪:嗯。

神田京一:月牙大人也期待与宫本大人一分高下吗?

月牙泪:你不是想印证青出于蓝?

神田京一:那要月牙大人肯让手。

(微一躬身)

月牙泪:哼,走吧。

(两人离开)


【还珠楼】

(赤羽信之介一会还珠楼主)

百里潇湘:白雪临刃血如泓,百里苍茫独千秋。若问明珠还君时,潇湘夜雨寄魂舟。

(两人对立不语,眼神交汇)

赤羽信之介:楼主这首诗,有两种涵义与一种目的。

百里潇湘:愿闻其详。

赤羽信之介:两种涵义,杀人与被杀,一种目的,阴谋。

百里潇湘:哈哈哈,果真闻名不如见面,军师大人请坐。

(赤羽入座,百里潇湘为之斟酒)

赤羽信之介:一剑随风回应吾西剑流不会外客,因何破例相见?

百里潇湘:还珠楼看钱办事,有利的对象岂能轻易放过?

赤羽信之介:即使是东瀛之人?就算是谋夺中原之敌?

百里潇湘:苗疆的生意我们也接受,那……东瀛又算什么呢?

赤羽信之介:原来还珠楼是欠缺情操的组织!

(百里潇湘闻言一怔,随即放声大笑)

百里潇湘:哈哈哈哈,死客的情操在于自己的追求,西剑流的情操不也在为自己的野望?话也明说至此,赤羽大人的试探可以收下了。

赤羽信之介:那你的追求是什么?

百里潇湘:赤羽大人真是步步进逼。

赤羽信之介:死客之首不敢说真话吗?

百里潇湘:这便要看赤羽大人的出价。

赤羽信之介:吾出价买一个答案,是谁要酆都月前去西剑流?

百里潇湘:死客虽有自己的追求,但买卖仁义在,绝对不透露金主。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

百里潇湘:哈哈哈,如果今天是赤羽大人你出价买任务,我们也绝对不透露是你。

赤羽信之介:果然是守口如瓶。

百里潇湘:总是要有商誉。

赤羽信之介:那吾就放弃他的名字,改买他的首级!还珠楼敢接吗?

百里潇湘:……这个价钱恐怕赤羽大人出不起。

赤羽信之介:这个回答有三种意思。第一,此人与还珠楼关系匪浅;第二,此人连还珠楼也惹不起,比方说天下第一剑的任飘渺。

百里潇湘:第三呢?

赤羽信之介:楼主你有名无实,根本没决定的权利。

百里潇湘:……哈哈哈哈,赤羽信之介的厉害果真名不虚传。

赤羽信之介:所以,你承认第三点?

(百里潇湘不语,起身看着远处群山)

赤羽信之介:但笑不语是默认?

百里潇湘:赤羽大人句句利刃,吾只是一名死客,唇枪舌剑不是我的专长,最怕被人断章取义。

赤羽信之介:吾看,还珠楼皆是伶牙俐齿之辈。

百里潇湘:正因为吾口才驽钝,才需要擅长谈判的助手,比如酆都月、一剑随风。

赤羽信之介:原来如此,是吾多心了。

(百里潇湘回身落座)

百里潇湘:赤羽大人还要试探吗?

赤羽信之介:正因为楼主你满怀心事,才需要吾来推测楼主的心事,比如要见吾的真实目的。

百里潇湘:一个旧的秘密,一个新的计划。

赤羽信之介:言下之意是要出价买消息吗?

百里潇湘:见面三分情,卖货也要付出一点好处,买主才会动心。

赤羽信之介:那吾洗耳恭听这个好处了。

百里潇湘:一名是还珠楼得罪不起也与西剑流一同在追踪的人,一名是与西剑流的精神相同,拥有自己的野心也不停争取的人。

赤羽信之介:喔。

百里潇湘:这是吾百里潇湘能给赤羽大人最大的优惠。

赤羽信之介:吾会好好考虑。

百里潇湘:还珠楼随时等候赤羽大人的出价。

赤羽信之介:嗯。

(两人对饮一杯)


(同时,酆都月一会丑孔明)

酆都月:主动要入还珠楼有三个条件。第一,无所属者需要以实力证明;第二,已有组织者需与前派划清关系;第三,拥有还珠楼所要的条件。

丑孔明:很清楚的入楼规矩,而第二个条件很明显是吾的现状。

酆都月:然也。

丑孔明:副楼主希望吾如何划清关系?

酆都月:当着西剑流之人的面前说出你要退出西剑流加入还珠楼。

丑孔明:哦,就是背叛的呛声。

酆都月:敢吗?

丑孔明:<还珠楼的作风深沉,不可能是这种冲动无智的组织,莫非这是……试探?>嗯……做不到。

酆都月:喔,做不到的意思,是你对加入还珠楼也不是那么绝对。

丑孔明:副楼主,现在与西剑流翻脸,在武林道上行事不便,以智力行事的人绝对不会是鲁莽行动,不管是对你对我都不是好决定,吾不相信副楼主是如此浅薄无智之人啊。

酆都月:哈哈哈,还珠楼看钱办事,绝不鲁莽行动。欢迎你的加入。

(两人双手一握)

酆都月:首要第一目标依然是潜入西剑流,了解炎魔动向或是方针。

丑孔明:这个意思,是副楼主要与西剑流对垒?

酆都月:再怎样势力的组织也有地盘意识。

丑孔明:不追踪任飘渺了?

酆都月:任飘渺性情高傲又醉心剑术境界,天允山之争不怕他不出现。

丑孔明:副楼主如此说明,不怕吾又与西剑流挂钩?

酆都月:还珠楼只是一个收银买命的组织,你不需要忠于我们,只要忠于你自己的买卖。

丑孔明:喔……

酆都月:这唯一的差别只在了解的深浅。

丑孔明:若只是忠于自己,就无法得知内情也无法接受庇荫吗?

酆都月:世间总是没有不劳而获的道理。

丑孔明:那副楼主,你又怎样知道本师是否会忠于还珠楼呢?

酆都月:你的考验马上就来。

丑孔明:喔?

(此时,赤羽步出,丑孔明一愕)

丑孔明:<军师竟然在此,吾中计吗?>军师。

赤羽信之介:喔,丑孔明,见你在此,是任飘渺之事有端倪或是与还珠楼有共识了?

丑孔明:只有得到在苗疆巫教的线索,其他依然是谜团,我正打算去巫教遗址一趟,再回西剑流向军师你报告。

赤羽信之介:任飘渺是否温皇这个真相固然重要,但有比流主重生还重要吗?

丑孔明:当然没,但人无信不立,属下与一剑随风相约在前,也担心军师责怪属下,只能将任务完全再回转西剑流,以求不负军师之令。

赤羽信之介:想不到你是如此的用心,那就顺道随吾回西剑流吧。

丑孔明:是。

赤羽信之介:副楼主,还珠楼的盛情,赤羽信之介领受了。

酆都月:随时欢迎军师大人再次莅临。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哈。

(与丑孔明离开)

一剑随风:副楼主,潇湘楼主是否与赤羽……

(酆都月抬手阻言)

酆都月:这事咱们不插手。

一剑随风:但是……

酆都月:见招拆招。

一剑随风:是,但以赤羽如此精明,丑孔明能查出什么吗?

酆都月:如果丑孔明没与赤羽应对的能力,也不需要收他入楼,静观吧。

一剑随风:是,明白了。


【暗夜·神蛊峰·迷雾绝谷】

宫本总司:多年不见,有进步。

雪山银燕:啊,果然是师父你。

宫本总司:验收成果。

雪山银燕:啊?

宫本总司:喝——

(手拈剑指,以气化剑)

宫本总司:无极剑法第一式。

雪山银燕:落燕回影!

(宫本总司横剑一击震退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呃,师父,这明明是第二式,一剑无尽。

宫本总司:吾高于敌,以耳代目;敌高于吾,以目代耳。银燕,你还是不专心。

雪山银燕:师父,那是因为我要去找剑无极……

宫本总司:理由。

(一击即出,银燕回戟一挡,随即宫本总司御剑上前,横在其咽喉处)

雪山银燕:师父。

(宫本总司放下光剑)

宫本总司:若我是敌人,要挡你找剑无极呢?

雪山银燕:这……但你是我的师父。

宫本总司:世上没永远的敌人,也没永远的立场。

雪山银燕:我不明白。

宫本总司:这就是你的致命伤。

(化去光剑)

宫本总司:战斗没有明白,只有求胜。

雪山银燕:可是我……

宫本总司:落在神蛊峰之下,剑无极不会出事。

雪山银燕:真的吗?

宫本总司:你不也没事?

雪山银燕:可是剑无极是昏迷之中被神蛊温皇击下悬崖。

宫本总司:那你是自己跳崖?

雪山银燕:不是,我也是被温皇打落。

宫本总司:所以了。

雪山银燕:我不明白师父的意思,而且师父你又为何会在神蛊峰之下?

宫本总司:等你。

雪山银燕:我?

宫本总司:或是剑无极。

雪山银燕:啊,我完全被师父你弄糊涂了。

宫本总司:我在等一个能完成吾所悟之招,可以抵抗西剑流保护中原的人。

雪山银燕:啊,难道师父你与神蛊温皇已有合作?

宫本总司:非也,此人吾不熟。

雪山银燕:那是……

宫本总司:吾与一个人打赌,所以在此悟修最后招式。

雪山银燕:这个人是谁呢?

宫本总司:秋水浮萍任飘渺。

雪山银燕:师父打了什么赌?

宫本总司:生死。


【暗夜·灵界外】

[铃声大作,宣告魔刀杀气来临。]

(高峰上,独眼龙亦来到。同时,叹悲欢、莫前尘、燕驼龙化光而至)

白狼:交出忆无心。

叹悲欢:不可能。

白狼:不交人就交命!

莫前尘:住口!

白狼:死人就会住口!

莫前尘:双圣伏魔!

[一化为二,二化为四,叹悲欢配合莫前尘开启伏魔之阵,灵锁窜动,欲制服白色狼影。]

白狼:呀!

莫前尘:喝啊!

(白狼双掌挡开锁链,莫前尘身化数人,再添数道灵锁)

叹悲欢:喝!

[白狼魔刀未出,竟是以掌功应敌。]

独眼龙:他竟然没使用魔刀。

[刀未出,魔气消弭,莫前尘、叹悲欢战斗中化阵为界,锁住白狼四面八方。]

白狼:这样就想控制吾?哈哈哈哈,喝啊——!

[武力的极致,暴裂的邪气,宛若南宫恨元身发招,双灵长见伤不见退!]

莫前尘:玄龙阵法·四方锁关!

(叹悲欢凌空运招)

叹悲欢:大地之风!

白狼:怒马凌关!

(雄招出,双灵长被震退数丈)

燕驼龙:我来了!

白狼:燕驼龙!

燕驼龙:五行相生,五行相克,无上妙法,昆罗要术!

白狼:三人也没放在眼内啦!

燕驼龙:封邪!

叹悲欢:木海之潮!

莫前尘:玄龙挂阵·四方平关!

白狼:离合并流!


【灵界】

忆无心:灵钟大响,难道是幽灵魔刀来了?

爱灵灵:忆无心,你赶紧去前殿看看。

忆无心:你呢?一起走。

爱灵灵:没等大师兄,我不走。

忆无心:爱灵灵,我绝对不会放你一人在此。

(上前拉住)

爱灵灵:哎呀,别拉这么大力,我起来就是。

(起身推开忆无心)

爱灵灵:你担心就去看,我回去陪月牙岚。

忆无心:那我护送你过去。

爱灵灵:我保证我一定会回修仙室好好待着。

忆无心:真的吗?

爱灵灵:真的。

忆无心:……我还是陪你去。

爱灵灵:啊,无心。

(两人来到修仙室,忆无心关上门)

爱灵灵:无心,无心啊,唉,你也不用锁门吧。

忆无心:要乖乖在此喔。(离开)

爱灵灵:无心你真是傻。

(按下机关,打开门)

爱灵灵:月牙岚,你等我。

(来到梁皇无忌闭关处,看向门前机关)

爱灵灵:嗯?果然是开过的痕迹。

(进入内中)

爱灵灵:啊,大师兄果然出关了,他人会在哪里?有了。

(来到灵尊灵柩停放处)

爱灵灵:有人祭拜祖父,人呢?

(此时,梁皇无忌来到修仙室,举掌欲杀月牙岚,此时,爱灵灵赶到)

爱灵灵:啊,大师兄住手啊。

(上前挡住,梁皇无忌忙向旁泄去掌劲,同时手上再运新力)

爱灵灵:大师兄,月牙岚不能杀。

梁皇无忌:西剑流之人,不可留!

爱灵灵:这……这句话是代表大师兄证实了我的猜测,月牙岚还有一线生机对吗?对吧?

(梁皇无忌收起掌力)

梁皇无忌:此人对你很重要吗?

爱灵灵:他是一个心地很善良的人,我想帮他,他也改过向善,却是被西剑流被自己的兄长所杀。月牙岚真的不应该死,求大师兄救他一命。

梁皇无忌:爱灵灵,要我救人,是要牺牲另一人的性命。

爱灵灵:我知道,我愿意牺牲自己去换回月牙岚。

梁皇无忌:幼稚、愚蠢!

爱灵灵:啊。

梁皇无忌;自责弥补的选择都是最错误的抉择。

爱灵灵:我……

梁皇无忌:你可想到灵尊了?哼。

(扬长而去)

爱灵灵:大师兄,大师兄!呜呜呜……祖父,我到底该怎样做才是对的?我到底要怎样才能救月牙岚呢?呜呜呜……啊,灵刃!

(取出灵刃)


【暗夜·灵界外】

(燕驼龙等三人激斗白狼!)

白狼:离合并流,呀——喝!

燕驼龙:哇……

莫前尘:呃……

叹悲欢:啊……

(三人震飞而出,莫前尘飞身再攻)

白狼:哈哈哈哈,来吧来吧来吧!

(一掌将莫前尘震出)

[四招相对,白色狼影越战越猛,邪气直冲天际,宛若黑白郎君再现!]


黑龙:呃啊,我的头……


[燕驼龙三人非是久战对手,负伤之刻,该以术斗力。]

[灵界术法变幻莫定,莫前尘、燕驼龙双双牵制白狼,叹悲欢随后而至,战斗中魔兽发动邪功欲影响白狼,引动白狼无名之火暴升!]

白狼:啊!

莫前尘:<魔气骤生。>

(此时,燕驼龙、叹悲欢左右攻上,白狼想起温皇之言:

神蛊温皇:堂堂黑白郎君受制于一口魔刀。)


白狼:呀,喝!

(双掌并出,震退两人)

[白狼一声长啸,真气剧烈浮动,离合并流再度发出,叹悲欢首当其冲!]

叹悲欢:啊……

(同时,狼兽亦为此气劲所伤。莫前尘扶住受伤的叹悲欢)

白狼:哼,想控制黑白郎君,痴人妄想,喝!

燕驼龙:哇……

叹悲欢:啊……

莫前尘:三师弟!

叹悲欢:我……我不要紧。(吐血)

(同时,莫前尘上前缠斗白狼)

燕驼龙:血吐成这样还不要紧,喝!(为其疗伤)

叹悲欢:燕驼龙,灵界内事,不能再让外人费心,拜托你。

(此时,忆无心赶到)

忆无心:啊,灵长。

叹悲欢:带走忆无心。

燕驼龙:啊,这……

白狼:嗯……

(举掌攻上,独眼龙见状化光拦住)

独眼龙:你的对手是我。(金刀出鞘)

白狼:哼,纠缠不休。

梁皇无忌:非也。

(亦自高峰上化光来到,抬手指向白狼)

梁皇无忌:他的对手是我!

炎魔幻十郎之声:错了。

(自空而降,无匹雄力扬起漫天尘沙)

炎魔幻十郎:你们的对手是我!

燕驼龙:哇哇哇,怎会引来一只炎魔幻十郎啊。

炎魔幻十郎:哈哈哈,三人齐上吧。


【黄昏·树林】

(柳生鬼哭横抱着桐山守慢慢走回西剑流,路上,他想起与炎魔的交易:

炎魔幻十郎:条件用你替吾天下来换。

柳生鬼哭:你的天下太没限度。

炎魔幻十郎:她的生命不值吗?

柳生鬼哭:我不杀无辜的生灵。

炎魔幻十郎:天真的想法,战场只有生死注定的武者。

柳生鬼哭:何苦要逼人杀生?

炎魔幻十郎:你的双手没沾过血,没杀过人吗?

(柳生抱紧桐山守)

炎魔幻十郎:你有寄望,接受条件,吾有目的,提出条件,问这种问题根本是废话。

柳生鬼哭:我已经不属于西剑流。

炎魔幻十郎:那你又因何在此?

(柳生蓦然停步,看向不远处的西剑流忍者)

炎魔幻十郎:别再自欺欺人了。柳生鬼哭,没人逼你,只有你在逼你自己啊,哈哈哈。)


(此时,桐山守醒转)

桐山守:你……啊,放我下来!

(柳生放下桐山守,两人的手慢慢分离)

柳生鬼哭:薰。

桐山守:是守,桐山守。

柳生鬼哭:无论是哪一个名字,都是你。

桐山守:住口!

(向四周望了望,拉着柳生来到隐蔽处)

桐山守:流主呢?

柳生鬼哭:已经顺利入灵完成。

桐山守:那你为什么还在?

柳生鬼哭:你要我走吗?

桐山守:是你一直想走吧。

柳生鬼哭:若是我不走了呢?

桐山守:你又想说什么了?

柳生鬼哭:无论是哪一次,我都是因为你留下。

桐山守:哼,是因为哪一个我?

柳生鬼哭:有差别吗?

桐山守:你可以走,走的越远越好,没必要强迫自己,父上的约定可以作罢。

柳生鬼哭:我真的在逼我自己吗?

桐山守:不是吗?

柳生鬼哭:不是!是我们都在逼自己,你我都在不希望对方死去的因果循环。

桐山守:这句话,代表我应该死了,却是炎魔幻十郎让我回复。

柳生鬼哭:……嗯。

桐山守:你用条件交换?

柳生鬼哭:……嗯。

桐山守:柳生鬼哭,知道为什么你一辈子都只能活在别人的命令之下吗?

(柳生自背后环抱住守)

柳生鬼哭:因为我放不下你。

桐山守:哈哈哈,哈哈哈哈。

(泪水滑落,滴在两人交叠的手上。随即,桐山守变回祭司之身,她挣脱出柳生的怀抱)

柳生鬼哭:守。

(祭司看着苍老的手)

祭司:哈哈哈,这是同情吗?

柳生鬼哭:是吗?

(祭司想起两人的父亲与少时的两人)

祭司:既然你坚持不走,那就不要怪我。

柳生鬼哭:守。

(祭司远去)

柳生鬼哭:我从来就不曾怪你。

[到底是谁的坚持呢?曾经的质问,如今的自问,想离开西剑流却是寸步难离。]


(柳生鬼哭:我答应你只杀武者。

炎魔幻十郎:那么,桐山守的性命就以你的付出换得回复了。喝!

(一掌按住柳生天灵,一掌对着桐山守,施以禁术)

炎魔幻十郎:哈哈哈哈!)


柳生鬼哭:<你放不下西剑流,而我,放不下你。>

祭司:<所以,这一切都只是强迫自己。>

(两人先后回到西剑流地界)


【西剑流大殿】

(祭司两人来到神唤大殿)

鬼夜丸:啊,师尊,见到你平安无事实在是太好了。

祭司:赤羽呢?

衣川紫:启禀祭司,军师交代众人任务之后便前往还珠楼一探虚实,尚未回来。

祭司:流主尚未回西剑流?

衣川紫:流主指示方针之后便前去找寻柳生大人了。

祭司;嗯……

忍者:禀祭司,苗疆派人送来此物。

祭司:呈上。

(衣川紫打开木盒,竟是天满道隆的首级)

衣川紫:啊,这是!

(祭司上前取出内中书信)

祭司:嗯……

(藏镜人之信:西剑流对苗疆用心万分,藏镜人特此回礼。)

祭司:好个藏镜人。

衣川紫:祭司,藏镜人此举分明是向西剑流示威,是否要派人将他除去?

祭司:藏镜人还有利用价值,现在还不能动到他,等天允山之战结束再一并处理。

衣川紫:但道隆……

祭司:失败者不足为惜。

(此时,月牙泪与神田京一回转)

月牙泪:祭司。

神田京一:祭司大人。

祭司:你与神田两人同时行动,是相同的任务?

月牙泪:流主下令要杀总……宫本总司。

祭司:找到人了?

月牙泪:嗯。

祭司:怎么没有追踪?

月牙泪:放出溘钨斯,宣告决战。

祭司:呵呵呵呵,是吗,果真是他的作风。

月牙泪:祭司大人无恙乎?

祭司:没事,衣川。

衣川紫:在。

祭司:流主与赤羽回来之前,组织之内暂由你代理,各人任务各自进行,吾要先回灵唤大殿。

衣川紫:知道了。

鬼夜丸:师尊我陪你,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师尊。

祭司:嗯。

(两人离开,月牙泪看向柳生鬼哭)

柳生鬼哭:放心吧,没什么。(离开)

衣川紫:各自解散吧。柳生大人看起来心事更重了。

神田京一:不应该注意的事就别注意了。

衣川紫:为人属下嘛。

(月牙泪离开)

神田京一:月牙大人这才叫为人属下的体恤表率。

衣川紫:那鬼夜丸呢?

神田京一:嗯,贴心又不识时务。

衣川紫:那……我呢?

神田京一:你,于公于私都放出“军师大人是我的”的毒气,还需要问人吗?

衣川紫:呵呵呵,神田真是深得我心,反正我只要顾好信之介大人的心情就好。

神田京一:啊啊,我看是出现情敌。

衣川紫:哼。再见到宫本大人的溘钨斯有何心得?

神田京一:不变的心得,打败他。

衣川紫:这么有信心?

神田京一:一点点……也没有。

衣川紫:那你还说得这么有自信?

神田京一:未知的结局,才是刺激的武途。

衣川紫:真好,我都没有挑战的对象。

神田京一:任飘渺不是?

衣川紫:如果他是温皇,那就是信之介大人的对手,轮不到我呢。

神田京一:很快就有别的目标轮到你咯。

衣川紫:谁?

神田京一:夜叉瞳。

衣川紫:哼,六部内斗有什么意思。

神田京一:斗嘴啊。

衣川紫:神田,你实在是没意思。

神田京一:意思是人看的。

衣川紫:那与雪山银燕一斗感觉如何?

神田京一:都是可造之材,也是杂念太多的废材。

衣川紫:你真是一个好师兄。

神田京一:师兄弟的游戏总是有结束的时刻,悲哀。

衣川紫:你就是这点可爱。

神田京一:是果断。

衣川紫:呵呵呵。


【神蛊峰·内室】

(任飘渺医治凤蝶)

神蛊温皇:如何?

凤蝶:啊……啊……

神蛊温皇:哎呀,不妙。

(上前施力)

凤蝶:唔……。

(呕出黑血,温皇取出银针插入其体内)

凤蝶:义父。

任飘渺:撑住。

凤蝶:不要怪任何人,是我自愿,呃噗……(昏迷过去)

任飘渺:凤蝶。

(温皇上前把脉)

神蛊温皇:蛊毒彻底反噬,你放弃吧。

任飘渺:吾是放弃的人吗?

神蛊温皇:第一刀已让毒气开始反转,但俏如来泄尽凤蝶体内毒素算是意外巧合,暂时克制了三途蛊,但第二刀已经是宣告回天乏术。你生气了?

任飘渺:凤蝶命似风中之烛,吾如何不怒?

神蛊温皇:唉,无奈,事已如此,你发怒也无用。

任飘渺:十年心血却被这无端一剑所毁,终亏一篑,吾为何不能发怒?

神蛊温皇:因为人心。

任飘渺:怎样说?

神蛊温皇:一名是被禁术控制,一名是甘愿救他。

任飘渺:会被控制就不要招惹她。

神蛊温皇:感情这种事挡也挡不住。

任飘渺:初生之苗就连根拔起。

神蛊温皇:这么残?

任飘渺:十年,吾耗尽心血改变三途蛊嗜血杀人之法,是为让她活下来,忘记过去,平安成人,不是让她再成为三途蛊的宿主而再造杀孽。

神蛊温皇:剑无极也不是自愿。

任飘渺:你想替他讲话?

神蛊温皇:没,倒是想问你,满脸杀气是想杀剑无极泄愤?

任飘渺:他的死不足以平吾之怒。

神蛊温皇:你还真是厌恶剑无极。

任飘渺:不知控制情绪的人比招惹麻烦的人更不值得信任。

神蛊温皇:你是义父你最大,不过……始作俑者是西剑流。

任飘渺:吾会放他们干休吗?

神蛊温皇:嗯,那现在有何打算?

任飘渺:移蛊。

神蛊温皇:吾翻遍书籍宝典,三途蛊没任何一种蛊可以取代。

任飘渺:还有最后一个方法。

神蛊温皇:说来参考。

任飘渺:无法异物取代就同物转换。

神蛊温皇:你的意思是你当初暗藏一手?

任飘渺:有可能吗?

神蛊温皇:以你的行事作风不是不可能。

任飘渺:让你失望了,吾要前往巫教。

神蛊温皇:这等于是向还珠楼与天下剑者宣告你重出江湖。

任飘渺:有差别吗?

神蛊温皇:那你就去吧,反正天允山你终要现身,早晚的问题而已。

任飘渺:临走之前……

神蛊温皇:如何?

任飘渺:送剑无极一程。

神蛊温皇:唉,吾不能。

任飘渺:那就吾亲自动手了!

神蛊温皇:你这个人啊,唉。

(任飘渺看向昏迷的凤蝶)

[西剑流幻灵眼正在密切监视神蛊峰,一道光影疾速飞驰而出向苗疆而行。]


【西剑流·神唤大殿】

(忍者回报消息)

忍者:衣川大人,幻灵眼回报,神蛊峰出现一道不明光影向苗疆飞驰而去,光影之中藏着强烈的剑气。

衣川紫:剑气……霜。

雨音霜:在。

衣川紫:即刻以你最快的速度赶往还珠楼,将这件消息传给军师知情。

雨音霜:是。(领命离去)

衣川紫:找鬼夜丸,依剑无极所走路径设法潜入神蛊峰调查,看神蛊温皇是否还在内中。

夜叉瞳之声:且慢。

衣川紫:这个声音……是你啊,鬼部的夜叉瞳。

(语落,一名戴着半截面具的女子步入)

夜叉瞳:神蛊峰那种奇特地理,让小小的八门前去,可爱的紫,你身为赤羽大人的爱将,竟然连保护属下这种优点都没学到,你啊,真是一点智慧都没长进,可怜。

衣川紫:呵呵呵,美丽的瞳,你的尖酸毒辣也是一点都没降低,可惜。


【暗夜·荒野】

(赤羽与丑孔明同行)

丑孔明:军师,这条路并不是回中原的路。

赤羽信之介:吾要前往巫教的遗址,有问题吗?

丑孔明:军师是要探查关于任飘渺的线索?

赤羽信之介:然也,结果你从还珠楼口中套出什么消息呢?

丑孔明:副楼主酆都月的意思是追踪任飘渺一事要按下。

赤羽信之介:喔,为何?

丑孔明:神蛊温皇在西剑流提出名人帖一事,酆都月说明任飘渺酷爱剑术比试,只要消息一出,届时一定会出现。

赤羽信之介:是吗?

丑孔明:军师似乎有其他想法。

赤羽信之介:西剑流第一个知道神蛊温皇的人是你,但一剑随风又说十年前没这个人的存在,你是如何知道温皇的背景来历?

丑孔明:<精算的赤羽。>关于神蛊温皇这点……

(此时,一道光影闪过)

赤羽信之介:<嗯……异常强烈的剑气。>

(雨音霜来到)

雨音霜:军师。

赤羽信之介:霜,行色匆匆是有急事通报吗?

雨音霜:是,幻灵眼回报,神蛊峰出现一道不明光体向苗疆而行,这道光影藏着异常强烈的剑气,衣川大人要我紧急通报军师大人。

赤羽信之介:嗯,神蛊温皇人呢?

雨音霜:幻灵眼并没有温皇离开神蛊峰的消息。

赤羽信之介:嗯,丑孔明、霜,你两人同行即刻追踪方才那道光影而去,调查那道光影到底是谁,任何消息马上回报。

丑孔明:遵命。

雨音霜:是,军师你呢?

赤羽信之介:吾要前往神蛊峰一观神蛊温皇的真相。(化光急离)

雨音霜:还不走吗?

丑孔明:走吧。<赤羽你走就走,竟然还留霜这个眼线。>

(两人前行)


【暗夜·灵界外】

[强,是四人的气势,胜利,更是炎魔幻十郎的狂野,沉势谨慎皆是为第一式的上风。]

(战场外)

叹悲欢:燕驼龙,趁此时快带走忆无心。

燕驼龙:带她走是没问题,但是你这是叫我不管你们先走吗?

叹悲欢:灵界非消灭幽灵魔刀不可,炎魔幻十郎又来灵界作乱,我怕有任何的万一。

忆无心:灵长,你这是要抛弃石头仔吗?

莫前尘:忆无心,你原本不属于灵界,去追寻你自己的身世吧。

忆无心:我在灵界长大,我就是属于灵界一份子。

莫前尘:有缘就会再回来,无缘也不需强求。

叹悲欢:无心,二师兄说得对,你与爱灵灵赶紧跟燕驼龙走。

忆无心:我不想离开。

莫前尘:灵界能不能护住还是未知数,别在此地让我们有后顾之忧。

忆无心:啊……我……我与爱灵灵一定会再回来。

莫前尘:快带她与爱灵灵走吧。

燕驼龙:呃……好啦。

莫前尘:燕驼龙,多谢你。

燕驼龙:唉,你自己小心啊。

(带忆无心进入灵界)

莫前尘:叹悲欢,这四人交手,灵界必受到摧毁,咱们必须由内向外封住灵界。

叹悲欢:好。

(两人进入灵界)


[仇恨的敌人,杀戮的狂人,谁是第一目标?会采取什么攻击?四人之战是短短的僵持,是压逼的气氛。]

炎魔幻十郎:喝!

白狼:喝啊!

独眼龙:喝!

梁皇无忌:喝!

[同时运功竟是三人同时攻击炎魔幻十郎!]

[炎魔幻十郎不攻反守,魔之甲收纳三招攻击全数反弹攻向白狼!]

白狼:啊——(被重伤而飞出数丈)

独眼龙:喝啊!

梁皇无忌:呀!

(两人同时攻上,炎魔见状,化出随身长刀挡住独眼龙)

炎魔幻十郎:兵对兵,同情你的刀钝;掌对掌,可怜你的薄弱。

(一掌震退梁皇无忌)

梁皇无忌:怜悯你的无智吧。

独眼龙:天道一斩!

(炎魔兵刃飞旋震退金刀,同时梁皇无忌杀上)

炎魔幻十郎:喔,这种功体,你是魔物。

梁皇无忌:流转还灭!(飞转凌空)

炎魔幻十郎:幻魔诀——

(收起兵器,亦提足凌空)


【灵界·修仙室】

(爱灵灵握着灵刃,想起灵尊之言:

灵尊:灵刃能转换灵人的能力挽救可怜的人甚至是性命。

爱灵灵:可是什么人才值得咱们牺牲性命呢?

灵尊:负有天命的人、改过向善的人,以及咱们认为值得的人。)


爱灵灵:脱离西剑流,面对命运而向善的你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月牙岚,即使众人都阻止,但我相信你。

(此时,燕驼龙与忆无心走近修仙室)

爱灵灵:灵人的性命为了值得而存在,你就是我的值得。(高举灵刃)天灵地不灵,我有爱灵灵!

(双手握刀,插入自身一转,霎时灵气溢出。同时,忆无心两人也来到了)

忆无心:啊,爱灵灵!

爱灵灵:啊!

(将灵刃插入月牙岚体内)

月牙岚:啊……

(同时,爱灵灵亦松手倒下)


【暗夜·泣血邪魔洞】

[天下第一拳石寒尘为追查人口失踪来到诡谲密林附近。]

石寒尘:嗯……看似忽起的地形不似是天然形成的山洞,入内一探。

(进入)

石寒尘:啊。


【还珠楼】

(百里潇湘房内,一杀手来到密报)

百里潇湘:哦,疑似任飘渺的光影,附耳来。

(同时,在酆都月处,消息亦传到)

酆都月:疑似任飘渺的光影自神蛊峰出现。

一剑随风:嗯,向苗疆而去了。

酆都月:一剑随风,你即刻启程。

(此时,还珠楼一阵震动)

酆都月:嗯……

(在房内的黑龙头痛难抑!)

黑龙:呃啊……啊……

一剑随风:是黑滤滤又被引动灵识了。

酆都月:苗疆之行速办,黑龙交我。

一剑随风:是。

(领命离开,酆都月亦来到黑龙房间)

黑龙:啊……啊啊……

酆都月:黑龙,冷静。

(握上黑龙肩膀,不料黑龙眼中利芒闪过,反手而攻)

黑龙:喝啊!

酆都月:嗯?喝!

(左手接掌,右手点住黑龙穴道,不料——)

黑龙:哈哈哈……喝啊!

酆都月:<如此混乱的状况下还能自行冲开穴道,好沉猛的内力。>

黑龙:闪开!

(酆都月不及反应,黑龙夺门而去。此时,百里潇湘来到)

百里潇湘:真是危险的人物。

酆都月:楼主。

百里潇湘:还珠楼藏着黑白郎君实在危险。


【暗夜·苗疆·巫教遗址】

[阴深诡谲、死气沉沉的巫教遗址,只见遍地反黑的尸骨,不见任何生命的存在。]

(丑孔明与雨音霜来到)

丑孔明:巫教灭了十年毒气依然不散,将药丹服下以防中了余毒。

雨音霜:多谢。(服下药丹)

丑孔明:追到半途不见光影,莫非是消息或地点不对?

雨音霜:有人来。

丑孔明:嗯?

[还珠楼剑者来到,皆在等待任飘渺的出现,就在此时,一道光影翩然而降。]

(竟是千雪孤鸣来到)


【神蛊峰下】

(昏迷在地,伤口被包扎的剑无极醒转)

剑无极:呃……呃……这是哪里?(睁眼,只有左半边的视野)我的眼睛怎会?啊,我记得我与神田京一对决,啊……原来我没死。

(此时,一道光影降下)

任飘渺之声:想死我可以成全你。

剑无极:谁?

任飘渺:想要你性命的人。

剑无极:想要我的命,要看你的本事。

任飘渺:哼。

(丢出凤蝶的佩刀)

剑无极:啊,这是凤蝶的刀。

(回忆起两人相杀之景,不由头痛不已)

剑无极:啊啊……她人呢?

任飘渺:死了。

剑无极:你说什么?!


【暗夜·灵界外】

(半空中的梁皇无忌与炎魔幻十郎同时出招,不分上下,同时——)

独眼龙:侠道一斩!

梁皇无忌:无生灭明!

炎魔幻十郎:幻魔诀·烈阳真火!

(双掌齐出,化去攻击。此时被炎魔震飞数丈的白狼口吐鲜血,跪倒在地)

白狼:哈哈哈……哈哈哈…刺激啦,喝!

(飞身攻上,炎魔转身接招)

[惊爆刹那——]

黑白郎君: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哈哈哈哈!

[紧张紧张紧张,白狼狂性爆发,突然恢复为黑白郎君,此次的恢复是否代表他的意识将不再分离?而黑白郎君对上炎魔幻十郎到底谁胜谁败呢?

 天下第一拳石寒尘是否已被未知的魔物吞食?

 雪山银燕与宫本总司师徒再度相逢,雪山银燕的武功会因为宫本总司的指点而再上一层楼吗?而宫本总司口中,他与秋水浮萍任飘渺之间的生死之赌又是什么?

 西剑流与还珠楼的正式接触又将会为动荡不安的中原武林带来何种的变数?

 为救月牙岚而牺牲的爱灵灵又真的就此香消玉殒吗?

 闭关已久的梁皇无忌终于现世,他的出现将会对武林局势带来何种的转变?]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收看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第五集——绝世不败。]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