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集数 第03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975540116
备注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第三集 碎心修罗 

录入:小懒鹿


【海岸】

柳生鬼哭:(抱着女体桐山守)守,你又失信了。

(炎魔来到)

炎魔幻十郎:看到本流主还不行礼,你真是好大的胆量。

柳生鬼哭:失去守的西剑流,对吾而言,并无任何意义。

炎魔幻十郎:所以,桐山守的生死,你不在乎了?

柳生鬼哭:(握拳)闭嘴!

炎魔幻十郎:来吧,尽情表现你的愤怒,让吾见识不死之身的力量!

柳生鬼哭:(轻轻放下桐山薰)薰,你等我,我马上就回来。(转身)不死之身的力量,就让你见识一下!修罗之怒!

炎魔幻十郎:来吧。幻魔诀·万劫魔炎!

柳生鬼哭:啊!(化出光罩挡住攻击)

炎魔幻十郎:哼!(气劲击碎光罩)

炎魔幻十郎:很好,不管是力量和速度,有趣。

柳生鬼哭:有趣?

炎魔幻十郎:你不这么觉得吗?

柳生鬼哭:吾所感受的,只有可悲,只有恨!

炎魔幻十郎:哈哈哈,你可知道不死之身,长生不老,可是多少人的梦想吗?

柳生鬼哭:哈哈哈哈!那你可知情,吾,有多痛恨自己吗?

炎魔幻十郎:有何可恨?

柳生鬼哭:(击向炎魔)一恨不老不死;二恨夜叉外相。啊——

炎魔幻十郎:你,真是使本座又爱又恨啊!幻魔诀·灭地!毁天!(柳生连中数掌)

柳生鬼哭:啊……

炎魔幻十郎:幻魔诀·烈炎狂涛!(柳生伤体自愈)喔……这真是出乎本座的预料。


【荒野】

(藏镜人路遇千雪孤鸣,天满道隆树后观视)

藏镜人:为什么杀害我苗族士兵?

千雪孤鸣:因为他们该死。

藏镜人:动到我的人,你就要有死的觉悟。

千雪孤鸣:欧……这句话是要相杀吗?(拔刀)

藏镜人:你这只孤狼还是同样冲动。

千雪孤鸣:喂,你那阿捏讲阿,要杀我的是你啊。

藏镜人:要培养一名士兵不是简单之事,本座要知道理由。

千雪孤鸣:嗯……他们可能会危害到你,这样的理由够吗?

藏镜人:我藏镜人,是这样容易受到威胁的人吗?

千雪孤鸣:但我不允许有任何闪失。

藏镜人:嗯……

千雪孤鸣:许久不见,你要将时间浪费在这些事情吗?(收刀,将酒坛扔给藏镜人)放下正事陪我畅饮一番吧。

(藏镜人饮酒后将酒坛扔回千雪,树后道隆窥视)

藏镜人:为何突然来找吾?

千雪孤鸣:唉……还不是因为交友不慎,害得我现在有家归不得,只好出来四处流浪,顺便会会老友。

藏镜人:既然如此,那你就同吾回去,有了你的帮助,苗疆的战力势必提升。

千雪孤鸣:你慢了一步,那个人已经先找上我了。

藏镜人:他又在盘算什么了?

千雪孤鸣:谁知道。(饮酒)人见到了酒也喝了,我也该走了。(放下酒坛)

藏镜人:下次……别再随便杀我的人。

千雪孤鸣:嗯,这我可不敢保证。(化光离开)

天满道隆:<嗯……将此事回报军师。>(离开)


【海岸】

炎魔幻十郎:你真认为你有任何胜算吗?

柳生鬼哭:能打败你替守报仇,是吾胜利;若败于你结束不老不死之身,让吾脱离永劫不复的苦海,是吾胜利;两败俱伤让你失去一统天下的野望,也是吾之胜利,你说吾有胜算吗?

炎魔幻十郎:你的回答真让本座不满!(气劲夹着碎石攻向柳生)

柳生鬼哭:啊……

炎魔幻十郎:小心本座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柳生鬼哭:哈哈哈……那与现在有何不同?

炎魔幻十郎:想了解答案?本座就让你知晓。喝——

(一掌气劲袭向柳生,另一掌忽然运功袭向桐山薰)

柳生鬼哭:啊!薰!(飞奔过去以身体挡住攻击)

炎魔幻十郎:肉体之痛对你已无任何意义,但你真正的痛楚,你又真能忍受的住吗?幻灵决·轮回之镜。

柳生鬼哭:呃……


【神蛊峰】

(白狼来到神蛊峰外,看到石碑)

白狼:嗯?


神蛊温皇:吾……等你很久了。(羽扇一挥,空中浮桥浮现)

白狼:哼。

[白狼毫不犹豫向前直行,第一步空中浮桥也随之出现,但——]

(温皇羽扇一挥,收回浮桥,狼兽一脚踏空,无法前进,白狼回头向狼兽点头示意后继续前行,后面独眼龙注视着这一切)

独眼龙:<诚心跨出一大步,迷惘之中亦有路。欲见毒邪无它法,真情真意终流露。人能踏过浮空悬桥,狼兽却被留在原地。魔刀之身出现魔气飘散,但狼兽越来越深厚……莫非,幽灵魔刀寄体之身,是兽非人?>


【神蛊峰·花园】

白狼:神蛊温皇?

神蛊温皇:然也。

白狼:是你夸口能医治黑白郎君?

神蛊温皇:有办法又怎能算是夸口?

白狼:很好,跟我到还珠楼。

神蛊温皇:不必要。

白狼:你心虚了?

神蛊温皇:非也,黑白郎君不就在眼前?(白狼沉默)不回答?总不会是郎狼两者分不清?

白狼:愚蠢的问题。

神蛊温皇:但一针见血。(白狼不语)你认为你是人还是刀?


【荒野】

[天满道隆一路匆匆欲将消息回报西剑流,不料杀劫已临。]

(藏镜人已等在半途)

天满道隆:嗯?

藏镜人:你想走去哪里?

天满道隆:啊……藏镜人!

藏镜人:听完那些话,你以为你还能活吗?

天满道隆:你!

藏镜人:没当场杀你是要你死得瞑目,你已探出你想知之事,那就结束你的人生吧。

天满道隆:你想公然对上西剑流?

藏镜人:西剑流算是什么?啊——

天满道隆:(长棍上手)天罗地网。啊……(倒地)呃……

[心知苗疆战神之威,天满道隆无意硬斗,棍法一变绝式上手。]

天满道隆:八山怒击!

藏镜人:飞瀑怒潮。啊——

(天满道隆撞在巨石上,鲜血满身)

天满道隆:流主,属下无法完成任务,愧对西剑流。呃……(倒下)

[西剑流八门天满道隆不敌藏镜人之威势,惨死掌下了。]

藏镜人:哼,藏镜人让你们明白什么叫做公然对上。


【正气山庄】

(史艳文俏如来被中原群侠拦在门外)

三清道长:史艳文,与藏镜人联手一事,你怎样解释?

中原群侠:史艳文你快讲啊。

云十方:众人稍息怒火吧。(从内走出)

俏如来:云十方,见到你复原就好了。

云十方:让总教忧心了,在温皇妙手之下,云十方毒伤已无大碍,特别回正气山庄打点等待总教与史君子。

三清道长:你到底是何人?凭什么代史艳文讲话?

云十方:代史君子发言,不才兼劣生不敢,但这等大事在此地商谈总是怕隔墙有耳,更怕是断章取义之贼。

众武者:有理。

史艳文:各位道长、武林先驱,不如先入正气山庄之内,大家坐下再谈吧。

三清道长:呃……史艳文,在这不敢讲,你怕了吗?还是心虚?

史艳文:艳文素来行事光明坦荡,无道长口中所谓怕或是心虚。

云十方:劣生斗胆一问,道长你执意在此莫非真是隔墙有耳?

三清道长:哼!本道怕你们这是一言堂啊。

云十方:道长怕了吗?

三清道长:吾心澄如水明如镜,正气于吾一身有何可怕。

史艳文:道长,请。

(众人进入正气山庄)

三清道长:好了好了,现在能说了吗?

史艳文:艳文与藏镜人合作是为了阻止西剑流流主重生。

三清道长:何必说得这么好听,你不是为了你的儿子小空吗?

史艳文:拯救吾儿这是一名做父亲义不容辞之事。

三清道长:所以你就为私情与藏镜人合作?没回答是默认吗?

史艳文:破解入灵只有一次机会,能帮助的人是一名恶人,若是要救万千生灵必须要背上同流合污的罪名,艳文绝不犹豫。

三清道长:但你的儿子已经被入灵成为东瀛流主,你为何没当下大义灭亲?

史艳文:若还有任何救回小空的机会艳文就不会放弃。

三清道长:这个机会是要用中原无辜性命作为代价吗?史艳文你真自私。

中原众武者:道长说得有理,道长说得有理,真的史艳文真自私。

云十方:道长讲话何必这样夹枪带棒。

三清道长:怎样?我讲的是事实,西剑流流主能重生也就是因为史艳文生了一个好儿子不是吗?否则他怎有机会重生?

俏如来:道长,你也是修行者,请勿将自以为是的正义建筑在他人的悲伤之上。

三清道长:俏如来,枉费你入空门修行,情绪还是这样暴躁,话又说回头,小空是你的二弟,你与你的父亲同样没讲话的立场。

史艳文:三清道长,艳文敬你是武林前辈,东瀛魔神非同小可,禁术之可怕更是深不可测,即使与藏镜人联手乃是情非得已的下下之策,但艳文宁可放下国仇先抗外敌。

三清道长:说的真好听,等藏镜人带着苗疆大军又来侵犯中原,史艳文你就不要又与藏镜人合作?

中原武者一:三清道长,你讲话也太超过了,真的听不下去,强词夺理啊。

中原武者二:对啊,咄咄逼人。

云十方:道长,不才兼劣生有一个建议。

三清道长:你又想说什么?

云十方:修行即修道,修道即修心修口,修的容世处世淑世,道长你身为修道人之长,功力高深,忧国忧民之心强烈,实为令人尊敬。

三清道长:嗯。

云十方:但这修口需要多多再修。

三清道长:啊!你!喔,我终于想起来了,你是云十方,是西剑流森组的组长。

云十方:抱歉,不才兼劣生是西剑流的叛徒,已投效天部总教。

三清道长:弃暗投明是正确之举,就希望你别又投回东瀛的怀抱。

云十方:多谢道长关怀,不才兼劣生不会让总教操烦。

三清道长:史艳文,希望你也不会让中原无辜门派操烦,哼!(转身欲离)

云十方:道长要离开了?

三清道长:哼!如吾预料一言堂,多言无益。

史艳文:且慢,艳文想请教道长,因何对才发生没多久的事情如此清楚?

三清道长:(停步)呃……

史艳文:西剑流现场的中原人只有我、藏镜人、神蛊温皇,连俏如来银燕他们都还不知道的事情,为何你会如此清楚?

三清道长:哈哈哈,史艳文呐,这纸是包不住火的。

史艳文:但如此迅速必有来源。

俏如来:是天恒君吗?

三清道长:无可奉告,你们才该扪心自问有没有对不起中原,走。(离开)

部分武者:走。

云十方:三清道长神情诡异。

俏如来:上次神蛊峰被乱,也是天恒君散播不实谣言,我怀疑此事也与他有关。

云十方:总教,我会被西剑流之毒所伤,就是天恒君勾结西剑流,他就交给我。

俏如来:嗯,有劳。

(云十方离开)


【神蛊峰·花园】

白狼:嗯?你到底想说什么?

神蛊温皇:我想说的是,有一个人正在追查一个人。

白狼:与吾何干?

神蛊温皇:无关又何必对你说,他追查的目标正是孤雪千峰走失的一只狼。

白狼:嗯?

神蛊温皇:欸,温皇只是传消息,你又何必动怒呢?还是说你很紧张。

白狼:废话少说。

神蛊温皇:刀是由人控制,不是由刀控制人,你若能谨记这句话,我就让你明白要让黑龙听话的方式。

白狼:说。

神蛊温皇:这个回答代表你答应了?

(白狼不语)

神蛊温皇:嗯……去灵界,找忆无心,黑龙会听她的话。

白狼:哼!(转身离去)

神蛊温皇:有言道,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你个人的行动也是黑白郎君的代表。

白狼:这是威胁。

神蛊温皇:是提醒,堂堂黑白郎君受制于一口魔刀,这将是江湖人最爱的闲话。

白狼:哈哈哈哈……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不管是刀或是你。黑白郎君没恢复,你的生命也没未来。(离开)

神蛊温皇:哈,激将法嘛,对于执着胜利的人总是特别有效。


【神蛊峰】

(白狼带着狼兽离开)

独眼龙:<态度有所不同的魔刀。>(欲跟去)

神蛊温皇:(化光出现)请留步,独眼龙。

独眼龙:朋友挡路何意?

神蛊温皇:挡路要看是挡住恶魔邪道之路,或是挡住侠义仁心之路?

独眼龙:独眼龙已不问世事。

神蛊温皇:不问世事,那你还踏在江湖?

独眼龙:幽灵魔刀之事未息,俺还不能走。

神蛊温皇:那你分出是人或是刀了吗?

独眼龙:怎样讲?

神蛊温皇:刀与人在刀性与人性的差别,希望金刀手下冷静。

独眼龙:你特别向俺提醒有何目的?

神蛊温皇:武林祸乱未定,邪魔恶行当道,目的在侠义的独眼龙还不能走。

独眼龙:恩恩仇仇风波几时休,独眼龙已倦。

神蛊温皇:风波因干戈而起,也因干戈而终,因此而为武者的一生写照。

独眼龙:请了。(缓步离开)

神蛊温皇:西剑流涂炭生灵危祸中原,其流主炎魔幻十郎,携其东瀛魔神之威要灭尽中原各派,豹眼镶金刀是凡人放下的凡刀,或是为世人再提起的荒野金刀,四天后天允山等你的回答。


[独行荒野之中的独眼龙,心中自问为何淡出武林?他又自问为何再出江湖?他望着手中的刀。]

(回想着温皇的话:

神蛊温皇:豹眼镶金刀是凡人放下的凡刀,或是为世人再提起的荒野金刀。)

独眼龙:啊……


【海岸】

炎魔幻十郎:幻灵决·轮回之镜。(柳生鬼哭陷入回忆中)


【柳生回忆·西剑流】

桐山猛:为什么这么久了一点消息都没有,真是急死我。

柳生阵:猛,你冷静一点,阿吉一定会为你生下西剑流的继承者。

桐山猛:但愿如此。(传来婴儿哭声)啊……出世了,出世了!

(侍女怀抱着哭泣的婴儿出来)

桐山猛:怎么了?

侍女:桐山大人,夫人她……

桐山猛:吉……吉她怎样了?

侍女:夫人她因为难产而过世了。

桐山猛:啊,吉!吉!(欲入内,被阵拦住)

柳生阵:猛,猛,你冷静下来。

桐山猛:吉……吉……(再次欲冲进房内,忽闻婴儿哭声,停步抱住孩子)

侍女:桐山大人,小姐她长的很漂亮,很健康,请桐山大人放心。

桐山猛:你!你说什么?你……你说是女儿?

侍女:是,桐山大人。

桐山猛:啊……(惊住,手里异襁褓滑落,被阵接住)

柳生阵:猛,你是疯了吗?她可是你与吉的女儿啊。

桐山猛:吾西剑流桐山一族世代单传,想不到今天,桐山一族就要断送在吾之手上,哈哈哈哈……

柳生阵:猛,事情总有办法可以解决,你这是何苦?

桐山猛:吉生的是女儿一事还有谁知情?

侍女:除……除了我以外,只有桐山大人与柳生大人你们两个。

桐山猛:很好。(扭断侍女脖子)

柳生阵:猛……你这是做什么?

桐山猛:解决问题。吉所遗留下来的是儿子,是吾西剑流的继承者,你说是吧,阵?

柳生阵:猛……

桐山猛:现在我能相信的只有你了,阵。

柳生阵:唉……我知道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会将这个秘密永远守下去。

桐山猛:阵,多谢你!


(数年后,桐山守一次不慎跌倒痛哭)

桐山猛:守,哭什么?你可是未来的西剑流之主,给我起来。

(桐山守站起来)

柳生阵:猛,他还是个小孩啊。

桐山猛:阵,现在不对他严格,将来他要如何带领西剑流?

柳生阵:猛,这并不急于一时吧?

桐山猛:(抱住身边的守)对不起,守。

柳生阵:鬼哭。

柳生鬼哭:在。(跃入)

桐山猛:从今天起,你就是守的贴身守卫,就算是要牺牲你自己,也都要尽全力保护守的安全,知道吗?

柳生鬼哭:遵命,父亲大人。

桐山猛:阵,你这是?

柳生阵:为了守护守,为了西剑流,只有这样做我才能放心。

桐山猛:阵!多谢你。


(十数年后,桐山守已是少年,独坐高处看着下面一群孩子玩耍,鬼哭默默站在身后)

柳生鬼哭:你在想什么?

桐山守:我在想,为什么我得面对这一切?

柳生鬼哭:啊?

桐山守:自小,我就一直被父亲大人扮成男孩子的模样,而且还要每天喝药,来让自己的声音变粗,这些事都不是我想要的。

柳生鬼哭:守……

桐山守:每次看到其他女孩子都能够开开心心的一起嬉戏,我实在好羡慕。

柳生鬼哭:这一切的牺牲都是为了西剑流,相信其他人知道后,一定会对你感到敬佩的。

桐山守:但是我不想让人感到敬佩,我不想成为西剑流之主,我只想要有一个普通的人生。

柳生鬼哭:守。

桐山守:鬼哭,难道你都没有怨恨过我吗?自小就因为我,而必须跟其他人断交联络,成为我的贴身侍从,没有任何的自由。

柳生鬼哭:没有!

桐山守:别骗我了,你一定恨死我了。

柳生鬼哭:我……我真的没有。

桐山守:哈……你真是有趣,随便两三句,就可让你紧张成这样。

柳生鬼哭:守,相信我,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

桐山守:我知道,只是……

柳生鬼哭:只是?

桐山守:只是……这个身份我想……早晚都会被揭穿,到时,如果大家无法接受我是女儿身的话,那该怎么办?

柳生鬼哭:那……(单膝跪地)我柳生鬼哭只要有一口气在,必定尽全力维护这个秘密,请你放心。

桐山守:多谢你鬼哭,(扶起鬼哭)听父亲大人说过,当年母亲大人在生产之前曾经说,要是生的是男,就取名为守,而……要是生的是女儿,就取名为薰……

柳生鬼哭:薰……


(百年之后,桐山守已成为祭司)

祭司:这个名字真是使人怀念。

柳生鬼哭:薰……你这是何苦?

祭司:我这一切,都是为了西剑流,为了了结这些痛苦,你还记得吧?禁术中最后禁招,只有召唤回他,我们才能够解开这些枷锁,得到真正的自由。

柳生鬼哭:真正的自由?

祭司:由他回世,接下西剑流之主的地位,那……我们就不用再被这个沉重的枷锁所束缚,而且进行最后的炼化之后,存在于你我身中的禁术之力也会消失,到时你我就能变回正常人,可以拥有正常的人生。

柳生鬼哭:但是吾记得禁术之中,并没有明白记载你所说的这些事情。

祭司:哈哈哈哈……鬼哭,我这一百多年来,每天不断的研究禁术之中的内容,并不是白费。

柳生鬼哭:薰。

祭司:你能相信我?帮助我吗,鬼哭?

柳生鬼哭:我……相信你。

桐山薰/祭司:多谢你。


【海岸】

(柳生痛苦的站起)

炎魔幻十郎:如何?心痛的滋味不错吧?

柳生鬼哭:你这是什么意思?

炎魔幻十郎:是何意思你自己心里明白。

柳生鬼哭:明说吧。

炎魔幻十郎:你,是否想让桐山守恢复?

(鬼哭面露惊讶)

炎魔幻十郎:有需要惊讶吗?禁术本就是由本座所创,本座当然有能力解除你与祭司身上的禁锢。

柳生鬼哭:你要吾如何相信你?

炎魔幻十郎:哼,你大可不用相信我,但、(手指桐山薰)时间可是不等人。

柳生鬼哭:啊!

炎魔幻十郎:她与你不同,可不是不老不死之身,只要她剩余的灵气散尽,就是她的死期。

柳生鬼哭:啊!什么!

炎魔幻十郎:有需要如此讶异吗?

柳生鬼哭:你,你真以为吾会相信你吗?

炎魔幻十郎:哈哈哈……本座说过了你可以不用信我。(掌运功置于柳生头顶)

柳生鬼哭:啊……


【柳生回忆·西剑流】

柳生鬼哭:现在的西剑流你还不满意吗?

桐山守:当然,我的目标可是让西剑流变成天下第一的忍派。

柳生鬼哭:哇……看来有人的头壳坏掉了,还天下第一的忍派咧。

桐山守:鬼哭你会帮我吗?

柳生鬼哭:你想呢?反正我也不是多正常?


(两人于洞内找到禁术之日)

柳生鬼哭:守,听我的话千万不要使用禁术。

(两人激战,桐山守失手杀死柳生)

桐山守:你!你不该收手。(抱住柳生)

柳生鬼哭:是我……无法下手。

桐山守:鬼哭!

柳生鬼哭:守,千万不要使用禁术。你!你就听我这个最后的请求吧。(倒下)

桐山守:鬼哭!鬼哭!你等着,我一定会想办法将你救回。


【海岸】

柳生鬼哭:薰,现在的吾终于明白,你当初为何执意要使用禁术救吾。

(柳生流下泪水落入桐山薰的眼中,慢慢滑落,柳生轻轻为其拭去)

柳生鬼哭:说吧,(抱起桐山熏)你要吾做什么?


【神蛊峰下】

雪山银燕:神蛊峰之下竟是别有洞天。<神蛊温皇将我击落的位置与剑无极不同,向日落方位走,应该能找到剑无极所在的位置。>

(四处寻找,无意撞上结界)

雪山银燕:这……是结界。喝!(化出燕戟欲破结界,力量竟被反弹)力量竟会反弹。为什么唯有这道瀑布能吞噬乱流?啊有人。

(瀑布内中似有人影,剑光隐现)

雪山银燕:是剑阵,好强烈的剑气,莫非内中的人是修行者?前辈,前辈。<没回应,是不愿有人打扰?不管了,我还是先设法找到出路,救剑无极为要。>(离开)

(洞中之人缓缓睁开双眼)


【神蛊峰下另处】

[断崖下,重伤昏迷的剑无极遇上神秘人物。]

任飘渺:喝……

[看似欲伤害剑无极,却是施以救命之招.]

剑无极:啊……啊……啊……

任飘渺:哼!(化光离去)


【村落】

(村子散乱不堪,白骨满地)

石寒尘:啊,怎会这样?我慢来了一步了吗?(邪光窜过)是谁?(追去,见两村民在忙)这两位兄台。

村民一:壮士有什么事情?

石寒尘:在下石寒尘,在黄山上修行之时,察觉这个附近有一股怪异之气,所以特来此查看,不知道两位兄台是否知情,附近可有怪事发生?

村民二:石壮士不瞒您说,我们这附近最近确实是有怪事发生。

石寒尘:喔?

村民一:就是我们这附近的村落,时常发生人口失踪的事件。

石寒尘:人失踪?地点在哪里?

村民一:大概都是在前面那片树林为中心。

石寒尘:那在下了解了,多谢。(欲离)

村民二:壮士……

石寒尘:有事吗?

村民二:没啦,我只是想说,我们村里有为了此事而提出一百两银的悬赏。

石寒尘:哈,在下并非为了钱财而来,告辞了。

村民二:壮士小心。

村民一:小心啊。


【还珠楼】

(赤羽进入还珠楼)

酆都月:军师大人,楼主已在等候大驾。

赤羽信之介:哦……传闻楼主不见外客,赤羽能一会楼主是承蒙贵楼赏面,使吾赤羽受宠若惊,或是,贵楼对西剑流有其他的想法了?

酆都月:这个问题也许军师一见楼主就有答案。

赤羽信之介:哈,带路。

酆都月:请军师大人见谅,还珠楼今日尚有另一位贵客,酆都月无法为你引见楼主。

赤羽信之介:呵呵呵……特别在吾面前提及,代表副楼主你别有用意,有意引吾猜测是哪方贵客。

酆都月:军师大人锐利,华儿,引赤羽大人一见楼主。

华儿:是,军师大人请随我来。

(赤羽离开之际瞥见酆都月腰上白玉环)

赤羽信之介:<以丑孔明所说,一剑随风所挂为蓝带的白玉环,而副楼主加了金色,这是阶级的区分,或是实力的代表?>(随华儿离开)

属下:副楼主,一剑随风领丑孔明到。

酆都月:唤。

属下:是。(离开)

(一剑随风与丑孔明进入)

一剑随风:参见副楼主。

酆都月:明人前不说假话,丑孔明你要加入还珠楼?

丑孔明:然也。

酆都月:那……你敢当西剑流之人的面前说明你要背叛吗?

丑孔明:嗯?


(赤羽随华儿前行,内中之路蜿蜒百折)

赤羽信之介:<以楼阁为建筑主体的还珠楼,由内至外皆是偏向书香名流的设计,走在其中肉眼所见并无异样,但,实际上以步行方式,楼座却是以八卦为盘,奇门遁甲为布局。而这每一层楼色彩布局相同,有一股说不出的违和之感,是不想让吾记住内部吗?或者说,这是对西剑流的挑衅。嗯……隐隐约约有听见轮轴转动的声音,是吾错觉吗?>

华儿:军师大人请进。

(华儿开门,悦耳琴音传入)

百里潇湘:(抚琴)白雪临刃血如泓,百里苍茫独千秋,若问明珠还君时,潇湘夜雨寄魂舟。


【神蛊峰下】

雪山银燕:<不行,走来走去又绕回原地,此地不止有结界还有阵局守护,到底要怎样才能走出去呢?>

(又走回到瀑布前)

雪山银燕:<这位前辈看起来在此甚久,但他正在修行,是否该打扰前辈呢?唉……独自在此空想也不是办法。>抱歉,前辈。

洞中人:啊——

[一声怒喝,凝在水中的剑莲爆发,飞泻瀑布逆流之上,乍时成为倾天剑泉。]

雪山银燕:啊!这……这是?溘钨斯。


(此时,高处的月牙泪和路途中的神田似也感应到)

神田京一:嗯……终于出现了。


【灵界】

叹悲欢:唉……都过这么多天了,爱灵灵仍是不肯放弃,月牙岚虽被冰封在修仙室之内,但人死不能复生,她为何就是不能明白这个道理呢?

(回忆:

爱灵灵:我相信月牙岚尸身不腐,必是还有复生的机会。)


叹悲欢:这段时间以来,我已经用尽方法医治月牙岚,仍无法救他一命,她实在……

忆无心:灵长。(进入)

叹悲欢:是无心,怎么神色慌张呢?

忆无心:灵长,爱灵灵跑去大师兄闭关之处欲恳求大师兄出关救人。

叹悲欢:唉呀……这真是乱来。

灵界属下:灵长,燕驼龙求见。

叹悲欢:请他进入。

灵界属下:是。(离开)

叹悲欢:怎会忽然来到,无心你先替我去阻止爱灵灵。

忆无心:好,灵长。(离开)

燕驼龙:(叙述中)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叹悲欢:这……但是灵尊遗言交代不问江湖之事。

燕驼龙:温皇开启名人帖之战也是求分散西剑流战力,不让他们对中原,采取各个击破。天允山名人帖实在需要你们灵界的帮助。

叹悲欢:在灵界要顶灵尊这天下第一术的位置,唯有得到灵尊真传的大师兄。

燕驼龙:那他人呢?

莫前尘:无可奉告。(进入)

叹悲欢:二师兄。

莫前尘:要助中原灵界义不容辞,但要让大师兄离开灵界,不可能!

燕驼龙:这……


(爱灵灵跪在大师兄闭关之地)

忆无心:爱灵灵,你快与我离开吧。

爱灵灵:你和叹爷说了?

忆无心:我不能让你做傻事。

爱灵灵:我已经觉悟了,没求到大师兄出关救月牙岚复生,我绝对不离开。

忆无心:大师兄闭关已久,而且人死不能复活,就算找大师兄也不能用你……

爱灵灵:就算找大师兄是要用我的命交换,我也甘愿。

忆无心:爱灵灵。

爱灵灵:这是我欠月牙岚的。(突然灵钟大作)

忆无心:为何灵钟大作?

爱灵灵:啊……


燕驼龙:这是什么情形啊?

叹悲欢:灵钟急响。

莫前尘:魔刀再临。 

[灵界之外,再度来到的白色狼影引起鈡声大作。]

白狼:交出忆无心,免你们一死!

莫前尘:幽灵魔刀,伏法认罪则免你刀断魂亡。

白狼:哈哈哈哈,有何本事尽展吧。


[紧张紧张紧张,面对再次来袭的白狼,灵界又将如何化解呢?

藏镜人杀死天满道隆,此举会为藏镜人带来何种后果?西剑流又会对藏镜人作出何种的行动呢?

柳生鬼哭为了祭司答应替炎魔行事,这件事情是否会对两人造成更悲惨的后果?

天下第一拳石寒尘,为追查失踪人口而前往泣血邪魔洞,天下第一拳是否能一举除害呢?

雪山银燕在神蛊峰下遇上神秘剑者,这名神秘剑者到底是不是秋水浮萍任飘渺呢?雪山银燕又是否会面临生命危险?

一心为救月牙岚的爱灵灵能否找出解救月牙岚之法?]

[欲知一连串的精彩结果,请继续收看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第四集——是魔非魔。]


【灵界·灵尊灵柩前】

(梁皇无忌在灵尊灵柩前倒上两杯酒)

梁皇无忌:灵尊,吾来晚了。

(执起一杯)

梁皇无忌:这是灵尊赠吾之酒,你说萍水相逢亦酒、生死离别亦酒,所谓人生。这杯萍水相逢亦酒,吾已解。

(酒祭,拿起另一杯)

梁皇无忌:这杯生死离别亦酒,一个魔终于领悟。(饮下,双手抱拳)拜别灵尊!(转身离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