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集数 第02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971582438
备注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 第二集 金刀 魔刀 

录入:浪花海月 


【暗夜·高峰】

(电闪雷鸣之夜,高峰三处分立黑白郎君、黑龙与白狼三人。黑龙手撑着头沉思着,此时,似闻远处藏镜人一声大喝——

藏镜人:黑白郎君!)


黑龙:啊……啊啊……


(黑龙一惊,往事种种浮现眼前:

(昔日,黑白郎君再现江湖)

黑白郎君:哈哈哈!)


黑龙:啊…我只是黑滤滤仔,我不是南宫恨!


(一剑随风::你是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吾之生命,唯有胜利!失败的注定是你!

藏镜人:飞瀑怒潮!)


黑龙:啊……啊啊……


(回忆中,还珠楼内,酆都月抽剑袭向黑龙,黑龙伸手夹住)

酆都月:如果你不曾决战天下,就无震断剑刃的自保本能。

(断刃应声落地))


黑龙:啊……啊……


(又回想起被囚西剑流中,祭司欲施法逼出黑白郎君)

黑龙:啊……啊……我是黑白郎君……


(那日,史藏大战,黑白郎君插手)

黑白郎君: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


黑龙:啊……啊啊……


(黑白郎君:一气化九百,呀——!)


黑龙:啊……啊……我不是,我不是啊。


(被囚西剑流期间,白狼来到。)

白狼:南宫恨——!

黑龙:呃……可恶!)


黑龙:啊啊……可恶……

(突然三人身形接连出现,最后——)

黑白郎君:可恼啊——!


【飘渺峰·还珠楼外】

黑白郎君:哈哈哈,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

[黑龙白狼合体,黑白郎君再现江湖,突然!]

(意识不稳,三人身影不断出现。)

白狼:啊……啊!啊……呃啊……

黑龙:啊……啊啊……

(意识空间内。)

黑龙:啊……我是黑滤滤仔,不是南宫恨!喝!

(双掌凝气而发,将白狼推出体内,两人回归现实。)

白狼:满口废话,也不用再废话了!喝!

(举掌攻上,随即御魔刀刀气扫向黑龙。)

黑龙:啊……啊……

白狼:呀—!

(黑龙屈身避过,两人拳掌对峙,各自震退,随即白狼化出魔刀冲向黑龙,黑龙连连躲闪。)

黑龙:逼人太甚,喝啊!

(旋身凌空,一掌压向白狼,白狼持刀一挡。)

[理念不合,意识争斗,白狼意在制服,未出杀招,但黑龙看似紊乱的掌法却是身经百战最深沉的高手本能!]

黑龙:你真是纠缠不休!

白狼:封灵斩,喝!

(一刀劈下。)

黑龙:啊……喝!

(结印使出一气化九百,但却被震退数步)

白狼:连一气化九百也使不好,南宫恨,你要痴呆到何时?

黑龙:啊,讲什么,我听不懂啦。

白狼:啊!

黑龙:喝!

(白狼持刀攻上,黑龙合掌一挡。)

白狼:太弱了!

(刀背重重击向黑龙肩膀,黑龙立时倒飞而出。)

黑龙:呃……

(就在白狼步步接近黑龙之时,一道刀气袭来。)

白狼:嗯……!

(转身挡下,一见,正是荒野金刀独眼龙缓步而来)

独眼龙:人称一流刀一流,刀称一流人一流。

白狼:哼!

(两人交击数招。)

黑龙:你又是谁?

独眼龙:荒野金刀独眼龙。幽灵魔刀,灵尊之仇,擒你了结!

白狼:烦哪!

[荒野金刀一对幽灵魔刀,正气对邪氛,仁道之斩怒劈恶灵之刃!]

(而在高峰上,酆都月观视战局。)

酆都月:喔?

黑龙:啊,是副楼主。

(同时,战场上,白狼与独眼龙双刀交击对峙。)

酆都月:在还珠楼的地盘上,请住手吧。

(闻言,独眼龙抽刀退开,孰料白狼竟是挥刀攻上。)

白狼:喝!

(独眼龙见状,金刀拄地一挡。)

黑龙:啊,你这个人真阴险!

(酆都月化光自高峰离开)

独眼龙:魔刀,吾敬地主一分,你是不知进退!

白狼:哼,阻挡者死!

(双器交击,各自震退,此时酆都月化光来到。)

酆都月:如果你希望黑白郎君恢复,就住手听吾一言。若否,吾带走黑龙,汝等随意。

白狼:嗯……

(飞身上前攻向酆都月,酆都月以剑一挡魔刀。)

白狼:你是威胁!

酆都月:请息怒吧,对吾动手,黑白郎君也恢复不了。

白狼:你是何人?

(酆都月收剑背负身后。)

酆都月:吾乃还珠楼副楼主,酆都月。

(此时,独眼龙刀指其背后。)

独眼龙:你若要助魔刀,独眼龙只有一战!

酆都月:他要的是人,你要的是刀,不能两全,但有其美之法。

独眼龙:那你呢,你要什么?

酆都月:黑滤滤是吾还珠楼的贵客,保护贵客的安全是还珠楼的责任。

白狼:然后呢?

酆都月:有人在西剑流开口,说能救回黑白郎君,而此人从不信口开河,你可以去找他讨取你要的答案。

白狼:谁?

酆都月:神蛊峰的主人,神蛊温皇。

白狼:那……他呢!(刀尖指向黑龙)

酆都月:黑龙与还珠楼还有条件存在,吾保证他会安然在此。

白狼:哼!

(化光而去,独眼龙欲追。)

酆都月:独眼龙,请留步。

独眼龙:你究竟有何目的?

酆都月:很简单,我要的是人,你要的是刀,人与刀一旦分开,虽不能两全,却能其美。

独眼龙:这到底何意?

酆都月:只要黑滤滤在此,他必会再回来。

黑龙:啊,副楼主。

酆都月:放心。

(独眼龙收起金刀)

独眼龙:这样的理由,我不能接受。

酆都月:天下第一的仁义之刀莫非要弃天下于不顾?

独眼龙:此话何意?

酆都月:天允山名人帖将为阻挡西剑流再开。仁义之刀要为个人恩仇而杀,或是……天下大义之战?

独眼龙:独眼龙已不问世事。

酆都月:但世事不曾忘却独眼龙。

(独眼龙闻言,暗叹一声,转身离开。)

酆都月:红尘无尽俗事,道心无处悠然。刀剑无穷风云,盛名无止干戈。

独眼龙:唉。(身影远离)

黑龙:副楼主,天下第一很重要吗?

酆都月:与生命比之,它并不重要。

黑龙:那为何一定要去,不能逃吗?

酆都月:人欲抛弃红尘,红尘却处处皆是。身在江湖,你能逃往何方?一步江湖无尽期。

黑龙:那……退出江湖呢?

酆都月:可以,有两种方法。

黑龙:是什么方法?

酆都月:失败,以及死,所以你退不了江湖。

黑龙:啊,为什么?

酆都月:因为这两种都不是南宫恨所要,所以你死不得,败不了。

(黑龙闻言不语,酆都月上前轻拍其肩膀。)

酆都月:烦恼即成自扰,顺其自然。

黑龙:啊……嗯。

酆都月:走。

(两人化光入楼)


【暗夜·苗疆阵地】

(大帐外,赫蒙少使与侍卫看着被杀的士兵尸体,此时,藏镜人回返。)

赫蒙少使:将军。

侍卫:将军。

藏镜人:嗯……这是怎样一回事?

赫蒙少使:我也不清楚,一回到苗疆便见此景。

藏镜人:一回苗疆?你果然离开过。

(上前拉开白布一观尸体。)

藏镜人:<嗯……是他的刀气。>安葬。

侍卫:是!

(藏镜人进入大帐落座,赫蒙少使跟随而入。)

藏镜人:你离开苗疆去了哪里?

赫蒙少使:属下赶往西剑流。

藏镜人:目的是?

赫蒙少使:有人传来消息,说将军与史狗子合作。

藏镜人:然后呢?怀疑本座对苗疆的忠诚,前去一探究竟?

赫蒙少使:将军,这事还未传出,但怕很快又传来苗疆。

藏镜人:什么意思?

赫蒙少使:先送消息回来的眼线已经被杀,才使我赶往中原。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遍中原与苗疆。

藏镜人:所以?

赫蒙少使:即使要战西剑流,为何将军要与史艳文联手?

藏镜人:本座做事,何时需要向你交待了!

赫蒙少使:属下只是担忧。

藏镜人:先灭主要敌人,再灭次要敌人,不对吗?

赫蒙少使:原来如此,属下以为是……

藏镜人:以为什么!

赫蒙少使:啊,没有。

藏镜人:四天后风云碑将启,你即刻前去通知女暴君。

赫蒙少使:是否要将此事上报苗王?

藏镜人:不用。

(赫蒙面露疑惑)

藏镜人:怎样,你有疑问?

赫蒙少使:天允山之战,是一个能取下中原的好机会。属下认为,这等大事应禀报苗王知晓,并派出苗疆高手一同竞逐才是。

藏镜人:与其耗费兵力,何不坐观虎斗,等收渔利,此时按兵不动才是上策。

赫蒙少使:是。

(藏镜人起身离开大帐)

赫蒙少使:将军方回苗疆又要离开?

藏镜人:什么时候,吾的行动皆要事事向你报备了!

赫蒙少使:啊,属下不是此意。

藏镜人:交待之事,速办!

赫蒙少使:是。

(藏镜人离开)

赫蒙少使:看来应该不是我所担忧之事。无论如何,先禀王上,再依照惯例,找国师命卜吉凶吧。


【西剑流大殿】

(炎魔幻十郎翻阅名册)

炎魔幻十郎:宫本总司。

赤羽信之介:禀流主,宫本总司私离开西剑流,将西剑流秘术溘钨斯之功授与史艳文之子,并创天部地部对付西剑流。他……(握紧折扇)已是西剑流之敌!

炎魔幻十郎:既成叛徒,杀无赦!

(神田京一面色微动)

赤羽信之介:是。

炎魔幻十郎:四天王属性武学相生也相克,你专克宫本总司,就由你除去叛徒。

(闻言,月牙泪出列。)

月牙泪:流主,宫本总司交我。

赤羽信之介:泪。

炎魔幻十郎:喔,月牙,你有把握吗?

赤羽信之介:流主,名人帖之战在即,为避免有任何变数,宫本总司就让属下与月牙泪共同执行。

炎魔幻十郎:嗯,有理。神田京一。

(神田出列)

神田京一:流主。

炎魔幻十郎:名册所写,你是宫本总司直传弟子?

神田京一:是。

炎魔幻十郎:暗部直属月牙泪麾下,就由你配合月牙共同执行任务。

神田京一:遵命。

(神田京一归列,与衣川紫对视一眼。)

炎魔幻十郎:赤羽,你就留守在西剑流,听吾命令,整顿内部。

赤羽信之介:是。

(炎魔翻过一页)

炎魔幻十郎:所以,这名人帖上的人强吗?

赤羽信之介:不能小看。

炎魔幻十郎:六部即刻前来支援,五天后,在天允山出现的人在第十五天决斗来临之前,通杀不留!

赤羽信之介:流主无意与温皇周旋?

炎魔幻十郎:哼,想玩弄智慧的人,就要让他措手不及。他想以史藏、还珠楼为后盾,那么本流主就釜底抽薪,直接杀死史艳文与藏镜人!

赤羽信之介:这两人在中原与苗疆乃是龙首,尤其是史艳文,若是登高一呼,恐怕引起人海战术。

炎魔幻十郎:哼,想杀死一个名人,就破坏他的名声,让他失去众望,使他成为公敌。那么小小蝼蚁,再多也是一盘散沙,不堪一击。

赤羽信之介:属下明白。

炎魔幻十郎:柳生鬼哭人呢?

赤羽信之介:祭坛之后,柳生大人带着祭司大人脱出战圈,也许会在河岸附近。

炎魔幻十郎:嗯,交待之事速办,五日后重新开启结界,(起身)进攻中原!

赤羽信之介:是。

(炎魔离开大殿,众人躬身相送。)

赤羽信之介:各司其职,退!

(众人陆续离开,月牙泪迟疑片刻亦离去。)

赤羽信之介:<泪似乎有话要说,而流主心思莫测,为何阻止吾与泪联手对付总司,甚至是另外指派神田?难道是担忧吾不能完成任务?西剑流不能容允私情,总司背叛西剑流已是无法挽救的事实,最痛苦的必是伊织,但兄弟一场,总司,吾与泪已尽力了。>

(缓步离开大殿。)


【黄昏·悬崖】

(柳生鬼哭抱着桐山薰,看着天边夕阳。)

柳生鬼哭:你说,你的苦心是为了你我最初的约定,但是……你又失信了,薰。

(横抱起桐山薰起身。)


【暗夜·树林】

[受到赤羽信之介之令,天满道隆欲望苗疆调查藏镜人汇属一事。]


【黄昏·南城客栈】

(丑孔明与一剑随风对坐相谈。)

一剑随风:你要脱离西剑流?

丑孔明:西剑流本就非吾欲久留之地。

一剑随风:嗯,此事吾需先行回报副楼主。

丑孔明:当面商谈不是更好?

一剑随风:这就要看副楼主了。

丑孔明:贵楼不是以楼主为主吗?

一剑随风:楼主闭关修炼,不见外客,现在全由副楼主全权处理。

丑孔明:那帮助神蛊温皇也是副楼主之意?

(一剑随风不语。)

丑孔明:既然对他的身份有所怀疑,又为何要出手帮助?

一剑随风:因为神蛊温皇能引出秋水浮萍任飘渺。

丑孔明:任飘渺究竟有何特殊之处,让还珠楼如此在意?

一剑随风:任飘渺的独门剑招——飘渺绝剑。

丑孔明:飘渺绝剑?

一剑随风:飘渺绝剑一共十招,前九式让他登上天下第一剑,但随着他的失踪,这套剑法也成绝响。

丑孔明:你的意思是……任飘渺未用出最后一式就打败所有的人?

一剑随风:因为当他上名人帖之时,第十式尚未悟出,却在悟出之后,人也失踪了。

丑孔明:你曾说,他灭了苗疆巫教就此失踪?

一剑随风:然也,随后便出现神蛊温皇。

丑孔明:去过巫教调查吗?

一剑随风:当然,这也是发现他悟出第十式的原因,现场留有前所未见的剑气。

丑孔明:可以形容吗?

一剑随风:无法形容。

丑孔明:那……可有线索或是招式之名?

一剑随风:有,飘渺绝式第一招——剑一·破。

丑孔明:既然已有方向,何不予以试探?

一剑随风:对于任飘渺,副楼主尚不愿打草惊邪,也不能确定究竟是否温皇。

丑孔明:为了表示诚意,这趟路,就让本师去吧。

一剑随风:你要一探温皇?

丑孔明:第一次会面是因为西剑流,吾不愿为西剑流冒险,若是因为还珠楼,本师可以再会神蛊温皇。

(此时,飞镖夹信飞来,一剑随风接住一观。)

一剑随风:丑孔明,随吾前往还珠楼吧,副楼主要见你。

丑孔明:喔,我应该惊喜或是意外呢?

一剑随风:不管是惊喜或是意外,都是你的最终目标不是吗?

丑孔明:哈哈哈哈,然也。

一剑随风:随我来吧。

(在桌上留下银两与丑孔明离开。)


【神蛊峰】

(凤蝶欲回自己房间休息,剑无极跟随其后。)

凤蝶:嗯?

(一回身,剑无极忙隐匿。)

凤蝶:多心吗?

(转身继续前行。)

[一瞬迟疑,一瞬杀招!]

(剑无极抽剑而攻,凤蝶步步后退,被一剑划伤。)

凤蝶:是你!

剑无极:喝!

[被鬼夜丸再次封印意识的剑无极出手更冷更狠!]

(凤蝶抽刀以对,交击数招后被一剑震退。)

凤蝶:呃……呃啊……

[失血过度、重伤在身的凤蝶无法施展毒功,欲向银燕等人警示,但剑气似天网而来,令人毫无喘息之机!]

凤蝶:啊……

(剑无极扫其下盘,凤蝶立时倒地,随之一剑刺下,凤蝶翻身躲开。)


(而在药室内,俏如来盘坐疗养。)

雪山银燕:大哥,你感觉如何?

俏如来:(起身)我没事,凤姑娘呢?

雪山银燕:凤姑娘说无大碍了,先回房休息。

俏如来:唉,她必是逞强了。

(银燕紧握拳头。)

雪山银燕:啊……

燕驼龙;啊,银燕哪,你是怎样了?

雪山银燕:剑无极被西剑流控制,而父亲前往营救二哥,不知状况到底如何?咱们又让凤姑娘受此重伤,我……

燕驼龙:啊,坏消息跟你说啦,幻十郎复生了。

雪山银燕:什么?!那小空他……他真正……

燕驼龙:好消息是啊,温皇的计划成功,入灵受到影响。

雪山银燕:但是幻十郎依然重生不是吗?

燕驼龙:温皇敢赌,史艳文与藏镜人又配合,应该就有把握啦。只要破坏入灵,就代表小空一定有机会救得回来。

雪山银燕:可恶的西剑流!

俏如来:银燕,静下心吧。

雪山银燕:我要如何静心?

燕驼龙:哎唷,别担心啦,至少剑无极活着就有希望啊,凤蝶那边啊,有温皇在应该没事。照我的推算,他们应该也要回来了,嗯……不如就先出去看看?

雪山银燕:嗯。

俏如来:走吧。

(三人离开。)


【神蛊峰外】

(此时,神蛊温皇与史艳文回返神蛊峰,史艳文的脚步慢慢停下)

史艳文:温皇,艳文有事请教。

神蛊温皇:我也正在等你问。

史艳文:啊?

神蛊温皇:方清醒就要消化被西剑流囚禁五年而脱节的武林之事,又直接面临炎魔幻十郎的交战。这一路自西剑流沉默至神蛊峰,史艳文,你想得够快了。

史艳文:那艳文就开门见山了。你对名人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神蛊温皇:你的问题有很多种回答,所以,你想听的是什么?

史艳文:幻十郎选择五天后开碑,十五天后比试,在这些时间之内充满了变数,而与会之人很有可能在其中遇到危险。

神蛊温皇:正确,五天的时间是西剑流要率先清理门户、整顿人手,而十天的时间是围杀在天允山出现的人进而消灭中原能人。

史艳文:那温皇的对策是……

神蛊温皇:吾原本计划的理由是,以取得的名额分天下。毕竟天下第一的宝座有限,而抢夺之人众多,西剑流提出场外之斗,目的则是要逼出台面下的中原高手,不过炎魔却提到要以他西剑流方式为主,那正中下怀。

史艳文:怎样说呢?

神蛊温皇:主攻炎魔幻十郎是最快的方法。

史艳文:嗯,但炎魔幻十郎身上的魔之甲非破不可。

神蛊温皇:你对上魔之甲的想法为何?

史艳文:魔之甲的护身气盾是伤害炎魔的阻碍,并有反弹攻击的能力,若不破之,难以伤及炎魔。

神蛊温皇:任何护身气盾必有承受的极限。

史艳文:你有对策吗?

神蛊温皇:有,一气化九百。

史艳文:黑白郎君。

神蛊温皇:嗯,入峰内再谈吧。

(两人回返神蛊峰。)

史艳文:不见燕驼龙他们先回来。

神蛊温皇:嗯?

史艳文:怎样了?

神蛊温皇:有一股不对劲的气息。

史艳文:杀气!

(此时,燕驼龙三人来到。)

燕驼龙:艳文哪,温皇啊,你们终于回来了。

神蛊温皇:凤蝶呢?

雪山银燕:啊,凤姑娘受伤回房休息。

神蛊温皇:受伤?

俏如来:她被剑无极所伤,详情听说——

………

神蛊温皇:哎呀,不妙!

(忙冲入内。)

俏如来:前辈!


【神蛊峰·高崖之上】

(神蛊峰悬崖边上,激战持续。)

[失去自我的剑无极,剑式毫不留情,凤蝶又是伤上加伤!]

(剑无极收剑入鞘,随即便是凌厉剑气击出。)

剑无极:喝!

凤蝶:啊……

[那双眼,看不清眼前的人,是杀气腾腾的修罗,也是失去自我的剑无极,血流如注的凤蝶下不了手,身上的疼痛,比不上内心的怜惜。]

剑无极:呀!

(持剑再攻,凤蝶见状,弯刀凌空飞旋以挡,再回身接刀挡住剑无极攻势,被逼得步步后退。)

[究竟要怎样才能使剑无极清醒?莫非真要刀刃相向?]

(凤蝶施力震开剑无极。)

[剑式暗藏在手,凤蝶迟疑又矛盾。这剑,关系着两人;这式,该出或是不该?就在生死之刻!]

(剑无极收剑入鞘,随即。)

剑无极:一剑无极!

(凤蝶回想起过往种种:

剑无极:想不到最了解我的人,竟然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

[眼前,唯有打败他才是唯一之路!]

凤蝶:喝啊—!

[以刀行剑,以气御招!]

[本能感受危险,双眼刹那清明,灵属之器乍时上手!]

(凤蝶接刀攻上)

凤蝶:剑一·破!

(剑无极亦抽出灵属之器迎上)

剑无极:一剑无尽!

[双式交击,竟是两败俱伤!]

剑无极:啊……

凤蝶:呃……

(弯刀刺入剑无极左肩,随即剑无极亦一剑贯穿凤蝶左肩,同时亦泣下血泪。)

(就在此时,神蛊温皇赶到。)

神蛊温皇:啊……凤蝶!

(急冲上前,一肘击退剑无极。)

凤蝶:啊……呃……

(身形不稳一倒,温皇忙扶住。)

凤蝶:主人……抱……歉……啊……

(便昏迷过去,温皇点穴治伤,并取出药丹喂其服下。)

(此时,史艳文等人也来到了。)

雪山银燕:啊,剑无极!

(欲冲被史艳文拉住)

史艳文:银燕,不可靠近,他尚在混乱的状态。

雪山银燕:可是……

燕驼龙:哇哇哇,怎会变成这样啊。

俏如来;啊,凤姑娘。

神蛊温皇:燕驼龙,快去医室取吾伤药。

燕驼龙:好好好。

(转身急急离开,而在那边,身形摇晃的剑无极看着眼前昏迷的凤蝶,再起杀意。)

剑无极:目标,杀!

(雪山银燕见状,抽出燕戟震退剑无极。)

雪山银燕:别再动手了,剑无极!

(剑无极似无所感,欲再攻,此时。)

神蛊温皇:喝!

(飞出四针插入剑无极四肢,制住其行动。)

剑无极:呃……

(温皇看着昏迷的凤蝶,抚过其头发。)

神蛊温皇:吾要止血,护住她的真元。

俏如来:好。

(欲上前被史艳文拦住)

史艳文:你气力未复,让我来。

俏如来:是。

史艳文:喝!

神蛊温皇:呀!

(此时,燕驼龙也拿着伤药来到,温皇收功来到剑无极身旁。)

神蛊温皇:剑无极,心中有愧,才会受制于人。

(以扇柄对着剑无极颈部一击,令其昏倒)

剑无极:呃……

雪山银燕:前辈,抱歉。

(温皇眼神一凛又恢复)

神蛊温皇:唉,史艳文,当务之急是如何保护开碑的人选,独眼龙、黑白郎君甚至是灵界都是不能缺少的人物。而且一定会成为西剑流必杀的目标,我能帮你拖延西剑流,你也必须思考对应之策。

史艳文:我知情。

燕驼龙:那藏镜人呢?

神蛊温皇:藏镜人的心思,问我不如问史艳文,宿敌总是了解彼此。

史艳文:恕艳文冒昧一问,温皇你与藏镜人是否认识?

神蛊温皇:算是旧识,但这点你不用担心,名人帖一事由吾而起,温皇会助你们周旋到底。

史艳文:多谢你。

神蛊温皇:伤者暂时就留在神蛊峰吧,其他有劳你了。

史艳文:不敢,是艳文处处劳烦。

神蛊温皇:客套话,咱们就收起来吧。各位,不送了。

史艳文:咱们先回到正气山庄吧。

雪山银燕:我……

俏如来;银燕,先走吧,让温皇前辈专心为他们治疗。

雪山银燕:唉,嗯。

(众人离开。)

神蛊温皇:西剑流禁术,哼。


【黄昏·西剑流·赤羽房间】

(赤羽信之介来到房门口。)

赤羽信之介:<名人帖约战,流主说出战斗规则由吾方决定之时,温皇仍然是泰然自若,莫非……流主反应是在他意料之中?口口声声不参与战事,而流主要杀史藏……>

(进入房内)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你又会采取什么对策呢?这道计,将是你我第三次对决!而还珠楼台面上已助中原,又说是只看钱办事,他们到底卖什么玄虚,非去不可。>

(此时,月牙泪敲了敲门入内。)

赤羽信之介:哦,你来了。

月牙泪:没外人,坐。

赤羽信之介:嗯。

(两人落座)

月牙泪:感觉如何?

赤羽信之介:哪一方面?

月牙泪:溘钨斯,功体加乘。

赤羽信之介:……你知情了?

月牙泪;祭司已对我明说。

赤羽信之介:你在想什么?

月牙泪:你只要专心于西剑流,其他交我。

赤羽信之介:祭司又对你说什么?

月牙泪:要你维持西剑流。

赤羽信之介:还有呢?

月牙泪:没了。

赤羽信之介:是吗?

月牙泪:坐镇在东瀛本部的伊织还在等我们回去。

赤羽信之介:……四缺其一,回去也已经不全。

月牙泪:这是他的选择,他的觉悟。

赤羽信之介:觉悟?哈。这个觉悟可对得起你为他担下的罪名,甚至失去月牙一族的骄傲?

(月牙泪想起祭司所言:

祭司:叛徒交你解决。)

月牙泪:你是最惜情的人。

赤羽信之介;不,最惜情的人是你,吾不会再为过去的友情惋惜了。(看着戒灵鞭。)西剑流的宗旨,是靠自己维护。

月牙泪:嗯。

赤羽信之介:流主的命令,你真有把握吗?

月牙泪:嗯。

赤羽信之介: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他在哪里?

月牙泪;只要我想,没人能逃得出我的追踪。

赤羽信之介:以总司的个性,他在中原必也力求突破。

月牙泪:力求突破的人,不是只有他。

(赤羽不语)

月牙泪:如同你。

(起身推门离开)

赤羽信之介:泪,要准备动手,我也该前往还珠楼,嗯……

(亦离开)


【山中】

(两名武者同行而谈。)

红发武者:雷兄所说,神蛊温皇欲提前开启天下风云碑,此举是否太过冲动了?

白发武者:是无奈之举,不是冲动。

红发武者:喔?

白发武者:当时燕驼龙拜托老朽下山帮助他们阻止西剑流的流主复生,老朽以为现场已有史艳文、藏镜人与神蛊温皇三位天下第一,怎有可能无法阻止西剑流的行动?又假使西剑流的流主复生,史艳文他们三人合力,又有什么人物是无法取胜的?

红发武者:看来西剑流流主的力量远远超出我们的估计。

白发武者:嗯,所以在无奈之下,温皇捉着西剑流流主的高傲、目空一切的个性,提出了重开天下风云碑,接受名人帖上的挑战,证实他才是真真正正的天下第一人。

红发武者:如果西剑流流主的实力真如雷兄你所说,那我们还有胜算吗?

白发武者:没试便无胜算,所以老朽才会决心再出江湖。

红发武者:雷兄说得好,没试便无胜算,为弟受教了。

白发武者: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老朽也该告辞了。

红发武者:为弟也要趁此机会下山。

白发武者:不如你我两人同行?

红发武者:为弟有一事悬于心中已久,所以为弟想先去处理这件事。

白发武者:嗯,那老朽也不便强求,后会有期。

红发武者:雷兄,后会有期。

(两人分向离开)


【黄昏·路上】

(史艳文众人欲回正气山庄)

燕驼龙:奇怪,剑无极被西剑流控制,没自我意识,那他是怎样进入神蛊峰的?

俏如来:恐怕是尾随咱们而入,是我太不小心,害凤蝶姑娘受到如此重伤。

燕驼龙:俏如来,别自责,剑无极本来脚程就快,轻功好到像魔神仔咧,要发现他啊,不简单喔。

俏如来:屡次劳烦温皇与凤姑娘,却屡屡让恩人受伤……

(史艳文伸手握住俏如来肩膀。)

史艳文;尽我们全力回报他们吧。

俏如来:嗯,我明白了。

(一旁雪山银燕愁眉不展。)

燕驼龙:银燕哪,你怎么又心事重重了?

雪山银燕:我……我很担心凤姑娘与剑无极。

燕驼龙:有温皇出手,凤蝶一定是平安啦,剑无极嘛……我想应该也没问题才对。

雪山银燕:我想我还是留在神蛊峰,确定他们平安无事之后再与你们会合。

俏如来:银燕……

史艳文:去吧,我们会在正气山庄等你回来。

雪山银燕:嗯,告辞。

(转身走了数步后,回身看了一眼又离开。)

燕驼龙:告辞?啊这个辞用在父子兄弟身上不会太奇怪吗?

俏如来;父亲。

史艳文:我能明白银燕对我尚有放不下的心结,而我对他的亏欠也太多了。

燕驼龙:艳文哪,那不是你的错啦。

史艳文:但是,这是身为父亲该负起的责任,我不想也不能逼他。当下他最担心的是剑无极,让他放下担忧,再一步一步来吧。

燕驼龙;也是啦,银燕固执起来就像一头牛一样,拉都拉不回来。

史艳文;嗯,先回山庄吧。

(继续前行)

燕驼龙:艳文哪,我看我还是先去灵界一趟,虽然灵尊死了,但是灵界屡次助咱们对抗西剑流,他们必然不会放过灵界,我去通知他们一声。

史艳文:拜托你了。

燕驼龙:三八才在那说拜托。(离开)

史艳文:走吧。

俏如来:嗯。

(看向银燕离开的方向,暗叹一声转身而离。)

(而在另端——)

雪山银燕: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这么没用?

(看着握紧的拳头,又继续而行。)


【正气山庄】

[阔别五年,史艳文与俏如来终于回到故居正气山庄,但是——]

(众门派人士在外守候。)

僧者:史艳文回来了。

武者一:啊,史艳文终于回来了。

武者二:史艳文回来了。

武者三:史艳文回来了!

史艳文;艳文让各位久候了。

僧者:史艳文你回来就好啊,中原就有人领导了。

武者二:是啊是啊,西剑流迫害我们中原数年,你回来就是反攻西剑流,将他们赶出中原的时候。

史艳文;不敢当,艳文一人无法成事,还赖各位前辈的相助。

武者二:当然啦,艳文你一句话,我们即刻杀入西剑流!

武者四:没错,杀入西剑流!

武者一:杀入西剑流啊!杀啦!

众武者:杀啦杀啦!

史艳文:各位且慢。

三清道长:是啊,且慢啊。

史艳文:啊,是三清道道长。

三清道长:要攻打西剑流,贫道也该出一份薄力,但在相助之前,艳文哪,你是不是先要解释一件事情啊。

史艳文:道长请说。

三清道长:西剑流是迫害中原无错,但吾等接到消息,你竟然与另一名迫害中原生灵的万恶罪魁藏镜人串通合作。

武者二:啊,史艳文与藏镜人联手,这怎有可能?

武者一:呃,这怎有可能啊。

武者四:这怎有可能啊。

三清道长:史艳文,敢作敢当,请你说明,你是不是与藏镜人合作?

俏如来:各位前辈,请听晚辈说明……

(欲言被史艳文阻止。)

俏如来:父亲。

史艳文:是,我与藏镜人确实联手。

三清道长:啊?!史艳文哪,你!苗疆与中原是仇敌,你怎能与仇人联手?你怎能背叛中原对你的信任啊!

武者五:史艳文,你竟然敢出卖中原!

众武者:史艳文你出卖中原哪!可恶啊!

武者三:可恶!

史艳文:唉呀。


【神蛊峰】

(悬崖边,神蛊温皇为剑无极治疗渡气,此时雪山银燕来到。)

雪山银燕:前辈……

神蛊温皇:喝!

(一掌将剑无极打落悬崖)

雪山银燕:不可啊!

(飞奔上前却已来不及)

雪山银燕;啊,剑无极,剑无极!

(回想起小空被抓之景。)

神蛊温皇:伤心吗?自责吗?

雪山银燕:你,你!你为什么要害剑无极?摔落万丈绝谷,他非死不可啊!

神蛊温皇:我不介意,让你同行!

雪山银燕:啊……

(温皇一掌将其自另处悬崖击落。)

神蛊温皇:银燕,凡事都要付出代价啊。(离开)

(而在悬崖下。)

雪山银燕:啊……我不能绝命于此,喝!

(化出燕戟插入石壁减缓下降速度。)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一定要平安无事!>


【神蛊峰外】

[白色狼影来到神蛊峰,百丈之遥也让白色狼影停了脚步。]

白狼:嗯……

(看向旁边石壁上的迷诗)

[为闯机关的白色狼影全神贯注,全然不觉后方刀影!]


[独眼龙握住金刀,却是满腹挣扎。]

(想起酆都月之言:

酆都月:仁义之刀,要为个人恩怨而杀,或是天下大义而战?)

独眼龙:啊,灵尊。


【黄昏·飘渺峰·还珠楼】

(赤羽信之介来到牌楼外。)

赤羽信之介:<牌楼入口使用道法封闭,能出不能入,嗯……>

(赤羽以内力传音)

赤羽信之介:酆都月,吾赤羽信之介依约而来了。

(楼内)

酆都月:军师大人,请。

(语落,牌楼术法一撤,赤羽化光而入,来到房内)

酆都月:赤羽大人,楼主已恭候多时了。

赤羽信之介:喔?

(此时,一剑随风也领着丑孔明来到楼外)

丑孔明:这就是还珠楼。


【暗夜·泣血邪魔洞】

[月沉,夜深,神秘恐怖的洞穴又出异象!]

魔物之声:啊……啊……血元,吾需要更多的血元。

(随即便是邪氛透出,进入一处村庄。)

村民一:啊……救救救、救命啊……

村民二:啊,别过来啊,呃……

(一村民夺门而逃却被吸入屋内。)

村民一:啊……

(两名村民匆匆来到。)

村民三:啊,是发生什么事情?

村民四:好像是陈二伯他家啊。

村民三:咱们去看看。

(上前敲门)

村民三:陈二伯,陈二伯啊。

(见内中毫无动静,两人拉开门进入,却被一阵红光吸住。)

村民四:啊啊……呃啊……

村民三:啊啊……救命啊!

(欲逃却被吸入,门亦阖上。)

村民三:救命啊……啊啊……

(吞噬声后。)

魔物之声:哈哈哈哈。

(大量鲜血自屋门流出)


【暗夜·神蛊峰下】

[坠落断崖的剑无极气若游丝,身上之伤更加沉重。]

(任飘渺来到,缓缓举起右掌。)


【黄昏·神蛊峰下】

[被温皇击下断崖的雪山银燕坠落千丈迷雾绝谷,而谷下竟是别有洞天。]

雪山银燕:啊,这是……

(来回找寻。)

雪山银燕:剑无极在哪里?

(此时,只见某处洞内宫本总司手捏剑指而坐,银燕似感受到气息。)

雪山银燕:嗯?


【黄昏·悬崖】

(柳生鬼哭抱着桐山薰,炎魔幻十郎来到。)

炎魔幻十郎:柳生鬼哭。

(走近几步。)

炎魔幻十郎:你想让她恢复吗?

柳生鬼哭:这是条件吗?

炎魔幻十郎:是你的荣幸。

(柳生看着怀中的桐山守)

柳生鬼哭:呵呵呵,哈哈哈哈,这求生不得的夜叉,求死不能的修罗,这样的痛苦全都是你造成的,炎魔幻十郎!

(猛然起身,海浪亦随之一阵翻腾拍击崖壁。)

柳生鬼哭:别跟我谈条件(日语)!

炎魔幻十郎:那么,桐山守的生死,你不在乎了?

柳生鬼哭:闭嘴!

炎魔幻十郎:来吧,尽情的表现你的愤怒,让我见识这不死之身的威力!


【暗夜·荒野】

[荒野地界,一名飘逸刀客潇洒而立。突然,一道宏大气流来袭!]

(千雪孤鸣瞬身避过,随即藏镜人驾宝镜而现)

藏镜人:顺吾者生,逆吾者亡!

千雪孤鸣:真是打坏气氛。

(放下酒坛。)

藏镜人:为什么杀害吾苗族士兵?

千雪孤鸣:因为他们该死。

藏镜人:动到本座的人,就要有死的觉悟!

千雪孤鸣:哦,这句话是要相杀吗?

(慢慢抽刀以对)


[藏镜人为苗兵之死寻上神秘刀客,这名神秘刀客的来历究竟为何?

 赤羽与丑孔明双双来到还珠楼,他们又有何种的计策呢?

 正气山庄之内,面对众人的质问,史艳文又要如何化解?

 为黑白郎君,白狼寻上神蛊峰,他真能如愿吗?

 正义之刀的荒野金刀独眼龙,他会决定再度红尘吗?

 柳生鬼哭与祭司之间又有什么种种的过去?

 落入山谷的雪山银燕与剑无极又有何种奇遇呢?]


[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决战时刻》第三集——碎心修罗!]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