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36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626828983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三十六集 九龙变 魔世现

录入:魔女雪儿、小懒鹿


【苗疆北方祭坛】

藏镜人:我不能让你牺牲狼主!

苗王:罗碧,你该死!早就该死!喝——

藏镜人:喝——

[曾经的爱将,曾经效忠的君王,分歧,在每一次的相逼,在每一次的对立,走向最后毫无转圜的地步。]

藏镜人:他是你的小弟,你怎忍心这样做?暴流灭境

苗王:在苗疆霸业的面前,任何人都可以牺牲!皇世经天 虚空灭 狼王印

藏镜人:呃……(吐血倒退)

苗王:你之所学,都是出自王族的栽培,你要怎么跟孤王斗呢?

[连番攻击,却是处处肘制,当藏镜人仍是战威不灭,再催神功!]

藏镜人:飞瀑怒潮!(被苗王化解)怒潮袭天!(被苗王反击回来)呃……

[颓势,完全的颓势,藏镜人未曾想过,自己的武学,竟然会有被全然压制的一天。]

(藏镜人回忆与狼主切磋——

藏镜人:怒潮袭天

狼主:星辰变 破空 千狼影

藏镜人:皇世经天宝典竟然有这种威力。

狼主:别褒,不过才打成平手,褒我就等于褒你自己啊。

藏镜人:这套宝典,王族之人都有修练吗?

狼主:是啊,但是修炼的内容,随着个人资质的不同,有所差异。

藏镜人:皇世经天宝典还有不同之处?

狼主:这个宝典,总共分做三部,分别是星辰变、虚空灭、轮回劫。这三部宝典彼此生克,所以无法同时修练。每一个人都只能针对自己的专长修练适合的那部。我与苍狼学的都是星辰变,特色是将内力压于一点一次爆发,在力量上可以达到完全呈现的效果。

藏镜人:嗯,那其他两部呢?

狼主:王兄所修练的是虚空灭,是一种吸收攻击的武学,它能将对手攻击的力道,吸收入体消化,再趁势反击,是一种反击性能极强的武功。

藏镜人:无论多强的攻击,它都能吸收消化吗?

狼主:当然不是了,能吸收多强的攻击,要看修炼者的根基到哪里。而且卸力之时产生的时间差,也会让使用者露出破绽。越是熟练,这个破绽就越短,可说是一部好用也很难运用的武功。而且另外一部轮回劫……

藏镜人:怎样?

狼主:听说是王叔在修练。但是他的身体虚,有一挂没一挂的练,看不出什么威力,所以我也不知道它的特色。


藏镜人:(吸收消化力量的武学,时间差的破绽……)无论怎样,我都要阻止你打开伏羲深渊,我绝不会让千雪牺牲!喝——

苗王:孤王也没有想过,要让你活着离开。


【荒野】

任飘渺:你们不能终止吾的无敌,吾就终止你们的生命。

剑无极:无敌?这个世界有多大你知道吗?你还真敢说啊。

雪山银燕:师尊之仇,今日终结。喝——

剑无极:喝——

[刀与枪,快与力,银燕虽怒,却如静水清泓,无极虽傲,却似深渊空谷。短暂过招,任飘渺已知两人绝非昔比。]

任飘渺:进展不少。

雪山银燕:神魔非我,燕穿霄

任飘渺:你的神魔一念进步了。

剑无极:一剑无极

任飘渺:融合飘渺剑式的无极剑法,剑无极,你这是双重的背叛师门啊。

剑无极:都是一家人不用客套,打败你,也算是光耀师门了。

任飘渺:剑九 轮回

剑无极&雪山银燕:呃

任飘渺:三成,你们的胜算,只有三成。

剑无极:你是在教数学的吗?机率不能代表一切。

雪山银燕:再来!


【树林】

史艳文:王爷你的阴谋败露,回头是岸吧!

北竞王:史艳文,你真是苗疆永远的敌人。既然已是骑虎难下,那小王,请招了!

史艳文:请。

[北竞王初展身手,动如风,滞如山。轻,轻似鸿毛;重,重如千钧,显见一身上乘修为。]

史艳文:(他还有所保留。)

北竞王:(史艳文的能为……)你不动手吗?或者你真的不会武功?

默苍离:你可以针对我,或者你一招就能擒下我,威胁史艳文退开。当然,你也可以判断吾若会武功,必然与史艳文夹杀你。吾的不动,是诱饵,还是真不能动呢?

史艳文:试探结束了,请王爷全神应战。

北竞王:这真是天下间最可怕的夹攻啊。


【九脉峰东南方祭坛外三里处】

冽风涛:最后三招,分胜负。

独眼龙:一流的。

[最后三招,冽风涛、独眼龙各尽全力。]

冽风涛:第一招,擒龙手

独眼龙:仁道一斩

冽风涛:第二招,翻天一袖

独眼龙:呃……

冽风涛:我说过,我不是残废。死!(击向独眼龙)

(独眼龙打开眼罩,冽风涛一滞,与独眼龙一同负伤)

独眼龙:俺也不止一眼。

冽风涛:九十九招了。

独眼龙:最后一招。

冽风涛:独眼龙是吧,我会记住你,欠我一招。

独眼龙:嗯?

冽风涛:我的任务,不是与你搏命。只要,瘫痪你的战力……

(凤蝶赶到)

凤蝶:独眼龙前辈,俏如来人呢?

独眼龙:你是……凤蝶?

冽风涛:凤蝶……呃……(离开)

独眼龙:凤姑娘,俏如来已率领百武会群侠进入里面了。

凤蝶:我先为你止血。

独眼龙:多谢。

凤蝶:你先在此休养,我去找俏如来。


【树林】

(俏如来带领百武会与女暴君混战)

女暴君:怎样?想不到奴家这么厉害是吧?

百武会义士:冲啊,冲啊!

苗兵:杀啊!

[久战无功,面对苗兵庞大势力,百武会群侠难越雷池。]

女暴君:(舞鞭)呀——

郭筝:啊……(被击飞)

俏如来:郭筝!

女暴君:死来——

(凤蝶赶来挡住女暴君杀招)

俏如来:凤姑娘。

凤蝶:(扶起郭筝)俏如来,独眼龙受伤了。

女暴君:多了一个援军又如何?我们的兵力远胜,又缩小防御,只守不攻,你们能奈何?

俏如来:唉,撤!

郭筝:盟主!

俏如来:众人撤退!

郭筝:是。

(百武会众人离开。)

女暴君:哈哈哈哈哈。


【野外】

郭筝:盟主,我们就这样撤退了吗?

俏如来:我们毫无胜算,继续进攻,只是让众壮士做无谓的牺牲。郭筝,你先带众群侠回百武会养息吧。

郭筝:这……但是……

俏如来:这一句还未结束,我们还有胜利的机会。

郭筝:是,众人随我来!(带百武会离开)

凤蝶:俏如来。

俏如来:凤姑娘。

凤蝶:你可知晓第三本天书的真相?

俏如来:俏如来了解,但师尊早已接手这一局。

凤蝶:啊?

俏如来:剑无极与银燕,已经与温皇前辈在交战之中了吧。凤姑娘,你……为何来到此地?

凤蝶:我看过主人的战策,知晓九龙天书之局,担心你。

俏如来:九脉峰的佯攻是必然,东南祭坛如果攻得下,就能彻底免除危机。但是……现在进攻已经无用,我要前往他处。

凤蝶:你要去主人那边吗?

俏如来:温皇想开启魔世,这场战斗太过重要。

凤蝶:我随你去吧。

俏如来:这……好吧。


【树林】

冽风涛:独眼龙……蝶……凤蝶……


【春桃村内】

恋红梅:冥医。

冥医:是老板娘啊,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恋红梅:我难得回来看雪夜,想不到不止她不在,连风间始跟雨音霜两人也不在。村里也都找不到他们的人影,他们是都离开了吗?

冥医:他们三人都有事情要办,暂时离开而已。

恋红梅:嗯。冥医今日怎有此雅兴,在此赏蝶?

冥医:呃,这……

恋红梅:看你的神态,好似有心事。

冥医:这些蝴蝶,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恋红梅:何人呢?

冥医:我的小师妹,茹琳。她是我师父所收的最后一名弟子,人品才貌兼备,很得师父的欢心。她很有天份,才短短几年,就已经可以出师了。蝴蝶一直是她的最爱,但后来……关于紫燕的死,我必须向你道歉。

恋红梅:为何突然说这个?

冥医:害死紫燕的人,就是识龙影。而教他使用无影金梭的,正是茹琳。

恋红梅:啊?

冥医:识龙影的目的,是为了嫁祸汲水先生。虽然这是他个人的行为,但紫燕死在无影金梭之下,却是不争的事实。身为幽冥君的传人,我实在无法避责。

恋红梅:罢了,发生这种事情,也非你所愿。只能说紫燕这个丫头命薄,才会遭此横祸。真要怪,也只能怪天妒红颜。

冥医:天妒红颜吗……


【盘阴谷】

中谷大娘:雨落青台风迷踪,独守闺楼倚霞窗。云鬓轻挽玉钗头,巧似琳琅赛芙蓉。昔日缘起凤求凰,薰染七情付初衷。共誓白首同偕老,沧海桑田寄语中。今遮半面没姣容,幽谷回音思意浓。一朝风雨泣江城,不听寒蝉泪噤声。啊……(凄声叫喊)还记得吗,蝴蝶是你的最爱,也曾是我的爱。看着蝴蝶翩飞,我就想起那段日子。你我两人相偎相依,看满天蝴蝶飞舞,互诉情衷……山盟海誓,至死不渝……可你现今人在哪里?我忘不了你……我真的忘不了你啊……哈哈哈哈……


【龙虎山寨】

村民甲:啊……(奉天一掌打死)

奉天:说,为什么今年的贡品,比去年减了十分之一?

村民乙:这……我……这……

奉天:你们是没有将本王放在眼里吗?

村民乙:没有这回事,大王啊,我们不敢,我们不敢啊!

奉天:不敢?那这次的贡品是怎么一回事?

村民乙:这是因为苗王今年增加了赋税,所以……

奉天:苗王增加赋税,关本王屁事!

村民乙:大王啊,你自然是不怕,但是我们只是一般的百姓啊,根本就没能力反抗。

奉天:怕什么,还有本王做你们的靠山。以后苗王的税赋,你们就不用交了,只要交我的就好。

村民乙:是是是,多谢大王,多谢大王……

奉天:想当初,我阿母生我的时候,红光大作,瑞气冲天,我阿母就觉得本王不平凡。算命的也说,本王是天生的帝王命。所以照本王的姓,取了这个单名,代表奉天承运之意。所以说啊,跟着本王,是你们的福气呢。

村民乙:(嘀咕)明明就是失火,什么红光啊,那个算命的一张嘴胡说八道,这样你也信啊。

奉天:你在说些什么!

村民乙:没有啦,我是说,大王你可以降生在我们这里喔,真的是我们的福气啦!我们喔,应该是……感到很光荣啦。

奉天:既然你们认我为王,那从明年开始,原本要给苗王的税赋,全部都献给本王。

村民乙:什么!

奉天: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跟我阿母打一个招呼,你们就可以回去了。

村民乙:是,是……<金钗嫂啊,我们真的被你害死了啦!>

小兵:大王,大王啊!

奉天:什么事情?

小兵甲:禀大王,我们刚才在巡视的时候发现,那些铁军卫的人马有减少呢。

小兵乙:是啊,我还有听到风声,说最近苗王,在忙什么九龙天书的东西。将这附近的兵力,都调去九脉峰了。

奉天:哈哈哈,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阿母,我要出运了!小的们!东西准备好,跟本王一起去打下苗疆!

小兵:走啊,走啊。

(片刻之后)

小兵:(负伤)大王啊,我们还是打不赢呢。

奉天:唉,是本王……错估了时机,再等一阵子好了!

小兵:啊?

奉天:啥什么,安静!

小兵:噢。


【九脉峰西南方】

[九脉峰西南处,苍狼率领苗疆兵将,严守祭坛。]

苗兵一:嗯?是谁?(苏厉与渡江卿来到,苗兵迅速围上去)

苗兵二: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渡江卿:(拿出一封信件)这是北竞王的手谕,内中有要事交代,烦请苍狼王子亲收。

苍狼:何事?(看见苏厉)嗯?你是……苏厉!(持刀戒备)

苏厉:哎呀,苍狼王子不用戒备,小人乃是北竞王的麾下,是苗疆的人。

苍狼:怎有可能?灵魔大战之时,你明明就是魔世那边的人。

苏厉:那是王爷的指示,小人受王爷之令,负责卧底在魔司令的身边监视,并寻机将其杀掉,小人任务完成之后,便回归王府了。

苍狼:空口无凭,我该如何信你?

渡江卿:王爷的手谕,不知是否能可当做证明?(苍狼示意,一士兵将信件拿过来交予苍狼)此信上的封印,乃王爷专属,苍狼王子应能辨其真伪。

苍狼:(观信件的封印)<此印确实为祖王叔所有。>众人退下。

众苗兵:是!(退下)

渡江卿:关于此次的战略,王爷临时做了变更,特命我们两人送来新的布局,请苍狼王子过目。

苍狼:好。(取出内中信件,发现为白纸一张)嗯?这是……

[苍狼惊异瞬间!]

渡江卿:喝——(一掌直击苍狼左胸)

苏厉:翻浪手!

[变生突然,苍狼未及防备,已受重创。]

(苍狼王子吐血后退)

众苗兵:王子受伤了,护驾!快护驾!(围住苏厉与渡江卿)该死!杀啦!

苏厉:喝——(击杀苗兵)

渡江卿:江河怒涛!(众苗兵身亡,苍狼再次吐血)

苍狼:你们……(一手握住刀柄)

渡江卿:反抗,只会让你死得更痛苦。

苏厉:呀——(直取苍狼心脏处)

[逼命一瞬,只见——]

(风间始和雨音霜从苍狼身后蹿出,击退苏厉与渡江卿)

渡江卿:嗯?

苍狼:你们是……中原的……呃……呃……(倒在风间始身上)

雨音霜:将人带走!

苏厉:走得了吗?掀山倒海,喝——

渡江卿:波澜不兴!

雨音霜:凝雨飞霜!(与风间始迅速化光逃走)

渡江卿:逃哪里去,追!(与苏厉二人追去)

[为护苍狼,风间始与雨音霜一路狂奔,欲摆脱身后追兵。]

雨音霜:快啊,就要到了!(三人进入龙虎寨)

渡江卿:(与苏厉追至此)进入!(二人进入,之后出来)

苏厉:这是什么怪山,好似迷宫一样。

渡江卿:人被脱逃,将此事回报主人。

苏厉:好吧,就让他们再苟活一阵子。(二人离开)


【龙虎寨】

(大厅)

奉天:(对着老母亲的画像)阿母……阿母,我好想你啦,没有你在我的身边,我真的过得很没有意思啊,我每天都感觉很空虚,很寂寞,很冷啊,阿母……

小兵:大王,大王啊!

奉天:(一拳将人打飞)你是在靠夭什么,没有看到我在跟我的阿母说话吗?没礼貌,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兵:大王啊,我发现有两个人带着苗王的儿子,闯入山寨内。

奉天:苗王的儿子,你有没有看清楚啊?

小兵:有啊,我用我的左眼、右眼,再加上屁股上面那个第三个眼,前前后后确认了十几次,我可以很肯定的跟你说,那是苍狼王子。

奉天:这样的话人在哪里?

小兵:他们已经过了山腰了,众兄弟正在监视。

奉天:很好,我们来去好好的招待贵客。(离开)

(荒野)

风间始:霜姑娘,现在我们是要怎么办啊?

雨音霜:我也不知道,虽然冥医叫我们来救他,但是,到底是为了什么?

风间始:苗疆跟中原不是对立的吗?

雨音霜:不管怎样,先找栖身之所,冥医有给我们伤药,他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才是。

风间始:嗯,我们走吧。(背起苍狼欲走,被龙虎寨众人围住)

众小兵:围起来啊!(将三人围住)

雨音霜:嗯?你们想做什么?

奉天:哈哈哈,做什么。统御龙虎关,此地由我管。欲过纵横路,金银拿出来。

风间始:原来是山贼。

雨音霜:无聊,我们离开吧。(转身欲走)

奉天:(急忙拦住两人)给我等一下。

雨音霜:做什么!

奉天:你们两个,来到别人的地盘,没有打一声招呼就算了,还说走就走,你们以为我们龙虎寨的人,都是好欺负的吗!

雨音霜:不然你想怎样?

奉天:哈哈,简单,交出一百两的路费,再将你们背上的那个人留下来,你们就可以滚出这座山了。

风间始:一百两,我们没有这么多钱啊。

奉天:放心,我这个人很好商量,做工抵押也可以,当我的手下三年,工资一百两,包吃包住还包穿,逢年过节还有礼物可以领,表现得好的,还有额外的奖金喔,怎样,有心动吗?

雨音霜:可笑,风间,别理他,我们离开吧。

风间始:嗯。(二人欲走)

奉天:这可是你们逼我的啊,小的们。

众小兵:大王。

奉天:动手!(众人冲过去)

雨音霜:嗯?(将小兵打倒,拍拍身上灰尘)哼!

小兵一:大……大……大王啊……

奉天:撑住,你们要撑住啊。

小兵一:好……强啊……(昏过去)

奉天:小的们!(大哭)

风间始:霜姑娘,你下手会不会太重了?

雨音霜:放心,我只用了一成的功力,他们只是受伤,死不了。

奉天:你……你!(怒指雨音霜)我要你偿命!

[误认兄弟眼前惨死,奉天狂性大发,舞拳袭向雨音霜。]

(雨音霜处处退让,奉天纠缠不休)

风间始:霜姑娘。

雨音霜;烦死了。(对着奉天脸部狂打,奉天愣在原地)

小兵二:大王啊。

奉天:啊,这种感觉……就跟我阿母打我的时候一样啊。

众小兵:啊?

奉天:没有错,就是这种感觉,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跑到雨音霜面前单膝跪下)我爱你,请你嫁给我吧。

众小兵:啊,怎么会这样!(晕倒)


【九脉峰周围】

(九脉峰东南方祭坛)

[时间流逝,圆月,已来到瀚天中至。]

大祭司:月至中天,天时到了。祭天动,深渊开!

(九脉峰正北方祭坛)

阴九玄:开!

(九脉峰西南方祭坛)

阳九昊:(咒语)

(九脉峰正南方祭坛)

步霄霆:风雷贯天,水火并济,祭天辟地,喝——

[天时已至,祭天大法完成,而在九脉峰南面之处,伏羲深渊,伏羲深渊,伏羲深渊开启了!]


【九脉峰内】

(狼主正与万朔夜激战)

狼主:<奇怪,明明就已经到中心点了,为什么还不见温仔,也没有一点伏羲深渊要开启的迹象,时间应该已经到了才是啊。>

万朔夜:战斗时,最好别分心。

狼主:你算有厉害,可惜你肩上的伤,注定了你的失败。

万朔夜:一试便知。

(突然大地震动)

狼主:地震,是伏羲深渊开启了,但是……怎么会没有反应啊?

邪马台笑:(与光流来到)啊,怎么会是你在这里,剑无极跟雪山银燕呢,怎么都没有来啊?

狼主:啊,不对。(虚晃一招,迅速离开)

邪马台笑:别走!

天海光流:(事情有一些不对劲,先别追。)

邪马台笑: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喂,你的伤不要紧吧?

万朔夜:没事。

邪马台笑:真的要继续守在这里吗?

天海光流:这里是九脉峰的中心,情况未明,最好别随便离开。)

邪马台笑:好啦,也只好守在这里了。


【九脉峰正北方外围】

(藏镜人与苗王激战)

[为救千雪孤鸣,藏镜人豁命死战!]

藏镜人:飞瀑怒潮!

苗王:皇世经天宝典,虚空灭!

[无视负伤,藏镜人暴起连环攻击,欲在苗王回气不足的瞬间,一举突破防守!]

(苗王略有退步,两人持续激战)

[战略奏效,虚空灭难以尽化攻势,两人形成一场伤势交换之战。]

苗王:想破孤王的虚空灭,不可能。

藏镜人:还没死,就没有什么不可能!

苗王:你确实有够格做为战神,臣服在孤王足下的战神!

藏镜人:你的错误,就是不够敬畏你的神,暴雷狂涛,喝——(苗王击中吐血)

苗王:就算是神,孤王也要你倒下,霸王殛!(藏镜人吐血倒地)哈哈哈……伏羲深渊已经开启,你想阻止,已经是不可能。

藏镜人:我一定要救千雪……(吐血)

苗王:死来吧,皇世经天,虚空尽灭,皇者号天令,喝——

藏镜人:(艰难爬起)怒潮袭天。!


【树林】

(北竞王与史艳文交手,突然大地震动)

北竞王:嗯?伏羲深渊开启了。

默苍离:你还在犹豫,是不是该保留吗?时间不多了,再不施展你所修习的皇世经天宝典,你就赶不上伏羲深渊,满盘皆输。

北竞王:<拖延,这是拖延,这么单纯的拖延。>哎呀,你,原来……(双手抱拳)先生果然有经天纬地之才,九龙天书之局,小王败服,请。(离开)

史艳文:嗯?先生要艳文不可尽展实力,以拖为战,但为何北竞王乍然而退?

默苍离:此事稍后再谈,史艳文,请你速往伏羲深渊守护,这是当务之急。

史艳文:艳文即刻前往。(离开)

默苍离:<北竞王,你终究还是看破了。>


【荒野】

(北竞王一路急奔)

北竞王:<破九龙之局,借我之手杀除苗王,他定已派人去救苍狼,王权之争……他想引动王权之争……挑起苗疆内战,解除中原之危,可怕的默苍离,在一败涂地之前,小王还能救回半壁残局。>


【伏羲深渊外围】

剑无极:可恶啊!

(大地震动)

雪山银燕:啊,地震。

任飘渺:伏羲深渊开启了。

剑无极:那你不就很着急。

任飘渺:杀败你们,未必需要很多时间。

剑无极:到了现在,你也没占到上风。

任飘渺:你们太弱了,让我到现在,也无法认真,用尽全力,否则,别说报仇,你们就连拖延我的脚步也做不到。


【九脉峰正北方外围】

苗王:皇者号天令!

藏镜人:怒潮袭天!

[藏镜人、苗王之战,终极最后一招,风云扰动,气震天地。]

(两人皆负伤,藏镜人受伤严重)

藏镜人:我不能……让狼主……牺牲,喝——

(藏镜人回忆起与炎魔决战前夕,

史艳文:阴体阳招,阳体阴招,合阴阳之力,化太极之象,成就无边无际浩瀚之力。

藏镜人:你的意思,要吾以飞瀑怒潮的手法,运使纯阳掌,你却以纯阳掌的手法,施展飞瀑怒潮。

史艳文:是,这是自第一次对战炎魔之后,艳文便推敲苦思之法,太阴生少阳,太阳生少阴,正是太极之势.)

藏镜人:纯阳行左,飞瀑走右,阴行阳招,阳行阴招,阴阳融合,袭地贯天,呀——

[阴阳双行,无限太极,苗王难以消化,承下十成攻击。]

苗王:啊!(被击飞,狼主刚好赶到)

狼主:啊,王兄啊!(接住苗王)啊,王兄!王兄!

苗王:呃……千雪,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狼主:王兄,你振作,振作啊!

苗王:你没去……伏羲深渊,你……你还在胡闹,咳咳,算了,也好……你……你平安也……好……(死去)

狼主:啊,王兄,王兄,王兄啊!(回忆与苗王的点滴,悲愤中拔出笑藏刀)罗碧!为什么……为什么啊!(攻向藏镜人)


【荒野】

[荒野之上,史艳文欲赶往伏羲深渊之处守护。]

(史艳文赶到伏羲深渊,发现酆都月已在该处)

史艳文:啊,酆都月。

(酆都月脸上魔气隐现,进入伏羲深渊,史艳文尾随而入)

史艳文:酆都月,你想做什么?

酆都月:(拔剑)魔剑飘渺!

史艳文:啊,纯阳贯地!

[看出酆都月意图,史艳文出手欲阻,酆都月却是毫不闪避。]

酆都月:(受史艳文一掌,挥剑)剑十,天葬!

[魔剑剑威直向九龙龙珠,顿时,龙珠碎裂,龙气紊乱,大地震动。]

史艳文:啊!(被震出伏羲深渊)


【九脉峰东南方附近】

梁皇无忌:地气紊乱,怎么一回事?

燕驼龙:难道说是苗疆还是温皇得逞了?

梁皇无忌:不是,这不是哪一方得气,这是地气失衡爆冲,啊,不妙,镇魔龙脉,断了。(急忙离开)

(镇魔龙脉断裂)


【灵界】

[同一时间,在灵界深处。]

(魔世封印欲破)

梁皇无忌:乾坤无忌,风雷授命,封!(梁皇无忌强撑,血流不止)

[地气乱,龙脉断,魔世封印,轰然碎裂。]

(梁皇无忌被气流震飞,帝鬼出现)

帝鬼:吾带来尸山血海,天劫地灾。吾带来魔祸人灾,神叹鬼患!吾,帝鬼,一统人魔两界。


[极端极端极端,人算,神算,不及天算,魔世封印意外打开,帝鬼降临人界,即将引动一场魔祸血劫;

至极至极至极,北竞王阴谋的成功,藏镜人铸下大错,狼主亲眼睹苗王之死。这场至极的兄弟之情,最后,是否真能两全呢?

终极终极终极,任飘渺、剑无极、雪山银燕的终极之战,将会如何了结?

是一个新的阴谋,是一个大变局,是一场全新的魔祸危机,欲知最新精彩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布袋戏最新力作,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二部——《剑影魔踪》。]


【片尾楔子】

(一老人带着一小女孩来扫墓)

小女孩:阿公,为什么我们只能住在这里不能出去?我好想要出去玩啊,听其他的老阿公说,外面的世界,有海,有山,还有很大的草原跟森林,但是,为什么我们只能够住在这里?

老人:(拔除一些杂草)因为外面已经不是人的世界了。

小女孩:外面已经不是人的世界,这是什么意思啊?

老人:外面……是地狱。

小女孩:地狱?阿公啊,为什么我们要整理这些坟墓,这些墓又是谁的?

老人:他们是一群为了不让世界变成地狱,而不幸牺牲的英雄,他们曾是中原的希望,所以,我们要永远尊敬他们,缅怀他们。

小女孩:英雄?

老人:人界……能再有希望吗?


<全剧完>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