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35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626819584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三十五集 末端的谜底

录入:魔女雪儿、小懒鹿


【九脉峰东南方祭坛】

[为龙气,苗疆祭司以王骨祭天,欲开启伏羲深渊!]

苗疆大祭司:天为呼,地为应,吾以王骨号天令,天令号命开伏羲,伏羲洞中有深渊,深渊暗藏九龙气,九龙各司苍穹数,五甲一周再轮回,轮回而今届天时,应天王骨开地穴。祭天大法,赦赦如律令,疾!月至中阴,伏羲深渊便可开启。

(大祭司、阴阳双部各持王骨,口念咒语祭天)

[祭天大法顺利运行,眼看月至中阴,伏羲深渊即将打开,然而——]

(附近另一祭坛)

梁皇无忌:乾坤无忌,风雷授命,错天时,封地脉,阴阳失衡,日月滞行,阻天大法,赦令!

苗疆大祭司:啊?天时停滞,怎会?(略一思考)阻天大法。(口念咒语)天时在吾,你能支撑多久,喝!


【九脉峰东南方祭坛外三里处】

[同一时间,俏如来率众欲阻苗疆阴谋。]

女暴君:杀!

(俏如来、独眼龙百武会义士与女暴君等人厮杀。)

[女暴君长鞭横扫厉劈,欲困独眼龙,而仁义之刀,虽是质朴,却有泰山之稳。]

百武会众人:杀啊!杀啊!

苗疆兵士:杀啦!

女暴君:杀!(对上独眼龙)

独眼龙:仁道一斩,退下!(强大气劲震得女暴君连退数步)

女暴君:众人紧缩防守范围,再过一个时辰,伏羲深渊就要开启了。

俏如来:集中兵力,攻入!(百武会义士进攻)

独眼龙:嗯?(冽风涛进入战圈)

[冰冷的目光,冰冷的身影,独眼龙瞬间警觉,来着,绝非易与之辈。]

俏如来:独眼龙前辈。

独眼龙:俏如来,专心攻入。

俏如来:是,众人进攻!(带领众人进攻)

冽风涛:冽风涛。

独眼龙:荒野金刀独眼龙。

冽风涛:(放下铁箱)我,不是残废!

独眼龙:一流的!


【九脉峰】

[而在九脉峰,三方势力各自进入内中。]

(还珠楼势力进入,而在中原方)

邪马台笑:再来就是分开行动,遇到敌人就将他们扫除。

天海光流:(小心。)

万朔夜:嗯?

邪马台笑:他叫我们小心。

万朔夜:怎么不见剑无极与雪山银燕?

邪马台笑:我怎么会知道,可能是要我们先开路,让他们保存体力,全力放在最重要的一战吧。

万朔夜:各自行动。(三人进入)

苗兵:杀啦!杀啦!

邪马台笑:来得好!

[邪马台笑首遇苗兵,斩马刀一夫当关,杀得尸横遍野!]

(另一处,狼主率领苗兵一路直冲)

狼主:<这个九脉峰还真是复杂啊。>

[忽然!]

(地面剑阵蹿出,不少苗兵身亡)

狼主:还珠楼的杀手,喝——(剑阵源源不绝,狼主退至一石头后)真是讨厌的东西,一次解决,皇世经天,星辰变,贯地狼突,喝——(还珠楼众杀手身亡)

(另一处,令狐千里率领苗兵遇到还珠楼杀手)

令狐千里:来了。

[令狐千里遭遇还珠楼杀手精锐,苗兵难以抵抗,一一惨亡。

令狐千里:是还珠楼的杀手,喝——(一人杀尽所有杀手,忽一道气劲袭来)不慢。

一剑随风:剑随风,风带剑,还珠楼唯一蓝带杀手,一剑随风。

令狐千里:你对我说名字做什么,我又没问你。

一剑随风:杀!

[如风快剑,快剑如风,一剑随风剑招飞快,但令狐千里手剑更捷。]

(两人交战数招,一剑随风身亡)

令狐千里:不会吧,你只有这一点速度,再来解决这边就好。

(另一处,还珠楼血求道对上钩肠夜翎)

血求道:兵器差不多,都是带钩的。

钩肠夜翎:看本事。

[勾镰枪对上血镰斩,弯刀如月,招招闪动致命光芒。]

(钩肠夜翎身亡)

血求道:还不够火候!

(另一处,还珠楼幻幽冰剑对上噬心荒靡)

噬心荒靡:身在苗疆还敢背叛,还珠楼的人,该死!

[幻幽冰剑对上铁军卫将领噬心荒靡,冰剑随时犀利,但铁爪更是变化难测。]

(冰剑受伤,连连被砍)

噬心荒靡:仔细看,原来你还是一个美女,如果不是赶时间……哼,不要紧,先让你残废,回头再慢慢处理。

(两人继续交战,冰剑血流不止)

噬心荒靡:先断你脚筋。

(忽然万朔夜出现,抱住冰剑拦下噬心荒靡的刀)

幻幽冰剑:放手。

万朔夜:已经取胜,还要伤人命。

噬心荒靡:这是战场。(两人交战)

万朔夜:苗疆的高手果真不少。

噬心荒靡:让你知道厉害!

万朔夜:别拖延我的时间。

噬心荒靡:穿心爪!

万朔夜:霜星坠地!

幻幽冰剑:喝——

[霜星坠地化冻气,万朔夜胜出同时——]

(万朔夜身后遭冰剑偷袭,挥剑打退冰剑)

噬心荒靡:<冻气入体,不能动弹。>

幻幽冰剑:喝——(挥剑杀死噬心荒靡)

万朔夜:我救你,你反要杀我。

幻幽冰剑:我是杀手。

万朔夜:无所谓,忘恩负义的事情,我早已习惯。

幻幽冰剑:喝——(攻击万朔夜)

万朔夜:流雪迴空。(冰剑冻气入体,不能动弹)

幻幽冰剑:我……<不能动弹了。>

万朔夜:一刻间之内,你不能动弹,一个时辰之内,你不能运功,之后,离开这里吧。

幻幽冰剑:不杀我,是瞧不起女人吗?

万朔夜:我瞧不起女人,这真是好问题,(收刀)别轻易的认为,自己是因为女人而被瞧不起,要为自己是女人而骄傲。(离开)


【荒野】

中谷大娘:来,让为师最后再一次,好好的疼爱你啊。

识龙影:别过来……你……你别过来,喝——(挥出手中星盘攻击中谷大娘)

[快速攻击,意取先机,识龙影率先抢攻,豁命一搏。]

(中谷大娘闪避数招后取出一支无影金梭击落识龙影的星盘)

中谷大娘:你是从哪里学得这种旁门左道,竟然用这种东西,来对付为师,唉,都是为师太过宠你了,你才会这样以下犯上,一点伦理道德也没有啊。

识龙影:什么师尊!你才不是我的师尊!

中谷大娘:嗯?

识龙影:识龙影一生最大的屈辱,就是被你这个变态的女人囚禁苦毒,尊严尽失。

中谷大娘:爱之深,责之切,为师会这么严厉的对待你,全是因为望你成龙啊。

识龙影:哈哈哈……说得真好听,我不过是误入谷中,意外看到你的……你的……就被你强行拘禁,硬收为徒,受尽种种非人的折磨。那几年,我没有一日不是体无完肤,那种吃虫过日,伤了又伤,生不如死的日子,我已经受够了!

中谷大娘: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没有为师的调教,你哪来今日这样强健的体魄,健康的身体呢?

识龙影:你根本只是想要一个可以打发时间的玩物,何曾将我当做是真正的徒弟看待?

中谷大娘:你这样误解为师,真是让为师十分的伤心啊。

识龙影:什么样的师尊,会拿自己的徒弟来做人体试验?什么样的师尊,会将自己的徒弟当做畜生?什么样的师尊,会以自己徒弟的痛苦为乐!至今,每当我看到身上那些残留下来的疤痕,我就恨不得想要将你杀死!

中谷大娘:想杀我,那就来啊,我现在就站在你的面前,你来杀啊!

识龙影:死来!喝——

[拳,打出的是多年的恨,腿,踢出的是深刻的怨,然而拳腿再快再狠,也打消不散对眼前之人那深植内心的极端恐惧。]

(识龙影一败再败,停下来不停喘气)

中谷大娘:怎么了,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啊,我就站在这里等你杀啊。

识龙影:你……你这个疯女人,喝——(中谷大娘闪身避过攻击)

中谷大娘:你看你,这就是你当初背着我偷走的下场。

识龙影:你……你为什么不去死……你为什么不死啊!

中谷大娘:也许死了,会比较好吧,你杀不了我,那就换你该死了!

识龙影:啊!(赶紧逃走)

中谷大娘:血华蝶舞!(无影金梭击中识龙影)

识龙影:啊!我……我……不……想死……救……救……请你……救……救我……救……

[眼神如冰,无视那垂死的呼救,她只是冷看,静静冷看,看着一条生命,是如何在她面前消逝。]


【树林】

默苍离:我们的计划,是不是能成功,今日,便是关键。

北竞王:我们的计划……小王可不记得曾与你有过怎样的计划啊。

默苍离:我的计划,以及你的计划,不同的计划。

北竞王:还有时间,小王想问,是哪里露出了破绽?

默苍离:太多。

北竞王:还请神奕子指点。

默苍离:神奕子……好久的名字了。

北竞王:这是小王当年金碑开局,广邀天下棋奕国手,先生当时与小王对弈之时所用的化名。

默苍离:那就从头开始说起吧,一开始,你就是持有九龙天书的人,同时,你也是将魔之甲赠送给西剑流的那名幕后黑手 。虽然吾不知你是从何得到九龙天书,但这一切的线索,都指向背后的操控者,是拥有九龙天书之人,你得到九龙天书之后,为避免被人发现,一直低调隐密行动,你无法直接抢夺王骨,所以暗中仿造魔之甲,但伪造的魔之甲并无王骨灵能,而魔之甲又只能被身患巨骨症的人所穿戴,所以对你而言,魔之甲是一件废物,所以,你就将魔之甲送给西剑流,让西剑流与中原的战斗加剧,甚至在占领中原之后,可以让苗王与西剑流战的更两败俱伤。

北竞王:炎魔可是强敌啊。

默苍离:吾相信你所造的魔之甲,一定预留了未来需要的缺陷。

北竞王:这样的推测太过凭空。

默苍离:吾说了,你留下太多的破绽。石敢当之死,魔之甲失踪,就是第一个破绽,魔之甲,除非巨骨症患者,谁也不能穿戴,如果制造赝品的人,就是夺走真品的人,那真品与赝品之间唯一的差异。就是关键。

北竞王:便是王骨灵能。

默苍离:苗疆祭司预言了藏镜人将造成苗疆的危机,你便利用这个机会,制造苗王与藏镜人的冲突,藏镜人的叛离,同时也制造了狼主与苗王的冲突,失去狼主与藏镜人,苗王就等同拔去了左右手,吾说,女暴君早该是你的人。

北竞王:还是太过凭空。

默苍离:不用急,证据在后面。

北竞王:嗯?

默苍离:之后,苗疆祭司进行了预言,说出了九龙天书之密,让苗王介入。你暗中开启伏羲深渊的计划无法顺利进行,暂时沉寂的你,再度制造中原与苗疆的冲突。这要怎么做,就是不能让九龙天书的秘密只有苗疆独享,是谁将九龙天书的秘密泄露的,将九龙天书之密告知银燕与俏如来,再带走燕驼龙,等燕驼龙查出九龙天书之密之后,再让燕驼龙逃走,是谁在执行这样的计划呢?女暴君!女暴君身为苗疆上将,在整个九龙天书的事件之中,表现得可说是荒腔走板,不断制造苗王与藏镜人的冲突,又不断泄露机密,这样的人,是怎样成为苗王的大将,这是第二个破绽。

北竞王:当年一局对弈,小王便深知先生之能,但是万料不到,小王还是低估了。


【荒野】

(藏镜人急急奔走)

藏镜人:<千雪,罗碧绝不会让你牺牲!>

[为救挚友,藏镜人耗能急奔,要阻止伏羲深渊开启。]

苗兵:是叛徒藏镜人,杀啊!(众苗兵攻击)

藏镜人:杀是你在说的吗!喝——全部闪开!(击退众苗兵)


【北竞王府·忆无心房内】

(姚金池端着一碗莲子汤进入)

姚金池:无心。

忆无心:金池阿姨。

姚金池:我煮了一碗莲子汤,快来喝吧。

忆无心:嗯。

姚金池:(将莲子汤放在桌上)无心,无心!

忆无心:啊!金池阿姨。

姚金池:无心,你在担心你的父亲吗?

忆无心:嗯,金池阿姨,爹亲他……他会没事的吧?

姚金池:你父亲可是苗疆的战神,而且他要前往的祭坛是由苍狼王子驻守,苍狼王子不是你父亲的对手,你父亲也不会杀害他,我相信,他一定会没事的。

忆无心:嗯,那我相信,千雪叔叔也不会有事情,金池阿姨,你也不要担心了。

姚金池:无心,你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孩儿。

忆无心:呃……呃……

姚金池:怎么了?你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忆无心:金池阿姨,呃……你……你知道爹亲跟母亲是怎么认识的吗?

姚金池:这……

忆无心:金池阿姨。

姚金池:姊姊与姊夫他们……其实并不熟识。

忆无心:不熟识?

姚金池:他们是政策联姻,各取所需,所以并没有什么感情的基础,他们又有自己的事业,我原本以为有了子嗣之后,姊姊与姊夫他们就会产生感情,想不到……

忆无心:所以……父亲与母亲,从来不曾相爱过吗?

姚金池:这……这我也不知道,姊姊与姊夫都不是好亲近的人,但是,我相信你的出生,绝对不是仇恨的结果。

忆无心:多谢你,金池阿姨。

姚金池:别说这些了,来,尝尝阿姨做的莲子汤吧。

忆无心:嗯。


【九脉峰东南苗疆祭坛】

[斗法之战犹未停止,梁皇无忌阻天运行,欲拖延战局。]

苗疆大祭司:天时在吾,你怎么斗得过我?斗得过天?



【中原祭坛】

梁皇无忌:就算天时在你,逆天,正是魔之本色。(变身为魔)乾坤无忌,风雷授命,咒术,四邪锁天链。禁!

[梁皇无忌再催动无上魔法,四条咒链笔直冲天,形如勾月。]



【苗疆祭坛】

苗疆大祭司:四邪锁天链,好个梁皇无忌,怎能让你得逞!王骨借法,降天刀,灭妖邪。

[王骨灵能加持,大祭司灵力倍增,天际云开浪裂,乍现破山之刀。]

苗疆大祭司:斩!(一条锁链被破)再来,斩!




【野外】

俏如来:梁皇前辈正陷入苦战,众人加速前进,




【中原祭坛】

燕驼龙:我来了。金刚四将,水火风雷,天地借法,五行加身,赦。

梁皇无忌:燕驼龙。

燕驼龙:就算你是魔世第一的封印高手,要阻天时,加上王骨灵能,也太勉强了。

梁皇无忌:这可是有生命危险的。

燕驼龙:是在怕什么,催下去。




【苗疆祭坛】

苗疆大祭司:斩!呃……可恶,还有高人。不行,为了苗疆千秋基业,我不能败在此地。



【还珠楼大殿】

凤蝶:你还在?

神蛊温皇:是该离开了,你呢,不也应该去处理你要处理的事情?

凤蝶:神蛊峰,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神蛊温皇:神蛊峰是温皇退隐避世的地方,这里是还珠楼。

凤蝶:你不就是温皇。

神蛊温皇:任飘渺也是温皇啊,当任飘渺等于温皇时,神蛊峰,就再也回不去了。

凤蝶:既然如此,为什么……为什么你还要做任飘渺?

神蛊温皇:笨凤蝶啊,因为温皇就是任飘渺,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也是一步江湖无尽期。对了,假使剑无极能打败吾,那我就承认,他是一个还不错的女婿。

凤蝶:你不是最了解我的吗,我不会因为这样,就希望他赢。

神蛊温皇:那就等吾回来,再开一个新的游戏。(离开)

凤蝶:主人……为什么……你要将自己逼到这种程度?




【九脉峰内部】

邪马台笑:来的人还真多啊,

破胆鹰豪:你的不幸,在这个地形。

邪马台笑:谁会不幸还不知道呢。

[邪马台笑遭遇破胆鹰豪,铁胆往复盘旋,互有交错,在洞穴之中占尽地利优势。]

破胆鹰豪:在这个地形中,你根本连靠近我也没有办法。

邪马台笑:可恶啊!

[邪马台笑刀舞连连,欲突破困境,无奈铁胆走势难防,终是徒劳。]

邪马台笑:真是麻烦啊!

破胆鹰豪:死在这里吧!

[危急间——]

(天海光流至)

邪马台笑:光流。

天海光流:(笑,这人交给我。)

破胆鹰豪:你也是暗器高手吗?

天海光流:(一招,决胜。)

破胆鹰豪:悉悉窣窣,听不懂。九九连珠。

天海光流:(乱千针)

(破胆鹰豪亡)

邪马台笑:这么简单就解决了?

天海光流:(专长不同。)

邪马台笑:是讲你怎么会走来这里啊,你不是负责扫荡其他的路吗?

天海光流:(这个问题不重要。)

邪马台笑:你该不会是迷路了吧?我说中了是不是啊?是不是,是不是啊?

天海光流:(早知道就不救你了。)

邪马台笑:光流啊,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是不是迷路了!光流啊,你一定是迷路了对吧!




【九脉峰内另一处】

(万雪夜遇令狐千里,打斗)

万雪夜:中计,飞鳞破甲

令狐千里:<冻气入身,失策。>


(血求道对上狼主)

血求道:血锋双极

狼主:皇世经天 破空 千狼影

(血求道死,狼主对上万雪夜)




【树林】

北竞王:姚明月表现得荒腔走板,也许是她自己的问题,用这点作为证据,还嫌薄弱。

默苍离:女暴君奉命带兵追杀藏镜人,却自己先行一步与藏镜人单战。她所仗持的,不正是藏镜人不可能在忆无心的面前杀她,给藏镜人有逃走的机会。

北竞王:她不杀藏镜人的原因?

默苍离:要让大祭司的预言实现,需要藏镜人,这是你第三个破绽。至此,吾将近可以确定,女暴君是你的人。

北竞王:你就没有想过,大祭司其实是我的人,故意做出错误的预言。

默苍离:吾有考虑过,但后来推翻了这个假定。

北竞王:为什么?

默苍离:如果大祭司是你的人,你就可以用更简单的方式夺权,无须暗中仿造王骨。正因大祭司说出了九龙之密,才让你必须改变战略,让苗王替你收集三王骨,同时制造苗王的损耗,利用步霄霆放出假的九龙天书,继续引导苗王与中原争斗。三本天书皆非真品,最后一本,是你伪造。

北竞王:三本天书皆是赝品,那今日的决战,不是枉然了?

默苍离:赝品也有赝品的功效,有时候,甚至比真品更有用处。天书交出之后,步霄霆便身亡,线索因此中断。步霄霆出现与身亡的时间,太过巧妙。而这本天书,又是出现在人最多的梅香坞,这个消息,是从哪里开始传递?仍是女暴君不是吗?

北竞王:你所说的一切,都可能是巧合。

默苍离:巧合太多,就可能是阴谋。这是你第四个破绽。

北竞王:你果真是深不可测,接下来的部分,就让小王说吧。我本以为天书现世,可以让中苗为夺书而大战。然而俏如来却也深沉,利用以书易书之法,避免了直接的冲突,再将双方的伤害减至最低,让我两虎相争的计画再次落空。如同俏如来怕温皇看透他的计画,小王也担忧温皇会识破我的目的,所以让女暴君藉机挑拨温皇与苗王的心结。同时也利用这个机会,正式介入战局。因为我必须确保这最后的战策,是由小王拟定,才能将所有的重兵勇将,调离苗王身边。

默苍离:苗王迷信预言,你也是吗?

北竞王:因为大祭司的预言,除非阻止,否则从来没有出过差错。所以小王要做的,就是让预言成真。小王特意救下藏镜人,更让藏镜人有一个对上苗王的理由。为了救千雪,他必须破坏祭天大法。然而,等他到了那个地方,他将会发现,守在该处的人不是苍狼,而是,苗王。

默苍离:至今为止,吾虽有怀疑,但不能串连,也无法证实谁是背后的操控者。但是你第五个破绽,让吾确定了,你便是这一切幕后的主使者的关键。

北竞王:这也是小王的疑问,前面四个破绽,最多只能证明有一个人与女暴君勾结,但你为何能证明此人是小王?

默苍离:既然知晓俏如来背后的人是吾,为何没派刺客前来?你知晓吾的策划可以损耗苗王的战力,你要留下吾布局牵制苗王,所以刻意隐瞒消息,没有向苗王禀告吾的存在。

北竞王:到了最后关头,竟然失策在此。

默苍离:你的失策何止如此。苏厉,一个出现在灵魔大战之中,来得突然又消失得无踪的神秘人是谁?他既然没有网中人的通天本事,为何会消失在灵魔大战之中,也不见尸体?

北竞王:或者被碎尸万段了。

默苍离:不排除这个可能,但也有可能是人暗中操控,而且还与苗军中的重要人物勾结。既然有这个可能,就可以考虑,是否有人想从灵魔大战之中得利。或者,他也是监视妖神将行动的一员。你以为天衣无缝的计画,破绽却多的简直要吾做笔记才记得住。

北竞王:当然,纵然被你识破,但你并无阻止吾的理由。苗王对中原野心太大,将他拔除,对中原并无损害。小王保证,吾,会是比苗王更好的君王。

默苍离:反之,也是比苗王更有威胁性的君王。

北竞王:如你所言,我手中最多有一项王骨,第三本天书也是假的,对于中原并无威胁。就算吾手中有真正的九龙天书,也毫无用途。接收苗疆王权需要一点时间,小王保证自己无暇分身。

默苍离:那王爷今日,又为何离开王府呢?有一个办法,可以只拥有一项王骨,却同等掌握三项王骨。而这个方法,也只有拥有真天书,同时放出假天书的人可以做到。

北竞王:一个王骨,要如何操控三个王骨?

默苍离:第三本天书记载,伏羲深渊在九脉峰中央,开启之法,是在正北方、东南、西南三处,形成一个正三角,进行祭天大法。然而,如果伏羲深渊不在九脉峰,那会在哪里?利用魔之甲,藉着三本天书所记载的三处地点,可以再延伸出另外三个三角方位。你的计画,是以苗王溃败为前提,而排除苗王所守的北方祭坛,就只剩下一个三角点。伏羲深渊的正确位置,实在九脉峰正南,以东南、西南两处做为顶点的倒三角中点。只要有一个王骨,配合苗王设在九脉峰东南、西南两处的祭坛,开启只有自己明白无人知晓的伏羲深渊,再私下前往。这,就是吾所说的,只要一项王骨,就能操控三项王骨的方法。而这个方法,只有拥有真正九龙天书又放出假天书的你,才做得到。将苗王孤立在北方。杀苗王,开启伏羲深渊让苗疆得气,同时让中原、苗王的势力两败俱伤。这就是你的目的,一个大获全胜的局。

北竞王:就算你说的都对,现在只有一个问题,你,要如何阻止小王呢?




【九脉峰东南苗疆祭坛】

苗疆大祭司:天时,王骨,都在我的手上。你们就算再拖延,终究也是拖延而已。(念咒语)



【中原祭坛】

梁皇无忌:阻天大法……撑不住了。

燕驼龙:拖延天时,本来就没有这么简单啊。

(最后一根天链断裂)



【苗疆祭坛】

苗疆大祭司:哈哈哈,你们终究阻止不了天时。(催动咒语)




 [九脉峰正南方十里之处,竟然出现了另一个祭坛,以及一个令人意外的身影。]

歩霄霆:王爷的计画,成功便在今日。谁也料不到,被杀的只是吾的替身,而魔之甲,就在我的手上。



【树林】

(百武会与苗兵混战)

郭筝:盟主,还是无法攻入。

女暴君:哈哈哈哈,吾的好侄儿,你们的希望就要破灭了。

俏如来:全力进攻!



【野外】

冽风涛:九十七招,我没有一招占到上风。

独眼龙:也不曾落于下风。

冽风涛:百招之前,我会败你。

独眼龙:最后三招,一流的!



【苗疆正北方祭坛】

小兵:啊……(死去)

苗王:嗯?罗碧!

藏镜人:啊,怎会是你?苗王!

苗王:你想阻止孤王开启伏羲深渊?

藏镜人:狼主是你的亲兄弟,你竟然忍心牺牲他!

苗王:为了苗疆的千秋基业,需要牺牲谁,孤王就牺牲谁。谁挡在孤王的面前,孤王就将他铲除!

藏镜人:要动千雪孤鸣,先问我藏镜人肯不肯!

苗王:哼,罗碧,你早就该死!拖到今日,更是要死!

藏镜人:不懂兄弟亲情的人,该杀啦!!



【树林】

北竞王:是,杀苗王,夺地气,同时削减中原的战力,夺取苗疆的大权,这就是小王的目的。现在,只有一个问题,你想如何阻止小王呢?就算看破又如何?你知晓得太慢,一切还在小王的掌握之中。当年一局,小王先手,先生也只能平局,更何况,今日小王不只一先。

默苍离:你弄错了一件事,你能隐藏自己,却忘了我也能保留实力。当年那局,是我在观察,是我不想赢,若我想赢,就算再让你三子,吾也能败你到无地自容。你的局讲完了,现在,是吾的局。

北竞王:嗯?

默苍离:为了预防温皇识破,你必须派出你最强的战力来牵制,他要观看温皇与雪山银燕剑无极的最后一战。温皇胜,就阻止温皇,银燕与剑无极胜,就监视他们。所以,你最强的战力不在你的身边。苗王若死,第一顺位继承的人就是苗王子苍狼,想取王位,你必须除去你之外所有王位的继承人。所以,你要同时派刺客去刺杀苍狼,苍狼虽年少,但也不是简单易与之人,这也耗去了你部分的战力。而你既然要隐密行动,就不会带兵随行。那最后的问题,谁来保护你前往伏羲深渊?

北竞王:同样的问题,谁来杀小王?羽国志异中所记载的策天凤不会武功,那真实中的默苍离,又是如何呢?

默苍离:你问题的答案绝不是吾,是他。

史艳文:乾坤一定不修功,卦卜将来绝对空。卒额连思兼叹息,徒然命运不亨通。

北竞王:史艳文!

默苍离: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阻止你,因为放任你的计画成功,对吾无损。杀了你,让中苗和平,就是吾的全面胜利。

史艳文:王爷,你阴谋败露,回头是岸。

北竞王:要杀吾,也不是这般容易吧?



【荒野】

神蛊温皇:你们果然在此。

雪山银燕:任飘渺!

剑无极:温皇!

神蛊温皇:看来你们已经领悟了山壁上的一剑无悔。很好,喝——(变身)

任飘渺:风满楼,卷黄沙,舞剑春秋,名震天下。雨飘渺,倦红尘,还君明珠,秋水浮萍。来,终结不了吾的无敌之路,吾,就终结你们的生命!

[而在远处高峰,一个神秘人物,正在冷冷关注这场惊世之决。]



[极端极端极端,局中局,变外变。史艳文赫然现身最后决战,这场牵涉了三方势力争逐的文武战,即将迎来最后终章。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高潮最后一集——九龙变 魔世现 。]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