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3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497245123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三十四集 暴雨前夕


【不悔峰】

樱吹雪:这是最后的验收,全力以赴吧。

剑无极:来喔。

雪山银燕:喝!

(第一回合,剑无极两人无功而退)

樱吹雪:只有这样吗?差得 太远。樱·斩!

(两人避过攻击,樱吹雪瞬身逼近,划破两人衣衫)

剑无极:无极飘渺 一剑·玄!

樱吹雪:(横剑震退)将飘渺剑法融入无极剑法,无,是你的特质。你要更心无挂碍,更如风飘渺,无穷无极。

雪山银燕:神魔非我·燕穿霄!

樱吹雪:(以刀鞘震退)神魔一念是心法,以心运力。你要操控你的愤怒,才能将神魔一念进阶至宫本总司的神魔非我。

雪山银燕:喝!

剑无极:喝啊!

樱吹雪:不够,你们的默契不够。你们没宫本总司的修为,只有联手,才能重现一剑无悔。樱·月断!

两人:呃啊……

樱吹雪:宫本总司,你真是白死了!这样的废材,真想为你们的师尊报 仇吗?

(任飘渺:真是废材。)

樱吹雪:你们要面对的人是谁?是谁杀了你们的师尊?

(任飘渺:也是杀了你们师尊的人啊。)

樱吹雪:没能力传承,就无法保护你们所爱的人。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杀了你们,再杀任飘渺替你们报仇!樱·千本飞雪!

剑无极:银燕。

雪山银燕:怎样?

剑无极:我们有默契吗?

雪山银燕:没有,一点也没有。

剑无极:哇,那死定了。

雪山银燕:你不会比我先死。神魔非我!

剑无极:我也不想要扛你的尸体,飘渺——无极!

两人:喝啊——

樱吹雪:喝!

[无挂碍的全力合击,展现出的,竟是来自本能最深处的绝妙默契。无我无念,无尽无极,神魔飘渺于刀洒枪击之间!]

樱吹雪:(被划破脸颊)嗯?

剑无极:一剑——

雪山银燕:无悔 !

两人:喝——

樱吹雪:呃……(拄剑于地)你们,有气氛了。啊……(气劲散出)


【盘阴谷】

(冥医向洞内掷出无影金梭)

中谷大娘:呃啊——

[一声凄厉哀号划破长空,盘阴谷刹时狂风大作,扫向冥医。]

中谷大娘:你,你竟然……真的忍心,呜呜呜……

[哭声回荡,带着不甘,带着幽怨,以及全然的恨意。]

冥医:我没心情跟你玩这些低俗的把戏,你是要自己出来,还是我进去找你?

中谷大娘:这种口气,这种态度,你生气了,生气了是吗?你生气了,就像是当年你离开的时候一样。你生气了,啊哈哈哈!你真的生气了,你怎能对我生气?以前,不管我做错什么,你还是一样会疼惜我,爱护我。你是连对我发脾气都会感到舍不得啊。

冥医:你早就不值得我的疼惜了。

中谷大娘: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再对我好了?

冥医:什么原因,你自己清楚。

中谷大娘:是啊,我一直都知道,非常的明显……因为你说过,永远不想再见到我的脸!

(话语刚落,气劲爆发,震动山谷)

中谷大娘:我一直以为你不会这样对我,我一直以为你不一样。想不到,连你也变了,你也变了……

(慢慢自洞中走出)

中谷大娘:所以说,男人全部都是薄情寡义,狼心狗肺的东西。既然你这么讨厌我,为什么还要来?为什么一定要来见我?

冥医:(取出金梭)这是什么?

中谷大娘:嗯……

冥医:师父所传的无影金梭,为什么会在识龙影的手上?

中谷大娘:识龙影……哦,你是说我那个可爱的徒儿吗?是我给他的啊。

冥医:你的徒弟?你可知道他拿无影金梭做了什么事情吗?你这样还对得起师父吗?

中谷大娘:叛离师门的孽徒,他想要做什么,我能管得住吗?

冥医:一句管不住就可以撇清一切吗?

中谷大娘:不然你想怎样呢?一命赔一命?好啊,来呀!

(夺过金梭,插入体内)

冥医:啊,你是在做什么啊。(取出银针为其止血)你真的是疯得没药医。

中谷大娘:呵哈哈哈哈,我能不疯吗?看我这张脸,我能不疯吗!(风吹起半边额发,露出坑坑洼洼的半张脸)

冥医:为什么你就是不能放过你自己?

中谷大娘:这都是你们逼我的。

冥医:茹琳哪。

中谷大娘:真是远久的名字,很久很久,没有听人这样叫我了,还真是有一些怀念啊。

冥医:你是要这样自甘堕落到什么时候啊,你……你这张脸,未必是无药可医。只要你愿意,我会找到方法。

中谷大娘:医,为什么要医?就算医好,也不会完全了,你不知道吗?

冥医:你就不能给自己一个机会吗?

中谷大娘:为什么,我要给自己再一次受伤的机会?(转身离去)

冥医:唉。


【血色琉璃树】

[血色琉璃树下,默苍离独自拭镜,似在等待着什么。]

默苍离:今夜,该有访客。

(日沉夜深,未见来客)

默苍离:无人来访,是吾失算了吗?……不是失算,而是谜题已经解开了。(起身)这一次,吾非动不可。(离开)


【北竞王府】

(大殿,姚金池扶北竞王坐下)

姚金池:竞王爷,你的身体才稍有起色,为何不再多休息几日?

北竞王:现在的情势,不容小王懈弛啊。金池,战策封缄了吗?

姚金池:是,已经封缄了。

北竞王:派人即刻送给苗王。

姚金池:是……

(狼主来到)

姚金池:千雪王爷。

北竞王:千雪。

狼主:才几日没见,你的脸色怎么会变得这么差啊。

北竞王:还不都是因为你。

狼主:别什么事情都怪到我的头上来。

北竞王:有一个这么使人操烦的后辈,小王的身体,是要怎么好得起来?

狼主:放心,很快,你就不用再操烦了。

北竞王:千雪,你……咳咳咳。

姚金池:竞王爷。

狼主:身体虚就别在那里硬撑,赶快回房去休息吧。

竞王爷:啊,金池,带千雪去见他吧。

姚金池:……是。

北竞王:冰心,回房。

狼主:王叔。

北竞王:怎么了,小千雪。

狼主:要保重身体,多吃补药少管事。

(北竞王无言离开)

(金池领狼主来到藏镜人处)

狼主:藏仔。

藏镜人:千雪。

忆无心:千雪叔叔。

姚金池:我……你们兄弟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先离开了。

藏镜人:见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苗王放你离开?

狼主:怎么说都是亲兄弟,他还真的会杀我不成吗。是说你怎么不要找一个地方好好的退隐?北竞王府同样是苗疆所辖,不够安全。

藏镜人:没确定你的安全之前,我不会离开苗疆。

狼主:好了,那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藏镜人:这……

狼主:是又怎么了?

藏镜人:我对鳞王应允,要将始帝鳞交还鳞族。这件事情……

狼主:我可以叫王叔替你想办法,不然也可以丢给那个史艳文去烦恼。你只要离开中原跟苗疆,与无心好好的过日子就好了。

藏镜人:总是觉得,还有一些事情仍需要完成。

狼主:现在你帮苗疆也不是,帮中原也不是。这已经不是你的战场了。你忘了你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了吗?

藏镜人:我……

狼主;别在那边我不我的,带着女儿还想四处走,别拖累无心。

藏镜人:可是,你……你真的没事了?

狼主:我,我是会怎样啊。王兄被我的情义感动,这次过后,一切就圆满了。

藏镜人:所以你要继续留在苗疆?

狼主:藏仔啊 ,我是王弟,也是苗疆的战将,不留在苗疆是要去哪里啊。

藏镜人:嗯……

狼主:放心啦,我若没事……我一定会去找你们的。

藏镜人:千雪……

狼主:好了,别在那边婆婆妈妈。上次说什么同生共死,真的有够恶心。无心。

忆无心:千雪叔叔。

狼主;要听你老爸的话,他要是不乖啊,你就替千雪叔叔教训他。

忆无心:我跟父亲都会期待下一次见面的机会。

狼主:你最乖,记得,别再让你的父亲逞强,逞强他最会啦。

忆无心:嗯,无心晓得。

狼主:这样……要是没什么事情……藏仔,我先走一步了。(转身离去)

(姚金池为千雪引路)

[觑着身后想望多年的人,姚金池的内心煎熬不已。今日一别,往后,是否还能再见?]

狼主:怎么突然停下来?

姚金池:千雪王爷,你……你……

狼主:有话就说,畏畏缩缩的听了很别扭。

姚金池:千雪王爷,你是真的要为苗疆牺牲吗?

狼主: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姚金池:金池是无意中得知的。

狼主:你有向其他的人说起这件事情吗!

姚金池:没有。

狼主:嗯,那就好。这件事情,是苗疆的国事机密。在任务完成之前,绝对不能泄露出一丝的消息,知道吗?

姚金池:千雪王爷,为什么一定是你?苗疆兵将上万,每一个人都愿意为苗疆牺牲性命,为什么王上偏偏就要指派你去执行任务?

狼主:因为这上万的兵将,没有一个人可以让王兄完全信任。

姚金池;这……有没有这个可能,就算是很微小的可能性也好,是不是有可能王上改变了主意,让别人代替你?

狼主:这已经是不容改变的事实了。

姚金池:啊……(转身落泪)

狼主:哭什么,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对啊。等到苗疆强盛了,大家都会记得我的功劳,替我建祠立碑,说不定以后要入苗疆,要先祭拜我的人像。你想想看,哈哈,这样是不是很神气?

姚金池:千雪王爷,我……我其实一直都对你……

狼主:好了好了,别在那里你啊我的,你跟你姐姐的个性实在差真多,王叔他就交给你照顾了。可惜我无法参加你们的婚礼,唉,到时候,他一定又会碎碎念。

姚金池:千雪王爷……

狼主:好了,你回去吧,不用送我了,我走了。(离开)

姚金池:呜,千雪王爷……

[不及出口的衷情,凝成苦涩的珠泪,落地碎散,一如心碎。]


【不悔峰】

樱吹雪:你们 总算成功了。

雪山银燕:多谢前辈这段日子的教训。

剑无极:什么教训啊,你只有坐在山洞里面冥想而已。被教训的人,明明就只有我。

樱吹雪:宫本总司的遗产,你们已经完全领悟。但要修习至炉火纯青的境界,还有很长的一段路。最后……樱·斩!

[樱吹雪一刀挥出,宫本总司所留下的剑痕,眨眼之间,灰飞烟灭。]

剑无极:前辈啊!

樱吹雪:宫本总司的遗志,已经传承。我也该离开中原了。

雪山银燕:前辈要离开中原?

樱吹雪:这 口刀,剑 无极。这口逆刃,是宫本总司原在东瀛所用的兵器。现在,交你。

剑无极:啊?

剑无极:不悔峰的最后一战,宫本总司原可与任飘渺同归于尽,却选择了放弃,而将剑招传承,这是为什么?逆刃不杀,杀与不杀之间,取决 在你手中的刀。你要永远记住,一手杀,一手不杀,就是杀戮与慈悲的抉择。还有,你 为何做下这样的抉择。

剑无极:一手杀,一手不杀,杀戮与慈悲的抉择……

樱吹雪:拿 去吧。

(剑无极接刀)

雪山银燕:前辈为何不等我们打败任飘渺之后,再回东瀛?

樱吹雪:你们以为,你们会必胜吗?现在的你们,对上任飘渺,只能有三成的胜算。

雪山银燕:三成?

樱吹雪:这三成,还是你们师尊替你们制造的。

剑无极:啊?

樱吹雪:为何我定下的赌约是三个月?就是因为超过三个月,任飘渺的伤势就会逐渐复原。你们要追上他,就远远不只三个月。你们的师尊,这一生从没将胜败放在心里。这场赌注,我交给你们,并没有看到最后的必要。

剑无极:三成,那是机率,战斗就不止是机率这么简单了。

樱吹雪:很 好!

(俏如来来到)

俏如来:前辈,剑无极,银燕。

雪山银燕:你来做什么?

俏如来;为前辈送行。

剑无极:这样刚好,一起走吧。银牛,走啊,难道你要留在这里吗?

雪山银燕:嗯。

俏如来:前辈,请。

(众人离开)


【树林】

(独眼龙急急而行)

万雪夜:你要去哪里?

独眼龙:万雪夜。

万雪夜:为何将绷带拆掉?

独眼龙:俺已经没事了。

万雪夜:就算冥医的药方真是仙丹妙药,你的伤也不能这么快就好。回去吧,你还需要再修养几日

独眼龙:俺必须前往帮助俏如来。

万雪夜:我已经通知俏如来你受伤之事。中原的事情,你可以暂时别管。

独眼龙: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俺怎能因伤而退?

万雪夜:拖着伤躯,你还想做什么,送死吗?

独眼龙:多一个人就是多一份力量,俺的伤并没有大碍。(欲走被栏)

万雪夜:那我也去。

独眼龙:万雪夜,你……

万雪夜:这是为了仁义,走吧。

独眼龙:多谢你。


【海边】

樱吹雪:好自 为之。俏如来。

俏如来:前辈。

樱吹雪: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俏如来:晚辈明白。

樱吹雪:后会 无期。

[恩人渐远,记忆犹新,虽然心中仍有疑团,却已无须追问。樱吹雪,来时谜,去犹谜,正如一片樱雪,纷落不留痕迹。]

(樱吹雪乘舟离去)

俏如来:啊……

(雪山银燕转身欲离)

剑无极:喂,笨牛啊,你是要去哪里啊。

雪山银燕:等机会,报仇。

俏如来:现在你有能力报仇吗?还是又想去还珠楼送死?

雪山银燕:你最冷静,最有智谋,你用你自己的方法,我用我自己的方式。

俏如来:没有我,你报不了仇。

雪山银燕:夸口!

剑无极:是够了没有啊,你们两个人,一人少说一句话。俏如来,很久没有看到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俏如来:人总是要学习长大。

雪山银燕:然后变得冷血无情。

俏如来:我能替师尊报仇,我能让你有杀任飘渺的机会。你可以说不要,我无所谓。

雪山银燕:所以,你是要利用我吗?哈哈哈!

俏如来:没错,就是利用你。我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只求胜,不择手段。

剑无极:真是够了。你们你们两个现在说的是什么话,这是我以前认识的笨牛跟俏如来吗?笨牛,你对兄弟的情感呢?

雪山银燕:他不是我的兄弟,因为没有一个做兄弟的能亲手害死他的兄弟。剑无极,你能吗?

剑无极:啊,我……俏如来,你的善良谦让呢?

俏如来:善良不能只建立在一股热血之上,反让更多的人承担生命的危险,你说是吗,剑无极。

剑无极:啊,我……现在是怎样,我才刚疯好而已,现在换你们两个一起疯。

俏如来:这是九脉峰的地图,你曾经看过。(掷给银燕)伏羲深渊开启之日,在九脉峰正中央的位置,可以拦截温皇。败不了他,他就能开启魔世。小空,就真的白白牺牲了。

雪山银燕:我会打败他,为了师尊,为了小空,但绝不是为了你!俏如来,今后你我两人,自己走自己的路。(离开)

剑无极:笨牛啊。

俏如来:剑无极。

剑无极:怎么了?

俏如来:他需要你,拜托了。

剑无极:你们两兄弟啊。(转身离开)


【还珠楼大殿内】

(温皇立于大殿内,静静思考,凤蝶进入)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嗯?

凤蝶:识龙影来了。

识龙影:(进入)参见楼主。

神蛊温皇:你做得很好,领赏去吧。

识龙影:但是燕驼龙未死,属下没达成任务。

神蛊温皇:燕驼龙死不死,根本不重要,你原本就非还珠楼的直属,任务完成,就可以离开还珠楼了。

识龙影:多谢楼主,属下告退。(离开)

凤蝶:主人,我方才进来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很少看你这样沉思。

神蛊温皇:最后一局即将开启,这一局复杂非常,吾总要做下万全的准备。

凤蝶:如果最后一本天书也是假的,那不是徒劳了?

神蛊温皇:吾已经确定了最后一本天书的真伪。

凤蝶:如何确定?

神蛊温皇:吾派人观察中原,昨日一夜无事。

凤蝶:所以?

神蛊温皇:所以最后一本天书,是真更是假。

凤蝶:又在故弄玄虚。

神蛊温皇:一开始的谜团,到真相揭露之后,就会恍然,原来一切也不过如此,真相并不困难,困难的是在真相推敲的过程。

凤蝶:既然过程已经有了,主人。

神蛊温皇:怎样?

凤蝶:这一局……(转身背对温皇)放弃好吗?

神蛊温皇:放弃游戏,总要有一个原因。

凤蝶:为了我,可以吗?

神蛊温皇:这个游戏,已经过了退出的时机。

凤蝶:就算会因此伤害到我,你也不肯放弃?

神蛊温皇:你难得这么老实,是真被逼到绝路了吗?

凤蝶:我愿意陪伴主人到最后,但是,我不愿意看到主人的最后。

神蛊温皇:你认为,我会输?

凤蝶:就算不是今日,不是明日,但总有那一天,天下没有永远不败的神话,以主人的睿智,怎有可能不知,其实你期待的,不就是败的那一天,主人,你真的不需要这样,你并没有你自己想的那么无情,你……

神蛊温皇:凤蝶!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中途抽手,那就真的对不起一路上败在吾手上的人啊。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对了,三天后,是你的生日吧。

凤蝶:你还记得住啊。

神蛊温皇:(拿出个小包裹)这两样东西,送你。(递给凤蝶)第一本,是此次的战策,还珠楼的布局。

凤蝶:这一战的战策,还珠楼的布局。

神蛊温皇:除了第二本最后那三页,其他都是送你的礼物。

凤蝶:第二本最后三页是什么?

神蛊温皇:未来的礼物。

凤蝶:这算是什么?再一次的试探吗?

神蛊温皇:是给你再一次的抉择。

凤蝶:抉择,我早已经做下了。

神蛊温皇:等你看完这两本书之后再说,狼主稍后会来,你跟你的义父,好好讲话吧。

凤蝶:义父,他来做什么?

一剑随风:(进入)禀楼主,狼主求见。

神蛊温皇:让他进入。(一剑随风颔首退下)你看,说人人到。

狼主:(进入)心机温仔,我们又见面了。

神蛊温皇:好久没有听你这样叫吾了。

狼主:你知道我来的原因?

神蛊温皇:我看过九龙天书。

狼主:你是想要说什么?

神蛊温皇:保重。

狼主:哈,这种说话的方式,已经很久,很久不曾有过了。

神蛊温皇:吾要说的,你不会听,你想听的,我不会说。

狼主:都到了这最后一刻,你还是不肯跟我说,你为什么要害藏仔吗?

神蛊温皇:是不是最后一刻,还没定论。

狼主:你还想要阻止我。

神蛊温皇:吾要开启魔世。

狼主:你知道……(看凤蝶在)开启的方式吗?

神蛊温皇:比你更清楚。

狼主:你到底是为什么?

神蛊温皇:游戏,总是要有一个结果。

狼主:唉,那我们可能还有见面的机会。

神蛊温皇:说不定喔。

狼主:(走到凤蝶身边)凤蝶。

凤蝶:义父。

狼主:当初看到你的时候,你还这么小,(用手比出高度)已经遗忘了过去所有的记忆,转眼,就已经这么大了,看到你,就觉得自己老了。

凤蝶:义父就算没看到我,看到苍狼,看到忆无心,你也该觉得自己老了。

狼主:哈哈,以前我还想过,等你长大之后,可以当苍狼的妻子,但是苍狼的个性太软,一定被你吃得死死的,而且你的主人也不会答应,现在看起来啊,说不定无心还比较适合苍狼。

神蛊温皇:她现在心有所属,苍狼来不及了。

狼主:凤蝶,好好保重,三天后就是你的生日,义父没什么好给你的,想想还真亏欠。

凤蝶:过去亏欠的,就以后补上。

狼主:哈哈,过去亏欠的,就怕以后来不及补啊。

神蛊温皇:若有机会,可以连我的份也一同补上。

狼主:你……算了,要讲的都说了,我也该告辞了。

神蛊温皇:好友,保重。

狼主:你知道我此刻,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

神蛊温皇:好友还有什么愿望无法达成?需要老友帮忙吗?

狼主:就算你肯帮忙,也达成不了了。

神蛊温皇:是什么愿望,如此的艰难?

狼主:就是再有一天,你,我,藏仔,我们三人如同过去一起喝酒的日子,那永远的苗疆三杰。

凤蝶:义父……

狼主:哈哈哈……看起来是没有实现的可能了,我要离开了,凤蝶,好好照顾自己,心机温仔……好好照顾你仅存的兄弟。(离开)

凤蝶:(擦泪)义父神色不对……

神蛊温皇:凤蝶!你下去吧。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好好研究我送你的礼物,决定怎样做吧。(凤蝶离开)


【还珠楼凤蝶房内】

凤蝶:<主人跟义父的神色都不对,这两本书……(翻开第一本)主人的战策,是从九脉峰中原处的入口进入,倾尽还珠楼的战力,在九脉峰中肃清拦阻的中原与苗疆敌手,决胜点是九脉峰中央,而主人……>

凤蝶:(翻书)啊……这……这是九龙天书的真相,那第二本书呢?(翻开)是飘渺剑法的剑谱,除涅槃之外,其他的剑式我已全数学得,为什么……那最后三页又是什么?(继续翻)啊……

(只见书上赫然写着剑十二三个大字)


【苗疆·七恶牢内】

七恶牢之首:你又来了,是一个不够吗?这次,你要放走几个?两个,三个,还是将他们全部带走?哈哈哈……你老了,你不是最擅长隐藏情绪的吗?这么明显的怨怒,是怎么一回事呢?

苗王:六十多年来,孤王从来没有一天,不怨恨你。

七恶牢之首:不够,你的恨还不够深,因为你还杀不了我。

苗王:孤王要你生不如死,要你向孤王低头,孤王要你活着,承认孤王的胜利。

七恶牢之首:哈哈哈……蛟虯永远也无法成龙,别妄想了,哈哈哈……

苗王:孤王会让你看见在孤王的统领之下,苗疆达到空前的强盛,苗疆所有的子民,都会称赞孤王,是最好的君王。

七恶牢之首:那我就等着看,看你的失败。

苗王:哼!(离开)

七恶牢之首:哈哈哈……


【百武会】

俏如来:此次九龙天书战局,共分四处,当中的关键点,便是在伏羲深渊开启之处,也就是九脉峰正中,而在九脉峰东南、西南、北方十里之处,苗疆将设三处祭坛,只要三处祭坛被破坏,无论天书真假,苗王都无法改变地气。

郭筝:既然苗王想改变地数,那我们为何不参与地气之争,也夺取九龙地气呢?

俏如来:中原的战力有限,赌注这局太过危险,而且天数循环有常,俏如来并不认为可以随意更改,伏羲深渊之中的地域,共分九处,让中原得气,而其八失,这种行为,与苗王的侵略何异?

郭筝:是。


【苗王宫殿】

苗王:依北竞王的战策,中原无力在中央争逐,必会寻求攻击祭坛,九脉峰在中苗边界,西南方靠近还珠楼,东南方在中原地界,北方则在苗疆,以东南方被进攻的机率最大,但其他两处也不能不防。


【百武会】

俏如来:苗王不敢不防其他两处,东南方则是我们最有胜算的攻略点,以粱皇前辈为首,坏他阵法,便可破坏此次的行动。


【苗王宫殿】

苗王:还珠楼无术法高手,中原术法则以梁皇无忌为翘首,所以东南方要以大祭司为首,做为阵法最关键之处,以防对方的术法攻击,然后在距离祭坛三里以外的地方,进行防守工作,以免祭坛被趁乱破坏,而温皇想打开魔世,不会攻击祭坛,一定会进入九脉峰中央,千雪……

狼主:我知道,交给我负责。

苗王:除此之外……


【百武会】

俏如来:九脉峰内中千回百折,就算有地图,也难保不会遭受攻击,所以还珠楼与苗疆都会排出精锐,进入九脉峰之中,掩护他们所派出要进入伏羲深渊的人。


【苗王宫殿】

苗王:人数在九脉峰无法发挥优势,只能以少数精锐作战,扣除在三里外守护祭坛的苍狼、女暴君等人,余下的战将,都需率领少数精兵进入九脉峰中,以遭遇战扫除所有遇上的还珠楼与中原人马。


【百武会】

俏如来:遭遇战的人选,俏如来已有准备,就由西剑流等人进行。

独眼龙:这是最凶险的一处,为何不派俺前往,让天海光流与邪马台笑负责进攻祭坛?

俏如来:这……(回看郭筝)

郭筝:只怕,百武会群侠无法跟西剑流的人合作啊。

万朔夜:(进入)让我去。

独眼龙:万雪夜。

万朔夜:百武会的人需要你来率领,我适合单独行动,而且你……(看独眼龙身上未愈合的伤口)

独眼龙:多谢。

俏如来:九脉峰的出入口,一共有三条,第一条在苗疆境内,那是苗王的行军路途,第二条在中原境内,但是还珠楼必会循此进入,为了避免入洞之前就遭遇还珠楼主力,我们从第三条路进入,也就是当时天地双部所挖的密道。


【苗王宫殿】

苗王:守住祭坛,在九脉峰消灭阻挠还珠楼与中原的人马,让千雪进入伏羲深渊,就是此次的战策,由于大部分的兵力都集中在东南方的祭坛,孤王便率领少数兵马,单身坐镇北方祭坛。

苍狼:这样兵力是否过少?

苗王:为了防堵对手出奇兵,另外两处也不能不防,孤王坐镇的北方祭坛,位在苗疆境内,俏如来难以用重兵袭入,如是少数精锐,孤王无惧也。

女暴君:王上皇世经天宝典的修为,犹胜狼主,坐镇北方,纵然兵少,也是十拿九稳。

苗王:破胆鹰豪、噬心荒靡、钩肠夜翎。

三人:(化光出现)参见苗王。

女暴君:<是铁军卫百胜战营的人。>

苗王:你们三人,支援千雪王爷。

三人:是。(化光离开)


【百武会】

俏如来:一切的一切,都是要消除还珠楼与苗疆的战力,决胜点,就在两处,东南祭坛,九脉峰中央。

郭筝:那是谁要在九脉峰中央决胜?


【苗王宫殿】

苗王:千雪、温皇!


【百武会】

俏如来:银燕、剑无极!


【北竞王府·花园】

姚金池:<拟完战策之后,王爷便卧病不起,难道千雪王爷真的没救,不行,我要去求王爷……

(走几步又停下)

姚金池:<王爷发病,除了劳心之外,不也是伤心千雪王爷的牺牲,如果王爷肯救,能救,他怎会不动手,我若求他失败,那……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我该怎么做,怎么做……对了,还有一个人能救千雪王爷。>(离开)


【北竞王府·藏镜人房内】

姚金池:(匆忙进入)姊夫。

藏镜人:嗯?

忆无心:啊,金池阿姨,发生什么事情了?

姚金池:姊夫,请你救救千雪王爷吧,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了。

藏镜人:将话说清楚,千雪怎么了?

姚金池:苗王……苗王打算牺牲千雪王爷,得到九龙之气……

藏镜人:你竟然连自己的小弟也要牺牲!(愤怒不已)

姚金池:啊,姊夫。

藏镜人:你还记得战策的内容吗?

姚金池:有,我有手抄一份。(递给藏镜人)

藏镜人:(打开看)原来如此,我孤身一人,必须避重就轻,只要破坏一处祭坛,便可阻止伏羲深渊开启,让千雪无法进入,东南方的防守最为严密,为了防堵还珠楼,苗王的位置……原来如此,北竞王的战策果然精妙,现在哪一处的防守最为薄弱,我已经明白了,金池。

姚金池:姊夫。

藏镜人:麻烦你照顾无心。

忆无心:阿爹。

藏镜人:无心,你跟你的阿姨待在这里,等爹亲将事情处理好,就会回来。

忆无心:阿爹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

姚金池:是啦,姊夫,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无心的。

藏镜人:嗯。(欲离开)

姚金池:姊夫,请你……请你一定要救回千雪王爷。

藏镜人:我会!


【九脉峰中原入口】

(一剑随风率领还珠楼众人来到)

一剑随风:此地就是九脉峰的入口,众人进入之后四散分开,扫荡所有遇到的敌人,主人随后就来。

众杀手:是。

血求道:进入。(众人进入)


【九脉峰中原密道入口】

邪马台笑:别人一定都是带兵进入,这边只有我们三个人而已,凄凉啊。

天海光流:(三个人,够了。)

万朔夜:嗯?他说什么?

天海光流:(说了你也听不懂,别问了。)

万朔夜:他是在对我讲话吗?

邪马台笑:他在说什么就别追究了,我们进入吧。

万朔夜:各自行动,生死由命。

邪马台笑:哈哈,看谁先靠北。(三人进入)


【九脉峰苗疆入口】

狼主:破胆鹰豪、噬心荒靡、钩肠夜翎,虽然你们是出自百战营的人,但是此战非同小可,不能大意。

破胆鹰豪:请王爷放心,破胆鹰豪势必死战!

噬心荒靡:噬心荒靡会挖出敌心,上呈吾主!

钩肠夜翎:钩肠夜翎不负所托!

狼主:我进入之后,你们就在通路中四处扫荡,记住,遇见温皇,消耗他的体力,消耗完就快走,剩下的交给我。

令狐千里: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狼主:问这么多做什么,总之,就是尽量避开中间的位置,你们只要负责扫荡其他的援兵。

令狐千里:好吧,进入。(众人进入)

狼主:(抬头)这个天空,说不定是最后一次看见了,哈。(进入)


【树林】

[离开还珠楼的识龙影,死厄临身。]

(漫天蝴蝶托着中谷大娘而下)

识龙影:啊!

中谷大娘:我的好徒儿,为师找你找得好苦啊。

识龙影:你……你……

中谷大娘:怎么,不认得为师了吗?为师这张脸,应该很难让人忘怀啊。

(中谷大娘露出毁容的半张脸,识龙影当即呕吐)

中谷大娘:来,让为师最后再一次,好好的疼爱你啊。(掏出无影金梭)


【荒野】

[急急急,藏镜人荒野急奔,欲阻止伏羲深渊开启,挽救千雪孤鸣。]

藏镜人:<千雪,你竟然敢隐瞒我,我绝对不会让你牺牲!>


[同一时间,九脉峰西南、东南、正北十里外三处,苗疆祭司与阴阳双部,再次施展祭天大法。无极山正南方大祭司以始帝鳞,准备施展祭天大法,开启伏羲深渊。]

【九脉峰东南方祭坛】

苗疆大祭司:天为呼,地为应,吾以王骨号天令,天令号命开伏羲,伏羲洞中有深渊,深渊暗藏九龙气,九龙各司苍穹数。

【九脉峰西南方祭坛】

阴九玄:九龙各司苍穹数,五甲一周再轮回。

【九脉峰正北方祭坛】

阳九昊:轮回而今届天时,应天王骨开地穴。

[而在东南方祭坛稍远之处——]

【东南方祭坛附近】

梁皇无忌:回首纵横第六天,非神非圣非圣贤,夺命毁法虽本性,身属魔罗心向仙。

[梁皇无忌,登上祭坛了!]

梁皇无忌:你要祭天,吾便阻天,喝——

【东南方祭坛三里外】

俏如来:破坏地数,非正常之循环,苗王此举倒行逆施,必遭天谴,女暴君,你何必一同陪葬?

女暴君:哈哈哈……如果这世上真有天谴,奴家早就被天打雷劈一千次,一万次了,但奴家现在仍然完好不是吗?

俏如来:女暴君你真是无可救药。

女暴君:不如叫一声婶婶来听吧,我俊俏的好侄儿。

俏如来:此地可是中原地界,你真能镇守得住吗?

女暴君:就凭百武会这点人马,也想败奴家吗?我的兵力,可是你的十倍啊。

郭筝:盟主,别跟她废话,我们杀进去。

女暴君:来啊,我倒要看看,你们两个后生小辈,要如何突破奴家。

独眼龙:让俺来,(走入)人称一流刀一流,刀称一流人一流。

女暴君:独眼龙。

独眼龙:一流的。


【树林】

[三方交锋,战火炽盛,然在中原某处密林之中,却是不同战火喧嚣的静默。]

(默苍离静静擦镜,北竞王缓缓走来)

默苍离:北竞王爷不留在王府养病吗?

北竞王:小王若是在王府养病,不就错失了这次的会面。

默苍离:我们的计划,是不是能成功,今日,便是关键。


[奇奇奇,北竞王、默苍离双人会面,默苍离口中所说的,到底是什么计划呢?他们两人究竟是同谋,还是敌手呢?

九龙天书最后一局,中原、苗疆、还珠楼三方倾巢而出,引动最后关头生死战,九龙天书到底是真是假,或者,又是另一个深沉的阴谋呢?

是苗疆兴旺,是魔世开启,还是中原阻止成功?

一连串的悬疑、紧张、刺激,欲知最后的极端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最后两集——末端的谜底。]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