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32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491391781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三十二集 第二个局


【不悔峰】

酆都月:剑无极,受死吧!

剑无极:来喔!

[再次提升的剑无极,对上入魔的酆都月,只见剑影飞快,交接不绝。]

剑无极:一剑无极!

酆都月:剑八,玄!

剑无极:(流血)<他飘渺剑法改变了。>

酆都月:杀,杀了你,我才能恢复,杀了你,我才能更强,强,才能让楼主重视我,才会让楼主后悔忽略我。

剑无极:哇哇哇,看你的表情,你的神态,由我这四十集发疯的经验来看,没有错,你也发疯了。

酆都月:杀!杀!剑九,轮回!

剑无极:一剑无尽!喝——(两人对战,剑无极受伤)

酆都月:你的无极剑法太没用,你的飘渺剑法我太熟悉,对上我,你注定是失败者。

剑无极:没有错,我是真正的失败者,要打赢一个新手的疯子,竟然还要使出……一剑……

酆都月:剑十,天葬!喝——

剑无极:无尽!(砍伤酆都月)玄!

酆都月:这是什么剑法?

剑无极:不用你管,飘渺!无极!

(剑无极将酆都月连砍数刀,酆都月落败逃走)


【荒野】

酆都月:(血流不止)我……我要死了,(吐血)剑无极……楼主……我……我不甘心!(拾起魔书)强,我要变得更强,我要更强,对,更强!

[无法停止的心魔,陷入疯狂的酆都月,做出了诡异的举动。]

酆都月:(吞食魔书)我要变得更强,变得更强……我要让楼主记住我,我要超越,超越……

[就在酆都月将神秘书册吞吃入腹之后,身上突然产生了恐怖的变化。]

酆都月:啊……啊……(随即身上伤口全部愈合,血迹全无)


【树林】

(雪山银燕背着雨音霜狂奔)

雪山银燕:霜,你撑住!

雨音霜:啊……(伤口血流不止)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雪山银燕:你不会死,我不会让你死!

雨音霜:为……为什么?我们……我们有这么好的交情吗?

雪山银燕:你是银燕的朋友。

雨音霜:朋……友……是很好的……朋友吗?

雪山银燕:是,无论过去怎样,现在你是我很好的朋友,撑住啊!村落就要到了,你撑住啊!

雨音霜:嗯!


【春桃村内】

雪山银燕:冥医啊!

冥医:(看霜受伤)怎么会这样啊?

雪山银燕:你快救她!(将霜放下)

冥医:织命针!(止住流血)赶快将她带入房内。

雪山银燕:嗯。(将霜抱起至室内诊治)

冥医:只要再慢一步,她就会没命了。

风间始:霜姑娘怎会变成这样?

雪山银燕:是酆都月,一言难尽,我要回不悔峰,冥医,风间始,霜可以劳烦你们照顾吗?

风间始:没问题,对了,银燕,大哥他还好吗?

雪山银燕:他很好,我们一定能打败任飘渺,为师尊报仇!

风间始:嗯!我相信你们!

雪山银燕:请。(离开)

冥医:我也要离开了。

风间始:啊?冥医前辈也要离开了?

冥医:嗯,万朔夜……不对,聆秋露……也不对,总之,她跟她老板娘的病都已经痊愈,霜也已经脱离险境了,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很在意,现在要去处理了。

风间始:是何事呢?

冥医:私事啦。(离开)

(霜房间内,雨音霜醒来,风间始走至床边)

雨音霜:银燕……

风间始:霜姑娘,我是始。

雨音霜:是你,风间始,银燕人呢?

风间始:他已经回去不悔峰了。

雨音霜:他回去了……

风间始:是啊,他送你来此之后,看你没生命的危险,他就回不悔峰了,冥医说,你伤得很重,千万不可乱动。

雨音霜:我……可是……嗯。


【天允山下】

[天允山下,俏如来、北竞王、神蛊温皇意外会聚。]

俏如来:温皇前辈,这位是?

神蛊温皇:初次见面,让我为你们引荐,这位是中原百武会盟主,史艳文之子俏如来,而这位则是,苗疆第一智者,苗王之叔,北竞王。

俏如来:在俏如来心中,苗疆首智,唯有前辈,不作第二人想。

北竞王:小王不过是喜爱棋奕,略识文字,占了王族身份之便,得了过誉之名,苗域之中,又有谁能比温皇更长袖善舞,周旋各方,游刃有余。

神蛊温皇:苗疆军营,吾险险死在苗王之手,又是出自哪一位国手策划?

俏如来:听此话意,前辈而今仍然无恙,可见仍是棋高一着。

北竞王:你是俏如来,史艳文的儿子。

俏如来:正是在下。

北竞王:出手太狠,一点也不像啊。

俏如来:班门弄斧,失敬了。

神蛊温皇:他虽是史艳文的儿子,现在却师承孤鸿寄语默苍离,学习谋智之道。

北竞王:万军无兵策天凤。

神蛊温皇:耶,十四个字,没有一个相同,竞王爷你是怎样听错的?

北竞王:啊,是小王听差了。

神蛊温皇:未免也相差太远,俏如来没看过羽国志异,王爷语出惊人,更会使他一头雾水。

北竞王:原来温皇也看过这本奇书吗?何不借给俏如来一观,那今日便可在此开一场读书会,不是甚妙吗?小王向来最喜爱读书研讨了。

神蛊温皇:只怕看了此书,俏如来便无心思在此地。

俏如来:既然如此,俏如来决不看这本书。

神蛊温皇:哦?

北竞王:你不好奇吗?

俏如来:王爷可以不接受挑拨,俏如来自然也能按耐好奇。

北竞王:小王那个好侄孙苍狼,应该改名为苍兔,与你相比,他简直温纯无害。

神蛊温皇:既然羽国志异的读书会开不成,那就谈谈其他的书如何?

北竞王:温皇所指的是九龙天书吗?

俏如来:三本天书与王骨,皆被苗王所得,有什么好谈的?

北竞王:如果真是这样,那俏如来,你也未免太过悠闲了。

俏如来:事已至此,俏如来也无力回天。

神蛊温皇:既然无力回天,那闲谈便是无妨,九龙天书一共三本,王爷你欲从哪一本开始谈起呢?

北竞王:这嘛……枯站在此,未免太过无聊,何不赏山玩水,边走边谈如何?

神蛊温皇:既然王爷有此雅兴,温皇自当奉陪。

俏如来:难得机缘,俏如来也愿相陪。

北竞王:(边走边说)那就从第一本开始谈起吧,这三本天书的奥妙之处,便是当中所记载的伏羲深渊的方位与开启的时日,各有不同,而最接近的日子,就是今日,地点,便是在无极山。


【无极山周围】

[无极山周边十里三角顶端,大祭司、阴阳双部各持三王骨,开启伏羲深渊。]

(正南方)

大祭司:天为呼,地为应,吾以王骨号天令,天令号命开伏羲,伏羲洞中有深渊,深渊暗藏九龙气,九龙各司苍穹数。

(东北方)

阴九玄:九龙各司苍穹数,五甲一周再轮回。

(西北方)

阳九昊:轮回而今届天时,应天王骨开地穴。

(正南方)

大祭司:赦天之令开地穴,喝——


【天允山下】

北竞王:<一路走来,看天允山周围满是三途蛊的剧毒,生人难近,这就是第二本天书所记载的地方。>说到无极山,真是一个奥妙的地方啊。

神蛊温皇:<能进入天允山的人,只有凤蝶,但是苗王绝不可能相信凤蝶,让她进入伏羲深渊。>是怎样的奥妙呢?

北竞王:无极山在中原地界,王难率重军突入,只能以精锐与少数菁英占领据点进行施法,俏如来,你说是不是呢?

俏如来:是啊,如果中原要趁机阻止,这倒是一个好机会。

北竞王:小王我常常在想,这三本天书,只有一本是真的,最少有两本是假的,假冒者为何要送出两本假天书呢?

俏如来:当然是为了混淆视听。

北竞王:混淆视听那是当然,但如果单纯只是要混淆视听,为什么不弄出第三本,第四本,第五、六、七本呢?

神蛊温皇:好问题,俏如来,你怎样想?

俏如来:俏如来智有不及,难以揣测。

北竞王:哦,那小王猜测,是因为假的天书太多,单独一本作为筹码的力量,就变得薄弱,伏羲深渊开启的日期难以确定,可能是半年后,可能是一年后,如果这段时间吾王能有其他的方法,找到真正的天书,策划的那一方,不就白费心机了。

神蛊温皇:因为真正的天书没人看过,说不定真天书它有独特的方法,可以证明自己是真,过多的天书,也可能混乱自己的步调。

北竞王:所以小王大胆猜测,混淆视听是第一局,这当中还有第二个局,一个综合天时地利人和的绝妙第二局。

(一阵风吹过)

俏如来:起风了。

神蛊温皇:此地常有落山风啊。

北竞王:方才说到哪里?

俏如来:第一本的天书当中藏有第二局。

北竞王:是啊,第二局是什么呢?选一个最接近的日子,让苗王没时间查证真假,这是夺天时,选一个最有利的位置,例如无极山,这是夺地利,表面上是混淆视听,实际上是釜底抽薪,对三王骨进行抢夺。

俏如来:面对苗疆战力之强,会有这么简单得手吗?

北竞王:苗疆战力虽强,但要同时守护三处王骨,难免力分而弱,而苗王还必须率兵驻守苗疆,以便注意还珠楼的动向,阴谋者可以用有限的战力,针对一点突破,这就是夺人和,一个天时地利人和兼具的第二局。

俏如来:那这位策划者又会进攻哪一点?

北竞王:无极山东北十里之处,最能隐藏行踪,也就是第二局的战场。

俏如来:前辈,俏如来相信你说的话了,王爷确实有竞逐苗疆第一智的资格。


【无极山东北方】

阴九玄:祭天大法已行,却不见无极山有所感应,此书果然是假的。(万千暗器飞入)

[为夺三王骨,邪马台笑、天海光流杀向阴九玄。]

阴九玄:来得好,喝——你们的行动,早在王爷的预料当中。

(女暴君与苍狼进入战圈)

邪马台笑:又是你这个疯女人。

女暴君:哈哈哈哈……我们真是有缘,来,再与奴家好好温存一下啊,喝——

苍狼:得罪了,喝——

阴九玄:离开!(化光离开战场)

[误中陷阱,邪马台笑、天海光流面对敌军包围,难以脱身。]

女暴君:别反抗了,就死在这里吧,哈哈哈哈……

邪马台笑:这下真的哭爸了,喝——

天海光流:(杀出去!)


【天允山下】

神蛊温皇:俏如来,你在想什么?

俏如来:晚辈无言以对。

北竞王:我们继续吧。<依据方才的风势,如果能在天允山北方的山头,开启一个风穴,就能引导飓风吹向天允山,或者能将三途蛊的毒气引至南方的葬骨岭。>

俏如来:<毒如果被引至南方葬骨岭,东南、西南两方的祭坛,将被毒气隔绝,东南方便有机可乘,夺王骨,毁祭坛。>

神蛊温皇:<葬骨岭地下是三叉洞,如果将三叉洞打通,毒气又会向两处祭坛的方向蔓延。>

北竞王:<三叉洞在葬骨岭内中,毒气蔓延,应该没有人能在这种环境之下打通三叉洞,引导毒气。>

神蛊温皇:<凤蝶是这件任务的最佳人选。>

俏如来:<如果温皇做得到,那就算阻止了苗疆,百武会群侠也会同时陪葬。>

北竞王:<这当中的风险……>

神蛊温皇:哎呀,方才说到哪里了?九龙天书的第二局是吗?

北竞王:正是,对方才小王所言,温皇可有高见。

神蛊温皇:这有一个问题,如果这个第二局被识破,局面又会如何?

北竞王:自然就无法成功了。

神蛊温皇:如果是这么简单,苗疆根本无须再冒险带着王骨,进行这场注定失败的祭天大法,怎样的情况之下,苗疆会明知第一本天书是假的,却仍然坚持进行祭天大法呢?因为担心真正的祭天进行时,被中原干扰破坏,毕竟苗疆要守三处,中原只需进攻一处,自然有必要削减中原的战力。

北竞王:哦?

神蛊温皇:所以这将计就计的反杀局,就必须要以真正的三王骨为饵,做一个假象,引诱中原进攻,然后重重叠叠的埋伏诛杀,因为没看见王骨,中原这方就不会动作。

北竞王:嗯,真有道理。

神蛊温皇:那请王爷深思,如果假冒天书的人,就先假定是俏如来好了。

俏如来:前辈客套了,不用假定,就直接说是晚辈便可。

神蛊温皇:哈,那俏如来,他会怎样做呢?王骨何等重要,无论这局是否被识破,守卫必然坚强,一旦战事发生,持有王骨的人,必然受命马上撤退,如果第一波遭受顽强的抵抗,甚至误中陷阱,岂不是马上失陷,所以第二波的援军,怎能不备?不能小看未来的中原智首,我相信进攻东北方祭坛的人,很快就会得到援军。


【无极山东北方】

女暴君:你们还有多少的力气,乖乖受死,不是更好吗?

苍狼:束手就擒吧。

邪马台笑:哪有这么简单啊!

(郭筝等百武会义士到)

郭筝:我们来了。

女暴君:嗯?是百武会的人。

邪马台笑:且战且退。

[百武会众义士冲杀而来,里应外合,突破重围,一路徐退。]

苗兵:杀啊!杀啊!


【天允山下】

神蛊温皇:王爷在此留步,莫非是累了?

北竞王:咳咳……小王现在确实很累,让小王想一下,要怎样的援兵,才能救失陷在东北角的人呢,百武会群侠自要倾巢而出,苗疆带来的兵力虽然不多,但在双方搏杀的状况下,要消耗中原的战力,也勉强足够了。

神蛊温皇:俏如来,你方才至今不语,是在想什么?

俏如来:俏如来在想,过去粱皇前辈,被称为魔之左手,是否真是坚实不破的堡垒。


【无极山周围高处】

梁皇无忌:再退五里,就能施展结界断后。


【天允山下】

北竞王:小王希望这个人,千万别距离战场超过五里,也千万别站在高处。

俏如来:哦,为什么?

北竞王:因为在撤退的路途中,还有一个人在等。


【树林】

(赫蒙天野提刀而候)


俏如来:想不到这么巧合,也有一个人正在赶往这个地方。


(独眼龙急急而奔)

独眼龙:速往无极山。

(半途)

独眼龙:赫蒙天野。

赫蒙天野:独眼龙,喝!

[曾受二度屈败之战,赫蒙天野出手杀得分外眼红。一为保生路为斩,一为令豁命为砍!双刀相接,万点金星!]

独眼龙:喝!

赫蒙天野:呀!

独眼龙:仁道一斩!

赫蒙天野:苍雷殒,喝啊!


北竞王:如此说来,支援断后的,乃是这个战圈最重要的关键。小王希望到来的人是一个懂得杀人的人。

俏如来:敢问王爷,是为什么?

北竞王:嗯……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死人。


(双式交接,赫蒙天野回刀再杀)

赫蒙天野:喝!

独眼龙:(一掌逼退)你不是俺的对手,住手吧。

赫蒙天野:呀!

独眼龙:喝!

[杀红了眼,狂了心,鲜血飞溅,仍是抵死不屈。赫蒙天野殊死作战,只求两败俱伤。就在独眼龙踌躇之间——]

(赫蒙转身,背对独眼龙眼前)

(苗王:你早就是一个死人!)

(独眼龙一刀砍下)

赫蒙天野:呃……(步步后退)喝!

(举刀刺穿自身,同时穿入独眼龙腹部)

独眼龙:呃……

赫蒙天野:呃……死来!(后退至树前,一使力,长刀穿透独眼龙)

独眼龙:呃啊……呃……自第一刀,你就打算同归于尽了。

赫蒙天野:失去忠诚,受敌怜悯,无能报仇,我早就是一个……死人!喝啊!

(拔刀回身斩下)

独眼龙:喝!(挥刀劈向其颈部)

赫蒙天野:呃……呃呃……赫蒙天野……阻挡任务……完……成……(倒地而亡)

独眼龙:呃……呃呃……(刀柱地)俺不能倒在这…………呃……俺必须赶往支援……啊……(昏倒,同时万雪夜来到)


【天允山】

北竞王:救援者的成败,可说是否能退至五里之外的关键。

俏如来:俏如来对这个人有绝对的信心。

北竞王:小王也有这样的自信啊。

俏如来:前辈,那你呢?

俏如来:你又有怎样的想法?

神蛊温皇:咿,这是你的局,非是吾之局,观棋不语真君子啊。

俏如来:前辈之局,不就设在此地?否则,我们又怎会来此?只是同一天来到,算是巧,也算是不巧。

北竞王:真是让人不意外的意外啊。

神蛊温皇:与其说这是偶然,不如说它是必然。

北竞王:说到底,对局者的厮杀也就罢了,有人却是企图双杀啊。天允山这局,还是少碰为妙。

神蛊温皇:看来第二本天书已经破局, 那只剩下第三本天书了。

俏如来:是破局,或是埋局?

北竞王:咳咳咳……呼,让小王休息一下好吗?

俏如来:王爷请自便。

(北竞王就地而坐)

神蛊温皇:需要吾替你把脉吗?

北竞王:咳,小王贱躯,承受不起啊,咳咳。


【树林】

(万雪夜扶独眼龙在树旁坐下,为其疗伤)

[恩与仇,悔与恨,万千的心绪难言,此刻,皆如春阳化雪,消融在无声的沉默间。]

独眼龙:万朔夜,你的伤没事了?

万雪夜:朔夜已经死了,雪夜才是父亲留给我的名字,也是真实的我,请别再叫错了。

独眼龙:雪夜,这个名字很适合你。

万雪夜:既然你没大碍,那我要离开了。

独眼龙:等一下。

(雪夜停步)

独眼龙:可否……可否请你照这封信上面所写的,救援撤退的百武会同志?这本来是俺该完成的任务……

万雪夜:(接过信)我答应你。

独眼龙:啊……多谢你。

万雪夜:这不是为了你,是为了弥补我往昔的过错,以及不辱父亲所传的这支曤日。它的荣耀不在于名号,而在于实践仁道济世的理想。(离开)

独眼龙:俺仍要多谢你。(起身)你让俺明白,原来犯下的错误,真的能被救赎。


【北竞王府 花园】

藏镜人:<始帝鳞……看鳞族的态度,若不设法交还始帝鳞,只怕他们会对苗疆全面宣战,但若夺走始帝鳞,我又该如何向千雪交代。为我,千雪已经付出太多,我怎能再让他为难?而且这样对北竞王也过意不去。>嗯?

(忆无心正在练习术法)

忆无心:喝!

藏镜人:无心。

忆无心:啊……(一分神,石头变回原状)啊,爹亲。

藏镜人:无心,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忆无心:我……呃呃……我……呃……

藏镜人:你在练功吗?(无心不语)怎样了?

忆无心:我还没练成功……但是,但是我已经有进步了。虽然还是无法恢复到以前那样,但是,只要我继续努力,一定会有成果的。我一定会把封住魑鬼那招练成,我一定做得到的……

藏镜人:无心……(拥住无心)别逼迫自己。

忆无心:啊,爹亲。

藏镜人:你是我的女儿,永远是我的女儿。我不管你拥有什么能力,或者你只是一个普通人,这点永远都不会改变。过去的不愉快,就将它忘记吧。从今以后,父亲会好好待你,绝不会再让你经验这些事情,让我们……重新来过……

忆无心:阿爹……呜呜……我只是……我只是不想要成为你的负累,假使……假使我有能力自保,甚至在你有需要的时候帮助你,你就不会再受伤了……呜呜……

藏镜人:你的心意,爹亲有感受到了,但是爹亲只希望你能快乐的过日。这些事情,让爹亲来操烦就好。

忆无心:呜呜……

藏镜人:(为女儿擦去眼泪)别哭了,你这样为爹亲设想,爹亲真的非常的欢喜,但是爹亲还是喜欢看到你笑的模样。你的笑容,就是爹亲的全部……

[全然真心的对待,为彼此设想的心情,纵是天涯奔波,未能安定,但长年漂泊的心,已找到了自己的家。]


【树林】

(一封信飞入识龙影手中)

如月:恩公,那是什么?

识龙影:(收信)别再躲了,出来吧,汲水先生。(不为所动)你一直跟着我,处处针对我,甚至还布阵试探我,那不就是因为你怀疑我的身份吗?我老实跟你说,其实我是还珠楼的杀手,不是你以为的丑孔明。

(汲水先生走出)

如月:原来你一直跟着我们。

汲水先生:你以为你这样说说,奇者我就会相信吗?

识龙影:我所说的乃是事实,丑孔明早就离开还珠楼了。

汲水先生:先前我百般试探,你都没说出你的身份,现在突然说出来,就要我相信你,你当做奇者是傻子就对了。

识龙影:楼主与俏如来的局已经结束了,我也没有再伪装下去的必要,你也不用再伪装了。

汲水先生:奇者哪有什么伪装呢。

识龙影:再装下去就不像了,燕驼龙。

汲水先生:奇者是哪里长得像燕驼龙了?你别乱说啊。

识龙影:是我乱说话吗?俏如来已经向楼主承认,你是他派出的人。俏如来身边能用之人不多,能让他安心交付九龙天书之事,除了燕驼龙之外,还有别人吗?

汲水先生:你是哪一只眼睛看到我跟俏如来有往来了?

识龙影:没亲眼所见,不代表就没有这件事情。现在天书之局接近终了,我跟你也算完成任务了,又何必再这样针锋相对?楼主与俏如来已经达成共识,我们再继续斗来斗去,有何意义?

汲水先生:奇者针对你,跟俏如来与天书全无关系。

识龙影:经过玄光之照的验证,对于我的身份,你早就得到答案了,不是吗?

汲水先生:这……

识龙影:难道你对自己布下的阵法没信心吗?

汲水先生:<玄光之照并未照出他有其他的面目,看来他并非是丑孔明伪装。>呃,确实是我找错人了。

识龙影:误会能解开便可。

汲水先生:这段时日多有得罪,请你不要见怪。

识龙影:识龙影能可了解,先生不用放在心上,不过……(靠近)

如月:啊?!

识龙影:楼主也叫我杀你!(无影金梭刺入汲水先生右肩)

汲水先生:啊,你……喝!(点穴止血)

[遭逢暗算,汲水先生连点周身数大要穴,却是止血不能。]

汲水先生:啊……怎会?呃,啊……

识龙影:无影金梭中体,根本就不能止血,你领死吧。

如月:啊,啊,啊啊……(逃走)

汲水先生:呃……可恶,无影金梭……你果然是杀害紫燕的凶手!

识龙影:十声之内,送你见阎王。一、二……

冥医之声:想要阎王收人,先来问过我!

汲水先生:呃……

(银针飞出,插入汲水先生几大穴位,鲜血立时止住)

识龙影:啊,怎有可能?!

冥医:(走出)真的会用无影金梭的人,根本就不用十声,你还差得远了。

识龙影:冥医。

冥医:无影金梭是拿来救人,不是拿来杀人的。教你的人没教过你吗?

识龙影:哈,你对无影金梭又能了解多少?(化出金梭)

冥医:无影金梭乃是掌生握死幽冥君的独门暗器,而掌生握死便是掌握生死之意。其实幽冥君是一个医生,无影金梭是他拿来救命的工具,而我……(亦拿出金梭)是幽冥君的传人。


【天允山】

俏如来:王爷觉得如何?

北竞王:好还很多了。(起身)

俏如来:那就好,今日一会,获益匪浅。温皇前辈,王爷,俏如来告辞了。

北竞王:小王也要回转苗疆,请了。

神蛊温皇:你们两人,真是一点也不诚恳。既然都来到这里了,见到面,也讲到这个程度了。最后一张牌,大可直接揭穿。明明心知肚明,何必遮遮掩掩,让旁人听得一头雾水总是不好。

北竞王:这边还有旁人吗?

神蛊温皇:王爷孤身入中原,最少会带一个随从护身。

(此时,一阵劲风吹来)

神蛊温皇:你看,他已经回应我这句话了。作为一个隐形的观众,你也该让观众听得明白吧。

北竞王:小王认为他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

神蛊温皇:王爷何必这么小气呢。

北竞王:唉,想休息也休息不了。方才说到哪里了?

神蛊温皇:关键的救援撤退路线,还有苗疆的目的是为了消耗中原的战力,以免在真的开启伏羲深渊之时,被破坏。

北竞王:是啊,消耗中原的战力,所以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针对中原所有可能的安排进行回应。最大的目标,是消灭百武会,其次是重创百武会,最不济,也要伤害中原重要的战力。埋伏是第一步,撤退的路线拦阻是第二步。第三步是什么呢?小王不是说过了,希望救援的人,别站在高处。因为高处虽能纵观全局,同时也是刺客最好的目标。

俏如来:啊?!


【悬崖】

梁皇无忌:再一里,百武会的侠士就要进入施行结界的范围了,准备施法。

冽风涛:你不能。

梁皇无忌:苗疆的刺客!

冽风涛:冽风涛先提醒你,我不是残废!


【天允山】

俏如来:啊,刺客,原来如此。如果结界来不及封起,百武会侠士必遭重创。啊……

神蛊温皇:你应该也有话要说,俏如来。

俏如来:这……

神蛊温皇:北竞王已经坦承,你也应该坦承才是。

俏如来:如两位所说,假天书除了混淆视听,第二局,就是釜底抽薪。只要夺得其中一项王骨,就可以大大拖延苗王的脚步。但是到今日之前,俏如来并不能确定第二局是否可行。毕竟温皇前辈能可看破,就有如王爷这般聪明智巧的人能看破。

北竞王:小王岂敢,过誉了。

俏如来:为什么明明有被看破的危险,俏如来仍要攻击东北角?因为照理而言,如果被看破,那无极山周围就不可能有任何的行动。但是在被看破的前提之下,苗王仍然按照第一本天书的记载在无极山进行仪式,那就只有一个可能。用三王骨做饵,要消灭中原的战力。

北竞王:嗯……

俏如来:所以无论是否被看破,只要无极山周遭有动作,出现的就必然是真正的王骨,只因为百武会必须确定真正的王骨出现之后才可能行动。只要这项王骨是真,那就够了。正因为王骨太过重要,所以无论在哪一种情况之下,只要战局开启,带着王骨的人必然快速撤离战场。在其他人的掩护之下,退回苗疆。而在东北角,退往苗疆的路并不多,不是,应该是说,只有一条。而最关键的抢夺手,就等在那条路上。

北竞王:哎呀!


【树林】

(阴九玄急急而奔)

阴九玄:<一切如王爷所料。快将王骨带回苗疆。>

(路上樱吹雪静静而待)

北竞王:哎呀,所以……所以真正的抢夺,是在回苗疆的路上,咳咳。

神蛊温皇:唉,真是够了。你们两人真是爱演。一个表情僵硬,一个太过张狂,都是一般虚伪。现在智已算尽,扣除一直暗中率兵监视还珠楼动静的苗王,就看谁力高一筹。所谓的智谋,仍是需要武力的辅佐啊。


【悬崖】

万雪夜:冷眼识世路,朔夜逐日痕。深恩不可负,尽付霜刀魂。梁皇无忌,你准备施法。他,交给我!

梁皇无忌:有劳了。(转身准备施法)


【树林】

(千雪孤鸣来到)

狼主:女流之辈除了女暴君,我真不爱打女人呢。

樱吹雪:这条路,等一下有人要经过。在受伤之前 离开吧。

狼主:同样的话,奉还给你。在受伤之前,退下吧。

樱吹雪:没活说了,相 杀吧!


[智斗智,天书斗智第一局。意图消耗中原战力的苗疆,意图抢夺王骨的中原。双方巧计布局,最后,是谁达到目的呢?

 武拼武,千雪孤鸣对上樱吹雪,万雪夜对上冽风涛,四人武中生死决!

 金梭对金梭,是传人,是恩仇,两人嫌疑揭穿至极之战!

 吃下异书的酆都月,又会产生何种的诡谲异变呢?

 剧情即将进入最后精彩四集,所有谜团,将要一一解破!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三十三集——算不出的异变。]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