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3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491368417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三十一集 战死的狂人

录入:魔女雪儿、浪花海月


【泣血邪魔洞】

[为夺幽灵魔刀,苗疆精锐倾巢而出。黑白郎君凛然无谓,苗王自持胜券,态度沉稳。]

黑白郎君:齐上吧!

(苗疆大军攻上)

苗兵:杀啦!

黑白郎君:呀哈——

[不世狂人,无惧万马千军,双掌翻飞,逼得女暴君与赫蒙天野全然不能近身。]

黑白郎君:这样如何尽兴?怒马凌关

女暴君:赤蚺吐信,喝——

赫蒙天野:奔雷之野!

狼主:用这样的阵仗杀一个人,王兄,你是叫我来凑热闹的喔?

苗王:苍狼,令狐千里。(两人攻上)

[刀走雄沉,剑走迅利,四对一,黑白郎君仍然嚣狂如廝。]

黑白郎君:来吧,来吧,呀哈——(杀死若干苗兵)哈哈哈哈,痛快,痛快啊!

[魔刀入手,黑白郎君再添邪能。邪光舞动,尸血纷飞。]

黑白郎君:封灵斩

(苗将纷纷负伤)

苗王:千雪,孤王要将损失降至最低来应付未来之战。多少人围杀并不重要,你到底战或不战?

狼主:王兄!

苗王:战不战?

狼主:唉,喝——

[千雪孤鸣惊天一刀,却是划开战局。]

女暴君:狼主,你又想做什么?

狼主:所有的人退下!黑白郎君,来!

黑白郎君:四对一,对你们早已不公,想不到更有痴愚之人。

狼主:哈,白痴对疯子,刚好。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刻意惹怒南宫恨,只是加速你死亡的到来。

狼主:<这阵不比以往啊。>

黑白郎君:喝——

[黑白郎君战意狂升,刀刀狠沉,千雪孤鸣勉力支撑。]

苍狼:王叔!

苗王:苍狼,你明白了吗,千雪这种人,不能做王。

黑白郎君:怒马凌关!

狼主:十里飞霜!

(狼主被震退)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这种的能耐,妄想独战南宫恨。

狼主:你不简单,但是我,更复杂!喝——皇世经天•星辰万变•破空千狼影!

黑白郎君:收 化 运 发,一气化九百!

狼主:(吐血)啊——

苗王:皇世经天•虚空尽灭(赞掌助狼主)

狼主:王兄?

苗王:狼王印!(攻击黑白郎君)霸王极!

冽风涛:擒龙手

黑白郎君:(被击中)啊——

(苗王冽风涛合击黑白郎君,幽灵魔刀到手)

苗王:杀!(苗疆全体进攻)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想死的,就靠近!

[重创的黑白郎君,豁命提元。不屈的眼神,仍让征战无数的苗疆众战将,有所迟疑。]

黑白郎君:来啊!呀哈——

苗王:他已气空力尽,不可迟疑,众人再杀!(众人再次进攻)

[黑白郎君九死一生之间,魔茧散出黑丝,沾黏坚韧,纵横交错。转眼,便满布整个泣血邪魔洞。]

(苗兵损伤,黑白郎君被卷入魔茧)

苗王:众战将,退出邪魔洞!



【邪魔洞外】

苗王:怎会发生这种异变?

女暴君:必然与网中人有所关系。

苗王:<幽灵魔刀已到手,但黑白郎君生死未卜,此点必须防范。但看此蛛丝,寻常火兵只怕无法破坏。>女暴君。

女暴君:苗王有何吩咐?

苗王:邪魔洞只有单一出口,必须将此洞封闭。美人阁入口的离尘石,具有吸化异能之功,用它来镇压此洞口,再派人随时观察状况。

女暴君:这……离尘石是美人阁的宝物,用来阻挡外敌入侵,若是拿它来此地,美人阁岂不是没任何防备了?

苗王:不用多言,照办就是。

女暴君:是。

(苗王离开)

苍狼:王叔。

狼主:太卑鄙了,我不能认同!

冽风涛:战场上,何来卑鄙?

狼主:有这种的实力,还用这种奸险的手段!你若是还有一名武者的尊严,就该正正当当的对战。怎样,你有尊严吗?

苍狼:王叔。

冽风涛:尊严,我已失去很久了。

狼主:你!

苍狼:王叔,算了,你还有事要办,不是吗。

狼主: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啊,为何我不曾见过他?

苍狼:他是……罪海七恶牢的罪犯。

狼主:七恶牢的罪犯,他怎么会被放出?

苍狼:父王与他条件交换,以自由之身,换取替父王作战。

狼主:连这种罪恶滔天的罪犯也可以放出来,王兄竟然做到这种程度!

苍狼:唉,王叔,我们离开吧,你还要去还珠楼啊。

狼主:真是事情多过猫毛。



【村庄】

[炽,怒比火更炽。冷,心比雪更冷。满目的红焰,飘落的雪花。红白之间是如此不衬。是否始终,万朔夜、聆秋露,就是一个矛盾的人?一个矛盾而不容的悲哀?]

万朔夜:来吧!飞鳞破甲

独眼龙:仁道一斩

[刀式交接,是最深层的愤怒爆发,是最艰难的取舍挣扎。无解之解,眼前唯有,一战。]

万朔夜:这,才是你的实力。

独眼龙:俺不能让你一错再错。

万朔夜:你口口声声说我错,但最早铸下大错的人,却是你,却是你啊!

[错,错在谁?是错在自己女儿身?是错在自己拾起刀?是错在那一夜雪夜相遇?还是错在当年不该的那一刀?或是错在命运弄人的交错?]

万朔夜:血流凝刃

独眼龙:侠道一斩

万朔夜:此招了结。雪夜曙光,喝——

独眼龙:天道仁斩

(两人各自负伤。)

万朔夜:呃,报仇,我要……报仇。喝——

独眼龙:俺……败了。

万朔夜:死来!我赢了。我真的……赢了,我赢了,我终于用我的实力打败你。这十几年来,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刻,为何现在我,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我到底该怎么做?该怎么做才对啊?父亲,你看到了吗,这是你的期待,你的遗憾。我为,你什么都放弃了,但是这份恩情,我仍然还不起。我仍然……还不起啊。

独眼龙:杀了俺吧,这样,也许能解除你的痛苦。

万朔夜:是啊,是你!所有的根由都是你!只要杀了你就好,喝——

(万朔夜回忆——

独眼龙:没必要的杀戮,够多了。)

万朔夜:为什么,为什么对手偏偏是你?为什么我连恨你都做不到?为什么不让我执迷到最后啊!(自砍)

[一瞬的彻悟,带来最深的绝望。过往所为究竟是回报,或是更刻骨的背叛?是弥补,还是更沉重的沉沦?]

万朔夜:父亲……我无颜……再去见你。(昏迷)

独眼龙:万朔夜,你撑住,俺决不会让你死。



【还珠楼大殿】

神蛊温皇:我说得没错吧,不用出门,我便能掌握九龙天书的内容。

凤蝶:是俏如来太天真。

神蛊温皇:天真?如果现在的俏如来算是天真,那苗王根本善良,而黑白郎君简直本性温顺了。

凤蝶:若不是天真,怎么会被你所骗?

神蛊温皇:这不是骗,是筹码交换。

凤蝶:你换到天书的内容,他换到什么?

神蛊温皇:我不揭穿他啊。

凤蝶:你交换出去的东西,一定不是好东西。俏如来一定不知道自己吃亏了。

神蛊温皇:这嘛……

一剑随风:禀主人,狼主到来。

神蛊温皇:千雪。让他进入。

一剑随风:是。

凤蝶:义父来了,但是苗疆不是向你宣战了?

神蛊温皇:傻凤蝶,宣战之后,还可以谈和啊。

凤蝶:谈和?现在这种情况?

神蛊温皇:就是因为这种情况,更要谈和啊。

(狼主至)

狼主:心机温仔。

神蛊温皇:你双手空空。

狼主:不然呢?

神蛊温皇:北竞王没叫你带女暴君的人头前来请罪吗?

狼主:你果然心机,连他这步也想到了。虽然我也很想要那个贱妇的人头,但是王兄不准。所以,我只好空手来见你。

神蛊温皇:他要你来谈和?

狼主:是。

神蛊温皇:嗯,可以。

狼主:这么简单?

神蛊温皇:反正也没人对这件事情认真,不是吗?

狼主:王兄的意思,就是双方不用急于正面冲突,在九龙天书之事了结之前,这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

神蛊温皇:以苗王的个性,他还有可能信任还珠楼吗?这场何谈,宣告立场的意义,远大于实质的意义。苗王只是想警告吾,他现在不主动攻击还珠楼,而还珠楼,也别想坏了他的好事。

狼主:你都明白了,那你还答应?

神蛊温皇:拒绝就不好玩了。

狼主:玩?是有多好玩啊?你的好玩到底是什么?什么才是你要的?你做了这些事情,到底想得到什么?

神蛊温皇:好玩的游戏,就有一定的乐趣。

狼主:所以我也是你的游戏?

凤蝶:义父……

神蛊温皇:你想听的答案是什么?

狼主:对我别在那边耍心机,你说你的真心话。只要你一句,王兄那边,我来处理。

神蛊温皇:你有帮藏镜人处理成功吗?你的兄弟有三个,每一个都走向不同的方向。你想全部挽留,只怕到最后,你一个都留不住。

狼主:为什么,你们就一定要这样逼我?

神蛊温皇:该说是命运的无奈。

狼主:你这个心机温仔,几时又信过命运了?

神蛊温皇:我一直都信啊。再强的智慧,也算不过天意弄人,不是吗?

狼主:话已转达,拿去。

神蛊温皇:这是……

狼主:毒药,给你吃的。(离开)

凤蝶:毒药?什么意思?

神蛊温皇:<是医治皇世经天宝典的独门伤药。>狼主,你仍然不懂吗?想要全部挽留,最后,你一个也留不住啊。

凤蝶:主人,你常说,你们三个人当中,义父是最笨的。但是……我觉得,义父是你们当中,最幸福快乐的一个。



【苗疆王宫大殿】

北竞王:见过苗王。

苗王:王叔免礼。

北竞王:王特意单独召唤小王,可是有事要相谈吗?

苗王:三王骨已经齐备,孤王稍后要前往天狼坛,拜访祭司。三本天书之秘,王叔可有端倪?

北竞王:或者,已有端倪。一切等王自天狼坛回来再说。

苗王:另一私事,王叔早已年届适婚之龄,不知可有意中之人?

北竞王:王上,大局当前,此时提及儿女私情,未免有所不妥。

苗王:王骨与天书均已到手,接下来,只要打开伏羲深渊,让苗疆得气,便无他事可忧。王叔难得前来,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在此尽快定下,也好了却祖先王的遗愿。

北竞王:不急,还不急啊。

苗王:怎么不急,莫非王叔想孤身一世吗?依孤王看来,姚金池服侍王叔多年,尽心尽力,无微不至,正是最合适的人选。

北竞王:金池确实对小王照护有加,因此,小王才不愿误了她的一生啊。

苗王:王叔此话是怎么说的?能嫁入王室,可是无上的光荣。若王叔顾虑身份之别,也可先纳为妾室无妨。

北竞王:像小王这样的身体,随时都有可能去找先祖,怎么给人幸福。金池温柔贤淑,小王这般残躯,不愿误其终身。

苗王:王叔太过自轻。若王叔不便开口,孤王可以下令赐婚。

北竞王:请王,让小王再详思吧。

苗王:好吧,孤王不再强逼,一切旦看王叔的意愿,望王叔多加思量。

北竞王:小王明白了,多谢王上关心!



【苗疆王宫外】

姚金池:千雪王爷。

狼主: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姚金池:我……金池听闻千雪王爷等人,前往与黑白郎君对战,唯恐会有任何损伤,所以特别备上伤药在此等候。千雪王爷,你受伤了,让我为你疗伤吧!

狼主:不用了,我这一点小伤那需要治疗啊!苍狼伤得比我还严重呢,你应该去医治他才对啊。

姚金池:苍狼王子乃万金之躯,岂容金池插手。御医已经在为苍狼王子诊视了。

狼主:那没事了,我先走。

姚金池:千雪王爷……

狼主:还有什么事情啊?

姚金池:没有……

(北竞王至)

北竞王:金池。

姚金池:竞王爷。(北竞王走近)竞王爷。

狼主:不曾看过你这个模样,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北竞王:金池,你对小王有何看法?

姚金池:竞王爷待金池恩重如山,金池此生实难回报。

北竞王:那,你愿意嫁给小王吗?

姚金池:这……

北竞王:看来是不愿意啊。也是啦,像小王这样孱弱的身躯,也难怪你不愿。

狼主:到底是怎么了?

北竞王:王有意将金池赐婚于小王。

狼主:这样好啊,说实在的,你早就该成家立业了。王兄这个决定,我大力赞成。

姚金池:千雪王爷!

狼主:你是在害臊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姊姊都已经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了,你也是差不多该找一个好男人嫁了。

姚金池:我……

北竞王:别顾着说别人,你自己呢,不也到了适婚的年岁了。

狼主:论辈分,论年纪,当然也要王叔你先啊。

北竞王:不如,我们叔侄两人同时婚娶,共成佳话如何?小王相信王,一定早就替你挑好人选了。

狼主:别牵拖到我这里来,我还不想要被人绑住。

姚金池:竞王爷,金池一心只想要好好奉侍王爷,从来不曾想过高攀。婚娶之事,还请竞王爷向王上婉拒。

北竞王:唉。(离开)

狼主:这声唉,是什么意思啊?


【天狼坛】

众兵:恭迎苗王。

大祭司:王上。

苗王:大祭司,孤王已经将三王骨与天书收齐。今日来此,便是要请你出马,进行工作。

大祭司:只要打开伏羲深渊,掌握地数,今后苗疆千秋万代,永世永垂。

苗王:但现今犹有一难,天书虽得,却有三本,真假难辨,甚至孤王也难预计,这三本天书是否真有一本为真。

大祭司:嗯……这当中定然藏有阴谋。如果三本天书均为假书。九龙换气的时刻便可能被耽搁。

苗王:虽知阴谋在前,但第一本天书开启的时间已经逼近,现在也无法进行查证。唯有委托祭司进行下一步的工作,同时也不能放弃找寻下一本天书的可能。

大祭司:无妨,就先将三本天书一一试验。王上可有将天书带来?

苗王:此书乃由一名名唤汲水先生的人所交出,虽然经过俏如来之手,但孤王曾看过此卷,应无变造之虞。

大祭司:(观视)以木质来看,确实是久远之前的藏物。书中记载的内容难以辨证,多数是各国地理风水之变化优劣。

苗王:大祭司,你曾说过,当年始帝焚书坑儒,目的便是要消灭九龙天书的存在。虽不知其目的,但此书原本应存在千年之前。历经千年,沧海桑田,地理必有变化,可否由此处验证?

大祭司:若以地理变化观来,此书内中所记载之地理确实与始朝一致。一般人怎能得知千年前的地理风水?纵然要翻阅典籍伪造,也难有如此丰富的知识。此书看来并无破绽。

苗王:那必需信了?

大祭司:一试何妨,照书中记载,伏羲深渊位于无极山,我们便依照书中记载的召唤之法,以无极山为中心,各自在距离十里之处的正南方、东北方、西北方,以倒三角的形状,用王骨进行祭天大法。如此在中心点的无极山,便会打开伏羲深渊。王上。

苗王:孤王明白,孤王会亲自坐镇此事。

大祭司:阴阳双部。

阴九玄:驾虹霓,乘赤云,观透幽微阴九玄。

阳九昊:着金服,步紫霞,览照光华阳九昊。

两人:参见苗王。

大祭司:此役由吾居南方,阴阳双部在西南、西北,同时催动祭天大法,开启伏羲深渊。王上,无极山位于中原,此战他们必会干扰。

苗王:孤王已找来王叔,必会做下万全的准备。

大祭司:好。阴阳双部,各备法器,候命出战。


【草屋】

(万雪夜醒转)

恋红梅:你醒了。

万雪夜:啊……红梅姐……义母……为什么我的感觉,我的记忆,会这样陌生?好似都是别人的一样。

(冥医等人来到)

冥医:你恢复意识了。

村民:醒了醒了,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大夫的药方果然有效啊。

万雪夜:你是……冥医,还有大家。为何我对于你们会有截然不同的两种想法?

恋红梅:她现在还很混乱,弄不清楚自己的感觉。

冥医:这应该是两个身份合一造成的意识错乱,随着时间过去,慢慢就能解决了。

万雪夜:是你让我找回自己的意识?

冥医:不只是我,还有整个村庄的村民,以及独眼龙的帮助。我们必须让你面对自己的心病,所以村民带你去看聆秋露的坟墓,让你想起你拒绝承认的事实。

村民一:是啦,冥医还叫我们赶紧离开村里,避一下风头,所以,事情发生的时候,村里一个人也没有。

万雪夜:原来是这样,啊,秋露……

村民一:呃,对不住,都是我们对不起你们。(跪下)

万雪夜:啊,你们……

村民一:过去,是我们太糊涂,太过封闭,所以,才会铸下大错。

村民二:我们害死秋露,也害死春桃,但是我们知道我们犯的错永远无法弥补,所以不敢奢求你的原谅,但是……但是我们的愧疚一定要对你说。

风间始:村民对自己以前犯的错很后悔,他们都想帮你的忙,我也希望可以尽一分心力,也算是回报春桃姑娘的恩情。

冥医:还有你与独眼龙之间的恩仇,也必须做一个了结。

万雪夜:那一战,是你们安排好的?

冥医:没有错,这是一场危险的赌注,赌你能不能及时清醒。若是成功,就可以化解你的执着,但是若失败,代价便是性命。

独眼龙:俺相信,你的本性善良,相信你不会辜负万曙天的教诲,但想不到你竟然向自己挥刀。你能保住一命,真是万幸。

万雪夜:到了最后,我仍还是还不了……父亲的恩情。

独眼龙:不是这样,你欠万曙天的恩情,早就还了。你说万曙天为了对抗俺而创了三式新招。你与俺决战之时所用的最后一式,叫做什么?

万雪夜:雪夜曙光,父传授手给我的最后一招,融合了我们两人的名字。

独眼龙:俺认为不是。俺认为,这是他为了纪念那一个雪夜,在他最落魄失意的时候遇上了你,是你代替了光儿,让他重新燃起希望。是你在他生命最黑暗的时刻,亮起了一道曙光。万朔夜,你还恨俺吗?

万雪夜:错了,我……不是他。万朔夜已经死了,不存在了。聆秋露……也是。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死了……

恋红梅:雪夜……(抱住)哭吧,将你一生的眼泪都哭出来,义母在这里陪你。

万雪夜:呜呜呜……


(村民重建家园,冥医、独眼龙来到)

冥医:这件事情,总算完美的解决了,只是害得村庄遭受祝融之灾。

村民:别这样说啦,房子再盖就有了,我们还要多谢你给我们这个机会来弥补。

独眼龙:多谢你替俺,了却了一桩心事。

冥医:不用说谢,被医治的人,还包括我们两个,还有整个村庄的心病啊。

(郭筝来到)

郭筝:独眼龙壮士,此地是发生何事了?

独眼龙:没事。郭少侠,找俺何事呢?

郭筝:这是盟主托我转交给你的。

独眼龙:(接信)多谢。

郭筝:信已送到,我先离开了。

独眼龙:(观信)冥医,俺有事必须先离开一趟。万朔夜的情况,就请你多加留心。

冥医:这是当然,我可是医生呢,哪有撇下病人不管的,你放心去处理你的事情吧。

独眼龙:嗯。(离开)


【北竞王府大殿】

忆无心:阿爹,你的伤势已经无碍了吗?

藏镜人:爹亲已经好很多了。

忆无心:阿爹,你在担心千雪叔叔吗?千雪叔叔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情的。

藏镜人:我也是这样希望。

苗兵:是谁?啊……呃……

藏镜人:嗯?

苗兵:来人,快来人啊,有人闯入王府,哇啊……

藏镜人:怎么了?

苗兵:呃……有人夜闯北竞王府……呃……

藏镜人:无心,回房躲好。

(无心入内,藏镜人奔出)

藏镜人:嗯?既是特意引我来此,又何必藏头缩尾,出来!

(足下使力,气劲爆发,一人随即出现)

鳞族特使:苗疆战神之名果然非为虚传,这样便察觉我的意图。

藏镜人:你是谁,找我何事?

鳞族特使:我是来向你讨债的。

藏镜人:讨债?藏镜人何时于你有欠?

鳞族特使:你已经忘却你自己允下的承诺吗?还是存心愚弄鳞王?

藏镜人:你是鳞族的人?

鳞族特使:想不到当时前来海境的,非是史艳文,而是你藏镜人。若非鳞王派吾前来追探,只怕鳞族至今还被蒙在鼓里。

藏镜人:我本无心欺瞒,藏镜人虽是亏欠鳞族一情,但你的口气,让本座不悦!

鳞族特使:你想毁约?

藏镜人:要毁约,你还有命与吾交谈?

鳞族特使:你还记得当时,你是怎么跟鳞王应承的吗?当日,你离开海境之后,便音讯全无,鳞王忧心始帝鳞的去向,特派吾下海境追查,不料却探得你真实身份,我这才寻线而来。经过这么长的时日,始帝鳞仍未取得,实在让人不得不质疑你的动机。

藏镜人:藏镜人既然允诺,只要时机一至,必然奉还。

鳞族特使:你可以有你的说法,我们也有自己的做法。倘若苗疆阴谋得逞,影响到九龙气运,鳞族也只能向苗疆宣战。届时生灵涂炭,血流成河,势所必然。

藏镜人:鳞王真要挑起两族征战?

鳞族特使:中原能为气运而战,难道鳞族便该坐视待毙?这当中的取舍,本就是吾王当要决断。藏镜人,是谁让事情演变至此,你要鳞族如何信任你?

藏镜人:本座明白了。请转告鳞王,藏镜人必会设法夺回始帝鳞。

鳞族特使:记住,鳞族虽不好战,但也

不畏战。(离开)

藏镜人:<鳞族已开始逼迫,但若此时强夺始帝鳞,只怕千雪会更加难以交代。>这当中,该如何取舍呢?


【树林】

(滥杀无辜的酆都月想起任飘渺、温皇看自己的眼神)

酆都月:啊,你看不起我……看不起我……楼主,你的眼中从来没有我,喝!(挥剑连出数招)压不住,我的心魔压抑不住……这到底是什么秘笈,我……呃……杀不了楼主,我就不可能恢复,对,我一定要……我非杀了你不可!任何手段,任何方法……楼主,我一定要杀你,要你后悔看不起我!(眼中绿光闪现)我要怎样做,我该怎样做,怎样办,才能杀得了楼主,才能……我……

(回忆起任飘渺、宫本总司一战)

酆都月:我不是对手,完全不是对手,楼主太完美,还是凤蝶,只能从凤蝶下手,但是凤蝶在还珠楼……对,杀了剑无极,让凤蝶恨楼主,楼主就会露出破绽。对,这样对,一定对,呃……我的思绪好乱,好乱……呃啊……剑无极,不悔峰……(持剑离去)


【春桃村庄】

(万雪夜着女装看着镜中的自己,恋红梅来到)

恋红梅:秋……雪夜,你愿意换回女装了?

万雪夜:义母,真是奇怪,我以前从来没发现,这张镜中的容颜是我,而不是她。

恋红梅:人总是看见自己想看到的部分,而放在眼前的事实却会视而不见。

万雪夜:现在我看清了,用来这么长久的时间,才能看清我自己。

恋红梅:雪夜,你的伤势无碍了吗?

万雪夜:嗯,冥医先生方才来过,做了最后的确诊,我已经没事了。

恋红梅:那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万雪夜:我尚不能决定,义母你呢?

恋红梅:自然是回去梅香坞,那些梅花无人照顾,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

万雪夜:义母是惜花之人。

恋红梅:真正惜花的人不是我。

万雪夜:嗯?

恋红梅:你的义父最喜欢梅花,别人来梅香坞都是看美女,只有他是来看梅花。这让当时已经是红牌的我十分的不甘愿。我用尽方式就是要引起他的注意,才有后来的风风雨雨。但是,我也曾经痛恨梅花,我一看到白梅,就想起他,想起光儿的死,以及我们所失去的一切。我想过放一把火,烧尽那些梅树。但,又觉得一片焦土,实在太像这条生命的写照,反正同样都是空虚,至少也要留一点装饰,也比较好看。

万雪夜:义母……

恋红梅:事到如今,过去的,过不去的,都过去了。幸好当初留下那些梅花,就算他现在不在了,还有我,代替他看倾城白雪。

万雪夜:义母,我想不通一件事情。

恋红梅:什么事情?

万雪夜:父亲这一生都在行善,没亏欠过任何人,没伤害过任何人,为什么到了最后,反而带来这么多的不幸?对笑不老,对红梅姐你,还有他自己。

恋红梅:这都是命啊,人家说命运弄人,谁玩得过命,或者他是一个不幸的人,但最重要的是,他这辈子,始终是活得无愧天地。

万雪夜:活得无愧天地……义母,我希望能陪在你的身边。

恋红梅:你是真心如此想的吗?

万雪夜:这……

恋红梅:现在你不是万朔夜,也不是聆秋露。你是万雪夜,是你自己,是拿刀,或者跳舞,甚至都不是也不要紧。你可以选择过自己的人生,不用再顾虑我,或者你义父的想法。

万雪夜:我……

恋红梅:等到整顿好一切,梅香坞会重新开张。到时候,你再给我答复吧。无论是回来表演,还是捧场,我都欢迎,但是不准不回来。

万雪夜:是,我会谨记在心。义母,多谢你这段时日的照顾。

恋红梅:傻丫头,你都叫我义母了,客套话就收起来吧。记得我方才所讲的话,你一定可以找出你的答案,走你想走的路。(离开)

万雪夜:选择自己的人生……


【不悔峰外围】

樱吹雪:霜,今日是几时?

雨音霜:是十六。前辈问这个,是担心与任飘渺对决的日期吗?

樱吹雪:我有要事离开,数日后便回。

雨音霜:是。

(樱吹雪离开)

雨音霜:<银燕与剑无极还在修悟宫本大人的留招,前辈不知何故离开不悔峰,是有什么要事吗?>

(酆都月来到)

酆都月:千金一刃泯恩仇,独饮西楼酆都月。

雨音霜:嗯?酆都月,你来此做什么!

酆都月:剑无极呢?

雨音霜:是温皇派你来的?

酆都月:楼主……啊……(眼中绿芒闪现)

雨音霜:啊……

[酆都月莫名动杀,霜虽有戒备,可是不过数招,已是险象环生!]

雨音霜:啊……

(内中)

雪山银燕:打斗声。

剑无极:哈,是哪一个柏木的去惹到那只母老虎。

雨音霜:啊……

雪山银燕:是霜的声音!

剑无极:怎会,快看看!

(两人冲出)

[银燕、剑无极闻声急赶,映入眼帘的却是震惊的一幕!]

(酆都月一剑刺透雨音霜)

雨音霜:啊!

雪山银燕:霜!

雨音霜:银……银燕……

雪山银燕:喝!

剑无极:可恶啊,喝!

(银燕一拳震退酆都月,接住雨音霜,剑无极上前拦截酆都月)

雪山银燕:霜,霜!啊,她还没死。她还没死啊!

剑无极:笨牛啊,赶快带她去找冥医。

雪山银燕:但是……

剑无极:但是什么啊,我先斩下他的狗头,作为给任飘渺的贺礼!

酆都月:楼主……

雪山银燕:霜,撑住!(背起霜奔走)

酆都月:楼主……剑无极……你该死。

剑无极:谁才是该死!(收剑入鞘)还珠楼才是该死!你们要逼我相杀,剑无极就允你们的相杀!来喔!无极剑,剑无极。招招残,敌无命。还珠楼,都去死!一拔刀——斩阿月仔!


【天允山】

[风云碑战后,天允山上笼罩着一片剧毒,生者难进。]

(俏如来、温皇、北竞王来到山下)

俏如来:温皇前辈。

神蛊温皇:北竞王。

北竞王:风姿俊朗,仪表不凡,手持念珠,是俏如来。

俏如来:这算是巧,还是不巧?

神蛊温皇:这是偶然,还是必然?

北竞王:让人意外,却不意外啊。  


【无极山】

[无极山正南方,大祭司手持始帝鳞准备施展祭天大法,开启伏羲深渊。]

大祭司:天为呼,地为应,吾以王骨号天令。天令号命开伏羲,伏羲洞中有深渊。深渊暗藏九龙气,九龙各司苍穹数。

(东北方)

阴九玄:(持魔刀)九龙各司苍穹数,五甲一周再轮回。

(西北方)

阳九昊:(捧狼王爪)轮回而今届天时,应天王骨开地穴。

三人:开!

[紧张紧张紧张,苗疆欲开启伏羲深渊。汲水先生所传的九龙天书,是否为真?

 天允山下,温皇、北竞王、俏如来同时会面。这三人,又会谈出什么呢?

 剑无极对上入魔的酆都月,他的无极飘渺又进展到什么样的程度了?银燕来得及挽救霜的性命吗?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三十二集——第二个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