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28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474081402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二十八集 黑色的手 杀人杀手

录入:布布小贴纸


【路途】

[漆黑的手,冰冷的手,弥漫着一股难言的肃杀之气。藏镜人不敢大意,暗运掌中真气,蓄势待发。]

藏镜人:来。

[铁手无情,逼命更甚。藏镜人伤疲,但霸招仍然凌厉。肢体交接间,眼前忽现寒光。攻势绵绵,来者不言不语,唯一的目的,只有取命。]

藏镜人:飞爆怒潮。

(激战,藏镜人伤。)

冽风涛:杀。

忆无心:父亲。

藏镜人:怒潮袭天。

[数日的激战,早已精疲力尽,纵是苗疆战神,此刻怎展勇猛。]

(藏镜人再伤,冽风涛攻近)

[忽然,大地震动,一条金龙拔地而起,直逼冽风涛。]

冽风涛:杀。碎。

(金龙消失,藏镜人父女亦不见。)


【野外】

(令狐背身而立,忆无心扶藏镜人)

忆无心:爹亲。

藏镜人:爹亲没事,到底是谁救了我们?是你,令狐千里。

令狐千里:跟我去见主人。

藏镜人:是北竞王,他派你来救我们。

令狐千里:是。

藏镜人:为什么?

令狐千里:我不知道,你直接问主人。

藏镜人:保下苗疆的叛徒,他就不怕苗王怪罪吗?

令狐千里:我不知道,你直接问主人。

藏镜人:他想作情给藏镜人。

令狐千里:我不知道,你直接问主人。

忆无心: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令狐千里:那不是命令。

藏镜人:命令是什么?

令狐千里:带你们去见主人。

忆无心:阿爹。

藏镜人:带路。

忆无心:阿爹。

藏镜人:有爹亲在,不用怕,走吧。


【路途】

(酆都月与识龙影)

酆都月:将九龙天书交我如何?

识龙影:你说交就交吗?

酆都月:那你的意思是?

识龙影:当然是---不交啰。

[识龙影故技重施,欲混淆耳目,藉此脱身。]

酆都月:剑四,灭。

(识龙影脱身失败)

酆都月:小虫伎俩,也想要脱身吗?

识龙影:飘渺绝式,你是还珠楼的人。

酆都月:这个警告,可有让你改变主意。

(识龙影再次攻击)

酆都月:看来是没有。剑七,真。

(酆都月取书得手)

识龙影:腾龙啸空。

酆都月:剑八,玄。

识龙影:可恶。

(识龙影逃走)


【野外】

(酆都月会女暴君)

女暴君:东西到手了?

(女暴君取书)

女暴君:俏如来没派人保护识龙影?

酆都月:没有。

女暴君:难道他认为这本天书一定是假的,还是另有原因。

酆都月:这不是该你注意的,你该将天书交给苗王,然后依照计划行事。

女暴君:我一直以为温皇深不可测,原来你也不差嘛。奴家就先回苗疆等你会合。

(女暴君离开)

酆都月:楼主,我的下一步,来了。



【野外】

(识龙影受伤吐血,燕云初出现)

燕云初:伤得真严重啊。遇上还珠楼的副楼主,能捡回小命,这样也算幸运了。

识龙影:你既然在场,为什么不出手帮忙,你就这样想要我死吗?

燕云初: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像这样的高手,奇者我怎么有可能打赢。出去也只是去送死。再说,奇者我看你应付得很好啊。

(识龙影哼声离开)

燕云初:你伤得这么重是想要去哪里啊?

(一女子出现追识龙影)

女子:恩公,恩公啊。

识龙影:你是---

女子:恩公不记得我了吗?

识龙影:这样美丽的容颜,识龙影怎会忘却。

女子:恩公---

(两人亲密)

燕云初:又是一个情窦初开的无知少女,你是要害死多少女人你才甘愿啊。

女子:你这个丑人,不准你污蔑恩公。

燕云初:这个也病得不轻啊。

识龙影:姑娘,你不用理这个怪人。

女子:恩公,叫我如月就可以了。恩公,你受伤了。

识龙影:小伤,不要紧。

女子:怎有可能不要紧。快点,我带你去看大夫。

(两人离开)

燕云初:这若是不顾着,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野外】

(俏如来独行,酆都月出现。)


【路途】

(令狐、藏镜人父女三人)

忆无心:爹亲,我们这样跟他走,真的没问题吗?

藏镜人:如果是别人,也许不能。但他---姑且还能相信。

忆无心:为什么?

藏镜人:因为北竞王的命令。

忆无心:这是什么意思?

藏镜人:北竞王对他有拔擢之恩,只要是北竞王的命令,他绝对会遵从。既然北竞王要见我们,他就一定会将我们,带到北竞王的目前。在这之前,我们不会有事。

忆无心:那个北竞王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派人来帮我们?

藏镜人:他是苗王与狼主的王叔。他会援助我们,大概是因为千雪吧。

忆无心:希望他是一个跟千雪叔叔一样温柔的伯伯。

藏镜人:伯伯?等你见到人之后再叫也不迟。

令狐千里:到了。


【北竞王府】

姚金池:姐夫。

令狐千里:主人。

北竞王:终于来了。

忆无心:你就是苗王跟千雪叔叔的叔叔?

北竞王:是啊。

忆无心:怎有可能。你看起来这么年轻。

北竞王:小王常常也听人这样说。

藏镜人:废话少说,你为什么要帮我?

北竞王:你知道千雪为了你,被苗王判处斩监侯吗?

藏镜人:什么,他连自己的兄弟也---

北竞王:为了你,千雪不惜与他的王兄对抗。如果你死了,千雪一定很伤心。既然千雪不希望你死,那我就不能让你死啊。

藏镜人:你不怕苗王知情以后,降罪于你吗?

北竞王:若苗王有意问罪,小王自有对策。不过---救下你这个叛国罪人,小王可是背负了亡国的风险啊。

藏镜人:你想怎样?

北竞王:小王需要你的保证。你可敢向天发誓,你藏镜人,终身不会与苗疆为敌。

藏镜人:我从来就无意与苗疆为敌,是苗疆要与吾为敌。

北竞王:若小王能保证你与你的女儿的安全,并让你们父女从此安稳过日,你可愿意放下前仇,不再记恨苗疆对你的追杀。单看千雪与你的交情,小王相信你不可能背叛苗疆,但王深信大祭司的预言,小王也无力阻止。等事情结束以后,你们就找一个地方好好退隐吧。现在暂时留在王府疗伤,追兵是不会找到这里来的。 

藏镜人:这---

北竞王:王可说是倾力杀你,以你现在的状况,要逃过追杀几无可能。你可以无所谓,但是你的女儿呢?你要她一个娇弱的女孩,跟着你出生入死,险境求生吗?待在王府,她可以受到周全的照顾,生命亦无忧。

姚金池:姐夫,你就应允吧,这也是为了无心。

藏镜人:难道你不会向女暴君,透露我们的行踪吗?

北竞王:金池与姚明月虽是姐妹,但个性却是南辕北辙,我绝对的相信她。

姚金池:姐夫,请你为无心设想啊。

藏镜人:好。我们可以留下,但你一定要救出千雪。

北竞王:这点我已有对策,相信小王吧。冰心,带两位贵客下去休息。

冰心:是,两位请随我来。

姚金池:王爷,你要怎样救下千雪王爷呢?他现在被囚禁在大牢之中,随时---

北竞王:小千雪啊,为了你,小王真的要卖命了。


【苗王府】

苍狼:父王。

苗王:怎样?

苍狼:赫蒙将军……还在外面。请父王体恤赫蒙将军丧弟之痛,原谅他的无理。


【苗王府外】

(苗王出,赫蒙天野跪在门外)

苗王: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

苗王:苗疆正值用人之际,你要因为一己的私仇离军。

苗王:孤王问话,你回答!

赫蒙天野:赫蒙天野没话说,只有以死谢罪。

苗王:孤王培养你数十年,是要让你死吗?

苗王:回答我。

赫蒙天野:不是。

苗王:回你的军营,没孤王的命令,不得出战。

(赫蒙天野沉默)

苗王:你!

(苍狼到来)

苍狼:父王。

苍狼:是孩儿无用遭擒,才会害少使为我而亡。孩儿才该负起最大的责任。

苗王:你是王储。你的耻辱就是国耻,不能相提并论。

苍狼:那为什么不能让赫蒙将军,替苍狼雪耻。

苗王:孤王低估了万朔夜的能为,他能让少使率领军将全军覆没,可见实力非同一般。这个耻辱不是不讨,是要再等数日。

苍狼:赫蒙将军,你听到了,父王会给你这个机会。

赫蒙天野:内心的火,烧得天野一刻都忍不住,忍不住。天野恳求苗王赐罪。

苗王:赫蒙天野。只有将功折罪,你才能免于一死。

赫蒙天野:领旨。

(赫蒙天野叩头,离去)

苍狼:赫蒙将军。

苗王:一国的君臣无能,就会牵连到所有的子民。苍狼,你能不挺起双肩,担起重任吗?

苍狼:是。


【苗王府】

女暴君:参见苗王。

苗王:你又要报告什么失败的战果了?

女暴君:这是识龙影身上的九龙天书,苗王请看。

苗王:快呈上来。

苗王:最重要的伏羲深渊的位置,与九龙的方位,都与步霄霆手上的那本不同,现在还欠一本。

女暴君:王上,我认为这本九龙天书是假的。

苗王:何以见得。

女暴君:在梅香坞,俏如来试探温皇,温皇早已指明,他派人假冒持有天书,而这个人就是识龙影。王上相信吗?

苗王:孤王半信半疑。

女暴君:但温皇也始终没有明确表示,哪一个人是他所派的,不是吗?如果他肯说出,或者就能释去一点怀疑。但依奴家所看,温皇一定不会讲真话。因为他放出九龙天书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要引出真正的天书,而是与俏如来同样,要混淆视听,避免真正的天书落入苗疆之手。这其中有几个疑点。第一,九龙天书与三王骨事件,授命温皇已久,温皇却始终没有动作;第二,温皇曾与俏如来关系十分密切。

苍狼:他与宫本总司决战,受伤沉重,疗伤时间不便动作也是有可能。更何况他杀了宫本总司,俏如来怎有可能继续与他勾结。

女暴君:这就难说了。虽然雪山银燕与剑无极有前往还珠楼报仇,但俏如来到现在,仍没有任何的动作,不是吗?

苗王:再说。

女暴君:除此之外,灵界大战,温皇还指点魔司令夺取幽灵魔刀,意图开启魔世。

苗王:有证据吗?

女暴君:还珠楼副楼主酆都月,现在正在外面等候王上召见。还珠楼虽然地属苗疆,但仍是一方之雄。他若真忠于苗疆,当初天允山上,何必引奴家带兵送死呢?奴家若死在天允山,谁会最为欣喜呢?

苗王:你的意思是,他是为了自己的兄弟?但是出卖藏镜人的人也是温皇。

女暴君:怎知温皇,不是为了助藏镜人他们兄弟相认呢?看看千雪,看看罗碧,苗疆三杰的友情,到底是牢不可破,还是各怀鬼胎。以还珠楼收集情报的能力,以及温皇本身的实力,真找不出藏镜人,真杀不了藏镜人吗?

(有兵士进入)

兵士甲:禀苗王,中原有使者求见,说是百武会所派的代表。

苗王:宣入。

苍狼:俏如来。

苗王:看这只小狐狸在打什么注意。

(郭筝入)

郭筝:参见苗王。奉盟主之命,请苗王带着九龙天书,前往中苗边界一会。

女暴君:要吾王带着九龙天书前往一会,俏如来凭什么。

郭筝:郭筝只知,盟主的身上也带着一本九龙天书。

苗王:回告俏如来,孤王随后赴约。

郭筝:请。

苍狼:俏如来莫非是想与父王交换天书。

苗王:好一个俏如来,孤王就与他会上一会。在那之前,宣召酆都月进来。孤王要问一个详细。


【村庄】

聆秋露:想不到大夫说的藏身之所,竟然是这里。真的想不到,我还有回到故乡的一天---但是为何不见春桃,难道说她已经离开村落了?

(冥医和独眼龙出现)

聆秋露:大夫,红梅姐的状况如何?

冥医:她先前勉强动武,损耗太大。现在先用药物调理,只要身体情况稳定下来,很快就可以开始治疗了。

聆秋露:太好了,我总算可以放心了。

(风间始出现)

风间始:是冥医先生。

冥医:是风间始啊。对了,为什么没看到剑无极跟春桃呢?

风间始:霜姑娘之前有来说过,大哥与银燕在一起修炼武功,我暂时留在这里看顾村落。而春桃姑娘他---她为了保护大哥,牺牲了。

聆秋露:春桃---

冥医:怎么会这样啊?

风间始:详情听说---

聆秋露:如果当时我与朔夜有在,春桃就不会……

村民:你们是剑大侠的朋友吗?

风间始:这位是医治过大哥的冥医大夫,这两位是大夫的朋友吧。

村民:这样喔。你们要是不弃嫌,就在这里多住几天啦。我们很欢迎啦。

(望聆秋露)

村民:你看起来有一点面熟面熟的……你是万……

冥医:你们跟我来一下。

(冥医带村民避开聆秋露)

冥医:我跟你说,现在开始,她就是聆秋露。知道吗?

村民:可是……

冥医:细节我之后再向你们说明。总之,照做就是了。

村民:好啦。

(冥医、村民返回)

冥医:打一个招呼吧。这位是独眼龙,这位你应该认识。

村民:秋---秋露啊。很久不见了,刚才一时认不出你。你愿意回来这个村庄,真是太好了。

聆秋露:能否带我去看春桃。

村民:当然可以啊,她和剑大侠救了这个村庄,我们现在时常会去探望她,陪她啦。现在你回来看她,她一定会很欣慰。

聆秋露:可惜,没有更早一点。

冥医:独眼龙,请你陪伴秋露姑娘,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独眼龙:可以。

冥医:风间始啊,麻烦你替我转告村人……


【村庄,春桃墓】

[新坟祭洒故人泪,一抔黄土堪盈掬。明明近在眼前,却是永隔天地,难再相见。]

聆秋露:春桃,对不住,我来得太慢了。

独眼龙:她是你的朋友。

聆秋露:是,她是一个坚强又倔强的姑娘,也是我最知心的朋友。这个村庄改变了,换做以前,外人进来只会遭人白眼,春桃是如此,朔夜也是如此。她说我总是太过乐观,我相信我可以说服众人,我想给朔夜一个家庭,结果,反倒是我成了孤儿。只有春桃站在我这边,安慰我,鼓励我。虽然我离开了故乡,仍是不时的挂念她。 

独眼龙:至少,她保护了她最重视的人。

聆秋露:是啊,幸好,她不再是孤单一人。春桃,若有来世,我们再做姐妹,再结金兰……


【野外】

(俏如来苗王两路人会面)

苗王:俏如来,本王依约前来。

俏如来:请苗王借一步说话。

(苗王迈步)

[忽然,周围结界乍起!]

苍狼:父王。

俏如来:防人之心不可无,无礼之处,请苗王切勿见怪。

苗王:你的无礼太多,就不差这一项。说吧,你约见孤王,是为什么!

俏如来:俏如来手上有一本九龙天书,欲与苗王交换另外一本。

苗王:你终究还是稚嫩,这个举动,不就证明了你手上的天书,毫无价值?

俏如来:苗王请说根由。

苗王:三本天书之中,识龙影那本是温皇所派,一本是你所派。如果孤王手上这本天书,是你混淆视听的作品,你大可拖延时间,或者将你手中这本天书毁去,而今你提出交换,是因为你无法确定,孤王手上这本天书的真假,那就表示这本天书绝非是你所派,我为何要换回一本,明知是假的天书呢?

俏如来:苗王的推测,有三点错误。

苗王:哪三点。

俏如来:第一,是推测我与温皇,必然各自派出一人;第二,是认为识龙影必然是温皇所派。这两点都全无证据。第三,就算前两点同时成立,你我也未必能掌握手上天书的真假。

苗王:你与温皇各一,三去其二,三本天书已经确定两本是假。就算孤王手中第三本天书也是假的,孤王也没理由与你交换。

俏如来:一加一,有时也会等于一啊。

俏如来:我与温皇派出的,如果是同一个人呢? 

苗王:不可能。

俏如来:还珠楼如果能帮助魔世之人,为何不能帮助俏如来?莫忘却还珠楼始终,是一个收金买命的场所,只要有钱,立场随时可以替换。

苗王:你与他的深仇大恨,可不是假的。

俏如来:苗王看见俏如来报仇了吗?

苗王:听闻剑无极与雪山银燕,都前往环珠楼寻衅。要说你与他同谋,可信吗?

俏如来:两个后辈小子,杀入环珠楼,结果却全身而退。是还珠楼太无能,还是俏如来的兄弟太过神勇?私怨私了,上回在梅香坞,温皇没出手;灵魔大战之时,温皇同样没对俏如来出手,如果苗王信得过温皇,俏如来这本天书就不用交换。

苗王:那现在出卖盟友的行为,就是你俏如来的人品?

俏如来:俏如来几时承认与温皇同盟?俏如来只说,我与温皇可能派出了同一个人。另外还有一个重点,苗王方才不是说过了。俏如来与温皇的深仇大恨,可不是假的。

苗王:如果你所言是真,温皇与你勾结的目的是什么?你又能从中得到何种利益?

俏如来:温皇的目的,谁猜想得清呢?至于俏如来的利益,不就是成功混淆了苗王你的视听?

苗王:<如果温皇真的与俏如来勾结---天书真假难辨,汲水先生开启九龙卷之时,有异象发生,也有可信之处。换,最大的损失,是让俏如来介入九龙之争,我方仍有战力的优势;若不换,损失可能不可限量---这本天书,孤王仍然势在必得,如果以武力……>

俏如来:苗王若无法决定,不换亦可。但如果想以武力抢夺,那大可省下。因为俏如来守不住天书,又换不得讯息,就只有一种作法。

苗王:<他想毁去天书!>

苗王:重施故技,你以为孤王还会相信你吗?

俏如来:好用的故技,不但可以重施,还可以三施四施、五施六施,因为俏如来深知,苗王与我,同样输不起!

苗王:孤王手上已有两本天书,你要换哪一本?

俏如来:当然不可能是识龙影那本。

苗王:(如此斩钉截铁,识龙影那本果然是假的吗?)

苗王:允你了!

俏如来:为求公正,彼此打开吧。

苗王:当然,这次孤王可要看得详细。

俏如来:双方将书册放在地上。邪马台壮士,劳烦妳了。

邪马台笑:站在这里看戏看这么久,总算用到我了。

(双方换书)

苗王:你真小心。

俏如来:见识过苗王的手段,才知晓怎样叫做深藏不露。俏如来怎敢轻忽。

俏如来:最后一件事情,请苗王替我向温皇问好。

苗王:哈哈哈!史艳文有子如你,让孤王欣羡啊。

俏如来:请。

(俏如来撤开结界,苗王等离开)

俏如来:我们也尽速离开吧。


【苗王府】

(苗王对照天书)

苍狼:父王,这三本天书你怎么看?

苗王:三本天书记载打开伏羲深渊的方法,大致相同。以伏羲深渊为中心,在距离十里之外的正三角顶端,各自准备一项王骨,然后施展祭天之法,以王气感应,就能打开通道。但三本天书记载的九龙,所对应的位置却各自不同;而深渊的位置,打开的日期,也有所不同。

苍狼:如果打开伏羲深渊,却弄错了九龙各自的代表,不是很危险。

苗王:如果伏羲深渊记载的位置没错,那书中对应的九龙便可相信。

苍狼:那这三本天书所记载的,伏羲深渊的位置,又各自在哪里?

苗王:步霄霆那本,是位在九脉峰;识龙影那本,是在天允山。

女暴君:天允山被温皇的三途蛊感染,还笼罩在剧毒之中,根本是生人勿进啊。

苗王:汲水先生那本所记载的,却是在无极山。

苍狼:大祭司也不能分辨真伪吗?而且三本打开伏羲深渊的方法,都相同,也太过奇怪了。

苗王:没人看过九龙天书,最多只有相关的记载,翻阅所有的典籍,可知正三角方位与祭天大法,是少数流传下来的讯息。针对此点作伪,也让分辨更加困难。

苍狼:大祭司可以进行祭天大法,中原方面也有几名善于术法之人,只怕干扰。

苗王:这点我会与大祭司进行讨论。现在最重要的是,温皇。

女暴君:王上英明,温皇确实不可留。

苍狼:父王,你当真要杀温皇。

苗王:疑者必杀,更何况像温皇这样的人,若不能留之为用,便不该留之为患。

苍狼:但是毫无根据……

苗王:苍狼,像你这般软心,如何成大事呢?

苍狼:难道父王你真的……想连千雪王叔也……

女暴君:少主,国有国法,狼主犯下重罪,王想饶也难啊。

(令狐进)

苗王:令狐千里,你不保护北竞王,到此地何事。

令狐千里:主人有令……


【牢房】

(姚金池探望)

姚金池:千雪王爷。

狼主:是你啊,你怎么会来这里。

姚金池:金池是代表竞王爷,前来探望千雪王爷的。

狼主:王叔他……请你转告王叔,不用为我费心了。王旨已落,岂有转圜的余地。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你回去吧。

姚金池:王上已经答应要撤回对你的惩处,你还有机会。

狼主:你别安慰我了。王兄的个性,我很了解。他不可能轻易撤回王令。

姚金池:是真的。竞王爷动用了祖王赐下的十赦皇令,像苗王保下你。

狼主:十赦皇令,对啊,我怎么会忘记了还有这一招啊。有了十赦皇令,藏仔就可以不用死了。

姚金池:那是不可能的。

狼主:为什么不可能?你都还没有试……

姚金池:假使王上愿意放藏镜人一条生路,事情会变成这样吗?王上本就无意杀你,所以才会答应竞王爷的请求,免去你的死罪。但如果想要离开,王上希望你能戴罪立功,将功赎罪。

狼主:他是又要我做什么?

姚金池:王上希望你能……你能……王上希望你能助他杀掉温皇。

狼主:不可能。

姚金池:王爷……

狼主:王兄到底想要做什么。先是藏仔,现在是温仔,他们到底是哪里对不起他啊。就算我跟温仔有什么不愉快,我也不可能杀他。

姚金池:但是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啊。

狼主:我甘愿死,也不会出卖朋友。

姚金池:王上已经决定要除掉温皇了。就算没有你出手,温皇也必死无疑。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不要藉此帮自己脱身呢?

狼主:要杀心机温仔,是比杀藏仔更加难,我跟你说,王兄这次又要踢到铁板了。

姚金池:这……这……温皇这次是很难逃生了。因为……

狼主:因为什么?

姚金池:为了救你,竞王爷亲自来了。

狼主:什么!


【苗王府】

(北竞王见苗王,北竞王讲述画面)


【不悔峰】

(剑无极练剑)

剑无极:再来啊。

樱吹雪:够了,今天到此为止。

(凤蝶无声到来)

剑无极:是谁来了,霜吗?

(凤蝶为剑无极擦去脸上的汗水)

剑无极:我自己来就好。

(剑无极察觉)

[欲言,无言,虽知来者是谁,要说的话太多,讲不出的话更多。然而此刻心灵早已相通,何必再说,何必再说。]

(凤蝶离开)


【不悔峰山洞】

[枯坐在山洞中的雪山银燕,已经数日不曾移动。然而内心的压抑纠结,却难以达到空明清灵之境。]

雨音霜:<银燕坐在这里已经好几天了,看起来一点进展也没有。>

(轮椅声响,有人到来,面具装束,实为史艳文)

雨音霜:是你。

史艳文:银燕。

雪山银燕:你来做什么?

史艳文:便然你恨吾,吾仍是……

雪山银燕:住口。我已经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史艳文:你认为,我们做得不对?

雪山银燕:你们都是对的,都是正确的,错的人始终只有我。只有我不识大体,只有我不顾大局,只有我自以为是。只有我不懂体恤你们的痛苦。

史艳文:没错。你一点也不能体谅我与精忠。像你这种自以为是,自私为己的人,不配成为史家人。

雨音霜:才不是这样。银燕一直都了解你们的苦衷与痛苦,所以,他才会这样折磨自己。但是你们呢,你们才真的不了解银燕的心情。你们只会叫他忍,叫他让,你们真的体会过他的痛苦吗。真正自私的人是你们,你们成就了仁义的大业,你们是英雄,但却造成你们的亲人受苦的事实。

史艳文:因为他成不了大事,做不了英雄,他没法给我跟精忠另外的选择。

雨音霜:你未免说得太过分了。你这个父亲……

雪山银燕:霜。没错,我做不了英雄,就是因为我不够强。

(银燕起身)

雪山银燕:如果我有够强,灵界封印就不会受损;如果我有够强,就不用怕魔世大军;如果我有够强,最少也能保护小空。绝对的阴谋,绝对的敌人,就是要用绝对的武力来臣服。我做不了俏如来,但是我能做雪山银燕。俏如来保护不了的东西,就由雪山银燕,来保护!

(银燕挥枪)

史艳文:那我就等看你如何做到。等看你,是不是真有这个本事。

(史艳文离开)


【山洞外】

樱吹雪:你没有向他说,是俏如来要我救他们。

史艳文:不需要。银燕知晓精忠没有不对,但他认为精忠不该。银燕没错,精忠也没错。这个世间,不能用对错来辨别的事情太多。银燕早就明白了。

樱吹雪:就算你两个儿子,会走向不同的道路。也不要紧吗?

史艳文:也许史家人注定的宿命,就是天伦难聚。但艳文相信银燕的仁心,就算与精忠走在不同的道路上,也会有相同的目标。

樱吹雪:做你的儿子,真是可怜。

(史艳文无言)


【还珠楼】

(温皇伫立,酆都月入)

酆都月:楼主。

神蛊温皇:事情办成了。

酆都月:已将九龙天书送至苗王手中。另有一事,属下发现,凤蝶去了不悔峰。

神蛊温皇:不悔峰……

酆都月:剑无极与雪山银燕都在那,好像在接受训练。

神蛊温皇:他们许久不见,应该有很多话要说。

酆都月:另外苗王还有交代,他无法参透天书奥秘,请楼主移驾,共商大事。

神蛊温皇:苗王要见吾。酆都月,你怎样看这件事情呢?

酆都月:试探,苗王犹在猜疑楼主。不去,便落实了苗王的猜疑。

神蛊温皇:去了,便能化解猜疑吗?

酆都月:那我就想一个理由,替楼主推却。

神蛊温皇:不用了,吾终究要走这一趟,否则苗王必然针对还珠楼。

酆都月:需要调动人员保护吗?

神蛊温皇:不用。


【村庄】

村民:秋露啊,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秋露:只是觉得很怀念,四处走走。几年不见,你们过得好吗?

村民:很好,很好啦,秋露啊。以前的事情,真是对不住。我们不应该那样对你,希望你能原谅我们。

村民乙:是啦。对亏了剑大侠和春桃,让我们认清自己的愚蠢。你还愿意回来,我们真的很高兴。以前是我们想错了,现在只要你过得幸福就好。

秋露:事情都过去了,别放在心上。最可惜的是,阿爹,阿娘和春桃都不在了……

村民:不要紧啦,还有我们啊,我们可以做你的家人啦。

秋露:多谢你们。

(秋露离开)

村民: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村民乙:以前是我们对不起她们,幸好上天给我们一个赎罪的机会啊。

村民:但是她走的方向……千万不能让她走去那个地方啊。

村民乙:追上去看看。

(赫蒙天野提刀出现)

村民:你你你……你是谁啊?

赫蒙天野:万朔夜人呢?

村民:什么万朔夜,我们不知道啦。你找错地方了。

村民乙:是啦,是啦。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啦。

(赫蒙天野挥刀,另有刀光闪入,独眼龙出现)

独眼龙:人称一流刀一流,刀称一流人一流。

赫蒙天野:独眼龙。今日我的目标不是你。

独眼龙:要找万朔夜,先问过俺手上的金刀。

赫蒙天野:今日,谁挡我,谁就要死。

独眼龙:一流的。


【苗王府】

(苗王等,温皇入)

神蛊温皇:还珠楼温皇,见过苗王。

苗王:温皇,孤王有事问你,你需直言。

神蛊温皇:苗王请说。

苗王:你所派出的假冒者,到底是谁?

神蛊温皇:其实,温皇并没有派出任何的假冒者。这样说,苗王信吗?

苗王:既然如此,你可以离开了。

神蛊温皇:多谢苗王。


【苗王府外】

(温皇步出苗王府,重兵包围,冽风涛拦路,苗王随后出现)

苗王:孤王已经给你最后的机会取信我,但你错失了。

(温皇叹气)

女暴君:现在叹息已经太迟了。

温皇:女暴君你说错了,这确实是最后的机会。是吾给苗王你,最后一个信任我的机会,但是你错失了。苗王。

温皇:风满楼,卷黄沙,舞剑春秋,名震天下;雨飘渺,倦红尘,还君明珠,秋水浮萍。

(温皇变身任飘渺)

任飘渺:你凭什么认为你拦得住吾呢,苗王?

[紧张紧张紧张,苗疆,还珠楼,正式决裂。心神狂乱的任飘渺,止不住杀意,苗王又要如何狙杀任飘渺呢?]

[北竞王的到来,又将怎样改变战局]

[为复仇,赫蒙天野对上独眼龙,中苗两大刀手对决,谁胜谁败呢?]

[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二十九集——苗疆第一智者。]

北竞王:三步棋,杀温皇。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