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2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474053497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二十七集 已逝的情分

录入:魔女雪儿


【树林】

神蛊温皇:我是来杀你的。

藏镜人:哈哈哈哈,来得好。苗疆三杰早就该分一个翘楚!

神蛊温皇:前方不远是怒潮天瀑,是当年你我与千雪最常聚首之地,你在此地顿悟飞瀑怒潮。我还记得那日,你行功半途,难以为继,却靠着一股毅力逆转筋脉,一边呕血,一边运使绝学,竟使天瀑逆流千丈,连我跟千雪也为之震惊。

藏镜人:你现在说这些,是还想要谈交情吗?!

神蛊温皇:你还记得吗?那一日,你虽功成,却造成剧烈的内伤,心脉闭塞,命在旦夕。

藏镜人:是你跟千雪,以药材蛊术,七天七夜,不眠不休,替我疗伤。

神蛊温皇:我们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现你的真面目。千雪更发现,你竟以纯阳体质逆练纯阴邪功,对你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藏镜人:千雪守住的秘密,最终还是被你揭穿,就在天允山上,你的计策,全然将吾逼入死境。

神蛊温皇:助你兄弟相认,一家团聚,不好吗?

藏镜人:哼。如果你敢说一句,是为了我好,藏镜人就信你!

神蛊温皇:若没有这样做,怎能让你面对自己内心所渴望天伦的欠缺?罗碧,你说吾欺骗了你,其实一直欺瞒你的人,正是你自己。

藏镜人:哈哈哈哈,你怎么妄想我会相信你?

任飘渺:你已经信了。

[破绽在动念的瞬间,飘渺剑式已夺先机。掌影、剑影快得不及眨眼,胜负已然底定。]

任飘渺:剑十

藏镜人:暴雷狂涛,呃

忆无心:父亲!

任飘渺:剑十竟能轻取你藏镜人,你真的变了。以前的你,不可能中这种计谋。(收剑变回温皇)

藏镜人:你想要对藏镜人布施你的仁慈,温皇,你太过狂妄。

神蛊温皇:方才那一刻,你心中在想什么?

藏镜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神蛊温皇:苗王的追杀必回来到此地,中原与苗疆都已没你立足之地,海境鳞族与天外羽国才有你的寄身之所。

藏镜人:害吾,助吾,杀吾,放吾,哈哈哈哈!温皇,你难以捉摸的个性,一如以往。但你应该知晓,以藏镜人的个性,会如何回报。

神蛊温皇:你想杀我,那是不可能的。苗疆三杰只剩下千雪孤鸣还活着,一个死在天允山上,另一个……

藏镜人:从来就不曾活过。


【梅香坞外】

冥医:独眼龙啊,梅香坞出事了。

独眼龙:啊!(两人赶回)


【梅香坞内】

[朱颜震落雪衣深,意外的转折,众人无不惊异。]

赫蒙少使:万朔夜!

刑武忌天:就是她……他……

万朔夜:快离开。(恋红梅离开)来吧。

刑武忌天:管你是男是女,杀!

[腾雷掌凌厉矫健,钩月刃刁钻蛮缠,鹰羽箭横空如电。三人配合无间,各自施展,各自英豪。]

(打斗)

[不耐久缠,曤日刀真气贯流,登时寒光照射,震撼四周。]

万朔夜:曤日九耀

刑武忌天:哈哈哈,这么好的实力,是女人就太可惜了。

[无心的话语,竟换来最激烈的反击。]

刑武忌天:呃,你……

万朔夜:你说谁是女人?

刑武忌天:你……你这个变态!

万朔夜:我不是女人,喝——(将刑武忌天斩杀)

棘陵鹰羽:刑武忌天!哈——

万朔夜:我是男人,喝!

(万朔夜回忆——

万曙天:这个孩子很有习武的天分,可惜是一个女孩,唉。

万朔夜勤奋习武

万朔夜:父亲,我可以……我可以做一个男人

万朔夜:喝——

赫蒙少使:喝——

棘陵鹰羽:半男女,受……死……(倒地死去)

(万朔夜回忆——

万曙天:今天是你的生日,这是父亲送你的礼物。雪夜,我只希望你做回你自己。

赫蒙少使:<为何他的招式,突然变得这般凶狠?>

万朔夜:喝——死来!(杀死赫蒙少使)

苗兵:(退后)啊……

(回忆——

万曙天墓前

万朔夜:父亲,我一定会完成你对我的期望。

万朔夜:我是万曙天的儿子,仁刀的传人。我必须打败独眼龙,夺回天下第一刀的名号。

(回忆——

聆秋露父亲:不知羞耻,我没有生过你这种不孝女!

村民甲:两个女人怎么能相爱啊,真是变态!

村民乙:真是伤风败俗啊!

)

万朔夜:我是为报恩而生,为报恩而活。

(回忆——

万朔夜见到聆秋露自缢

万朔夜:(怀抱聆秋露)连理枝叶,相附相依,此生此誓,不离不弃……谎言,都是谎言!树死一半,犹能存活,心死一半,又如何能活……

万朔夜:哈哈哈哈,除此之外,我一无所有啊。

(回忆,万朔夜化装成聆秋露)

万朔夜:我一无所有,一无所有啊!哈哈哈哈哈……


(入夜。独眼龙与冥医赶到。)

冥医:啊,这是!

独眼龙:(看到昏迷的聆秋露)秋露姑娘!

冥医:让我看看。她只是昏迷,伤势不严重。

独眼龙:看尸体上的伤痕,是万朔夜的刀法,他的刀也遗落在这里。但是他去了哪里了?

恋红梅:万朔夜就在你的眼前。

独眼龙:此话何意?

恋红梅:聆秋露就是万朔夜,万朔夜就是聆秋露。只不过,万朔夜是男人,而聆秋露,却是女人。

冥医:你的意思是,他们是同一个人,两种身份?

恋红梅:冥医,独眼龙,我有一事想拜托你们。请你们解救她,解救……我的女儿。



【树林】

[九龙天书争夺战,赫蒙天野再对识龙影,一者势在必得,一者紧守方寸。]

识龙影:来得好快!

赫蒙天野:这次,你逃不了!

识龙影:所以,只好拼命了。

[不待对手出招,识龙影抢攻而上,欲夺先机。利刃快拳交错,不容一丝差池的空间,纵是半分破绽,也会成为致命的杀机。]

赫蒙天野:奔雷之野

识龙影:腾龙啸空

(招式相对,识龙影落下风。)

赫蒙天野:再来,雷鸣斩

识龙影:神跃八风

[第二回,双方皆已负伤。但战局,反而愈见激烈。赫蒙天野正欲再战,突然——]

(天海光流至,暗器助阵)

识龙影:好机会,四象迥生 蜃影

(识龙影以幻术脱身)

[一瞬的迟疑,机会已逝。]

赫蒙天野:可恶!



【树林】

(识龙影逃脱中遇天海光流)

天海光流:(你已经安全了。)

识龙影:嗯?喝——

天海光流:(快住手,我是来帮你的!)

(识龙影继续攻击)

天海光流:(你听到没?还不住手!等一下,你先看这封信。)

识龙影:嗯,(看信)你是俏如来派来的?

(光流点头)

识龙影:方才是你出手相助吗?(光流点头)真对不住,识龙影方逃过死关,竟将恩人误认为敌,是识龙影无礼,是识龙影无礼了。

天海光流:(算了,误会解开就好。)

识龙影:这位……(看信)天海大侠,信中俏如来说要再见吾一次,有什么原因吗?

天海光流:(我说了你能听得懂吗?)

识龙影:你也不知情吗?

天海光流:(随便啦,你怎么想都好。)

识龙影:那好吧,请你带路。

天海光流:(反正我也习惯了。)

识龙影:其实鸭子听雷,有时候也会听得懂。



【野外】

汲水先生:吃不消,吃不消啊。

女暴君:呀喝——

[苗疆出招频频,女暴君对上汲水先生,娇媚中,杀气腾腾。]

女暴君:你倒是很会闪嘛。

汲水先生:奇者就是筋骨软Q啊。

女暴君:奴家就来试验你的筋骨有多柔软!

[忽然——]

(邪马台笑来到)

女暴君:又是你!

邪马台笑:我们真是太有缘了,不知道见面几次了。(出招)气震万里

女暴君:总有一天,奴家会与你好好缠绵。(攻上)

汲水先生:身外化身(身化幻影)

女暴君:想走?

汲水先生:一步千丈(与邪马台笑平地消失)

女暴君:缩地之术,这个老猴逃走的速度,不输燕驼龙啊。

(女暴君回转路上,遇到酆都月)

酆都月:又失败了。

女暴君:酆都月,温皇是特别叫你来挖苦我的吗?

酆都月:当然不是,这是我自己的意思。

女暴君:还珠楼的副楼主,想客死荒地野林吗?

酆都月:不用恐吓我,更不用针对我,酆都月只是实话实说。

女暴君:天允山之事,奴家还没计较,你便自己送入门来。这,难道不是找死吗?

酆都月:天允山是楼主的意思,我受迁怒实为无妄。

女暴君:贵楼主欺负一个女流之辈,又算什么英雄好汉,智冠群伦呢?

酆都月:要报复,你也没有这个能力。

女暴君:女暴君一向很有耐性,任何人都会露出破绽与机会。就算是温皇这样的人,只要一个大意,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酆都月:你虽有耐性,苗王就未必有这个耐性。自九龙天书的事件开始,你的行动就是不断的失败。夺书无功,漏泄机密,忆无心也对提升你的地位毫无帮助。

女暴君:我可是在灵界大战夺了狼王爪的人,也逼使罗碧现出真面目。

酆都月:狼王爪是俏如来自投罗网,意外之喜。而藏镜人至今未死,也是事实。你的微末功绩,楼主只要透露一点讯息,便可以完全掩盖。

女暴君:温皇又有什么功绩?

酆都月:他只需要透露,他所派出去的假冒者是谁,再查出俏如来所派的假冒者,便能即刻确定第三人手中的天书真伪。

女暴君:哈哈哈,就算证明了其中两本天书是假的,也不能证明第三本就是真的啊。

酆都月:但仍是比你的作为更有贡献。

女暴君:我与温皇并不冲突,温皇的贡献不能抹杀我。

酆都月:却让你的地位更加岌岌可危。但是有一个办法,却能让你我的地位更上一层。

女暴君:<他现在是副楼主,更上一层的意思是……>女人总是轻信,但也学得教训,再被利用陷害一次,那便是奴家的不是了。回告你的楼主,别再欺负女人了。

酆都月:我说过了,这是我自己的意思。

女暴君:有了天允山的经验,我还能对还珠楼的人信任吗?

酆都月:我可以向你透露一个讯息,温皇绝不会杀藏镜人,而且还会放他走。

女暴君:原来他还会顾念苗疆三杰的交情。

酆都月:如果他还保留一点情感,那也不会是因为苗疆三杰。

女暴君: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酆都月:你想呢?如果有一个人自小就天资绝伦,旁人所谓的天才,在他的眼中也不过是痴愚。他的所作所为,没有一个人可以理解。他看到的视野无人可及,他眼角耳畔所感受到的世界,只有愚蠢与无知。那,他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女暴君:这种人的世界,太无聊,太寂寞,非常需要人生的乐趣。

酆都月:赤羽、宫本总司,都曾给他过挑战的乐趣。但现在的俏如来差得太远,如果他在中原找不到敌手,你想,像他这样的人,他会怎样做呢?

女暴君:你的意思是,他会开启魔世?

酆都月:魔司令在进攻灵界之前,曾经来还珠楼找过他。就是他在背后擘策,灵界之战才会开启。甚至后来,他为了救俏如来,还授命凤蝶送了一本假的九龙天书,只是俏如来自己脱身,便用不上这本假天书了。

女暴君:单是这个动机,便足以致他死罪了。

酆都月:接受了我的诚意,那我们应该可以继续谈下去了。

女暴君:嗯。



【梅香坞内】

冥医:你说万朔夜跟聆秋露是同一个人,但是万朔夜是男的,聆秋露是女的,这是怎样一回事啊?

恋红梅:光儿死后,万曙天自责丧志,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捡到一名孤女,便将她收养。为了纪念那一夜雪地上的相遇,万曙天为她取名雪夜。雪夜本是孤儿,自幼流落乞讨。她原本会冻死在雪地之中,是万曙天给她新的生命。万曙天将她视如己出,教她武功,教她识字,教她人生的道理。倾尽心力去照顾她,对待她。

冥医:如果是别人,我会认为这是失去孩子的移情作用。但我了解万曙天,因为他本来就是这种仁慈的人。

恋红梅:是,他就是这种人。仁刀终生不杀,之前被他所败的仇人,最后回头来伤害他,欺凌他。而被他所救的人,连一个报恩的也没有。她看着父亲一边受尽欺凌,一边教导她以仁处世的道理,这份看在眼里的反差,更让她愤怒,不甘。但万曙天从来没向她要求回报,而她,也没机会回报。

独眼龙:万曙天并非为了回报才做这种事情。

恋红梅:但是对雪夜来说,这就是亏欠。如果自己做不了什么,那不是与那群忘恩负义之徒同样。恩仇恩仇,恩重反成仇。雪夜知道父亲一生两个最大的遗憾,一是失去光儿,二是为了武功。他虽然败在你的手中,但他并不恨你,还担忧你走上歧途。为此,他还创造了三式新招,准备等手臂痊愈之后,再与你一战。

冥医:但是光儿死后,他就放弃了医治手臂的机会。

恋红梅:于是,万朔夜诞生了,她抛弃了女性的一面,想变成一个理想的儿子。

冥医:这种事情,做得到吗?

恋红梅:雪夜做不到,但是朔夜可以。她给了自己一个新的名字,完全将自己当成男人。穿男装,模仿男人的语气、动作,她不畏辛苦勤奋练刀,就是要弥补父亲的遗憾。

独眼龙:唉,执着于天下第一刀的名号,也是为了弥补她的父亲。

恋红梅:她不能忍受,将她父亲害得如此凄惨的独眼龙在几年之后,竟然还成了新的仁刀、新的大侠。对她而言,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荒谬、更没天理的事情吗?万曙天发现了她的异状,苦劝她,送她女装,希望她为自己而活。然而万曙天对她越来越好,她就越感觉恩重难还。给自己压力,一日一日,越来越深,越来越重。

独眼龙:难怪她总是口口声声,要为父亲报仇。万曙天的恩情于她,反而是最沉重,最难舍的负担。

恋红梅:但是她还来不及偿还,万曙天就死了。而万朔夜,依然用着男人的身分行走江湖。甚至,还与一名女性相恋,却换得一个痛苦的结局。

冥医:原来是这样啊,聆秋露会被村民逼死,还有村民避而不谈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最后发现,万朔夜是女的。春桃姑娘说,人是无法选择去爱上怎样的人,原来就是在说这个。

恋红梅:你们怎会知晓秋露的事情?

冥医:是无意间得知的。这聆秋露……该说是万朔夜,在爱人自杀以后,就开始装扮成她,用这种方式来安慰自己吗?

恋红梅:不只如此。唯有用聆秋露的身分活着,她才能接受自己是女人,而不被疯狂与自我厌憎吞没。秋露的死,令她无法忽略,却也难以接受自己的女性身分。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解决内心的矛盾。

独眼龙:万朔夜是男人,聆秋露却是女人,原来就是这种涵义。

恋红梅:这两个身分,个性不同,性别不同,但拥有的记忆却是一样。万朔夜带着万曙天一生遭遇的愤怒,聆秋露带着仁刀教诲的爱与包容,一方经历的事情,另一方也会知晓。但只有一件事情是万朔夜知晓,但聆秋露不知情的,就是聆秋露已死的事实。

冥医:也许万朔夜想用这种方式,让她的爱人继续活在这个世间。

恋红梅:但她能这样欺骗自己多久?万曙天死前,要万朔夜带着骨灰与一封遗书给我,他希望我能替他照顾雪夜。我答应收下万曙天的骨灰,要求她以聆秋露的身分表演,就是希望她能抛弃万朔夜的身分。只要她肯用女性的身份过活,无论要多久,总有一天,她一定能放下这段回忆,接受真实的自己。万曙天救起了万雪夜,而万朔夜……是为了拯救万曙天而存在,他们之间的感情,不只是父女、师徒,也许更像枯岸涸鱼,相濡以沫。在绝境之中,成为彼此最后的依靠。现在,故事说完了,你们明白了吗?

独眼龙:俺明白了,俺明白万朔夜内心的痛苦。但是她变成这样,绝非是万曙天的希望。

恋红梅:冥医,我愿意接受你的治疗。但是作为交换,请你们也医治雪夜。我帮不了她,但不能看着她自我毁灭。

冥医: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虽然我没把握,但是会尽力一试。

独眼龙:俺也同样。

聆秋露:啊……

独眼龙:秋露姑娘!

聆秋露:红梅姐,还有你们,你们平安无事太好了。朔夜能及时赶到,真是太好了!他的刀……

独眼龙:秋露姑娘,你先别动这口刀。

聆秋露:为什么?这口刀,一直都是我替朔夜保管的。

独眼龙:此事以后再说,你先休息。

冥医:事态发展至此,苗疆不可能善罢甘休。梅香坞不能再待下去了,我知道一个地方可以暂时藏身,随我来吧。

恋红梅:等一下,我要先去安葬柳霞。

独眼龙:俺来帮忙。

聆秋露:我也去。

冥医:处理好这件事情,我们就离开吧!




【苗疆王宫大殿】

苗王:抢夺天书遭受拦阻,俏如来动作很快。嗯……

赫蒙天野:请苗王责罚!

苗王:这一次,失败不怪你们,是孤王战略有误。夺得罗碧手上的半本天书之后,应该集中目标,再夺一本天书。而不该让你们的战力分散。

女暴君:禀苗王,现在三本天书,应该有一本是温皇所派,苗王何不派人前往询问,也可以减少目标。

苗王:温皇,孤王无法完全信任他。

女暴君:嗯,奴家也这样认为。西剑流之乱,他协助俏如来,在灵界之战,他也有救俏如来的企图。

苗王:你说什么?

女暴君:引动灵界之战的魔司令,就是听取了温皇的建议进行布局,而俏如来鱼目混珠的九龙天书之计,也有可能是温皇暗中指点。

苗王:有证据吗?

女暴君:苗王需要的话,奴家自然能找到证据。

苗王:现在重点仍在九龙天书与三王骨,上回与俏如来对谈,他以为苗疆已经掌握三王骨,这一点误判可以利用,但需要好好布局。九龙天书的部分,仍要继续进行。而罗碧……

苗兵:禀苗王,赫蒙少使他们在梅香坞全数身亡。

苍狼:赫蒙少使身亡?尸体呢?

苗兵:就在门外。

苗王:好一个万朔夜,众人先退下,孤王要思考之后的计画。

女暴君&赫蒙天野:是。(离开)

苍狼:赫蒙少使是天野将军的小弟,他……

苗王:入了军营,他们早该有觉悟。




【苗疆帐外】

(天野见到少使尸体)

赫蒙天野:小弟……

(天野回忆——

赫蒙少使:大哥,为什么我加入苗军之后,你反而很少与我讲话?

赫蒙天野:我们是军人,军中不讲私情。

赫蒙少使:但是……

赫蒙天野:军人的世界没但是。


赫蒙少使:大哥,苗王要你追杀藏镜人,但是你真的认为,藏镜人背叛苗疆了吗?

赫蒙天野:我只需要知道这是任务。

赫蒙少使:成为苗疆战神的愿望,对你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赫蒙天野:要做,就是第一。战神这个位置,就是等后起的人夺下。

苍狼:天野将军……

赫蒙天野:他是为了追随我,才加入苗军。

苍狼:请你节哀。

赫蒙天野:这十年来,除了公事,我只与他讲过十五句话。十五句话……十五句话是几个字呢?一百七十六字。我为什么知道?因为这是他对我说的。有一天,他对我说,大哥,你知道吗,这十年来,除了公事,你只对我讲过十五句话,一百七十六字,我都有细细算过喔。他对我笑着说,毫无埋怨的意思。我们已经长大了,已经有自己的生活,不是孩子,不需要更多的交流。

苍狼:父王一定会替少使报仇。

赫蒙天野:为什么王,要替一个军士报仇?如果每一个军士死了,王都要替他们报仇,那王要怎样进行工作?

苍狼:天野……

赫蒙天野:小弟,今天大哥有很多话要向你说,很多话……




【不悔峰】

(剑无极蒙眼出剑)

樱吹雪:还不够,你真的了解宫本总司要你练飘渺剑法的用意吗?你根本没抓到诀窍。你这样练下去,再过十年,也伤不了我。

剑无极:师尊要我练飘渺剑法的用意……师尊要我练飘渺剑法的用意……飘渺剑法……飘渺剑法……(出剑)剑六 绝

樱吹雪:不是这样!不是!

剑无极:师尊要我练飘渺剑法,是希望我用飘渺剑法吗?绝对不是这个原因!剑七 真

樱吹雪:宫本总司的最后一招,明明可以与温皇同归于尽,他却偏偏斜走三寸,将剑招精华留在石壁之上。这是为什么?

剑无极:为什么?因为他不想这招失传。因为他希望传承。他要我们,比他更强!他相信我跟银燕,可以变得比他更强,可以替他击败任飘渺!剑八 玄

樱吹雪:宫本总司希望什么?他要什么?

剑无极:传承的意义……传承的意义……踏在前人的脚步之上。他要我,将飘渺剑法融入无极剑法之中,造就全新的武学。他要我,用出属于我自己的无极剑法。

樱吹雪:你总算明白了。

剑无极:将飘渺剑法融入无极剑法之中……(运招)



【不悔峰树林】

雨音霜:剑无极真是悟性过人,这么快就领悟了宫本大人的心意。但是银燕,却还无法走出情绪。

樱吹雪:你错了,剑无极的悟性,远比雪山银燕差太多了。他只是比别人努力,在你们看不到的地方,一招、一招,一直不断重复的练习,直到练成为止。而银燕,他不需要这样做,他只要随便练习,轻易就能超越剑无极。

雨音霜:这样对剑无极不是太不公平了。

樱吹雪:没什么公不公平,有人属于先天型的,有人属于努力型的,只要有心,没什么不能成的。

雨音霜:我原以为,剑无极是天才剑者,想不到,他竟然是用努力换来的。

樱吹雪:宫本总司,会依据两人不同的资质性格,传授他们截然不同的武学,用其他的方法,弥补剑无极欠缺之处。

雨音霜:这是因材施教的道理。

樱吹雪:人的悟性,或许有所差别,武学,或许也有高低之分,但由人所使出的武学,却不全然是用资质与武学,来做一个结果判断。剑无极单使无极剑法,也许一辈子也赢不了神田京一,但神田京一若想融合飘渺剑法,那也不可能做到。这就是人的不同。

雨音霜:时间一日一日逼近,对付温皇的时间越来越短,我很担心银燕。如果修炼的时间不够,岂不是成了剑无极的负累。前辈,你……你有办法开导银燕吗?

樱吹雪:开导?为什么你会认为,雪山银燕需要开导?

雨音霜:因为他不能原谅他的父兄。所以……

樱吹雪:所以让他原谅就好了?

雨音霜:这是他现在的心病。

樱吹雪:有病的人是你吧。是你自以为是的认为,银燕受困于感情,受困于义气,你以为银燕,从来就没有了解他父兄的痛苦。你就完全没想过,正因为他太过了解,所以才不能接受。你先入为主的认为,史艳文与俏如来判定的牺牲是正确的。你就没有想过他的内心,有一个价值观正在冲突,有一个理念正在形成。

雨音霜:我……我不知道。因为我一点也不了解银燕。

樱吹雪:所以,我比你更不了解他,你反而要我开导他。

雨音霜:是,霜明白了。霜会好好体会前辈的教诲。

樱吹雪:去吧。



【苗疆七恶牢外】

苍狼:父王,你为何带我来到苗族禁地,罪海七恶牢?

苗王:现在正是苗疆用人之际。

苍狼:难道父王你……但是七恶牢之内,囚禁的是苗疆最恐怖的七名罪犯,父王若是将他们放出,后患无穷啊。

苗王:既然恶贯满盈,又为何要留他们的性命?

苍狼:这……但是父王要用人,还有铁军卫、天狼坛大祭司的阴阳双部,当中不乏都是一流的高手,何必与罪犯交易呢?

苗王:你应知晓,苗疆虽大,却有如中原。皇族虽有管辖权,但各处山头林立,如巫教、还珠楼等,其中几个势力,甚至有动摇皇权的可能。铁军卫有各自针对的势力,调动需要时间,而且……身为王储,你有必要知晓七恶牢的秘密。记住,能解开七恶牢的王钥,唯有王位权力者能可拥有。

苍狼:孩儿了解。

苗王:这是你第一次踏入这个地方,安静。

苍狼:是。

(苗王启动机关打开入口)

苗王:进入。




【七恶牢内】

苍狼:<好曲折的通道,看来七恶牢是深入湖下。>

守卫:参见苗王!

[经过一段曲折的通道之后,苗王与苍狼两人终于来到苗疆深处禁地,罪湖七恶牢。精钢铸造的囚笼中,在腐朽的骨椅之上,坐着一位瘦骨峋满脸虬髯,浑身血污的老者。姿態雖是狼狈,眼神却仍睥睨,身上紧扣的六条巨链,链锁通往六座牢房。牢房中,隐隐传出入兽低鸣。究竟,是他一人镇住了六头野兽,或是六头野兽,束缚了一个魔神?]

神秘老者:很久,没看见人来了。新的……王储。

苗王:孤王要征求一个志愿者,替孤王出任务。

(各个牢房发出怪笑。)

神秘老者:你要任务,那我身上的罪链,将减少一条。你不怕,镇不住我吗?

苗王:孤王从不担心降伏不了你。

神秘老者:哈哈哈哈哈……(苍狼难受捂耳)那好吧,你选一个人。

苗王:谁愿意替孤王办事?




【野外】

(俏如来等候,邪马台笑与汲水先生,天海光流与识龙影至。)

汲水先生:又是你这个阴谋家啊!

识龙影: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来无仇,识龙影真不知你为何要处处针对!

汲水先生:丢了一个这么大的罪给奇者背,梅香坞里的凶案,你绝对脱不了关系。

识龙影:我不想与你抬杠。俏如来,你找我何事?

俏如来:相信两位已经遭遇到苗疆的攻击,我麻烦天海光流与邪马台笑两位壮士前往援护,便是为了预防万一。

识龙影:这一点,识龙影万分感谢!

汲水先生:奇者也略表谢意。

俏如来:俗语说,怀璧其罪。两位身怀至宝,可以预见,苗王接下来的攻势只会越来越激烈。俏如来虽能保住两位一时,也保不了永世。俏如来这次请两位前辈前来,是再度恳求,希望两位,能将九龙天书交给俏如来保管。识龙影先生,请你先回答我,你是否愿意交出九龙天书?

识龙影:上次我已经回绝过了,现今仍是回绝。识龙影身负祖传重任,必须以死保卫九龙天书,以防有人破坏地气运行。

俏如来:俏如来保证,绝不干涉地气运行。

识龙影:我不能接受任何保证。必要时,识龙影只好选择毁去天书。

俏如来:既是如此,俏如来也不勉强。汲水先生呢?

汲水先生:拿去。(将书丢给俏如来)

俏如来:前辈!

识龙影:奇者相信你,就将这本天书交你保管。不然奇者,怎么承受得住一连串的追杀!至于他那本,收不收都一样啦。

俏如来:多谢前辈!那前辈这本天书,是否任由俏如来处理?

汲水先生:你打算如何处理啊?

俏如来:可否让俏如来保密?

汲水先生:听你的,奇者告辞了。(离开)

俏如来:识龙影公子,如果你不愿将九龙天书交给俏如来保管,那俏如来也无法再继续保护你。若有差池,只怕天书也难保住。

识龙影:抱歉,多谢你此番援救之恩,识龙影告辞!(离开)

邪马台笑:俏如来啊,你就这样让他走喔?

俏如来:君子不强人所难。

邪马台笑:这句话说得太玄了。事关重大,你怎么不让我们将天书抢过来?

俏如来:如果真的将天书抢来,那麻烦更大。

邪马台笑:怎么说?

俏如来:这三本天书之中,最少有两本是假的,而且我也无法分辨真伪。如果谁有天书,谁就会成为苗王攻击的对象。我若取得两本天书,苗王更是势在必得,到时双方的冲突必然剧烈。苗疆势力庞大,现今的百武会,只怕承受不住。

邪马台笑:既然你担心苗王的攻击,那你将人叫来,又索取天书,这算什么?

俏如来:如果苗王得到三本天书,我却一本未得,那我毫无先机可言。更无法得到任何阻挡苗王的讯息。

邪马台笑:你用强夺的方式,将两本天书取回毁掉,苗王就失去机会了。

俏如来:如果苗王所得的那本,是真正的天书,那苗王就只有一个选择,他必然走向正确。而我们没有看过天书的内容,也无法阻止。

邪马台笑:抢也不是,不抢也不是,到底是要怎样才是?

俏如来:一开始,俏如来就只想取得一本天书。而且,也保证只会取得一本天书。

邪马台笑:你是会神算喔?不然你怎么会知道,他们两人只有一个人会交出天书啊?

俏如来:不算神算,而是有必然的把握。

邪马台笑:到底是什么必然的把握?

俏如来:原谅我不能说。

邪马台笑:这……

天海光流:(你头脑不好,不用想这么多。)

邪马台笑:我想不通的事情还有一件,一本跟两本有差别吗?你取得一本,消息走漏,苗王也是会来攻击你啊。

俏如来:一本的话,俏如来还有办法化消苗王的攻击。

邪马台笑:真是想不通啊!



【树林】

酆都月:这一趟,果然没白费。不接受俏如来的要求,那将天书交我如何?

识龙影:口气温和,姿态强硬,让人更感压力啊。

酆都月:那阁下的决定是?

识龙影:不交!



【村落】

藏镜人:无心,你累了吗?

忆无心:我不要紧,

藏镜人:这个村庄非常僻静,我们今夜就在此休息。

忆无心:嗯。

藏镜人:先找客栈投宿。虽是入夜,为何不见任何人影?(察觉到杀气)无心,退后!

[风沙忽起,一条人影,自迷茫中缓缓踏入,寂静、冷漠。而杀气,却是带来强大的压逼。]

冽风涛:藏镜人,罗碧。

藏镜人:残废者也想挑战藏镜人?

冽风涛:我不只一只手。(打开巨箱,安装铁手)吾名,冽风涛。



[一只漆黑的手,一件奇特的兵器,七恶牢首出高手冽风涛,方了大战的藏镜人,要如何化解死厄呢?

识龙影对上酆都月,他能再次保住九龙天书吗?

俏如来又要如何运用手中的筹码?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二十八集——黑色的手 杀人杀手。]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