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26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369245042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二十六集 变生枝节

录入:魔女雪儿


【树林】

女暴君:来啊,让奴家见识你的残暴,让奴家体验你的勇猛,看你要如何让奴家升天。

(打斗)

藏镜人:贱人,你果真无药可救!

女暴君:贱,是有多贱呢?

[长鞭狠厉,毒胜猛蠍。谁曰一夜夫妻百日恩,而今结发夫妻仇更深。是同床异梦?或者两人始终不曾真心?父母眼前相残,忆无心心痛,却也无言。阻止终究是妄想,这短短数个月的经历,太多,太痛。难道自己的善良,终究只是天真?]

女暴君:呵呵呵,你以往的霸气呢?罗碧,你不是要让我升天?不够,还不够,还没到高潮啊,哈哈哈。

(再度打斗,藏镜人被蝎尾击伤。)

忆无心:父亲!

[占尽优势,女暴君欲抽鞭再攻,藏镜人却趁势反击。]

藏镜人:想知道我有多勇猛,贱人你承受得住吗!你还承受的住吗!喝——

[鞭长莫及,攻守瞬间逆转,藏镜人暴拳如雨,痛击女暴君。]

藏镜人:再来,还有!怒潮袭天

(女暴君重伤在地。)

藏镜人:再让你升天,喝——

忆无心:父亲,住手啊!

藏镜人:(收手)无心!

女暴君:你……还是这麼勇猛,让奴家……心神荡漾。

忆无心:父亲,别再打了,让母亲离开吧。

藏镜人:她这样对你,你还想袒护她。

忆无心:她是我的母亲,也是父亲的妻子,无论她怎么不对,都是我不能割舍的亲情。无法改变她,是我没能力。但父亲,如果要在我的面前杀了母亲,我……我怎能亲眼看到这种事情发生呢!

女暴君:臭丫头,仍然这般天真,哈哈哈哈。

藏镜人:看到了吗,找死,根本就是你母亲的愿望。

忆无心:爹!

藏镜人:看在你女儿的面上,离开我的视线。

女暴君:呵呵呵,方才没杀我,现在你还有机会吗?这附近十里,早就被苗军重重包围,等援军来到,你们就死定了。

藏镜人:藏镜人不在乎踏过十里尸路!

女暴君:你的狂妄,也只能到这里了。

邪马台笑:是这样吗?

女暴君:你们!

忆无心: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女暴君:怎么会是你们?

邪马台笑:怎样,很意外吗?

女暴君:苗疆的兵马呢?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邪马台笑:你是说在外面躺在地上的那些喔。藏镜人,你带臭娃儿先走,接下来的画面,是18禁的。

女暴君:罗碧,你要看别人欺负我吗,真是刺激啊。

邪马台笑:不要脸!

女暴君:奴家既然没死,那你们就等待与奴家下一次见面的机会了。(化光逃走)

邪马台笑:真是假掰的破……算了!

忆无心:母亲……

邪马台笑:臭娃儿,你有怎样吗?

忆无心:你们两人怎么会来这里?

邪马台笑:是俏如来通知我们来救援,我们找了很久才来到这里。你们俩人跟我们回中原吧。

藏镜人:中原……

忆无心:父亲。

藏镜人:你们回去吧,我与史家人情仇已了,以后,不需要再有瓜葛。

邪马台笑:为什么啊?

藏镜人:对抗魔世,我已助过力,现在中原与苗疆冲突已起,去到中原,就是背叛苗疆。

邪马台笑:现在你还在说什么苗疆不苗疆的,你可是万恶的罪魁藏镜人啊!被追杀成这样,竟然还在想苗疆。

藏镜人:我若是背叛苗疆,就是背叛一个最重要的兄弟。

邪马台笑:但是小娃儿的安全?

藏镜人:无心,你怕吗?

忆无心:在父亲的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藏镜人:在魔世万千魑鬼之中,你都不怕了,更何况现在还有你的父亲。

邪马台笑:你别这么嘴硬,现在中苗你都不去,这大地哪里有你的立身之处?难道,你要去东瀛吗?

藏镜人:错了,不是我要在这个大地找立足之处,而是这个大地,该要如何承载吾藏镜人!

邪马台笑:果然是好气魄!

藏镜人:无心,我们离开!

忆无心:邪马台笑,天海光流,等找到安全的地方,我再去找你们。

邪马台笑:我们去找你就好了,你还是别出来抛头露面。

忆无心:嗯。(离开)

邪马台笑:也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

天海光流:(不用担心啦,他父女能团聚就好。)

邪马台笑:回去找俏如来,看他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往回走)

邪马台笑:看女暴君被打成这样,他们以前夫妻都是这样相处的喔?

天海光流:(关你屁事!)


【荒野】

苍狼:那位前辈是你何人?

万朔夜:前来报恩之人。

苍狼:你就是他亏欠的人?

万朔夜:积恩已还,余仇,由我来报。(动手)

[一为君父之令,一为故人之仇,无可退让。双方招式来往,毫无保留。]

苍狼:<冻气入体,只能速决。>

[心念一转,镇国神功随之上手。]

苍狼:皇世经天 星辰万变

万朔夜:飞鳞破甲

[星辰没日贯苍穹,玉龙争斗飞鳞甲。巨力压迫,曤日竟无施展余地。]

苍狼:认输吧!

万朔夜:单调的一招。下一式,败你。

苍狼:皇世经天 苍河星转

万朔夜:流雪回空

(招式对决,苍狼败)

苍狼:是我……大意了……

万朔夜:死吧。

[胜生败死,取命之刀一落。]

苍狼:为什么……不杀我?

万朔夜:你现在本该是一个死人,但我不杀你。取你之命,是为笑不老报仇,饶你之命, 是为笑不老还情。你完成了他的遗愿。

苍狼:他的遗愿……

万朔夜:今后恩仇两清,练好你的刀。下一次,你没有这个机会。(离开)

苍狼:他竟能抓准落刀的瞬间,改变我的刀势。下一次,我会有胜算吗?中原果真卧虎藏龙。(捡刀欲走)

步霄霆:慢且!

苍狼:你是……旭日灵岳。

步霄霆:苍狼王子,随我走一趟吧。

苍狼:你有什么意图?

步霄霆:要讨回九龙天书,你是最好的筹码。

苍狼:九龙天书事关苗疆国运,怎能落入外人之手。呃……

步霄霆:方才一战你消耗甚剧,想再与吾较量,只是虚枉。(出手制住苍狼)识时务者为俊杰,堂堂一国王子,该有看清情势的眼力。

苍狼:趁人之危,又何必故作清高。

步霄霆:吾只为取回天书,劝你安分。走吧。




【血色琉璃树】

神蛊温皇:方才我们说到哪里?

默苍离:九龙天书,不知温皇有何见解?

神蛊温皇:九龙天书关系到伏羲深渊,关乎九龙气运,据传需要三王骨方能开启。在收集王骨这一步上,俏如来已慢了先机。以他的个性,也不可能损人利己,影响九龙地气来让中原兴盛。由此推断,俏如来只希望破坏苗王之局。那怎样的破坏方式最好呢?就是让苗王得到一本假的天书。龙珠三百年形成一次,错过便无机会,只要让苗王在错误的时刻,进行错误的方法,俏如来便是成功。

默苍离:太失败了!如果灵界之战,俏如来能善用局势,现今也不用疲于奔命。

神蛊温皇:亡羊补牢,犹未迟也。

默苍离:温皇还是认为,其中有一本假天书,是俏如来派出的?

神蛊温皇:你认为我会怎么认为呢?

默苍离:天书共有三本,那温皇又认为,我会是怎么认为呢?

神蛊温皇:你怎么认为不重要,重要的是,俏如来怎么认为。

默苍离:以书引书,也是一个好办法。

神蛊温皇:那何不交换讯息,这样双方皆能锁定第三本天书,做为目标。

默苍离:识龙影正是俏如来所派出的人。

神蛊温皇:哈,太妙了。竟与吾所派出的人相同。

默苍离:如果温皇肯相信苍离所说的人,苍离也同样相信温皇所说的话。

神蛊温皇:温皇一向诚恳。

默苍离:世人只知谎言可以欺骗,却不知实话也可以骗人。诚恳的人一旦不诚恳,那更加危险。

神蛊温皇:天书苗王已得其一,俏如来难道不急吗?

默苍离:对上温皇这样的对手,如果讯息不平等,俏如来还有一点胜机;一旦讯息平等,那俏如来大可自尽。

神蛊温皇:哈,赤羽面对我,还有诱敌以饵,彼此试探,攻守交关。而你却是紧守重点,丝毫不肯透露破绽。

默苍离:赤羽是赤羽,苍离是苍离。不同的人,不同的思维。

神蛊温皇:你果真是俏如来的最佳导师。

默苍离:该说俏如来,会是默苍离最好的徒儿。

神蛊温皇:温皇亦希望如此。

默苍离:话中犹有未尽之意。

神蛊温皇:吾已预见了俏如来与你之间最后的结局。就看你们两人,谁先承受不住。

默苍离:嗯?

神蛊温皇:这最后的结果,便看你与他,会是谁死在谁的手上。叼扰已久,温皇告辞了。

默苍离:多谢温皇指点,临别之际,吾也有一言相赠。

神蛊温皇:喔,请说。

默苍离:对于俏如来,你让得太多了。

神蛊温皇:这样才算得上是公平的游戏。

默苍离:小心让游戏要了你的命。

神蛊温皇:哈哈,要命,才有趣味啊。

默苍离:请。

神蛊温皇:请了。




【不悔峰山洞】

(雪山银燕蒙眼静坐,樱吹雪与霜至)

樱吹雪:我要你在黑暗中,宁定心神,体察周遭环境的变化。你 静心了吗?

雪山银燕:我已经很冷静。

樱吹雪:自吾踏入至今,岩壁上,滴落了几滴的水滴?

雪山银燕:不知道。

樱吹雪:你这叫体察环境变化?

雪山银燕:这算是什么问题?

樱吹雪:你这叫静心?

雪山银燕:你就能回答吗?

樱吹雪:一百七十五。七十六。七十七。

雪山银燕:你!

樱吹雪:不相信,那就证明我错了?

雪山银燕:哼。

樱吹雪:做不到我的要求,你就不能看留在山壁上的剑招。

雪山银燕:我会做到!我一定会做到!

樱吹雪:看来你要走的路,可能比剑无极更长。(离开)

雨音霜:雪山银燕,你……你还没原谅你的父兄吗?

雪山银燕:别与我谈这个问题。现在,我只想学得师尊的武功,替师尊报仇。

雨音霜:虽然我不知樱吹雪前辈要你静心的目的,但我认为,你的心结不解,你永远不可能静心。

雪山银燕:不需要你来指点我!出去,别打扰我!

雨音霜:唉。


【不悔峰】

剑无极:剑一 破。剑二 空。剑四 灭。

樱吹雪:这样 还伤不到我。

剑无极:时间的问题而已。

樱吹雪:赌约 只有三个月,时间 可不是你的朋友。

剑无极:我一定做得到。

樱吹雪:那 来吧。

剑无极:等一下,我想先问一个问题。你也用同样的方式训练银燕吗?

樱吹雪:他与你的状况不同,他更需要雨音霜。

剑无极:这,为什么平平都是学艺,我遭遇的课程总是极端变态?

樱吹雪:想受更重的伤吗?

剑无极:喔,很呛怎样?怕什么,来喔!




【苗疆天狼坛】

侍卫:参见苗王!

苗王:大祭司。

大祭司:苗王来到天狼坛,是已经收集到三王骨,以及九龙天书了吗?

苗王:孤王正因为九龙天书而来。祭司从情听说……

大祭司:三本九龙天书!

苗王:没错!孤王认为,是有心人鱼目混珠之法,要让本王真假难分。

大祭司:难道中原,不想争夺九龙天书?

苗王:现今中原领导俏如来误判了局势,不知何因,他认为孤王已经掌握了三项王骨。或者俏如来认为,现在开始收集王骨以及九龙天书已经是太迟,所以采取破坏之策。

大祭司:嗯,中原如果筹码不足,确实没必要参与争夺九龙天书。如果以阻止为目的,那以假的天书混淆视听,确实是绝妙的做法。

苗王:俏如来智巧不亚其父,幼虎不除必成后患。今日孤王前来,就是要问大祭司,这本天书可辨别真伪吗?

大祭司:嗯……(接书阅读)这本天书的内容,符合古册所流传的天书记载,有九龙各自代表的方位,也记载了三王骨的使用方法,以及伏羲深渊的地点。照内中所言,伏羲深渊的开启,是两个月后的七月十七。嗯……

苗王:如何?

大祭司:无法判别真伪。如果伪造者对九龙密要有相当的了解,要伪造这样的天书并不难。

苗王:俏如来确实了解九龙密要。灵界之战,孤王便为此点中他之计。只怪女暴君走漏消息,让俏如来有机会作手。

大祭司:九龙天书奥秘非常,只能取回另外两本做为对照。再配合三王骨,到记载的日期、地点,进行开启。唯独此法来辨真伪。

苗王:嗯!看来必须赶快掌握三项王骨。俏如来的误判,对孤王的行动甚为有利。但是第三项王骨,要往哪里去找呢?

大祭司:我已经进行灵测,一有感应,就会通知苗王。

苗王:好,请祭司加速进行。现今罗碧未死,孤王难以安寝。千雪又为私情判罪,正值用人之际,却无人力可用。孤王欲向祭司调动阴阳两部,做为人力。

大祭司:阴阳两部要助吾灵思测算,同样不可离开天狼坛。苗王要用人,可以调动还珠楼。还珠楼地属苗疆,于份当助,温皇更是人中之龙,大是助力。

苗王:是助力,或是阻力,只怕难料。

大祭司:嗯?苗王不信任温皇?

苗王:可疑之人,自有可疑之举。如果王叔肯为孤王佐策,孤王也无须如此烦恼。但他身体虚弱,个性更是疏懒。唉。

大祭司:苗王何不再拜访一次北竞王,邀他相助。

苗王:难啊。(离开)

侍卫:恭送苗王!




【苗疆王宫大殿】

女暴君:参见苗王。

苗王:伤痕累累,你没杀了罗碧!

女暴君:被我那俊俏的侄儿派人所救。

苗王:姚明月!孤王着实对你的办事能力深感怀疑,若不是你在寻找九龙天书之中泄露秘密,让燕驼龙脱逃,俏如来也无法伪造九龙天书。当日的微星之火,如今足以燎原。哼,总算你献出了忆无心,破了罗碧的身份,算是有一点贡献,否则你的将军之位难保。

女暴君:是,奴家会尽力夺得余下的天书与王骨。

苗王:孤王派你的小妹姚金池照顾王叔,状况如何?

女暴君:北竞王对金池关爱疼惜,封赏甚厚,看起来相处得很好。

苗王:孤王问的是王叔的身体状况。

女暴君:仍是气虚力弱。

苗王:哼!

苗兵:禀苗王,有使者自称受歩霄霆的委托,送来一封书信。

苗王:歩霄霆?九龙天书的持有者。(读信)啊,苍狼被擒,要孤王以九龙天书交换!

女暴君:王储被擒,这可是大事啊。

苗王:一个气虚力弱,一个年幼识浅,一个整体兄弟兄弟。皇族之中,就没一个可用之人吗?

女暴君:赫蒙天野与赫蒙少使正在追杀罗碧与抢夺九龙天书。但是苍狼是王储,更是大王你唯一的苗裔,不可有失。是否要将两人召回?

苗王:不用召回。派人传令温皇,要他马上着手处理这两件事情。

女暴君:只怕他阳奉阴违,未必尽心。

苗王:这正是孤王要试探他的地方。女暴君,备兵点将,准备出征!

女暴君:是。




【还珠楼大殿】

神蛊温皇:杀藏镜人……

凤蝶:主人跟义父,不是藏镜人的好朋友吗?

神蛊温皇:说到义父,你的义父被囚禁在大牢之中,你知道吗?

凤蝶:啊……

神蛊温皇:酆都月,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酆都月:这是苗王的试探,如果没动作,那苗王的大军,可能在进攻中原之前,就包围了还珠楼。

凤蝶:怕什么,进了还珠楼,还不知谁死谁活。

神蛊温皇:还珠楼身处苗疆,直接的交恶对还珠楼不利。

凤蝶:你有怕过吗?难道你真的要帮助苗王,对付藏镜人?这样义父一定会更加怨恨你。

神蛊温皇:怨恨我的人很多,你想找一个没的,也很困难。

凤蝶:你真的要去?

神蛊温皇:是不得不去啊。

凤蝶:找得到人?

神蛊温皇:吾早就预料到目前的局面,藏镜人的行踪,一切都在还珠楼的监视之中。

凤蝶:那你最多,将藏镜人的位置告知他们就好了,何必这么浪费气力。

神蛊温皇:傻凤蝶啊,这样一来,苗王不就更怀疑吾隔山观虎斗。九龙天书就交你们,藏镜人,就让我自己处理吧。

酆都月:属下遵命。

凤蝶:交给我们?

神蛊温皇:我是一个人,我们是不只一个人,这还要问?

凤蝶:我只答应替你完成一件事情。

神蛊温皇:剑无极又没死。

凤蝶:你那本书也没用到。

神蛊温皇:解法已出,书也到了你的手了,虽然你没用上,但也该履行承诺。

凤蝶:交换的条件是杀剑无极,杀这个动作我已经完成。没死,是另一件事情。我已经履行过承诺了。

神蛊温皇:那你在还珠楼就不会无聊吗?欠劳动,筋骨都打结了。

凤蝶:哼,出任务就出任务。我若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主人你!

神蛊温皇:哈。




【梅香坞室内】

恋红梅:今夕岁华落,令人惜平生。心事如波涛,中座时时惊……唉

[前尘旧事,历历在目。谁言往事如云烟,云流风止犹喟叹。]

(独眼龙冥医至)

恋红梅:嗯?你们……你们又来做什么?马上给我离开!

冥医:等你接受治疗之后,我们就会离开。

恋红梅:我的死活,不用你们来鸡婆。出去!

独眼龙:你错了,你这条命,早已不属于你自己。

恋红梅:可笑,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独眼龙:治疗失血症的方法,是冥医经过长期的试验才研究出来,期间牺牲了许多的病患,包括你的儿子。

恋红梅:没错,我最不可能拿这种方法,来救我自己。

独眼龙:你就没想过,是他们的牺牲在前,才造就今天你得救的可能?这是笑不老义士,豁命为你取回的药材。

恋红梅:啊?

独眼龙:你放弃,就白费了这些过往者,用性命换来的这份可能。你放弃,更糟蹋了笑不老的这份心意。你只看见你自己失去的,却没看见他人用生命付出的。你可以拒绝,但你要明白,你的拒绝,背后的代价有多沉重。

恋红梅:我……

冥医:若能救你,光儿受的痛苦便非虚妄。

恋红梅:别说了,出去!看到你们,我的身体就更不舒服。(冥医和独眼龙走出去)




【走廊】

独眼龙:想不到老板娘仍是这般坚持。冥医先生,你可有看到秋露姑娘?

冥医:没有,从刚才开始就没看到她了。我原以为她还在照顾老板娘,还可以替我们缓颊。唉,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老板娘若是还不答应,那我也没招了。

独眼龙:只希望她自己想通。

冥医:是啊,我们也只能够等了。

独眼龙:俏如来有事相托,俺必须离开一会儿,梅香坞就劳你照看了。

冥医:没问题。




【野外】

歩霄霆:苗王,你终于来了。

苍狼:父王……

苗王:你想要回九龙天书?

歩霄霆:没错。将九龙天书归还,你的儿子性命无忧。否则……

苗王:放肆!谁准你与孤王谈条件!孤王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将你擒下,严刑逼供,查证九龙天书的真伪。

歩霄霆:你不怕你的儿子失去性命?

苗王:孩儿,你认为父王该怎么做?

苍狼:苗疆不受谈判。

苗王:没错!杀!

苗兵:杀啊,杀啊!围起来啊!

歩霄霆:你……

苗王:动手!

[忽而,破空声响——]

(一箭射来,歩霄霆闪避,女暴君趁机将苍狼救过来)

歩霄霆:啊?喝——

苗王:喝——

[轰然一响,双掌相接。歩霄霆急催内元,挥杖击中苗王。然而杖劲虽雄,却似泥牛入海,浑不着力。]

苗王:杀!

(歩霄霆两门人攻上,即刻被苗将斩杀。)

歩霄霆:非心!非明!可恶,喝——怒碎百岳

苗王:来得好!皇世经天 虚空尽灭 

[强招接连无用,歩霄霆震惊难以言喻。]

苗王:狼王印,喝

歩霄霆:啊(躯体碎裂)

女暴君:是脱壳之术,逃得好快啊。

苗王:苍狼!

苍狼:父王。

苗王:(甩苍狼耳光)踯躅千层呢?

苍狼:没有取得。(又挨一耳光)是孩儿无能。

苗王:那个人武功虽强,但没生擒你的能力,是怎么遭擒?细细说来。

苍狼:是。(细述经过)

苗王:你被万朔夜所伤,然后遭擒?

苍狼:孩儿想不到他竟能……啊……(再被打)

苗王:还有理由吗?

苍狼:没有。

苗王:王族尊严不容亵渎!女暴君,召回赫蒙少使。

女暴君:是。

苗王:棘陵鹰羽。

棘陵鹰羽:在。

苗王:刑武忌天。

刑武忌天:在。

苗王:随同赫蒙少使,率兵前往梅香坞,杀!

棘陵鹰羽&刑武忌天:是!(离开)

(苗王前行,众人跟随。)

女暴君:苍狼王子,苗王是对你爱深责切啊,哈哈哈哈

苍狼:唉。




【荒野】

歩霄霆:俏如来。

俏如来:嗯?歩霄霆前辈!

歩霄霆:呃……

俏如来:前辈,发生了何事?是何人伤你?

歩霄霆:是……苗王。

俏如来:啊?

歩霄霆:九龙天书,已被苗王所得。俏如来,九龙天书不能落入世间,否则必成灾祸。你一定要助魔门世家夺回天书。

俏如来:九龙天书的重要性,俏如来非常清楚。但俏如来心中之疑,还请前辈先为我解惑。

歩霄霆:说吧。

俏如来:前辈曾言,魔门世家是第一次灵魔大战所留下的遗孤。能否请前辈说明?

歩霄霆:第一次的灵魔大战是由当时的魔世霸主,元邪皇,率领全境兵力,意一举攻占中原。战局中,元邪皇败在一名神秘僧人的手中,魔兵顿失龙首,军心大乱终被逼退。魔界与人界的通道亦被封闭,一部分的魔兵不及撤回魔世,被迫留下。

俏如来:前辈的意思是,那些被留下的魔世士兵,便是魔门世家的先祖?

歩霄霆:没错。他们为了找寻可能回去魔世的方式,开始收罗天下群书,逐有魔门世家的诞生。

俏如来:魔门世家也是因此才得到九龙天书?但是为何天书是由前辈收藏,而不是本家的燕驼龙呢?

歩霄霆:在漫长的岁月中,我们的先祖渐渐融入人界的生活,经过一代代的混血,魔性已淡。魔世对我们来说,也成为一个名词,早已失去故乡的意义。就在那个时候,九龙天书被魔门世家收入,便有人提出让魔龙得气,藉此打开魔世通道,返回魔世的方式。

俏如来:啊?让魔龙得气可以打开通道?

歩霄霆:没错,魔世的出口在中原灵界。第一次威胁到人世,是中原失气,七国纷争之时。若不是镇国龙脉,魔世早已打开。第二次威胁到中原,是崇尚清谈,天下纷乱,国力衰竭的玄朝。这两次的特征皆是魔世得气,中原失气。当两边的气运有了极大的差距,魔世便能由内而外,打开通道进入人世。

俏如来:那后来呢?魔门世家有进行这项工作吗?

歩霄霆:当时九龙换气之期方了,而且进入伏羲深渊还需要三王骨。一些已经不想等下去的人终于死心,决定在人界安居。但还有另一部分的人,抱着这个渺茫的希望,不愿放弃。魔门世家自此分为两派,九龙天书也被先代门主带走,以期有回到魔世的一日。

俏如来:但观前辈今日的行止,却不似有此野心。

歩霄霆:要让魔龙得气,非是易事。仅是备齐所有的条件,便耗去了难以估计的时间。一个远久以前的异地,真的值得我们这样,不顾一切的付出吗?最后,连分支的我们,也放下执着,在人界落地生根。

俏如来:这个决定或者令人怅然,但不为是一个好的结果。

歩霄霆:因为我们深知九龙天书的紧要,便将其谨慎藏纳。不料日前竟然被人盗出,叛徒虽已得到应有的罪惩,但九龙天书却流落至梅香坞,引起这些事端。

俏如来:为何魔门世家不将九龙天书毁去,永除灾患?

歩霄霆:为了能回到魔世,数代先祖在九龙天书上投注了全部的心力。九龙天书对我们,有另一种特别的意义。而且九龙天书深藏许多秘密,难保未来不会有用到的地方,怎能轻言毁去。

俏如来:嗯,俏如来明白了。俏如来会设法夺回天书,交还魔门世家。也请前辈应允俏如来,魔门世家将会永远封存九龙天书,莫再使其现世。

歩霄霆:可以。呃,是我自持绝艺,太过骄狂。如今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俏如来:前辈先找寻地方养伤,进一步的事情就交给俏如来吧。

歩霄霆:多谢!(离开)

俏如来:原来这就是魔门世家的来历。嗯……




【入夜,树林】

独眼龙:先生请留步。

汲水先生:是独眼龙啊。难道你是为了抢夺奇者手中的九龙天书而来?

独眼龙:非也,俺并无此意。俺只想问先生,手中的九龙天书从何而来。

汲水先生:从何而来?不就是捡到的。

独眼龙:路上拾得至宝,难以相信。

汲水先生:那就是奇者的父母所留的了。

独眼龙:祖上又是从何得来?

汲水先生:嗯,应该是买来的,一本三百文。

独眼龙:独眼龙是存心求教,请先生勿开玩笑。

汲水先生:奇者没开玩笑啊。奇者一点也不想要证明,手中的天书是真。你们要当它是真是假,都是你们的问题。奇者自是游山玩水,一点也不挂碍啊。

独眼龙:先生……

汲水先生:够了够了,假假真真,真真假假。就算我说的是真的,你们可会当真?我说是假的,你们就会当做假的吗?你们要就抢,不要就别抢,这就是最简单的方式。

独眼龙:唉。

汲水先生:怎样啊,是要抢还是不抢啊?

独眼龙:俺并无此意。希望先生能好好保管天书,万不可让苗疆所夺。

汲水先生:这是当然了,再会了。

独眼龙:请。

(汲水先生离开)

独眼龙:套问不得其法,还是先回梅香坞,等俏如来决定方向吧。(离开)

(汲水先生行走中,一道气劲袭来)

汲水先生:哇哇,喊打就打,真是过分啊。

女暴君:你若不交出九龙天书,那奴家还会更过分啊。

汲水先生:奇者最近真忙,走到哪里给人找到哪里。

女暴君:方才没让独眼龙保护你,是你最大的错误。

汲水先生:哎呦,原来还是跟踪狂啊,变态!

女暴君:我,还会更变态啊。喝——




【树林】

[身怀九龙天书的识龙影,正欲寻找一处暂避之所,不料——]

(刀气袭来,识龙影闪过)

识龙影:想不到这么快麻烦就找上门了。

赫蒙天野:这次,你逃不了!

识龙影:所以只好拼命了,喝——




【梅香坞内】

冥医:秋露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刚才没有看到你的人影,是外出了吗?

聆秋露:处理一点私事而已。先生找我有事吗?

冥医:那个万朔夜不在吗?

聆秋露:他与我一同返回,已在内中。

冥医:你们一同外出?

聆秋露:是啊,有什么不对吗?

冥医:嗯,我就一直感到奇怪,你们两人虽是亲近,但却从没同时出现。你在的时候,他就失踪。他在的时候,就找不到你。就好像是……

聆秋露:好像什么?

冥医:就好像是你们约定好了,轮流出现一样。

聆秋露:你多心了。他不愿见到你们,才让你有这种错觉。

冥医:是这样吗?

聆秋露:说起来,独眼龙壮士呢?

冥医:他有事情要办,暂时离开。

[突然,风沙卷啸,兵戈低鸣,竟是众多苗疆战将,逼杀而来。]

冥医:啊,是苗疆的人。

(柳霞搀着恋红梅出来)

恋红梅:发生何事了?

赫蒙少使:交出万朔夜!

恋红梅:你要找的人不在这里,请回吧。

刑武忌天:哈哈,闯下大祸,还叫女人来收尾。今天,我们就把这里踏平,不信他不出面!

恋红梅:哼,讲了你们也听不进去,那就别怪恁祖嬷不客气了。喝——

苗兵:杀啦!

[艳容怒对眼前雠,恋红梅虽有绝艺,病体却是难支。]

刑武忌天:死来!

棘陵鹰羽:喝!

冥医:不妙,这不搬救兵会全灭。喝——(跃到树梢)坚持一下,我去搬救兵。(离开)

刑武忌天:可恶,哪里走!

赫蒙少使:他不是我们的目标,找出万朔夜。

柳霞:你们……你们……你们别过来!啊——(被苗兵砍杀)

聆秋露:柳霞……柳霞……

苗兵:换你受死了,啊!(恋红梅发掌将其击杀)




【树林】

冥医:独眼龙啊,快点,梅香坞出事了!

(两人迅速赶回)




【梅香坞内】

恋红梅:(气力不支)红梅齐绽

赫蒙少使:星垂平野

恋红梅:啊(呕血)

[绝境绝境,恋红梅无力回天,求生之道,唯有——]

恋红梅:可恶!只能如此了。(奔回房内)

赫蒙少使:追!

聆秋露:你们!你们不准过去!

刑武忌天:真是美人,留你性命服侍本大爷。闪开!

(刀气发出,聆秋露的脸划上血痕)

聆秋露:我不会再让你们进去!

刑武忌天:这么怕死还站在这里,看来那个万朔夜,跟你有很深的关系嘛。

聆秋露: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赫蒙少使:别浪费时间,退开!

聆秋露:啊!(被掌气所伤,仍是不退)

棘陵鹰羽:挡路者死!

恋红梅:接着!

棘陵鹰羽:杀!

(聆秋露接刀,荡开利箭)

赫蒙少使:这是……

[冷风起,杀意动,落梅如雪漫天,华景却是令人心惊。]

聆秋露:冷眼识世路,朔夜逐日痕,(逐渐变成万朔夜)深恩不可负,尽付霜刀魂。




【树林】

藏镜人:再往前,就是怒潮天瀑。是为父当年领悟绝学之地,也是……

忆无心:也是什么?

藏镜人:以前,你的父亲有两名好友。

忆无心:一位是千雪叔叔,那另外一位呢?

藏镜人:死了。

忆无心:啊,死了?

藏镜人:在我的心中,他已经死了。

神蛊温皇:好友你这样说,叫吾情何以堪。(飘然而至)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久住青山无白眼,巢禽穴兽四时驯。

忆无心:是温皇楼主。父亲,他就是……

神蛊温皇:是,我就是你父亲死去的好友。

藏镜人:你来,有什么目的?

神蛊温皇:好友,不是多次一问,吾当然是来,杀你。



[紧张紧张紧张,极端战局,苗疆三杰终至反目。温皇寻杀而来,身负重伤的藏镜人能应付温皇的强势逼杀吗?

 梅香坞遭受攻击,万朔夜、聆秋露,一段神伤的过去,一段悲哀的往事,两人的身份即将揭穿。

 苗疆动作频频,天书之争愈加激烈,三本天书,究竟哪一本是真的呢?

 是一段寻杀之局,是一个身分之谜,是一本能改变天地的九龙天书。

 欲知精彩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二十七集——已逝的情份。]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