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25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369245042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二十五集 浴血双雄

录入:魔女雪儿


【九脉峰西侧】

藏镜人:你们要藏镜人,我就给你们藏镜人!万恶的罪魁,藏镜人啦!(爆衣)

[一声撕心裂吼,一条金色身影,一个不世枭雄,开启一场不可预知的血战。]

藏镜人:无心,爹亲马上就来。

[眼神交会,兄弟之间无须言语,界线划清便是立场抉择。]

(藏镜人和千雪动手)

苗王:千雪……

藏镜人:杀!

狼主:喝——

[数万大军层层包围,一个倒下,十个再来。眼前人影入蜂拥蚁聚,不停不休。而双雄战得兴起,丝毫无退。惨嚎声,哀呼声,全部淹没在杀声之中。]

苗兵:杀啊,杀啊!

赫蒙少使:喝啊!

[赫蒙少使率将而来,各自缠斗。]

副将甲:怒断山领教!

副将乙:丧魂灭取你性命!

藏镜人:闪开!(连击两人)

副将丙:火……(被藏镜人斩杀)

藏镜人:我不想知道你是谁!暴流灭境,喝——

[尸路,血路,堆积在身后。刀影,剑影,掩住眼前视线。藏镜人的脚步丝毫不停,唯有战!战!战出一条生路!]

藏镜人:挡我者,该杀啦!(托起巨石砸向苗兵)

赫蒙少使:狼主,你这样是背叛啊!

狼主: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皇世经天 星辰万变 逆刀回狼影

藏镜人:喝啊——

[千雪刀气开路,藏镜人一路急奔,苗军入波开浪裂,竟难阻挡。]

女暴君:藏镜人,再抵抗,你的女儿就要死了。

藏镜人:贱妇!啊(分神被伤,反身击杀对手)

狼主:藏仔,助我!(跃到藏镜人身旁)

藏镜人:飞瀑怒潮!

[藏镜人一掌助力,千雪孤鸣宛如一道流星,冲向女暴君。]

女暴君:啊,蝎尾针!

狼主:皇世经天 天狼啸日

[掌力助刀势,女暴君被震退数十步。]

(狼主与女暴君相斗,救下无心。)

狼主:去你的父亲那边。(一掌将无心送出)

女暴君:休走!

狼主:(横刀)是你休走。

藏镜人:无心!(接住无心)

[重逢只是瞬间,随即——]

(赫蒙天野杀至)

赫蒙天野:苗疆战神的位置,该交替了。

[再度对战,赫蒙天野刀势更狠更急,战神两字,不只是荣誉,更是自己一生的目标。]

藏镜人:喝啊——

赫蒙天野:奔雷之野

藏镜人:狂潮辟野

(赫蒙少使带将攻至)

藏镜人:该杀啦!

赫蒙天野:死来。

藏镜人:想取代战神,先学会仰望我。暴雷狂涛,喝——

(众兵将被气劲震伤)

藏镜人:无心。

[突然,一股惊世巨力,澎湃汹涌而来。]

藏镜人:啊?喝啊——(运功抵挡,把无心护在身后)苗王!啊……(呕血)

(苗王降临)

狼主:啊,王兄?狼牙破空——(震退女暴君)

苗王:罗碧!

忆无心:(到藏镜人面前)啊……你……你流了这么多血……流了这么多血……

藏镜人:呃……我不要紧。(狼主奔至)

狼主:藏仔!

苗王:罗碧该死!千雪,你更是让孤王愤怒非常!

狼主:现在说这些都来不及了。

(苗兵大军包围)

狼主:我掩护你出去。

藏镜人:千雪……

狼主:再怎么说我也是王弟,别忧心。

藏镜人:藏镜人一生为苗疆的回报,就是交识了你。

狼主:都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是在说什么!

藏镜人:无心,闭上眼,等你再度打开之时,我们就安全了。

忆无心:嗯!

藏镜人:对不住,拖你入水了!

狼主:你这辈子欠我欠大了!

藏镜人:这个情境,好生熟悉啊。

狼主:没错,就好似那场我们与番邦的战役。

藏镜人:只剩两个人,要如何面对三千军将。

狼主:在那个时候,会说出不能同生但愿同死这种恶心的话,我还真不敢相信是出自你的嘴。

藏镜人:哈哈哈哈!

狼主:那现在……

藏镜人:不能同生!

狼主:尤愿同死!

藏镜人:怒潮袭天,哈啊——

狼主:皇世经天宝典 星辰变 

[豁命反扑,藏镜人与千雪孤鸣同时运动最强的功力。]

苗王:杀!

狼主:破空 千狼影

女暴君:喝——

[千雪孤鸣持刀先杀,竟是不顾破绽,星辰变强横内力集中一点,势如泰山倾倒,压得众人难以招架,层层叠叠,直逼苗王。]

(苗王赞掌稳住局面)

藏镜人:呀——

[千雪孤鸣阻挡在前,藏镜人怒潮随后,开出另一条血迹斑斑的生路。眼见藏镜人即将逃脱,苗王更是大怒。]

苗王:千雪你……皇世经天宝典 虚空灭 狼王印

(将狼主打倒在地)

苗王:将千雪孤鸣压入大牢,其余人继续追杀藏镜人。夺得首级者,千金、拜将、封侯!

众将:是!遵命!




【血色琉璃树】

[血色琉璃树下,双智首会,温皇口吐一个陌生的名字。]

神蛊温皇:吾说的是,墨家钜子,万军无兵策天凤。

默苍离:这是一个虚构的名字,想不到温皇也曾看过羽国志异。

神蛊温皇:这本书记载了一个遥远国度的故事。一位来自墨家的智者,独力弭平了羽国的内战,建造了一个太平盛世。是一本非常精彩的作品。

默苍离:既然是一本作品,书中的人物当然也是虚构。

神蛊温皇:是虚构或是事实,没有眼见怎能为凭?为此吾路过云天关、彩虹桥、星河之阶,前往羽国,探询这本书背后的历史。

默苍离:千里迢迢,为了一个故事中的虚构人物,温皇真有求证之心。

神蛊温皇:也非是多久以前的事情,查证并不困难。

默苍离:那策天凤是真有其人吗?

神蛊温皇:先生何必明知故问。

默苍离:我不知温皇为何会对这本书中的故事如此好奇。

神蛊温皇:此书讲述的是策天凤在羽国的经历。当中权巧机变,不可胜数。布局之神妙,阅者皆以为荒诞。但是……

默苍离:但是如何?

神蛊温皇:我初阅之时,便不断推敲,若吾是策天凤,面对书中的困境,吾该如何进退。奇妙的是,这本书中策天凤所有的对应,皆与吾所思不谋而合。你说,吾能不好奇吗?

默苍离:巧者之思,所见略同。温皇应该也是一个好作者。

神蛊温皇:之后吾又想着一个问题,如果书中所写为真,策天凤真有其人,他为何愿意让这本书流传于世?是不是他希望留下什么线索,用一个虚构的故事,指引他人找寻,留下飞鸿雪泥的痕迹呢?

默苍离:就好像温皇放在巫教密室中那本遗册一样吗?

神蛊温皇:既然你已经看破,为何不提醒俏如来?

默苍离:他便然失算而死,对我而言也毫无影响。我相信天下间的璞玉,不止他一个,我仍能找到取代他的人选。

神蛊温皇:所以至今为止,你只指点他,而从未替他筹画。

默苍离:他的表现虽差,总也让你注意了。

神蛊温皇:那你该明白,我为什么要留下那本遗册。

默苍离:我明白你的孤独。

神蛊温皇:因为你我是同一种人吗?

默苍离:然而方向不同。

神蛊温皇:如果没那个女人,会是不同的方向吗?

默苍离:羽国志异记载了策天凤在羽国的经历,也记载了那名女子。但默苍离就是默苍离而已。

神蛊温皇:将话题转回那本书吧,我前往羽国,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书中最压轴的霓霞之战。策天凤面对最大的困境,在内外无援的情况下,以十七勇士,覆灭了三万敌军的包围。这本书中只略带过这场战役,并无细写。

默苍离:情节太过离奇,作者也无法善了收尾,所以草草带过,乃为常情。

神蛊温皇:其实在那场万死无生的局势当中,吾倒是想出了一个反败为胜的方法。但书中既无细述,吾只好亲往战场考证,证明我的猜想。

默苍离:那温皇可有找到答案?

神蛊温皇:吾可以说,那是一场最为无情无义的战争吗?

默苍离:温皇今日是特别来找吾讨论书文吗?

神蛊温皇:直到吾听见你的名字之前,还不是。羽者为禽,凤为禽首,孤鸿单飞,寄语无言,默字为音,苍字为色。孤鸿寄语默苍离,无言寂寥离开羽国的禽首,抛弃了墨家钜子的身份,以及在羽国的过往,从此再世为人,这种推论算不上复杂。吾来此的目的,早在你第一句话当中,就已经得到答案。

默苍离:如果这个名字,从头至尾就是一个局呢?你以为你已经了解我了,但你所得到的 ,就是一个名字,和一本羽国志异。若你想以策天凤的身份推测我,那你留在巫教当中的那本书,是否真的详实记载了你的平生?那个弑父夺权,终不容于世的孤独天才?

神蛊温皇:哎呀,众人皆知温皇一向是以诚待人。

默苍离:默苍离确实无人知晓,不足挂齿,随时可以抛弃的名字。

神蛊温皇: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不是吗?

默苍离:或者我该提醒你,现在你的对手是俏如来,非是我,更非策天凤。过于追逐你认定的对手,可是会被眼前的对手所败啊。

神蛊温皇:如果败了俏如来,你会是下一个对手吗?

默苍离:你的对手永远不会是我,不入局,就永远没输赢。

神蛊温皇:还有一个传说,墨家暗藏于世的其中一项任务,就是阻止魔世开启。

默苍离:如果你在人世找不到对手,你想试验魔世中的菁英。

神蛊温皇:这是合理的可能性之一。

默苍离:就算魔世开启,就算天下人全死在吾的面前,我也无所谓。因为,我们是同一种人。

神蛊温皇:我真想知道俏如来,听到你说这句话会怎么想。

默苍离:我不在意他的想法,人心与计谋同样,虚虚实实,真伪难辨。他若太过信任我,反而显得痴愚了。

神蛊温皇:既然对彼此谈不出一个结果,那我们就来谈谈,现今最热门的九龙天书吧。



【野外】

识龙影:如果我说,我乃是九龙天书的传人,你,会相信吗?

俏如来:嗯?

识龙影:看你之反应,似是不信啊。

俏如来:非是不信,而是存疑。

识龙影:你认为我是温皇所派的人?

俏如来:九龙天书牵涉甚大,俏如来自是谨慎。假若真有人以书引书,假的天书造成各方势力的争夺伤亡,将是难以估计。

识龙影:你真的知道九龙天书所代表的意义吗?

俏如来:若先生愿意说,俏如来愿闻其详。

识龙影:那你就听详细了,我的祖先乃是始朝的国师。九龙天书是始帝亲赐,命吾族代代死守之物。

俏如来:始帝?九龙天书与始帝有关?

识龙影:九龙天书的由来已不可考,当年始帝一统天下之后,便下令搜罗天下书册,并擒捉儒士无数,焚书坑儒,目的便是要消灭九龙天书存在的线索,只余一正本,由国师收藏。

俏如来:焚书坑儒其罪甚重,始帝宁可受后人非议,也要借此消除九龙天书存在的原因为何?

识龙影:因为九龙天书,不但记载着伏羲深渊的位置,还有九龙各自代表的地域,一旦被人知晓,就可能破坏应当有的轮回,让自己属意的一方得势。这可能是苗族、中原,也可能是海境、羽国,甚至魔世。

俏如来:这……

识龙影:始帝深知此事之严重性,故不惜背负千古罪名也要安守天下气运正常运行。吾之先祖受始帝托付,世世代代严守此书。直到最近,我听闻苗疆大举残杀风水堪舆名家,便是为了搜查天书下落。我唯恐有更多的人因此受害,便出面相助。不料梅香坞中竟出现了假的天书,引来苗王,让我不得已泄露出这项机密。

俏如来:先生既是为了天下苍生而行,俏如来愿助先生一臂,召使百武会众侠,保护先生与天书的安危。

识龙影:你之好意识龙影心领了,正如我之前所说,九龙天书牵系的是天下气运的走势,这本书不能给任何人看,也不能交给任何人保管。

俏如来:俏如来向先生保证,绝不观视天书内容,也不会要先生交出天书,九龙天书还是归先生所管,百武会只负责保护先生。

识龙影:九龙天书乃是吾之责任,识龙影不想拖累他人,请你体谅。

俏如来:即是如此,那俏如来恳请先生,尽力隐匿行迹,必要之时,请毁掉九龙天书。

识龙影:唉,事情发展至此,若真遇上万不得已,也只能如此了。

俏如来:请先生小心。

识龙影:我明白,请。(离开)




【树林】

血求道:交出九龙天书!

万朔夜:他是我的。

汲水先生:你们一个要书,一个要我,谁先谁后,讲好啊。

血求道:找死!(兵器击向汲水先生,被万朔夜挡开)

[钩镰无情欲索命,曤日照雪更无痕。刀光灿烂,交锋生死。]

血求道:血钩魂

[初次试探之后,彼此已有基本的评估。]

血求道:不错。

万朔夜:下一招,败你。

血求道:夸口!

万朔夜:已是谦虚。

血求道:血锋双极

万朔夜:霜星坠地

[刀镰再击,血求道只感眼前一花,胸口冻气入体。]

万朔夜:败你,只需半招。离开!

血求道:还珠楼不会善罢甘休!(离开)

万朔夜:再来是你我的问题。

汲水先生:你找奇者要做什么?

万朔夜:你杀了紫燕。

汲水先生:冤枉啊,如果我真的是杀人凶手,刚才你们打得乒乒乓乓的时候,奇者早就趁隙逃走了。

万朔夜:但紫燕曾看到你,鬼鬼祟祟的施放信号。

汲水先生:信号是信号,杀人是杀人。人家说捉贼捉赃,奇者可以让你搜身,看身上可有无影金梭。而且那也不是什么信号,而是监视的术法。

万朔夜:监视的术法?

汲水先生:是啊,奇者认为识龙影是一个非常可疑的人。为了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所以在梅香坞外,设下了监视的术法,观察进入梅香坞内外的人。

万朔夜:你看到什么?

汲水先生:没看到,什么都来不及看,苗疆的人就来了。离开梅香坞之后,术法也失效了。你若杀错人那是小事,紫燕死不瞑目那是中事,让凶手逍遥法外,那就是真正的大事了。

万朔夜:我如何相信你?

汲水先生:奇者给你一个保证好了。如果你查出凶手是我,奇者死无怨言。而奇者也会尽力替你找出凶手,证明清白。

万朔夜:多久的时间?

汲水先生:一个月,一个月怎么样?

万朔夜:嗯……十五天!

汲水先生:捡回一条小命。九龙天书消息曝露,看来奇者以后的麻烦,可能不止这一桩啊。




【中阴谷外】

[欲夺踯躅千层,苍狼拦阻笑不老。]

苍狼:请将踯躅千层交出,别逼苍狼动手。

笑不老:不可能!喝——

[竹杖击若游龙,苍狼却是游刃有余。笑不老招招落空,险境频现。]

苍狼:你不是我的对手,将东西交出吧!

笑不老:点拨日月

苍狼:何苦?皇世经天宝典 星辰变 狼牙破空

(笑不老伤,苍狼拿到踯躅千层)

笑不老:还我!还我!

[药物被夺,笑不老宛如疯虎,又狂又缠,苍狼虽是一刀接着一刀,然而对手打死不退,神态更是惊人。]

苍狼:你……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再继续缠斗,我就要下杀手了!

笑不老:将东西还我!

苍狼:你!(一掌重创笑不老)

笑不老:还我……

苍狼:你……你为什么这么坚持?

笑不老:我没用,那个时候,我逃走了。我看见我的恩公……看到他的仇人欺辱他。但是……但是恩公是为了救我,才会与这个人结怨,变成他的仇人。但……但是我逃走了,我不是对手,我不敢……我逃走了!还我……我求你!(苍狼态度软化,笑不老取过踯躅千层)

笑不老:恩公,对不住,对不住……(怀抱药材倒地身亡)




【荒野上】

苗兵:杀啊,杀啊!杀掉藏镜人啊!杀啊!

[荒野中,藏镜人带着爱女忆无心,一路冲杀。]

藏镜人:闪开!挡我者死!

(一掌轰散无数苗兵,逃进一处洞穴。)

藏镜人:无心,你可以睁开眼了。此地隐秘难寻,暂时不会再有狗崽来扰。无心,你先休息。

忆无心:嗯。啊……

藏镜人:你没事吧?

忆无心:我……我没事。

藏镜人:女暴君!我绝对要她为这一鞭付出代价!呃——(呕红)

忆无心:你有要紧吗?

藏镜人:我不要紧!

[握在手中的温度,是这样的真是,眼前的人,并非梦中幻影。期盼已久的愿望实现,却难以压制心中渐生的不安。]

忆无心:你……你真的是我的父亲吗?

藏镜人:我……是,我是你的父亲。

忆无心:啊……

藏镜人:无心!

忆无心:你……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藏镜人:当你们闯入西剑流营救史艳文之时,我看到你手臂上有火焰的记号,当时便已有所怀疑。

忆无心:火焰的记号……

藏镜人:那是我在你身上留下,代表你身份的印记。

忆无心:那你……为什么不认我?你明明就知道了,不是吗?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不要跟我相认?

藏镜人:我……

忆无心:难道,你……你也不要我吗?(流泪)

藏镜人:不是!我怎么可能不要你!

忆无心:那你为什么不对我说?你假扮成伯父的时候,你明明就有很多机会,可以跟我说清楚。但是……但是你并没有这样做。我们明明……我们明明是这么接近啊!

藏镜人: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要放手!你会被西剑流所擒,就是因为你是我的女儿。身为藏镜人的女儿,对你……只是一种不幸。藏镜人是万恶的罪魁,一生为恶无数、树敌无数。你是这么纯真,我不敢去想,如果你知道你的父母是什么样子的人,你会……

忆无心:所以,你就忍心让我继续做一名孤儿?

藏镜人:你也看到了,当中原人知道你是我的女儿之后,他们是怎样的态度。我,已经是一个失职的父亲,我怎能让你因我收人指责!怎能让你背负我的罪孽呢!

忆无心:这就是,你隐瞒我的身世的原因吗?要不是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跟我相认?

藏镜人:就算我永远只能躲在暗处偷看你,甚至无法陪伴在你的身边,只要你能过得幸福快乐,我就无憾了。

忆无心:阿爹!

[一声爹亲,空白了数十年的亲情,在这一刻,填满了两人的心。]

藏镜人:无心,原谅父亲,过去没有照顾你。原谅父亲,放你孤单一人。

忆无心:是女儿没用,才让父亲为我涉险,是女儿连累了父亲啊!

藏镜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父亲都会用性命来保护你!

忆无心:阿爹……




【苗疆大牢】

(狼主囚在牢房,苗王来到)

苗王:千雪!

狼主:藏仔逃走了吗?

苗王:你……苗疆百年的根基,就比不上你的兄弟吗?!

狼主:王兄啊,藏仔从来就不想要与苗疆为敌,是你处处逼他,逼得他无处容身啊。

苗王:他帮助了中原。

狼主:在那种的局面之下,他怎能不帮啊!你就没有站在他的立场,替他想过吗?

苗王:那你,有站在我的立场,替我想吗?你虽然没亲手杀害苗兵,但那些死在藏镜人手上的族民,都是间接因你而死。你还有一点苗族人的自觉吗?你叫我怎么对那些族民交代?你,到底还是不是苗疆王族?

狼主:我就不明白,王兄啊,你为什么处处要针对藏仔啊?藏仔根本就没有背叛苗疆的想法啊!

苗王:我知道。

狼主:啊?

苗王:那又怎样!孤王不相信他。我不相信史艳文的小弟!我不相信大祭司的预言会出错!就是他是无辜的,我也要他死!他一定要死,任何能延烧的火苗,就算只有万分之一,我也要扑灭!

狼主:大哥啊!你……你太狠了!

苗王:不狠何以称孤!是你太过天真。

狼主:那,如果要是我为害苗疆,你也要杀吗?

苗王:杀!什么人我都杀!

狼主:(跪地)那好,千雪孤鸣背叛苗疆,协助叛徒,请苗王下旨处罚!

苗王:你……

狼主:请苗王下旨处罚!

苗王:你真要逼我杀你?

狼主:你是我的亲生兄弟,藏仔是我交结的兄弟。你们两人,对我同样重要。我阻止不了你们相杀,但我可以选择不要看这个结果。

苗王:来人!传吾王旨,千雪孤鸣,斩监后!




【梅香坞房内】

聆秋露:红梅姐,这是暂时能控制病情的药方,该吃药了。

恋红梅:拿走,我不吃!

聆秋露:红梅姐……

恋红梅:我说我不吃!(将药打翻)

聆秋露:红梅姐,事情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为什么,你还要这么执着?为什么,你不要放自己一条生路?

恋红梅:你想知道,好,那我就说给你听。我从小就被卖来此地,自丫环开始,一路爬到第一红牌的位置。再艰难的生活,再恶劣的客人,我都忍过了。我一直等待,等我存够钱了,我就要离开这个地方。找一个安详的地方,过着平淡幸福的日子。后来,我遇见了唯一一个真心待我的男人,我随着他离开这里,生下了光儿。满心以为,我可以一辈子拥有这份幸福,直到光儿发病……没一个大夫,都说这是绝症,他只能再活四、五年,要我们放弃希望。但是,我们做不到。找寻了将近一年之后,终于有一个医生愿意医治他。

聆秋露:是冥医?

恋红梅:没错。一开始,我与万曙天都同意实验,但实验的过程太过痛苦,而且光儿的病情完全都没起色。一年后,我不忍光儿继续受苦,要求停止实验,但万曙天仍然坚持,不久以后,光儿就过世了。

聆秋露:四、五年的年限……

恋红梅:对,如果不接受实验,光儿可以平静过完这五年的人生。所以,我恨冥医,也恨万曙天,他们坚持做实验,是想拯救其他同样得到失血症的人。但是,我没这么伟大。我看到的,是光儿被实验侵蚀殆尽的模样。所以,我无法原谅。

聆秋露:红梅姐,他们也是用他们的方式在救光儿,这绝非他们期望的结果。

恋红梅:所以,出于好意所烙下的伤害,就不会痛吗?

聆秋露:这……

恋红梅:故事的结局,你已经知晓。万曙天选择出走,而我又回到这里,重操旧业。然后我用我所有的积蓄,买下这个地方。而这里,会变成我的坟墓。

聆秋露:别这样想,光儿一定也不希望看到你为了他,放弃接受治疗的机会。

恋红梅:是吗?我可不确定。

聆秋露:什么意思?

恋红梅:我唯一的愿望,只不过是我们一家三口,再在一起吃一次团圆饭。就因为我一时的心软,答应了那最后一次的治疗,我本该拒绝。是我害死光儿,直到死之前,都在受苦。(跪倒在地)你说,我怎能接受治疗?若被冥医治好,我有何颜面去见光儿?

聆秋露:唉……

恋红梅:好了,听明白了就出去吧,我真的太累了。

聆秋露:是。




【梅香坞室外】

独眼龙:老板娘仍然拒绝治疗吗?

聆秋露:是,红梅姐认为,她不该答应最后一次的治疗,不该让光儿在痛苦之中结束生命。所以,她不愿接受治疗。她怕光儿……会恨她。

冥医:但那是……

聆秋露:什么?

冥医:没什么啦。

(苍狼带笑不老尸身来到)

独眼龙:笑不老!

苍狼:此乃苍狼所为。

冥医:你杀了人还敢来这里示威,这样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苍狼:且慢,我来此地,是有话替他传达。

独眼龙:你说吧。

苍狼:我任务在身,原本只想拿走药材,并无意杀他。但是这位前辈拼死抵抗,我不得已,只好下了重手。他说,他有非还不可的恩情……(细述详情)

聆秋露:事情竟是这样。

冥医:所以,他拼上性命也要赎罪啊。

苍狼:这是他豁出性命保护的东西,我不能夺走。虽然中苗两族势如水火,但除去国族之别,我敬佩他,也希望能成全他这份心意。

冥医:抱歉,我没办法感谢你。

苍狼:我明白,过了此刻,下一次见面,我们仍是敌人。请。(离开)

聆秋露:笑不老先生……

独眼龙:他的死讯,俺必须通知俏如来。

冥医:让我去吧,你留下保护梅香坞。

独眼龙:好吧,俺到外面巡守。(走出去)

冥医:独眼龙看起来,也受到不小的打击啊。谁会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啊。(带笑不老尸身去安葬)

聆秋露:为了笑不老先生,一定要说服红梅姐,不能让他的牺牲白费。但是……该怎么做?




【还珠楼】

(凤蝶独立房内,酆都月至)

凤蝶:有事吗?

酆都月:血求道失败而回。

凤蝶:楼主尚未回来,血求道已经是还珠楼顶尖的杀手之一,他若失败,应该还你上阵了。

酆都月:我还在等待楼主的命令。

凤蝶:楼主已经说过,要全力参与抢夺九龙天书,不是吗?

酆都月:找寻九龙天书,未必是楼主的本意。

凤蝶:怎么说?

酆都月:楼主下令参与抢夺,是因为苗王对他起疑。如果一直按兵不动,只会更加深疑虑。但是否要真心抢夺,又是另一回事了。

凤蝶:我看你是故意推托责任。

酆都月:要酆都月去抢,也不是困难。但是要抢哪一本,是真的那本,还是假的那本?

凤蝶:你又知道哪一本是真,哪一本是假的了?

酆都月:至少我知道楼主派出的人是哪一个。我手上可是有还珠楼的杀手名册,谁离开了还珠楼,我会不清楚吗。

凤蝶:嗯?

酆都月:当然这个消息十分珍贵,如果让俏如来掌握到这个秘密,三本天书之谜即刻可解。这个局,俏如来就稳胜不败了。

凤蝶:那你就该好好保密。

酆都月:识龙影,识龙影就是楼主所派去的人。你是楼主最信任的人,让你知晓,应该无妨吧?

凤蝶: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酆都月:闲聊而已。对了,你可曾听闻楼主曾经饲育一种相思蛊。此蛊的特征,便是中蛊者不能离开蛊主太远,一旦超过特定的距离,中蛊者便会烂骨而亡。

凤蝶:主人的蛊毒千奇百怪,就算有我没听过的异蛊也不奇怪。但是你怎么会问起相思蛊?

酆都月:没什么,我只是看你近来身体虚弱,想起了中相思蛊的人,初期症状也是虚弱,无意中联想到而已。此蛊初入之时,还没有大害,也不难除去。但若一旦入骨,那便神仙难医,一生离不开蛊主身边。所以名唤相思蛊。我常想,如果人生能重头,是否每一个人,都能对自己的关键决定无悔无憾?只是人的一生,能可改变的决定机会不多,若遇上了,不就该好好珍惜吗?(离开)

凤蝶:(痛苦)啊……




【树林】

郭筝:盟主!

俏如来:郭筝壮士,这般匆忙,发生了何事了?

郭筝:武林中发生大事了。听闻藏镜人出现在九脉峰附近,被苗王追杀。还有……还有笑不老……笑不老前辈死了。

俏如来:啊,怎会如此?

郭筝:详情听说……

俏如来:笑不老前辈……

郭筝:盟主,现在改怎么办?

俏如来:<完全的意外变局,叔父的身份被苗王识破,九龙天书其中一本也落入苗疆,苗王的动作真快。再来该如何应对……先想办法援救叔父,还有其他两本天书也要处理。>

郭筝,我修书两封,烦请你替我转交。

郭筝:是。




【灵界】

(邪马台笑和天海光流看信)

邪马台笑:有事情做了。



【梅香坞内】

独眼龙:(看信)嗯?




【荒野】

[荒野之上,苗王子欲赶回苗疆,突觉身后有异。]

万朔夜:冷眼识世路,朔夜逐日痕。深恩不可负,尽付霜刀魂。你就是苍狼?

苍狼:是又如何?半途拦路,是什么意思?

万朔夜:杀你,替笑不老报仇。

苍狼:虽然我替那位前辈感到惋惜,但我还不打算赔上这条命。你很快,就会后悔你的挑衅。

万朔夜:你会更快,看清你的无力。




【树林】

忆无心:父亲,你要带我去哪里?

藏镜人:天下这么大,你想在哪里立足,那个地方,就是我们的居所。

忆无心:嗯。

女暴君:不如去黄泉立足吧。

忆无心:啊,母亲?

藏镜人:不用这样叫她,她不配做你的母亲。

女暴君:哎呀,夫君,还记得我们过往的缠绵吗?展现你的勇猛,让奴家再一次,感受你的粗暴啊,呵呵呵呵

藏镜人:这次,我就让你升天!喝——



[藏镜人携女逃亡,女暴君领命追杀,伤痕累累的藏镜人,能否击败女暴君,与忆无心安然退隐呢?

万朔夜对上苍狼王子,寻仇之战是否将会引起苗疆的报复?

默苍离的真实身份,是否真与墨家有所关联?

为兄弟义无反顾的千雪孤鸣,是否真会被苗王判处极刑呢?

欲知一连串精彩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二十六集——变生枝节。]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