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2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340212985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二十四集 第三本天书

录入:魔女雪儿


【梅香坞内】

[温皇、苗王、史艳文,中原苗疆最顶尖的人物齐聚梅香坞,只为九龙天书。]

俏如来:苗王认为温皇此来,是帮助苗疆,或是帮助中原呢?

苗王:孤王何必多言,该表态的人,自会表态。

神蛊温皇:还珠楼身处苗疆,自然是协助苗王了。

俏如来:是啊,确实是这样。不过苗王初来,还不清楚状况,现在有两本天书,一本在内,一本在外。九龙天书是一本,并没有一龙、二龙、三龙天书之分,既然只有一本,那哪一本是真,哪一本是假的呢?

苗王:同时收罗,何必计较。现况,你们阻止得了吗?

俏如来:如果这两本天书的内容南辕北辙,苗王又要相信哪一本呢?

苗王:嗯?

史艳文:或者应该好奇的是,为何会有两本九龙天书?

俏如来:父亲大人说得很好,为何会有两本天书,这才是这个问题的关键。孩儿斗胆做出一个假设,让父亲与苗王,当然还有温皇前辈参考一番。

苗王:孤王就一听你的解释。

神蛊温皇:说吧。

俏如来:俏如来曾想,苗疆收罗三王骨,狼王爪、始帝鳞已得。想必魔之甲也已经落入苗王的手中,三王骨尽得,唯一欠缺的便是九龙天书。那九龙天书上面记载着什么?根据燕驼龙前辈所带回的讯息,应是伏羲深渊的开启方式,以及九龙各自代表的地域。苗王一心想让苗疆得气,如果入了伏羲深渊,弄错了九龙代表的位置,以为让苗疆得气,却让中原兴旺,那苗王不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苗王:哼,孤王也不掩饰九龙天书的重要性,若否,灵界一战,你又怎么能鱼目混珠,偷得生机呢?

俏如来:苗王害了无数风水世家,堪舆名人,若有收获,何必今日御驾前来。对俏如来而言,以百武会的战力,让天书出现与苗王正面抢夺,那是胜算渺茫。最好的方式,就是将九龙天书永远沉埋。自然只有关注,而没有找寻的必要。那俏如来再设身处地一想,如果我知道这个秘密,又要如何引出真正的九龙天书?温皇前辈,你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

神蛊温皇:用一本假的九龙天书,藉此吸引真正天书拥有者的关注,再从关注假天书的人当中,找出真正天书的拥有者是谁。所以,这个假冒者,必须前往一个人多之处做诱饵,例如梅香坞,然后将事情闹大,让所有的人都关注到九龙天书的出现,再将关注者一一排除,或者就有机会找出真正的九龙天书拥有者。

俏如来:当然如果真正的拥有者沉不住气,自然就会露出破绽,虽然不是必胜的局,也是一个机会。

识龙影:原来这是一个计谋,是要引我入局。

汲水先生:未必,未必。

俏如来:如果先生所持有的九龙天书果然为真的话,自然是中计了。

识龙影: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俏如来:苗王,回到源头,九龙天书只有一本,俏如来不需作假。苗王如果没作假,那是谁做了假的天书,引邪出洞?

神蛊温皇:那自然是吾了。

俏如来:如果如此,苗王可以问温皇前辈,哪一本天书是假,自然就能判断哪一本天书是真了。苗王,你愿意相信温皇前辈吗?

神蛊温皇:吾一向是以诚待人,自然也愿意与苗王分享。

苗王:温皇是苗疆的子民,被称为苗疆三杰之一。孤王有怀疑他的理由吗?

俏如来:苗王所指的苗疆三杰,是包含被追杀的藏镜人在内的苗疆三杰吗?

神蛊温皇:如果我果真有派人伪装,自然愿意与苗王分享。但是吾能承认吗?俏如来,你这局可是层层叠叠,让吾刮目相看了。

俏如来:请前辈明示。

神蛊温皇:第一步,是要我承认我确实派人前来伪装,如果我真的承认,那就证明了某一本天书是假的。但是证明某一本是假的,是否另一本就是真的呢?这点根本无法印证。如果另一本是你派出的假冒品,那你不就知晓这两本天书都是假的,反而成功误导了苗王。

俏如来:正面冲突,中原非是苗王对手,俏如来实无必要作假,引来麻烦。

神蛊温皇:哈,你的目的,只是拖延混淆。因为真正的九龙天书,谁也没有看过,苗王也无法辨其真伪。但是相反的,只要苗王有可能得到真正的天书,你就必须强夺,与苗疆正面开战。所以我只要承认,是,这两本天书当中,有我派人假冒的一本,那你就得逞了。更进一步,你还可能暗中取得真正的九龙天书,收集三王骨,让中原兴旺。

史艳文:那温皇是不承认了?

神蛊温皇:吾承认,这个人……

识龙影:啊?

神蛊温皇:这个人就是我派出的假冒者。你,信吗?

汲水先生:所以你口口声声的真天书,原来是假天书吗?

识龙影:如果你要认为是假的,我也无所谓。

俏如来:苗王相信吗?

苗王:两本天书,无论真假,孤王都势在必得。俏如来,你怎样拖延,也避不了这一战。

俏如来:当然,此时此刻,中原要保天书,势必一战。那就回到原来的问题,苗王,你真的认为温皇前辈是来助你的吗?九龙天书之事揭穿至今,温皇前辈可有任何举动,还是忙于处理自己的私事呢?

神蛊温皇:你的分化之策,只能做到这样吗?苗王如无意再听,可以行动,温皇自会表明立场。

苗王:很好,鸡犬不留。所有人,通杀!

聆秋露:住手,你们快住手。这就是你们要的九龙天书,你们要,就拿去!

汲水先生:哈哈哈,原来如此,奇者心中迷惑,终于豁然开朗。既然有两本天书,那也不差第三本了。喝啊——

[忽然,汲水先生背后木卷开启,华光灿烂,九条金色巨龙自书中冲天而起,刺目难视。]

(苗王掌气击向聆秋露)

独眼龙:小心!

聆秋露:啊……(天书脱手)

(苗王和史艳文同时抢书,各得一半。)

[九龙飞散同时,识龙影、汲水先生也已经消失不见。]

苗王:嗯?人不见,追!(带兵追去)

歩霄霆:可恶!俏如来,你扰乱了天下。(化光离开)

独眼龙:秋露姑娘,你没事吧?

聆秋露:我没事,这班凶神恶煞,终于离开梅香坞了。

俏如来:温皇前辈,方才你的没动作,是很危险的动作啊。

神蛊温皇:怎样也比不上你的动作危险。

俏如来:冥医前辈,独眼龙前辈,你们两位不用戒备。姑娘,我与温皇前辈想向梅香坞借一处静僻之所一谈,不知是否方便?

聆秋露:可以,但梅香坞中严禁动武。

神蛊温皇:吾一向尊重主人,

俏如来:前辈,请。(温皇跟俏如来离开)

冥医:你被冻气所伤,是万朔夜。

独眼龙:不要紧。

聆秋露:怎说不要紧,至少让我替你包扎。

独眼龙:我担心俏如来。

冥医:这交给我,我刚好跟温皇也有一点旧账要算。我想俏如来这么有把握,一定不会跟温皇动手才是。

独眼龙:这……好吧,劳烦你了。



【野外】

苗王:可恶,被史艳文脱逃了!

苍狼:父王。

苗王:人呢?天书呢?你们有追上人吗?

苍狼:识龙影与那名怪人都找不到踪迹。

苗王:哼,无妨,既然天书已经出现,无论是真是假,都要夺到手。准备重新调动人马动手。

苍狼:是。



【梅香坞深处】

俏如来:前辈请坐。

冥医:且慢坐,且慢坐。温皇啊,你欠我的东西还没还呢。

神蛊温皇:你指的是?

冥医:血枯蝉啊。

神蛊温皇:我不是送你万毒血了?

冥医:我替你医治凤蝶,万毒血刚好抵账。

神蛊温皇:你真是爱计较。血枯蝉已经用来制作三途蛊,你要吾还,我也还不起。

冥医:啊?你将血枯蝉用掉了……

神蛊温皇:上次你的反应还没这么着急,莫非有失血症的病人?

冥医:你问这么多要做什么?当初要不是你将血枯蝉骗走……

神蛊温皇:其实你明明知晓,血枯蝉能治疗失血症的机率太低。我是不忍你白白浪费珍贵的药材,所以才将它取走。

冥医:失血症的病源是在血液的异变,只能从血液下手。

神蛊温皇:但是血枯蝉只能让血液干枯,你将受污染的血液培养重生,也未必能变成正常的血液。万济医会之上,你发表的病理确实可行,但血枯蝉的效力根本不足以应用在你的理论之上。

冥医:你有更好的药材吗?

神蛊温皇:论药材,血枯蝉已是最好的选择。

冥医:那你讲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神蛊温皇:药材是死的,效果当然有限。如果有活物代替呢?吾可是,神蛊温皇。

冥医:用蛊?

神蛊温皇:这是养血蛊,它不但能代替血枯蝉,若应用在你的病理研究上,效果更好。但是前提是,你的病理研究必须是正确的。

冥医:我就再相信你一次。

神蛊温皇:再来,便是我们的事情了,

俏如来。俏如来:是,冥医前辈,请让我与温皇前辈单独谈话吧。

冥医:但是……

俏如来:放心吧,若温皇前辈真有心想杀我,在灵魔大战之时,在方才,甚至到现在,他都有这个机会。但俏如来相信温皇前辈不会这样做。

冥医:啊,好啦。(走开)

俏如来:前辈请坐。

神蛊温皇:许久不见,越来越客套了。

俏如来:因为越是了解前辈,就越是了解不了前辈。难免,生份了。

神蛊温皇:哈,调教你的人做得很好,(坐)但还是不够。

俏如来:怎么做,还请前辈指点。

神蛊温皇:你的目的是要勾起苗王对吾的疑心,分化我们两人,这一点战略并无偏差。苗王虽雄狠,却生性多疑,为了一句预言,便可追杀重将藏镜人。更因为多疑,让你在灵魔大战之际,能以假的天书蒙混过关。你的假天书之局,唯有吾能识破,让苗王不信任我,便是首要。

俏如来:俏如来已经尽力一试了。

神蛊温皇:但你的说词还不够震撼,因为你的情报掌握还不够。还有两件事情,如果你能作旁证,苗王就永远无法信任我。

俏如来:请问是哪两事?

神蛊温皇:第一件,魔司令曾经来到还珠楼求策。第二件,是我告知白狼攻击狼主,夺取皇世经天宝典。如果将这两件事情串联起来,配合你在巫教之中取得的那本遗册,就能说我杀父灭族,栽吾一个另有图谋!难道你以为那本遗册,会是吾错漏的吗?

俏如来:是,以前辈之智,怎么会错漏了这本遗册。前辈必是故意留下。

神蛊温皇:这样的想法正确,但说不定书册中的内容,完全与吾无关。如果你用做证据,反而会被我反将一军。

俏如来:嗯,感谢前辈指点。但终究前辈最后的按兵不动,还是足以让苗王在心中种下猜忌的火苗。

神蛊温皇:吾不惜让自己处在嫌疑之地,做了这么大的让步,就是为了你那句没说出声的话。

如来:前辈想一见在我背后指点之人吗?

神蛊温皇:足以勾起吾的好奇心。

俏如来:一株血色琉璃树下,这是路观图。

神蛊温皇:吾希望他的武功很好。

俏如来:哦?

神蛊温皇:否则这张路观图,不是要了他的生命了?

俏如来:那温皇前辈也要带足够的帮手。

神蛊温皇:喔?

俏如来:说不定琉璃树下也有很多埋伏啊。

神蛊温皇:哈,你成长不少啊。

俏如来:不敢,若没温皇前辈的帮助,俏如来也不能自立。

神蛊温皇:既然彼此的目的都已经达成,那温皇也告辞了。

俏如来:恭送前辈。前辈,俏如来还有两句话要讲。

神蛊温皇:说吧。

俏如来:不管如何,前辈都曾是俏如来最感谢、最钦佩的人。

神蛊温皇:你这种性格太危险了。

俏如来:第二句话就是,请前辈莫忘却,现在与你对局的人是俏如来。

神蛊温皇:嗯……哈哈哈哈。(大笑离去)




【梅香坞内】

聆秋露:梅香坞惹来众多纷争,还害你受伤,抱歉!

独眼龙:错不在你,你无需道歉。方才的场面,没吓到你吧?

聆秋露:我没事,幸亏有你出手相救。现在梅香坞也终于归于平静。我只担心……

(俏如来等人来到)

独眼龙:你们商谈结束了?

俏如来:接下来就静观局势吧。

聆秋露:诸位贵客慢坐,我还有事,先告退了。(离开)

独眼龙:<秋露姑娘似乎另有心事……>

冥医:医治老板娘的方式已经有头绪了,现在还需要配合的药材。独眼龙,可能要麻烦你走一趟了。

笑不老:恕老朽冒昧,你们说的老板娘是谁?

独眼龙:便是此地的老板娘恋红梅,也是万朔夜的义母。

笑不老:啊?他是万大侠的妻子?

独眼龙:正是。

笑不老:冥医先生,取药之事能否交给老朽?

冥医:交给你喔?笑不老:这是对恩人迟来的报答。

冥医:原来如此。你也是与万曙天有渊源的人?

笑不老:虽然天书已经不在,但难保不会有有心人再次前来梅香坞,独眼龙壮士留下可以保护此地安全。盟主有所行动之时,也可奥援。

独眼龙:先生思虑周详,如此也好。

冥医:那就请你前往西南方的涂青山盘阴谷,里面住着一位大夫,你可以称她为中谷大娘。她的独门药物踯躅千层,是最能刺激养血蛊发挥功效的药品。不过她这个人性情古怪,你千万不可踏入谷中,只要在谷外说明来意便可了。呐,这是许久之前她向我索要的东西,有了这个,她应该就会愿意帮忙了。

笑不老:嗯,我这就出发。

冥医:我再交代一次,千万不可踏入谷中。

笑不老:我明白。(离开)

俏如来:冥医前辈,独眼龙前辈,此次多谢二位的帮助,俏如来就先行告辞。

独眼龙:俏如来,九龙天书之争事关重大,逃脱的两人也是去向未知,俺断不能袖手旁观。

俏如来:现在尚有许多的谜团需要厘清,躁进无功。前辈就暂且安心留下,待需要助力之时,还请前辈不吝援手。

独眼龙:这是自然。

冥医:我也要来思考一下,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梅香坞另一处】

聆秋露:织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回忆,万朔夜:你为何背着我将天书交出)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万朔夜:你将我对你的信任置于何处?)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万朔夜:你难道不是该最支持、最理解我的人吗?)

唉,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独眼龙义士,找我有事吗?

独眼龙:俺只是想提醒姑娘,梅香坞周围,也许仍有心怀不轨之人潜伏,还是入内比较安全。

聆秋露:我只是想观览今夜星辰,本不欲久留。

独眼龙:实不相瞒,俺无意中听见姑娘所吟之词,似乎有万千愁绪,姑娘是因何感慨?

聆秋露:我所感慨,牵牛织女,漫长相思无尽处,可羡亦是可叹。但在这世间,却有比银河更加遥远的距离,纵然只盼遥遥相望,亦复不可得。

独眼龙:秋露姑娘所指为何?

聆秋露:自是人心,但使亲情千里近,无情面对是山河。就算是最亲近的人,也有可能背道而驰。这支玉笛,是我最珍视的事物,代表一个不离不弃的承诺。但愿我,不会有失去此物的那一天。

独眼龙:交出九龙天书,令你为难了?

聆秋露:这才是最好的安排,对梅香坞中的每一个人皆然。

独眼龙:姑娘能这样想就好。

聆秋露:时候不早,我该离开了。

独眼龙:俺送你回房。

聆秋露:义士的好意,秋露心领了,但我不能,也不想再令他失望。



【还珠楼大殿】

凤蝶:主人尚未回来吗?

酆都月:楼主尚未回来。嗯……你近来身体欠安吗?

凤蝶:哪来此事!(一只虫在凤蝶身上爬过)

酆都月:<那是……蛊虫?>

(温皇回来)

酆都月:参见楼主。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失血症、万曙天、万朔夜、梅香坞,这中间的关连,并不难猜想。>酆都月,吾修书一封,你派人替吾送去给苗王。

酆都月:是。

凤蝶:主人,你去一趟梅香坞,有什么收获吗?

神蛊温皇:一个新的游戏,趣味十足啊。



【不悔峰】

(剑无极蒙眼跪坐,樱吹雪至)

樱吹雪:伤势 好转了?(剑无极起身)听不见 我的脚步声?

剑无极:我的听力算是一流的,但是你好似摸壁鬼,是用飘的是吗?

樱吹雪: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剑无极:当然记得。伤到你,才可以看师尊留在山壁的剑招。

樱吹雪:攻过来,用 飘渺剑法。

剑无极:这嘛,来喔。

樱吹雪:这是无极剑法。

剑无极:也是最好的剑法。

樱吹雪:无知非常。

剑无极:注意了!无极剑,剑无极。招招残,伤敌命。飘渺剑,不够看。要伤你,靠自己。一剑无极,喝——

(打斗)

剑无极:一剑无尽

[无极剑法式式连环,却是招招落空。]

剑无极:一剑……

樱吹雪:还是 太慢

(剑无极被打飞,兵器脱手)

剑无极:可恶啊。

樱吹雪:(刀架住剑无极)用飘渺剑法!

剑无极:我不要!

樱吹雪:你要侮辱你的师尊 到几时?

剑无极:用飘渺剑法伤你,那才是对师尊最大的侮辱。

樱吹雪:无极剑法 伤不了我。

剑无极:那是我用得不好。练十次、百次、千次,我就能伤到你。

樱吹雪:你只有三个月。

剑无极:哈哈!以我这个天才剑者,只要三天,三天练招,然后败你。还有两个月又二十四天,休息兼偷懒。

樱吹雪:哼。(撩起刀打剑无极)

剑无极:啊!

樱吹雪:(收刀)你知晓任飘渺为何要训练你吗?

剑无极:你想讲就讲,不然我也不一定要听。

樱吹雪:宫本总司与他定下生死赌约,就是各自训练你跟银燕。谁失败,谁就自尽。

剑无极:哇,师尊,你做人真好,选择将我交给任飘渺,那算是先让三招再输赢。

樱吹雪:你认为是任飘渺占了优势?

剑无极:当然啊,但是任飘渺使用说明没看清楚,用错了方式来训练我,事倍功半。其实也对啦,不然我放水,他就准备切腹了。

樱吹雪:其实你认为你的师尊出卖了你,将你交给任飘渺。

剑无极:别侮辱我跟师尊的感情,我不会这样想,师尊也绝对不会这样做!

樱吹雪:没错,你知道宫本总司不可能这样做。那他为什么要将你交给任飘渺?甚至不惜自己性命相搏,让你来学习飘渺剑法?回答我,讲错,你就可以 死了!

剑无极:因为……

樱吹雪:因为什么?

剑无极:因为……

樱吹雪:因为什么!

剑无极:因为我适合飘渺剑法!因为我需要练飘渺剑法!因为师尊放弃我,他放弃让我练无极剑法啊!(面向山壁,重重跪在地上)

樱吹雪:这就是 你眼中的师尊?

剑无极:因为我没资质,因为我练不好无极剑法,因为我……我不能传承他的剑法!他是为了我好,才要我去练飘渺剑法。我……我根本……我根本不配做他的徒儿,根本没资格叫他师尊!(双手捶地)

樱吹雪:你确实没资格 做他的徒弟。你的师尊 从没有放弃过你。你恨任飘渺,所以不肯用飘渺剑法,那你的师尊不惜赌命,也要让你学习这套剑法的意义何在?他从没有放弃你,但你,却辜负了他的苦心。他相信你能进步,他相信你能变强。甚至相信,总有一天,你能超越他!做不到,你就不配 做他的徒弟!

剑无极:喔,原来是这样!师尊,你真的很顾人怨。你曾说过你绝对不会放弃我,无论我的资质是如何的差,只要努力,就绝对可以达成目标。但我到现在才知道,你连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也不曾放弃我,可恶啊!既然如此,既然要逼你强,才能够做你的徒弟,那,那我这个天才剑者,绝对不会让你失望。我剑无极,绝对会超越你啊!(接刀瞬间,两种剑气,震动四周)

樱吹雪:用飘渺剑法,你的答案,就在其中。

剑无极:剑一 破



【苗疆王宫大殿】

(苗王观视天书残卷)

苗王:地穴九龙腾神州,炎黄蚩尤共居五。魔妖纷杂暗世中,海鳞天翼各有所。皇者君临日月星,三气朝元观地数。神州有龙,其数为九。纳气吐珠,能得地数。欲见神龙,三皇齐降。穴藏西北,百回千折。四通八达,纵横交错……嗯,这个地方?

女暴君:难道是指昔日追杀藏镜人的九脉峰?

苗王:这本天书的真假还不能判断,而且只有半本。女暴君。

女暴君:王上。

苗王:忆无心训练得如何了?

女暴君:这……她好像虚耗得太多了,连最基本的异能也无法施展。

苗王:你这个废物!泄露了九龙天书之秘,却是毫无收获。千雪还找到两项王骨,你却连一个忆无心也无法处理好。

女暴君:苗王赦罪!

苗王:你身为苗疆上将,与藏镜人并驾,却连他的十分之一的功绩也没有。你这种废物,还有什么面目待在苗疆?

女暴君:<苗王对我的信任已经荡然,事到如今……>苗王,我有一策,可让苗王夺回余下的半本天书,还能一举两得除去藏镜人。

苗王:嗯?你最好有一个万全之策,若再无建树,孤王就要对你严加惩处!

女暴君:奴家知晓,苗王息怒。

苗王:说吧,怎么做。

女暴君:关键就在,忆无心!

苗王:忆无心?

女暴君:观之前藏镜人对她的重视,用她作饵,不愁藏镜人不肯入壳。

苗王:故计重施,有何作用?而且九龙天书是被史艳文所夺,与藏镜人何干?

女暴君:这就是奴家建功之处!

苗王:哦?女暴君:因为那个不是史艳文,他是藏镜人。

苗王:你确定?

女暴君:一夜夫妻百夜恩,百日夫妻仇更深。虽然他极力掩饰,但露出的破绽已经足够让我分辨了。事实证明,他已经完全倒向中原那边了。所以用忆无心作饵,引他出现,杀人、夺书,一举两得啊。

苍狼:但是父王已经答应千雪王叔,只要找回三王骨,便让藏镜人回归苗疆,君无戏言。

苗王:就因为这样,更要在千雪找齐三王骨之前,杀掉罗碧!

苍狼:啊……

苗王:但是九龙天书何等紧要,俏如来一定会插手。虽然无惧正面决战,但幼虎狡诈,变数必多。

女暴君:所以要快,而且机密不能泄露。藏镜人曾是苗疆上将,深知苗疆暗语联络之法,引燃烽火烟台,必能吸引他前往。围而杀之,何难?

苗王:马上进行。

女暴君:是。(离开)

苗王:史艳文就是罗碧,真是想不到。

还珠楼杀手:禀苗王,楼主派我送来一封书信。

苗王:呈上。(接过书信)退下。

还珠楼杀手:是。

苗王:嗯,踯躅千层。当时的按兵不动,温皇,你果真另有所图吗?

苍狼:父王,温皇信中写什么?

苗王:你自己看。

苍狼:(看信)温皇在信中表达,自己忠于苗疆的立场,并告知俏如来的人马,将前往盘阴谷取得踯躅千层。如果夺得此物,便能作为筹码,牵制俏如来众人。

苗王:你怎么想?

苍狼:温皇是苗疆人,自然是站在苗疆这边。俏如来离间之计太过明显。

苗王:如果是这样,为何之前接到王令,温皇却迟迟没任何动作?

苍狼:他杀了宫本总司,这也算是替苗疆铲除一个隐忧。

苗王:他若真有心,为何不为孤王夺来踯躅千层,却要孤王派人前往?

苍狼:还珠楼并非苗军,一向是独立的势力。所以……

苗王:你就是这样,毫无防人之心吗?

苍狼:孩儿只是认为,温皇智武双全,是苗疆强大的战力。所以……

苗王:除了自己,谁也不能相信,你真是欠缺磨练。

苍狼:但如果温皇真有心帮助父王……

苗王:那又怎样!记住,宁可吾负他人,也不能让他人负吾!

苍狼:是。

苗王:温皇在信中,也没有提到任何有关真假天书之事,是他真的不曾安排,还是有心隐瞒?

苍狼:父王不打算处理这件事情吗?

苗王:哼,温皇是何等智巧之人,他也在试探孤王,如果孤王真不处理,他便能判定孤王对他有疑。他还有用处,现在也不用急于拆破。此事,交你处理。

苍狼:是,孩儿领命。

苗王:赫蒙天野。

赫蒙天野:在。

苗王:传令三军,召集重将。罗碧竟敢扮做史艳文,夺孤王的九龙天书,这一次,孤王绝不再让罗碧逃出生天。

赫蒙天野:是。

苗王:罗碧,你一日不死,孤不得安席。




【美人阁】

女暴君:来人,将她抓起来!

女兵:是。

忆无心:啊……

琉云:主人!

女暴君:我要用你,来引出你的父亲。

忆无心:啊……利……利用我?

女暴君:没错,既然你无法施展能力,那就只剩下这个价值了。

忆无心:啊,为什么?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为什么可以这样对待我?

女暴君:哈哈哈,女儿又怎样?老实跟你说吧,自一开始,我就不要你。

忆无心:啊?你……你刚才说什么……

女暴君:哼,若不是发现得太慢,强行打掉反而会伤到母体,你哪有这个机会出生?

忆无心:你、你的意思是……你……

女暴君:对我而言,你只是一个负累,一个多余的存在。我根本就不想要生下你。

忆无心:所以,当初将我抛弃的人,是你?

女暴君:当然呀。

忆无心:既然不要我,为什么你还要跟我相认?又为什么,要在我的身上留下火焰的记号,留一支石笛给我?为什么?

女暴君:哈哈哈,火焰的印记是你的父亲所留。石笛是我为了以防万一,如果你真有一天能有所用,还能将你骗回,好好利用一番啊。

忆无心:你怎能这么残忍?你怎能这么狠毒?我……我是你的骨肉啊……

[自己最期盼的亲情,最终仍是空梦,泪,无声落下。伤到至极才知道,最大的疼痛,是连痛这个字,都说不出。]

女暴君:哭什么!要怨,就怨你自己,为什么要来当我的女儿。

忆无心:呜呜……

女暴君:将人带去给苗王。

琉云:小主人……小主人啊……



【树林】

史艳文:<俏如来请我前来帮忙,只是……眼前无心的事情是首要,至于史艳文的儿子,我能帮的,已经尽力。但中苗之争,我该深入插手吗?这半本天书真假难辨,或者俏如来知情。将这本天书送回正气山庄,我便离开。>

(远处一道烽火燃起)

史艳文:那是烽火烟台,是苗疆对我私密联络的方式。但自从苗王将我视为叛徒之后,便不曾使用这个暗号。为何又重新再用?照这个指示是……(向烽火方向走去)

史艳文:烽火烟台所显示的,就是这个地方。地上所写的是暗号,观来。啊!暗号所言,要我今夜带着九龙天书换回无心,否则便要将她处死!苗王!

(走出山洞,狼主在前等候)

狼主:你要去哪里啊?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吗。

史艳文:狼主,这件事情与你无关。

狼主:和无心有关的,就是跟我有关系。

史艳文:你看到了?

狼主:废话。

史艳文:狼主,让艳文自己处理。别再让藏镜人欠你更多了!

狼主:你是要再骗我到何时啊,你欠我两脚,现在要还吗?

史艳文:你……几时发现的?

狼主:说实在的啊,你伪装的很烂你知道吗,现在想起来啊,你每次狐狸尾巴都溜出来。更烂的是,我竟然到上次见面的时候才察觉。

史艳文:我不想骗你,也不想让你为难。

狼主:走。史艳文:去哪里?

狼主:没有我在中间斡旋,你怎么救无心?

史艳文:你……

狼主:是兄弟吗?那就别多说,走。

史艳文:好,我们走!



【梅香坞室内】

(万朔夜回忆——

恋红梅:就算我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活,我也绝对不会向这个杀人凶手乞命。

聆秋露:如果换做是你的父亲,他不会这样做。)

万朔夜:哼。

(转身欲走,柳霞至)

万朔夜:有事吗?

柳霞:啊……我,我想起了一件事情。紫燕她……紫燕她在出事情之前有说过,她说她有看到人通风报信。

万朔夜:嗯?再说详细。

柳霞:好,她说她那时候很紧张,吓得六神无主,所以没有说得很清楚。不过,她说她有看到汲水先生一个人,在梅香坞外面指手画脚,念念有词,好像是在施法。她好奇一看,发现空中浮出一些看不懂的文字,但是那些文字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接下来青光一闪,那些字突然就不见。过没多久,苗疆的人就来了。紫燕她……紫燕她也……

万朔夜:嗯?

柳霞:请你一定要找出是谁害死紫燕的!

万朔夜:求之不得。



【盘阴谷外】

笑不老:此地就是盘阴谷。依照冥医的交代,将东西放在谷外。中谷大娘,老朽笑不老,求取踯躅千层。

(谷中飞出一物)

笑不老:好浑厚的内力,此物就是踯躅千层,果然特别,快带回梅香坞。

(谷里传出一阵怪笑。)

(笑不老欲回转,苍狼王子来到)

笑不老:你是?苗王子,苍狼!

苍狼:将踯躅千层交出。

笑不老:不可能!

苍狼:王令在身,你别怨我。



【野外】

血求道:汲水先生。

汲水先生:哇哇,看你的样子,不是好商量的人啊。

血求道:交出九龙天书!

万朔夜:还轮不到你。冷眼识世路,朔夜逐日痕。深恩不可负,尽付霜刀魂。

血求道:高手。

万朔夜:他,是我的。



【树林】

俏如来:先生请留步。

识龙影:真亏你能找到我,百武会盟主果然不同一般。

俏如来:先生赞谬了。

识龙影:你专程寻来,想必是为了九龙天书吧。

俏如来:俏如来只想将事情弄清楚。

识龙影:还有什么需要弄清楚的?

俏如来:你的身份,以及在你手中的九龙天书的真假。

识龙影:哦?如果我说,我乃是九龙天书的传人,你,会信吗?




【血色琉璃树】

[一如往常清净的琉璃树,今日首起波澜。]

神蛊温皇: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久住青山无白眼,巢禽穴兽四时驯。

默苍离:我们终于见面了,神蛊温皇。

神蛊温皇:你是我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吗?

默苍离:吾名,孤鸿寄语默苍离。正是俏如来的指导者。

神蛊温皇:不是这个名字,也不是这个身份。而是——墨家钜子,万军无兵策天凤。



[至极至极至极,智者相见,暗流汹涌。神蛊温皇口出惊天之语,默苍离真的是万军无兵策天凤吗?他的背后又有何种惊人的身世呢?另一方面——]



【九脉峰】

[九脉峰西侧,苗王率领三军,严阵以待。]

史艳文:回忆迷惘杀戮多,往事情仇待如何。绢写黑诗无限恨,夙兴夜寐枉徒劳。

苗王:千雪!

忆无心:啊,是史贤人!千雪叔叔!

史艳文:九龙天书在此,交还忆无心!

苗王:将天书交来。

史艳文:先放人!

(女暴君鞭打忆无心)

忆无心:啊。

史艳文:无心!

女暴君:哎呀,你还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吗?

狼主:女暴君,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她是你的女儿!

女暴君:这不用提醒,我记得很清楚啊。

忆无心:母亲……

史艳文:狼主,请你将这半本天书交给苗王。

狼主:女暴君,你准备放人!

女暴君:狼主,你到底是哪一边的人啊?

狼主:中间人。

(苗兵突然冲入)

苗兵:杀啦,杀啦

狼主:这是什么意思啊,王兄?

苗王:你还想逃出生天吗?苗疆的叛徒,罗碧!

忆无心:啊?你……你是……你是我的父亲……你是我的父亲……

女暴君:怎么,不敢承认吗?你这个万恶的罪魁啊,呵呵呵。

狼主:女暴君!王兄,你骗我!你不是答应过我,要放藏仔一条生路吗?

苗王:闭嘴!千雪,你退下。今日天书要得,罗碧也要死。

狼主:不可能,不可能,藏仔,我们共同进退。藏仔?

史艳文:(握紧拳头)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是我满手的血腥,所以报应在我的女儿的身上?难道,是我罪恶滔天,所以一家苦难?难道所有命运的捉弄,都是我咎由自取?天,你真要绝我之路?天,你真要逼吾于死途?天啊,你敢与吾为敌!你们要藏镜人,我就给你们藏镜人!万恶的罪魁,藏镜人啦!



[指天为敌,藏镜人为女杀行狂起,狼主护友同族操戈。九脉峰上,即将掀起一场同族自残的惊天血战。

剧情即将进入最高潮,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二十五集——浴血双雄。]



藏镜人:狼主!

狼主:藏仔!

两人:不能同生,尤愿同死!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