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23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340212985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二十三集 飘渺 无极

录入:魔女雪儿


【还珠楼外】

[复仇之战,还珠楼外,无极剑法与神魔一念再对飘渺绝式。]

任飘渺:你们要报仇,来,我给你们这个机会。

剑无极:不是来,是来喔。喝——

[剑无极先发首攻,不及眨眼的快剑之后,雪山银燕随后而上。啸灵枪挟带千斤之力,合攻任飘渺。力量与速度,挥出的,不止是手中的兵器,更是心中的愤怒与悲伤,深层的压抑与痛苦。任飘渺应接之间,佩剑无双已然夺鞘而出。]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 燕回九霄

剑无极:一剑无极

任飘渺:剑八 玄

(剑无极被击退)

任飘渺:为何不直接用吾教你的飘渺剑法?

剑无极:废招无用。

任飘渺:说是无用,但你的无极剑法当中,却仍隐含飘渺剑式。

剑无极:真是多话!来喔,一剑无尽!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 雪燕回旋

任飘渺:剑九 轮回

(两人再被击退)

任飘渺: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的重点,不是魔心开杀,而是神意止杀。你连基础都没打好吗?

雪山银燕:为了杀你,我甘愿入魔。喝—— 神魔一念 焰龙无双

剑无极:一剑无声!

任飘渺:剑十……啊(流汗) 天葬

[刀快无声无影无息无踪,枪强无穷无尽无量无双,但却败在无止无休无边无尽的轮回剑意。]

雪山银燕:啊

剑无极:呀

雨音霜:银燕!剑无极!

凤蝶:啊……(任飘渺看向凤蝶。)

任飘渺:你们还有招吗?真是想不到,同样的招式在你们的手下,竟是这般无力。宫本总司的徒弟,真是令人愤怒的失望。你们不但没有任何的进展,反而更退步了,留你们有用吗?

雪山银燕:呃……还没结束呢!

剑无极:哇,占了一点便宜,就以为自己稳赢,正港的鸡肠鸟肚代表!

任飘渺:更是杀了你们师尊的人啊。

剑无极:喝啊——

雪山银燕:哈——(两人再度攻上)

任飘渺:真是废材!

[就在任飘渺杀招欲动之际,一条人影如鬼似魅,进入战场之中。]

樱吹雪:停 下。

剑无极:又是你!

雪山银燕:你是谁?闪开。

樱吹雪:安 静!(打晕银燕)

剑无极:啊?银燕!

任飘渺:东瀛的人,西剑流还有你这种高手。

樱吹雪:我 不是西剑流的人。

任飘渺:来自东瀛,相近于四天王实力的女流之辈,难道你不是,天宫伊织?

樱吹雪:吾名,樱 吹雪。

任飘渺:你想救人?

樱吹雪:你 不敢放。

任飘渺:激将法用得太拙劣,吾有何不敢?

樱吹雪:三 个月内,他们 两人,败你。

任飘渺:喔?三个月内败吾,你哪来的自信呢? 

樱吹雪:自信 在吾。

任飘渺:你哪来的自信呢?!

流光一剑:呀哈——

[任飘渺示意,流光一剑倾全力而出。然而——]

樱吹雪:樱 月断

[刀光照月光,开出一片灿烂血樱。]

(流光一剑尸首坠地)

雨音霜:啊?

樱吹雪:仍是 那句话,自信 在吾。

任飘渺:真是美丽的血樱。这一招,值得吾等你三个月,别再让我失望。

(任飘渺和还珠楼众人离开。)

剑无极:你是西剑流的人?

樱吹雪:安静。(打晕剑无极)

雨音霜:啊,剑无极!你想做什么?(对上樱吹雪的视线)啊,我知道了,安静。

樱吹雪:你 背一个,跟 我走。(背起剑无极离开)



【梅香坞河面】

[夜雾弥漫,渐近的两条小舟,随着接近的身影,屏住了呼吸。]

(万朔夜出手)

[刀声锵然,划破寂静,展开一场刀上激争。]

(打斗)

[刀风如狂,汹涌不止,两人同是心绪激荡。十年之悔,十年之恩,结成一场十年不解之仇。]

独眼龙:仁道一斩

万朔夜:霜星坠地

(独眼龙伤,寒气入体)

万朔夜:这算是什么?

独眼龙:俺败了,要生要死,随你处置。

万朔夜:我问你,这算是什么?当年父亲就是使用这招,却败在你的手上。为此,他领悟了三式新招传授予吾,而我竟然连一招也用不上就赢了,用当年败在你手上的招式赢了你。这就是你要给我的交代,这就是你的交代!你不只侮辱了我,更侮辱了我的父亲。

独眼龙:俺真的不明白,你要的是什么。

万朔夜:我要你堂堂正正,用你的全力与我一战。打败我,或者被我打败。

独眼龙:无论是哪一个结果,对你都是一种痛苦。俺没资格,没办法劝你放下。俺想赎罪,但除了这条命,俺没其他的方法。

万朔夜:你怕你太过认真会再次打败我吗?独眼龙,你果真狂妄自大。你到底要践踏父亲的尊严到什么地步?

独眼龙:俺不是这个意思。你心中的结,只有你能解开,杀了俺,也解决不了你的痛苦。

万朔夜:闭嘴!你没资格对我说教。我一定要逼你,逼你与我真的一战。(驱舟离开)

独眼龙:啊……



【梅香坞内】

苍狼:希望你们交出九龙天书,别逼我们动武。

冥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汲水先生:如此侵门踏户,看来九龙天书真的将苗疆逼急了。

苍狼:那只好得罪了。(拔刀)

[天书之争,苗疆王子苍狼初展武艺,虽是稚嫩,却自有皇储威严。冥医经验老道,迂回还击。另一端,汲水先生对上赫蒙少使,识龙影对上赫蒙天野,一时难分。]

苍狼:<此人功夫不凡,看来必须使出宝典的功夫了。>皇世经天 星辰万变

冥医:空冥丧

(一只飞镖正中紫燕。)



【梅香坞外树林】

笑不老:盟主,老朽所言便是此人。

俏如来:在下俏如来,敢问前辈名号?

歩霄霆:魔门世家,旭日灵岳歩霄霆。想不到百武会盟主,执中原群侠牛耳的俏如来,原来竟是一个根基浅薄的小子。

笑不老:你怎可对盟主无礼。

俏如来:晚辈自是浅识,承蒙众人错爱,暂居盟主一职。只是前辈自称出自魔门世家,但魔门世家四百年前遭逢横祸,只余燕驼龙前辈一人,为何前辈会这样自称呢?

歩霄霆:如果燕驼龙在,就叫他来与我对质,便清楚。

俏如来:前辈重伤在身,难以见客,请前辈明示。

歩霄霆:你身为百武会盟主,可知九龙天书的密要?

俏如来:明白又如何,不明白又怎么样?

歩霄霆:俏如来,别想试探什么。如果你不知情,那便无须知情。如果你知情,那更该助吾。歩霄霆的要求只有一个,取回九龙天书,物归原主。事若有迟,你必将后悔莫及。

俏如来:俏如来虽愿意以诚待人,但前辈这般凶横凌厉,又无头无尾,要信,要从何信起?如要说诚意,是否该先以诚示人?看前辈根基,应是一流高手,为何不直接进入梅香坞中取书?俏如来斗胆猜测,梅香坞是否也有高人再场,让前辈忌惮,不得已而留在外围拦截?如此,或者俏如来能尽绵薄之力。

歩霄霆:嗯…好个初生之犊不畏虎,莫怪年纪轻轻,就能统领一群鼠辈。

俏如来:前辈,百武会众侠士虽然武功低微,但为了中原而牺牲小我,皆是侠之大者。前辈可辱俏如来,万不能辱及群侠。

歩霄霆:哼哼,你讲对一半,梅香坞中确实藏有高人,我不进入,不过是因为不想伤及无辜。你想了解我的来历,就要先了解魔门世家的历史。

俏如来:魔门世家的历史?请前辈明言。

歩霄霆:整个魔门世家,皆是第一次灵魔大战留下的遗孤。

俏如来:啊?魔门世家与灵魔大战有关?

歩霄霆:嗯。梅香坞有战事。(化光离去)

俏如来:前辈!

笑不老:为何突然离开?

俏如来:快追下。



【梅香坞内】

冥医:啊,紫燕!(奔去接住紫燕)啊,死了。

汲水先生:连一个歌女也不肯放过,你们实在很残忍。

苍狼:此事与我们无关。

冥医:啊?又是无影金梭。

苍狼:这……这暗器苍狼不曾听闻……

赫蒙少使:少主,我们此行乃是奉命夺取九龙天书,一个歌女的死与我们无涉,少主不用在意。

苍狼:啊,是,快交出九龙天书。

[忽然]

歩霄霆:九天列宿黯淡,旭日破夜浩瀚,混沌沧溟初开,灵岳雄镇云关。

赫蒙天野:中原人的帮手。

歩霄霆:苗人,要取书,先问旭日灵岳准不准。

赫蒙天野:一具尸体的意见,听不听都是一样。

歩霄霆:猖狂。

(俏如来赶到)

俏如来:诸位,真要在此地战一个生死吗?

苍狼:俏如来。

俏如来:苍狼王子,灵界一战之后,久别了。

苍狼:是,久别了。俏如来,你是来阻止我们取得九龙天书的吗?

俏如来:九龙天书关乎天下气运,若让苗疆取得,中原必生灾殃。俏如来怎能不在意。

苍狼:那苍狼也只好一并得罪了。

(万朔夜回来)

万朔夜:嗯?紫燕!是谁?

冥医:混战之中,不知道是谁下手的。

万朔夜:所以,你们都可能是凶手。

苍狼:<局势越来越复杂了,父王的援军未到,只靠我们三人之力,难以判断情势。>

俏如来:<万朔夜、歩霄霆两人动向不明,真要战,局势必然混乱非常。为何不见独眼龙前辈?>

歩霄霆:你来得正好,将九龙天书交出。

苍狼:<九龙天书在他的身上。>

万朔夜:你有本事,就来夺。没本事,就找出杀害紫燕的凶手。

歩霄霆:来。

俏如来:前辈,在这种情况之下,就算让你取得九龙天书,也难以全身而退。

歩霄霆:嗯……

万朔夜:我要的东西很简单,独眼龙以及杀害紫燕的凶手。不然,就打败我。

笑不老:盟主,老朽有事要找那名少年。

俏如来:前辈请自便。

(笑不老追万朔夜而去)

识龙影:我早说过了,那本九龙天书会引来灾殃,留不得啊。

汲水先生:你说了这么多次,奇者就不曾听你说出什么理由来。你覆面半夜闯入停云阁抢夺天书,又杀害紫燕姑娘,到底是为什么啊?

识龙影:含血喷人。你一心挑起争端,又是为什么?

汲水先生:因为你的形迹实在太过可疑,所有的人都想抢夺的天书,唯有你一口咬定是假的,难道你有什么秘密在身吗?

识龙影:若是我能拿出,那本九龙天书是假的证据,就能表示我的清白,也能证明你的罪行吗?

汲水先生:奇者有什么罪行呢?

识龙影:俏如来,冥医,你们能保证我的安全码?

俏如来:俏如来尚不知发生何事,甚至与先生也是首次见面,但如果先生遭受不该遭受的危险,俏如来也会尽力周护。

识龙影:好,我会知道那本九龙天书是假的,那是因为,(拿出一卷轴)真正的九龙天书在我的身上。




【不悔峰】

雨音霜:<这个地方……是宫本大人战死的不悔峰。>

樱吹雪:到了,将人放下。

雨音霜:是。你,你是伊织大人吗?

樱吹雪:你 是西剑流的人,认不得 天宫伊织吗?

雨音霜:我身份低微,伊织大人是非常的神秘,霜只有耳闻,无福分亲见。

樱吹雪:我 樱吹雪,不是你口中的天宫伊织。

雨音霜:但是以你这样的武功,又出身东瀛,还有帮助银燕跟剑无极的举动,都让我不得不想起伊织大人。

樱吹雪:宫本总司在东瀛的朋友,只有西剑流的人吗?

雨音霜:这……

樱吹雪:东瀛的高手,只有西剑流的人吗?井底之蛙。

雨音霜:是,对不住!

(剑无极和银燕醒过来)

雨音霜:啊,你们醒了。

雪山银燕:任飘渺呢?

剑无极:呃,这是什么地方啊?

雨音霜:你们先别着急,我们已经离开还珠楼了。这个地方是不悔峰。

雪山银燕:不悔峰,是师尊战死的地方。

剑无极:师尊……

雪山银燕:报仇,我一定要报仇!(被霜拦住)别阻挡我。

雨音霜:凭你们现在的状况,去也只是去送死啊。

雪山银燕:送死就送死。

雨音霜:你们两个都有伤在身,所以才会失败。这次已经逼到任飘渺用出剑十了,只要好好养伤,下一次一定可以打败任飘渺。

樱吹雪:天真。

雪山银燕:你是谁?

雨音霜:她是宫本大人的朋友,是她救了你们。

雪山银燕:是师尊的朋友,为什么不替师尊报仇?

樱吹雪:我 去报仇,留你们 何用?到现在,你们两个人,还是辜负了总司的期待。你们 可有了解总司的真意?你们 知道你们的师尊,到底留了什么 给你们吗?

剑无极: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樱吹雪:无极剑法,神魔一念,真的比不上 飘渺剑式吗?宫本总司最后的一招,真的杀不了任飘渺吗?你们 没资格做宫本总司的徒弟。他的心意,你们还体会不到 万分之一。

雪山银燕:是,我侮辱了师尊,我没有用,我没能力替师尊报仇。但是我还有一条命,我可以为师尊牺牲这条命。

樱吹雪:废话 太多。(用刀柄打银燕)

剑无极:为什么打人?(也被打)

樱吹雪:莽撞 无知,完全失去冷静!你们的双眼毫无用处,(指山壁)看仔细,打败任飘渺的方法,你们的师尊,早就 留给你们了。

剑无极&雪山银燕:啊!

雪山银燕:这是……

剑无极:师尊留给我们的……

樱吹雪:了解了吗?这就是,宫本总司留给你们的。最后 的遗产。

剑无极:可恶的师尊啊……

(剑无极和银燕两人跪下)



【还珠楼大殿】

神蛊温皇:嗯……吾说凤蝶啊。

凤蝶:怎样?

神蛊温皇:那个女人,应该是天宫伊织吧?

凤蝶:你问我,我去问谁?主人你这么厉害,掐指一算,不就算通透了。

神蛊温皇:三个月打败我,你说这有可能吗?

凤蝶:难。

神蛊温皇:喔?

凤蝶:他们两人现在都是心急无智,就算要练功,也是事倍功半。再说,宫本总司都破不了的剑十一,他们要靠什么去破?那名樱吹雪虽然厉害,我看还是不如宫本总司。

神蛊温皇:能杀得了宫本总司的剑十一,当然也是要宫本总司来破啊。

凤蝶:宫本总司已经死了。

神蛊温皇:所以才令人遗憾。

凤蝶:遗憾什么?

神蛊温皇:宫本总司死之前的最后一招。

凤蝶:怎样?

神蛊温皇:世上,再也无人能重现那一招了。

凤蝶:就算重现,不也是会败在剑十一手下。

神蛊温皇:可惜没印证的机会了。凤蝶啊,你知道死去的高手,跟活着的高手有什么差别吗?

凤蝶:一个会动,一个不会动。

神蛊温皇:哈,只对一半。

凤蝶:那你说有什么不同?

神蛊温皇:死去的高手不会进步,活着的高手就会进步。

凤蝶:很多高手练到一个层次,就会停滞不前,他们也还没死啊。

神蛊温皇:那种人,定义在高手层次的身份已经死了。

凤蝶:又是歪理。

神蛊温皇:我最近常常在想,剑十一真的就是我的底限了吗?或者……

凤蝶:你再找一个宫本总司吧。

神蛊温皇:就是找不到,才会遗憾啊。

凤蝶:你该不会想要找剑无极与雪山银燕吧,他们再练十年,也不可能有宫本总司的修为。

神蛊温皇:我悟飘渺绝式十年,你要学却不用十年,这就是做徒弟的好处啊。

凤蝶:所以,你是真心期待三个月后的约定了?

神蛊温皇:是啊。

(酆都月拿信走上)

酆都月:楼主,苗王派人送来一封信。

神蛊温皇:喔?(接信阅读)九龙天书出现在梅香坞,这个消息传得还真快啊。

凤蝶:你又打算派谁去执行这个任务?

神蛊温皇:这是苗王最重视的事情,当然,由吾亲自出马啰。

凤蝶:难得你竟然这么勤劳。

神蛊温皇:唉,再不动,就有人要见缝插针了。



【还珠楼后院】

凤蝶:想不到这次主人会亲自出马,看来九龙天书是势在必得了……(酆都月至)是你,酆都月。

酆都月:今日看楼主用剑,我才惊觉一件事情。原来他的伤势,比我想的更加严重。

凤蝶:遗憾自己错失机会了吗?

酆都月:他早已预料,对上宫本总司不可能全身而退,所以才总是装出一副沉稳不在意的面貌。他过去的不妄动,只是制造他现在不能动的掩护。我真真没预料到,他手臂的伤势会这般严重。

凤蝶:当日你就该直接动手,你让他讲话,你就输一半。听完他的话,你就完全输了。

酆都月:我一点都不后悔,因为楼主说的没错。那是赌注,不是判断。用赌注的方式去杀楼主,只是杀人,算不上超越。要说后悔,应该是俏如来与雪山银燕、剑无极,他们错失了杀楼主的最佳时机。

凤蝶:以还珠楼的实力,就算没灵界之乱,他们也撼动不了主人。

酆都月:不是还有你的帮忙吗?

凤蝶:我是站在主人那边的。

酆都月:那剑无极又是怎么死而复生的呢?

凤蝶:你不是早也知道剑无极没死?

酆都月:是啊。

凤蝶:主人没追究这件事情,反而是你想追究吗?

酆都月:我一点也不想要追究,我只是好奇。

凤蝶:好奇什么?

酆都月:留在楼主的身边,你真以为你能压抑他的疯狂?

凤蝶:你在说什么!

酆都月:或者那一天,是你反而被这股压抑逼得疯狂了。

凤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转身)

酆都月:他没问过你,为什么放过剑无极吧。彼此不停的试探,彼此不停的容忍,彼此不停退让的底线,你们两人,到底谁会先支持不住。天下间最寂寞的人最后的牵挂,你就好似是一端系着千钧重锤的蛛丝,只要稍微失去平衡,随时都会崩断。

凤蝶:那你应该知晓,你在追随主人身影的同时,从我身上下手,那就是最危险的选择。

酆都月:没有冒险的追逐,怎么能超越?

凤蝶:你不怕我对主人讲?

酆都月:无妨,随你。



【灵界修仙室外】

鬼夜丸:邪马台大人,你们为什么也跟来了?

邪马台笑:怎样,我们不能来吗?

鬼夜丸:不是这样讲,但是你们来也帮不上忙啊。

邪马台笑:你现在是嫌我们碍事就是了。

鬼夜丸:我没有这个意思。

天海光流:(我们只是关心。)

邪马台笑:我只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可以让月牙这个小子那么惦念。


【修仙室内】

月牙岚:大师兄,灵灵的状况怎么样?

梁皇无忌:她的状况十分的稳定,随时都可以进行。

月牙岚:太好了,那就赶快将我体内的灵能抽还给灵灵吧。

梁皇无忌:没那个必要。

月牙岚:啊,这是?

梁皇无忌:这是,二师弟的灵能。

月牙岚:啊,是二师兄的……

鬼夜丸:在莫前尘决定要牺牲自己,阻止魑鬼大军的时候,他就先将自己的灵能抽出,并要我转交给梁皇无忌。

月牙岚:啊…原来二师兄全部都设想好了,二师兄为了灵灵与人世的安危,不惜牺牲自己,这种情操……

梁皇无忌:所以给爱灵灵幸福,更是你的责任。

月牙岚: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好好对待灵灵,绝对不会辜负大师兄你的期待,以及二师兄的这份心意。

梁皇无忌:嗯,现在我们就开始进行吧。(施法)天地玄黄,气化乾坤,四方聚魂,两仪凝神,五行成气,引!

[法咒融合灵能,配合着灵器引导,全数进入爱灵灵之躯。]

爱灵灵:啊……

月牙岚:爱灵灵!

月牙岚:月牙岚……大师兄……

梁皇无忌:醒来就好。

爱灵灵:大师兄,我……

梁皇无忌:什么都不用说了,今后,你要过得幸福。(把爱灵灵和月牙岚的手放在一起)灵灵就交给你了,好好照顾她。

月牙岚:我会!

邪马台笑:你们一定有很多事情要说,我们就先离开了。走吧。

鬼夜丸:这……有什么好说的啊,上船再说就好了。

邪马台笑:别再那里哭爸,走啦。(一起走开)

月牙岚:灵灵,你为什么要这么傻,我并不值得你这样做。

爱灵灵:你值得,而且事实证明,我的选择并没有错。否则,大师兄也不会对你这么好。我很高兴当初我做了这个决定。

月牙岚:灵灵……

爱灵灵:对了,石头仔跟二师兄、三师兄呢,为什么刚才没看到他们?

月牙岚:唉,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梅香坞深处】

柳霞:(痛哭)紫燕,紫燕啊……

万朔夜:她被外面的争斗波及,我那时赶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柳霞:怎么会这样?都是那本九龙天书害的,自从发现那本书之后,梅香坞就没有一天平静。竟然……竟然还害死了紫燕,如果老板娘有在场就好了,她一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万朔夜:这件事情,你先不要告知老板娘,以免加重她的病情。其他的,我会处理。先替她安葬吧。

柳霞:我知道了,紫燕……

(柳霞抱紫燕下去,笑不老至)

万朔夜:你是何人?

笑不老:老朽是百武会的盟士,竹杖击龙笑不老。

万朔夜:我已经说过,除非查出凶手,或者独眼龙认真与我一战。否则,我绝不交出九龙天书。

笑不老:你误会了,我不是为天书而来,我是来报恩的。你可是万曙天的传人?

万朔夜:你认识我的父亲?

笑不老:你真的是恩公的儿子?老朽找你们找得好苦,你们……

万朔夜:找?找了十年吗?

笑不老:我想报答他,却未能找到他,后来就遇到西剑流之乱了。

万朔夜:这就是你想说的?

笑不老:而今,老朽得知恩公的消息,过往恩情怎能不报?

万朔夜:哼,你是来迟了,迟了很多年,父亲已经过世了。省去你的报答,离开吧!

笑不老:啊,他……他竟然……

万朔夜:这样你了解了吗?这里不欢迎你,离开!

笑不老:既然你是万曙天的儿子,那我亏欠他的恩情,应当奉还给你。我愿意任凭差遣,希望……希望能弥补一点他过去受到的伤害。

万朔夜:事到如今,这种报答有什么意义?他最需要的时候,你们不曾出现,现在一个一个都说亏欠,都说愧疚。人死了,现在懊悔又有何用?

笑不老:老朽明白自己的错误,只是期盼我在残生之中,能为你,为万曙天再尽一份心力。

万朔夜:真想报答,那就将时光倒回,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补偿的方式。离开,我不想再见到你!

笑不老:可是……

万朔夜:离开!(转身走远)

笑不老:唉……




【梅香坞内】

[第二本天书现世,引发更大的谜团,更复杂的战局。梅香坞之内,各方势力各自心思,各自僵持。]

汲水先生:竟然还有第二本天书,现在是嫌局面不够乱就是了。

歩霄霆:旭日灵岳只要收回自己的那本,你的天书,我没兴趣。

冥医:不然两本都拿出来,交给俏如来研究一下,看看哪一本是真的。

歩霄霆:九龙天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观看。

识龙影:俏如来,你说过你会全力保护我的安全。

俏如来:是,俏如来定会尽力周全天书,但是现在天书总共有两本,俏如来也难以分辨真伪,更难抉择。

冥医:所以啊,你要赶快将你那本交出来,给俏如来鉴定一下。

识龙影:九龙天书牵涉太大,谁也不能看到内容。俏如来,你只需要相信我,这本天书,识龙影定会死守到最后。

苍狼:<无论哪一本天书是真,俏如来都不会坐视我出手。如果抢夺识龙影身上那本,另一个人或许不会插手。但如果旭日灵岳身上那本天书是假的,那他出现在此的目的又是什么?他是否另有图谋,会趁机会下手?>

赫蒙少使:少主,要动手吗?

苍狼:<如果抛开天书,三对二,或者能先解决俏如来,之后另寻机会抢夺天书。>

俏如来:冥医前辈,看来我们现在处境危险了。

冥医:啊?

(独眼龙至)

独眼龙:嗯?这是怎么一回事?俏如来……

赫蒙天野:独眼龙!

俏如来:啊,起死回生,独眼龙前辈,你来得恰是时候。

独眼龙:发生何事了?

冥医:事情太过复杂,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才好。

俏如来:我相信冥医前辈会有充裕的时间,可以慢慢向独眼龙前辈解释。

赫蒙少使:少主。

苍狼:<三对三,局面未必有利。(看识龙影)他若脱逃,俏如来为了保护梅香坞内的天书,就无法追上保护,落单的他避不过我们的追击,所以他不敢逃走。(看门主)他也同样,若事先动手抢夺万朔夜的天书,我与俏如来必然介入,识龙影就能趁隙脱逃。(再看汲水先生)这个人的动机立场最不明,无法预测他会怎么做。>

(示意手下)等。

<时间说不定对我们有利。>

[就在众人彼此关切注意时,俏如来,动了。]

赫蒙少使:俏如来,你想去哪里?

俏如来:我看众人可能会站很久,现在日头正盛,俏如来想入内借几杯凉茶给诸位解渴。

苍狼:有劳了。

赫蒙少使:少主……

俏如来:不会。

苍狼:先等吧,时间在我们这边。

赫蒙少使:是。



【停云阁】

聆秋露:你为何将那位前辈赶走?他是真心在向你忏悔啊。

万朔夜:他的忏悔只是良心不安。为了自己一点的良心不安,却让我们忆起过去的悲伤。这样自私的行为,真是令人不耐。

聆秋露:我倒想一会这位笑不老前辈。我想问他,是什么改变了他。

万朔夜:自私的行为何必去了解。我们见过的人之中,有谁不自私?

聆秋露:比如……独眼龙。

万朔夜:你还真是举了一个最好的范例。

聆秋露:他情愿牺牲自己的性命,来让你能交出九龙天书,不就代表他将中原的未来看得比自己更重要吗?

万朔夜:你怎么肯定?你对他根本毫无了解。

聆秋露:那你又了解他多少?你从未真正的认识他,就已经将他判成十恶不赦的罪人。但以我所见,我不觉得他是那样的人。

万朔夜:反正我的目标绝对不会改变。

聆秋露:如果换成是你的父亲,是不会去伤害一个好人的。

万朔夜:别再拿这句话来压我,你口中的好人,毁了父亲剩下的人生。

聆秋露:你这种威逼的做法,才是在破坏你的父亲身后的生命。

万朔夜:够了,你知晓我不能放弃的理由。别做徒劳的尝试。

聆秋露:那至少将九龙天书送离梅香坞,它已经威胁不了独眼龙,留下,只会招惹祸端。紫燕她……

万朔夜:我会为她找出凶手。

聆秋露:我只希望能尽快将它送走,这本书留在梅香坞一日,凶险便添一分。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受害了。

万朔夜:我会考虑。

聆秋露:你别再一意孤行。



【海边】

梁皇无忌:离开中原之后,自己保重。

爱灵灵:大师兄……(哭泣)

月牙岚: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灵灵。

梁皇无忌:我相信你。鬼夜丸:邪马台大人,天海大人,你们真的不要回去吗?

邪马台笑:我讲要留下来就留下来,问这么多做什么?

鬼夜丸:好啦,这么大声做什么。岚,我先上船等你。

月牙岚:邪马台大人,你到底为什么要留在中原?

邪马台笑:你们真的很奇怪呢,怎么都这么好奇啊?

月牙岚: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邪马台笑:西剑流欠中原跟俏如来的东西太多了!

月牙岚:啊?

邪马台笑:无论怎么说,我们对这片土地造成的危害无法回复。总司用自己的生命,为西剑流做出补偿,因为他培育了俏如来与银燕剑无极这些人。所以,也间接挽救了西剑流的覆灭。现在他死了,西剑流的孽,总要有人继续承担。

月牙岚:所以邪马台大人才会帮助俏如来带回小空,因为这是俏如来的希望。

邪马台笑:我们是最后一波来到中原的人,对中原实质的危害最小,是善后最好的人选。也算是替祭司,替西剑流,还中原一点公道。

月牙岚:原来如此。邪马台大人……

邪马台笑:好了好了,别在那婆婆妈妈的,赶快回去东瀛,多生几个娃儿,等我回去收他们做徒弟。

月牙岚:是,邪马台大人何时回来?

邪马台笑:等我想家就会回去了。好了,快走,别在那边拖拖拉拉的。

月牙岚:是,大师兄,保重。

梁皇无忌:嗯,去吧。

爱灵灵:大师兄……梁皇无忌:别哭了,这是一个好结果,去吧。

月牙岚:灵灵,走吧。

(上船,众人挥手告别)

天海光流:(你今天难得说出心里话。)

邪马台笑:其实是现在的东瀛太无聊,我才不想要回去呢。

天海光流:(现在要做什么?)

邪马台笑:这个嘛……要喝一杯吗?

梁皇无忌:哈,奉陪。



【美人阁】

忆无心:娘亲。

女暴君:无心,在这里还住得习惯吗?

忆无心:多谢娘亲关心,女儿过得很好。

女暴君:那就好,这几日你练习得如何?有任何的成果吗?

忆无心:我……

女暴君:喔?怎样?

忆无心:女儿……没什么进展。

女暴君:没进展!为什么会没进展?!你不是休息得很足够了,在这里吃好住好,为什么能力一点都没提升?琉云,你可有好好照顾小主人?

琉云:属下……属下确实有好好照顾小主人(被女暴君击断一条手臂)啊……

忆无心:琉云!

女暴君:有照顾好,为什么到现在,她还使不出那招呢?明明就是你失职,还想狡辩吗?

琉云:(哀叫)琉云……知错……请主人……赦罪……

忆无心:娘亲,无法达到你的期望是我的不对,跟琉云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你要伤害她?

女暴君:照顾你是她的责任,你没办法做到,当然是她的错。我没杀她,只取她一臂,已经是非常的宽容了。是吗,琉云?

琉云:是,感谢主人不杀之恩……感谢主人不杀之恩……

忆无心:娘亲,在灵界的时候,灵长他们都教我要以和待人,这样才会得人尊敬。暴力以及威逼带来的,只是短暂的惧怕而已。

女暴君:现在是做女儿的,反过头来教训母亲吗?要记得,你现在是在美人阁,不是什么灵界,这些道理全部都给我收起来!

忆无心:啊,女儿只是希望娘亲可以更好,别常常动怒……

女暴君:够了!有空在这里说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赶快去练习。琉云,带小主人下去。

琉云:是。(带忆无心下去)

女暴君:<这个忆无心一点用处也没有,这样我怎么向苗王交代?九龙天书迟迟没有下落,苗王已经对我有微辞,现在又无法掌控无心的异能,定会受到苗王责怪。嗯……那日,史艳文的态度十分的诡异,莫非……哦,看来必要之时,也只能这样做了。>



【入夜,梅香坞内】

[梅香坞之内的僵局,持续了一日,就在入夜不久之后,一道伟岸的身影缓缓踏入。来者竟是——]

苗王:百兽啸野,独狼称强,中原扫荡,唯苗称雄!

冥医:是苗王啊。

苗王:我儿,战局如何?

苍狼:禀父王,之前,平局,眼前,优势。

苗王:俏如来,你还有什么智慧,化解这次的困局?

俏如来:禀苗王,之前,平局,现在,仍是平局。

史艳文:回忆迷惘杀戮多,往事情仇待如何。绢写黑诗无限恨,夙兴夜寐枉徒劳。

苗王:史艳文!

俏如来:有意拖延时间的,不只是苍狼王子一人啊。

史艳文:请苗王化干戈为玉帛,暂且休兵如何?

苗王:本王用同样的话回应你们,之前,平局,现在,仍是优势。

神蛊温皇: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久住青山无白眼,巢禽穴兽四时驯。

苗王:你总算行动了,温皇。

神蛊温皇:耶,温皇只在关键时机出手啊。

苗王:哼。你还有谁可以逆转颓势呢?

俏如来:助俏如来逆转颓势的人,不就在眼前吗?苗王,你真的确定,温皇前辈是来帮助你的吗?


[紧张紧张紧张,俏如来口出奇语,温皇的出现,到底是帮助苗疆,或者帮助中原呢?两本天书,孰真孰假,这背后又藏有什么样的秘密,藏有什么样的阴谋呢? 

三月之约,剑无极、雪山银燕能否领悟宫本总司最后遗留的剑意?神秘的樱吹雪,是来自东瀛,是天宫伊织,或是另有神秘呢? 

欲知一连串精彩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二十四集——第三本天书。]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