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2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457931599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二十一集 兄弟

录入:小懒鹿


【春桃村内】

[阴沉沉的天空,山雨欲来,一股郁闷,正在躁动。]

酆都月:你不知道宫本总司,已经死在楼主的剑下了吗?

剑无极:啊!始。

风间始:呃……呃……

剑无极:师尊……我那个师尊他有可能会死?那个爱捉弄人又不负责任的师尊,他有可能会死?

酆都月:这是不争的事实。

剑无极:他真的死了!你们还珠楼,到底想将人,逼到什么地步啊!

[怒与狂,化作一团压抑的火,随着手中利刃——]

剑无极:还珠楼的人都该死啦!

[全数爆发!]

剑无极:喝——(攻向还珠楼众人)

血求道:太嫩了,喝——

风间始:喝——

[利刃对上索命勾镰,风间始紧守方寸,虽然偶有反击,但却凌厉!]

风间始:<慢一步,看得清。>喝——风间一刀流,喝——

血求道:面对还珠楼最好的杀手,你的防守做得很好,喝——

[另一端,刀光剑影交织,是招式之战,是力量之战,更是速度之战。]

酆都月:剑七,真——

剑无极:一剑无极——

酆都月:<他对飘渺剑法十分熟悉,看来他的心神还动摇得不够。>如果这是你的本事,无极剑法果然不如飘渺绝式。

剑无极:我不需要辩解你的妄想,喝——

酆都月:喝——(两人交战,还珠楼众杀手也攻向剑无极)

剑无极:啊……

酆都月:<他果然动摇了。>喝——(两人混战,凤蝶缓缓走过来)

[挑衅的言语犹在耳畔,明知这样的自己不足七成,坚持,乃是因为,无极剑法一脉的骄傲与自尊。]

剑无极:一剑无尽——

酆都月:剑八,玄——(剑无极败)不用飘渺剑法,你毫无胜算,剑九,轮回——

剑无极:一剑——无声!(冲过剑气)再来啊!(闻及身后有脚步声)嗯?

(转身欲杀来人,却发现来人是凤蝶)

剑无极:啊!凤……(凤蝶一刀捅进剑无极身体)

风间始:大哥!

剑无极:(手中利剑滑落)凤……凤蝶,你肯来找我了,哈哈哈……

[是何种的疼痛能使人发笑,是何种的悲伤能使人无泪,宁静的和平不过短短数日,冰冷的刀刃穿身,又再度带走这短暂的一切,此时的笑声,更是耻笑自己,竟然相信也许再能拥有。]

凤蝶:我爱你,但是……(拔刀)过去了。

风间始:大哥!(冲向剑无极)

剑无极:为你,我甘愿。(倒下)

风间始:(接住剑无极)大哥……大哥……为什么,为什么你下得了手,为什么,你可知大哥连在疯狂之时,口口声声都是你的名字啊,你知道吗!

凤蝶:任务完成,离开。(转身而离)

血求道:将人头带回复命。

酆都月:留他全尸,离开。(还珠楼众人离开)

风间始:大哥……大哥……(发现剑无极手在动)啊,大哥还没有死,大夫,快找大夫啊!(迅速将剑无极抱走)


【荒野】

万朔夜:放马过来吧!

独眼龙:冥医,你伺机进入。(冥医点头)

[豹眼镶金刀对上曤日,今昔的天下第一争锋,一旁的冥医,伺机欲闯进梅香坞。(被万朔夜拦下)而梅香坞内,亦是剑拔弩张。]

燕云初:动脚动手,没礼貌喔。

步霄霆:无关的人,退开。

识龙影:谁对美人无礼,谁就是识龙影的敌人。

恋红梅:诸位客人,今日梅香坞不做生意,更不准在此动武,请诸位离开。

步霄霆:将我要的东西交出,旭日灵岳便不为难。

恋红梅:人客官找什么呢?

步霄霆:多问无益,我们的门人自会找寻。

识龙影:要找便找,要走便走,阁下也未免太过自负。

步霄霆:有本领,才能讲出这种话。

汲水先生:哎呀呀,没听过一句话吗?初出江湖,天下无敌,再过三年,寸步难行,老家伙应该是过了初出茅庐的年纪,讲话怎么还是这么呛啊?(拿烟管吹一口气,顿起大雾)既然老板娘已经下了逐客令,那我们应该尊重老板娘的意思。

紫燕:啊,咳咳,这烟,怎么会越来越大?

[只见汲水先生吞云吐雾,梅香坞内浓烟弥漫,伸手不见五指。]

识龙影:嗯?这烟……(拿出手上罗盘飞速转动)喝——风走。

(浓烟散去,众人却来到另一处树林)

步霄霆手下一:奇怪,我们怎么会跑来这里?

步霄霆手下二:刚才不是还在梅香坞的吗?这是什么妖术?

步霄霆:哼,小小缩地之术,也想吓唬人!

汲水先生:哎唷,内行仔,试一招怎么样啊?

步霄霆:惹上魔门世家,是你的不智。

识龙影:魔门世家?

汲水先生:嗯?

识龙影:诈欺之徒,现今的魔门世家,只剩燕驼龙单脉为传,武林人尽皆知,你的谎言太过拙劣。

汲水先生:哼哼,天下之大,果真有挖不完的秘密啊!

步霄霆:真假,试招之后便可分晓,喝——(现出鬼骨邪灵杖)

汲水先生:来就来!(吹烟管)

识龙影:那就献丑了!

步霄霆:喝——

[三人同时出招,顿时狂沙怒扬,震撼四周!]

(梅香坞外另一处)

独眼龙:<附近有人在战斗。>

万朔夜:嗯?梅香坞。(离开)

冥医:快进入。(二人随即进入)

(梅香坞外)

汲水先生:终于肯现面了。

步霄霆两手下:门主。

步霄霆:梅香坞不将东西交出,魔门世家绝不罢休,你们,无用矣。(与门人化光离开)

汲水先生:话呛完就闪,让人不知道要夸赞他有气魄,还是笑他没用啊。

识龙影:<这个人……>

汲水先生:<魔门世家。>


【树林】

(雪山银燕背着小空疾走,被月牙岚拦住去路)

雪山银燕:闪开!

雨音霜:(随后来到)银燕。

月牙岚:银燕,你真的决心要这这样做?

雪山银燕:没错,我不能让二哥牺牲,就算必须与史家脱离关系!

月牙岚:啊……(让开路)在来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假使要牺牲的是大哥,我下得了手吗?如果是大哥,他会愿意牺牲我吗?无法对大师兄下手的我,没有拦阻你的资格。

雪山银燕:月牙岚。

月牙岚:你要小心,邪马台大人也在找你,只要避过三天,魔世的封印就无法阻止,小空就没有牺牲的必要。

雪山银燕:多谢你。(前行欲离,月牙岚再次拦住)

月牙岚: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清楚魔世出现的后果,你真的不会后悔?

雪山银燕:粱皇前辈入魔的时候,你有想过,后悔没有刺下那一刀吗?

月牙岚:霜,劳烦你照顾银燕。

雨音霜:啊,我,为什么是我?

雪山银燕:不需要多拖一个人下水。(离开)

雨音霜:岚,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

月牙岚:详情听说……事情就是这样,银燕太过冲动,我怕他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雨音霜: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我会尽力而为。(离开)


【苗疆宫殿】

(一苗兵拿一封信进入)

苗兵:禀苗王,女暴君派人传来九龙天书的消息。

苗王:嗯,呈上。(接过观视)灵无患,旭日灵岳……嗯~赫蒙天野,赫蒙少使,你们两人率兵驰援女暴君,盯住这条线,不可疏漏。

赫蒙天野:是。(与赫蒙少使两人离开)

狼主:九龙天书终于有消息了,那三王骨呢?大祭司可有指示?

苗王:大祭司正在进行灵力测算,仍未有消息。

狼主:那就是要我在这里无聊就对了。

苗王:你若是坐不住,就去处理另一件事情。

狼主:什么?

苗王:你的兄弟到现在,仍然未有动作。

狼主:嗯,好吧,反正无聊也是无聊。(离开)

苗王:苍狼。

苍狼:孩儿在。

苗王:该是磨练你的时候了。


【荒野】

(笑不老回忆起万朔夜与天恒君一战)

笑不老:<那把刀,那个刀法……绝对没错。>

(笑不老回忆:

武者一:你说那个出来援助我们,帮我们将防线建立起来的那名刀客喔,我知道啊,我有看过他。

笑不老:到哪里才能找到他呢?

武者一:他常常出现在梅香坞,只要去那里就可以找到了。)

笑不老:梅香坞……(离开)


【梅香坞内】

柳霞:红梅姐啊,你怎么不在房间好好休息,你不是病得很严重吗?

恋红梅:要死的就不会病,我不要紧,啊……(站立不稳)

紫燕:红梅姐!

(上前欲接住恋红梅,却被万朔夜抢先一步)

恋红梅:又是你!(推开万朔夜)我不需要你!

(柳霞扶住恋红梅,独眼龙与冥医进入)

恋红梅:是你,你竟然敢再来这里!

冥医:你的病情怎么样了?

恋红梅:(对独眼龙)是你将他找来的,谁要你多管闲事,就算我没多少时间可以活,我也绝对不会向这个杀人凶手乞命!

冥医:啊……啊……

恋红梅:不过,你来得正好,今日,我定要为我儿偿命,喝——(体力不支晕倒在柳霞身上,万朔夜急忙上前)

万朔夜:我说过了,你的出现,只是更加刺激她,还不离开吗?

恋红梅:(艰难站起)不准走……啊……(吐血)

冥医:啊。(欲上前)

万朔夜:别动她,也别再让义母看见你。(扶着恋红梅入内)

冥医: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根本就不应该出现。

独眼龙:此事俺亦有责任,但是你若放弃,老板娘就真的没救了。

冥医:唉。

(识龙影和汲水先生进入)

识龙影:两位姑娘受惊了。

柳霞:多谢大爷将那些人赶走,大爷真是好厉害啊。

汲水先生:同样出了力,你就看不起奇者吗?看来梅香坞的待客之道,见面不如闻名。

柳霞:柳霞也是很多谢先生啊。

独眼龙:刚才有人闹事?

紫燕:是啊,他们一进来就说要搜查梅香坞,好像梅香坞是他们的一样。

独眼龙:搜查梅香坞,为什么?

柳霞:他们说要找东西,但是却不愿意说他们是要找什么,实在是莫名其妙,啊,难道说是为了这本书?(拿出九龙天书)这是我在桌下找到的,啊……

识龙影、汲水先生、独眼龙:(三人同时一手抓住天书)九龙天书!


【树林】

(银燕被百武会众人拦住脚步)

郭筝:雪山银燕,请你留步。

雪山银燕:嗯,是百武会。

郭筝:对不住,盟主有令,请你……将小空送至灵界。

雪山银燕:他真要如此绝情!

郭筝:银燕……

雪山银燕:闪开!

郭筝:啊,众人动手。

[为夺小空,百武会众人,与银燕展开一场激烈之斗!]

郭筝:银光飞流——

雪山银燕:落燕回影,喝——

(击败郭筝,啸灵枪行至郭筝胸前,雨音霜来到)

雨音霜:银燕,住手!

雪山银燕:别再阻挡我!(离开)

雨音霜:银燕,银燕啊!(追去)

武者一:郭少侠,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郭筝:我们也不是他的对手,现在也只能先回报盟主此事,只是,不知道盟主跟雪山银燕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暗夜?荒野】

雪山银燕:二哥,我一定会保护你。(雨音霜来到)你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你也是要来阻挡我吗?

雨音霜:月牙岚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告知我,他怕你太过冲动,铸下大错。

雪山银燕:方才,多谢你吓阻我。

雨音霜:你真的不后悔?

雪山银燕:你也认为我不该带走二哥?

雨音霜:你问这句话也太奇怪了。

雪山银燕:什么意思?

雨音霜:如果你真认为你没错,你根本就不需要问我。

雪山银燕:因为被牺牲的不是你们的亲人,所以你们当然也无所谓。

雨音霜:你说得没错,也许真是这样,西剑流所重视的,是忠诚与能力,为了完成任务,就算是亲人,也可以牺牲,从来,我们就不觉得那有什么不对,我无法说我能了解你的感觉,因为,若换做是我,除了顺从,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所以,我很佩服你有这样的勇气,更欣羡你有这种可以支持你的亲情。

雪山银燕:亲情,哈,想害死二哥的人,就是他的父亲跟兄长,这样的亲情,有什么值得欣羡!

雨音霜:至少他们不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才这样做,而且我相信,牺牲小空,他们也是一样的痛苦。

雪山银燕:如果要是真的痛苦,那他们为什么还能这样做,如果连自己的亲人都无法保护,那还想要保护什么,人家说人总是会变,大哥他就变了,变得与父亲一模一样!

雨音霜:那……你变了吗?

雪山银燕:我……我没变!

雨音霜:没错,人总是会变,但如果还有重新选择的机会,也许……

雪山银燕:嗯?

雨音霜:只要撑过这三天,小空就安全了,现在四处走动,反而容易成为目标,不如找一个隐秘的地方躲起来,等时间过去吧,方才你在附近动过手,此地不能久留。

雪山银燕:嗯。(二人带着小空离开)


【还珠楼内】

神蛊温皇:怎么样,任务完成了吗?

凤蝶:看起来是完成了。

神蛊温皇:什么意思?

凤蝶:我刺了剑无极一刀,但我想他应该没死。

神蛊温皇:是发生什么意外了吗?

凤蝶:不是说得很清楚,我报了上回的一剑之仇,但我想,他应该没死。

神蛊温皇:所以第一次出任务就失败。

凤蝶:是失败吗?不管他死或没死,我跟他已经结束了,这才是你派给我的任务,不是吗?

神蛊温皇:你是这样认为?

凤蝶:没错,而且你没有教过我如何取命。

神蛊温皇:我不是教过你飘渺剑法?

凤蝶:你没有教过我,如何才能取走心爱的人的性命。

(微风吹起纱帘,两人相望,凤蝶眼里含着泪水却又不肯落下)

神蛊温皇:你真是老实。

凤蝶:反正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老老实实最好,我很累了,先下去。(离开)

(还珠楼一杀手进入)

杀手一:禀楼主,楼主求见。

神蛊温皇:请他进入。

(杀手一离开,狼主进入)

神蛊温皇:好友,许久不见。、

狼主:叙旧的事情先别讲,先算旧账,白狼为何知晓皇世经天宝典的事情?

神蛊温皇:知晓苗疆镇国神功的人不少,女暴君,罗碧都有知情,但我向来以诚待人,坦然承认,是我说的。

狼主:你又在打什么主意啊?

神蛊温皇:替你取回狼王爪啊。

狼主:你就不怕会去害到我?

神蛊温皇:白狼虽强,但还不是你的对手。

狼主:算你有理,那现在来说正事,王兄对你很不满意。

神蛊温皇:此话怎说?

狼主:你还有空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就是最大的不满意了。

神蛊温皇:哈,那就请你回告苗王,温皇正在全力以赴。

狼主:为什么我一点都看不出来?

神蛊温皇:相信我便是。

狼主:凤蝶呢?

神蛊温皇:她在里面,你想见她?

狼主:当然啊。

神蛊温皇:好友,你还在怪我吗?

狼主:你真的在乎吗?

神蛊温皇:哈。(狼主离开)


【还珠楼凤蝶房内】

凤蝶:义父,你怎么来了?

狼主:看你身体健康就好了,怎么样,还好吗?

凤蝶:有什么不好的。

狼主:你心情不好。

凤蝶:哪有?

狼主:明明就有。

凤蝶:义父就是爱操烦,想太多了,我跟主人很好。

狼主:我又没有讲到他。

凤蝶:那就是我多心了。

狼主: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还肯留在他的身边啊?

凤蝶:义父。

狼主:嗯。

凤蝶: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主人。

狼主:就算他这样对你。

凤蝶:总是……要有一个人陪他到最后。

狼主:你……算了,有什么事情,要记得找我。

凤蝶:凤蝶知晓。

狼主:我离开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走了几步又停下)其实,就算到了现在,只要你的主人一句话,就算是赴汤蹈火,我也不会推辞。

凤蝶:我知道,主人也一直都知道。

狼主:希望有一天,我能明白他在想什么。

凤蝶:义父,你真傻。

狼主:唉。(离开)

凤蝶:我真的希望你,永远都不要知道,主人在想什么。


【树林】

史艳文:狼主。

狼主:嗯,是你阴魂不散还是我太过倒楣,怎么又去遇到你,史艳文。

史艳文:艳文有几件事情要拜托狼主。

狼主:我才要拜托你!

史艳文:拜托什么?

狼主:拜托你快闪,不然我要动手了!

史艳文:且慢,艳文所托之事,跟藏镜人有关。

狼主:嗯?

史艳文:藏镜人已经醒来,身上之伤也已经痊愈,只是……

狼主:只是什么?

史艳文:他现在身体不便,下半身不能动弹。

狼主:什么啊!你不是说藏仔交给你一定会好,你竟然让他变成残废,史艳文,这次是不会这么简单就算了!

史艳文:狼主,你先别动怒,医生说只要假以时日,藏镜人一定会完全恢复,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他挂心之事。

狼主:藏仔挂心的事情是什么?

史艳文:忆无心,我希望能带忆无心去见藏镜人,让他们父女相认。

狼主:啥,你之前说别让他们父女相认,现在你又说希望他们父女相认,现在是怎样,没过几天就变一个说法。

史艳文:此一时彼一时,当时忆无心并未被女暴君抓走,藏镜人自然希望她远离是非,退隐江湖,但是现在无心落入女暴君的手中,藏镜人自然担忧,但是无心又拒绝跟我走,所以……

狼主:所以来找我。

史艳文:是。

狼主:无心被她那个老母绑着,王兄很器重无心的异能,那个女人,拿着鸡毛做令箭,连我也无法带她离开。

史艳文:只要你不插手,艳文或者可以用强硬的手段。

狼主:你要在无心的面前打她老母喔,你就不怕无心有不好的回忆。

史艳文:这……

狼主:嗯?(想起无心上次握住史艳文的手,离开时史艳文失落的模样)

史艳文:你在想什么?

狼主:没有,我在想,如果藏仔真的恢复了,他是会帮助苗疆还是中原?

史艳文:这……就算苗疆容不下他,他也没有帮助中原的理由,因为藏镜人,绝不愿与你为敌。

狼主:那为什么他不来见我,却要叫史艳文来?

史艳文:我不是说了,他行动不便。

狼主:别说是两只脚,就算他四肢都被断了,只要藏仔想见我,我跟你说,他用爬的也会爬过来。

史艳文:或者,他有不能见你的理由。

狼主:什么理由啊?

史艳文:我相信有一天,藏镜人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狼主:你要我相信你吗?

史艳文:你要相信藏镜人。

狼主:好,我就相信藏仔,但是这件事情我没办法直接帮忙,我希望你等我十天,十天后,我再给你答复。

史艳文:十天……

狼主:怎样,十天也等不了喔?

史艳文:就等你十天。

狼主: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史艳文:当初鳞王助我取得无根水,我允诺要帮他讨回始帝之鳞,这件事情……

狼主:等到伏羲深渊开启之后,我自会归还。

史艳文:但是……

狼主:没什么好但是的,允诺这件事情的是史艳文,不是狼主也不是藏仔,我没有必要替史艳文设想,而且东西现在不在我的身上,你找我讨也没用。

史艳文:嗯,好吧。

狼主:那十天后再见了。

史艳文:请。

狼主:(欲离又停步)对了,替我转告藏仔,下一次见面,我一定会踹他两脚出气。

史艳文:啊,为什么?

狼主:因为他真是欠踹。

史艳文:啊,艳文会转达。

狼主:去吧。

史艳文:嗯。(转身欲离)

狼主:啊,等一下。

史艳文:何事?

狼主:没,没事啦。(史艳文离开)<在收齐王骨,替藏仔脱罪之前,不能让他因为无心的事情跟王兄的冲突加深,十天之内,一定要找到最后一个王骨。>


【灵界内】

藏镜人:要封印魔世,果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梁皇无忌:我已尽了全力,如果有足够的时间……

藏镜人:嗯,粱皇先生,艳文想请问一些跟魔世有关之事,不知是否方便。

梁皇无忌:史贤人想问什么?

藏镜人:据莫前尘先生所说,在本朝之前,亦曾发生一次的灵魔大战,但因为典籍失落,所以无从得知详细的情况。

梁皇无忌:确实如此。

藏镜人:那魔世那边的记载,又是如何?

梁皇无忌:第一次的灵魔大战,照魔世的记载推断,应该是发生在人界玄朝之时。

藏镜人:崇尚清淡,诸王割据,乱世纷扰的玄朝?

梁皇无忌:没错,当时的魔世,有一位霸主,名叫元邪皇,他不但是当时睥睨魔世的第一武者,更有雄才伟略,他扫荡群雄,一统魔世,帝国空前强盛,但他犹有不足,要染指中原,那时魔世封印效能转弱,元邪皇便趁势攻入中原。

藏镜人:当时灵界已经存在了吗?

梁皇无忌:我无法确定灵界存于何时,但是第一次的大战结束之后,灵界便负责封印魔世出口。

藏镜人:网中人为将,率领魑鬼已是如此难缠,更何况是一统魔世之威的元邪皇,当时正是中原衰微之时,各方诸侯割据,是怎么阻止魔世的入侵?

梁皇无忌:一位来自西方的高僧,以近神似佛之能,率领灵界众人击退魔军,杀了元邪皇。

藏镜人:这……元邪皇已经是罕世之雄,竟也被打败,这位高僧到底是何人?

梁皇无忌:此事在魔世没有记载,我问过灵尊,他说这名高僧在击杀元邪皇之后,便往东而去,传闻,他在东北之处,建立了一个理想的佛国。

藏镜人:理想的佛国……

梁皇无忌:元邪皇死后,魔世失主,各方诸雄各不相服,魔世,再度陷入了群雄并起的局面,于是攻打人界的计划,也因此停罢,灵界封印了魔世通往人间的道路,一直到上回灵魔大战,灵界的封印再度减弱,帝鬼便派我与网中人率领魑鬼大军打开通道,进攻灵界。

藏镜人:为何帝鬼要进攻灵界?

梁皇无忌:这与魔世内部的势力消长有关,一时难以尽言。

藏镜人:那为何灵界封印魔世的力量,会如此的不稳定?

梁皇无忌:灵界封印的力量始终稳定,问题出在连结两界的通道,受到空间扭曲的影响,封印也会呈现时强时弱的状况。

藏镜人:影响通道的力量,并非来自魔世吗?

梁皇无忌:魔世如果有能力影响通道的形成,也不会等了千年之后才发动第二次的进攻。

藏镜人:所以说,影响魔世突破人界的力量,另有其他。

梁皇无忌:然也,这也是过往灵界一直想找寻的力量。


【琉璃树下】

默苍离:史艳文与藏镜人坦承身份,银燕离开,而且带走小空。

俏如来:是,师尊早就知道父亲与藏镜人的事情。

默苍离:在我要冥医交给你那三颗药丸之时,便早已预料,也是我要他隐瞒此事。

俏如来:师尊是要考验徒儿的观察力。

默苍离:是根本没揭穿的必要,否则,先露出破绽的人,说不定是你。

俏如来:是。

默苍离:对于小空的事情,你还在犹豫。

俏如来:这……

默苍离:如果是别人的弟弟,你就能毫不犹豫,丢入魔世吗?

俏如来:不能这么说,任何的牺牲总是要避免。

默苍离:死在灵界大战的群侠,就没有兄弟姊妹亲人吗?到了这个关头才放弃,不就是一种伪善,你的觉悟不够,史艳文太仁,而你太过伪善,史艳文可以牺牲自己的孩子,而不舍别人的孩子,但你,却是无论谁的孩子都不舍。

俏如来:我……师尊。

默苍离:你要记住,无论是谁的孩子,谁的兄弟,你都要一视同仁的不忍,同时也一视同仁的舍得。

俏如来:一视同仁的不忍,也一视同仁的舍得……徒儿会尽力去理解这种心情。

默苍离:等处理完此事,你要专注在你的计划当中。

俏如来:徒儿已有准备了。

默苍离:我对你说过,至今所有发生的事情当中,有几项不合理之处,找出这些不合理,就是你这局成败的关键,去吧。

俏如来:徒儿了解,徒儿告退。


【树林】

[离开了血色琉璃树的俏如来,欲找寻银燕行踪,路上——]

(樱花飘落,樱吹雪出现)

俏如来:请问姑娘是……

樱吹雪:动 手!

俏如来:嗯?

[轻微的杀意,飘散空气中,淡薄而锐利,灿烂在樱影之中。]

樱吹雪:注 意!(快速攻向俏如来)

俏如来:啊,好快,喝——(两人交战)

[面对莫名对手,俏如来不敢大意,拳掌快腿,欲夺先机。]

俏如来:喝——

樱吹雪:樱 斩!(俏如来连退数步,樱吹雪离开)

俏如来:啊,没受伤,怎会……

邪马台笑:(来到此)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俏如来:<那名女子到底是何来历,看似没有恶意,但是为何对我动手?>没事,邪马台笑,你可有找到银燕与小空?

邪马台笑:没线索,所以才来找你。

俏如来:银燕到底去了哪里?嗯~


【梅香坞内】

(识龙影、汲水先生、独眼龙三人各手持天书不放手)

汲水先生:真是妙了,不是说苗王正在找寻这本书吗?

识龙影:我看这是一个阴谋,苗疆找寻这么久的书,怎么会突然出现?

独眼龙:这本书,该交由俏如来保管。

冥医:赞成,加我一票,现在两票领先。

汲水先生:你是医生,还不赶快去替老板娘看病。

识龙影:这本九龙天书是假的。

汲水先生:既然你说这是假的,你为何不放手?

识龙影:我一放手,可能会害死很多人。

汲水先生:你不放手,现在就有可能会死人。

独眼龙:为了此地的主人,俺不想在此动手。

冥医:有话大家慢慢说啦,这样吧,算到三,大家一起放手怎么样?(三人不语)既然没人反对,那就是赞成了,一,二,三。

(三人未动,冥医冲去一手按在天书上)

冥医:这招看来失败,不然现在打算要怎么样,在这里坚持到明年吗?紫燕,柳霞,马桶饭菜准备一下,让他们在这里过夜。

紫燕:这……但是现在梅香坞不做生意啊。

冥医:真是没办法,(放开手)既然两位不想放手,那我只好在后面赞掌,先伤后医,公道价,八折。

(识龙影首先出手攻击冥医,随即四人动手抢夺天书,打斗间,天书落入突然出现的万朔夜手中)

万朔夜:你们还不离开吗?

识龙影:那本书不能留在梅香坞。

万朔夜:这是梅香坞的客人所遗留的东西,该由梅香坞保管。

冥医:万朔夜,这本书牵涉很大,你不能收留。

万朔夜:我偏偏要留,除非有人能打败我。

独眼龙:你真要这样吗?

汲水先生:年轻人,不可意气用事啊。

万朔夜:所有的人都离开梅香坞。

独眼龙:俺不能离开。

汲水先生:你也太多管闲事了吧。

识龙影:梅香坞会因为这本书成为战场。

万朔夜:嗯?

紫燕:别再打了,别再惹老板娘醒来生气。

(笑不老来到)

柳霞:这位人客,真是抱歉,今日梅香坞不做生意。

笑不老:你……你是万曙天的传人吗?

冥医:哭夭,又来一个凑热闹的。

(万朔夜离开)

笑不老:且慢,老朽……

识龙影:人都走了,你想讲也没办法讲了,还是算了吧。

笑不老:啊……

独眼龙:笑不老,可以麻烦你替我传一个消息给俏如来吗?

笑不老:是何事?

独眼龙:请你跟他说,九龙天书出现在梅香坞。

笑不老:什么!九龙天书!

独眼龙:麻烦你了。

笑不老:我马上就去。(离开)

识龙影:看来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肯走,可否请两位姑娘安排一下,梅香坞可有空房?

紫燕:这……

柳霞:他们有的有帮过我们,有的是专程来医治老板娘的,我看就替他们安排吧,稍后我再去请示秋露姑娘。

紫燕:好吧。


【梅香坞停云阁内】

聆秋露:你为什么要阻止冥医医治红梅姐?

万朔夜:你没听到吗?义母甘愿死,也不肯接受他的医治。

聆秋露:身为人子,你应该无论如何都要让她活下去。

万朔夜:冥医救不了义母。

聆秋露:他是唯一的机会。

万朔夜:甘愿死得尊严,也不能活得屈辱。

聆秋露:就因为他是冥医?

万朔夜:就因为他害了父亲。

聆秋露:够了,真的够了,你要将自己逼到什么样的程度,你没发现,你自己也在迷惑吗?

万朔夜:我没任何迷惑。

聆秋露:你若没有迷惑,现在独眼龙与冥医都在梅香坞,你可以去杀了他们。

万朔夜:你以为我不敢?

聆秋露:不是不敢,是不会做,在你的内心深处,仍然希望冥医可以救活红梅姐,你比任何人都怕红梅姐发生不测,因为她是你的父亲在世界上最后的亲人。

万朔夜:父亲还有我。

聆秋露:但你只剩下我了!别让你,再次失去我,让冥医去医治红梅姐吧,别……别让我恨你。


【梅香坞外】

[为回报九龙天书的讯息,笑不老一路赶往灵界,行至半路——]

笑不老:嗯?不善的气息

旭日灵岳:九天列宿黯淡,旭日破夜浩瀚,混沌沧溟初开,灵岳雄镇云关。

笑不老:这位兄台,刻意拦路,是何要事吗?

旭日灵岳:九龙天书,书与命,你要留下哪一项?

笑不老:嗯?


【梅香坞停云阁外】

[深夜时分,停云阁中,忽见不速之客。]

蒙面人:停云阁,聆秋露的居所,进入。

独眼龙:不请自来,蒙头掩面,若非宵小,也非善类,鼠辈横行,俺,不允!

蒙面人:独眼龙。


【荒野】

雨音霜:这个地方虽然算不上特别,但也不是非常隐秘之处,为何你会来此?

雪山银燕:这是靠近无极山的一座山峰,这个地方是我们四兄妹,唯一一次齐心合力抗敌的地方,也是我对手足之情回忆最深的地方。

雨音霜:原来如此。

雪山银燕:那是凶险的一战,我们兄妹联手,合力制服了强敌,而今……

雨音霜:我想,你一定比谁都不愿意看到今日的局面。

邪马台笑:(出现)雪山银燕。

雨音霜:啊,是邪马台大人。

雪山银燕:你怎么会找到这个地方?啊,是俏如来,他竟然……而且他还指派你,他的眼中还有兄弟吗?还有我跟二哥吗?

邪马台笑: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雪山银燕:你有什么资格管,雷狩前辈的仇我还没报,现在你还敢在我的面前,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邪马台笑:我不讲正义,不讲道理,我只讲欠恩还情,如果你的父亲跟大哥要我这样做,我就照他们的意思去做,这是西剑流欠他们的。(现出斩马长刀)

雪山银燕:哈哈哈……欠恩还情,欠仇还命,雷狩前辈的仇,今日雪山银燕,就要你偿还啦!(握住啸灵枪)



[为保小空,邪马台笑、雪山银燕,生死二次对决!

九龙天书争夺战,梅香坞内暗潮潜伏,梅香坞外杀机汹涌,到底谁正谁邪,谁掌先机?

潜伏不动的温皇到底有何打算?俏如来的局又在何方?神秘的东瀛女刀者,樱吹雪,又是何方神圣?

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二十二集——牺牲。]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