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20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417514386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二十集 天书现世

录入:魔女雪儿


【村落】

(神秘女子挥刀杀向风间始)

风间始:啊!

雨音霜:风间!

风间始:我没事。

神秘女子:再 给你们一次机会。亮 兵器。

雨音霜:喝!

风间始:喝——

[神秘客意色不善,风间始与雨音霜两人分头夹击,欲阻来者。来者刀势神速绵密,想进,进不得,欲退,退不出。风间两人竟被缠得走投无路,脱身不能。]

风间始:<竟然逼得我们进退无路。>

雨音霜:<再这样下去,缠斗就让我们力竭身亡了。>

风间始:<该怎么办才好啊?>

(风间始回忆——

宫本总司:慢一步,看得清。守为攻,退为进。)

风间始:喝——

(雨音霜回忆——

宫本总司:攻不躁进,守不严密。谋定而动,一举而得。)

雨音霜:<宫本大人的教诲。>呀——

(两人退出战圈)

雨音霜:<啊,她的脚……>

风间始:<竟然半步也没有移动。>

神秘女子:剑 无极呢?

剑无极:找我吗?看你的身材打扮,应该叫你一声姑娘。若是美女,就打开让人欣赏,何必遮头遮脸的。

神秘女子:让 我看你的刀法。

剑无极:哇,这么直接啊。这样我很不好意思呢。

神秘女子:逞 嘴快,没 实力!

剑无极:现在的女人,都比男人还呛,到底是怎样!

神秘女子:不 亮刀,祸 延 村 落!

剑无极:喔,要看天才剑者的剑法,你 要 小 心!来喔——无极剑,剑无极,剑招三式,称无敌。(攻上)

神秘女子:只 有这点能耐?(外袍被剑气割破)嗯?

剑无极:你若以为脚步不动就能赢过我,是会不知道怎么死的喔。

神秘女子:我 小看你。

剑无极:对女性的礼让结束了,现在,一剑 无极

[第一招,速如风驰电掣,然而——]

剑无极:什么!一剑 无尽!

[第二招,快得无声无影,无穷无尽,但是——]

剑无极:<啊,就算是任飘渺,也不可能只靠闪避,避过一剑无尽!>

神秘女子:你 的无极剑,赢 不了。用 飘渺剑法。

剑无极:无极剑法打不赢的对手,用那种二流的剑法,更不用指望。

神秘女子:那 第三招,也 不用出了。

剑无极:猖狂!一剑

神秘女子:樱 斩!

剑无极:啊!(刀架上脖颈)

风间始:大哥!

雨音霜:剑无极!

剑无极:<啊?逆刃刀!>

神秘女子:再 一次机会,用 飘渺剑法。否 则下一刀,就 不是逆刃!

剑无极:限制我只能用那种二流的剑法,这个机会也太过取巧了!

神秘女子:你 怕证明,飘 渺剑法,在 无极剑之上。

剑无极:二流的剑法就是二流的剑法,需要什么证明啊。

神秘女子:你 若真心,想 永留此村落,封 刀吧!(离开)

剑无极:喂,你是存心来挑衅的吗?

风间始: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雨音霜:看她的服饰,应该是我们东瀛的装扮。

剑无极:这个女人的刀法,大概只比师尊差一点而已,而且她竟然是女人。

雨音霜:对女人有意见吗?

剑无极:不是,我的意思是,东瀛有这种能耐的女刀客,根本没有听过啊。

雨音霜:不如让我去向邪马台大人问问看,也许他听过这个人。

剑无极:虽然好奇,但是与我无关。我要去教小夏小东功夫了。

雨音霜:我这就去。




【树林】

灵无患:呃,门主……(下跪)

歩霄霆:灵无患!你让我感到心痛了。

灵无患:门主饶命!请门主饶命啊!

歩霄霆:你之作为,值得我饶赦吗?交出你所窃之物,本门主允你自尽。

灵无患:我不要……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

女暴君:哟,真是好大的口气,何不直接现面呢?喝——(掌气逼门主现身)

歩霄霆:九天列宿黯淡,旭日破夜浩瀚,混沌沧溟初开,灵岳雄镇云关。

灵无患:门主……

歩霄霆:女暴君,旭日灵岳今日欲清理门户,望你不可干涉。

女暴君:想在我的面前杀人,你将女暴君置于何处?

歩霄霆:我之眼内,无视你的存在。

女暴君:我要的,是他身上之物。

歩霄霆:妄想我之物品,旭日灵岳会让你得逞吗?

女暴君:那就……杀!(动手)

歩霄霆:化!

女暴君:嗯,有点实力。喝——

[女刑舞动连连,每出一击,威力更为加乘。对手防卫虽严密,但也感受到压逼。]

女暴君:我看你还能支撑到何时。

歩霄霆:是我小看你了!喝啊——

[一声大喝,青光冉冉乍现,气势震天。]

女暴君:呀喝——

灵无患:走啊!

(灵无患欲逃,被歩霄霆鬼杖拦路。)

灵无患:啊,鬼……鬼骨邪灵杖,啊——

苗兵:找到了。东西还没有交出就想要走吗?喂!还不赶快带我们去找九龙天书。喂你有听到吗?

(苗兵伸手去碰灵无患,灵无患化为白骨。)

苗兵:啊,怎么会这样啊?他怎么会变成骨头了?

歩霄霆:嗯?(化光离开)

女暴君:人呢?

苗兵:启禀女暴君,属下追到之时,灵无患已经身亡了。

女暴君:那九龙天书呢?可有找到?

苗兵:禀女暴君,属下彻底搜查过他的身上,但并没有找到九龙天书。。

女暴君:可恶!若不是那个人跑来搅乱,九龙天书早就到手了。旭日灵岳,我记住你了!回去!

苗兵:是。



【美人阁】

女暴君:可恶!好不容易有一点线索,却乍然而断,让人恼怒。

忆无心:娘亲,为何这么生气?

女暴君:你不用管,你练习得如何?有进步吗?

忆无心:我……自从那天施展过度之后,我的能力好像就变弱了。

女暴君:那你还跑来这里做什么?继续练习,直到你成功为止。

琉云:小主人是思念母亲,所以……

女暴君:琉云啊,我真想不到,美人阁中,连你也有讲话的份量了。

琉云:主人赦罪,主人赦罪……主人啊……

忆无心:娘亲,是我想要来见你,跟琉云无关,请你别责罚她。

女暴君:谁说要责罚她了,这是她在处罚自己。

琉云:琉云知错,琉云知错了!

女暴君:带小主人下去,继续练习。

琉云:是。

忆无心:啊。(跟琉云下去)

女暴君:派人将讯息送给苗王,还有,查出那名灵无患这段时间在哪里出没。

女兵:是。

女暴君:就没有一点顺心的事情吗?



【梅香坞室内】

大夫:这位姑娘所患的,是失血症。

聆秋露:失血症,怎会如此!

恋红梅:呃……

聆秋露:老板娘,你醒了,感觉如何?

恋红梅:还有一点昏沉。为何你的脸色这么差?是我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吗?你们这种反应……难道……大夫,我是得到什么病?

聆秋露:是……是失血症。

恋红梅:失血症,是吗?

大夫:真遗憾,这种病目前还没有医治的方法。它是……

恋红梅:不用说了,这种病我很了解。大夫,我还剩下多少的时间?

大夫:这种病一旦发病之后,除了病症会带来的疼痛与出血,更麻烦的是,会让身体的抵抗力下降,便得很脆弱。如果是小孩,虽然发病的机会比较高,但是身体的恢复力也比较好,若是即时控制病情,也许还有四、五年的时间。如果是成年人,发病以后,通常活不过一年。

恋红梅:我明白了,大夫,多谢你。

大夫:那我先离开了。

恋红梅: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一定要赶人才要走吗?

独眼龙:你很快就接受自己的病情了。

恋红梅:生死有命,强求也是没有用。

独眼龙:你不想求寻医治的机会吗?

恋红梅:你应该有听到,失血症是绝症,没有治疗的方法。(起身)

聆秋露:你要去哪里?

恋红梅:当然是去招呼客人,哪有做老板的人,将客人放着不管的道理。

聆秋露:不要勉强自己了,今日你就留在这里好好休养,烦心的事情都交给秋露打理。梅香坞休息几天,也影响不了多少生意。

恋红梅:这么贴心啊,我果然没白疼你。好吧,我就当做是难得的假期。

聆秋露:是啊,你就放心休息吧。你要赶紧好起来,梅香坞是一日也不能没有你。

恋红梅:傻丫头,你顾好自己的本分就好。顺便,帮我把那边的木头人送到门外。

独眼龙:独眼龙告退。

聆秋露:让我送你吧。

独眼龙:不用。

聆秋露:该然。




【梅香坞外】

聆秋露:大夫,多谢你。

大夫:姑娘……

聆秋露:大夫为何欲言又止?

大夫:失血症确确实实是绝症,但是我多年前参加万济医会时,听说已经有一位冥医杏花君,他对这个绝症下过很久的功夫研究,说不定他已经找到解方了。

独眼龙:谢谢你。秋露姑娘……

聆秋露: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红梅姐一定不会答应。

独眼龙:生命可贵。

聆秋露:我当然很希望医治红梅姐,但是冥医一踏入,只恐怕红梅姐就要杀人了。

独眼龙:为了报仇,连生命也可以不要吗?

聆秋露:有一种坚持,是超越生命的。朔夜的报恩,红梅姐的报仇,这种心情,独眼龙,你应该能理解。

独眼龙:就算被她怨恨一辈子,也要拯救重视的人,这也是一种坚持。这两种坚持并不互相违背,她可以坚持不被救,我们也可以不惜一切的手段救她。

聆秋露:为何你这么执着?她对你并没有善意。

独眼龙:我能了解她的心情。

聆秋露:你是为了赎罪。

独眼龙:如果犯下的罪真能被救赎,俺愿意做任何的事情。俺只是做俺认为该做的,就算她不是万曙天的妻子。

聆秋露:那……就劳烦你了。



【血色琉璃树】

冥医:你跟俏如来一聊聊这么久,到底是讲了什么?可以说出来闻香一下吗?

默苍离:你为何不去问俏如来?

冥医:他都离开这么久了,问这边不是比较快。

默苍离:那是俏如来的计划,我能讲吗?

冥医:要是我不注意,去破坏到这个计划要怎么办?

默苍离:那也是他该注意的问题。

冥医:呿。

默苍离:有人来了。(独眼龙至)

独眼龙:冥医。

冥医:独眼龙,你怎么会找来这里?

独眼龙:是俏如来对俺说的,俺有一事相托。嗯,这位是?

冥医:他是我的朋友,默苍离。

独眼龙:原来你就是俏如来的师尊,多亏你送来的那本书,让众人可以自苗军包围之中全身而退。

默苍离:我只不过给了提示,如何运用,是俏如来的发挥。

独眼龙:虽然如此,仍要感谢你的提点。

冥医:你来找我,是要拜托我什么啊?

独眼龙:是梅香坞的老板娘,她……她被诊断出得了失血症。

冥医:失血症……唉,我早该想到,失血症是透过遗传而来。既然他的儿子有这种病,她也很有可能有同样的病症。依照过往的病例,拖到现在才发病,也算是很幸运的了。她现在的情况如何?

独眼龙:听说病情恶化得很快,详细的情形,还是等你看过病人再谈吧。

冥医:我……我不能去。

独眼龙:为什么?你分明就很关心,为何不愿意出诊?难道是怕与老板娘再起冲突吗?

冥医:不是啦,我……我已经不是医生了。

独眼龙:这……俺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治疗这种病症,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人选了,你真不愿意伸出援手吗?

冥医:失血症是罕异之症,我研究多年,也未能找出救治之法。这次……也许又会失败。

独眼龙:人力有时而尽,这一点俺也明白。但就算单凭一己之力,无法遍济苍生。只要能救起眼前一人,那就应当去救,又有何虑?

冥医:事情不是这么简单,我……

默苍离:你会恐惧,是因为你还在乎。

冥医:我已经决定不做医生了,现在上天又将这样的病人放在我的眼前,这是要给我的惩罚吗?

默苍离:这是上天给你的机会。

冥医:这……

默苍离:去吧,无论成不成,别成为你一生的遗憾。

冥医:好吧,独眼龙,我就和你走一趟,但我不能保证什么。

独眼龙:太好了,走吧。

冥医:嗯。



【停云阁】

聆秋露:<只剩下一年的时间……>唉,怎会如此?

紫燕:秋露。

聆秋露:紫燕,你怎么会来?

紫燕:红梅姐的病情真的很严重吗?

聆秋露:嗯。

紫燕:唉,怎么会这样?如果红梅姐真的有一个万一,那我们该如何才好?

聆秋露:你们不用担心。独眼龙已经去找了一位名医,来医治红梅姐。相信很快就会有办法。

紫燕:唉。

(而在梅香坞大厅)

柳霞:老板娘的病情不知道怎么样了,唉(不小心碰掉酒杯,俯身去捡)嗯?这是什么?是客人留下来的吗?九龙天书?什么东西啊?



【灵界】

梁皇无忌:真的……只有这个办法。

鬼夜丸:有办法就应该偷笑了。这个封印再过四天,就会被完全破坏,要重施封印,现在只有这个方法可行。

梁皇无忌:但是这样如何对得起史家?对得起史艳文他们父子?

鬼夜丸:哦呵呵呵,对得起,对不起,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不然你就隐瞒这个方法,一句话都别讲。

梁皇无忌:让我深思片刻。

鬼夜丸:你已经想了整天了!等你说出来,又要等他们决定,到时候啊,不知道又要耽搁几天。你若是不讲出来,就让月牙岚替你讲啊!

梁皇无忌:唉,让我自己开口吧。




【还珠楼】

酆都月:所以,那个人是剑无极?

一剑随风:是。

幻幽冰剑:现在委托者已经死了,任务还要继续吗?

酆都月:嗯。<宫本总司已死,剑无极对楼主来说毫无用处,杀与不杀都不重要。>不用,你们下去吧。

一剑随风:是。

酆都月:且慢。

一剑随风:副楼主。

酆都月:告知楼主这件事情。

一剑随风&幻幽冰剑:是。(退下)

酆都月:<如果任飘渺真有任何的弱点,那弱点一定就在凤蝶的身上。剑无极,你仍有用处。>



【还珠楼大殿】

(一剑随风禀报温皇。)

神蛊温皇:找到剑无极的下落了?

一剑随风:是。

神蛊温皇:酆都月怎么不亲自像我报告?

一剑随风:副楼主认为这只是一桩小生意。

神蛊温皇:凤蝶,你怎么认为呢?

凤蝶:是死是活,都不重要吧。既然没要他死的理由,那就留他一命也无妨。

神蛊温皇:但是还珠楼已经收了礼数,这是商誉的问题。

凤蝶:买凶者已死了,还珠楼也是以利益为上。再说,杀了剑无极,就会惹上银燕、俏如来、月牙岚,还有背后整个中原势力,一开始就估错了价钱,根本就是不划算的生意。

神蛊温皇:中原势力的领导者,早就对我下了战书。宫本总司死后,你想他那一个徒弟会放过我呢?

凤蝶:说来说去,你就是要他死就对了!那杀吧。

神蛊温皇:派你去怎么样?上回你要我帮你救俏如来,我要你替还珠楼做一件生意,现在正是时机。

凤蝶:不去。那本书到最后也没有派上用场,交易不成立。

神蛊温皇:哦,那我就亲自出马了。

凤蝶:哼,我正好报一剑之仇!要带多少人马?

神蛊温皇:很好,带上最精锐的杀手。还有,血求道的两个徒弟死了,他一定很火大。再让酆都月跟你随行,这样我就放心了。

凤蝶:我要多谢你的关心吗?

神蛊温皇:你铭记在心便可,好好准备。

凤蝶:哼!

(凤蝶慢慢走回房间,回忆与剑无极的过往,对烛独坐)

凤蝶:啊……(流泪)



【翌日,灵界】

史艳文:梁皇先生,关于魔世封印之事,进行得如何?

梁皇无忌:这……

史艳文:先生似有难言之隐。

鬼夜丸:邪马台大人,你来这里做什么啊?

邪马台笑:天海在里面疗伤,我太过无聊,出来走走,还需要向你报告吗?

鬼夜丸:哦呵呵呵,不是啦,我是劝你没事情就出去走走。

邪马台笑:什么意思?

鬼夜丸:我是怕邪马台大人等一下尴尬。

史艳文:梁皇先生,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俏如来银燕至)

俏如来:父亲。

史艳文:精忠,银燕,你们回来了。

俏如来:梁皇前辈,封印魔世之事,是否已经有了眉目?

梁皇无忌:既然众人都已经到齐,我就直说了。

俏如来:前辈。

鬼夜丸:梁皇无忌,你要是说不出来,就说事情无解,要众人做好准备应战魔世就好了,我也要回去东瀛避难。

梁皇无忌:唉,要补起裂缝,唯有牺牲小空。

雪山银燕:什么!

梁皇无忌:裂缝没办法只依靠外部修补,需要一个引导的灵器,一个具备与对侧魔世相符的魔气媒介,然后双面施法,才能将裂缝补起。

鬼夜丸:小空穿过魔之甲,也曾经被炎魔入灵,他可以作为西剑流封印之术的引导器,也能用他自身特殊的魔力体质修补裂缝。所以简单说一句话,修补魔世封印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小空……哦呵呵呵,丢入魔界,我与梁皇同时施法。

雪山银燕:我反对!为什么要牺牲二哥,我就不相信没有其他的方法!

梁皇无忌:剩下四天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我们并没有其他的方法。

史艳文:那就战吧!天下哪有什么战不胜的强敌?不需要牺牲自己的亲人。魔世要来侵略,那就战到他败亡溃逃,不敢再犯为止。

雪山银燕:对!魔世算什么,还没有面世的危机,谁说就打不下来?

俏如来:唉。

雪山银燕:大哥,你讲话啊。

俏如来:一切……让父亲决定。

雪山银燕:父亲方才不是拒绝了吗?

藏镜人:他不是你的父亲,我才是真正的史艳文。

雪山银燕:你在胡说什么!

(以下称呼中史藏身份换回)

史艳文:一切,就在与炎魔对战的前夕,在正气山庄,精忠给我一颗药丸开始……

(回忆——

俏如来:父亲,这颗药丸是冥医前辈所赠,我想应该就是要用在此时。你在战前服下,可备不时之需。

史艳文:后来,我在乔民家中与小弟相认,要应战炎魔……

(回忆——

史艳文:精忠,对付炎魔并非易事,我想与藏镜人私下共商战略,顺便将服饰换回。

俏如来:该然。

史藏两人行至他处。

史艳文:你我重伤初癒,功体有所折扣,对付炎魔,风险仍大。

藏镜人:你有什么打算?

史艳文:阴体阳招,阳体阴招,合阴阳之力,化太极之象,成就无边无际浩瀚之力。

藏镜人:你的意思,要我以飞瀑怒潮的手法运使纯阳掌?你却以纯阳掌的手法,施展飞瀑怒潮?

史艳文:是,这是自第一次对战炎魔之后,艳文便推敲苦思之法。太阴生少阳,太阳生少阴,正是太极之势。

藏镜人:这样逆使功体,风险更大。

史艳文:这颗药丸是一位名医所赠,可以救生越死,还可以帮助你快速恢复,疗癒你在战斗之时所受的伤害。

藏镜人:嗯,那你呢?

史艳文:来此的路上,艳文已经服下同样的药丸,这一颗是特别为你准备。

藏镜人:嗯。

史艳文:<小弟,只要能让你活下来,愚兄就无憾了。>再来,我们就互相传授纯阳掌与飞瀑怒潮的口诀吧。

藏镜人:不先将衣服换回吗?

史艳文:这样,或能混淆炎魔,更增胜算。

藏镜人:好吧。)

史艳文:决战时刻,炎魔难缠,我们两人分别互使对方武学,准备豁命一战。然而柳生鬼哭的援手,让战局改变,我们无需冒险。但是炎魔最后一击,仍然将我们重创。

(回忆——

藏镜人:为什么!为什么你的伤会这么严重?

史艳文:你问过我,谁是藏镜人,谁是史艳文,呃,这一次,大哥让你自己选择。

藏镜人:你骗我!你骗我!你根本就没吃那颗药丸!

史艳文昏迷。

藏镜人:不应该啊!

史艳文: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晓了。

俏如来:唉。

邪马台笑:弄得我一头雾水。

雪山银燕:你早就知道了!

俏如来:父亲一向只叫我精忠,炎魔战后,突然叫我俏如来,之后又改口,当时我虽有起疑,但不确定。在第一次冲入魑鬼战圈之中之时,叔父在天恒君面前救了我,他当时的语气也不似父亲。之后再观察,便更加确定了。

史艳文:他不敢在正气山庄与你们长久相处,急于出发找寻治疗我的药方,就是怕你们认出来。

雪山银燕:为什么不告知我!

俏如来:我看叔父是真心要帮助我们,知晓父亲必有深意。所以,隐而不说了。

雪山银燕:那现在又为什么要说?为什么要是现在!为什么!

史艳文:梁皇前辈,艳文,决定牺牲小空!魔世封印,就麻烦你了。

藏镜人:史艳文,你不该这样做!

史艳文:我是小空的父亲,只有我能承担这个决定。

雪山银燕:我不准!不准!

俏如来:银燕。

雪山银燕:够了,我受够了!为什么有仇不能报,为什么牺牲的总是好人,为什么每次都要以大局为重?!欺骗!忍让!牺牲!宽容敌人,严待自己!这就是史家人吗?我不要,我不要做这种史家人!我不准任何人动到二哥,谁也不准!

史艳文:银燕,父亲与你同样心痛……

雪山银燕:别自称父亲!哈哈哈,你有什么资格做父亲!你对你的儿子尽了什么样的责任?你可曾让我们享受一点天伦之乐吗?现在二哥要死,你就跳出来自称父亲,你算是什么父亲!你算是什么父亲啊!

史艳文:唉,这是艳文对你们的亏欠!但是,就算如此,我仍要说,牺牲小空,封印魔世!

雪山银燕:好,好!史艳文,我会保护二哥,谁也动不了他!(离开)

史艳文:精忠,小弟,快阻挡银燕。

藏镜人:我站在银燕那边,牺牲亲人这种事情,不应该。

史艳文:梁皇先生……

梁皇无忌:这……

史艳文:灵界的职责就是封印魔世,此时此刻,真要功亏一篑?那在魑鬼大战牺牲的百武会壮士,莫前尘先生,黑龙与白狼呢?他们又是为什么牺牲?尽人事,听天命,我们真的尽了人事了吗?到了这一步,我们谁也不能放弃。(驱动轮椅向外走)

俏如来:父亲,你要去哪里?

史艳文:银燕定是回到正气山庄,我要阻止银燕!

俏如来:但是你行动不便,

史艳文:我舍得,难道你们替我舍不得?杀炎魔之时,我就已经下了决心。这个决心,仍然不变。

邪马台笑:俏如来,我要听你一句话。怎么做?

俏如来:唉。

藏镜人:俏如来,别做下后悔一生的决定。

月牙岚:俏如来。

俏如来:阻止银燕,将小空……带来。

邪马台笑:我去。

月牙岚:唉

藏镜人:我不准你们这样做。

史艳文:小弟,别插手。

藏镜人:史家的事情,史家人就有资格插手!啊?(被梁皇施法困住)

梁皇无忌:月牙岚,邪马台笑,麻烦你们了。

(月牙岚和邪马台离开)

梁皇无忌:得罪了。

藏镜人:连你也赞成?

梁皇无忌:没人比我更了解魔世的庞大。我们……赌不起。

鬼夜丸:一个网中人与魑鬼大军,就让你们打得如此辛苦,如果真的让魔世开启,你们不就死定了?

藏镜人:我不认同这种做法。史艳文,我只有一个女儿,不能相聚,已是痛彻心扉。为何你,却能对你的儿子如此的残忍?

史艳文:小弟,这件事情,愚兄希望你别插手。

藏镜人:我可以不插手,但我希望你,不会含恨终生。(离开)

史艳文:唉。正因为我深刻了解,失去亲人的痛苦,所以,才不愿有人遭受同样的痛楚。精忠……

俏如来:我……

史艳文:梁皇先生,请问我们还有几天的时间?

梁皇无忌:三天内,要将小空带来灵界,否则就会来不及施法。

史艳文:多谢。

俏如来:梁皇前辈,我希望能支持到最后一刻,这段时间内,请你尽力想出其他的办法。

鬼夜丸:那有其他的办法啊。

梁皇无忌:我会尽力。

俏如来:多谢。(离开)

史艳文:<对不住,精忠,存孝。我真的不是一个好父亲。>



【正气山庄】

雨音霜:正气山庄为何都没人?

脚仔王:听说大家都去了灵界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里顾家。

(银燕至)

脚仔王:银燕,你回来了。是发生什么事情啊,是看到鬼了吗?

雨音霜:为何银燕神色这般的慌张?

(银燕背起小空外行)

脚仔王:银燕,你背着小空要做什么?

雪山银燕:我不能再让二哥遭受这种事情。二哥,我一定要保护你。(离开)

脚仔王:银燕啊,银燕啊,你是要带小空去哪里啊?奇怪!

雨音霜:银燕的神色有异,我追下去看看!

脚仔王:真是好古怪啊!

(邪马台、月牙岚至)

月牙岚:银燕呢?

脚仔王:银燕把小空带走了,不知跑去哪里了。

邪马台笑:分头寻找!(离开)

脚仔王:现在是怎么样?大家都说快闪族喔!



【停云阁】

万朔夜:你不该让独眼龙请冥医来医治义母。

聆秋露:你还有其他的方法吗?难道你想眼睁睁,看着红梅姐病入膏肓?那与将她弃之不顾有什么不一样?

万朔夜:我并没有说不想救她。但是过去的悲剧发生一次还不够吗?冥医没有这个能力医治这个病症。

聆秋露:可是他十几年来,持续钻研失血症的疗法,说不定这次,可以救回红梅姐的性命啊。

万朔夜:那在他成功找出疗法之前,你要将义母交到他的手上做试验吗?如果又与之前一样,只是徒增痛苦,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聆秋露:现在已经没有别条路可走了。大夫说过,只剩下一年的时间。如果眼前有可能的机会存在,就应该尝试。

万朔夜:我不认同!义母说,生死有命。为何要再勉强她去面对她恨之入骨的人,要她接受她不可能接受的治疗?就算因此医好,义母会高兴吗?

聆秋露:难道不能暂时抛开仇怨吗?失去了性命,恩与仇,也是一场空烟。

万朔夜:有一些东西,是到死才能放得下,不可能妥协。

聆秋露:不对,没有什么事情比得上人的性命,你的父亲也不会认同你这样的想法。假使你真的想要弥补他过去受到的伤害,就不应该再让他重视的人受苦。这不就是你留在此地的意义吗?

万朔夜:我自会保护她,但不是用你的方式。

聆秋露:你真是顽固得不可理喻。

万朔夜:我只是尊重义母的意愿。无论如何,我都不接受冥医来医治她。

聆秋露:你为何这么执着?

万朔夜:好了,别再说了。



【梅香坞外】

[独眼龙、冥医来到梅香坞外不远之处,然而等待者却是——]

万朔夜:你们不能进入!

独眼龙:我们是为了医治老板娘而来,没有其他目的,让我们通过吧。

万朔夜:别再自以为是,医治她是你们一厢情愿,她并不需要。我与你还有仇怨尚未了结,你休想再逃避。

独眼龙:你何必坚持至此!追求这个名号,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万朔夜:这是我生存的目标。

独眼龙:这个目标,值得你连亲人的性命都罔顾?

万朔夜:这与你无关。

冥医:就算不愿意接受治疗,至少也让我们见她一面吧。

万朔夜:你们正是让她痛苦的元凶,有什么资格见她!来吧,所有的恩怨,都在此地了结。(提刀)

冥医:都来到这里了,哪有回头的道理?

独眼龙:让俺来。

万朔夜:你终于肯面对我了,求之不得!



【梅香坞内】

识龙影:今天梅香坞休息吗?

紫燕:大爷,你来了。对不住,虽然很想招待你,但是老板娘生病,梅香坞暂时要休息几日。

识龙影:这样啊,姑娘切莫哀愁,相信老板娘吉人天相,近日便会恢复。识龙影他日再来尽欢。

(魔门弟子来到)

步霄霆:九天列宿黯淡,旭日破夜浩瀚。混沌沧溟初开,灵岳雄镇云关。(鬼杖现出)

紫燕:这是什么啊?

步霄霆:搜!

魔门弟子:是。

紫燕:等一下,你们是在做什么?快点住手啊!

(识龙影出手)

识龙影:你们没听到姑娘说的话吗?

步霄霆:要活命,别动手。你担不起这个责任。

识龙影:我就不信。

[忽然——]

汲水先生:从来命数不成规,谁遇生机谁死棋。莫道死棋难易手,生机岂独顺天时。

[一名奇形怪人,来至梅香坞。]

汲水先生;梅香坞果然热闹,这么奇怪的气氛是怎样,有人要输赢吗?

步霄霆:你是何人?

汲水先生:奇者,汲水先生燕云初。

魔门弟子:不曾听闻。你这个丑怪,闪开!

(门人攻上,被汲水先生打飞)

汲水先生:动手动脚,没礼貌!

步霄霆:有来历!



【树林】

(银燕带小空飞奔,霜随后追随)

雨音霜:雪山银燕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月牙岚拦路。)

月牙岚:银燕。

雪山银燕:月牙岚,别阻挡我!难道,你也赞同这种做法?闪开!



【村落】

剑无极:这个霜一去就是一天,结果是打算回来还是不要回来啊?

风间始:是路上有事,还是耽搁了?

剑无极:嗯?杀气!

风间始:大哥,怎么了?

剑无极:村外有人!

(出村查看,酆都月和还珠楼人马在外等候)

剑无极:酆都月!

酆都月:果然敏锐, 在村内就能感受到我所释放的杀气。

风间始:还珠楼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们?

酆都月:对你们最大的宽容,就是不伤害村民。当然,这是别人的要求,我只是照办。

剑无极:你想怎样?

血求道:纵横但凭手中月,一片白光换血光。你杀我的徒弟,杀你偿命,公平!

酆都月: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你去陪你的师尊。

剑无极:你说什么!

风间始:大哥!

酆都月:你不知道宫本总司,已经死在楼主的剑下了吗?

剑无极:始?

(风间始低头默认。)

剑无极:师尊……我那个师尊他有可能会死?那个爱捉弄人又不负责任的师尊啊!他有可能会死?

酆都月:这是不争的事实。

剑无极:他真的死了?!你们还珠楼,到底想将人,逼到什么地步啊!


[乍闻噩耗,剑无极悲极怒极。他能打败酆都月与还珠楼杀手,报仇雪恨吗?

武林陆续出现新面孔,神秘的东瀛女刀者到底是谁?

旭日灵岳,识龙影,汲水先生,三人齐聚梅香坞。梅香坞内九龙现,这本天书为何出现在此?是一场局外局,或者计中计?

史家父子反目,银燕是否能保住小空?而魔世又是否会真的开启?

独眼龙与万朔夜正面开战,又将会是什么样结果呢?

欲知一连串精彩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二十一集——兄弟。]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