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19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417514386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十九集 宿敌终战

录入:魔女雪儿


【树林】

[惊异的变局,意外的遭遇,黑白郎君死而复生,网中人再遇宿敌。]

网中人: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网中人,你已经亲手挖下你的墓穴,刻下你的墓牌。你的铭文,就是黑白郎君永远的手下败将!

网中人:就算复生,你也只会再死一次!

黑白郎君:是这样吗?怒马凌关!

网中人:盘丝锁关!

[同样的招式相接,网中人意外对手的提升,运用幽灵魔刀回招,杀得更狠。]

黑白郎君:刺激!刺激啦!

黑白郎君:啊!(被砍中)

网中人:啊…!(被打中)

[飞溅半空的血滴,没使双方退怯。掌动,刀落,身上之伤渐重,对视的眼神,却是更加狂乱雀跃。]

黑白郎君:阴阳一气!

网中人:飞织罗网!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你失败的结果,未曾改变!再来!再来呀!

网中人:你的狂妄,扭转不了你的死期!就在今日!

[理由,不重要。原因,记不清。遗忘太多的记忆,只剩下对宿敌的执着。或者此刻之战,才是网中人最深层的渴望。]

黑白郎君:在黑白郎君所有的对手当中,你算不上是最强,但你无比的韧性,总是勾起黑白郎君一再败你的兴致!

网中人:无论重生几次,黑白郎君永远是网中人新生命中,要打败的第一人。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你该恨你自己,选择了一个不可能超越的目标!

网中人:你更该恨你自己,选择了一个无尽头的对手!

黑白郎君:庆幸南宫恨,将是你最后的尽头啦!

网中人:魔网天诛!

黑白郎君:重施故技,无用矣!

网中人:是吗?再见了,我的宿敌!

黑白郎君:妄想!一气化九百——

(网中人败,魔刀穿身)

网中人:呃!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永远是你的克星啦!

网中人:如果不是我,在灵界大战虚耗……呃

黑白郎君:你说什么?

网中人:哈哈哈哈哈!你根本,没赢我的能为(倒地死去)

黑白郎君:你说什么!什么虚耗!你不承认黑白郎君的胜利吗?起来!你起来!我要你承认你的失败!可恶,可恶!谁准你带着自我的满足死去!黑白郎君要再败你一次!十次!千千万万次!让你心服口服,永远不敢出现在我的面前!网中人你有听到没?!我要让你再活一次,再杀你一次!(背起网中人离去)

[暴风之后的平静,不再反击的宿敌,难以言语的寂寞与失落,在黑白郎君心中疑问,下一个对手,是谁?]



【村庄】

剑无极:春桃……

春桃:你……还是第一次,叫……叫对我的……名字……(死去)

剑无极:(悲痛怒吼)啊——

凭金吾:可恶的凶女人,阻碍我的好事。赶快将他杀死!

还珠楼杀手:杀啊,杀啊!

风间始:大哥!(挡开刀剑)大哥!

凭金吾:你们这些还珠楼的杀手,真是没用,没用!连一个废人都杀不了。

杀手:杀啊!

凭金吾:死来!

剑无极:为什么人总是到最后关头,才会领悟?(束发)为什么人总等到彻悟了,却已经太迟?为什么有一些人,总是绝对不能原谅呀!一剑……无尽(杀死若干杀手)

一剑随风:剑无极恢复了,为何此剑法中,好似融合飘渺剑式的套路?

风间始:大哥!

(剑无极转向凭金吾)

凭金吾:你……你别过来,别过来啊。你们……你们快上,快上啊!

杀手:来啰!

剑无极:不是来啰,是来喔!

(两名杀手攻上,被剑无极斩杀)

一剑随风:果然有楼主的剑路。冰剑,离开!(两人化光离开)

凭金吾:为……为什么都杀不了你?我想杀的人都死了,为什么你就是不会死?到底怎么样才能杀得了你,你可以教我吗?

剑无极:要杀我很简单,其实我早就死了。你应该怨叹的是,(化出灵属之器)你杀了一个我很重要的人,而救活了我。

凭金吾:他们都该死!想要变强就是要杀人。只有杀人,才能达到巅峰,这样就不会被欺负了。对,变强,我就永远不会被欺负了!

剑无极:谁才是该死?你才是该死!像你这种人,就算死一万遍,也不值得被原谅。飘渺——无极!(无数道剑气砍向凭金吾)还没完,一剑无尽!(凭金吾溅血坠地)

凭金吾:我这辈子,一直都被欺负,所以我一定要变强。我……我一定要……变……变强……(死去)

村民:(拍手欢呼)赢了,赢了!剑大侠赢了!

小夏:可是……可是春桃姊姊……春桃姊姊死了。

(剑无极抱起春桃尸身)

小夏:大哥哥,你要去哪里?

剑无极:我要去安葬春桃。

村民:剑大侠,让我们来帮助你吧!

剑无极:此事是因我而起,可否……让我陪她走完这最后一程?

村民:剑大侠,你就别太伤心了,你也已经为春桃报仇了啊。

剑无极:就算报仇了,春桃也活不过来了,不是吗?

村民:这……

剑无极:我总是一再的弥补,错完再补,发生了,再弥补。弥补到底有什么用?我永远救不到我重视的家人,我永远是一个彻底失败的人。

风间始:大哥……

剑无极:始,对不住。大哥欠你太多!(落泪,离开)

小夏&小东:大哥哥……(被霜挡住)

雨音霜:剑无极现在还非常的伤心,我们大家让他独自一人静下心吧。

风间始:大哥……



【美人阁外】

女暴君:留下你们的性命,对我不利。

邪马台笑:将小娃儿留给你教育,我都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女暴君:你都没有听过“有其母必有其女”吗?

邪马台笑:那就没得说了。(动手)

狼主:硬要打就对了。

[为夺忆无心,邪马台笑与天海光流对上女暴君与千雪孤鸣。眼见对手默契绝妙,女暴君女刑横扫直剖,分割战局。]

女暴君:火蠍噬身

狼主:看在你是无心的朋友,给你知难而退的机会。

邪马台笑:这句话送还给你。雷火破云

狼主:孤狼越峰。想靠力量压制吗?皇世经天宝典 星辰变 破空千狼影

邪马台笑:三界刀雷

(交锋,邪马台伤)

狼主:战略正确但判断有误。

邪马台笑:<他是哪里来的力量啊?>

(光流暗器发出)

女暴君:银邪盘首(荡开暗器)蝎尾针(光流伤)

邪马台笑:光流!

(一道掌气袭向女暴君)

史艳文:回忆迷惘杀戮多,往事情仇待如何?绢写黑诗无限恨,夙兴夜寐枉徒劳。

女暴君:史艳文。

邪马台笑:你又来了。

史艳文:交出忆无心!

女暴君:越来越热闹了,这可是美人阁,由得你爱带走谁就带走谁吗?

狼主:史艳文,忆无心是罗碧的女儿,你管不了这么多。

史艳文:如果她真是罗碧的女儿,我更要带她走。

狼主:凭什么?

史艳文:留在苗疆,对她没好处。

狼主:留在中原对她就有好处吗?史艳文,你是疯了吗?回到中原,她马上就会被你们所谓的爱国人士追杀到死。

史艳文:正气山庄会保护她。

狼主:整个苗疆都会保护她。

史艳文:我不要让她再涉入斗争,更不能让她在错误的教育之下生长。

狼主:什么样是错误的教育啊?史艳文,你是中原的领导,对抗苗疆是你的正义我没话说。但是苗疆的人,将格杀你视为正义,你也该一并承受。难道你们中原就该是正,我们苗疆便该为邪?你的教育就是善,我们的教育就是恶?你也未免太自以为是了。

史艳文:这无关中苗之战,我只要她放任自性,安稳生活。

狼主:当她的身份被揭穿的那一刻,她就不可能有安稳的生活。

史艳文:狼主,别逼我!

狼主:什么逼不逼。你是史艳文,这边是苗疆,在这里杀你,那是理所当然!

女暴君:来吧。

忆无心:别再打了!

史艳文:无心!

邪马台笑:小娃儿!

忆无心:史贤人,邪马台笑,天海光流,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而来。但是母亲对我很好,我很想多留在这里一阵子,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们回去吧。

史艳文:无心,我不能放你留在这边,女暴君恶名昭彰,她不能好好待你。

女暴君:呵呵,与中原为敌便是恶名昭彰,你们的正义实在大过天啊!难道我还会害我自己的女儿吗,天下间哪有这样的父母呢?除了我那个无情抛弃妻女的夫婿。

狼主:姚明月,不准你在无心的面前侮辱藏仔!否则……

忆无心:请莫再争执。我要留在这里,任谁也带不走我。

邪马台笑:你这个臭娃儿!你的脾气实在很硬。

女暴君:听到了吗,这就是母女情深。女儿,我们进去,别理这群臭男人。

忆无心:伯父(拉住史艳文的手)

女暴君:女儿,你做什么?

忆无心:谢谢你们,大师兄好吗?

史艳文:他很好,没大碍。

忆无心:母亲,千雪叔叔,我们进去吧。

狼主:看在无心的面子上,史艳文,还有你们两个,别再来乱了。(狼主无心女暴君离开)

天海光流:(就这样让她走?)

邪马台笑:臭娃儿的脾气外软内硬。她说不走,就真的打死不走。你叫八头马车来拖,也拖不走啦。

史艳文:我们离开吧。(回转)

(史艳文回忆——

忆无心:伯父,大师兄教我别随便探测他人的心意,所以这只是我要对你说的话。我知道你们是为什么担心我,如果母亲真的有什么不对,难道,逃避放弃就是为人子女该做的?我不会让自己改变,如果我留在苗疆,能为中苗做一点贡献,是不是很好呢?所以,请你们别再拆散我们母女了。也祝我能够早一日见到父亲吧!)

史艳文:<无心,你想改变你的母亲吗?你太天真了。>

邪马台笑:史艳文你怎么了?

史艳文:我没事,感谢两位对无心的关怀。

邪马台笑:纸是包不住火,瞒到最后,还是会被揭穿。但我就是想不透,臭娃儿留在那里要做什么。她真的有这么需要她的亲生父母吗?

史艳文:人伦天性,难以割舍,而且无心又是一个这么善良的孩子。两位,先随我回灵界吧。

邪马台笑:现在要带小娃儿回来,除非要她的父亲出面了。至少那个藏镜人看起来,也比较疼孩子。



【停云阁】

聆秋露:久闻义士大名,今日得见,小女子万分荣幸。

独眼龙:姑娘不必多礼。俺冒昧前来,希望没有冒犯到姑娘。

聆秋露:义士多虑了,若我感到冒犯,又怎么会请你入内。但不知要求见我,有什么理由吗?

独眼龙:俺想了解关于万朔夜的事情。听冥医说,你与他相识,所以才来求访姑娘。

聆秋露:原来如此,但你为何对他如此的关心?他对你而言,不是对手吗?

独眼龙:因为俺在他的身上,看见两个今生俺亏欠最多的人。一个是万曙天,另一名,是俺自己。

聆秋露:这是什么意思?

独眼龙:十几年前,那时俺还年少,血气方刚。一心只想夺得天下第一刀的名号,在武林中扬名立万。所以,俺找上万曙天向他挑战,害得他终生不能用刀。后来,俺受到灵尊感化,从此隐于灵界,不问江湖世事。但是这件憾事,俺一直无法释怀。

聆秋露:既然你一直心系此事,为何始终拒绝接受决斗?这样做,不是在逃避吗?

独眼龙:因为万朔夜,只是想为他父亲讨回颜面,却不了解这一切的意义,就如同当年的俺。这个名号是荣耀,是实力的证明,却也是十分沉重的冠冕。冠冕加身以后,随之而来的,是更多不容易拒绝的挑战。当年万曙天必须面对俺,现在俺必须面对他,将来他也是一样。直到战败,才能卸下这份的重担。俺很后悔,但是追悔往事并没有任何的帮助,人是不能在争斗中获得平静。俺不能让他与我一样,追逐虚名,最终,反而被虚名所困。这是俺对他们父子的赎罪。

聆秋露:或者打败你之后,他就能得到平静。

独眼龙:他应该比谁都清楚,那绝不是万曙天所期望,他走上的道路。

聆秋露:真是遗憾。如果,能让他听到这番话,说不定,他能从他的执着当中解脱。

独眼龙:你认为他能听进俺的这番话吗?

聆秋露:这……如果由你来说,恐怕不行。

独眼龙:是吗?

聆秋露:我可以尝试替你转告。

独眼龙:多谢你!

聆秋露:不用言谢,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样。那你想问的,是关于万朔夜哪一方面的事情呢?

独眼龙:他真的是万曙天的儿子吗?

聆秋露:他是养子,也是徒弟。本是孤儿,在濒死的边缘,被万曙天在雪夜之中救起。他对万曙天的感情,比亲生父亲更深厚。

独眼龙:请问姑娘是如何与他结识?

聆秋露:这是我私人的问题,为何你要问这个问题呢?

独眼龙:实不相瞒,俺有一名友人,在某处的村落,见到一个与姑娘同名同姓的墓碑。

聆秋露:世间同名同姓者众,又何足为奇?

独眼龙:但那名同名同姓的女子,好似也与一名形似万朔夜的男性有所牵连。

聆秋露:那真是巧了,如有机缘,秋露也想认识这对爱侣啊。

独眼龙:这……也许真是如此。

聆秋露:秋露难得见客,今日既是有缘,就让秋露弹奏一曲,以待贵客。

独眼龙:叨扰已是过分,怎好意思?

聆秋露:你客气了。



【梅香坞内】

魔门弟子:闪开,别妨碍大爷找人!

恋红梅:诸位大爷,这样的大阵仗,来我们梅香坞,有什么事情吗?

魔门弟子:我们在找这个人,他应该在这里。(拿出画像)

恋红梅:这个人……真不好意思,我们店里面客人这么多,我一时也想不起来,是不是见过这个人。

魔门弟子:不要装傻,我们调查过他确实是住在这里,若是故意包庇,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恋红梅:大爷,不要这样为难我,我们做生意的,最重要的是信誉,是不能随便出卖客人的隐私。

魔门弟子:你不愿意说,我们就自己找。

恋红梅:你们这样会妨碍我做生意,请你们离开吧。若你是想硬闯,那就不要怪恁祖嬷不客气!

魔门弟子:你……

同伴:不要冲动,门主交代过,不要惹事声张。我们这外面监视,也是一样。

魔门弟子:算了,我们走。(离开)

恋红梅:这位客人。

灵无患:老板娘,有什么事情?

恋红梅:这几日承蒙大爷关照,日日来访,但是很抱歉,梅香坞可能要请你离开了。

灵无患:为什么啊?

恋红梅:梅香坞不爱招惹是非,我想大爷应该心里有数才是。

灵无患:这……好吧。




【灵界之外】

雪山银燕: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叫里面的人出来!

月牙岚:你不是死了吗?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天下间,谁杀得了黑白郎君!

梁皇无忌:(走出)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就是你,我要找的人就是你。我在周围感受到你的身上,有与网中人相同的气息。说,要怎么样让他复生蜕变?

梁皇无忌:<黑白郎君能感受魔气。>你为何要让他复生?

黑白郎君:你不用知道。

梁皇无忌:你还记得忆无心吗?

黑白郎君:不曾听闻的名字。

梁皇无忌:唉……

黑白郎君: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梁皇无忌:将网中人放至泣血邪魔洞,便可复生。

月牙岚:大师兄!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网中人,黑白郎君等待你再次与我对战之刻。(离开)

月牙岚:大师兄,网中人若是复生,必当卷土重来。

梁皇无忌:网中人练有蜕变大法,他复生的关键,在于精元恢复的速度,还有自身的意志力。放在哪里,根本与他的复生没关系。若无意外,黑白郎君看守网中人,定不让任何人接近。与其让黑白郎君到处找寻网中人复生之法,不如让他枯等在泣血邪魔洞,由我们掌握网中人复生的状况,更加稳确。

月牙岚:原来如此。

俏如来:梁皇前辈此法高妥。

雪山银燕:为什么黑白郎君会死而复活?又是如何打死网中人?

梁皇无忌:这一切,我已有端倪,进去再说吧。(众人入内)


【灵界内】

梁皇无忌:白狼身上为何会有皇者灵能,为何天允山上,黑白郎君会再度一分为二,这一切都是王骨感应之故。

俏如来:王骨感应?

梁皇无忌:没错。王骨之间,互相有所感应。根据史贤人转述,女暴君说白狼肉身是由狼王爪形成。若我猜得没错,幽灵魔刀也是王骨之一。而狼王爪被黑白郎君恶念寄体,受到魔刀引导,前往破封解印。这也解释了狼兽为何一直跟随在白狼的身边。

俏如来:那天允山上,黑白郎君一分为二又有何牵连?

梁皇无忌:幽灵魔刀有吸收放大灵力的效果,白狼持有幽灵魔刀太久,体内灵能被它吸收而不自知,也因此造成灵体不稳,无法完全吻合。天允山之战,魔司令手持幽灵魔刀攻击封印,黑白郎君同时受到攻击,灵体因此再次崩解。

俏如来:所以最近一战的黑白郎君,尚不是最完整的黑白郎君?

梁皇无忌:正是如此。想不到阴错阳差,大战之时,白狼为我输功,消耗了不少狼王爪的灵力。网中人以幽灵魔刀斩杀黑白郎君,狼王爪趁机吸收了幽灵魔刀的灵力,反而让黑白郎君终至完整。而强大的魔力灌流,更让黑白郎君陷入假死状态,直到我们将他收埋。

俏如来:天意弄人,莫过于此啊。

梁皇无忌:现在网中人已除,只要补上封印,一切就能归于平静。

雪山银燕:既然网中人已死,我要去看剑无极一趟。

俏如来:银燕,我有话想跟你说。

雪山银燕:什么天大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离开)

俏如来:唉。梁皇前辈,灵界封印之事就有劳了。

藏镜人:精忠,你也要离开了吗?

俏如来:为了灵界之战,我许久不见师尊,还有许多事情要向他请教,随即便回。

藏镜人:去吧。

俏如来:诸位,请。(离开)

梁皇无忌:月牙岚,等再次封印魔世事情解决,我们就让灵灵复活。

月牙岚:嗯。

(史艳文三人回来)

月牙岚:天海大人,你受伤了?

天海光流:(都是笑害的。)

邪马台笑:俏如来呢?银燕他们人去哪里了?

梁皇无忌:他们离开了。你们去了哪里?

邪马台笑:那个臭娃儿,死活也不肯离开。我不知道她那个老母有什么好的。

史艳文:藏镜人,我有事一谈。



【灵界外】

(以下名称是真实身份)

史艳文:小弟。

藏镜人:你知道我要讲什么。

史艳文:都是为了无心。

藏镜人:当初我化身为你,是为你还了你那颗药丸的恩情。虽然无法让你完全恢复,但也算帮你不少。

史艳文:你想换回身份?

藏镜人:已经没有伪装的必要。

史艳文:那也不用急于一时。

藏镜人:你还想要我替你做什么?如果不是以父亲的身份,我无法自女暴君身上,夺回我的女儿。

史艳文:我就是担心你这样做啊。

藏镜人:嗯?

史艳文:小弟,你爱女心切,大哥深有体会。但是现在的你,以藏镜人的身份,又能带无心藏去哪里?

藏镜人:难道中原人还想继续追杀我?

史艳文:或者这方面可以让我儿精忠安抚。但是苗疆呢?苗王欲除你而后快,他们一定会针对无心下手,到时候,你如何保护无心?你真的要过着遮掩逃避,打打杀杀的日子吗?就算你愿意,也要让无心受苦吗?

藏镜人:难道你能找到一个更好的方法,处理这个问题吗?

史艳文:就算你不愿意承认,但现在在女暴君的身边,确实比在你的身边安全。

藏镜人:在女暴君的身边就是危险!

史艳文:虽然我与侄女相处的机会不多,但根据众人所述,她远比外表看起来坚强。或者,她能改变女暴君的性情,毕竟她连白狼都感化了。

藏镜人:白狼是恶,女暴君是贱。恶人可以感化,贱人只能矫正!

史艳文:我很难联想,你们夫妻之间相处的情况。

藏镜人:史艳文!

史艳文:既然你心意已决,等精忠他们回来,再向他们解释吧。

藏镜人:嗯。



【村庄】

村民:如果不是春桃带回剑大侠,这个村庄早就灭亡了。过去……真的是我们村内太保守、太顽固了啦。

雨音霜:别伤心了,真正最伤心的人,应该是剑无极才对,但他现在还不是很有精神。

雪山银燕:霜,风间始,剑无极人呢?

风间始:银燕,你来了。我跟你说,大哥他恢复了。

雪山银燕:真的吗,太好了!快带我去见他。

风间始:等一下,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

雪山银燕:嗯。

风间始:我希望……我希望你,别将宫本大人身亡的事情告知大哥。

雪山银燕:为什么呢?

风间始:因为大哥才刚恢复,我不希望他再次受到过大的刺激。而且……

雪山银燕:而且怎么样?

风间始:而且,我希望大哥别再离开了。这个村落将大哥当做英雄,我们对这个村落也亏欠很多。而且这个地方,我找回当年在東劍道亲人的感觉。我想大哥应该也是这样感觉,病情才会渐渐恢复的。所以我不希望大哥再提剑出战,我希望他可以在这里永远退隐。所以,我隐瞒了宫本大人的死讯。(跪下)银燕,也许这是我的自私。无论怎样,都应该为宫本大人报仇。但是……但是我只剩一个大哥了,银燕,我拜托你。

雪山银燕: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我没说不答应啊。剑无极能够休养,我也很高兴。

风间始:多谢你!大哥他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春桃居所】

剑无极:就是这样,下盘要稳,用腰力。嗯,对!很有天分。

小东:大哥哥,那你收我们做徒弟好不好?

剑无极:不好!

小东:为什么不好,你不是说我们很有天分?

剑无极:我最讨厌有天分的人了,将你们教会,没多久你们就比我厉害,那我的面子要放在哪里?

小东:大哥哥是天下第一厉害的,我做天下第二,小夏做天下第三。

小夏:为什么我是第三?我是第二,你才是第三啦!

小东:你才是第三,你们全家都第三啦!

剑无极:好了,好了,还没入门,师兄弟就先打起来了,这种徒弟我不敢收。是说啊……难道这是宫本一脉的宿命?(银燕到)好了,很晚了,你们赶快回去吧,自己练习一千遍!

小东:好啦,好啦,大哥哥,我们先走了。(离开)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哇哇,你看是谁来了!不过你来的还真慢。怎么样,看到我有很感动?有很想冲过来把我抱着,大哭一下,说,"剑无极,你终于好了,我真高兴,真高兴啊"?不过,我看这种礼俗就省下来,心意有到就好了。啊……

(银燕抱住剑无极)

剑无极:(推开)喂,你是抱完了没有?这样人家会怀疑!

雪山银燕:你真的恢复了!

剑无极:怎样啊,你这只笨牛的脑袋,怎么会一点都没变啊。

雪山银燕:我……

剑无极:你什么,换一句新的啦!来,陪我喝一杯。

雪山银燕:我陪你喝两坛。

(喝到日暮)

雪山银燕:你不在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西剑流也退败了,还有灵界大战。

剑无极:没有我在,你们一定打得很辛苦对吧?是不是到了那种时候,就知道思念我了?

雪山银燕:你没参加天下风云碑很可惜,你一定很想亲手打败神田京一吧?

剑无极:那个烂师兄,算了吧,没兴趣,而且我赢过一次了。疯狂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虽然不是完全清楚,但也有模糊的记忆。

雪山银燕:那你知道凤蝶跟温皇……

剑无极:在我与温皇之间,凤蝶她已经做下抉择了。

雪山银燕:也许她是被强逼。

剑无极:强逼凤蝶?笨牛啊,你真是小看她了。就算是温皇,凤蝶也会赏他两个耳光。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温皇教我飘渺剑法,逼我疯狂,这件事情算没相欠,我今后再也不会使用飘渺剑法。这个村落……我欠他们很多,他们现在是我最大的责任。你知道,人为什么要放下过去吗?因为失去的,永远不会再回来了。所以,要把握手中所紧握住的。

雪山银燕:我明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离开)

剑无极:银燕……


(银燕边走边饮,遇到霜)

雨音霜:雪山银燕,你要回去了?

雪山银燕:是啊,我现在要去保卫中原。打完西剑流,我还要对抗魔世,对抗苗疆。还要找九龙天书,找一堆死人骨头。我一定会努力,要以大局为重,你知道为什么吗?

雨音霜:你喝醉了。

雪山银燕:你知道为什么吗!

雨音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喝太多了。

雪山银燕:因为要等到将他们全部扫平,武林大同之后,我才能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哈哈哈哈!

雨音霜:银燕……

雪山银燕:哈哈哈哈(越行越远)



【血色琉璃树】

俏如来:师尊,冥医前辈。

默苍离:灵界大战结束了?

俏如来:是,网中人意外被黑白郎君所杀。魔世在中原的残党,只剩下苏厉不知行踪。

默苍离:意外……你的胜败是因为一个意外决定?

俏如来:啊……

默苍离:那本书在哪里?

俏如来:我拆毁了,现在该落入苗王的手中,被他发现是假物。

默苍离:拆毁……好好检讨,在这次作战之中,你总共犯了几次的错误!

冥医:苍离啊……

默苍离:安静!

俏如来:五次的错误。

默苍离:十九次。

俏如来:啊?

冥医:哪有这么多啊,你别灌水喔。

默苍离:当你知晓灵界遭袭,就该即刻思考各种可能,少思错一。抵达之时,你应该有作战的腹案,才冲入救援,涉险错二。之后确定兵力不足,就不该以一字阵进攻,莽攻错三。没即时想到找寻救援,还要他人相助请来苗王,无谋错四。没预备牺牲的决心,寡断错五。暴露弱点,让苗王知晓你的兵力空虚,轻言错六。

冥医:等一下,等一下。你怎么知道他暴露弱点,才被苗王包围啊?苗王早就不怀好意,怎么能怪到俏如来的头上呢?

默苍离:苗王孤军深入,怎么敢轻易包围中原人马?定是交涉之时露出破绽。

(俏如来回忆与苗王谈判之时——

俏如来:但百武会已经没这个人力。)

俏如来:先生说得没错,俏如来确实失言。

默苍离:对苗王动机怀疑不足,易信错七。没有安排撤退路线,少算错八。让史艳文与独眼龙进入战局,却无法制服网中人,误判错九。情报掌握不足,失察错十。你还要继续听下去吗?

俏如来:(踉跄后退几步)不用,徒儿完全明白。

默苍离:最后,你还毁掉我给你的那本书,更是错上加错。

俏如来:徒儿不解。

冥医:等一下,你说得这么严重,战场上瞬息万变,哪有这么简单啊。换作是你,你要怎么处理才不会出事?

默苍离:抵达战场之后,救出独眼龙等人。然后派人前往苗疆,答应苗王以交出藏镜人换苗疆出兵,苗王必趁机而来。同一时间,伪造一本假的九龙天书,在苗疆抵达之前,发动第一次进攻,将天书失落在里面。然后极力掩饰,自告奋勇,要自军亲手诛杀网中人,苗王必然怀疑。再无意中,泄露给苗王知情,九龙天书落在网中人手中。俏如来,你说,再来会怎么样?

俏如来:苗王要夺九龙天书,必然全力进攻。百武会群侠,可以以逸待劳,安稳撤退。徒儿……完全没想到这层!(流汗)

冥医:就算你这个计策很好,实行起来,有你说的这么简单吗?

默苍离:这是战略,如何执行得不露破绽,是你的本事。照你的表现,就算给你这个战略,也必会被苗王识破。

俏如来:徒儿无谋,让师尊失望!

默苍离:为何将九龙天书拆破?

俏如来:为了脱逃。

默苍离:为何会被识破是假的?

俏如来:准备的时间不足,书页太多空白。

默苍离:你的目的,不是要夺得九龙天书,而是要让苗王得不到九龙天书。如果,你能提早领悟我的用意,将全书伪造完成,让苗王错信书中的内容,错失了九龙开启的天时。那与苗疆这局,你早就赢了,还需要再亡羊补牢吗?一败涂地!你还有什么更愚蠢的作为吗?

俏如来:徒儿,挑衅了温皇。

默苍离:嗯?

俏如来:我问他,寂寞吗。

默苍离:你……总算作对一件事情。跟我进来,我要听你后面所有的准备。每一步,每一个安排,每一个细节,详细对我说明。

俏如来:是。



【停云阁】

聆秋露:请问贵客,这曲如何?

独眼龙:俺不识音律,但感曲中,深微幽然,隐隐孤寂,如雪中一人,极目无依,念天地之悠,不知何所依从。

聆秋露:先生虽不识音律,却是知音啊。

(恋红梅至)

恋红梅:你还在啊?

聆秋露:红梅姐,是我请他入内,不要这样。

恋红梅:哼,算了。你要见谁,原本就是你的自由,我也管不着。只是你不能耽误到表演的时间。

聆秋露:秋露知错了。

恋红梅:那你就……啊(晕厥)

聆秋露:红梅姐,红梅姐啊,你醒来啊!

独眼龙:先将她安置好再说。


【梅香坞室内】

聆秋露:大夫,诊疗的结果如何?

大夫:这……

聆秋露:是什么样的病症?

大夫:这位姑娘所患的,是失血症,而且她恐怕时日不多了。

聆秋露:失血症,怎会如此!



【入夜,村落】

雨音霜:剑无极的心情有比较好吗?

风间始:大哥虽然没表示,但春桃姑娘的死,一定让他很自责。

(一朵樱花飘落)

风间始:这附近有樱花吗?

[樱纷乱,如雪吹。人影步入花影,越近、越静,终至天地静寂,一片无声。]

雨音霜:你是谁?

神秘女子:亮 兵器!

风间始:还珠楼的杀手!

神秘女子:太 慢了。(拔刀杀向风间始)

雨音霜:风间!



【泣血邪魔洞】

黑白郎君:这里就是泣血邪魔洞。

(将网中人挂到网上。)

黑白郎君:网中人,黑白郎君就在这里等你,等到你再度醒来为止。我要你承认,你永远不如南宫恨啦,哈哈哈!




【美人阁】

女暴君:<那个丫头,到现在所施展的能力,根本毫无用处,看来我要好好激发她的潜能。还有那个史艳文……>

侍女:禀主人,外面一人自称有九龙天书求售。

女暴君:嗯,带上。

灵无患:小人灵无患,见……见过女暴君。

女暴君:你说你有九龙天书。

灵无患:是,小人有九龙天书。听说苗疆正在极力寻找,所以前来求售。

女暴君:你要多少?

灵无患:黄金一万两。

女暴君:黄金一万两啊,你还真敢开口。一两金值五十两银,这可是五十万两的白银啊。

灵无患:那……八千两也够了。

女暴君:看你,这么胆怯的模样,一万两就一万两吧。但我要怎么相信你,你为何有九龙天书?

灵无患:小人出身魔门世家,灵字分支。九龙天书是门主世世代代守护之宝,被小人盗出,现在还在逃亡当中。

女暴君:魔门世家,灵字分支,这是什么?奴家可不曾听闻。

灵无患:是与燕驼龙相关的魔门世家,但是本宗的燕驼龙,也不清楚它的存在。流传至今,已经超过千年了。

女暴君:嗯,那书呢?

灵无患:小人藏在他处。

女暴君:你还真谨慎。但是你应该了解,欺骗女人的后果啊。

灵无患:小人不敢。

女暴君:带奴家去取书,一万两的黄金便是你的。

灵无患:是。




【树林】

[为取九龙天书,女暴君率众欲前往梅香坞。行至途中,皓光大炽,深沉黑夜,顿成白昼。灵无患心下一惊。]

灵无患:这是……(欲逃)

女暴君:你想去哪里?

灵无患:不是啦,我……

步霄霆:灵无患。

灵无患:门主……

步霄霆:你让我感到心痛了。

灵无患:门主,我……请门主饶命,请门主饶命啊!

步霄霆:你之作为,值得我饶赦吗?

灵无患:不要啊。

步霄霆:你已经为自己开启了黄泉之门了。

女暴君:嗯?





[意外意外,历史悠远的魔门世家,竟还有不为人知的第二分支。苗疆所关注的九龙天书,真是由其藏纳吗?魔门世家的分派门主,又有何能为呢?

 恋红梅病发昏迷,竟是绝症失血症,她会步上与爱子相同的黄泉之路吗?

 伴随樱花而来的神秘人物,又会为武林带来何种的影响呢?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二十集——天书现世。]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