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1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420351351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十七集 永远的遗憾

录入:小懒鹿


【灵界外】

(网中人欲杀忆无心,黑龙白狼合体变为黑白郎君阻挡)

网中人: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网中人,呀喝——

(气劲震开幽灵魔刀,起身将忆无心抛至一旁)

史艳文:小心。(接住忆无心)

忆无心:黑龙,白狼,他……他不认得我了。

黑白郎君:你的功体更上一层了,这样的网中人,才有让黑白郎君打败的价值。

网中人:哈哈哈……黑白郎君又如何,你虚耗的力量不比我少,根本无能改变战局。

黑白郎君:狂妄掩饰不了你的心虚!

网中人:骄傲改变不了你的结局!

黑白郎君:不待言,呀喝——

网中人:喝——

[宿敌再战,分外激烈,山河变色,风雷惊掠。]

黑白郎君:哈哈哈,这才是我期待的网中人,怒马凌关——

网中人:盘丝锁关——

独眼龙:嗯?(欲上前,被史艳文拦住)这不是黑白郎君一人的事情。

史艳文:以黑白郎君的个性,插手,只会引来更多的变局,如果他罢战,更难阻止网中人。

独眼龙:但是白狼已经力尽,黑龙阻止魑鬼也大有损耗,黑白郎君现在的体力,不足一半。

史艳文:就算只是重创网中人,也足够了。

黑白郎君:阴阳一气,呀喝——

网中人:飞织邪罗,喝——

黑白郎君:杀!(二人近身搏战)

[体力流失,黑白郎君却是不减战意,狂傲潇洒之姿,出手尽是惊世骇俗之招,然而网中人仗恃幽灵魔刀加成,攻势更猛,黑白郎君顿时血染衣冠。]

黑白郎君:啊……(受伤)

忆无心:啊……

网中人:天罗地网,穿天透地,喝——死来!

黑白郎君:一气化三千。

[三千之气将杀招尽化虚无,随即,黑白郎君绝式上手。]

黑白郎君:一气化九百,呀喝——(网中人被震飞,幽灵魔刀脱手)

网中人:这是我的地盘,魔网天蛛——(蛛丝勾住幽灵魔刀)

[逆转之招,错愕的结果!]

(幽灵魔刀刺入黑白郎君身躯)


(灵界外围另处)

梁皇无忌:(抱着莫前尘尸体)魔就是魔,杀戮成魔,狂心成魔,我……便是魔,喝——(放下莫前尘尸体)

邪马台笑:岚,你想清楚了吗?

月牙岚:邪马台大人。

邪马台笑:如果你不能下定决心杀他,那不如放走他,刀兵无眼,对我们,对他,都很危险。

雪山银燕:将他击昏带回灵界治疗,喝——

邪马台笑:用说的比较简单,呀喝——

[四对一,毫无破绽的守势,入魔的粱皇,宛如一座坚实不落的堡垒,无隙可循。]

邪马台笑:真是硬到哭爸,呀喝——(光流,月牙岚随即攻击粱皇,失败)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焰龙无双!

月牙岚:月牙旋刃,喝!

(粱皇脸部被断邪刃划伤)

邪马台笑:只有那口刀能伤到他。

天海光流:(制住他。)

[银燕三人心念电转,攻略改变,勾、缠、锁、擒,以牵制为主,欲制住梁皇无忌行动。]

雪山银燕:制住他了。

梁皇无忌:啊……放开我。

天海光流:(这样撑不了多久。)

邪马台笑:岚,快下手!

雪山银燕:月牙岚,你不能这样做!

[短暂的机会,断邪刃在手,这一刀,是落或是不落。]

月牙岚:大师兄,喝——(举起断邪刃刺下)

(灵界外围中央)

黑白郎君:啊……(幽灵魔刀刺入)

网中人:我,赢了!(拔出幽灵魔刀)

[逆转之击,中原第一狂人,终也战败倒地。]

忆无心:啊!为什么!为……什么……喝——

史艳文:无心!

[悲极、痛极,忆无心意乱神狂,体内异能爆发,周围巨石崩碎,碾搅成沙。]

(灵界外围各处)

赫蒙少使:啊,这是什么状况?

赫蒙天野:嗯?

郭筝: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笑不老:魑鬼都被风沙卷走了。

(灵界外围中央)

网中人:石封之术,离开。(离开)

天恒君:主人等我啊。(离开)

独眼龙:休走!(追去)

史艳文:无心,快停止,无心,无心啊!

(灵界外围另处)

女暴君:这是什么情况?

狼主:这么大的风飞沙,不正常啊。(看见网中人迅速经过)是网中人。

女暴君:被他闯过了。

狼主:分头行动。(狼主追网中人而去,女暴君到史艳文处)


【灵界内】

[感应到幽灵魔刀逼近,灵界之内,狼兽也开始不安。]

狼兽:呜——

(网中人与天恒君进入灵界,到达封印前)

网中人:魔世解封,斩!

[网中人全力一击,解封魔世!]

(网中人被封印力量反弹所伤,封印破开一小口,形成漩涡气流)

天恒君:主人,啊……(被吸入魔世)

独眼龙:(与狼主赶至)网中人。(遂感气流吸力,与狼主扶刀撑住)好强的引力!

狼主:是瞬间空间的扭曲造成。

狼兽:呜——

独眼龙:是狼兽。

[狼兽乍然冲出,直扑裂缝之中。]

独眼龙:引力消失了。

狼主:<是太祖的意志,不让魔世开启吗?>

独眼龙:虽有裂缝,但内中并无魔物出现。

狼主:所以这个状况,到底是有开还是没有啊。

[就在迟疑瞬间——]

(两道魔爪伸出,独眼龙迅速斩断,魔爪化为异物,被狼主所杀)

狼主:真的是怪物,还有吗?


【灵界外围中央】

史艳文:无心,快停下!

[忆无心异能暴走,狂风卷碎石,竟将周围魑鬼全数卷走。]

女暴君:<她竟然有这种本领。>

忆无心:喝——

[暴风过后,万千魑鬼,尽化石块。]

史艳文:纯阳贯地——

女暴君:蠍尾针!

(两人合力击碎魑鬼石块,忆无心体力不支晕倒)

史艳文:(上前抱住)无心,你怎么样了?(为忆无心把脉)幸好只是精力散尽,暂时的昏厥,为她运功调气,喝——


史艳文:<想不到,第一次抱着你,竟然是在这样的状况之下,无心,原谅我,原谅为父现在不能与你相认,必须让你独自一人,承受这些武林风波,你可知为父,有多想好好保护着你吗?也许,这是上苍给我的恩赐,即使只有短短的时间也就足够,就让我……就让我这样好好抱着你吧。>

女暴君:烟尘散去了,喝——(从黑白郎君尸体上取得狼王爪)

史艳文:嗯?那是?

女暴君:狼王爪,留在他的身上已经太久了。

史艳文:狼王爪,狼王爪怎么会在黑白郎君的身上?

女暴君:不能明白吗?这项东西一直都在黑白郎君的身上,你们就不曾怀疑,白狼的肉身是哪里来的吗?

史艳文:白狼的肉身是狼王爪形成的。

女暴君:让你知道也无妨,当初黑白郎君一分为二之地,便是苗疆太祖埋骨之所,他灵肉两分,一部分形成黑龙,而恶念无处依托,不知什么原因,让他寄体进入王骨之中,因为王骨异能,而形成肉身,也就是白狼。

史艳文:那狼兽的来历呢?

女暴君:他是太祖尸骨的护灵兽,虽然被幽灵魔刀寄体影响心性,但依然心念保护太祖尸骸,而一直跟在白狼身边。

史艳文:<为何我在苗疆不曾听闻此事,莫非这个秘密,是因为九龙天书的关系,才被揭露。>我明白了,不管原因为何,交出狼王爪。

女暴君:好啊,拿去。(假装要扔出去)你想哪有可能,哈哈哈。

史艳文:(放下忆无心)既然如此,那只有用抢的了!

(灵界外围另处)

网中人:我虚耗太多,竟然无法完全解除魔世封印,魑鬼大军,我的魑鬼大军!可恶!(把幽灵魔刀插在地上支撑身体)

网中人:不要紧,封印已有缺损,魔世出现只剩下时间的问题,还是先离开此地,找一个地方疗养再说。(站起来继续走)

(灵界外围另处)

月牙岚:大师兄!

[手起刀落,却是——]

(月牙岚不忍下手)

邪马台笑:岚!

月牙岚:我不要,我不杀你,爱灵灵、大哥、大师兄……够了,已经够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们,为何你们每一个人,都叫我别放弃自己,最后,却是你们自己放弃自己?大师兄,醒来啊!你醒来啊!

梁皇无忌:我是魔,我是魔……

月牙岚:大师兄,我不想看见你这样,爱灵灵不想看到你这样,二师兄、三师兄,更不想看到你这样!忆无心也在等你,你回来啊,你快回来啊!大师兄……

梁皇无忌:我……三师弟……二师弟……(看到莫前尘尸体)啊,二师弟!啊——

(强大气劲震开四人,月牙岚呕血)

雪山银燕:月牙岚!

(粱皇疯狂攻击月牙岚,月牙岚并不还手)

月牙岚:回首纵横第六天,非神非佛非圣贤,夺命毁法虽本性,身属魔罗……心向仙。回来吧,大师兄,忆无心在等你,灵灵在等你,我们都在等你……

梁皇无忌:啊……(恢复本来面貌,晕倒)

月牙岚:大师兄。(接住粱皇)


【灵界内】

狼主:等了大半天了,也没看到其他的怪物跑出来啊。

独眼龙:这条裂缝好似扩大了。

狼主:我看看,哇,看起来情况不妙,若不尽早处理,早晚会开出通路。

独眼龙:<不知粱皇与史艳文的状况如何。>俺先告辞了,这一次,多谢苗王相助。(离开)

狼主:不用谢不用谢,若是你们知道王兄的意图,就不会想要向我道谢了。<王兄的布局虽然好,但太过行险,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太多意外的状况发生,连魔世也差一点就要打开了……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藏仔的女儿一定要救。>(离开)


【灵界外围】

郭筝:方才那阵怪风,竟将所有的魑鬼都卷走了。

笑不老:莫非是史贤人功成,将网中人成功格杀?

郭筝: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是要进入与史贤人会合,还是退回营地?

笑不老:现在状况不明,盟主也没派人传令,不如先进入,与史贤人会合再说。

郭筝:嗯。(百武会众将士遂进入)

(灵界外围另处)

苗兵:禀少使,网中人正往我们这个方向闯来,沿途还杀死很多士兵,现在应该怎么做?

赫蒙少使:网中人?(士兵一点头)放他离开,不用拦阻,其他兵马,照指示行动,向内部收缩。

苗兵:是。(众士兵退下)

(灵界外围另处)

赫蒙天野:传令,所有人马转向,向中心点进发。

苗兵:是。(众人行动)

(灵界外围另处,月牙岚抱着大师兄,雪山银燕抱着莫前尘尸体)

邪马台笑:怎么会突然没声音了?

天海光流:(魑鬼也没了。)

雪山银燕:难道是父亲成功杀掉网中人了?

邪马台笑:就算是这样,也静得太奇怪了,方才吹起一阵诡异的狂风,之后就连一只魑鬼也没看到。

月牙岚:现在思考这些也无用,大师兄体力耗尽,必须赶快赶回灵界休息,而且,我也很担心灵灵的身体,虽然大师兄有特别为她设下护法,但灵界现在是战区中心,难保无虞。

邪马台笑:总之,就是先去跟史艳文会合就是了。(四人离开)


【春桃村内】

(春桃家内风间始和雨音霜在,春桃端药进来)

风间始:让我来吧。

春桃:好吧。

风间始:大哥,该喝药了。

(剑无极喝下)

剑无极:啊,始……

风间始:啊,大哥,你认得我了吗?

剑无极:嗯。

风间始:大哥……

剑无极:啊,我的头,很乱,脑袋里面,很多东西在跑,我……

风间始:大哥,你别急,慢慢来就好,慢慢来就好啊。

春桃:(听见敲门声)是什么人?

(开门,小东小夏两小孩进来)

小东:大哥哥,大哥哥啊。

剑无极:你们……小东,小夏。

小东:大哥哥啊,你感觉怎么样?阿爹他们说你生病了,叫我们别来打扰你,但是我们很想你,所以就来看你了。

小夏:大哥哥,等你好了以后,要教我打陀螺跟放风筝喔。

小东:为什么是教你不是教我,我也要学,等我学会了,我就将你电得金烁烁。

小夏:你才会被我电得金烁烁。

剑无极:不用争,打陀螺跟放风筝,好,我两个都教。

春桃:我去买晚餐。

(欲离,走至门口,两村民提一篮子进入)

村民一:萧……萧大侠。

风间始:我大哥叫做风间烈,不姓萧。

村民二:原来是风大侠啊。

风间始:不是啦,你们称呼他剑无极就好了。

村民二:好啦,剑大侠啊,这是我们村子的一点心意,都是一些粗菜,请你们收下。

雨音霜:这怎么好意思。(接下篮子)

村民二:剑大侠救了我们村子,这是应该的。

雨音霜:那就多谢了。

(两村民离开,春桃在门口也欲离开)

风间始:春桃姑娘,你要去哪里?

春桃:现在什么事情都有人做,我总算有空去散步了。(离开)

雨音霜:嗯?(跟上春桃)

(春桃村内另处)

村民二:剑大侠身边那位女侠生得这么美,难道那是剑大侠的……那个……

村民一:很有可能喔,但是这样春桃不就很可怜。

村民二:这也是没办法啊,谁教英雄总是配美人,所以啊……

春桃:(从树后走出来)就是有人爱讲是非,害死一个还不够,还打算再害死一个就对了。

村民二:春桃啊,我们没恶意喔。

春桃:有恶意没恶意都一样啦,人都已经死了,死掉了你们就高兴了是不是,你们不是最讨厌外人,去将人赶走啊!去啊!

村民二:我们……我们……春桃啊,秋露的事情不是因为外人的关系啦,那是因为……

春桃:因为什么,关你们屁事,有用就留,就是大侠,没用就赶,就是变态,你们的嘴脸喔,我看清楚了啦,闪啦闪啦,别挡在路中间啦。

(村民们走开,雨音霜走过来从身后拍春桃)

春桃:做什么啦?(回头一看)啊,是你喔,抱歉啦。

雨音霜:春桃姑娘,多谢你救了剑无极。

春桃:你们说很多次多谢了啦,再听下去,我耳朵要生……皮了啦,你们是他的亲人朋友,现在人交接给你们,我一了百了,可以离开了。

雨音霜:我跟剑无极只是朋友的关系。

春桃:你听到我跟村民说话了?

雨音霜:是,但是剑无极他有另一个……

春桃:够了够了够了,很多了,你还以为我对那个疯子……为什么你们每一个人啊,都要这样想东想西,你们可以是朋友,我们就不能是朋友吗?虽然他英俊,我长得丑,但我也不一定要看上英俊的少年吧,我就跟你说,我救他是一时糊涂,起了同情心,他留下来太久,我还怕他拖累我嫁不出去呢。

雨音霜:但是你说你要离开了。

春桃:我早就想要离开了,要不是他,我早就离开这个烂村子了。

雨音霜:为什么呢?村民都很和善啊。

春桃:和善,哈,那是因为,你们的剑大侠还有利用的价值啦,不然啊,哼!

雨音霜: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让你这么讨论村民。

春桃:好了啦,别再说了,真的想感谢的话,拿一点钱,贴补我这段日子照顾他的开销就好了,事情到这里算是告一段落,我也松一口气,你不要多想,事情没你想得那么复杂啦。(离开)


【还珠楼内】

一剑随风:(进入)副楼主。

酆都月:何事?

一剑随风:是生意。

酆都月:带他进入。(凭金吾入内)欢迎驾临还珠楼,在下酆都月。

凭金吾:你就是还珠楼的楼主?

酆都月:先生请坐。(凭金吾坐下)楼主不便见客,我是副楼主。

凭金吾:为什么客人到来,不是楼主亲自接见,却叫他的副手来,这是还珠楼的服务吗?

酆都月:还珠楼是建立在服务的结果,非是表面的客套。

凭金吾:那好,我要你替我杀一个人,一定要杀他,杀了他,杀掉他,对,这个人不能活。

酆都月:<嗯?这个人的眼神……>请问先生尊姓大名?

凭金吾:凭金吾。

酆都月:你要杀的人是谁?

凭金吾:一个疯子,住在一处小村落的疯子。

酆都月:阁下应该是会武功的人,连一个疯子也无能应付吗?

凭金吾:他的武功很好,我不是对手,可恶,可恶啊。(拿出一把刀)

酆都月:嗯?

凭金吾:(用刀扎自己的手,鲜血涌出)他害我杀不了人,杀不了人,我很难过,很乱,我要他死,我要他死……

酆都月:凭先生。

凭金吾:你们接受这单生意了,要多少钱,钱,我有很多,要多少?

酆都月:你留下的讯息不够明确,无法判断合理得价格,请你留下这个村庄的位置,让我们调查目标,三天后再来,我会开出一个公道的价钱。

凭金吾:三天,我等不及了,我要现在,马上,多少钱我都可以出。

酆都月:那就明日吧,这是最低的底线。

凭金吾:好,我等,我明天再来。

酆都月:送客。

凭金吾:我要他死,我一定要他死,他不能没死,他一定要死……(离开)

酆都月:一剑随风,查出这个人的底细,他的出身、经历、亲人、朋友,所有的一切,最详细的资料。

一剑随风:是。(离开)

酆都月:凭金吾,嗯?


【荒野】

(两苗兵追赶灵无患,灵无患躲到一块大石头后面)

苗兵一:不是这个方向吗,怎么会不见人影?

苗兵二:这个人,真的跟被我们找上的易家有关系吗?

苗兵一:我们奉命去易家找九龙天书,他刚好来到,看到我们刑求易家的人就马上逃走,这一定有问题啦。

苗兵二:嗯,继续追。


【路边一茶摊】

灵无患:(喝茶)老板,这附近可有什么热闹的地方,我是外地人,第一次来到这里,想要去见识看看。

茶摊老板:人客官,你真的是来对地方了,从这个地方往东十里,有一间很漂亮很有名的酒馆,叫做梅香坞,听说那里的姑娘是不输天仙下凡,真的有美喔,人客官,你去了一定不会后悔的。

灵无患:那个地方人很多吗?

茶摊老板:当然多啊,常常是高朋满座,大客满。

灵无患:听起来不错,老板,银两拿去,剩下的,当做是赏钱,不用找了。

茶摊老板:多谢你,多谢你,这么多喔,贪财贪财,人客官慢走啊。(灵无患离开)


【梅香坞内】

(灵无患进入,柳霞和紫燕都在识龙影身旁)

宾客一:可恶啊,今天是怎样,我们都不是人喔!

宾客二:就是说啊,真是太过分了!

恋红梅:嗯?人客官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生气呢?

宾客一:老板娘,你来得正好,你们的姑娘是怎么样啊,我们是没钱给小费,还是长得青面獠牙,我们在这里坐这么久了,竟然都没人来招待我们,这样对吗?

宾客二:算起来我们也是老主顾,受到这种对待,真的气不过!

恋红梅:人客官,先别这么冲动嘛,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一定会给各位客人一个交代。(走至识龙影桌前)紫燕、柳霞。

紫燕、柳霞:红梅姐啊。

恋红梅:今天客人不少,你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款待,那些客人呢?(指向刚那些客人)

柳霞:紫燕,你去。

紫燕:为什么不是你去?

柳霞:我要陪识龙影大爷,没空啊。

恋红梅:紫燕、柳霞。

识龙影:姑娘的盛情,识龙影心领了,就算没你们在身边,但只要能看到你们的倩影,识龙影心满意足。

柳霞:大爷……

恋红梅:好了,这位客人就由我招待,你们去忙吧。(柳霞与紫燕离开)大爷,你将梅香坞的姑娘都霸占去了,是要叫其他的客人怎样办?

识龙影:老板娘这样说就冤枉了,识龙影既无强逼,也无利诱,何来霸占之说?

恋红梅:但我们梅香坞的姑娘,确确实实只顾着你,忽略了其他的客人啊。

识龙影:这……人的自由意志,非是他人可以掌握,更何况是美人的心思,更是应该尊重。

恋红梅:人客官果然是好口才啊。

识龙影:老板娘赞谬了。

(此时,两苗兵进入)

苗兵一:我看见他是往这个方向来了。(两苗兵搜寻,至识龙影面前)就是他。

识龙影:真是煞风景的一群人。

宾客一:你们这些苗疆人啊,竟敢来中原侵门踏户,未免太不将我们放在眼内了。

苗兵二:没用的中原人,给我闭嘴!

恋红梅:嗯?各位大爷,若是要来寻欢,梅香坞十分欢迎,但若是要来寻仇,真是抱歉,梅香坞的规矩,严禁私斗杀人,红梅恐怕要请各位大爷出去了。

苗兵一:女人安静,男人办事你闪一边去。(攻击恋红梅,打翻桌子)

识龙影:你们这班粗暴之人,女人可是世间的瑰宝,怎么能这样对待,(对恋红梅)你没事吧?

苗兵一:死到临头,还在那边展风流,你这么爱女人,我就让那个女人陪你一起死,喝——

恋红梅:你祖母咧!说不准打是听不懂喔!

识龙影:老板娘既然这样讲了,那我们就出去解决吧。

苗兵一:谁理你啊,喝——

识龙影:(挡在恋红梅身前)小心。(随即攻打苗兵)

苗兵一:可恶!(全部逃走)

识龙影:你没事吧?

恋红梅:梅香坞向来不准私斗,大爷招来苗疆士兵,坏了梅香坞的规矩,现在恋红梅只好请大爷离开了。

紫燕:红梅姐啊,识龙影大爷帮我们打退那些苗兵,于我们有恩,你怎么能这样赶他走啊?

柳霞:是啊,若不是有大爷在,我们还不知道会被那群人怎么伤害呢。

恋红梅:那些苗疆士兵突然前来,难道不是因为他吗?

紫燕:但是大爷还是保护我们了啊,而且他有说要出去解决,是那些人不听话,怎么能怪识龙影大爷,大爷好厉害啊,那些苗疆士兵根本就不是对手。

恋红梅:你们两个啊,我看干脆行李收一收,跟他走好了!

识龙影:对不起,这一切都是识龙影的错,(拿出一锭金子)这些就赔偿老板娘的损失,识龙影告退了。

柳霞:(拉住)大爷别走啦。

紫燕:(上前拦住)大爷你是对我们不满意吗?

识龙影:姑娘娇美柔情,识龙影怎么会不动心,只是今日识龙影犯了老板娘的大忌,为使老板娘再展笑颜,识龙影情愿离开,就不知老板娘是否欢迎识龙影再来。

恋红梅:只要别带麻烦过来,梅香坞依然是会开门做生意的。

识龙影:既然如此,姑娘不用伤心,我们必会再会。(离开,紫燕柳霞不舍目送)

恋红梅:是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快点去做生意!

柳霞:(与紫燕去其他客人前)王董仔,很久没来了,柳霞很思念你啊。

恋红梅:嗯~


【灵界外围中央】

女暴君:堂堂的史艳文史贤人,竟然这么暴躁啊,到底是何事将你逼急了?

史艳文:对付你这种恶毒的女人,何需客气?

女暴君:想在那小娃儿的面前,杀掉她的亲生母亲吗?

史艳文:你在胡说什么!

女暴君:什么胡说,忆无心就是我与罗碧爱的结晶啊。

史艳文:(忆无心微有反应)泼妇,你住口!

女暴君:只是直到今日,看到这个女娃儿的作为,我才更千真万确的确定,她就是……我失散已久的亲生女儿啊。

史艳文:女暴君,你这个贱妇!

(欲打女暴君,被忆无心拉住衣角)

史艳文:啊,无心,你……你醒来了。(扶起忆无心)

忆无心:(手指女暴君)你……你……你真是我的亲生母亲?

女暴君:原来你听见了,也好,没错,我就是你的亲生母亲啊。

史艳文:啊,无心,不是,你别听她胡言乱语!

女暴君:那你的身上,是否有一个火焰的记号呢?

忆无心:我……

女暴君:当年你的父亲藏镜人,无情将你抛弃,我不忍心,所以刻下这个印记,作为未来相认的记号,还有一支石笛,那支石笛,是离尘石所制,也是出自美人阁,这就是最大的证据。

忆无心:啊!你……你真的是我的母亲……

史艳文:无心,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她不是!

独眼龙:(赶到此处)发生何事?

女暴君:没什么,不过就是史贤人想要隐瞒他小弟抛弃亲生骨肉的事实,要杀一个母亲灭口。

史艳文:独眼龙壮士,替我带忆无心离开!

忆无心:我不要走,史贤人,她说的可是真的?我……我真的是藏镜人的女儿?我的父亲……真的抛弃我?

史艳文:你的父亲不是藏镜人,他非常的爱你,他绝对不可能抛弃你!

女暴君:无心啊,快到母亲的身边来吧,现在,谁也不能拆散我们两人。

史艳文:贱人,你的谎言,要用性命偿还!

女暴君:哈哈哈……你伤成这样,还是我的对手吗?


【灵界外围中原营地】

冥医:鬼夜丸。

鬼夜丸:是你这个死要钱的啊。

冥医:我是来找独眼龙的,他人呢?

鬼夜丸:他还没回来呢。

冥医:现在的战况是怎么样?

鬼夜丸:魑鬼都被消灭了,应该是快要结束了,但是是输是赢就不知道了。(凤蝶进入)是你,温皇身边的女人,你来这里做什么?

凤蝶:俏如来人呢?

鬼夜丸:出去了。

凤蝶:去哪里?

鬼夜丸:呵呵呵……当然是去战阵啊,难道是去玩吗?也不看清楚现在都是什么状况了。

冥医:嗯?苗军开始集合了,是战局结束了吗?

凤蝶:是向中路集合吗?

冥医:看这个状况,应该没有错。

凤蝶:我要去找俏如来,他从哪一个方向进入?

鬼夜丸:北方。

(凤蝶欲离开,藏镜人出现)

藏镜人:凤姑娘,请留步。

凤蝶:嗯?你是?

藏镜人:凤姑娘为何执意要找俏如来?

凤蝶: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知他,如果手上的东西不交给他,他会有性命之忧。

藏镜人:可否让我知晓是什么东西如此重要?

凤蝶:你是谁?为何我要相信你?

冥医:他也是一名非常关心俏如来的人。

凤蝶:你又是谁?

冥医:一个医治过你的人,过去……是一名大夫。

凤蝶:我不能相信你们,请。(再次被藏镜人拦住)

藏镜人:凤姑娘,我相信你是真心为了俏如来担忧,但是你不用着急,俏如来只是与他的父亲会合,稍后便回。

凤蝶:他若是跟史艳文见到面,就真的没办法回来了。


【灵界外围中央】

女暴君:现在的你,还是我的对手吗?

史艳文:独眼龙壮士,带忆无心离开!

忆无心:啊,我不要走,我要知道真相。

女暴君:女儿啊,快离开他们的身边,他们很快就要死了。

(雪山银燕、月牙岚、邪马台笑、光流等人来到)

雪山银燕:嗯?女暴君,父亲。

(百武会众人来到)

笑不老:史贤人,独眼龙,女暴君怎么会在这里?

女暴君:现在所有的人都到齐了。

史艳文:(回忆女暴君说现在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啊,不对,众人快退!

[突然,人马声响!]

雪山银燕:啊,是苗兵!

笑不老:不妙,我们被包围了!

邪马台笑:这是陷阱!

雪山银燕:可恶!背信的苗人!

苗王:(从外围进入)孤王岂有背信。

史艳文:苗王,我早该知晓,你没这么单纯就伸出援手!

苗王:孤王的允诺,是全力消灭魑鬼,如今魑鬼已经被消灭,你们,也该被消灭!

(银燕放下莫前尘的尸体,月牙岚放下大师兄)

[擒贼擒王,月牙岚与银燕率先动手!]

雪山银燕:卑鄙的小人!

史艳文:住手!

苗王:放肆,皇世经天宝典,虚空灭!(月牙岚与银燕受伤)

女暴君:哈哈哈……奴家真是舍不得你这样的好侄儿啊,可惜你们都伤疲在身,战,不战,都是死路一条。

苗王:今日,魔世余孽、中原势力,一并铲除!

[灵魔之战方休,中苗大战再起,面对苗王万千兵马包围,伤疲在身的中原群侠,要如何脱出重围?

魔世封印被破,裂缝之中,魔物蠢蠢欲动,是否群魔扰世的年代即将来临?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十八集——书中计。]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