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16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418011644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十六集 逆转的战局

录入:布布小贴纸


【野外】

(网中人、史艳文与白狼)

网中人:三道防线,中央净空。好个斩首行动,好战略,但是你们算错一点。

(网中人化出幽灵魔刀)

网中人: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白狼:废话。

[斩首行动,关键之战。史艳文、白狼,合战网中人。]

网中人:这样就想杀我吗,残缺者。

[幽灵魔刀魔力加成,网中人战力越见提升。二对一的局面,竟而难占上风。]

史艳文:纯阳贯地。

白狼:怒马凌关。

网中人:盘丝锁关!

网中人:飞织邪罗!

(史艳文白狼伤)

网中人:史艳文的能耐不过如此。

史艳文:就算史艳文的能耐不过如此,我的能耐,不止如此。飞爆怒潮。

[自身的功力不再隐藏,网中人讶异瞬间,魔刀随即逆袭。狂,招出更狂;杀,掌出越杀。就在战局激烈之时,白狼气力渐感不济。]

网中人:怎么了,没力了吗?邪网天罗!

史艳文:<白狼不支,必须速战速决。>


【野外】

(独眼龙、雪山银燕、苏厉、魔司令、天恒君)

雪山银燕:你们休想援助网中人。

苏厉:哼,主人魔威赫赫,凭你们,只是飞蛾扑火。

天恒君:跟他们说这么多做什么。 杀!

[净空区内的激战,失去魑鬼干扰,是纯粹的武艺对决。]

(魔司令苏厉针对独眼龙)

[刀利不在锋芒,豹眼金刀大巧不工,虽是朴质之招,却是式式奥妙,难以招架。]

(银燕对战天恒君)

天恒君:<怎么会越打身躯越冷。都是那名该死的刀客>

[新伤甫添,冻气入体,啸灵枪越逼越在眼前眉梢,天恒君越战越是心惊胆跳。]

天恒君:鬼焰掌。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焰龙无双。

(天恒君伤)

魔司令:魔空魅影。

苏厉:掀山倒海。

魔司令:魔云遮日。

苏厉:翻浪手。

独眼龙:你们的罪孽深重。仁道之刀,今日,开斩。

(魔司令受伤断臂)

天恒君:好胆别走,我叫主人来收拾你们。

(天恒君退)

魔司令:走。

(魔司令退,苏厉化光离开)

雪山银燕:休走。

独眼龙:银燕。

(两人追击)


【野外】

天恒君:<惨了,外面被包围没办法出去,明明应该是我们包围灵界才是,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可恶的史家人,可恶,我这辈子都不会放你们干休。>

(雪山银燕出现)

雪山银燕:天恒君,你别走。

天恒君:那是……

(魑鬼拖行莫前尘和无心经过)

天恒君:太好了。

(挟持忆无心逃跑,魑鬼带莫前尘飞走)

雪山银燕:莫前尘前辈。天恒君,将忆无心放开。

天恒君:你当我是白痴吗?退开,否则这个女娃儿就会没命。

(独眼龙、黑龙赶到)

雪山银燕:你敢。

天恒君:反正我放开她我也是死。哪有什么不敢的。

雪山银燕:你…

黑龙:小心石头仔啊。

独眼龙:银燕,冷静。

天恒君:<这样走不掉,还是先去主人那里,让主人解决他们。>


【野外】

(负伤的魔司令与苏厉)

魔司令:为什么…为什么,主人明明赐给我更强的力量。为何却连一名刀客都收拾不了。

苏厉:因为独眼龙,是名符其实的天下第一刀。只是年少时期血气方刚,杀戮过重。如今懊悔改过,行侠仗义,出手转趋保守,成了万曙天之后的仁刀代表。世人也因为他的保守,而大大低估了他的实力。

魔司令:你现在说这个要做什么。

苏厉: 我只想让你知道,情报常常是决胜负的关键。低估或者高估敌人的实力,都不是好事。你太小看独眼龙了。

魔司令:你这是什么口气。别忘记了,是我在你无处依托时收留你。丑…

(苏厉对魔司令出手,一掌透体,后掩住其口)

苏厉:不是说好了,别再提起我的过去。从来就不是你收留我,而是我投靠你。我变化身份帮你,不是怕人追杀,是为了能就近监视你。让事情照着计划一步步进行。你以为你的主人很厉害吗?在我的主人目前,网中人,不过是一条贱虫。

魔司令:你…你…

(魔司令亡)

苏厉:差不多该离开了。

(苏厉离开)


【野外】

风间始:找了这么久了,依然没任何线索。大哥,你究竟去哪里了。

(冥医来到)

风间始:是冥医。

冥医:真是刚好,我正打算要去找你。

风间始:找我?

冥医:我已经找到剑无极了。

风间始:是真的吗?大哥他现在人在哪里?现在状况如何?

冥医:你先不用烦恼。他现在住在一个村落里面,那些村民对他也不错。

风间始:真是太好了,冥医,请你带我去见大哥。

冥医:废话喔,你以为我是为什么才来找你啊。随我来吧。

(两人行走一程)

冥医:应该就在这附近,上次我是从村头进去,这里是从村尾。所以…

(冥医惊见聆秋露墓碑)

[乡野孤坟,赫见熟悉的名字,冥医不禁讶然]

冥医:聆秋露,怎么会…

风间始:怎么了,这个墓有什么问题吗

冥医:问题很大啊。不过这跟你没关系。我们就要到了,走吧。


【村内,房中】

(春桃照看昏睡的剑无极,冥医敲门)

春桃:原来是医生喔,请进啦。

(风间始随后入内,扑向剑无极)

风间始:大哥。

春桃:你是…

冥医:他就是剑无极的小弟,风间始。风间,这位就是照顾剑无极的姑娘,春桃。

风间始:真是感谢你,春桃姑娘,多谢你照顾我大哥。这份恩德,来日我必当回报。

春桃:我又不是要你的回报才救他的,而且他也有救我们村庄啊。我们算没有相欠啦。

冥医:人我已经带到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医治的方法,就照我之前所说的那样,若是还有遇到什么问题,可以再来找我。

(冥医离开)

春桃:你是要将他带回去治疗吗?

风间始:其实,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我希望大哥能继续留在这里静养。远离外面的纷扰,对他的病情应该会很有帮助。

春桃:这样啊,好啊,不然你们就留下来啊。

风间始:多谢你,你真是一个亲切的好人啊。

春桃:我这辈子没听过这种话。算了,我刚好要出去一下,就不打扰你们兄弟重逢了。

(春桃离开,余两兄弟)


【村子】

(冥医拦路问村民)

冥医:两位,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来的时候,有看到村外有一座墓碑。我想问一下,那位聆秋露是你们村内的人吗?

村民甲:这…

村民乙:是啦。她是前任村长的女儿。因故过世之后,才埋葬在那边的。

冥医:因故过世。

村民甲:详细的状况我们也不知道。听说是…出了一点意外。

冥医:那她可有亲人或是认识的人。

村民甲:她的父母都已经亡故,没有其他的亲人了。

村民乙:是啦是啦。关于她的事情喔,我们真的不清楚。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村民离开,冥医继续打听)

冥医:<问了这么多人,还是查不出一点消息,难道说只是单纯的同名同姓。但是村子里的人听到她的名字,都支吾其词,隐隐透露出一股不寻常的味道,这个聆秋露究竟是谁啊。>

(冥医行至聆秋露墓碑,春桃到来)

春桃:医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冥医:是春桃姑娘啊,你是来扫墓吗?

春桃:是啊,这座墓底下是我的一位好朋友,现在也只有我会来看她而已了。

冥医:那你一定很清楚她的事情了。为何村中的人对她都避而不谈呢。

春桃:他们不想要讲,是因为秋露等于是被他们害死的。

冥医:怎么会这样。你能将事情说给我听吗?

春桃:可以啊。不过……大夫啊,你问这些是要做什么。

冥医:只是好奇,没其他的意思啦。

春桃:秋露她啊。她和我完全不一样,是一个很温柔,很善良的姑娘。本来应该是可以嫁入好人家,有一个幸福美满的人生。但是啊,她却爱上一名流浪的刀客。结果啊,受到她家人和村民的极力反对。

(回忆——

春桃:你还好吧。我听说,你父母又安排了另一桩的婚事喔。

聆秋露:春桃,为什么,他们一定要将我们两人分开。

春桃:他们认为那样是为你好啊。

聆秋露:但是,这是我的人生,他们怎么能替我决定什么才是好的

春桃:你若是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安排,那就离开这个村庄吧。

聆秋露:我怎么能这样做。忤逆生养我的父母已是罪过,我怎么能丢下他们,自己离开呢。

春桃:你总是为别人着想,这样你自己是要怎么办啊,

聆秋露:我只是想要珍惜每一个,我所深爱的人啊。)

春桃:他们在众人的眼光和批评之中,活得很辛苦。这棵树下,是她和那个刀客相遇的地方,后来,她就在这里…上吊自杀了。而那个刀客,也不知道去向,都没回来了。

冥医:是什么原因,让村子里的人这么反对他们啊?要是你不想要说也无妨。也多谢你愿意跟我说这些事情。

春桃:只能说,是上天捉弄吧,人是没办法选择爱上谁,爱上什么样的人。遇到了就是遇到了。

冥医:<这样听起来,那名刀客应该就是万朔夜,那梅香坞中的歌姬又是谁呢。真是让人五里雾中,想不透啊。>


【还珠楼,庭外】

(温皇读书,凤蝶到来,徘徊)

温皇:凤蝶,你脚不会酸吗?

凤蝶:你要替我捶脚吗?

温皇:那我要叫你主人吗?

凤蝶:我不介意你这样叫。

温皇:你在烦什么?

凤蝶:我想不通。

温皇:想不通什么?

凤蝶:想不通俏如来为何稳死了的道理。

温皇:可以问我啊。

凤蝶:不问。

温皇:明明心头在意,却是嘴硬。你变了很多,只有这点不变。

凤蝶:天允山也没多久之前的事情,是可以变多少。我……

(两人对视)

凤蝶:现在俏如来算是主人的敌人,我为什么要为他在意。

温皇:哈。他过得了这关,才有资格算是我的敌手。

凤蝶:那你又说他稳死的。

温皇:这盘棋,他下得并不高明。

凤蝶:意思就是,你下得比较好。

温皇:当然啊。如果是我,根本没有陷入苦战的可能。而且还能大获全胜。

凤蝶:是用飘渺剑式下棋吗?

温皇:那叫做翻桌,不是下棋。

凤蝶:你不是说俏如来身边还有新的温皇,看这个情况,下指导棋的人也高明不到哪里去。

温皇:如果俏如来身边那个人,是这样指点他,那真是让我失望了。

凤蝶:你对那个人没兴趣?如果俏如来死了,那个人可能就不会出现了。

温皇:你拐弯抹角,就是要我救俏如来。我如果要俏如来身边的人出面,那俏如来更是非死不可。

凤蝶:我没这样讲。救或不救,决定权在你。反正你这么闲。

温皇:我正在布局,等待下一个奕者。

凤蝶:在哪里,谁跟你下?

温皇:让人看得出,那就不叫局;至于对手是谁,连我也不知情。只要残局摆下,总是会有人愿意入局。

凤蝶:又在装神弄鬼。

温皇:这样吧。我可以向你解释,也可以告知你救俏如来的方法。但是有一个条件。

凤蝶:什么样的条件。

温皇:这里是还珠楼,你要替还珠楼做一件生意。

凤蝶:什么生意?

温皇:现在我尚未想到。你答应吗?

凤蝶:俏如来真的必死无疑?

温皇:照这个局面看来,除非奇迹,否则必死无疑。我过去有说错过吗?

凤蝶:让我想一下。

(两人沉思)

温皇:你慢慢考虑。考虑好了,我再想向你解释。时间还有很多,你听完之后,认为没道理,随时可以反悔。

凤蝶:主人,人总是会变的是吗?

温皇:大概是吧。

凤蝶:我也希望…

(两人各自沉思)

凤蝶:我就听主人你的道理。俏如来是为什么一定要死。

(温皇沉默)


【高地】

苍狼:战局开启至今已经过了一夜,史艳文还收拾不下网中人吗?

苗王:网中人的实力看来远超他们的估计。

苍狼:之前看到百武会的本营被魑鬼攻击,随后又撤回,是发生什么事情吗,莫非是斩首行动反被斩首。

苗王:如果俏如来真的身亡,那百武会的防线早就溃散,现在还看不出事情的端倪。苍狼,孤王问你,如果战局拖得越久,对谁越有利呢?

苍狼:这……对网中人当然是最有利。

苗王:是我将你保护地太好,让你经历了太少的风浪吗?你还差俏如来甚多。

苍狼:孩儿惭愧。

苗王:战局拖得越久,对苗疆越有利。

苍狼:请父王解释。

苗王: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苍狼:魑鬼的流动又变了,他们转向北面进攻。

苗王:了解了吗,拖得越久,对苗疆越有利的原因?

(苗王子颔首)


【苗疆驻军】

兵士甲:禀王爷,苗王……苗王有战令传达。

狼主:战令?魑鬼都被挡在外面,你是怎么进来的啊?

兵士甲:属下一队……五十人……人人都有战令,只有小人…抵达。

狼主:王兄也太过分了。什么样的战令不在战前发出,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冒险。

兵士甲:只要任务完成,就算牺牲,也是…荣幸…

狼主: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观念啊。信拿来,你快点退到后线疗伤。

兵士甲:是…

(狼主看战令)

狼主:原来是这样啊。


【苗疆驻军】

兵士乙:参见女暴君,苗王有战令传来,传令者已经重伤不治。

女暴君:喔,拿来。

(女暴君看战令)

女暴君:赫蒙天野率领的守军战况如何?

兵士乙:魑鬼被挡在外围无法进入,但数量有减少的迹象。

女暴君:退下。

兵士乙:是。

(兵士退下,苏厉来到)

苏厉:女暴君。

女暴君:是你,你竟然敢往这边来。

苏厉:我要离开这里了。

女暴君:喔。

(两人对视)


【野外】

(笑不老和郭筝等百武会人员对战魑鬼)

郭筝:是错觉吗,魑鬼好像越来越多了。

笑不老:众人支撑下去。

(义士甲受伤,笑不老搀扶)

义士甲:笑不老长老……

笑不老:支撑下去。支撑下去啊。

义士甲:右翼…支撑不住,被开出了一个缺口。有一部分的魑鬼,进入内部了…

笑不老:什么?

郭筝:我去补住缺口。


【灵界】

邪马台笑:外面到底打得怎么样了?

天海光流:<你在这里担心也没有用。>

邪马台笑:真是急死人了。

(月牙岚疾驰)

月牙岚:大师兄。


梁皇无忌:月牙岚。

(梁皇开阵,月牙岚进入)

月牙岚:大师兄,你怎么样?

梁皇无忌:你来得正好,杀我,现在。

月牙岚:还不能放弃。史贤人他们已经在对付网中人了。

梁皇无忌:来不及了……我……

月牙岚:让我来助你。

梁皇无忌:你助不了我,记得你应承我的事情。

月牙岚:大师兄。

邪马台笑:那是什么?

(魑鬼带莫前尘飞近)

月牙岚:是二师兄。

(梁皇无忌失控解封)

[压断内心最后一枝的稻草,梁皇无忌再难遏制,九宫天火壁顿时瓦解。]

(梁皇无忌接住从空中落下的莫前尘)

梁皇无忌:二师弟,二师弟啊——

月牙岚:大师兄。

(梁皇无忌抱莫前尘发狂奔走)

邪马台笑:这下子天下大乱了。

天海光流:<快追。>

(三人相继追踪)


【野外】

(独眼龙、银燕、黑龙围堵挟持忆无心的天恒君)

雪山银燕:九宫天火壁消失了。

独眼龙:灵界发生变故。

忆无心:大师兄…大师兄怎么了。

天恒君:安静。

黑龙:别伤害石头仔。

天恒君:九宫天火壁消失了,你们还不快逃。再不走,等一下魔世大军就杀过来了,你们全部都要死光。你们快走啊。

黑龙:你先将石头仔放下来。

天恒君:你们管这个娃儿做什么,快走就是了。

雪山银燕:就算魔世入侵,我也要先杀你,再消灭魔世。

[就在众人僵持之间]

(大师兄奔过,众人分神)

忆无心:大师兄。

天恒君:好机会,走啊。

忆无心:大师兄。

黑龙:石头仔。

(黑龙追上)

雪山银燕:梁皇前辈怎么会…

独眼龙:他已经入魔了。

(月牙岚三人到)

月牙岚:大师兄人呢?

雪山银燕:前辈怎么会变成这样?

月牙岚:没时间解释了。

独眼龙:银燕,你带他们去阻止梁皇,我去追天恒君。

月牙岚:快。(分路)

(天恒君挟持忆无心)

忆无心:<为什么……为什么大师兄会变成这样,到底还要有多少人受苦。才可以停止这一切。>


【野外】

[悲愤交集的梁皇,再也无力抵挡魔气冲心。最后的理智,乃是怀抱之中仅存的情义。肝肠寸断的痛楚,带来的是释放邪魔的喊喝。无法停止脚步的狂奔,是等待残存的意识渐渐淹没。任由体内的魔性,吞噬了最深处的良知与灵魂。]

(梁皇无忌抱莫前尘发狂奔走)


【高地】

苍狼:九宫天火壁消失,难道史艳文失败了?

苗王:还没有定论。照魑鬼的调动,北方防线被攻破,是迟早的事情。这将会影响整个战局。

苍狼:如果中原失败,那我们苗疆可能会正面对上魔世啊。

苗王:不需要想这么远的事情,我们只要想,如何在眼前的局势中,取得最大的利益即可。苍狼,准备动身。

苍狼:是。

苗王:该是进入战场的时候了。


【野外】

(俏如来与鬼夜丸对战魑鬼)

鬼夜丸:终于解决这扰人的东西了。被拖延这么久,而且灵界的结界也已经消散,看来这一战,是要输了。

俏如来:我要去找忆无心。

(仍坐着轮椅的藏镜人来至面前)

藏镜人:精忠。

俏如来:藏镜人。

藏镜人:我在山上观看战局,网中人已看透了我们的战略,知晓北方是兵力最薄弱之处,大量的魑鬼向北方聚集了。

俏如来:经过一日的苦战,还收拾不了网中人,战局对我们越来越不利了。

藏镜人:我也看见苗王的军营有所蠢动,苗王可能亲自出征了。而东南、西南战处的苗兵,也在向北移动,应该是打算支援北方防线。

鬼夜丸:苗王有这么好心。真的想不到他是一个好人啊。

俏如来:魔世出现,对苗疆也是不利。不知现在战况如何,父亲能否顺利收拾网中人,还有忆无心姑娘的安危…

藏镜人:我了解你担忧这些事情。但是你现在要闯入,不但风险,更无意义。你坐镇中军,就该注意战局变化,不能松懈。如果真的战败,也要来得及撤军,保住最多的性命。

(俏如来拿出怀中的书册)

俏如来:师尊留给我的这本书册,到底有什么含义,要如何看,才能看出里面暗藏的文字呢。

(俏如来展开书页)

俏如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藏镜人:怎么了?

俏如来:原来这本书里的文字,是要等到时机到了才会浮现。时机未到,书册上便无内容。师尊果然神人,竟能预料到这种程度。

鬼夜丸:书里面到底写了什么啊?

(俏如来离开)

鬼夜丸:俏如来,你要去哪里啊?

俏如来:回去。时间不够了,再不回去安排,就来不及了。



【野外】

(网中人、史艳文与白狼对战)

史艳文:<结界消失了。>

(白狼重伤)

网中人:有几分实力,但要败我网中人,还不够。

(史艳文伤)

史艳文:你的狂言,到此为止。

[只见史艳文双手运化,气劲爆发,雄力横流。]

史艳文:怒潮,袭天。

[为求速决,史艳文全力倾出,气赫天地;网中人也不敢大意,全神应战。]

网中人:天罗地网,穿天透地。

[无定飞丝结合幽灵魔刀,功力更上一层。就在关键时刻,流窜的魑鬼来到,史艳文分神。]

网中人:你败了。

[两道惊世绝招正面对决,史艳文力分而弱,顿时重创。]

网中人:这样就想败我,一群废物。

白狼:可恶。

(天恒君挟忆无心到)

天恒君:主人,救命啊。

忆无心:白狼,史贤人。

白狼:忆无心。

史艳文:你,放开她。

(独眼龙黑龙到)

黑龙:石头仔。

网中人:嗯。

(天恒君向网中人靠近)

天恒君:主人真是威风凛凛,将对方打得落花流水。剩下这两只倒霉的龙,主人啊,你就顺便一并料理了吧。

网中人:嗯。这个女娃儿是谁?

天恒君:我管他是谁。反正,他们都很怕我把她掐死。

黑龙:白狼,赶快跟我合体变回黑白郎君,救石头仔。

白狼:黑白郎君,又是黑白郎君。我是白狼,我只想要做白狼,我不要再做黑白郎君!

黑龙:白狼,石头仔。

网中人:看来这个女娃儿对你们很重要。

(网中人将忆无心擒在手中)

网中人:那,就让你们见证她的死亡吧。

史艳文:你敢!

网中人:有何不敢。


【野外】

(狼主女暴君碰面)

女暴君:你也收到军令了。

狼主:废话。

女暴君:大部分的魑鬼已经向北集合,两路防线已经不需要我们坐镇,这个地方是通往灵界的必经之路。

狼主:对了,既然见到面了,就别说我没提醒你,你最好是离忆无心远一点。若是让我知道,你去跟忆无心说一些有的没的,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女暴君:奴家好怕啊。

狼主:别在那边假装了,反正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你好自为之。

女暴君: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吧,我那可爱的女儿。

狼主:早晚我会让她知道她的父亲是谁,至于母亲,我会直接说她死了。

女暴君:真是残酷的男人,一点都不体谅我这个母亲的心情。奴家可是辛辛苦苦,怀胎十月,才将她生下了啊。

狼主:但也是你亲手将她抛弃的,难道不是吗?

女暴君:这么生气啊。放心吧,忆无心对我根本毫无意义,相不相认,我完全不会放在心上。但…若是罗碧来找我的麻烦,为了自保,我也只好请她来当我的后盾了。

狼主:你、你这个女人真是没有人性的禽兽啊。

女暴君:多谢你的褒奖啊。

狼主:最后再提醒你一次,离忆无心远一点。

女暴君:与其说这些无所谓的事情,还是认真我们的工作,关注在这条路上走过来的人吧。


【野外】

(笑不老和郭筝等百武会人员对战魑鬼)

[防线之战,已经历时一暝一日。百武会众侠士,各各疲累不堪。]

义士乙:已经过一暝一日了,郭大侠,只怕众人支持不住啊。

(赫蒙天野领苗疆助兵到)

赫蒙天野:杀。

义士们:是苗兵,苗兵来帮忙了。

赫蒙少使:诸位请退入内,防线交给我们即可。

笑不老:多谢。想不到中苗宿怨,今日竟能互相伸出援手。

赫蒙少使:快率领众人退入内部吧。休息之后,还需要与你们换手。

笑不老:好。


【野外】

[坠入魔道的梁皇无忌,疯狂奔走,却不知要往何处,只知内心的一点意识,正在一步步坠落无边的深渊。]

(月牙岚等赶到)

月牙岚:大师兄。

梁皇无忌:你们…该死。你们都该死。月牙岚,你要来杀我吗?来啊。

雪山银燕:众人小心。

月牙岚:大师兄,快取回你的本心,压抑自己的魔性啊。

梁皇无忌:本心…这就是我的本心。我是魔…我是魔,大怒大恨,狂喜狂悲。魔便是魔,不该痴心求道。全都死来!

月牙岚: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大师兄,原谅我。

(月牙岚举刀)


【野外】

(网中人、史艳文等)

网中人:九宫天火壁消失,斩首行动也失败,你们还有其他的伎俩吗?

史艳文:快将忆无心放开。

黑龙:白狼,赶快跟我合体,只有变成黑白郎君,才救得了石头仔。

白狼:黑白郎君、黑白郎君,变成黑白郎君,你我两人,就等于是死了。你到底知道吗?

黑龙:我不知道啦,我只知道石头仔现在很危险,只有合体才能救得了她啊。

网中人:你们越是在意,我就越要杀她。

黑龙:白狼。

白狼:我……


网中人:接受你们的无能吧。

(网中人将忆无心掷在地上,挥刀)

黑龙:石头仔!

(史艳文独眼龙正欲出手)

白狼:忆无心!

(画面几乎静止)

黑龙/白狼:石头仔/忆无心!

(回忆画面…黑龙:你好,我叫做黑滤滤。)

(回忆画面…忆无心:我有两个朋友,一个黑滤滤,一个白烁烁,变成黑白郎君,我一个都不剩。)

白狼:<我是白狼,我只想做我自己。>

(回忆画面…忆无心:我知道了,你的感觉我都知道……)

白狼:<但是我救不了你。>

(回忆画面…月牙岚:只要有一个人,会因为你的死而替你伤心,你就不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

白狼:<我一定要救你,我一定要救你啊!>

(白狼与黑龙瞬间合体,制住网中人落下的刀)


网中人:黑白郎君。


[欲知详请,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十七集——永远的遗憾。]


白狼/黑龙:我甘愿放弃自己,只为你。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