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12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369294612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十二集 魔之变

录入:布布小贴纸


【野外】

[巨型蜘蛛从天而降,妖神将,魔之右手,重现魔威]

网中人:叛徒,杀。

邪马台笑:护阵,呀喝!

独眼龙:呀哈。

[巨型蜘蛛触脚疾伸,响动轰然,魑鬼随即化作万千尸兵,扑杀而来。]

(独眼龙、月牙岚、莫前尘战魑鬼)

梁皇:坤。

(邪马台笑、天海光流战魑鬼)

梁皇:离。

网中人:你太慢了,死吧。(巨型蜘蛛利脚攻击)

忆无心:危险。

(网中人驱使蜘蛛攻向梁皇,忆无心扑至梁皇身前)

白狼:<这个丫头是找死吗?>

(白狼入战局,挡蜘蛛)

忆无心:白烁烁,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狼:怒骂凌关!

梁皇:众人快退回。九宫相应,天火燎原。哈——

[惊险之际,九宫天火壁及时完成,阻挡利脚攻击。]

网中人:九宫天火壁,你当真堕落得无可救药。

梁皇:爬起的人是我,而你,仍然沉沦。

[另外一方面,独眼龙等人受困魑鬼之中,难以攻入战圈。]

黑龙:这是什么怪物啊,杀了又活,杀了又活,很烦啊。

众声:杀啊杀啊。

(银燕俏如来一行赶到)

俏如来:银燕,护住众人。

银燕:雪燕迴空。

网中人:你的朋友吗,来了不少啊。

梁皇:你想要做什么。

网中人:你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吧。

[网中人提气一掷,手中巨茧夹势轰落。]

义士:这是什么。

俏如来:众人小心。

(巨茧飞丝,伤亡一片)

[飞丝脱茧,经纬纵横,而里面,竟是熟悉的面孔。]

熟面孔:哈哈哈哈……

俏如来:哈?天恒君!

(莫前尘上前攻击,魔司令出手,二师兄被拍开)

月牙岚:二师兄。

(月牙岚追二师兄,苏厉阻路。)

(魔司令再攻二师兄,独眼龙现身挡招)

独眼龙:暗箭伤人,俺的金刀不容允。

魔司令:全都死吧。

俏如来:天恒君,你竟然还活着。

天恒君:我不但还活着,而且变得愈强愈厉害。俏如来,你杀不了我,就是换我杀你了。

(天恒君攻向俏如来)


【正气山庄】

(冥医扶起藏镜人)

冥医:织命针。

[冥医绝学再现,织命针刺激各处要穴,使得荒废的筋络再度复苏。]

[无根水落喉,冥医运功引导,加速无根水游走全身。]

冥医:嗯……化。

[冥医双手一引,白色菇菌,红色血气,相交融合,进入藏镜人的心脉。]

冥医:成了。


【还珠楼】

(酆都月剑指温皇,两人对面)

酆都月:楼主,长期以来,你都是我最敬重的目标。今日,我将超越你。

温皇:说得真好听。你将超越的人,真的是我吗?

(酆都月身后,任飘渺出现)

温皇:你再说,谁才是温皇,谁才是任飘渺呢?

酆都月:他是凤蝶吧。

任飘渺:我任飘渺,会做这种毫无挑战的安排吗?

酆都月:以温皇的智慧,若料到我会出手,那坐在这里的人,是诱饵吗?

温皇:怀疑我是诱饵吗,你也未免太过轻信。

酆都月:如果他真是任飘渺,大可一剑杀我,他不敢出手,是因为怕失手。所以,他是凤蝶。

任飘渺:如果那是你的判断,我还真是为你可惜。这样吧,给你一招的机会,让你重新选择。

(无双剑现)

任飘渺:你可以选择杀我,或是杀他。你可以杀了温皇,但我就能拿起剑,了结你的性命;你也可以选择杀我,但你也可能死在他的手上,这是半分的机率。你必须知情,你这辈子,可能再也找不到,超过如此半分的机会能超越我。

酆都月:你会这么好心给我机会吗?或者你要看我错失机会懊悔的模样。你是最敢拿自己性命冒险的人,用这种方式,是想打败我,让我彻底死心。

任飘渺:你若不信,你可以下手。

温皇:温皇向人以诚待人,这一剑落下,或许你就能一偿宿愿。

酆都月:<他们两人皆承认自己就是温皇,是不介意自身生死,还是料到我必然猜错,难道……>

温皇:也许你回头,还会见到第三个温皇。

任飘渺:但千万莫回头,因为你一旦回头,便错失机会了。

酆都月:你休想动摇我。

任飘渺:这是你的选择,现在还有半分的机会。

温皇:等一下说不定就是三分之一,四分之一了。

任飘渺:做出决定吧。

(温皇摇扇拂开颈边的剑)

温皇:在你迟疑之时,你就已经输了。你现在的抉择非是判断,而是赌注。

(酆都月收剑)

酆都月:能否给我真正的答案?

温皇:真假真有这么重要吗?

任飘渺:胜负已成定局,副楼主。

酆都月:是,属下告退。

(酆都月退下,温皇任飘渺对视)


【灵界外】

[灵界之外战火起,正道人士对上魔界邪兵双方战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

(独眼龙对上魔司令,俏如来对上天兵君)

魔司令:魄影,现。

(月牙岚对上苏厉)

苏厉:杀。

[苏厉困战月牙岚,月牙岚虽有魑鬼缠身,双方仍是五分平手。]

月牙岚:月牙天斩。

苏厉:惊风掌。

[金刀对魄影,魔司令功体提升,佐以魑鬼掩战,以为能轻取对手,但独眼龙刀法更胜一筹。]

魔司令:魅风魄影。

独眼龙:仁道一斩。

魔司令:<怎么可能,加上魑鬼协助,怎会取不下独眼龙的首级?>

[天恒君魔威更强,加上魑鬼扰乱,俏如来竟然难以招架,节节败退。]

天恒君:你想不到吧,主人赐予的魔气,能让我完全控制炎魔的入灵,而且更加厉害。鬼焰掌。

俏如来:如来圣印。

(俏如来伤)

天恒君:看到没,我变这么强了,这么强了。

(天恒君出掌击向俏如来,史艳文现身出手制住天恒君)

史艳文:强,是有多强呢!

(史艳文震飞天恒君)

俏如来:父亲。

史艳文:啊,没错,道长你一错再错,执迷不悟。艳文只能杀你除害。辟邪烈日!

[史艳文双掌一出,分别袭向不同的方向。]

(史艳文掌势打乱魔司令、苏厉两方战局)

俏如来:<网中人还没出手,局势已经不利。>

史艳文:趁这个时机,精忠,下令撤兵。

俏如来:众人撤退三里。

俏如来:<父亲的判断果然又快又准。>

(独眼龙月牙岚等撤出)

史艳文:纯阳贯地!快离开。

(俏如来银燕等人离开)

天恒君:俏如来,别走。你们为什么都不追?

魔司令:主人有下令让你追吗?

网中人:邪神将,你还能支持多久。魑鬼,攻击。

[一声令下,千万魑鬼奋不顾身,不停冲击九宫天火壁。]

(灵界一方面)

忆无心:白烁烁,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白狼:我想网中人的目标是灵界,只要守株待兔,就能等他出现,夺回幽灵魔刀。

忆无心:难道不是因为感觉对不起灵界,所以才来帮忙吗?

白狼:这,灵界的死活,与我何关。

忆无心:别嘴硬了,道歉不是很困难的事情。低头说一句抱歉,也没损失啊。

白狼:白狼不需要向任何人道歉。

邪马台笑:你们要叙旧也看一下局面。先想看看,现在是要怎么办才好。外面的妖怪虽然攻不入,但我们也没办法出去,等于是被困住了。时间拖久,对我们愈是不利。而且,梁皇无忌也不知道可以支撑多久。

忆无心:你怕了。

邪马台笑:你每次都说这句,换一句新的好吗?

忆无心:别再打我的头啦。我叫石头仔,但不是真正的石头,会疼呢。

白狼:你真是交游广阔,朋友不少啊。

忆无心:你也是我的朋友啊。

网中人:邪神将。

白狼:他在叫谁?

天海光流:(是叫邪马台叫错了吗?)。

邪马台笑:是在叫梁皇啦,上次也是这样叫他的。

梁皇:妖神将,久违了。

网中人:我过往的战友,背叛魔世,背叛帝鬼的你,想得到什么。入道?人已经有够愚蠢了,原来还有比人更加愚蠢的魔,我真羞耻与你齐名。

梁皇:一念在心,心念正,魔不为魔;念不正,道亦是魔。梁皇无忌,也不想再与你并列。

网中人:如果你的心念有这么正,为何要压制你的魔性?自在你的本性啊,看清楚你自己的模样,是邪还是道,是人还是魔。你要入道成仙,我就要你觉悟自性,了解你仍然是一个魔。这数万的魑鬼大军,日夜不停冲击,你的九宫天火壁,能支撑多久呢?

白狼:你废话说完没。

邪马台笑:干嘛抢我的话说啊。

网中人:还有你,我的宿敌。残缺的废物,让我连再看你一眼也不忍心。

白狼:你说什么。要战,白狼随时奉陪。

网中人:你现在,也只能躲在同伴的背后呛声了。

白狼:你。

忆无心:白烁烁,你不要冲动,现在的环境对他太有利了。

网中人:继续坚持吧。过不了多久,现在守护你们的人,随时会将你们粉身碎骨。

梁皇:他说的没错。

(网中人离开)


【野外】

(网中人出现)

魔司令:参见主人。

网中人:方才那群人逃走了吗?

魔司令:禀主人,俏如来等人,在距离此地三里外的高处驻守。

天恒君:他们现在正在安营,军心未稳,请主人让属下带领魑鬼,去将他们消灭,消灭,再消灭。

网中人:打开灵界当中魔世的通道,才是现在的重点。

天恒君:以主人之能,何不攻破这个烂火壁,一举开启魔世,让主人的同伴前来帮忙,将俏如来他们一举消灭、消灭、再消灭。

网中人:哼,你知道什么。邪神将乃魔之左手,护卫帝鬼之心。他的封印结界之术,在魔界无人可匹。若不是他自甘堕落,封印了自身的魔性,没人破的了他的结界。我不强行攻入,就是在等待他的灵力耗尽,魔性觉醒之时。现在外围还有虎视眈眈之人,我需要保存实力。

天恒君:那就让属下率领魑鬼,先将外面这群人消灭、消灭、再消灭。让主人没后顾之忧。

魔司令:天恒君!

网中人:外围的攻击,靠着魑鬼大军便可抵御。我只要慢慢消耗邪神将的灵力,等他不能自控,他就会重拾魔性,成为我们的同伴。

天恒君:是。

网中人:魔司令,回到故乡的日子,不远了。

魔司令:是。


【百武会营帐】

俏如来:莫前尘前辈,你的伤势怎么样?

莫前尘:我不要紧,但大师兄急需后援。

史艳文:现在无法与他联络,不知内中的状况如何。

莫前尘:现在距离灵界只有数里,让我施展灵系之法,与大师兄交谈。

(盘膝施法)

莫前尘:玄龙挂阵,识言天耳。

莫前尘:大师兄,是我。

忆无心:是二师兄的声音。

梁皇:二师弟,俏如来在你的身边吗?

莫前尘:他就在我的身边。大师兄,你那边的状况如何?

梁皇:所幸有白狼与邪马台笑,天海光流的协助,暂时守下灵界。但九宫天火壁只怕不能持久。如有万一,月牙岚,记住我交代你的事情。

月牙岚:别讲这种话,我不记得你有交代我什么事情,我谁也不会放弃。

黑龙:石头仔,石头仔好吗?

忆无心:我很好,白狼也在这,我们暂时没危险。

史艳文:忆无心,你怎么会在灵界?我不是告诫过你,你!

忆无心:听这个声音,是史艳文前辈吗?我是灵界的人,怎么能在灵界危急的关头,弃灵界而去呢?

俏如来:梁皇前辈,可有办法解决魑鬼大军?

梁皇:魑鬼只听妖神将号令,只要网中人在,魑鬼就不可能散去。有你们在外,妖神将不敢冲动。而且你们在外围的扰乱,也可以减缓魑鬼对结界的冲击。

莫前尘:有这么简单吗?

(莫前尘现出异样)

梁皇:二师弟。

忆无心: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梁皇:网中人借灵力交流,侵入二师弟的灵识。

莫前尘:就凭你们,也想挡住这数万魑鬼大军与我吗?杀。

(莫前尘被网中人占据灵识,攻击身边之人)

(史艳文独眼龙制住莫前尘)

史艳文:网中人,你的阴谋不可能得逞!

莫前尘:哈哈哈哈……你就是史艳文。我就在此,期待与你交手的机会。

(莫前尘倒在史艳文肩上)

俏如来:前辈,你没事吧?

莫前尘:网中人竟然能侵入周围的灵识交流,阻断交谈。看来我们的对话,反而会透露底牌给他知晓。

俏如来:前辈,你先暂且休息养伤,让俏如来与众人再行商议。

(月牙岚带莫前尘下)

俏如来:此战不易啊。


【野外,百武会驻军】

郭筝:这么多的魑鬼,真是恐怖。虽然不应该唱衰自己,但是,我们有胜算吗?

笑不老:老朽也是心惊胆跳啊。真想要现在就向盟主告老还乡,还能保住我这身老骨头。但是,老朽已经逃避过一次,不能再这样做。

郭筝:逃避,前辈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笑不老:当年西剑流入侵中原,屠戮各大门派。老朽的朋友、门徒,都在抵抗之中牺牲。我虽逃过一劫,却太过珍惜这副残躯,不敢挺身而出。老朽虽保住了性命,却一直感觉懊悔。我原以为我一辈子,只能躲在深山之中,就这样过去了。

郭筝:但前辈你现在不是站出来,为百武会出力了吗?

笑不老:是啊,这都要感谢一个人。

郭筝:是谁呢?

笑不老:正是盟主俏如来。当老朽听闻了他带领群侠,消灭了炎魔,我才恍然领悟。既然连他这样的年青人都不怕死了,我这个已经一只脚在棺材里的老人,又有何可怕?人不免一死,难的是死得其所,死的无悔无憾。很少有人有这个机会做到。而老朽已经错失了一次的机会,这次,老朽只愿求仁求德,俯仰无愧。

郭筝:前辈说的没错,求仁求德,俯仰无愧。能做到这样,也不枉此生了。

笑不老:郭贤弟,你现在还会怕吗?

郭筝:还是很怕啊,但是我会留下来,把握这个机会。

(冥医推轮椅靠近)

笑不老:两位,有事吗?

冥医:我叫做冥医。送病人过来这里。这位是史艳文的访客。

笑不老:真是失敬。老朽竹杖击龙笑不老。

郭筝:我是郭筝。

冥医:幸会幸会,请问史艳文有在吗?

笑不老:他人就在里边,请自便。我们还有事处理,先行一步。郭贤弟,走吧。

(笑不老郭筝离开)

藏镜人:冥医,让我看探山下的情况好吗?

冥医:好啊。

(空中众多魅鬼盘旋)

藏镜人:这就是我们即将面对的敌人吗。冥医,多谢你,我们进入吧。



【百武会营帐】

俏如来:网中人不除,魅鬼不散,而网中人取得幽灵魔刀,功力大增,加上魅鬼搅乱难缠,必是一场血战。而胜算,甚至不到一半。

银燕:你最冷静,应该能想出办法。

史艳文:精忠,银燕,在我来此之前,冥医已经将藏镜人医治好了。你们能先随我回去看他吗?

(俏如来一怔)

银燕:父亲,现在都已经是什么情况了,你竟然还要我们跑回去看藏镜人。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不知轻重。

史艳文:但他是你们的……他是……你们的叔父……

银燕:叔父又怎样?凭他之前的作为,我们肯替他医治已经是很顾情分了,为什么还要特别回去看他。而且现在是看他重要,还是处理灵界的事情比较重要。父亲,你真的分不清吗?

史艳文:但是……

俏如来:父亲,等解除灵界之危,我们自然会回到正气山庄,到时便会见到藏镜人,不需急在此时。之后再说吧。

(冥医推藏镜人靠近)

史艳文:冥医,你怎么会来此。

冥医:他就说要来这里看看,我就带他来了。

俏如来:前辈,这位是?

冥医:他啊--

(藏镜人撩开一角面纱,史艳文激动,两人对视。银燕俏如来略有愣神)

藏镜人:大哥,银燕,俏如来。

(史艳文走近接触,藏镜人摘下面具)

史艳文: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的脚……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你不是说医治成功了,要我放心,先过来处理灵界的事情。为什么他会……他会……

冥医:这点是我的失策。他的伤势过重,又拖了太久,虽然醒过来了,但是这双脚,暂时是不会好了。

藏镜人:大哥,你不用担心,冥医说我的脚只是暂时失去功能,只要想办法医治还是有救的。

史艳文:那你为何不待在正气山庄休养,跑来这里做什么。

藏镜人:我醒过来以后,从冥医口中得知灵界发生大事,欲尽一点心力,便拜托他带我过来。

银燕:都已经变成这样了,你还想尽什么力?万一被人发现,只是增加困扰,不如不要来比较好。

史艳文:银燕,再怎么说,他都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这样无礼?

(银燕撇头,史艳文气怒挥手)

史艳文:银燕。

藏镜人:无妨,我不介意。

藏镜人:我已经看过情况了,你们有什么想法?

俏如来:结界是由梁皇前辈一人支撑。如果结界被破,灵界必是不保。我们必须尽力协助梁皇前辈,抵挡攻势。

史艳文:但我方的助力皆在外围,结界一破,一定不及救援。

藏镜人:那就在这之前,带领人马突围而入。

俏如来:你的意思是要反守为攻,一点突破,在内部筑起防线。

史艳文:以一字阵发起攻势,长驱直入。

俏如来:时间越久越不利,最迟今夜就要在灵界外围布下防线,减轻梁皇前辈的负担。

藏镜人:网中人尚在附近观察情势,他的威胁不可忽略。

俏如来:我现在就去调动人员。


【灵界】

邪马台笑:啊啊啊!

忆无心:你是在叫什么。

邪马台笑:好想要从那个臭喇蚜的头上打一拳。

天海光流:<是蜘蛛不是喇蚜。>

邪马台笑:一样啦。

白狼:这样只是坐困愁城,必须想办法突破困境。

忆无心:我有办法。

邪马台笑:你有什么办法啊。

忆无心:千雪阿叔有给我一块令牌,他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只要带着这块令牌前往苗疆,就有人会帮我。

邪马台笑:好办法啊,那你现在,就去跟那只蜘蛛说一声借过,让你去苗疆。而且啊,要说请,这样才有礼貌。

忆无心:你们送我出去。

白狼:太危险了。

忆无心:你们怕了?

邪马台笑:别再说这句了,没用啦。

忆无心:就叫你别敲我的头嘛,我是说真的。大师兄不知道可以支持多久,万一让他们闯进来,那才是真正的危险啊。

白狼:闯进来,你也不会有事。

忆无心:你要保护我吗?

白狼:哼,想保护你的人很多,不需要我。我会对上网中人。

忆无心:反正进退都是死,为什么不要赌一下。

邪马台笑:那你令牌给我,我去。

忆无心:不行,我要亲身去才不会出错。而且大师兄还要靠你保护。

邪马台笑:你知道这件事情有多危险吗?

忆无心:那你知道灵界里面,魔世的封印又有多危险。大师兄,二师兄,俏如来,大家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阻止魔世的出现吗?大家都冒险了,为什么我可以不用冒险。而且我明明就还有用处啊。

邪马台笑:说不赢你啦,反正你就是一点都不听话。

白狼:她要是说得听,就不是石头仔了。

忆无心:白烁烁。

白狼:梁皇无忌,你可以在结界开出一条路,让我护送她前往苗疆吗?

梁皇无忌:此举虽然冒险,但我们也别无选择了。不过白狼,你不能去。

白狼:为什么?

梁皇无忌:你是网中人注意的目标,你出现,网中人可能会亲自前来。你要引开网中人的注意。如果是被其他的人阻杀,无心存活的机会会比较高。

邪马台笑:那就交给我跟光流了。

白狼:哼,换成是别人,网中人就不会亲自出手吗?

梁皇无忌:或者网中人会被别处吸引过去。

白狼:这是什么意思?

梁皇无忌:我相信俏如来会有动作,那就是我们的机会。现在,就是等待机会。


【野外】

[斜阳暮色中,两条相同的背影映入熏霞。沉默,是两人心中的暗流,亦是无法言语的对白。]

(林中,史艳文扶着藏镜人的轮椅)

史艳文: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要跟精忠、银燕相认,明明你才是史艳文。

藏镜人:现在的我,对武林毫无帮助。但你不同,你可以代替我为武林惩奸除恶。

史艳文:所以,好人永远都是史艳文在做吗?

藏镜人:我若是无法恢复, 以后,你就是永远的史艳文了。

史艳文:我不需要你的施舍,藏镜人犹原是藏镜人。帮助中原,是要还你那颗阎王低头的人情;现在冒名顶替,只是方便行事而已。而你……定要恢复史艳文之身。

藏镜人:就因为你是藏镜人的身分,不可能被中原人所接受。以史艳文的身分为中原奔走,等待整个武林,都接受了你的恩德之时,再揭露你就是藏镜人的事实,而你在中原人的心目中,就会变成是一个正气之人了。更何况,为兄也从来不认为你心存恶根。过去的一切,只是立场不同,命运作弄。

史艳文:当日,你就不该救我。

藏镜人:小弟,等中原恢复平静以后,随我回家,见母亲一面吧。母亲大人若知情你还活着,定是万分欢喜。

史艳文:这……让我再考虑一下。

藏镜人:你还是不想要认祖归宗吗?你的内心,还有恨吗?

史艳文:苗疆对我,终究还是有养育之恩。要我抛弃罗碧这个名字,改姓归宗,我……

藏镜人:无需改姓,史罗碧也不无是一个好名字啊。小弟,为兄不会强迫你,你自己决定吧。名姓只是一个表征,你我的兄弟血缘,才是真实。


【苗疆.殿内】

苗王:耗费这么多的人力与时间,不但毫无进展,甚至还让中原注意到我们在找九龙天书。现在,竟然连可能的线索也让他逃走了。你就是这样办事的吗?

女暴君:王上请息怒,属下已经加派人手在找寻了。相信很快就会有九龙天书的消息。

苗王:加快动作,若燕驼龙真找到有关九龙天书的讯息,那史家的人一定也会知道。我们绝不能让中原有机会来阻挠。

狼主:我早就说过了,把事情交给这个女人处理,只会越来越惨。

(狼主入内)

苗王:千雪,你回来了。

狼主:拿去,这就是你要的始帝之鳞。

苗王:你做得很好。

狼主:现在,可以撤回对藏仔的追杀了吧?

女暴君:狼主,到现在,你还挂念那名叛徒啊。

狼主:因为啊,我不像一些人,跟藏仔连孩子都生了,转过身就想置他于死地。

女暴君:藏镜人的作为,就算死上万次,也无法消弭其罪。你这样袒护他,可是有损你王族的身份啊。

狼主:藏仔是做了什么了?他为苗疆出生入死,建下无数功绩,难道都错了?

女暴君:他隐瞒身世,与史艳文勾结,便是存有二心。

狼主:自己的父母可以选吗?我都替藏仔的女儿感到倒霉。

苗王:够了。藏镜人的追杀令,必须等到整个计划,全部完成之后才能撤除。

狼主:等一下,这跟当初我们说的不一样。你说只要我拿到三王骨,你就愿意放过藏仔。

女暴君:只取回一个王骨,就敢开口要求王上收回追杀令。狼主,你对自己未免太过自信了

狼主:总好过你连一本书都找不到吧。

女暴君:至少我有尽力去做。比起你另一名忙着在私斗的兄弟,我才是真的为苗疆在做事的人啊。

狼主:温仔有他自己的做法。你们本来就是不同层次的人。怎么有可能料到他的想法。

女暴君:他的算计之心,又有谁能抓得准呢?

苗王:总而言之,完成这个计划是全苗疆的首要。除了九龙天书之外,三王骨亦有欠缺,必须早日找齐。

狼主:关于狼王爪,你要怎样处理啊。

苗王:嗯。


【琉璃树】

冥医:这个默啊苍离,外面乱到昏天暗地,他还在这里装模作样,我就不信他真的一点都不要紧。人不在,是对还是不对啊。

(冥医走近查看)

冥医:还真的没看到人。奇怪了,他是会去哪里啊。

(默苍离步入)

冥医:终于回来了。你是跑到哪里了啊。

默苍离:出去走走看看,没什么。

冥医:还没什么,你到底知不知道现在状况有多严重。

默苍离:我明白。

冥医:你明白。你明白还坐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快想办法解决。

默苍离:想解决这件事,你不应该来找我。

冥医:不找你要找谁?

默苍离:俏如来是现今的武林盟主,你应该去找他才对。

冥医:这次不像之前那么简单,事情牵涉到魔界,我看是很难处理。

默苍离:难,也不应该是你来问我。

冥医:难道出一下手,帮一下忙是会要你的命吗?俏如来那么努力,你就不能好心一点吗?

默苍离:你还有那个闲情去管别人的事情吗?那件事,你想拖延到何时?

冥医:什么拖延,我只是事情太多,没时间去处理。

默苍离:那你现在还在这里做什么。

冥医:现在是要赶我走就是了啦。

默苍离:不是任何人都有这样的机会。你该好好珍惜,别让自己后悔。

冥医:后悔吗?

(默苍离擦镜)

冥医:会不会后悔我是不知道啦。但是有一件事我很在意,将他弄清楚好像也不是坏事。我走了。


【梅香坞】

(恋红梅独饮)

恋红梅:光儿,我不是一个尽责的母亲对吗?你一定很怨恨我,怨我没有保护你,怨我将你生到这个世上,却让你受尽了苦楚。是娘亲错了,从一开始,就不该答应让你给那个医生医治。

(回忆)

光儿:真痛……娘亲啊,娘亲你在哪里啊。  

恋红梅:阿娘在这里,阿娘在这里陪你啊。

光儿:真痛……

恋红梅:再忍耐一下。你很勇敢,再忍耐一下就好了。好了,睡一觉起来就会好了。阿娘在这里陪你。眼睛要闭紧,不能睁开喔。马上就会好了,不会再痛了……

(恋红梅举匕首欲动手,被一道光芒阻止,万曙天进入)

万曙天:你在做什么。

(两人动手争执)

万曙天:你疯了吗,那是我们的儿子啊。

恋红梅:就因为他是我们的儿子,你给我放手,放开。

(光儿醒来)

光儿:爹亲…爹亲……你不要再和娘吵架了,我都有乖乖吃药,也有给大夫抽血,我会很听你们的话,你们不要再吵架了,好不好。

万曙天:好,我们不会吵架。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现在你好好休息,等一下我们就过来陪你,知道吗。

(万曙天哄小孩睡下,恋红梅出门)

(室外)

万曙天: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方才你想要做什么。

恋红梅: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没有别的解释。

万曙天:为什么?

恋红梅:我已经受不了了啊。我没办法在看到他这个模样。每一次的治疗,都比上一次要痛、要折磨。他身上都是抽血留下的伤口。吃下去又吐出来的药里面,全部都是血。我没办法再听到他一边哭,一边喊痛,可是……我却只能一再欺骗他,说他一定会好起来,叫她忍耐。我没办法了。你能不能放过我。放过他吧……

万曙天:对不住。

恋红梅:道歉有什么用。你不要再带光儿去找那个医生了。不然你就跟我说,那个医生是谁。我自己去跟他说清楚。

万曙天:我知道你很心疼光儿,也了解你照顾他的压力。但只要继续坚持下去,一定能找到医治的方法。

恋红梅: 我只看到他越来越虚弱,越来越痛,我已经不记得他笑起来,是什么模样了。他做了什么错事,要受到这种折磨。如果要让他这样日夜煎熬活着,还不如……不如让他早点解脱……

万曙天:红梅,你说的我都想过。见他受苦,我又何尝不心痛。但你也知道,失血症是多难缠的病症,除了那位医生,没人愿意治疗光儿了。就算是非常渺茫的希望,我也不愿放弃。光儿一定会好起来。等到他的病好了以后,我们就能共同来完成你的愿望。

恋红梅:三年了,我已经不会再继续做梦的等待奇迹。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陪着光儿,让他平平静静,不再痛苦的渡过他剩下的时间而已。我求你,不要再将我们分开了…… 

万曙天:再试最后一遍,如果病情还是没有起色,我们就终止治疗,这样你能接受吗?

(回忆结束)

恋红梅:光儿,结果……你再也没有回来。我连你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冥医入)

冥医:今天没有营业喔。

恋红梅:休息两天,也影响不了生意。客人你来得刚好,坐下来陪我喝两杯吧。免费招待喔。

冥医:有不用钱的酒也是不错。老板娘今天这么好兴致啊。

恋红梅:先生是熟面孔,老主顾。但一直不知道你的名字。看我这个当老板的是怎么做的。请问先生大名。

冥医:叫我冥医就好。上回的事情,抱歉了。

恋红梅:冥医……

冥医:是怎么了?

恋红梅:没有。到今天才知道你的名字,有一点慢了。

冥医:江湖中的人,浪迹无踪,就算不知道姓名,又有什么关系呢?

恋红梅:关系很大啊。要是有客人喝酒闹事,还是白吃白喝,不知道姓名,我该向谁追讨。这可是一个很叫人头痛的问题。

冥医:这一点我倒是没想过。我的患者通常都很愿意付钱。对了,说到这,老板娘,你和万朔夜认识吗?

恋红梅:为何突然问起他?

冥医:他和我以前的一个病人有所关系。我很关心他的来历。

恋红梅:万朔夜也是梅香坞的常客,我怎么能随便出卖客人。你能否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我听。让我想看看,是不是该提供你一点线索。

冥医:这样喔,事情是这样啦--

(冥医讲述)

恋红梅:原来如此。那你现在对当年的实验,对那个孩子,还是心怀愧疚吗?

冥医:我没有感觉。我叫做冥医,早就习惯送入幽冥的死者了。如果救不回一个病人,就要愧疚十几年,这样我这辈子,不就连眨眼睛的时间都没有了。如果因为这种事情而良心不安,这样是做不了医生的。

恋红梅:你说你不该良心不安。但在试验的时候,那个孩子可有哭着求你,拜托你住手。那个时候,难道你都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做对了。

冥医: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我已经放下了。

恋红梅:放下,你说得真简单。但假使别人放不下呢?

冥医:嗯。

恋红梅:像你这种人,根本不值得被原谅。杀人的凶手,为我儿偿命来。

(两人对峙)


【夜野外百武会】

史艳文:精忠,人已汇集,由你统筹进攻。

俏如来:此战由父亲率队突击,目标进入灵界,建立内部防线。为了集中力量,众人要维持阵型,不可四散。

郭筝等:是。

史艳文:随我前进。

(众人出发)


【灵界外】

网中人画外:一字阵,单点突破,成吗?

(史艳文等遭遇魔司令等)

魔司令:你们进不了灵界。

(两方对峙)


【灵界内】

忆无心:大师兄,你没事吧。

梁皇无忌:我还撑得住。

邪马台笑:等这么久了,到底机会来了没。魅鬼的攻击缓解,俏如来已发动攻势。

(邪马台笑背负忆无心)

梁皇无忌:我要打开通道,你们准备。

白狼:忆无心,你要平安回来。

忆无心:我会。

梁皇无忌:乾坤无忌,风雷授命。

邪马台笑:光流啊,酒好喝吧。

天海光流:<都被你喝完了。>

梁皇无忌:九宫为镇,天火为壁。

邪马台笑:既然酒都喝完了,那就——

梁皇无忌:开。

(梁皇无忌开天火壁封印)

邪马台笑:冲啊。

(邪马台笑等冲出灵界)


[死战死战,法阵开启,死战当前,邪马台笑,天海光流,能否顺利杀出魅鬼重围?

援助援助,忆无心真能请到苗疆救兵,前来援助吗?

计策计策,拯救灵界,俏如来一点突破之计策,能否布起最后的防线?

恩怨纠缠,恋红梅决杀冥医,冥医又该如何排解。

是邪能胜正或是正能诛邪,灵魔破世之决即将扭转天地之势?

最极端的详情,欲知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十三集——全面溃败。]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