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1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369364050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十一集 神魔非我 剑十一

录入:浪花海月


【暗夜· 不悔峰】

[不悔峰不悔峰,峰下戒备关注,峰上双影对立。一者如高山巍然,一者如冷潭深渊,而高张的剑意,却似满弦之弓,蓄势待发。]

任飘渺:这是期待已久的一战。

宫本总司:来吧。

宫本总司&任飘渺:喝!

[顶端剑者之决 剑气纵横 在不悔峰上刻写历史见证。]

任飘渺:破空虚灭,喝!(无双剑上手)

宫本总司:一剑无极!

(双招冲击,各自化消)

宫本总司:一剑无极!

任飘渺:玄真绝虚!

宫本总司:一剑无极!

[奇幻瑰丽的剑姿 纵横开阔的变化 激烈攻防看得在场众人张舌不已。]

雪山银燕:< 同样的无极剑法 在师尊手下 竟然是完全不同的变化与威力 如果能让剑无极看到此战 一定对他有很大的帮助 可是……啊……>

俏如来:凤姑娘。(上前)

酆都月:观战的距离,到此为止。

凤蝶:俏如来、银燕,好久不见。

俏如来:凤姑娘,你……别来无恙否?

凤蝶:我很好,现在不比以往,你不用为我操心,自己保重。

俏如来;凤姑娘,剑无极他……

(凤蝶不语,回身观战)


任飘渺:呀!

宫本总司:喝!

任飘渺:剑九 轮回!

宫本总司:一剑无尽!

[轮回之剑 往而复始 无暇无隙 却仍受制无边无际无穷无尽之招!]

任飘渺:(嘴角渗血)我看得上的对手,果然没让我失望。

宫本总司:用出你的绝技,替此战画下终止。

任飘渺:飘渺剑法,剑八已得天下第一,剑九灭巫教全族。天下间,你是头一个见识剑十之人。

宫本总司:赐招吧。


【灵界外围】

梁皇无忌:阴阳呼应,五雷极顶贯天灵,错了,我错了,原来竟是这样。


【陷阴谷】

网中人:啊——

(忆起过去——

……这本蜕变大法,会让你失去自己。

网中人:我不甘心,我将再来!

……

网中人:这是什么剑法?你是谁?

……

网中人:止戈流,墨……

……

黑白郎君:哈哈哈……黑白郎君将以你的失败为快乐啦!

网中人: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你在我面前,永远只有失败再失败!)

网中人: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我就是,魔之右手,我是……妖神将!

魔司令&苏厉:恭迎主人回归。

[就在网中人取回记忆同时,各处地形,魑鬼渐渐成型。]

魑鬼:呜……啊……

[魑鬼苏醒,各自聚集,三五成群,聚十成百,最后成千上万全数冲向陷阴谷,形成百鬼夜奔之恐怖局面!]

村民:啊……那是什么?呃,会痛啊,啊啊……呃……


【村庄】

春桃:警钟响了,发生什么事情?

村民一:怎么了,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村民二:我也不知道,难道是说上次那群贼人又要来了?

村民三:啊,怎会突然没声了,看更的阿旺是在做什么?

村民二:啊、啊啊,那是什么,那是什么啊!

村民一:啊,妖怪、妖怪啊……

春桃:这是什么东西?(捡起长棍)闪开,别过来!啊,可恶,怎么越来越多。

剑无极:喝!

春桃:啊?你……

剑无极:哼,凤蝶,你什么时候也需要别人保护了?虽然我是很乐意啊。

春桃:你是在说什么疯话。等一下啊,疯子,你是要去哪里?不要出去送死啊。

村民:啊……救命,救命啊!

剑无极:可恶的西剑流,不准你们伤害我的族人,喝!

[剑无极孤身力抗,奈何众鬼来势汹汹,竟是源源不绝,剑无极伤躯难以支撑,渐感力不从心了。]

剑无极:啊……呼呼……为何总是杀之不尽?难道……难道我真的做不到吗?

小夏:呜呜……我不想要被妖怪吃掉啊。大哥哥,救我们啊!

剑无极:想打败我,没这么简单!我说过了,我绝对不认输,来喔!

[剑无极集气于身,灵属之器幻化成型,再展无极剑法!]

剑无极:一剑无尽!

[灵属之器配上无极剑法,魑鬼瞬息之间尽数被灭!]

魑鬼:哇……啊……

剑无极:呼呼……我终于……保住你们了,啊……(昏去)

春桃:伤势又变严重了,真会给人添麻烦、保护其他的人又没有好处,他们根本就不懂感谢啦,没遇到过像你这么傻的人。唉,还是先将你搬回家吧。

村民:我、我来帮忙。


【不悔峰】

宫本总司:赐招吧。

[不曾问世之招,傲对今生最强敌手,剑十未出 已是气势逼人。]

宫本总司:神魔一念!

[而宫本总司融合神魔一念与无极剑法,却是神意内敛 精神自发。]

雪山银燕: 师尊。

俏如来: <最后一招了。>

[忽然间——]

雨音霜:啊,小心!

风间始:这是什么东西?

酆都月:<低等的物灵。>喝!

武者:啊,它会咬人啊。

      还真多啊。


[无数鬼形袭向不悔峰周围,山脚下还珠楼 百武会双方顿起一片混乱 激战之中

郭筝:你们看!

[层层叠叠,两大高手不断累积的无边剑意垄罩不悔峰顶,生灵难近,自灭于外!]

任飘渺:剑十·天葬!   

宫本总司:神魔一念·一剑无声!

剑雨碰触宫本总司瞬间 竟是挟威反射 神魔之威 誓要抗天

[剑与剑,不同的意境各自璀璨,生死差在毫厘,无心无念之招胜出!]

任飘渺:呃啊……

[剑指穿身的同时 不悔峰上累积的剑意也塌然崩碎。]

雪山银燕:师尊赢了!

凤蝶:主人!

[就在这个瞬间——]

任飘渺:<八式往复入轮回,自身而灭谓天葬。极而复始,不生不灭,乃是……>我,悟了! 喝啊——

[剑意突破空间,剑心随之顿悟,飘渺剑法第十一式,横空出世!]

任飘渺:十一,涅盘!

宫本总司:神魔非我·一剑无声!

[脱轮回入天葬,不生不灭之招,扭转战局!]

[致命一击!]

宫本总司:啊……神魔非我·一剑——

(无数记忆掠过)

宫本总司:无悔!

[垂死反击最终招 气势磅礡无匹,一剑发出却是悔差三寸,天地哀嚎。]

(两人自峰上坠下)

任飘渺:哈哈哈……哈哈哈哈!

宫本总司:呃……

俏如来: 师尊哪。

雪山银燕:师尊!

酆都月:护住楼主。

凤蝶:啊,主人。


俏如来:师尊,啊……

雪山银燕:(化出啸灵枪)杀!还珠楼,呃……(被俏如来点住穴位)

雨音霜:啊,银燕。

雪山银燕:俏如来,放开我!


凤蝶:主人。

任飘渺:呃、啊……回还珠楼。(众人离开)

雪山银燕:俏如来!

俏如来:百武会众人退回!他是我的师尊,我要为他安葬……

笑不老:盟主,请节哀顺变。

郭筝:请节哀。

雪山银燕:俏如来!

俏如来:你要多少人陪你死,你才甘愿!

(银燕不语)

俏如来:风间壮士、霜姑娘,等他冷静了,为他解穴。(离开)

雨音霜:我为你解穴,报仇不用急于一时。

雪山银燕:呃,啊……师尊…师尊……啊——

[谁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树林】

狼主:想拿回始帝之鳞只有一个方式。(按刀)

史艳文:狼主当真不愿和平解决吗?

狼主:事情若是有得转圜,我也不用这样费工了。

史艳文:那艳文只好……对不住了,喝!

[纯阳掌掌气连环,笑藏刀刀势凌厉,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狼主:哇,不是说笑的吧。凭你这种本事,竟然可以跟藏仔斗这么久,看来藏仔果然对你放水放很大。

史艳文:艳文的目的只在取回始帝之鳞,毫无伤人之意,请狼主不可为难。

狼主:不为难你,就换我为难了。始帝之鳞我是绝对不会交出。想拿回,就只能从我的尸体身上取了!

史艳文:真要做到这么绝?

狼主:真是多话!十里飞霜!

史艳文:辟邪烈日!

狼主:喝!<再怎样说,他也是藏仔的大哥,他为了藏仔的伤势,四处奔波找寻药材。我若是杀了他,等藏仔醒过来,我是要怎样跟他交代啊。>

史艳文:<狼主,啊……>

[再交手,双方皆有顾虑,始帝之鳞既不能失,眼前之人更不能杀。踌躇之心,致使战局陷入僵持。]

狼主:再这样打下去,也不会有结果。

史艳文:艳文亦有同感。

狼主:最后一招,决定胜负。至于死活,就看你的造化了。喝!

史艳文:啊,是皇世经天宝典!

狼主:喝啊——

[苗疆镇国神功再现,史艳文屏气凝神,丝毫不敢大意。]

狼主:皇世经天,星辰万变——

史艳文:啊,无奈啊!喝——

[就在冲突即将爆发之际——]

村民:救命啊,救我,救我,啊……

      阿财,阿财啊!

      找死喔,还不快走啊。

      啊……呃……

史艳文:啊,怎会这样?

狼主:过来了,喝!

史艳文:喝!<这莫名鬼怪数量虽多,却是不堪一击。嗯。>

[一瞬的眼神,已是了然于胸。]

狼主:破空千狼影!

史艳文:纯阳贯地!

[不同的招式,相同的目标,噬人恶魂瞬间消弭无形。]

史艳文:嗯?已不见狼主身影。<方才那些吃人鬼怪,来历必不单纯,莫非有事发生?狼主趁乱离去,时机已逝,看来只好另寻他发,讨回始帝之鳞。眼下无根水与鬼头菇都已取得,还是先回正气山庄,请冥医前来救治。>



【林中】

莫前尘:周遭的阴邪之气无故提升,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黑龙:是不是跟网中人有关系?

莫前尘:我能以术法探测阴邪之气最重的地方,但魔界之人狡诈阴险,说不定,又是一个陷阱。

独眼龙:我们也只能尽力去做。

莫前尘:好吧,也只好赌这个机会了。

(冥医来到)

冥医:真抱歉,打扰诸位。独眼龙,我有事情找你。

独眼龙:原来是冥医,找俺何事?

冥医:我就直接问了,你还记得万曙天吗?

独眼龙:为何你会向俺问起他?

冥医:这解释起来很复杂,等一下再说。我问你,你认识一个自称是他的儿子,会用他的刀法的少年人吗?

独眼龙:你说的是万朔夜?

冥医:嗯……怎么了,一听到这个名字,你们脸色就全部都变了,难道你们跟他有过节?

莫前尘:非是过节,而是警惕,万朔夜多次向独眼龙挑战未成,甚至与魔界中人勾结。在幽灵魔刀被盗之时,前来阻碍,使得灵界错失追回魔刀的时机。如今幽灵魔刀下落不明,万一酿成灾祸,他也难辞其咎。

冥医:哇,这下事情真的严重了。

月牙岚:而当初打伤神田与白狼的人应该也是他。

冥医:打他们做什么,又是有什么过节了?

月牙岚:这两人都曾与独眼龙交过手,说不定是要测试自己的实力。

独眼龙:他只是受到有心人的利用,未必明白后果,不能将罪责都怪在他的身上。

冥医:真奇怪,为什么反而是你这个当事人在替他辩护啊。

独眼龙:个中缘故,一言难尽。当务之急是追回幽灵魔刀,阻止事态恶化。冥医,你又是为何而来?

冥医:我想知道,那个万朔夜的真实来历。

独眼龙:<他的真实来历?>这是什么意思?

冥医:因为万曙天唯一的儿子,早就在多年前就已经过身了。

独眼龙:这……怎会如此?

莫前尘:独眼龙,看来你与这位大夫还有要事商量,我们就先去追查魔司令的下落,你处理好事情再赶上即可。

独眼龙:多谢,俺会很快就跟上。

(莫前尘等人离开)

独眼龙:冥医,可以请你再说详细些吗?

冥医:我还以为你会比我更了解,原来你不知道这些事情啊。好吧,我就将这些事情从头至尾说清楚。

       十几年前,万曙天找上我,希望我能医治他的儿子。因为他的儿子得到一种很罕见的病症,叫做失血症。这种病会使病人迅速衰弱,欠缺免疫力,有时候全身都会感到剧烈的疼痛,伴随出血,是一种很棘手的疾病。

独眼龙;<就在俺提出挑战之后,竟然……>

冥医:这是一种绝症,根本就没有医治的药方,我只能尝试,却无法保证。我向万曙天说明,唯有经过试验,才有可能找到有效的治疗方式。他也同意我这样做,所以,我便开始为那个孩子做治疗。

独眼龙:你说的试验,莫非,是将他的儿子当作试验品?

冥医:你要这样说,我也不能否认,我确实只能用试验的方式,找出可能救那个孩子的方法。治疗进行了两年,这期间我尝试过很多种疗法,但是他的情况并没有改善,只是增添他的痛苦,最后,终究是回天乏术。所以啊,那个孩子若是还活着,应该就和万朔夜的年纪差不多。

独眼龙:竟然发生过这种事情,和死去的孩子同岁……或许,他是养子吧。因为年纪相仿,才让俺误以为他是俺所见的孩子。

冥医:这样说就说得通了,失去独子,万曙天想再栽培一名传人,这也是正常。不过……也许是我多心,我感觉万朔夜是刻意误导我们,但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用意就对了。

独眼龙:话说回头,冥医,你是如何得知俺与仁刀的关联?

冥医:啊,这嘛,是因为他手臂上的刀伤。当年我替他诊疗的时候,认出是你的刀法,所以才会想到你,也许会知道关于他的事情。

独眼龙:他手上的伤有医好吗?

冥医:本来是可以医好,但是他不愿意。

独眼龙:为什么?

冥医:每一次我想帮他医治,他都说他可以等,叫我先思考要怎么救他儿子的方法,后来他的儿子过世之后,他说那已经不重要了,又再拒绝我。我原本认为过了这么久了,他可能会改变想法,想不到,他已经死了。

独眼龙:他是怎样死的?

冥医:你很在意?

独眼龙:我……

冥医:那为何你会伤他?

独眼龙:这是我一生中最难以弥补的错事。

冥医:罢了,你是打伤他没错,但不肯接受治疗,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他儿子的病,也不是你应该负责的。

独眼龙:但让他终生不能再提刀的人,是俺,俺剥夺了一名武学宗师,一名好人本能行走的坦途,只为了一个……飘渺无实的名号。

冥医:嗯……我该离开了,未来若是有需要帮忙之处,尽管提出。

独眼龙:多谢,请。(离开)


【梅香坞】

宾客一:喂,为什么今天的表演还没开始啊,我们已经等很久了。

柳霞:人客倌别这么心急嘛,再等一下啦。

(恋红梅自内走出)

柳霞:老板娘出来了,我去跟她问问看。

      红梅姐,客人在问表演怎么还没开始?红梅姐啊。

恋红梅:柳霞,找我有什么事情?

柳霞:客人说等表演等很久了。红梅姐啊,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恋红梅:没什么,你帮我向客人道歉,我去叫秋露赶紧出来。

柳霞:是。

[突然,万千魑鬼奔窜而入,袭击众人.顿时哀号四起,被袭者转眼噬尽,不留断骸残肢。红粉楼台,今夜竟成炼狱!]

宾客二:啊……这、这是什么妖怪啊。

宾客三:不要在那边恍神,快走啊!

恋红梅:怪物,死来!

[掌风过处,妖火瞬间飞散,却无损漫天邪氛,恋红梅不惧反笑。]

恋红梅:哼,还真是不解风情的一群贵客,就让本姑娘来好好招待你们。红梅齐绽!(妖物被灭)

柳霞: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救命啊,救命啊!

(刀气袭入,击灭魑鬼)

柳霞:啊,我、我……我还活着。

万朔夜:进入,找一个地方躲起来。

柳霞:是、是,多谢你啊。(入内)

万朔夜:这是……

恋红梅:先将他们解决再来问吧。绯雨迷离!

万朔夜:暮雪沉影!

(两人出招,灭去众魑鬼)

恋红梅:唉,这下我损失大了。

万朔夜:方才那些是什么?

恋红梅:谁知道,他们突然就冲进来吃人,谁还有心情管这些。嗯?怎样了,难得你会关心目标以外的事情。

万朔夜:没事。(入内)

恋红梅:唉,这下要整理很麻烦了。


【林中】

{莫前尘三人奋力对抗魑鬼)

月牙岚:喝!

黑龙:这是什么怪物啊,这么多又会咬人。

莫前尘:喝啊!

(突来刀气,灭去魑鬼,独眼龙赶到)

独眼龙:这是怎样一回事?那是什么怪物?

月牙岚:看以一种低等的物灵,但是数量怎会这么多。

莫前尘:啊,难道……这就是魑鬼?

黑龙:魑鬼?那是什么?

莫前尘:前次灵界大战,妖神将所率领的战力。众人快回灵界!

独眼龙:嗯!


【陷阴谷】

[百鬼夜奔,齐聚陷阴谷,声威浩荡,竟将方圆十里染成殃云一片。]

网中人:你们回来了,我的孩儿。

[魑鬼降落,各自结合组成人形,陷阴谷顿现数千大军,齐同一跪。]

魔司令:主人。

网中人:你做的很好,唤醒了我沉眠的灵魂。

魔司令:属下对主人多有不敬,死罪。

网中人:是死罪。

魔司令:呃……啊——啊呃……

网中人:无定魔丝贯入你体内七脉,逼出你的潜力,你剩下十天的寿元。这十天之内,你的功体会倍增,回到魔世之后,我会替你解开。

魔司令:多谢……主人。

网中人:过,我已罚过;功,就在回归魔世之后再赏。我要你背水一战,十天内,助我攻下灵界。

魔司令:魔司令等待这一天已久,等主人下令。

(网中人看向苏厉)

苏厉:苏厉追随主人,万死不辞。

网中人:嗯。我带领十三万魑鬼来到人界,而今剩下五万也够了。

(高举魔刀)

网中人:一入魔世,终生魔族。任何叛徒,我必亲殛之!


【正气山庄】

(史艳文回返)

脚仔王:史艳文,你回来了。

史艳文:嗯。精忠呢?

鬼夜丸:他跟雪山银燕去看宫本大人与任飘渺的决战,等一下就会回来了。

(两人抱宫本尸体而入)

鬼夜丸:啊,宫本大人!宫本大人……

脚仔王: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宫本总司不是比那个任飘渺更强吗?为什么死的人反而是他,这没道理啊。

鬼夜丸:不是没道理,是没天理,像宫本大人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应该这样死去。

雪山银燕:师尊……

史艳文:精忠,先将宫本总司安葬吧。

俏如来:……是。

[过往教诲历历在目,飘落的黄纸,化成不舍的心伤,一张一张,沉入众人的心中。]

史艳文:宫本总司为中原付出甚多,艳文尚不及回报,故人已成一坯黄土,万般感慨,实难言表。

鬼夜丸:军师大人若是知晓,一定会很伤心。

俏如来:邪马台笑与天海光流呢,为何没见到他们两人?

鬼夜丸:你离开之后,忆无心跑来救援,说幽灵魔刀被魔界抢走,灵界状况危急,所以他们就跟去帮忙了。

俏如来:幽灵魔刀被夺?<之前燕驼龙前辈曾经提过,魔司令乃是魔界兵将,有意夺取幽灵魔刀破解魔界封印。若是幽灵魔刀落到他的手中……>

(想起袭击的魑鬼)

俏如来:啊,难道那就是……

史艳文:精忠,你有想到什么了吗?

俏如来:若我猜想得没错,在不悔峰外攻击我们的鬼怪,必与幽灵魔刀和魔界有关。

史艳文:你们也遇上了那些吃人鬼怪了吗?

雪山银燕:父亲也遇到了?

史艳文:那些鬼怪果然不只一群。

俏如来:银燕,你马上前往灵界,向梁皇前辈询问详情,并留在灵界帮忙。我先去召集百武会人员,随后就到。

(银燕看着俏如来)

俏如来:银燕。

雪山银燕:大哥,你果然冷静,很冷静,很有大将之风。(离开)

风间始:俏如来,我要继续找寻我的大哥。灵界的事情,就恕我无法帮忙了。

俏如来:我明白,你先离开吧。

风间始:多谢。

雨音霜:我跟你一起去找。

(两人离开)

史艳文:银燕对你所讲的话,别放在心上。

俏如来:嗯,父亲,你此番回来,是药材已经齐备了吗?

史艳文:正是如此,麻烦你去商情冥医前来医治藏镜人,我留在正气山庄等他。

俏如来:孩儿知晓了。(离开)

鬼夜丸:这个俏如来,宫本大人死了,他还这么冷静,真的是越来越有样子了。我看没多久,他就会变成第二个温皇了。

脚仔王:你真是乱讲啊!为什么不是变成史艳文还是藏镜人,也不是你们家的赤羽,偏偏是温皇啊。

鬼夜丸:赤羽大人是外冷内热,史艳文外热内热,温皇是外热内冷。他口口声声师尊,宫本大人死了,他眼泪也没流一滴,当然是像温皇了。

脚仔王:我听你在放臭屁随便乱讲!俏如来他会这么冷静不冲动啊,其实他跟史艳文同样,都是热血的好汉哪。

鬼夜丸:真是这样吗,呵呵呵。


【血色琉璃树】

冥医:告别独眼龙之后,你知道我遇到什么?一大群的妖怪,你都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只差一点点,我就变成白骨了,幸好我还有一点本事,使出……喂,我说得这么紧张刺激,你不给我一点掌声,至少也应该应一下声吧,要不是知道你还有在喘气,我还以为我在跟一个死人讲话。

默苍离:我不想打扰你的兴致。

冥医:哼,看你在那凉凉的擦镜,就知道你根本没有在为我担心啦。朋友做到这个样子,唉,了然啦。

默苍离:除非我是白日见鬼,不然有什么好担忧的。

冥医:你你你……你讲得对,但是我就是不爽啊。

俏如来:师尊,前辈。

冥医:你会来这里,就代表宫本总司与任飘渺的决战已经结束了吧?看你的神色,宫本总司是不是赢了?

俏如来:宫本师尊他身亡了。

冥医:什么啊!他不但输掉,还死了?!

(默苍离沉默擦镜)

冥医:你们刚才不是有事要讲?

俏如来:是。

默苍离:宫本总司是怎样战败的,将战局讲一次给我听。

俏如来:是。师尊原本占了上风,但致命一击没及时命中。任飘渺在危急关头领悟了剑十一,重创了师尊。

冥医:临阵悟招这也可以啊。这太犯规了,一点道理也没有,根本是上天存心要来搅局!

默苍离:你说得不够详细,细细回想,再说一次。

俏如来:是。战局是这样,在不悔峰上……

默苍离:我听得不够详细,细细回想,再说一次。

俏如来:是。

……

默苍离:回想清楚,再说一次。

俏如来:(额冒冷汗)是。

……

默苍离:再讲。回想清楚,再讲!

俏如来:是!

默苍离:不够,再讲!

俏如来:是!

默苍离:不够! 再讲!

俏如来:(嘴角渗血)是!

默苍离:不够!再讲!

冥医:苍离啊,别再问了。

默苍离:再说一次,宫本总司是怎样死的?

俏如来:师尊他……他……

(双膝跪倒,呕出大滩鲜血)

冥医:啊,俏如来!冷静,调息。(扎针导气)

俏如来:哈哈哈,师尊他……死了!他死了!啊呵呵呵呵!

(双拳不断槌地)

[压抑的情感,难再隐藏,滴滴血泪落入尘土。难忘的关怀、提携,犹然在耳,然而斯人已远,终不可聚也。]

默苍离:你悲伤的时间够了,现在你可以说你的来意了。

冥医:你也有一点人性,现在这个情况……

默苍离:我已经制造给他处理感情的时间了,若是让他压抑著这份感情上战场,那会害死多少人?

俏如来:多谢前辈,俏如来没事。还有几件事情,也一并告知师尊与前辈……

冥医:药材已经准备好了啊,动作算蛮快的,等一下我就去正气山庄。另外你说的幽灵魔刀,会吃人的鬼怪还有魔界……那个会吃人的鬼怪,应该就是我遇到的那些东西。嗯……这件事情确实有严重喔。

俏如来:事情便是如此,徒儿告退。

默苍离:嗯,去吧。

(俏如来离开)

冥医:喂,你就这样什么都没讲,不是要替他划重点吗?

默苍离:他没问我意见,是因为知道眼下的线索还不能做任何的判断。所以,他会带着百武会的人去守护灵界,等待进一步的状况。

冥医:是这样吗?

默苍离:你还有事在身,不去处理吗?

冥医:转移话题。(离开)


【灵界外】

(梁皇无忌看着漫天魑鬼)

邪马台笑:现在的状况是怎样?

天海光流:看这个气氛好像不太对。

忆无心:大师兄,看你眉头深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梁皇无忌:百鬼夜奔,妖神将果然没死。他再度出现,数万魑鬼大军即将攻向灵界。

邪马台笑:魑鬼,那是什么东西?

梁皇无忌:你们很快就会看到。无心,灵界将成战场,到时我恐怕无法照顾你,你先离开,到正气山庄一避,也好替我等俏如来的消息。

忆无心:为什么要我离开?我是灵界的人,灵界有难,我怎能一个人走呢?俏如来我已经通知过了,他一定会来帮忙。

邪马台笑:气魄是有,但是碍手碍脚,你还是闪一边去好了。

忆无心:你不走,叫我走,这样对吗?

邪马台笑:酒都已经喝了,没钱还,当然也是要帮忙打架抵账。

忆无心:你们是我请来的,哪有留公亲不留事主的道理?

梁皇无忌:无心,不可任性。

忆无心:大师兄,灵长教过我,覆巢之下无完卵,也教过我,为所当为,义无反顾。你现在教我临阵脱逃,苟且偷生吗?

邪马台笑:你为什么总是在找死的时候,口才特别好啊。上回是在西剑流的大牢,现在也一样。

忆无心:还没打就认输。你是怕了吗?

邪马台笑:(打一下无心的头)怕你的头啦,这边的长到这么大,还不知道什么叫怕。

忆无心:总之,灵界的人没抛弃朋友逃走的。

梁皇无忌:好,灵界虽然式微,但没任何一个贪生怕死之徒,你不愧是三师弟养大的。西剑流与灵界虽是有仇,梁皇仍感谢两位仗义。

邪马台笑:过去的不高兴就别再说了,这边交朋友没有在记恨的。

梁皇无忌:魑鬼来犯,正面迎击困难。此战之险难测,我要借镇魔龙脉之地力,布置九宫天火壁。当结界张开,便无法进出灵界。请两位为我护法,希望以我之能,可以抗衡妖神将之力。

忆无心:但是二师兄、黑漉漉他们还没回来呢。

梁皇无忌:那就只能希望他们来得及。时间不多了。

邪马台笑:那就准备开始吧。

梁皇无忌:嗯。乾坤无忌,风雷授命,九宫为镇,天火为壁,喝啊——


【正气山庄·内室】

(冥医来到)

史艳文:冥医,你终于来了

冥医:想不到你的手脚还真快,那么难找的东西,竟然这么快就找齐了。无根水跟鬼头菇呢?

史艳文:在此。

冥医:嗯……你先退到一边去。

(扶起藏镜人)

冥医:喝,织命针!喝啊!


【还珠楼·大殿】

神蛊温皇:无悔,是剑者至极的觉悟。双剑,才能映射至极的锋芒。真可惜,我又失去了一名好对手。

[突然间,惊鸿掠影,剑光瞬落,来人竟是——]

神蛊温皇:喔,酆都月,这就是你送我的贺礼吗?

酆都月:楼主真是了解我,这份礼物你会收下吗?

神蛊温皇:我记得你一向崇拜我,现在你终于倦于追随我的脚步了吗?

酆都月:就因为崇拜,因为渴望超越,才要这样做,这是我对楼主最高的敬意。

神蛊温皇: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看中的人选,果然不会令我失望。

酆都月:你不该对我松了戒心,神蛊温皇,任飘渺,我追随已久的目标,我会胜过你,就在此时,更是此刻!


【灵界外】

梁皇无忌:乾坤无忌,风雷授命,九宫为镇,天火为壁,喝啊——

[为守灵界,梁皇无忌催起九宫天火阵。在灵界周围,张起一股赤流火壁。]

梁皇无忌:坎、坤、震、巽。

忆无心:二师兄他们还没回来吗。

邪马台笑:他们回来了。

(莫前尘等人急急而奔)

莫前尘:啊,是九宫天火壁,大师兄要封闭灵界了,快哪!

月牙岚:赶紧赶回灵界!

[就在莫前尘四人接近灵界之时!]

魑鬼:呜哇……

莫前尘:是魑鬼!

[数万魑鬼席卷而来,在灵界上空盘旋,观者无不怵目。同时,一只巨型蜘蛛破云降下!]

(网中人持茧而落)

网中人:九天银丝线,八卦罗网长。飞越地狱门,邪郎掌无常。

网中人:叛徒,邪神将!

梁皇无忌:乾、兑!

网中人:杀!

(驱动魑鬼攻击)

黑龙:啊,过来了!

独眼龙:众人小心。

莫前尘:一定要在九宫天火壁完成之前,赶回灵界!

月牙岚:杀!

(天海护住忆无心)

天海光流:(小心。)

邪马台笑:护阵!

[战战战,魑鬼大军压境,梁皇无忌、网中人,魔世两大先锋正面冲突,即将展开凄厉壮阔之战!独眼龙众人能否突破重围,抵达灵界驰援呢?

 在正气山庄的藏镜人,又能否顺利恢复、得到始帝之鳞的苗族,又会怎样走出下一步的举动?

 重伤的任飘渺,又能脱出酆都月的剑下吗?

 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收看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十二集——魔之变。]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