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09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364280345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九集 暴雨将至

录入:小懒鹿


【灵界】

[灵界再度受袭,网中人、魔司令极力牵制,而灵界内部——]

(灵界内)

莫前尘:白狼,你果真恶性不改!

白狼:挡我者死!

[幽灵魔刀在手,白狼杀意更恶,招招狠戾。]

莫前尘:玄龙掛阵,四方平关,喝——

白狼:阴阳一斩,喝——

莫前尘:啊……(受伤吐血)

白狼:呀——(砍向莫前尘,刀落瞬间停顿,莫前尘得以脱险,忆无心与黑龙赶到)

忆无心:白烁烁。

白狼:哼,离开。(化光离开)

莫前尘:快追!

(灵界外)

网中人:杀!

[对手有意拖战,梁皇无忌与独眼龙虽是心急如焚,却难脱身。]

(白狼从灵界内冲出)

黑龙:(与忆无心追出来)你别走啊!

独眼龙:白狼,(欲追,被魔司令挡下)仁道一斩——

网中人:天罗邪网,禁锢八方。(攻向粱皇)哼,你们的忌日将至。(离开)

梁皇无忌:乾坤无忌,风雷受命,法焰梵印。

(解开禁锢,莫前尘追出来)

梁皇无忌:快追回幽灵魔刀。(众人追去)


【小路上】

[独眼龙欲急追回幽灵魔刀,不料突然寒霜纷飞,入眼瞬间化为雪地冰天。]

独眼龙:怎么会是你?

万朔夜:我的来意,你应该很清楚。

独眼龙:难道你与魔界有所牵连?

万朔夜:随便你怎样想,我只想你全力与我一战。

独眼龙:俺说过,俺不会与你决斗,幽灵魔刀关系到灵界与中原的安危,你不该拦阻。

万朔夜:用说的没用,打败我之后,你自然可以通过。

独眼龙:唉。(拔刀)

[独眼龙心系魔刀去向,提起的金刀,是最无奈的重量。]

万朔夜:哼,来吧,喝——(二人交战)

[一方亟欲脱身,无心恋战,一方纠缠不放,欲激出对手实力,拉锯之战,再陷僵局。]

独眼龙:你的父亲是仁刀万曙天,他不会希望你这样做。

万朔夜:不要对我说他希望怎样,你对他又了解多少!

独眼龙:他心存仁厚,助人无数,冰封血流之刀,正因他不愿杀生,你继承他的刀法,不就是为了延续仁刀的精神吗?

万朔夜:你说得没错,他助人无数,那你知晓那些受他恩惠的人,有多少人回来帮助他吗?一个也没有,他们任凭我的父亲潦倒痛苦,一点也不来关心,心存仁厚又怎么样,被他饶过不杀的人,最后却回头来欺凌、耻笑他,这就是他应该得到的回报,你称他是侠士,那他的潦倒与痛苦,又是谁造成的?

独眼龙:啊……

万朔夜:我的父亲一辈子皆在成全别人,但又有谁来成全他?不要再说他希望什么,他真正的希望,我会替他完成,那就是打败你,夺回天下第一刀之名。

独眼龙:打败我也无法改变什么,俺不值得你这样做。(闭眼)

万朔夜:嗯?(独眼龙取下眼罩)

[紫瞳灵睛乍现,意识片刻的空缺,回神刹那,眼前已无人影。]

万朔夜:可恶,竟然用出这种招数,追上。(追了几步停下)算了,时机已逝,只能再找其他的方式。


【小路上】

黑龙:(追上白狼)白狼,(白狼拿刀攻击黑龙)你……你做什么?

白狼:讨厌的人,闪开!

黑龙:我不要闪开,你不能走!

白狼:什么黑白郎君,什么南宫恨,我不稀罕,不需要,喝——(黑龙吐血)死来,喝——(忆无心上前挡住)又是你,为什么又是你?

忆无心:白烁烁,你到底在做什么?

白狼:我要做白狼,天下无敌的白狼!

忆无心:就算你要天下无敌,也不能夺走幽灵魔刀啊!

白狼:废话,我的心情,你怎么能了解?

忆无心:(上前握住白狼的手)只要你愿意跟我说,我就能了解。我知道了,你的感觉我都知道,但是白烁烁,先将刀送还好吗?

白狼:我……

[白狼迟疑之间,突然——]

(两道力劲袭来,幽灵魔刀脱手)

苏厉:(接住幽灵魔刀并顺势反击)走。(离开)

白狼:喝——(被击退)

黑龙:石头仔,你有怎样吗?

忆无心:我无事。

白狼:是苏厉,可恶,我中计了,追。(追去)

忆无心:白烁烁啊,白烁烁啊。

黑龙:石头仔,再追去就很危险了,白狼变了,他刚才连我也想要杀呢。

忆无心:白烁烁他没变,他只是很怕,很孤独,他……

独眼龙:(追到此)白狼人呢?

黑龙:幽灵魔刀被夺走,他跑去追了。

独眼龙:哪一个方向?

黑龙:那边,(独眼龙追去)石头仔,我们先回灵界等待消息吧。

忆无心:嗯。


【正气山莊外】

宫本总司:他们任何一个人,你都伤不了,请退兵。

天海光流:(总司。)

邪马台笑:总司,你怎么会在这里?

宫本总司:笑,让我处理吧。

邪马台笑:这嘛……也好啦,俺懒的打女人。

女暴君:有自信的男人总是散发出一股魅力,但你,是不是有与这股魅力匹配的实力呢。

宫本总司:鬼夜丸,先将燕驼龙带进去救治。

鬼夜丸:好。

脚仔王:我跟你去,大仔啊。(二人扛着燕驼龙进入)

女暴君:真是旁若无人的态度,喝——

[女刑昂然盘首,矫如飞邪,宫本总司却是静若深渊,更不可测。]

女暴君:赤虹吐信——(被总司挡下)蠍尾针——

[交战数招连番失利,女暴君心中惊疑不定。]

宫本总司:(一手抓住女刑)请退兵。

女暴君:呵呵呵……你将奴家的东西抓着,是想要留做纪念吗?(总司放手)喝——

宫本总司:卑鄙。

女暴君:兵不厌诈嘛,喝——

邪马台笑:总司,这种凶女人,你若是要客气,就换俺来教训她。

[女暴君攻势再起,更如狂风暴雨,宫本总司随即反守为攻。]

宫本总司:一剑无极——

[一剑无极,剑网交织,突破围势。]

宫本总司:一剑无尽——

女暴君:银邪盘首——

[第二招,剑光无尽,更破守势,混乱之中,剑指已在眉心。]

宫本总司:(剑指女暴君眉心)坚持不退吗?

女暴君:<今日之势,也难以以多取胜,嗯。>哼,你想杀我吗?来呀,来嘛。(将总司手指移向自己胸前)对准我的心窝,让我一招痛快,来啊。(向前走)

宫本总司:(后退)不检点!

女暴君:(趁机化光离开)萧无名,我记住你了,呵呵呵……

邪马台笑:这样就走了,俺还以为要来个大乱斗,还想要做一下运动呢。

宫本总司:笑、光流,你们的伤势怎么样?

天海光流:(没要紧。)

邪马台笑:他是小伤,我已经好八成了,对了,你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宫本总司:我来找俏如来,想不到会遇上事端,那个女人根基深厚,招式毒辣异常,她是何人?因何缘由来到正气山莊?

天海光流:(她是来追杀燕驼龙。)

邪马台笑:那个女人就是女暴君,当初也是她来到西剑流,与炎魔交易,说要对付藏镜人,她是追杀燕驼龙来到此地,至于原因,可能要问燕驼龙才会清楚了。

宫本总司:看来苗疆终于正式展开行动了,俏如来呢?他不在正气山莊吗?

邪马台笑:史家的人事情都很多,一个一个常常不见人影,我也不知他跑去哪里,你要进去等他吗?

宫本总司:我之处境,不适合留在正气山莊。笑,等俏如来回来之后,请你替我转达,我会在西剑流离开的海口那附近的山崖等他。

邪马台笑:嗯~难得见你神情凝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宫本总司:没事,这是我个人的问题。

邪马台笑:你这样说就是将我们当做外人啰。

宫本总司:我不想连累你们。

邪马台笑:你这个人实在是……算了,你这个死人个性,再过几百年也是一样。

天海光流:(总司,这段时间辛苦你替西剑流担罪了。)

邪马台笑:光流说,辛苦你替西剑流担罪了。

宫本总司:哈,这种程度也算不上什么辛苦,你们自己的行迹也要小心。

邪马台笑:知道啦,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喝酒了,走,喝一杯吧。

宫本总司:心领了,我尚有事情,俏如来那边就麻烦你们传达了。

邪马台笑:这样喔,好吧,你自己小心。

宫本总司:放心吧。(离开)

邪马台笑:当年他若没离开西剑流帮助中原,相信很多事情都会改变。

天海光流:(变好还是变坏?)

邪马台笑:不知道,但如果炎魔是用他的肉体入灵,那西剑流是铁定惨了。


【美人阁外】

守卫一:擅闯美人阁者,杀无赦,喝——(两守卫攻向月牙岚)

月牙岚:住手,我并无恶意。

守卫二:男人来到此地,只有死路一条,喝——

[欲取离尘石,月牙岚遭逢阻碍,眼看对手难以说理,月牙岚虚晃一招,趁机取石。]

月牙岚:喝——(取得一块离尘石)离开。(飞速离开)

守卫一:可恶,好快的身法,追之不及了。

守卫二:离尘石遭受损伤,只怕主上回来会怪罪啊。

守卫一:啊……一切只能等主上回来之后,再行禀报了。


【太虚海境外】

[千雪孤鸣、史艳文为上太虚海境,史艳文聚气凝神,赫然使出——]

史艳文:飞瀑怒潮——

[飞瀑怒潮气劲恢宏,瞬间湖水爆冲,水击千丈,直接海境彼方,同一时间——]

狼主:嗯,皇世经天,星辰万变,暴雪千杀——

[冻寒刀气助阵,冲天水柱凝结成冰,化为冰桥,直通太虚海境。]

狼主:哇,竟然给你蒙到。

史艳文:哈,幸好没漏气,也不枉艳文被这招打伤多次了。

狼主:老实说,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学会这招的?

史艳文:记得是第三次对垒之时,艳文初窥门槛,第五次中招,也略有透彻,等到第八次被这招击中之后,艳文便自认识用。

狼主:你这是在夸耀自己是天才吗?你未免也太不要脸了。

史艳文:非也,艳文与藏镜人交战多年,自然了解彼此的武学,我相信藏镜人,也一定会艳文的纯阳掌。

狼主:是吗?那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看过藏仔用过啊。

史艳文:以藏镜人的傲气,怎么有可能在他人的面前,使用艳文的武功呢。

狼主:嗯,那你就没避讳?

史艳文:必要之时,何尝不可。

狼主:哼,你果然很不要脸。

史艳文:通路已成,我们还是赶快进入吧。

狼主:嗯。(二人进入)这里就是太虚海境。

史艳文:身处水域之中,犹能吐息如常,奇哉。

狼主:说是水,其实也不是水,除了刚进来的那层水壁之外,其实感觉好像是另一种空气,只是形态稳定,比较黏而已啦,你看,衣服也没有湿掉啊。

史艳文:真是特殊的环境,嗯?

狼主:这是……

史艳文:看来海境之内的空气,不足以让人正常喘息,稍微动作,就会呼吸困难。

众士兵:围起来,(众多士兵包围两人)

士兵一: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

史艳文:在下史艳文,有事求见海境之主。

士兵一:史艳文,我去向鳞王禀报,你们在此等。(离开后又回来)鳞王有令,请两位进入。

史艳文:多谢。(二人进入)

士兵一:禀鳞王,人已带到。

史艳文:在下史艳文,拜见鳞族之王。

鳞王:史贤人客气了,海境虽居处偏远,但史贤人的大名,却连鳞族之人皆都知晓,史贤人今日驾临海境,实为鳞族之幸,不知史贤人此来是为何故?

史艳文:艳文是为求无根水而来。

鳞王:无根水?

史艳文:艳文之弟急需无根水救命,恳请鳞王割爱。

鳞王:哈哈哈……

众士兵:哈哈哈……

鳞王:你要无根水,这有什么问题,现在你身边周围的就是了。

史艳文:啊,原来……多谢鳞王。

鳞王:史贤人多礼了。(看狼主)这位是……

狼主:我乃千雪孤鸣,苗王之弟。

鳞王:嗯?是苗疆之人,为何史贤人会跟宿敌一同前来?

史艳文:狼主与艳文之弟原是旧识,得知艳文欲求无根水,便随之同行,艳文能得入海境,亦是狼主的指点。

鳞王:喔?海境隐世已久,不知你是如何寻得此地?

狼主:我平生最爱游历,探访异景奇人,对传说中的鳞族早已心存好奇,却不得线索,近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之下,终于得到消息,这才特来参访,想不到鳞族果然存在,而且我还听说,鳞族当中,收藏着一位中原帝王之骨骸。

鳞王:中原帝王之骨骸,这也太过无稽了吧。

狼主:鳞王言下之意,是并无其事?

鳞王:远古以前,鳞族与常人确实交往频繁,但后来两方起了纷争,先祖遂下令隐居,此后,鳞族便少与常人来往,至今已过千年。

狼主:难道就没鳞族之人与外界相通?

鳞王:不可能,族人之间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凡是与常人密切来往者,永逐海境,除非领有授令,否则无人敢私离海境。

狼主:原来如此,看来这确实是一场误会,感谢鳞王为我解惑。

鳞王:事情能解释清楚便好,史贤人难得到来,不如多留几日,就让本王尽地主之谊。

史艳文:感谢鳞王好意,但艳文心系兄弟伤势,待他日再来拜访也不迟。

鳞王:既然如此,那本王也不强求了,只是时至深夜,史贤人不如暂宿一晚,明日再回也无不可。

史艳文:这……

狼主:好啦好啦,反正也不差这一时,而且我对鳞族也十分的好奇,我们就一起留下来,机会难得,何不游历一下再回。

史艳文:可是……

狼主:鳞王都已经开口了,你再推辞就说不过去了。

史艳文:啊……那艳文就却之不恭了。

鳞王:来人,带两位贵客下去休息。

士兵:是。(走至二人面前)请。(二人跟随之)


【梅香坞梅园内】

聆秋露:(歌)  飘飘锦色罗衣   琵琶半遮头脸

轻轻玩弄桐丝   歌声犹带唏嘘

沧沧湖中对影   独舟来往相随

渺渺西风饮秋露  朔夜袭日时


飘飘锦色罗衣   琵琶半遮头脸

轻轻玩弄桐丝   歌声犹带唏嘘

沧沧湖中对影   独舟来往相随

渺渺西风饮秋露  朔夜袭日时


渺渺西风饮秋露  朔夜袭日时

渺渺西风饮秋露  


【梅香坞停云阁内】

聆秋露:你还在想那件事。

万朔夜:这次是我的疏忽,下一次,他不会有逃避的机会。

聆秋露:但你还是挂心他说的话,关于仁刀的精神,他说的是真的,不是吗?你的父亲,不希望你用这种方式,去威逼别人接受挑战。

万朔夜:无论如何,我不会放弃,我必须完成父亲对我的期待,这是我唯一能报答他的方式。

宾客一:(与另一宾客到停云阁外)应该就是这里了。

宾客二:嘿嘿嘿,今天就可以看见聆秋露,到底是长得什么样子,一定是一个倾国倾城、举世无双的大美人。

宾客一:你听看看,好像有人在讲话呢。

宾客二:是呢,好像是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在谈话。

宾客一:什么啊,原来已经有人先到了,我还以为聆秋露是什么圣女,原来也是一个骚货,哼,倒贴小白脸!

宾客二:那有什么关系,这样才有好戏可看不是吗?

宾客一:说得也是,说不定他们还会很欢迎我们加入呢,两个人不够刺激,四个……

(二人掩面而笑,突来一道刀气,二人舌头被伤,不能言语)

恋红梅:(出现)我还想说是哪一只猪弄破墙角,叫得这么大声,原来是两只偷吃不成反被咬的老鼠,在这里哀爸叫母,叫这么大声,是想让整个梅香坞的客人,都看到你们的丑态吗?赶快离开去找大夫吧,你们胆敢再闯入此地,下一次就是用抬的出去了,听到没!(二人惊吓离开)秋露,表演得时间到了,动作快一点,别让客人等你。

聆秋露:(内中回答)是,秋露知晓。


【梅香坞大厅内】

冥医:你们两个,是不是受伤了?我是医生,给我看看(走至两宾客前)嗯?舌头被切断,但血已止住了,这是……

(宾客一欲言语,却又吐不出话)

冥医:好在舌头还在,缝回去不是问题,但是这辈子注定大舌头了,你们两个嘴打开一点,稍微忍耐一下,喝——(治疗两人)<以冰封血的刀法,难道是他吗?>喂,把你们舌头斩断的人是谁,你们知道吗?

宾客一:不……不……知……道……

宾客二:在……里……面……(手指停云阁方向)

冥医:是我错了,不应该问你们,看你们来的方向,出刀伤你们的人应该就在里面,真是意想不到,过了这么久,竟然会在这种地方遇到他,(两宾客欲离去)等一下,你们两个这样就想要溜吗?看病付钱,天经地义,钱都还没付,你们是想要跑到哪里啊,来,麻烦一下,诊疗费一个人十两。

(宾客一欲言语,并用手脚比划)

冥医:虽然你们的手语比得有点烂,不过你们是在说收费太贵了吗?(两宾客点头)好吧,你们不想要付钱,那我只好把线拆掉,当做我没医过(两宾客摇头)这样就快点付钱。(两宾客掏钱交与冥医手中)


【琉璃树下】

默苍离:你来了。

冥医:嗯。

默苍离:(转身看冥医)你有心事。

冥医:哪有。

默苍离:你有心事。

冥医:我……就我常去的梅香坞,遇到两个被寒气封血刀招,伤了舌头的人,能够用这种精准不出血的刀招,应该只有他。(看默苍离无反应)我都已经自白了,你也给我一点反应吧。

默苍离:你希望我说什么?

冥医:什么都好,不然也表示一下关心。

默苍离:你是医生,有一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是。

冥医:是什么道理啊?

默苍离:心病还要心药医。

冥医:说我,你的心病才是最严重的吧,难道说你都不用医了?

默苍离:我的病自一开始就是不治之症,医不好了。

冥医:是医不好还是不想医?

默苍离:同样的话,我送还给你。

冥医:喂,先说好,当时我也有先要处理,但是他没给我机会。

默苍离:你方才说,能使用那种刀招的人,应该只有他,语气存疑,这表示你没去确定,那你为什么先来到这里,而不是去找他确定?

冥医:这……

默苍离:你有愧。

冥医:很久以前,我就没再为这种事情愧疚了。

默苍离:你骗人。

冥医:再怎么样也比你老实。

默苍离:你是又怕又糊涂,还是怕到糊涂了?

冥医:喂喂喂,越讲越过分了,我是想要听你的建议。

默苍离:没需要建议。

冥医:你……想不到你这么薄情,连一句建议也不肯。

默苍离:我已经建议过了。

冥医:啊,什么时候啊?心病还要心药医这句吗?

默苍离:不是,是刚才,我说,没需要建议。

冥医:这算是什么建议啊!

默苍离:这就是建议。

冥医:现在你当我是俏如来,你出题,顺便替我划重点就是了。

默苍离:反正你已经决定怎么做了,不是吗?杏……

冥医:停,停下,闭嘴,别再讲了,我要走了。(离开)


【灵界内】

莫前尘;幽灵魔刀失窃,事情与魔司令必有关系,一开始,我们就对白狼太过友善,以致失了防范。

梁皇无忌:是我的失策,魔司令利用魔界之外的人,牵制了我们的行动,根据忆无心所言,只怕连白狼也是被他们利用而已。

莫前尘:大师兄,你不该再替白狼说话。

忆无心:其实白烁烁他也很可怜,一直追着黑白郎君的身影,到最后却发现成为了黑白郎君,就会失去了自己,他只是太过寂寞,对自己不能认同。

莫前尘:就算有一万个做错的理由,也不能改变一件做错的事实,否则在这世上千千万万的可怜人,是不是都有踏入歧途的正当理由?

梁皇无忌:白狼的行为当然要追究,但现在更重要的,是魔司令夺取幽灵魔刀之事。

莫前尘:必是为了破解魔世的封印。

梁皇无忌:上回的失败,已证明魔司令没这个能力,灵尊与我在魔世通口,设下四神四邪九天殊法,加上镇魔龙脉的天然屏蔽,除非拥有与妖邪两神将相等魔力的人,持幽灵魔刀才有一点机会强破。

莫前尘:但是如果大师兄你入魔失去控制,四神四邪九天殊法它的效果就会降低,不是吗?(对独眼龙)还有你,独眼龙,如果万朔夜再次找上你,你是否能全心应敌?(对众人)我也太过大意,以为固守便能保住灵界,想不到事情会发展如斯,网中人实力本就强悍,如今得了幽灵魔刀,更是如虎添翼。

忆无心:二师兄,现在追究责任也没用了,你有想到办法吗?

独眼龙:俺也会全力阻止万朔夜踏入歧途。

莫前尘:办法……现在只能主动出击了,但要如何着手?

梁皇无忌:网中人的据点是泣血邪魔洞,可以往那个方向找寻。

莫前尘:只怕他们已经不在该处了。

梁皇无忌:黑龙,你与白狼有所感应,不是吗?

黑龙:是有一点点。

梁皇无忌:此事由白狼而起,或者白狼知晓他们的藏身之处,带黑龙前去,也许能有所收获。

忆无心:我去正气山莊请俏如来他们帮忙。

独眼龙:俺与莫前尘陪黑龙前往。

梁皇无忌:我也一同前去。

莫前尘:大师兄,灵界不能没人留守,你该留下。

梁皇无忌:但是只依靠你们两人与黑龙,对上手持幽灵魔刀的网中人与魔司令,太过危险。

黑龙:如果加上我与白狼,应该就有机会了。

梁皇无忌:如果月牙岚也在……

月牙岚:(从外归来)大师兄。

莫前尘:月牙岚,你来得正是时候。

月牙岚:我已经找到离尘石了,爱灵灵有救了,(取出离尘石)为何离尘石的反应会如此巨大,难道附近还有其他的离尘石?

忆无心:(发现石笛发光)我的石笛,怎么会变成这样?

梁皇无忌:这是……无心,可否借你手上的石笛一观?

忆无心:好啊。(递给大师兄)

梁皇无忌:想不到绕了这么一大圈,离尘石制成的灵器,竟然近在眼前,无心,能否借你的石笛一用?

忆无心:当然没问题啊。

月牙岚:这样爱灵灵就能恢复了吗?

梁皇无忌:嗯。

忆无心:月牙大哥,你这块石头是在哪里取得的?

月牙岚:你问这个要做什么?

忆无心:这个石笛自我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带在身边。灵长说过,这可能是我的父母留给我的东西,我想,那个石头在的地方,应该有我身世的线索。

月牙岚:我是在苗疆附近取得,听该处的守卫提起,是一个叫美人阁的地方。

独眼龙:<美人阁,是女暴君的居所。>无心,那个地方很危险,没人陪同,万不可单独前往。

忆无心:嗯,我知道了。(对月牙岚)你讲的是苗疆,那位千雪孤鸣阿叔,也说我是苗疆的人,(对众人)对了,他还给我一块令牌,说有需要的时候,可以去苗疆找人帮忙,大师兄,现在需要吗?

莫前尘:中原与苗疆一向不和,我想现在不宜节外生枝,首要援请必须是可以信任的人,就先找俏如来帮忙再说。

忆无心:好,我马上就去,大师兄,这支石笛就暂时交给你保管了。

梁皇无忌:嗯。(忆无心离开)

莫前尘:(对独眼龙)我们一同出发,月牙岚,你也同行。

月牙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莫前尘:路上再说。

梁皇无忌:且慢,月牙岚,你先随我来。

莫前尘:嗯?

梁皇无忌:是关于爱灵灵之事。(两人离开)

莫前尘:<爱灵灵有什么事情,需要大师兄与月牙岚单独相谈吗?>

(灵界另处)

月牙岚:大师兄。

梁皇无忌:灵器虽寻得,但灵界发生大事,幽灵魔刀失窃,短时间之内,我无法耗费元气替爱灵灵医治。

月牙岚:难怪我一进来便看众人忧心忡忡,原来是发生这等大事。

梁皇无忌:我单独带你进来,是要将这两项东西交你。(取出一本书与一把刀刃)这本是灵术秘要,是灵尊留下,关于灵界术法之精要,内中的以神入魂之法,就是让爱灵灵恢复的关键,如果走至极端之时,你就以此法让爱灵灵复生。

月牙岚:大师兄,你说的极端是什么意思?

梁皇无忌:就是用到这支断邪刃的时候。

月牙岚:这支断邪刃有什么用途?

梁皇无忌:要破坏魔界封印,只有当初领军攻入的妖邪两神将能做到,妖神将多年匿迹,应已身亡,而邪神将……

月牙岚:邪神将还藏身幕后吗?

梁皇无忌:我就是邪神将,帝鬼之盾,魔之左手。

月牙岚:啊……

梁皇无忌:此刃是我亲手炼制。在铸造的过程中施下咒术,与我的精血相连,能坏我功体,破我护身气罩,我不知此役会有什么变局,也难预料以后的结果,如果我无法控制自己而入魔,你就要担起杀了我的责任。

月牙岚:啊……为什么是我?

梁皇无忌:灵界之战,我与莫前尘都是最重要的主力,而你非是灵界中人。

月牙岚:我已经是灵界的人了。

梁皇无忌:你的责任是照顾爱灵灵,让她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月牙岚:如果魔世浮现,爱灵灵又怎么能幸福快乐?

梁皇无忌:你说的很好,所以这更是你的责任,身为灵界之人,为了爱灵灵,你要有这个决心,杀我。

月牙岚:我……为什么不是二师兄?我做不到啊!

梁皇无忌:你做不到的事情,就交给别人去做吗?你就这么没承担的勇气吗?

月牙岚:啊……(接下书与灵刃)

梁皇无忌:莫前尘与我相处太久,我了解他,他绝对下不了手。

月牙岚:我先留下这口刀,但我绝对不会让它有被使用的机会。

梁皇无忌:我也希望如此,去吧,你与独眼龙、二师兄他们一同前往找寻魔司令。

月牙岚:嗯。(离开)

梁皇无忌:灵尊,我总算明白一点,你当初收我为徒的心情了。


【树林】

脚仔王:(一路奔跑过来)俏如来,俏如来啊!

俏如来:嗯?是脚仔王,何事如此紧急?

脚仔王:是大……大仔……大仔他……大仔他被女暴君追杀……在正气山莊……快……快要没气了……

俏如来:什么?(飞速离开)

脚仔王:啊,又要跑了喔,等我一下啦!(追去)


【正气山莊房间内】

俏如来:(赶至燕驼龙床前)燕驼龙前辈,(对鬼夜丸)怎会如此?

鬼夜丸:大夫已经来看过了,他伤得虽重,但没生命的危险,好好的休养一阵子,应该就会好起来。

俏如来:啊,前辈。

鬼夜丸:这是他握在手中的东西,说是一定要交给你十分的重要。(将书页递予俏如来)

俏如来:什么东西?(接过)竟然让燕驼龙前辈这般舍命保护,(看书页)这是……啊,九龙天书内中竟然藏有这种秘密!

燕驼龙:(醒来)俏……俏如来……

俏如来:前辈,你好好休养。鬼夜丸,麻烦请你让我与前辈独处一段时间。

鬼夜丸:怕我听就是了,好啦,我离开就是。(离开)

俏如来:前辈……


【正气山莊大厅】

鬼夜丸:说了大半天了,是说完没啊,你们中原人就是爱这样神神秘秘,到现在还是不相信我们,这么没信心是要怎么做同志啊。

脚仔王:废话喔,你们西剑流是什么样的组织啊,收留你们在这里已经算是客气了,不然早就将你们扫地出门。

鬼夜丸:银燕跟俏如来的师尊,宫本大人也是西剑流的人呢。

脚仔王:那个不同,层次不同,贡献不同,气质更是大大的不同。

鬼夜丸:呵呵呵……要不是师尊要我医治小空才能回去,鬼才要留在这个地方。大家都回去了,我开始怀念故乡的土地、海风跟沙西米了。

脚仔王:你叫鬼夜丸,本来就是鬼,就别再碎碎念了啦,俏如来进来了,(俏如来进入)俏如来啊,大仔他怎么样了?

俏如来:现在正在休息,脚仔王,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鬼夜丸:宫本大人留下口讯,要你前往西剑流离开的海口附近的山顶找他。

俏如来:师尊找我,嗯,我明白了,鬼夜丸,脚仔王燕驼龙前辈就麻烦你们照顾,我去去就回。

鬼夜丸:好吧。

脚仔王:No problem!(三人分散)

鬼夜丸:<这支燕驼龙伤得还真重,看来不休息个十天半个月是不会好了。>

忆无心:(进入)鬼夜丸,俏如来在吗?

鬼夜丸:他有事离开了,走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

忆无心:啊,这要怎么办才好,鬼夜丸,你能够跟我去灵界一趟吗?

鬼夜丸:去灵界做什么?

忆无心:幽灵魔刀被魔界的人抢走,灵界现在十分的危险,我想请你助灵界一臂之力,一同阻止魔界的人。

鬼夜丸:呵呵呵……灵界的存亡根本就与我没关系,为什么我要去帮忙啊?

忆无心:别这样啦,俗话说助人为善最乐,你就帮忙一下。

鬼夜丸:如果是扶阿婆走路这种好事,那多做是不要紧,魔界跟灵界之争,听起来就很危险,而且我是出身西剑流,西剑流奉行的,从来就不是助人为乐这回事。

忆无心:你怎么这样?

鬼夜丸:总之,关我屁事。

邪马台笑:(与光流一起出现)虽然也不关我屁事,但是我需要劳动一下筋骨,当做是复健。

忆无心:是你,你的伤好了吗?

邪马台笑:早就没事了,你看。(运动两下)

天海光流:(他的生命力跟蟑螂一样,打都打不死。)

邪马台笑:什么蟑螂,你就没更好的比喻了吗?

鬼夜丸:邪马台,你的伤势才刚好,是凑什么热闹啊,我看你明明是别有居心,你的癖好……呵呵呵……太奇怪了。

邪马台笑:你是欠打吗?(对忆无心)要我们帮忙可以,不过你要请我喝酒,上次那坛酒……咳咳……

忆无心:没问题,你要喝多少都有。

邪马台笑:你怎么这么有钱啊?

忆无心:借钱也要给你喝到饱。

天海光流:(有酒喝,不找我吗?)

邪马台笑:当然是一起来啊,还等什么,快走吧。

忆无心:好,跟我来。(三人离开)

鬼夜丸:真是用螺丝起子挖鼻孔(没事找事做)。


【梅香坞停云阁外】

(冥医欲来到停云阁外,一道刀气袭来,冥医避开)

冥医:确实是万曙天的刀法。

万朔夜之声:最近来自找麻烦的人还真多,你要是想活着离开这个地方,现在是你最后的机会。

冥医:我要找万曙天,他在这里没错吧。

万朔夜:真是教人意外,你找他做什么?

冥医:我欠他一条手臂要还,就这样。

万朔夜:喔,如果你所言属实,你欠他的,远远不止一条手臂。


【泣血邪魔洞内】

[被欺之仇,夺刀之恨,白狼怒气冲冲,来到泣血邪魔洞。]

白狼:网中人,魔司令,苏厉,出来!喝——(攻击洞壁)为何不见人影,可恶,是逃走了吗,逃到天涯海角,白狼也会找到你们。

[正当白狼欲离开之际,机关阵法启动。]

白狼:(几根蛛丝缠住白狼)这是什么怪东西?为何挣脱不开?(被拖至一蛛网上黏住)嗯?(四周的小蜘蛛吞咬白狼)啊……呀喝——(小蜘蛛被灭)无知的小虫,死有余辜。(源源不断的小蜘蛛爬过来吞咬白狼)啊……啊……


【太虚海境某房间内】

狼主:外面可有人?

守卫:(进入)有什么事情吗?

狼主:我想喝一点茶,可以麻烦你吗?

守卫:稍等一下。(欲离)

狼主:我好奇问一下,你们太虚海境周围都是无根水,虽然这跟一般的水不同,比较像是空气,但是你们煮水做饭,是要怎么生火啊?

守卫:这个问题喔,无根水虽然会影响温度,但是要生火也不是特别困难,而且海境都有生产特殊的水火石,就算在水中也可以生火,别说煮饭,所有加热加工的工程都可以处理。

狼主:再问一个喔,你们鳞族当中,有什么祭坛、陵墓或者忠烈祠这种供奉伟人骨骸的地方吗?

守卫:这有好几个地方呢,英灵殿在皇城外面西北十里之处,是供奉鳞族历代的名臣重将,祭天坛就在皇城后面,过紫金殿就是,各处皇陵也有不少。

狼主:祭天坛,英灵殿跟皇陵都有就是了。

守卫:你问这个要做什么?

狼主:机会难得啊,我明天想请鳞王带我前往游历,观光一下。

守卫:皇陵的规模都不太大,没什么好看的,英灵殿还不错玩,但是祭天坛,除了皇族,一般人是没办法进去的,我看你还是去英灵殿走走就好了。

狼主:原来如此,多谢你,这茶……

守卫:我知道,马上就来。(欲离,被狼主一掌击昏)

狼主:(将人扶起门边靠好)<时间有限,只能锁定一个地方。>(离开)

(太虚海境祭天坛处)

狼主:<看此处的摆设与感觉,应该就是祭天坛,碰一下运气,快点找。>(走至中央)<是不是这个?>

[就在千雪孤鸣欲取物之际——]

(一道气劲袭来,狼主取走始帝鳞。)

守卫一:半夜闯祭天坛有何目的?

守卫二:还不快点将始帝鳞还来!

狼主:这就是始帝鳞,果然是王骨之一,那我没有白费功夫了。好不容易到手的东西,怎么有可能还回去。

守卫三:那就别怪我们动用武力了!

狼主:喔……

[紧张紧张紧张,千雪孤鸣阴谋暴露,面对鳞族的包围,他能顺利脱身吗?

苗王急取的始帝之鳞,到底有何用途呢?

误入陷阱的白狼,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他又能顺利夺回幽灵魔刀吗?

冥医欲寻找的仁刀万曙天,他们两人之间,究竟有什么过往情仇?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十集——三王骨 九龙秘。]

avatar
avatar
北落师门
0

是不是看完全部口白就浏览完一遍故事情节了。。。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