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08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364254533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八集 双狼决

录入:小懒鹿


【暗夜·小路上】

[黑夜荒地,笼罩一股躁动的不安,双狼照会,一触即发。]

白狼:交出皇世经天宝典!

狼主:要宝典没有,要输赢就有。

白狼:那就先败你,再夺宝典,呀喝——

[凌厉的掌劲,如排山倒海,气流激荡,碎地裂石,白狼发挥全力强攻千雪孤鸣。]

白狼:怒马凌关——

狼主:狼啸万里——

[千雪孤鸣快刀利刃,势不相让,双方强招纷现,不停不休。]

白狼:离合并流,呀喝——

狼主:孤狼跃峰,喝——(交战一番)你想要看皇世经天宝典的武功,好,一招,千雪孤鸣就让你大开眼界。

[狼刀起,狼爪沉,重心一落,地陷三寸,千雪孤鸣周身乍现星光,灿烂非常,白狼也不甘示弱,双手并行,运动阴阳之气。]

白狼:来得好,阴阳一气,喝——

狼主:星辰变,破空千狼影,喝——

[宝典绝学一出,力震四方,气动乾坤。]

白狼:(受伤)黑白郎君做得到,我也……做得到,喝——

[面对巨力压身,白狼虽无畏惧,但仍然力不从心。]

白狼:(战败)我……我终究……不是黑白郎君。

狼主:(收起刀)如果你不是狼王爪,我早就杀你了,感谢你的肉身吧。(离开)

[是没借口的彻底败战,不愿的屈辱吞噬了自尊,难道白狼永远只是一个分身,永远只是一个无法完全的人?]

白狼:啊……


【巫教遗址】

[苗疆首席战将,气度轩昂,威势逼人,俏如来内心凛然,不敢轻忽大意。]

赫蒙天野:今日,留命,喝——

俏如来:喝——(双方交战)啊……

[俏如来虽落下风,却不见丝毫退随之意,纵是敌手,也露出赞许的眼神。]

赫蒙天野:不差。

俏如来:我尚不能命丧于此,圣印莲焰,喝——

赫蒙天野:奔雷之野——(交战)嗯……

俏如来:这是……(毒气弥漫)

赫蒙天野:离开。(离开)

俏如来:(步步退后,忽踩到一机关)啊……

[背后毒气如潮涌袭来,俏如来无暇思考,进入了眼前的洞窟。]

俏如来:<外面毒气尚在,无法从外离开,不知这个洞穴通往何处。>进入一探。


【魔门世家】

燕驼龙:<找到了,(翻书一观)这……如果这个传说是真的,莫怪女暴君这么着急找寻,这桩事情,一定,一定要让史艳文跟俏如来知情。>

士兵一:喂,你鬼鬼祟祟在做什么?

燕驼龙:没啦没啦。(趁机攻击两士兵,打开密道)快点溜。

士兵一:人不见了。

女暴君:(刚到)可恶,外面埋有重兵,他逃不远,快追

士兵一:是。

士兵二:遵命啊!


【春桃村内】

村民一:春桃啊,听说你最近带了一个男人回家里住,是真的吗?

春桃:关你们屁事!(走开)

村民一:你这个女人说话怎么会这么粗鲁,我们是好心问一下而已。

春桃:这么好心可以去做义工,出一张嘴的好人很多了。

村民二: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春桃:别人用什么态度对我,我就用什么态度对待他。(离开)

村民二:哼,带一个陌生人回村里,还在那里大小声,真是不知羞耻!

村民一:对啊对啊,我看那个人啊,一定是她在外面养的小白脸。

村民二:做得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真的是败坏我们村子的名声。


【春桃家内】

春桃:烂村子,烂邻居,呸,总有一天,我要离开这个烂地方,(对着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剑无极)都是你,害我要跟那些多话又白痴的人浪费时间,他们除了会这个还会做什么,这么爱说是不会改行去说书喔,还有人会付钱听你说呢。

剑无极:(醒来,一把抱住春桃)凤蝶。

春桃:(推开)你认错人了。

剑无极:凤蝶……

春桃:我叫做春桃,不是你说的凤蝶啦。

剑无极:凤蝶……你留下来,留下来好吗?是我对不起你,我……我不该伤害你,凤蝶,小弟,我让你们失望了,我不能保护你们。

春桃:想不到竟然捡到一个疯子。

剑无极:凤蝶……小弟……

春桃:有够麻烦,早知道就放你在外面自生自灭。


【小路上】

[吞下战败的苦果,挫折,悲哀,愤怒,不愿,全部交织在白狼内心。]

白狼: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我只是一个废物。

苏厉:(从树后出现)这位壮士。

白狼:闪开!

苏厉:何必这么生气,看壮士形貌,应该就是最近武林中出名的白狼是吧,你要前往何方呢?

白狼:我要前往何方,我……

苏厉:小人苏厉,一向喜好品评名刀神剑,听闻壮士你身带幽灵魔刀,小人对幽灵魔刀一向感兴趣,可愿借我一观。

白狼:幽灵魔刀。

苏厉:是啊,正是幽灵魔刀。

白狼:没错,只要有幽灵魔刀,我就能打败千雪孤鸣,取得宝典,就因为失去幽灵魔刀,我才会接连遭受失败,对!

苏厉:听大侠之言,幽灵魔刀不在身上吗?

白狼:与你无关!

苏厉:壮士如果要去灵界夺取幽灵魔刀,单身一人,恐怕不易得手。

白狼:嗯……你到底是谁?

苏厉:小人讲过了,小人名叫苏厉,是一个喜好评刀论剑之人,对幽灵魔刀非常兴趣,或者可以给大侠一点协助。

白狼: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协助!

苏厉:应该说小人需要大侠的协助才是,小人唯一的请求,就是欲借幽灵魔刀一观。

白狼:幽灵魔刀不是你可以赏玩之物。

苏厉:是要远观也是无妨,小人保证绝不会伸手去碰幽灵魔刀,只要大侠答允,小人会略尽绵薄之力。

白狼:不可能,不需要,闪!(离开)

苏厉:就算是受了这么大的挫败仍然是傲世不屈,不愿合作,白狼果然有黑白郎君狂傲的个性,可惜啊,越有个性的人,就越容易受人利用啊。


【泣血邪魔洞】

网中人:自上回进攻灵界,你前往还珠楼求援至今,为何一连数日,你都没进一步的动作?

魔司令:不用着急,等待,也是一种战术。

网中人:等到梁皇无忌老死,就是你口中的战术吗?

魔司令:无需说话带刺,我们是同志,不是敌人。

网中人:是同志还是敌人,未来还很难说,我对你的耐性,已经消磨的差不多了。(苏厉进入)嗯~是谁?(攻击)

苏厉:(避开攻击)哎呀,小人苏厉。苏厉是自己人,不要动手。

魔司令:住手,是同志。

网中人:避得过我的索命飞丝,原来你还有这样的帮手,他也是魔族之人吗?

苏厉:小人苏厉,完完全全的普通人,也没资格做什么帮手,只是司令大人手下的跟班而已。

魔司令:他是我在中原收罗的手下,跟随我一段时间了。

网中人:喔,普通人会帮助你魔族?哈。

魔司令:一个人如果走投无路,连灵魂也会出卖,屈身事魔,又算什么,是吗?

苏厉:呃……司令大人所言甚是。

魔司令:他的身份若是暴露,可说是人人喊杀。

苏厉:司令大人,小人只是想要找一个安身立命之所,我们说好不提过去啊。

网中人:为何之前不见他现身?

魔司令:我的身份敏感,而他的用途,正是做我不能做之事,让他在我身边暴露,有害无益。

网中人:那现在呢?

魔司令:现在他的出现,就代表事情已经准备妥善。

网中人:嗯?

魔司令:我身为魔族,魔气炽盛,又针对灵界,他是完完全全的人族,更容易与人亲近。

网中人:一个人的戒心,可不是这么容易放下。

魔司令:如果在失意、挫折、愤怒、疯狂时介入,那又如何?

网中人:想不到你还有这等智慧。

魔司令:这是另一个人的提议,一个比我更加透彻人心的冷酷者。

网中人:谁?

魔司令:神蛊温皇。

(魔司令回忆在还珠楼时

魔司令:温皇你……哼,说吧,什么是我负担得起的方式?

神蛊温皇:这嘛……你不能得到还珠楼的帮助,但你可以得到别人的帮助。

魔司令:什么人?

神蛊温皇:你自己去找啊。

魔司令:温皇,你在玩弄我。

神蛊温皇:敌人的敌人,不就是你最好的朋友。

魔司令:灵界有敌人吗?

神蛊温皇:有,是你的造化,没,是你不够运气,等,是你唯一的机会,灵界虽然不问世事,但并非没有世俗之人,如月牙岚、独眼龙、忆无心,还有黑龙、白狼,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你的机会,必要的时候,我会助你一手,但是小心啊,你魔族的身份,不容易与他们接触。

魔司令:这我会有办法,你继续说下去。

神蛊温皇:继续说下去,我就蚀本了。

魔司令:你要什么代价?

神蛊温皇:我要你去替我找一本书。

魔司令:什么书?

神蛊温皇:你要进行这么艰难的任务,等你进行到某一个程度,再来问我吧。

魔司令:多谢你,请。

神蛊温皇:对了,临走之前,我提醒你一句。

魔司令:嗯~

神蛊温皇:千万别自作聪明。

魔司令:哼,多谢你的提醒。)

网中人:看来你还珠楼一行,也不是全然无收获。

魔司令:这个人阴沉恐怖之处,超越想象,未来也将是大敌,必须及早除之。

网中人:那现在事情办得如何?

苏厉:朔夜、白狼,小人都已经接触过了,一切照司令大人的安排进行。

魔司令:密切注意白狼的动向,等待的机会,就要来了。


【还珠楼内】

(黑龙与忆无心来到)

黑龙:楼主,抱歉来打扰你,我们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教。

神蛊温皇:是何事呢?

忆无心:我们是想要问白狼的行踪,他不在房间内,到处也没有看见他,楼主是否知道他去哪里了?

神蛊温皇:他已经先行离开了。

忆无心:啊……为什么全都没有告诉我们?

神蛊温皇:他要我替他保密。

忆无心:不讲一声就离开,你还是不把我们当做朋友吗?

神蛊温皇:哈,不是喔,我想正好相反,白狼已经将你们当做是朋友,才会让我隐瞒。

忆无心:连打个招呼都没有,还要楼主替他隐瞒,这样哪有算是朋友?

神蛊温皇:你想,以白狼的个性,要来就来,要去就去,如果他真的完全不顾虑你,他又何必隐瞒你,就因为在意你们的感受,怕你们追,又怕甩不开你们,才要我替他隐瞒,不是吗?

忆无心:这个白烁烁,就不怕我们担心吗?

黑龙:石头仔,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啊?

忆无心:啊……我还是不放心。

黑龙:你想去找白狼吗?

忆无心:嗯,我怕他一个人冲得太快,需要有人去提醒他,楼主,我们也在此打扰甚久,不应该再给你添麻烦,我们应该告辞了。

神蛊温皇:两位乃是还珠楼的贵客,还珠楼会随时欢迎你们。

黑龙:楼主,多谢你。(二人离开)

凤蝶:主人,你又坏心了。

神蛊温皇:我又哪里坏心了?

凤蝶:你明明知道白狼去哪里,却不跟他们说。

神蛊温皇:他们没问我,我自然没答,你不怪他们,却来怪我,这不是本末倒置。

凤蝶:总之你就是不安好心。

神蛊温皇:唉呀,这真是冤枉啊,对魔司令,对白狼、忆无心,我至今所讲的都是实话,你还要冤枉我不安好心。

凤蝶:你说的是实话,但不是全部的话。

神蛊温皇:那是因为他们都是聪明人,不需要听完全部的话。

凤蝶:是啊,是聪明人,自作聪明的人。

神蛊温皇:哈。


【小路上】

忆无心:黑滤滤,你想白狼会去哪里呢?

黑龙:石头仔,你不是碰到别人,就可以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为何之前你不摸一下白狼,这样不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要去哪里了?

忆无心:我很久没这样做了。

黑龙:为什么?

忆无心:灵尊、大师兄他们都时常说,话,是要用讲的,以前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才渐渐明白了。

黑龙:话当然是要用讲的,这句话是有什么道理吗?

忆无心:因为有一些话,就算是最亲密的人,你也不会想要让他知道,人,是需要秘密,谎言,有时候也是好的,去探索别人是不是骗你,对自己也没好处,所以,现在别人不想要说给我听的话,我就不听了。

黑龙:原来是这样啊,确实呢,白狼心中有很多秘密不想要跟人说,你若是知道,他一定会很生气,说到灵界,我有预感,白狼他有可能是往灵界去了。

忆无心:灵界?

黑龙: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有这种感觉。

忆无心:你与白狼是最接近的人了,你的感觉有可能就是最可靠的线索,那我们就回去灵界看看吧,也正好回去探望众人。

黑龙:嗯,走吧。


【巫教密室内】

[暗无天日的密道之中,俏如来谨慎前行,欲寻出路。]

俏如来:嗯~此处突然变得比较宽广,莫非我已来到通道的尽头,但又不见光线,难道此地是地道密室?若是密室,应该会有烛台火炬可供照明,(一路摸索)有了。(点燃蜡烛,观察密室)这间房间,看似是一间废弃的书房,为何建造在此等隐秘之地?此地的藏书,是关于苗疆蛊毒秘术,这个书房的主人,应该是精研这方面的专家,(发现地上有一具尸体)嗯~有一具尸体。(走近观察)

骨头转黑,此人应是中毒而亡,难道……是三途蛊?但他在逃入密室后才毒发身亡,这毒力,较之温皇在天允山引爆的,相差不止一斑,嗯~(发现尸体手上抱着一本书)他进入密室,自知无生,旁边这么多书,为何他独抱此书身亡?(拿起书)书上无沾染毒气。(翻开)是一本日记,只是年久腐朽,内容斑驳,难以辨认。

甲辰年卯月十二,邯卢一族的族长与其长子来访,我观其子虽是年幼,却极为颖悟,言……智……绝非池中之物,假以时日,对于宰制毒系多年的忌族,必成威胁。

乙巳年申月,如我所想,一年间,邯卢一族的势力迅速壮大,忌族族长已心生疑虑,近日必有动作,邯卢族只恐不能再延续多久,我也该尽早与之划清界……孤立……困难……三途蛊……终止……

丙午年……月……十七日,邯卢族长子竟然杀其亲父,匣其首级向忌族投诚,年仅八岁之幼子,何其心狠手辣,为求自保,居然以此手段,逆杀亲伦。我从未看过如此冷血之人,忌族族长欣而受之,纳为义子,我感忌族……不知……忌族……惨亏……族长身亡……式微……

庚戊年丑月初七,那个孩子终于被逐出巫教,他的聪颖与能力,更重要的,他难以预料的行事,对每个家族都是过于庞大的威胁,纵然他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我等也无法再容忍他这样的人物存在,唯有他消失,我等才能安稳度日。他虽然离开,巫教中的恐惧还是不能根除,那个孩子的巨大阴影,还笼罩在族中,人心不安。邯卢族提议,重新实验三途蛊,他们没说,但我知道他们害怕的是什么……(合上书)书中记载的那名幼子与温皇之间,是否存在什么关联?进一步的线索,只能以后再慢慢寻找,现在毒气应该已散去,还是循原路回去吧。(走出密室,离开)

赫蒙天野:(看见俏如来从密室中出来)嗯~(进入密室)


【小路上】

[逃出魔门世家的燕驼龙,一路奔向正气山莊,前方,再遇苗兵围杀。]

士兵一:发现了,快放烟火。(一士兵放信号)

众士兵:杀啦杀啦!

燕驼龙:给你去啦!(运功攻击)

[心知追兵已至,燕驼龙毫不恋战,咒阵术法尽展,拼命要冲出生天。]

燕驼龙:雷化成气,气化成冰,喝——

[不料背后利索破空!]

女暴君:(女刑勾住燕驼龙的腿)呵呵呵……想走,哪有这么简单。

燕驼龙:死也要走啦,喝——(欲走,却被女暴君打下)

女暴君:你无用了,死来,喝——(众士兵齐攻)

[女刑意欲勾魂,尽锁四方逃路,燕驼龙决心搏命了。]

燕驼龙:风火雷电,阴阳双行,天地借法,四神天火式,喝——

女暴君:蠍尾针,喝——

燕驼龙:啊……(化身遁走,化身被击碎)

女暴君:嗯~人壳,这是往正气山莊的方向。


【琉璃树下】

冥医:你真的收俏如来为徒?哈哈,我早就知道他会参透你的用意,这个小子果然不简单。

默苍离:那三个考验只是试探,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挑战。

冥医:你这么严厉,不怕他被吓走吗?

默苍离:他若因此退却,就表示他没那个担当。

冥医:你就不能稍微放松一下吗?都不累(见默苍离不理他)算了,你要是说得通,石头也会开花,话说回头,听说现在苗疆四处在找什么九龙天书,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啊?

默苍离:我应该有什么看法?

冥医:女暴君为了找那本九龙天书,屠杀了不知道多少堪舆世家,虽说这个女人手段本来就很残忍,但她既然找得这么着急,可见,这本九龙天书对苗疆十分的重要,才会让她不惜侵犯两国边界,你不觉得应该叫俏如来多加注意吗?

默苍离:那我替他想方针,替他处理,顺便请他带史艳文退隐山林,从此不问世事,怎么样?

冥医:我不是那个意思啦,但他既然拜你为师,身为师父,提点他一下也不过分吧。

默苍离:这是他的试题。

冥医:那也要替他标注一下重点啊。

默苍离:重点我已经给他了。

冥医:有喔,什么时候啊?

默苍离:就在我们的言谈之中。

冥医:为什么我感觉俏如来拜这个师跟没拜同样。

默苍离:如果师父凡事都替徒弟顾到,那徒弟要如何独当一面,俏如来又要如何担起大局?

冥医:讲到师父,你听说俏如来另一个师父的事情吗?

默苍离:你说宫本总司?

冥医:现在武林中盛传着宫本总司跟任飘渺的决战,任飘渺会接受这个战局我并不意外,但是宫本总司竟然会答应,这倒是超出我的意料。

默苍离:你很了解宫本总司吗?

冥医:有过几面之缘,他个性谦冲平和,非是逞凶斗狠,争名逐利之辈,我想,应该是那个爱算计人的温皇,用了什么手段,才逼得他不得不应战。

默苍离:也许,这也是宫本总司的期望吧。

冥医:我看不出来他对这种事情,会有什么期望。

默苍离:任飘渺将剑无极逼入疯狂,又令人追杀他。为保住剑无极,宫本总司只能答应与任飘渺决战,来转移他的目标,而除掉任飘渺,他就无法再涉入世局变化,对俏如来而言将是一大益处,他会这样做,就是为了他的徒弟。

冥医:那为什么他不要直接将任飘渺做掉就好了,这样不就更加省事?

默苍离:只有公开的对决,才能阻止还珠楼全体介入,避免更多的伤亡。

冥医:原来还有这么深的用意啊,那个宫本总司心机也很深啊。同样是做师父的,为什么会差这么多啊!

默苍离:你不必为俏如来担忧,他并没你想的那么生嫩。

冥医:那现在……

默苍离:就看俏如来的表现了。


【梅香坞停云阁内】

(聆秋露望着梅花发呆,恋红梅进入)

恋红梅:看你魂不守舍的模样,是思春了吗?

聆秋露:红梅姐,别拿我开玩笑了。(两人走至桌旁坐下)

恋红梅:那个男人不在?

聆秋露:红梅姐,我们说好不谈他的。

恋红梅:我不希望他出现在停云阁太多时间,他在,就会影响你,影响你,就是影响我做生意。

聆秋露:他有他的目标,也是他一生的追逐,等他达成了,就会离开,他离开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恋红梅:别说得跟你不相关一样。

聆秋露:哈,别谈他了,红梅姐找我有事吗?

恋红梅:只是来关心你一下。

聆秋露:秋露感念在心。

恋红梅:早就说过不用这么客气。还是从这个位置看到的梅花最美,可惜,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聆秋露:此地本来是红梅姐的居所吧,既然喜欢这里的景色,为什么不要继续住呢?

恋红梅:错了,这里,本来是给本坞第一红牌住的地方,我既然升格做了老板,就没道理继续住在这里,要让你住得比较舒适,你才会替梅香坞好好赚钱。

聆秋露:原来红梅姐,曾经是梅香坞的第一红牌。

恋红梅:小丫头,你未免太小看本姑娘的魅力,当年,我迷倒众生的时候,追求者排在一起,都可以在外面湖上搭成一座桥了,走过去,脚都不会沾湿呢。

聆秋露:哈,岂止当年,现在红梅姐的追求者,不是一样很多吗?

恋红梅:现在哪有什么追求者,有也早就吓跑了,常常遇到那些不懂规矩的奥客,害我脱俗的气质都没了。

聆秋露:哈,红梅姐,那真是委屈你了。

恋红梅:就是说啊,不过,仔细想想,就算有追求者,满足的也只是虚荣心,一点实际的作用也没有,不如不要比较省事。

聆秋露:为什么呢?

恋红梅:你这个傻丫头,你没听过一句话,烟花场中无真情,指望男人没有用,女人啊,还是靠自己比较实在。


【梅香坞大厅内】

紫燕:红梅姐,这位客人说要找一个叫万朔夜的人。

恋红梅:嗯~(苏厉现身)人客官你好,不知大爷如何称呼,紫燕,别站在这里,先去捧两杯酒来招待客人啊。

紫燕:是。(离开)

苏厉:小人苏厉,是来找一名叫做万朔夜的刀客。

恋红梅:找刀客,这也太奇了,梅香坞是寻欢作乐的酒肆,怎会沾染刀剑兵器这种肃杀之物呢?

苏厉:但是小人确实是看到那位刀客来到梅香坞。

恋红梅:大爷定是看错了,既然来了,先喝两杯,稍等一下我们的表演就要开始了,大爷不如先找一个地方坐一下,找人这种事情,等客人多了,一个一个找,看找不找得到。

万朔夜:(刚出现)你找我做什么?

恋红梅:哼!

紫燕:(端酒来到)红梅姐,酒来了,三个人,我只带了两个杯子,欠一个,稍等一下……

恋红梅:够了,(拿起一杯酒喝下)下去。

紫燕:是。(离开)

恋红梅:有什么事情要说快说,说完了快走,别妨碍别人的生意。(离开)

万朔夜:你有独眼龙的消息了?

苏厉:这次,绝对让独眼龙没办法逃避。


【小路上】

狼主:<钥匙之中果真有标示方位,看来那个老头确实没骗我,照方位所示,太虚海境应该在东方十里之处。>(史艳文出现)嗯~

史艳文:狼主。

狼主:天地这么大,为什么走在路上,偏偏就会去遇到你。

史艳文:狼主行色匆匆,是有急事吗?

狼主:我就爱四处乱走不行吗?倒是你不好好在正气山莊照顾藏仔,出来到处走做什么?藏仔的情况有好一点吗?

史艳文:我已经有医治藏镜人的药方,现在就差最后一项药材。

狼主:药材,是什么样的药材?

史艳文:无根水。

狼主:无根水,你是指,自生成就没有受到任何污染的水吗?

史艳文:你知情?

狼主:我好歹也是一名大夫,不过无根水十分的稀有,你有方向吗?

史艳文:我四处探听,一路追寻,只知道无根水的出处,大部分都在太元湖附近,但到了这,却一点头绪也没有。

狼主:<无根水,太虚海境,若我猜测正确,这两者之间或许有关联,但要让他同行……管他的,这都是为了藏仔。>我想,说不定我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无根水。

史艳文:是真的吗?

狼主:虽然不能肯定,但总是一条线索。

史艳文:这样真是太好了,那个地方在哪里?

狼主:随我来吧。


【灵界内】

(梁皇无忌、莫前尘、独眼龙正在商讨事情,忆无心与黑龙进入)

忆无心:大师兄、二师兄、独眼龙前辈。

莫前尘:无心,你怎么会回来灵界,你不是要与黑龙一起退隐吗?

忆无心:是,但是我并没有找到白狼,他没回来这里吗?

梁皇无忌:白狼并未来到灵界。

忆无心:黑滤滤,你不是说你感觉白狼会来灵界?

黑龙:我就是有这种感觉嘛。

梁皇无忌:发生何事了吗?

忆无心:是白狼最近受了一点刺激……

梁皇无忌:变成黑白郎君,就会失去自我,对白狼来说,或者这是一个令他失望的结果。

独眼龙:打败他的人,那名刀客,应该就是万朔夜了。

梁皇无忌:白狼个性好强不服输,一定会再去找他。

莫前尘:灵尊之死,虽说是幽灵魔刀上的恶灵所影响,但白狼仍是凶手,之前因为要诛炎魔,所以暂时按下,如今灵界就算不向他寻仇,他是死是活,也不用替他忧心。

忆无心:我相信他会改变。

梁皇无忌: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很在意,上次的合体应该是十分完美,但天允山大战,为何黑白郎君会被炎魔击回分体?

莫前尘:合体过程中,网中人攻入,也确实影响了合体的过程,你还因此受伤,或者这当中有了微妙的影响。

梁皇无忌:嗯。

独眼龙:无心,你要继续找寻白狼吗?

忆无心:是啊,黑滤滤,你说白狼会去哪里?

黑龙:我还是感觉他会来灵界。

忆无心:你真是坚持。

黑龙:我就是这样感觉嘛。

忆无心:那我们就留在此地等一下好了,大师兄,又要打扰你了。

梁皇无忌:你们要留下可以,但是现在灵界很危险,不可久留。

莫前尘:若是遇到危险,我们恐怕没办法分心保护你。

忆无心:我知道了,多谢。


【神蛊峰下】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到底在哪里?

雨音霜:(和风间始一起出现)雪山银燕,你有找到剑无极吗?

雪山银燕:没,你们呢?

雨音霜:天海光流有通知我们遇到剑无极之事,只是等我们前往找寻的时候,人已不见。

风间始:都是我的不对,要是我有好好看顾兄长,兄长也不会……

雪山银燕:这不是你的错,一切都是任飘渺的阴谋。

雨音霜:说到任飘渺,我在找寻剑无极的时候,听闻了宫本大人与任飘渺约战不悔峰的消息。

雪山银燕:此事我亦有听闻,任飘渺一心想要找师父对决,这应该算是他的算计。

风间始:大哥下落不明,宫本大人又身处险境,我们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雨音霜:希望宫本大人可以安然无事。

宫本总司:(缓缓走来)不用为我担忧。

雪山银燕:师父。

风间始:宫本大人,宫本大人,你终于回来了。

宫本总司:嗯,这段时间你们无恙吧?

风间始:我们很好,只是大哥他……

宫本总司:剑无极失踪一事我已明了,难为你了。

雪山银燕:师父,听说你要与任飘渺决战不悔峰,这是真的吗?

宫本总司:你们听到消息了。

雨音霜:所以这是真的,(总司颔首)为什么宫本大人你要与任飘渺决战,这根本没理由啊?

宫本总司:这一战,不单是为了之前我与任飘渺的约定,更是为了解决剑无极的问题,(风间始惊讶)任飘渺将剑无极视为一个失败品,欲将之除去,为了剑无极,我只能允下这个生死战约,以换取剑无极的生路,而此战,你们千万不可插手。

风间始:为什么?既然此战是为了大哥,我怎有可能坐视不管?

雪山银燕:没错,而且任飘渺此人居心叵测,谁知道他会使出什么卑鄙的手段。

宫本总司:他会如此对待剑无极,目的便在逼我一战,我既应允此战,他自然不会再有任何动作。此战虽然凶险,但我若胜出,就可以解决掉来自任飘渺的危机,任飘渺乃智勇双全之人,比起炎魔更为难缠,而且我们至今仍然不清楚他的目的,若能尽早将他除去,对中原亦是好事。

雨音霜:既然任飘渺会威胁中原,更该合众人之力,将之除掉才是,为什么反而要我们不要插手?

宫本总司:这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你们若出面干涉此战,必会与还珠楼正面冲突,但你们现在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这样只会让你们更心力交瘁,再者,任飘渺既能与黑白郎君一战,又无伤而退,可见其实力,以你们三人现在的程度,就算联手,也杀不了他。

雪山银燕:难道我们真的没办法与他抗衡吗?

宫本总司:任飘渺现在虽称顶峰,但你们还有未来,银燕,你还年少,还有精进的空间,你虽然领悟了神魔一念,但还无法炉火纯青,你要再提升你的武艺。武学并没止尽,一旦自满,就是自限的开始,我期待你的成长。

雪山银燕:师父……

宫本总司:霜。

雨音霜:宫本大人。

宫本总司:好胜是好事,但你性情太过冲动,容易误判情势,这点在战中会成为你的致命伤,今后你要好好修心,这样你在武学上将会有很大的进展。我赠你一句,攻不躁进,守不厌密,谋定而动,一举二得。

雨音霜:我会谨记。

宫本总司:始,虽然你长期受到操控,但也因此垫下武学根基,可说是因祸得福,但也因为受控之故,你在反应上较他人迟缓,高手对决,仅仅瞬间便是生死之差。我也赠你一言,慢一步,看得清,守为攻,进为退。

风间始:我晓得。

宫本总司:打败任飘渺之后,我就会退隐,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

雪山银燕:师父……

宫本总司:相处即是有缘,面对未来的敌人,我希望你们能团结一致,不分你我,互持互助,开创属于你们的未来,剑无极就拜托你们了。

雪山银燕:师父……


【小路上】

[为了找寻离尘石,月牙岚四处奔走,不知不觉,已来到苗疆地界。]

月牙岚:嗯~(取出随身的离尘石)离尘石有了反应,啊……就在前方了。

[越向前,手中结晶反应越强,月牙岚心中难抑欣喜。]

月牙岚:啊……是离尘石,终于找到了,(被内中人物攻击,月牙岚一闪避过)嗯~

守卫一:擅闯美人阁,格杀勿论!


【小路上】

[史艳文与狼主也为了找寻太虚海境,来到一处遗迹。]

狼主:这是……是这吗?(狼主将钥匙放入一处石块中,转动,随即石门打开)哈哈哈……果然没错。

史艳文:狼主,为什么你知道这个地方进入的方式?这支钥匙你从何得来?

狼主:我这个人平常就爱四处游览,探访名胜古迹,缅怀前人,这钥匙是我意外取得,听说它与太虚海境有关系,所以我就来看看喽。

史艳文:真是这样吗?

狼主:真正有够啰嗦,你到底要不要走,你不走我就自己进去了。

史艳文:啊……走吧。

(二人进入,随即来到一处空旷海景之处)

狼主:嗯~

史艳文:这……好个壮观瑰丽的景象,无边无际,直指天端,那颗巨大的水界,就是传说中的太虚海境吗?

狼主:壮观是壮观,但是现在是在玩我们吗?,这是要怎么上去啊?游过去,跳过去,还是盖一座桥才能走过去啊?要是藏仔现在有在就好了,只要一招飞瀑怒潮,轻轻松松就能将我们送上去了。

史艳文:其实,不是一定要藏镜人才有办法。

狼主:要不然还有谁有办法啊?

史艳文:我。

狼主:你?

史艳文:因为我也会飞瀑怒潮。

狼主:你也会飞瀑怒潮?

史艳文:略识一二。

狼主:你怎么可能会啊?

史艳文: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如果对藏镜人没有足够的了解,怎么能成为他的敌手?而且这招艳文也看过很多次了。

狼主:了解是一回事,但是会有事另外一回事啊!

史艳文:那如果我真的会呢?看清楚,喝——(发招又停下)

狼主:为什么又停下来啊?

史艳文:我先复习一下,怎么用才对,应该是这样,这样再这样……对,就是这样。

狼主:你到底是会还是不会啊?

史艳文:可以了,喝——(发招又停下)

狼主:现在又是怎么了?

史艳文:艳文的功体跟藏镜人有一点不同,如果气力不济,可能要麻烦你赞力相助。

狼主:我会赞掌给你下海啦,到底是会不会使用啊?

史艳文:这次真的来了,喝——

[史艳文沉喝一声,气走全身,竟然发出了藏镜人的绝世之招。]

史艳文:飞瀑怒潮——


【正气山莊外】

燕驼龙:(满身血)正、正……正气山莊,终于……终于……到了,(吐血,扑到在大门)艳文啊,俏如来啊,啊……啊……

脚仔王:是谁敲门敲得这么大力啊!(开门)大仔,大仔啊,你是怎么了?

燕驼龙:艳文啊,俏如来啊,快,快……

脚仔王:大仔啊,振作一点啊!

燕驼龙:(拿出书页)找俏如来,交给他……(倒下)

脚仔王:大仔,大仔啊!

鬼夜丸:是什么事情啊?

天海光流:(危险。)

(二人出门即遭遇女暴君攻击,两人迅速反击,光流手掌被女刑所伤)

鬼夜丸:是你,女暴君。

女暴君:西剑流的余孽竟然住在正气山莊。

天海光流:(卑鄙的偷袭。)

邪马台笑:(从内中走出)是什么事情啊?(看到光流手上的伤)啊,光流,你的手。

天海光流:(笑,小心,你的伤势还没有全好。)

邪马台笑:看这个情形,要输赢了!

女暴君:呵呵呵……奴家也没想过要让你们活着。

宫本总司:(缓缓走过来)他们任何一个人,我都不可能让你伤到。萧无名,曲无名,,声悠悠,声悲鸣,心何闷,情何困,眉深锁,孤独行。

鬼夜丸:宫本大人。

宫本总司: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退兵。

女暴君:嗯……


【灵界内】

忆无心:等一整天了,白狼还是没来灵界。

黑龙:可是,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呢。

(结界处一声响动)

梁皇无忌:有人攻击结界。

白狼:(灵界外)喝——

梁皇无忌:(挡下白狼攻击)住手。

忆无心:白烁烁,你真的来了。

白狼:忆无心,你怎么会在此?

梁皇无忌:白狼,你为何攻击灵界?

白狼:废话,呀喝——(独眼龙上前挡下攻击)

梁皇无忌:白狼!

忆无心:白烁烁!

黑龙:(突然头痛)来了,又来了,啊……

[就在变生肘腋之间,掌气飞丝已到。]

(众人挡住攻击,白狼趁机进入灵界,被莫前尘看到)

莫前尘:啊……白狼!

白狼:(来到幽灵魔刀前)幽灵魔刀,到手了。(取出幽灵魔刀,挡下莫前尘的攻击)

莫前尘:白狼,你果真是恶性不改!

白狼:谁敢挡我,谁就要死,杀! 


[诈诈诈,魔司令诈计成效,白狼急取幽灵魔刀,梁皇无忌与独眼龙,是否能阻止魔司令的诡计?

险险险,性命垂危的燕驼龙,能及时告知九龙天书的秘密吗?

极极极,超凡入圣对上阴险毒辣,宫本总司是否能击退女魔头姚明月呢?

奇奇奇,神秘惊奇的太虚海境之内,到底有何种的景象?施展飞瀑怒潮的史艳文与千雪,他们两人能顺利取得无根水吗?始帝骨骸又藏有什么惊人的秘密呢?                

阴阴阴,深沉算计的苗疆,又有何种的阴谋大揭穿?

欲知一连串精彩好戏,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九集——暴雨将至。]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