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0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364221323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七集 最后的考验

录入:小懒鹿


【琉璃树下】

俏如来:请前辈收我为徒。(双膝跪地)

默苍离:这就是你的答案吗?

俏如来:是。

默苍离:为什么你会想拜我为师?

俏如来:因为,这就是前辈给我的第三个考验。

默苍离:很好,我果然没看错你,你有智者的天资,将佐之才。


【暗夜?小路上】

[神智狂惑的剑无极,错认眼前死敌,握刀之手,正待一斩过去的爱恨情仇。]

剑无极:任飘渺,我一定会打败你,来喔,一剑无极。(攻击天海光流,光流避过攻击)

天海光流:(剑无极快住手。)

剑无极:说啥,你不要得意,再来啊!呀——

天海光流:(他神智丧失,难以说服,只能用银封七巧,先锁他的功体再擒抓。)

剑无极:喝——

[银封七巧,针穿百会,天海光流欲封锁脉穴,逼使剑无极束手就擒。]

剑无极:啊……(一针入印堂)你做了什么?

天海光流:(剑无极忍耐。)

剑无极:杀啊——(光流从背后插入三针)

天海光流:(还有三针。)

剑无极:啊……呃……(忆起神田京一杀他那一幕)为什么我又败了?可恶,我不是(忆起任飘渺虐他那一段)我不是废材,我不是啊!

[真气逆走,剑无极欲强行突破禁锢,逆行经脉引动气血剧烈翻涌!]

剑无极:呃……(吐血)

天海光流:(剑无极不可逆冲真气。)

(发出两根银针,皆被剑无极挡下)

剑无极:喝——我不是废物,我不会认输,我绝对不会顺你的意,呀——

[狂泻的怒气,不成章的剑法,天海唯恐误伤,出手斟酌,却反受牵制。]

(剑无极逃走)

天海光流:(追!)


【暗夜?小路上】

天海光流:(请问,你可有看见有人经过?)

路人:什么啊?你说慢一点,我听不懂啦。

天海光流:(你可有看见有人经过?)

路人:你这样嗤舞嗤呲,谁听懂啊。

(光流随即写在地上)

路人:你不要当做我乡下人不识字,我孩童的时候,也是有跟村里的先生读过几本书,你随便撇一撇,画几个圆圈圈,想要捉弄我啊。

天海光流:(这是日文。)

路人:听不懂啦,疯子,不要理你了,浪费我的时间。(离开)

【暗夜?小路上】

女暴君:你要回魔门世家吗?带奴家同行,怎样?

燕驼龙:哎呀,你吃这么重咸,老灰仔人堪袂条,会死啦。

女暴君:来嘛。

燕驼龙:不要啦!

女暴君:来嘛。

燕驼龙:不要啦!

女暴君:来,喝——

燕驼龙:拼你了!

[娇言软语掩不住恶意杀机,利索卷起,女刑灾殃困袭燕驼龙。]

女暴君:喝——

燕驼龙:呀——(交战一番)走袂去,好啊,拼了!风火雷电,阴阳双行,天地借法,雷破山河,敕——

[燕驼龙绝招尽展,雷夹风势攻向女暴君。]

女暴君:银邪盘首,呀——(燕驼龙分身离开)击!(燕驼龙分身被击碎)白蝮缠身!(抓住分身)

燕驼龙:哎唷喂呀。

女暴君:怎样,还想走吗?

燕驼龙:你会放我走吗?

女暴君:带我去魔门世家,找出九龙天书,我就放你离开。

燕驼龙:这……(女暴君勒紧女刑)呃……放松点,放松一点啦,现在就带你去嘛。

女暴君:嗯,这样才是聪明人的决定。(放开女刑,两士兵架住燕驼龙)召集众人,让燕驼龙带路,前往魔门世家。

士兵一:是!

士兵二:遵命!


【还珠楼内】

宫本总司:如你所言,失败者就该死!

神蛊温皇:当然,游戏有游戏的规则,百里潇湘的游戏、剑无极的游戏,当然也包括你,萧无名的游戏。

宫本总司:我已允许你的战约。

神蛊温皇:但你战意不足,若是临战之时,又再有一个隐姓埋名,逃脱的萧无名,那就让任飘渺头痛了。

宫本总司:就为了这个原因?

宫本总司:剑不磨不锋,你修养了太久,是要一点动机、一点刺激,任飘渺要找的,可是一个最好的对手。

宫本总司:你的目的不过如此,那吾便如你所愿,时间。

神蛊温皇:十天后。

宫本总司:不悔峰。

神蛊温皇:亡者无悔,败者无尤。

宫本总司:请。(离开)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你想问什么?

凤蝶:没什么,我对主人有信心。

神蛊温皇:唉,有信心就不用特别讲出,不是吗?


【北竞王府】

史艳文:艳文,输了。

北竞王:哎呀,遗憾啊。

史艳文:王爷棋艺果真出神入圣,苦战一日,史某甘拜下风。

北竞王:史贤人棋艺亦是不差,可惜鬼头菇任然无法易主。

史艳文:唉,技不如人,有何可怨,王爷当真不能割爱。

北竞王:愿赌服输,史君子何必枉做小人。

史艳文:也是,看来史某只好另寻他法,告辞。(离开)

姚金池:王爷的棋艺真是使人惊叹,连史艳文也必须俯首称臣。

北竞王:不过是小伎俩罢了,你若有兴趣,小王也可以知道你。

姚金池:人说七岁不成国手,终生无望,只怕金池没这个资质。

北竞王:人也讲名师出高徒,莫非你嫌弃小王不是名师?

姚金池:金池不敢。

北竞王:哈,实在是可惜了,冰心,将鬼头菇送回吧。

冰心:是。

[就在此时,一道白色人影闯入,目标直取鬼头菇。]

冰心:啊……(鬼头菇被夺)

蒙面人:喝——

[目的已成,来人抽身欲退,突来一道利劲,欲取其命!]

(交战一番,蒙面人逃走)

北竞王:啊……来人啊,追拿!(士兵奉命离去)

姚金池:王爷,王爷,你可有受伤?

北竞王:小王没事,史艳文根本就是有意的。

姚金池:王爷何出此言?

北竞王:难道你看不出方才那个人是谁吗?他自一开始就知非我敌手,打定主意强取,先是诱我拿出鬼头菇,然后拖延落子,直至深夜才认输。果真是狗急跳墙,史艳文竟行小人步。夜色昏暗,现在让他脱身,要再找到他也是难了。


【北竞王府外】

士兵:去那边找找看。

史艳文:(藏于树后)<北竞王身边果然有高手保护。>(离开)


【琉璃树下】

(默苍离扶起俏如来)

俏如来:师尊。

默苍离:第三个考验你已通过,但是,莫以为拜我为师,我就会帮你。我不会替你做任何决定,所有的事情我只会旁观,就算你做错了,我也不会插手干涉,你要自己担起后果。

俏如来:啊……这……

默苍离:感觉压力吗?你需要的,就是这份压力。这个压力,当年是由你的父亲承担,现在该是换你承受的时候了。

俏如来:是,我明白了。

默苍离:现在,你的心中很乱是吧?

俏如来:是。

默苍离:当心乱之时,你该做什么?

俏如来:静心。

默苍离:然后呢?

俏如来:事情虽多,犹需判断轻重缓急。

默苍离:有多少事情?你又如何判断?

俏如来:苗疆的威胁一直存在,近来女暴君四处找寻九龙天书,虽不知其用意,但可见苗疆私下已有行动,不可不防。

默苍离:还有呢?

俏如来:小空之症、剑无极失踪、藏镜人重伤昏迷,皆是急需解决之事,而灵界多次受袭,亦不可忽略。

默苍离:这全部的事情,都要你一人处理吗?

俏如来:啊……也不是,父亲前往找寻医治藏镜人之法,小空之症暂时也无生命危险,灵界有粱皇与独眼龙两位前辈坐镇,银燕与风间始也在找寻剑无极的下落。

默苍离:他们能力有限,无法让你放心?

俏如来:也不是,啊……<我因为太过重情,所以将医治小空,剑无极以及藏镜人的事情放为重点,但其实这些都已经有人处理,我现在应该专注的是……>

默苍离:现在再问你一次,你有多少事情?怎样判断轻重缓急?

俏如来:只有两件事,温皇与苗疆。

默苍离:兵法智计的第一步,就是自衡,未知敌,先知己,你有多少能力,有多少助力,可以处理多少事情,现在你已看清自己,那这两件事,何者为先?

俏如来:苗疆的目的是九龙天书,目的既明,只需要继续关注九龙天书,就能明白苗疆的意图,但温皇,学生仍然猜不透他的目的,学生虽有重点,却不知如何下手。

默苍离:吾问你,为何你会想拜我为师?

俏如来:这……因为师尊绝不可能毫无理由帮助我,三句问话、三颗药丸,师尊展露智慧,俏如来认为必有所因,所以……是了,冥医前辈不断地提醒我,任何事情都有他的原因,所以我才推测师尊的用意,猜测出师尊的目的。

默苍离:明白了吗?

俏如来:温皇一直想要我与赤羽查出他的目的,我们也一直难以参透,如果找不到目的,那就该从原因推敲。世事有因才有果,有动机才有行为,温皇是有意误导方向,让我门陷入找寻目的的死路。

默苍离:他为何要这样做?

俏如来:因为他不想要让我们知道他这样做的原因。

默苍离:盲目的猜测!不可因为参透了部分的真相,就以为能透彻全局,尤其当你的对手是稀世的智者。这是一种可能,但,不是定论。

俏如来:徒儿受教。

默苍离:找出原因,下一步棋,你就会知道该怎样走。

俏如来:是。

默苍离:俏如来,你的动作要快,因为,你已经慢了很多手了。


【黑水城内】

小玉阿公:你要找的始帝陵寝,不过是一个障眼法。

狼主:啊,这是什么意思?

小玉阿公: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狼主:你!

小玉:你们讲的始帝是谁?应该不会是历史上战朝时期最有名,终结七雄,一统天下的始帝吧?

狼主:难道历史上还有第二个始帝?

小玉:我记得书上有讲,在中原的历史上,曾经有一段天下纷乱的时期,当时七国分立,战祸不断,史称战朝,而终结战朝,一统天下的人便是始帝。他开疆辟土,功盖寰宇,在他将死之前,令巧匠搭建陵寝,也就是始帝陵寝。

小玉阿公:你没讲到重点,传说也讲,始帝在死后,以活人为俑,殉葬者千万,墓中还藏着无数的金银财宝,但是长久以来,不知有多少人,在寻找始帝之陵,但却从未有人发现,就算有,那些人也已经死在陵寝之内的机关之下,所以(转向狼主),我劝你还是别做梦了。

小玉:大哥哥,你找那个始帝陵寝要做什么?是要去挖墓吗?你很欠钱?

狼主:当然不是,钱我很多,我只是好奇传说中的始帝陵寝到底存不存在。

小玉:(笑)一个暴君的墓有什么好看的,阿公你讲是不是呢?

小玉阿公:是暴是仁,难以一言括尽,他终结七雄乱世,一统江山,宁定黎民百年征战之苦,统文字,定度量衡,是其功;焚书坑儒,收天下兵器,重劳役,加税赋,是其恶,但焉知此恶背后,是否另藏根由。

狼主:哈,听你这样讲,我就知道我没来错了,传说果然是真。

小玉阿公:喔?

狼主:小孩子都知道始帝之恶,但大匠师你好像认为始帝另有隐情,莫非黑水城与始帝有关?

小玉阿公:哈哈哈……黑水城一向与世无争,为避战火,隐居来此,哪有什么隐情。

狼主:我听说当年始帝能一统天下,是因为重用墨家传人,以及得到与墨家相善的鲁家后人设计的机关相助,方能攻城掠地,以寡击众,无所不克。

小玉:哈哈,大哥哥你说不对了啦,连我也知道,始帝重用的是法家,不是墨家。

狼主:历史都是人写的,是人写的就有可能骗人或者出错,就算没骗人,也有可能有隐藏什么没讲。

小玉:墨家讲的是兼爱非攻,怎有可能去帮助残暴的始帝?

狼主:兼爱无戮,以戮止戮,非攻无战,以战止战。

小玉:大哥哥讲什么我听不懂,感觉起来就像是歪理。

狼主:是啊,当时的墨家传人也认为,这太悖于墨家教义,所以要求始帝,让他们隐身幕后,甚至不惜让墨家式微。

小玉阿公:(鼓掌)哈哈,这样的说法倒是新鲜。

狼主:墨家教祖与鲁家先祖是至交好友,鲁家为了工艺上的统一、传承与进步,在一统七雄之后,请求始帝统一度量衡,而墨家则提议收罗天下兵器,以为是止攻,那些兵器后来被鲁家与墨家用来铸造了一项东西。

小玉阿公:哪一项东西?

狼主:机关城——始帝陵寝!

小玉阿公:哈哈哈……始帝收罗天下之兵,铸造万斤铜人,举世皆知。

狼主:铜人是铜铸,那铁又去了哪里?

小玉阿公:天知晓呢。

狼主:如你所言,世人传说,始帝身亡之后,建造一座陵寝,生人作俑,殉葬者千万,内藏金银珠宝无数,但位置隐秘,内中机关重重,进者无一生还。始朝尚水,服色属黑,铁亦属黑,炼铁成汁,方能铸造,所以,黑水城就是黑铁之城,也就是机关城,所谓的殉葬者,也就是陪同进入黑水城的,鲁家墨家后人,也就是这,这个所在就是始帝陵寝,始帝埋骨之处,就在此地,而你所讲的障眼法,就是表示这世上并无所谓的始帝陵寝,也无宝藏,只有黑水城。

小玉阿公:看来你能找到此地,不是巧合啊。


【白令原】

[荒凉的雪原,见证着过去与今日,因果相连的对决。踏着故人的足迹,等待相同的对手,势在必得的信心,更是夺得天下第一刀的决意,远方一条人影缓缓走近,来人竟是——]

(月牙岚出现)

万朔夜:你不会是来替他决斗,所以,你是来替他传话。

月牙岚:没错,独眼龙他不会接受你的约战,他不稀罕天下第一刀的称号,所以,没必要来此与你对决。

万朔夜:借口,他只是在逃避,他怕失去天下第一刀的称号,失去那个不属于他的东西。

月牙岚:任由你说,他也不会稀罕你对他的看法,也不会因此就改变他的决定。话已经带到,我要离开了。(离开)

万朔夜:不要以为我这样就会放弃。


【小路上】

万朔夜:(发现有人跟踪)你要留下脚步,还是留下你的人头。

苏厉:哎呀呀,侠士好警觉,小人苏厉,失敬失敬。

万朔夜:为何跟踪我?

苏厉:这嘛,小人只是好奇。

万朔夜:好奇什么?

苏厉:这位侠士身上所背的,是否是失踪已久的曤日?

万朔夜:你认识这口刀?

苏厉:但是小人所听闻这口刀的主人与侠士形貌并不相同。

万朔夜:与你无关!

苏厉:如果侠士是这口刀的传人,那有一个人,你非去找不可啊。

万朔夜:嗯……

苏厉:如果侠士是这口刀的仇人,那就当小人不曾讲过这句话。

万朔夜:你讲的人是谁?

苏厉:荒野金刀独眼龙。

万朔夜:为什么?

苏厉:因为这口刀有他的骄傲,虽非甲子之年,风云碑终究已开启,这是天意,天意要这口刀站会属于他的位置。

万朔夜:独眼龙已经拒绝了这场战约。

苏厉:他凭什么拒绝,风云碑的立意,就是为了避免武者日日争夺天下第一,引发杀戮纷争,所以关闭的时候不能随意挑战,开启的时候不得拒绝挑战,这就是风云碑的规矩,独眼龙拒绝挑战,就等于放弃天下第一刀的权利。

万朔夜:我不要这样取得的名号,我要确确实实将他打败,用我手中的曤日。

苏厉:没错,风云碑若没开启,就算打败了现任的天下第一,也无法在风云碑上留名,这就是风云碑的公信力,如果藐视这份公信力,武林岂不是又回到人人求胜、个个争强的局面?独眼龙拒绝挑战,实在讲不过。

万朔夜:你知道独眼龙在哪里?

苏厉:当然,只要你依照小人所说,便能找到他啰。

万朔夜:你告知我这些事情,有什么目的?

苏厉:这是小人一点私心,想让这口刀找回他的骄傲。

万朔夜:去哪里才能找到他?

苏厉:灵界。


【灵界】

梁皇无忌:你心事重重,是为了那名挑战者吗?

独眼龙:俺不会与他决斗。

梁皇无忌:他选择这个时间挑战,自有用意,你了解风云碑的规矩?

独眼龙:明白,当风云碑开启之时,就代表开启天下第一之争。任何天下第一,都不能拒绝,只是天下第一刀的名号,俺并无在意。

梁皇无忌:如果不在意,你不会如此苦恼,你在意的不是那个名号,而是那个人。

独眼龙:俺亏欠的,总要奉还。

梁皇无忌:你不想要讲,我亦不勉强,只是独眼龙,有任何困难,灵界会是你的后盾。

独眼龙:多谢,灵界之事,也是俺的事情。

(莫前尘与雪山银燕来到)

莫前尘:灵友,雪山银燕有事找你。

独眼龙:有什么事情吗?

雪山银燕:是为了魔之甲的事情,希望前辈前往无极山一趟,从情听说……

独眼龙:要借俺的紫瞳灵睛,查看无极山内中魔之甲的下落,但是灵界有事,俺不便分身。

雪山银燕:所以大哥让我来替换前辈,等事情一了,前辈就可以回到灵界了。

独眼龙:嗯,那有劳你了,俺前往无极山一观。(离开)

雪山银燕:多谢前辈!


【魔门世家内】

女暴君:此处便是魔门世家吗?果然藏书万千,只是这般藏书,毫无头绪,该如何找寻?燕驼龙,给我一个指引吧。

燕驼龙:我自己找比较快。

女暴君:你一个人,能在这百万藏册之中找到九龙天书吗?

燕驼龙:你不知道有一本书叫做目录喔,我想你可能没读过什么书,所以不知道。

女暴君:男人若老了就只有嘴硬,那就交你了。

燕驼龙:(对着书架自语)九龙天书,九龙天书,九,九,九字部,找到了!九龙天书。

女暴君:在哪里?

燕驼龙:不在这。

女暴君:喔,你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吗?

燕驼龙:是真的啦,你看,目录里面写着欠缺,这本书从来就没被魔门世家收藏过,当然啥都找没。

女暴君:既然如此,留你也无用了。

燕驼龙:等一下等一下,虽然找没那本书,但说不定在其他的书籍之中藏有九龙天书的记载,你也要给我时间去找找看。

女暴君:要多少时间?

燕驼龙:你看这边的藏书,最少也要五年十年吧。

女暴君:这样吧,三日之内找不到,我就断你一足,五日找不到,我再断你一足。

燕驼龙:啊,你你你……你真是恶毒!

女暴君:哈哈哈……女人总是欠缺耐性,是男人就要多加包容,如果七日内你还找不到,我就再断你一臂;十日找不到,你就剩下一只眼睛,但是没要紧,剩下一眼一臂,你还有十五天的时间。

燕驼龙:喔,阿不就很感谢,这么多书,没我你是要怎么找啦?

女暴君:我有人、有时间,还怕找不到吗,快去吧,你的时间一直在流逝啊。


【还珠楼某房间内】

(忆无心与黑龙在房内,白狼来到)

忆无心:啊,白狼,你的伤势恢复得怎样了?

白狼:已经好了,我要离开。

黑龙:你是要去哪里?

白狼:当然是去找那名刀客,讨回战败的耻辱,现在没有伤势拖累,我一定会让他尝到失败的滋味。(欲离)

忆无心:白狼等一下。

白狼:(停步)又怎样了?

忆无心:你知道那个人在哪里,武林这么阔,你又不知道对方是谁,你要怎样找,不如等你完全恢复,我们再一起帮你找。

白狼:是不是找得到人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们来干涉。

忆无心:为什么你这么心急,这样打打杀杀,很有趣吗?你就不能再暂等几天。

白狼:随便你们,哼!(离开)

黑龙:石头仔,我感觉白狼最近有一点奇怪。

忆无心:哪里奇怪?不是一样爱惹事兼使性子吗?

黑龙:不是这个,自从我们在灵界醒过来之后,他就没再讲要恢复恢复成黑白郎君,一次也没有提起过。

忆无心:这确实不像他,他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黑龙:我也不知道,就算问他,我想他也不会跟我们讲,啊,对了,我们可以去问楼主,他是一名很有智慧的人,也许他可以回答我们的问题。

忆无心:嗯,这也是一个办法,走吧。(二人离开)


【还珠楼大殿内】

(忆无心与黑龙来到)

黑龙:楼主。

神蛊温皇:你们一同前来,应该是为了那名不在这里的人吧?

忆无心:啊,楼主你也察觉到白狼有不对的地方吗?

神蛊温皇:既有疑问,先提出你们的问题如何。

忆无心:黒滤滤他说,白狼他现在不再提起要恢复成黑白郎君,我们也猜不透他,为什么突然有改变。

神蛊温皇:哈,有一个很简单的解释,也许恢复成黑白郎君,不是他真正想要的结果。

黑龙:啊,白狼不想变回黑白郎君?

神蛊温皇:他不是屡次想要离开还珠楼,欲寻敌手吗?依吾观察,他会如此急于求胜,是想证明自己的实力,并非是依靠黑白郎君的分身与力量。

忆无心:啊,原来是这样,黑滤滤,当你变回黑白郎君的时候,还会觉得自己是黑滤滤吗?

黑龙:不会啊,变成黑白郎君以后,我就失去了意识,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我上次醒过来,人就在灵界了,我也不清楚自己是怎样去的。

忆无心:我明白了。

黑龙:你知道白狼变得奇怪的原因了吗?

忆无心:嗯,楼主,多谢你为我解答疑惑。

神蛊温皇:小事而已,不必言谢。

黑龙:那我们先离开了。(二人离开)

神蛊温皇:哈,真是一名聪慧又善解人意的少女,凤蝶,就与你一样啊!

凤蝶:那是因为主人,你非常擅于利用人心,总能让事情朝你想要的方向发展。

神蛊温皇:我只是回答了她的问题。

凤蝶:这就是高明之处。

神蛊温皇:哈,最重要的是观察力,既然你看出了吾的用意,那现在就静观其变吧。


【还珠楼白狼房内】

(白狼坐于床上,忆无心与黑龙来到)

白狼:你们又来做什么?

忆无心:我知道你心情不好的原因了。

白狼:哼!(下床)你又知道什么?

忆无心:因为你不是黑白郎君。

白狼:我不是黑白郎君,哈哈哈……我不是黑白郎君,天下间谁是黑白郎君?小娃儿,你胡言乱语!

忆无心:你是白狼,白狼就是白狼,独一无二,天下间只有一个白狼,就是你,我不知道你为何执意做黑白郎君,做黑白郎君有什么好,我有两个朋友,一个是黑滤滤,一个是白烁烁,变成黑白郎君,我一个都无剩,黑白郎君又不是我的朋友。

白狼:别替我乱取外号,黑白郎君天下无敌、狂傲潇洒,哪个不敬不怕,哪像某人,畏首畏尾。

黑龙:但是,但是变成黑白郎君,黑滤滤就没了,你也会没了,黑白郎君不是黑滤滤,他就是黑白郎君,不是黑龙我,也不是白狼你啊,前几次合体,我们还能保留意识,谁知,上一次最成功的合体,我们的意识却都消失了,就跟死了同样。

忆无心:如果变成黑白郎君会失去自己的意识,为什么,你还要对黑白郎君这么执着?

白狼:你懂什么?黑白郎君的价值,没人可以取代,他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人。

忆无心:黑白郎君又不是一出生就是天下无敌,他都不用练功,不用学吗?既然他能做到,那你也可以。

白狼:<黑白郎君做得到,白狼也做得到。>

忆无心:白狼是天下独一无二的白狼,不需要去做黑白郎君。

白狼:我知道要怎么做了。(跨步欲离开)

忆无心:你要去哪里?

白狼:我去找温皇,还有,多谢你。(离开)

黑龙:啊,他竟然会说多谢。

忆无心:希望他别再惹事了。


【无极山中】

独眼龙:此地就是无极山,嗯~(移开眼罩)

[只见独眼龙打开眼罩,开启紫瞳灵睛,观遍整个无极山]

独眼龙:嗯,这个地方,呀——仁道一斩!(劈开山壁)就是这,进入(进入随即出来)里面只有魔之甲嵌入的痕迹,却无魔之甲的踪影,必是被人取走。此事至关紧要,必须赶紧告知雪山银燕与俏如来。(离开)


【灵界外】

[灵界之外,一道霜寒刀气,震荡结界!]

(万朔夜攻击结界,随即莫前尘出来)

莫前尘:你是什么人?为何来此?

万朔夜:你不需要知道,我只是来履行与独眼龙的战约。

莫前尘:你就是挑战独眼龙那名刀客?

万朔夜:没错。

莫前尘:我劝你放弃这场没意义的挑战,你就是在这里等到变成石头,他也不可能与你决斗。

万朔夜:只要见到他,我自然有办法令他拔刀。

莫前尘:真可惜,你根本就不会见到他,他的决心,绝对比你的耐性更加长久。

万朔夜:那我想知道,他的决心,与你的性命,哪一个更长久。(啸灵枪从灵界内中飞出)嗯……

雪山银燕:(走出)要战,我来陪你,有本事打败我,再去挑战前辈。

莫前尘:银燕,别冲动。

雪山银燕:前辈,此处交给我吧。

万朔夜:报名。

雪山银燕:雪山银燕,你呢?

万朔夜:万朔夜。(两人欲开战,独眼龙出现。)

独眼龙:住手。

万朔夜:终于等到你了,出招吧。

独眼龙:银燕,莫前尘,你们先进入吧。(万朔夜攻向独眼龙。)

雪山银燕:前辈小心!

万朔夜:(曤日架于独眼龙脖前)拔刀!

独眼龙:你要天下第一刀,现在你是了,俺认输。

万朔夜:我不要这样的天下第一刀,我要与你一战。

独眼龙:就算你杀了俺,俺也不会与你一战。

万朔夜:你不敢?

独眼龙:是,俺不敢。

雪山银燕:(挥动啸灵枪)喝——不知进退的小子!

万朔夜:碍事的人,喝——(两人交战一番)

独眼龙:住手!喝!(分开两人,被万朔夜划伤)

万朔夜:你!

雪山银燕:啊,前辈!

独眼龙:银燕进去。

雪山银燕:但是……

独眼龙:这件事跟你无关。

莫前尘:独眼龙可以处理,银燕,进去吧。

雪山银燕:啊,我……(与莫前尘二人进入灵界)

独眼龙:给你这口刀的人,不会希望你这样做。

万朔夜:你没资格讲到父亲,你对他的伤害,他就应该默然接受吗?不要将人当做是傻子!

独眼龙:无论你怎样做,俺都不会与你一战,放弃吧,无论是天下第一刀,或者是俺!(进入灵界)

万朔夜:独眼龙,我不可能让你永远逃避。(离开)


【灵界内】

梁皇无忌:看到你回来,我便知无需出面。

独眼龙:因为俺个人的事情,而影响到灵界,抱歉。

梁皇无忌:伤势无碍吧?

独眼龙:嗯,没事。

雪山银燕:前辈,那个人到底是谁?

独眼龙:这是俺个人的事情,你不用介入,也千万别去找他挑衅。

雪山银燕:是,银燕晓得。

独眼龙:另外你所拜托的事情,魔之甲,已经不在无极山。

梁皇无忌:可知被谁取走?

独眼龙:不清楚,此事与石敢当之死,西剑流的赝品之间,必然有相当的牵连。

梁皇无忌:暗流潜伏,背后必然藏有更大的阴谋,银燕,将此事告知你父亲与俏如来,要他们小心。

雪山银燕:嗯,多谢前辈,银燕告辞。(离开)

梁皇无忌:独眼龙,那名刀客不会这么轻易死心,你要小心处理。

莫前尘:大师兄,现在灵界风雨欲来,你应该更加留心自己的事情。

梁皇无忌:我知道你忧心何事,先观察魔司令下一步的举动吧。


【还珠楼大殿内】

白狼:(入内)我有一事想问你。

神蛊温皇:请说。

白狼:你知道武林当中,有什么上乘的武学秘笈吗?

神蛊温皇:哈,世上的武学典籍多入牛毛,虽有佳作,未必能入你的眼中,我倒是知晓一种秘典,堪称当世巅峰之绝学,但只怕你拿不到。

白狼:你就直说是啥款的秘典。

神蛊温皇:其名为皇世经天宝典,是苗疆的镇国神功,唯有王族之人方能练习,从不外传,你若能取得此一典籍,武学当能日进千里。

白狼:这部宝典,真正有你所讲那么精妙吗?

神蛊温皇:事实上,吾也未曾亲眼见识过,但既为一国皇族秘传之武典,必定有其精奥绝妙之处,不是吗?

白狼:那我该怎样取得这部秘典?

神蛊温皇:拥有此部宝典的,有两名人选,其一自然是苗王,但他周身随时有大批的护卫戒备,绝非轻易就能接近。

白狼:另一个呢?

神蛊温皇:另一名是狼主千雪孤鸣,他正为了苗王的委托,孤身在外奔走,向他下手,是最容易的途径,他应该还在铁心原附近,你前往该处,应该就可以遇到他,纵使不能自他身上取得宝典,你也能以他王族的身份作为筹码,向苗王要求交换。

白狼:嗯,我知道了,我要离开还珠楼,这件事情,替我向忆无心保密。

神蛊温皇:你不想要让给她知情?

白狼:麻烦。(离开)


【黑水城内】

小玉阿公:看来你能找到此地,不是巧合啊?

狼主:没错。

小玉:阿公,他讲的是真的吗?咱村内真正是始帝的陵寝,始帝的尸骨真正埋在这?

小玉阿公:(面向小玉)总有一天,你也会知道村内的历史,早一掛,晚一掛,也是没差几年,但是(面向狼主)你这样戳破,不怕会走不出黑水城吗?此处的机关虽然古老,多年以来有进无出,我也不担心你泄露什么。

狼主:别这样嘛,鲁先生,在下初来乍到,对这个地方非常好奇,可否领我进去游历一下。

小玉阿公:嗯……(对小玉)你留在这,我带他出去走走。

小玉:我也要跟。

小玉阿公:别乱,你的脚还在受伤呢。

狼主:对啊,你好好休息,我跟你的祖父在村内逛一逛。

小玉:哼!

小玉阿公:走吧。(与狼主二人离开)


【黑水城另一处】

狼主:哇,这个地方,真的是世外桃源。

小玉阿公:多熟悉一下,你可能离不开了。

狼主:嗯哎,我好心救人,你就这样回报?

小玉阿公:若不是待念你救了小玉,你已经死了。

狼主:杀我也没用,反而会带来黑水城的灾厄。

小玉阿公:威胁我吗?

狼主:只要可以让我看到始帝遗骸,我保证不会泄露任何秘密。

小玉阿公:不可能,因为始帝遗骸,根本没在这。

狼主:没在这?难道是我的推论有错?

小玉阿公:黑水城确实是始帝时代,集天下之铁由鲁家所建,但他的目的乃是掩盖事实,始帝骨骸,从头到尾就没放在他的陵墓里面。

狼主:哇,那始帝的骨骸到底在哪里?

小玉阿公:你为什么这么想要知道?

狼主:了解真相对黑水城有帮助吗?我是受了当今苗王,也就是我的王兄的命令,出来找寻始帝的骨骸,就算你将我困在黑水城内,将我杀掉,他也会派出第二个人、第三个人,然后更多人,一直到找到为止,你们不愿意交出,他就会攻击。我相信黑水城可抵挡千军万马,但是隐居千年的你们,难道有需要因此暴露?

小玉阿公:小玉这趟出去,果真是惹祸。

狼主:祸不是她惹的,是始帝骨骸,既然我已经找到这了,这秘密就没这么简单掩盖。如果始帝骨骸真不在此地,请让我知情在哪里,我会保守黑水城的秘密。

小玉阿公: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狼主:这我也不知道,就看在小玉的面子上吧。

路人一:大匠师你好,咦?这个人是村外来的吗?

小玉阿公:他很快就要离开了。

路人二:又是小玉闯祸了对吧?呵呵呵……

小玉阿公:始帝的遗骸,现在在太虚海境,只要去那,你就可以见到了。

狼主:太虚海境,那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始帝的骨骸会在那里?

小玉阿公:你的问题很多,(取出一物,交予狼主)拿去,这把钥匙中,载有太虚海境的方位,将它浸入水中,地图就会显现,至于你的问题,到了该处,自然就解开了。

狼主:真有这么神?

小玉阿公:看在我孙女的份上,我才特别通融,但是我要提醒你,今日之事若是外流,黑水城是不止有鲁家的后人而已。

狼主:<他言下之意,是墨家传人。>我会记住。

小玉阿公:我送你出去。


【小路上】

(天海光流用手在路上写字)

雨音霜:嗯,剑无极往西南而去,我先去追剑无极,,麻烦你去通知始。

天海光流:(没问题。)

(光流离开,找到风间始)

天海光流:(风间始,,我有剑无极的下落了。)

风间始:你是有事要向我说吗?

天海光流:(对啦,我已经找到剑无极了。)

风间始:难道你找到兄长了?

天海光流:(我不是一直跟你说,我找到他了吗?)

风间始:兄长在哪里?

天海光流:(他往西南方去了,雨音霜已经先去找他了。)

风间始:你是不是知道兄长在哪里?

天海光流:(西南方西南方,西南方西南方。)

风间始:快告诉我,兄长到底在哪里!

天海光流:(你是要我说几次,他人在西南方向!)

风间始:(仍是不懂)兄长……

(光流一把推开风间始,在地上写字)

风间始:啊……西南方。(离开)

天海光流:(我的话有这么难理解吗?)


【正气山莊大殿内】

鬼夜丸:嗯,天海光流,你是怎么了?怎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你不是出去帮忙,找寻剑无极的下落,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天海光流:(就算跟你说你也听不懂。)

(光流离开)

鬼夜丸:不理我就算了,谁稀罕。

(邪马台笑房内)

天海光流:(笑。)

邪马台笑:啊,光流,你是怎样了?

天海光流:(还是你最好。)

(一把抱住笑)

邪马台笑:光流,发生什么事了?是给人欺负喔?

天海光流:(笑,我的话很难理解吗?)

邪马台笑:不会啊。

天海光流:(但是其他的人都听不懂我的话。)

邪马台笑:他们只是不知道,该怎样跟你交谈而已。

天海光流:(你是怎么听懂我的话的?能不能也教教其他人,这样我就可以跟其他人正常交谈了。)

邪马台笑:喔,这嘛……我自己也不知,唉,这种小事没什么啦,我说过,只要有我在,你这个怪症头绝对不是问题。

天海光流:(要是你不在呢?)

邪马台笑:这样啊,那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天海光流:(哼,一点用处也没有。)

(生气离开)

邪马台笑:光流,光流啊,唉,我看我真正要找一天,好好教他如何说话。


【暗夜?小路上】

风间始:霜,你有找到大哥吗?

雨音霜:没,到处都没看见,也不知道他到底会跑去哪里了。

风间始:他现在负伤在身,神智又不清,我很担心他会出事。

雨音霜:在这里担心也是没有用,还是继续找寻吧。

风间始;嗯。(两人分头接着找)


【暗夜?小路上】

剑无极:呃……为什么,使不上力气,我……我不能倒在这里。(倒下,春桃经过)

春桃:哎唷,吓死人,怎么会有个人倒在这里。(前去踩一脚)

剑无极:呃……

春桃:还活着。(离开后又返回)伤得真严重,看起来不能随便包包就了事,如果要请大夫来看,哼,村里那个密医仔,收费那么贵,我就算自己生病,也不会去找他,而且照顾一个病人,劳心劳力,不值得。你还是期待有个观世音菩萨,大罗神仙降世,把你救走吧,我是没那么好心。(片刻后又回来将剑无极拖走)


【巫教遗址】

[一夕之间覆灭的巫教,余毒久滞不散,宛如亡者哀泣的怨怼。十年的岁月,尘封了当年惨绝人寰的一夜,只剩深沉的肃静与荒凉。]

(俏如来来到巫教,回忆默苍离对他说的话

默苍离:要在对局中胜出,首要便是知敌,对于神蛊温皇此人,你有多少的认识,你所有的疑问,源头只有一个。

俏如来:温皇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促使他这样行动的原因。)

俏如来:在巫教应该能找出与温皇有关的线索。

赫蒙天野:(刚到)俏如来!

俏如来:<此人知我名号,来势汹汹。>请问壮士何人?找俏如来何事?

赫蒙天野:苗疆战将——赫蒙天野,奉令,取你性命!


【魔门世家】

燕驼龙:<这本九龙天书,一定是跟风水堪舆相关,所以往这个方向找就是,本魔记得这本妖言搜异录记载了很多有关各种妖术、法术异术的传闻,内容大部分都是子虚乌有,嗯,(拿起一本书)这是……(书上字:九龙现,天下变)


【小路上】

[离开黑水城的千雪孤鸣,一路欲往太虚海境,半途,一道傲然白色身影拦住去路。]

白狼:哼,你就是千雪孤鸣。

狼主:是白狼啊,这样半途拦路,有原因吗?

白狼:交出皇世经天宝典!

狼主:哇,会不会太夸张,为什么你知道这部宝典?

白狼:哼,果然有了,交出!

狼主:宝典这种东西,是随时带着身上的吗?

白狼:那就擒下你,与苗王交换,喝——(攻向狼主)



[欲夺惊天宝典的白狼,对上千雪孤鸣,双狼之争,谁胜谁败?

俏如来遭遇煞星赫蒙天野,是否会有生命危险?

负伤发狂的剑无极,他的命运到底会如何演变?又会有何种的危机出现?

神蛊温皇出卖千雪孤鸣,这其中又到底有何算计?

燕驼龙追查九龙天书,他到底看到什么惊人的秘密?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八集——双狼决。]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