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05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344225094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五集 孤鸿寄语默苍离

录入:吾之ㄕ魔吣§


【平原】

[漫天冰霜飘散,纷雪中!模糊英俊的面容,刀起刀落,已露挑衅之意,]

白狼:哼!不管你是谁,敢挑衅于我,你会用最惨痛的失败领悟你的愚昧!

万朔夜:求之不得。

[高涨的战意,在无声中蔓延,不需多余的言语,战斗,将是唯一的交会。][眼神一动,双方同时出手!]

白狼:怒马凌关!

万朔夜:暮雪沉影!

(第一招,白狼被削下衣片)

白狼:哼,哈!

[白狼奋力一战,掌掌威逼,不留喘息的空间!]

白狼:哈!

(万朔夜瞬身避过)

白狼:拖拖拉拉,一点也不痛快!

万朔夜:我在等你发挥全力。

白狼:等你性命终点的来临吧,离合并流!

万朔夜:残月凝雪!

[白狼中招同时,对方回刀再杀!]

万朔夜:喝!

[白狼御招欲挡,却感寒气阻脉,窒碍难行!]

白狼受伤:啊……<嗯?结冻!>

万朔夜:为何不出刀?

白狼:哼!你还不值得我拿出幽灵魔刀。

万朔夜:<唯一的解释,是他身上并无兵器。>是吗?那就没再战的价值。(收刀)

白狼:什么叫做没再战的价值?别走!我会让你后悔讲这句话!

万朔夜:我无意取你性命,以你现在的状况,并无任何的胜算。

白狼:哼!活在胜利之中,才是黑白郎君生存的意义!<啊!我不是……黑白郎君!>怒马凌关!喝啊!

万朔夜:喝!

白狼:哈哈哈哈!再来,再来啊!

[不屈的斗志,难以弥补的战势颓危,一瞬失利,眼见将成刀下亡魂,突然间,一道雄浑掌气及时贯入。]

忆无心:啊,白狼,你怎会伤成这样?(上前)

黑龙:石头仔,别靠近!

万朔夜:你捡回一条命。(收刀离开)

白狼:等一下!啊……

忆无心:啊,你伤的这么严重!不要在逞强了,我们快去找人医治。

黑龙:是啦!刚才那个人一定是一名高手,你现在去追也追不上啊!

白狼:不用你们多管闲事!(离开)

忆无心:不能放他一个人乱跑。

黑龙:嗯,我们赶紧追上吧。


【树林】

酆都月:宫本总司在这此。

武者甲:私放西剑流,你该死啦!

武者乙:宫本总司,纳命来!

宫本总司:如果这就是你的压逼,那也太简单了!

酆都月:我的兴趣在你。

武者丙:杀啦!杀啦!喝啊!

[怒不可遏,群众蜂拥而上,但见宫本总司一摆身,一扬手,以指代剑,脚步不停!]

酆都月:我还未说,我是来杀你。

宫本总司:嗯?

众杀手:杀啦!杀啦!

[武者虽众,却难施为;刀剑虽利,却难近身!眼前寇仇,如鸿毛飘然而过。]

宫本总司:但我没有与你一战的兴趣。(飞身而离)


【还珠楼内室】

神蛊温皇:苗王有令,要买你的人头,这也是还珠楼最无奈的生意。

史艳文:无奈的生意,不一定就没有转圜的空间,史某尚有恩情欠奉,若是到了逼不得已,也不可能坐以待毙。不过,史某由衷不希望这种局面发生。

神蛊温皇:唉呀,还珠楼也非不懂权衡利弊的组织,取你的人头,代价就是整个武林的追杀围剿,也许还会引起中苗之间的大战,算起来真是一件亏本的生意。

史艳文:看来还是有转圜的空间。

神蛊温皇:你还不是看清这一点,才毫无畏惧的前来还珠楼吗?凤蝶,为贵客奉茶。

史艳文:多谢。凤姑娘,你的伤势无碍吧?

凤蝶:我已经没事了,多谢关心。

神蛊温皇:闲话已尽,该入正题,史君子远来还珠楼,莫非也想与还珠楼生意往来?

史艳文:艳文来此,非为杀人,而为救人而来;是想借助温皇你在医学上的博闻广洽,为我一解迷津。

神蛊温皇:喔?能让史君子找到苗疆来,想必也不是简单的问题。

史艳文:鬼头菇以及无根水,请问温皇可有任何印象或者线索?

神蛊神蛊温皇:嗯,鬼头菇与无根水此二物都是非常珍贵罕见的药材;你寻找这两项东西,目的是什么?

史艳文:救一名很重要的人。

神蛊温皇:这名很重要的人物,应该是我旧识的好友吧?

(史艳文不语)

神蛊温皇:看来我说中了,既是为救藏镜人,为何不向我之言?莫非你认为我不愿意帮他?

史艳文:史某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藏镜人他在苗疆的处境十分危险,所以他受伤的消息史某尽力保密,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神蛊温皇:放心吧,这件事情并无太多人知情,而且,看在我与他过往的交情,我也该尽一份绵薄之力。

史艳文:所以关于这两项东西,温皇已有眉目?

神蛊温皇:你知晓苗疆亲王北竞王吗?他自小体弱多病,需要大量药材调养,因此他在府中藏有许多珍贵的药材,鬼头菇便是其中之一,但是此物非常罕有,如何取之?凭你之能。

史艳文:艳文自有方法。

神蛊温皇:至于无根水,我虽曾听过此物,却不知它的来源在何处。但此物数次出现在典籍之中接近东南海角之处,你可从此方向探索。

史艳文:原来如此,多谢你。

神蛊温皇:不用言谢,就算是我对藏镜人的一点心意吧。

史艳文:既蒙赐教,艳文不可无报。告君一事,以藏镜人之性他日恢复,只怕难与你善处了,望温皇小心。

神蛊温皇:哈,我清楚,所以才趁此机会卖一个人情给他。

史艳文:嗯,那我离开了。

神蛊温皇:凤蝶,你今日特别的安静。

凤蝶:我不像主人,一下杀人,一下救人,只要出嘴便完成,所以我只用听的就可以。

神蛊温皇:我感觉你的好奇心好似变少了。

凤蝶:主人你倒是从来不减无聊的好奇心。

神蛊温皇:哈,就是因为无聊才会好奇,否则在一成不变的世界还能拥有什么乐趣?


【琉璃树下】

[月华临,流光转,一道身影伴夜而来,清逸脱尘,尔雅温文。静默中,尽是庄严肃穆]

俏如来:前辈!上次受前辈提点,让俏如来如梦初醒,得以堪破局势,面对危境,前辈大恩,俏如来实难以回报!

默苍离:我只讲了一句话,能得悟,乃是你天资聪颖,我并未做什么。

俏如来:尚未请教前辈名号。

默苍离:我名,孤鸿寄语默苍离。

俏如来:墨苍离前辈,前辈虽只一语,却能破我迷障;三粒药丸,更是引导局势,能这般洞烛先机,必是非常人也。

默苍离:三粒药丸,是我教你如何使用的吗?你若用差,于我也无损。

俏如来:虽无明言,已有暗示,如此神机妙算。

默苍离:俏如来!

俏如来:啊,前辈有何指教?

默苍离:你是专程来此赞扬我的吗?若是如此,此处备有纸笔,你尽书之后,可以离开了。

俏如来;啊,是。请问前辈在如此混乱的局势中,不知前辈是如何看清利害,事先做下安排?

默苍离:混乱的是局势,与你的心眼何干?

俏如来:啊!

默苍离:到了现在你还没讲出一句重点。

俏如来:是,多谢前辈提点,只是俏如来和前辈素未平生,为何前辈要帮助我呢?

默苍离:因为你是可造之材。

俏如来:以前辈之能,必可治天下之太平,何以不亲身出面领导?

默苍离:那非我之责任。

俏如来:但现今武林纷乱,正需要像前辈这般的能人出策主事。

默苍离:西剑流之乱已平,你亦成为武林盟主,何来纷乱之说?

俏如来:中原看似和平,其实暗藏危机。

默苍离:喔?你的看法。

俏如来:中原方度过大劫,正值百废待兴之时,中苗世俗难解,苗疆虎视眈眈,魔之甲真假之疑尚未理清,灵界又受到袭击;武林中又发生了多起的莫名血案,而温皇……

默苍离:而温皇动向未明,是吗?

俏如来:也许是晚辈太天真,但是,俏如来确实是受过温皇照顾提点;西剑流之乱,更是因为他才能顺利弭平。

默苍离:你确实太天真。

俏如来:从冥医前辈的言语之中可知前辈对神蛊温皇有所警戒,前辈可是观察出温皇的最终目的?

默苍离:冥医应该向你说过了,只要你通过我的三项考验,我就答应帮你一件事。现在,你想要我处理哪一件?苗疆、魔之甲、神蛊温皇或是灭门血案?

俏如来:这,啊!晚辈实在不知该如何决定。

默苍离:三天的时间,让你详加思考,三天后你再来吧。

俏如来:前辈。

默苍离:心急不能解决事情,三天的时间,你可有更好的选择。有一些问题你根本不需要我来处理。

俏如来:啊,晚辈知晓了。

默苍离:切记,任何的事情必有它的原因,有因才有果。

俏如来:多谢前辈提点,俏如来会谨记在心。(离开)

默苍离:俏如来,你真能符合我的期待吗?


【河边】

(酆都月在前静候)

宫本总司:又是你。

酆都月:追踪是杀手的技能,轻功更是我的自信,就算是楼主也未必追的上我。

宫本总司:哈,佩服。如果要找我,任飘渺为何不亲自前来?

酆都月:他认为你根本无心与他一战。他说,指导完剑无极你随时可能远遁退隐,不知所踪。

宫本总司:他那也算是指导?

酆都月:你根本也没打算应战不是吗?

宫本总司:如果避战,那任飘渺岂会放我甘休?

酆都月:所以楼主给我这个机会。

宫本总司:机会?

酆都月:逼出你的战意,以及给我杀你的机会。

宫本总司:那你还等什么呢?

酆都月:杀手的原则,一击不中,飘然而退,我在等待机会。

宫本总司:那你错过一次的机会了。

酆都月:那群人为我制造的机会根本算不上是机会。

宫本总司:喔?你不怕我现在就动手?

酆都月:你不会杀人,这就是我的机会。

宫本总司:败你、伤你于我不难

酆都月:我可以走,可以避,化明为暗,对你未必有利;而且这样做,那你就错过机会了。

宫本总司: 什么机会?

酆都月:了解任飘渺的机会。

宫本总司:你愿意讲?

酆都月:任飘渺不是任何人可以透彻,但我自信了解的比你们深入。

宫本总司:出卖楼主得到机会。

酆都月:杀手只有利益,不择手段。

宫本总司:我不知你对我这样的执著。

酆都月:那也是因为任飘渺。

宫本总司:他到底有何目的?

酆都月:终极的目的,谁也猜不透,但他离开还珠楼的原因就是为了找你。

宫本总司:嗯?


【市集】

雪山银燕:<终于找到蜀碧灵芝了,赶紧回去吧。>

路人甲:几天没见,你们两个人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你家火烧厝还是你老婆跟人跑了?

路人乙:别黑白讲了,还不是因为西剑流的事情,我们都非常的不甘愿啊!

路人甲:你讲啥?我咋没听过啊!

路人乙: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知?

路人丙:这个宫本总司实在是有该死啦!竟然偷偷的把西剑流的人放走啊,西剑流罪大恶极,怎么能这样就放过他们啊!

雪山银燕:<嗯?放走西剑流明明是大哥的决定,怎么会变成师父?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路人乙:他自己也是西剑流的人,当然不能理解我们中原人有多痛恨西剑流。我看,他虽然有帮助中原,但他终究是东瀛的人,现在他偷放走西剑流。以后啊,不一定就会帮助西剑流再回来攻打中原哪!

雪山银燕:不准侮辱师尊!他不是那种人。

路人丙:你是谁啊?凭什么讲这种话啊。

银燕:你们才是满口胡言乱语!

路人丙:他放走西剑流的人是他亲口承认的事实,这样的人哪有可能在真心帮助中原啊。

路人甲:啊!我想起来了,你是史艳文的儿子雪山银燕。

路人乙:那不就是那个宫本总司的徒弟?俏如来想要帮他顶罪,现在你又替他讲话,你们怎么对他那么处处维护啊?

银燕:<大哥为师父顶罪,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路人乙:现在全武林的人都在追杀他,我看你啊,还是认清现实不要再相信他了。

银燕:喝!(一拍桌子)你们,不准再侮辱我的师尊!

三人:啊,是、是……

银燕:<只能回去向大哥问清楚了!>

(暗处,杀手默默跟踪)


【神蛊峰下】

风间始:霜,你在正气山庄有遇到宫本大人吗?

霜:他有去为军师他们送行,但之后我就不知了。

风间始:宫本大人已经离开很久了,他不会丢下大哥不管,除非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让他没办法回来。

霜:嗯,我也觉得有些奇怪。

(银燕回返)

风间始:啊,你回来了,你有买到欠缺的药材吗?

银燕:嗯,在这。我方才在市集上听到一件怪事,是关于师尊……(说明)

霜:这明明是俏如来的决定,怎能将责任全部推到宫本大人的身上!

雪山银燕:大哥绝不会这样做!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风间始:事情似乎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宫本大人一直还没回来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吧。

银燕:我要回去和大哥问清楚,你们两个在这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霜:当然没有问题,我们又不是不会照顾自己的三岁小孩。

(银燕看向剑无极)

风间始:你不用担心,兄长由我来照顾。

银燕:嗯,我去去就回。


【百武会】

郭筝:盟主,既八卦观阴阳门之后,这几日来又发生不少惨案,这是我们查到的所有的消息。

俏如来:嗯?

笑不老:盟主是否看出了什么端倪?

俏如来:依据这份调查上的资料来看,受到攻击的全是堪舆学的风水世家,而且凶手非是随意行凶,而是有计划在进行。

郭筝:哦?怎样看。

俏如来:照事件发生的时序来看,凶手是有条理的找上这些门派,而且所有的受害者全是被严刑拷问至死,可见凶手是有目的的。

笑不老:盟主的意思,是这些凶手所针对的是对风水方面的事情吗?

俏如来:然也。而且以这样的规模看来,凶手非是一人,背后肯定有更大的阴谋存在。

郭筝:啊,是怎么样的阴谋?

俏如来:现在尚未能看出征兆,郭筝,请你们继续调查灭门之事,任何消息都不能放过,并通知所有的风水名门,请他们严加防备以减少伤亡。

郭筝:好!我马上去办。

俏如来:<唉,炎魔方除,暗处的势力就在蠢蠢欲动,这些灭门惨案的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呢?石前辈被杀,应是因魔之甲有关。真正的魔之甲下落尚且不明,没有魔之甲,小空就无法恢复,而温皇前辈,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师尊的安危也是令人担忧。>

笑不老:盟主,下一步我们该怎样做?

俏如来:这嘛……

(银燕来到)

雪山银燕:大哥!

俏如来:银燕。

雪山银燕:大哥,我有事要与你一谈!

俏如来:众人暂且养息,有任何事情我会再行通知。银燕,随我来吧。

(两人来到林中)

俏如来:银燕有什么事情吗?

雪山银燕:大哥,听说师父私放西剑流的人离开,为何会变成这样?

俏如来:啊……

雪山银燕:当初要放西剑流的人不是大哥你吗?为什么会变成师父呢?

俏如来:银燕,这也是万不得已啊。

银燕:又是不得已!一句不得已就可以让师父替你担罪吗?当初父亲的事情也是这样,难道没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处理吗?

俏如来:这是师尊的意思,我无法阻止。

雪山银燕:所以你就让师父做你的替死鬼吗?我不相信你没有解决的办法!

俏如来:其实师尊早有退隐之心,所以才会这样做。以师尊的武学暂时不会有危险。现在,我有另外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树林】

忆无心:白狼!白狼!

白狼:你们跟着我做什么!

忆无心:你身上带伤,又要去哪里?

白狼:不用你管!

忆无心:等一下啊,你要带黑滤滤去还珠楼啊。

白狼:为什么要去还珠楼?

忆无心:你忘记了吗?当初是你要黑滤滤离开还珠楼,还讲事情办完之后就会让他回去,大丈夫讲话怎么能不算话呢?

白狼:这是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

忆无心:人是你带出来的,当然是你要保护他回去,若无,他在路上发生什么意外,你白狼就是言而无信的小人。

白狼:你说谁是小人!

忆无心:不遵守约定的人就是小人啊。

白狼:你!

(黑龙拉过忆无心)

黑龙:石头仔,史艳文不是说要我们不要回还珠楼吗?为什么你还……

忆无心:我知道,但是白狼与你都受伤,白狼还伤的这么严重,一定要找一个地方疗伤休息,他爱相打有很盧。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又没办法叫他去其他的地方,只好先骗他去还珠楼再打算。

黑龙:这样好吗?

忆无心:还珠楼之前对你们都很礼貌,应该是没问题才是。等白狼伤势一好,我们就离开。

白狼:你们唏唏嘘嘘是在讲什么!

忆无心:没啦!走,我们来去还珠楼。

白狼:嗯,放开!

忆无心:走吧。


【还珠楼内室】

神蛊温皇:凤蝶,我真怀念退隐时的悠闲啊。

凤蝶:主人,你已经在这躺了一天了,还不够闲吗?

神蛊温皇:我这是偷得浮生半日闲!

凤蝶:根本就没看到你忙过,哪里还需要偷闲!

神蛊温皇:唉呀!你这句话说的差了,我不是接受了苗王与魔司令的委托?

凤蝶:躺在这,事情自己就会解决吗?

神蛊温皇:为什么不会呢?做事最重要是掌握时机,贸然行动,是毫无计划的人做的事情。静观事态,预测发展,取得先机,才是我最大的乐趣所在。

凤蝶:不是你懒得出门吗!

神蛊温皇:哈。知我者,凤蝶也,反正就算我不出门……

一剑随风:楼主,黑龙、白狼与意无心到来。

神蛊温皇:事情自己会找来。(起身离开)

丫鬟:楼主马上就到,请你们暂等。

白狼:来这到底要做啥!人已经送到,你们自己慢慢等吧!

忆无心:白狼,你不要这么心急,你身上还有伤,就这样走,我会很担心啊。

黑龙:是啦,你就陪我们再等一下,相信楼主很快就会到了。等这边的事情完了,我们三人再一起离开。

白狼:为什么我要和你们一起行动?

忆无心:一起行动有什么不好?江湖险恶,有信任的人在身边不是比较好吗?

白狼:你!哼。

(温皇、凤蝶至)

神蛊温皇:唉呀!我来的不是时候吗?

白狼:嗯!是你!

黑龙:楼主呢?他不在这吗?

神蛊温皇:百里潇湘已死,暂由我来代班。

黑龙:啊?咋会这样啊。

神蛊温皇:这是还珠楼的家务事,你们无需过问,只要安心留下便罢。

黑龙:这……

白狼:要留,你们自己留下!我要离开了。

神蛊温皇:哦?黑龙留下,你无所谓吗?

白狼:当然,没道理他去哪里,我就要跟到哪里吧!

神蛊温皇:若如是不愿成为还珠楼的人客,我自然没强留的道理,但你们现在都有伤在身,为什么不暂时待着这里,将伤养好再走?

黑龙:啊!楼主,你对我们这么亲切,真是多谢你。

忆无心:白狼,你的伤势最严重,就留下来好好接受医治吧。

白狼:不需要!我说过,你们要留就自己留下,我要离开!

黑龙:楼主也是一番好意,你别这样啦。

白狼:我与你不同,没什么和还珠楼的约定。你们要再烦我,我就不客气了!

忆无心:你就是选择离开也摆脱不了我们两人,在你的伤势恢复之前我们不会丢下你不管。而且,不论你离开去做什么,也要将伤养好,否则也没办法完成,不是吗?

白狼:你……闪开!

忆无心:我不要!

白狼:……你真是莫名其妙的可以!

忆无心:啊,太好了。

神蛊温皇:哦?这真是奇妙!那你们就安心留下养伤吧,住在这的期间,如果有什么需要,直说无妨。

忆无心、黑龙:楼主,多谢你。

丫鬟:三位贵客,请随我来。

杀手:禀报楼主,消息回传,已经找到剑无极的下落了。

神蛊温皇:失败的作品,没必要留下,退下吧。

杀手:是。

神蛊温皇:一剑随风。

一剑随风:楼主有何吩咐?

神蛊温皇:你清楚要怎样处理?

一剑随风:属下领命。

神蛊温皇:凤蝶。

凤蝶:主人有什么事情?

神蛊温皇:替我泡一杯茶吧。

凤蝶:是。


【梅香坞】

紫燕:诸位大爷很久没来了!今日就慢慢地坐,其他的姐妹刚好都在忙,只有我可以过来,请你们不要嫌弃。

客人甲:不要这样讲啦,让你们陪我们这群粗人会感觉很无聊。

客人乙:是啦,我们很难看到你们这种水姑娘,高兴都来不及,哪会嫌弃呢?

紫燕:嗯,多谢大爷的抬爱,那最近的武林上都有什么轰动的事情?不如就说一些给紫燕开一下眼界。

客人甲:讲到最近武林最轰动的事情啊,就是那个宫本总司私放西剑流,那个人啊,实在是有够可恶!现在所有的人都在找他。

客人乙:听说他以前和俏如来跟雪山银燕之间有恩情,所以啊,史家的两个儿子都要帮助他。哼!虽然说这是人之常情,但我想,两边还是划清界限较好啦。

客人甲:但是听说他的功夫很厉害,上次众人围杀他,结果呢?他身影一动,所有的人就被他点穴定身,连看都来不及看,厉害!

客人乙:厉害?是有多厉害啊。难道还比他们的头家炎魔更厉害?炎魔都收起来了,我不相信中原没有人能治他!

客人丙:对啊!对啊,就不相信没人能治他!

客人乙:歹势,紫燕姑娘,我们说的这些事情你一定觉得很无聊。

紫燕:诸位大爷都是英雄豪杰,但是,我是一个小女子,实在不习惯听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

客人乙:啊,有啦,听说最近武林上出现一个神算,他的占卜灵验无比!从来就没出过差错,还听说他很会看风水,有很多有钱人都去请他测算风水。

紫燕:真的吗?他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号?若是有缘,要头家姑娘请来梅香坞,看一下风水也好。

客人乙:听说他叫神算妙星子,现在在梅香坞西南十五里的尤家庄摆摊,生意很好。

紫燕:这样也没多远嘛,一定要请他过来看一下地理。

客人甲:照我说,不用去请到他,梅香坞的风水也一定很好。

紫燕:大爷也懂风水吗?

客人乙:梅香坞的大爷风流,姑娘又水。有风有水,风水当然好了!

紫燕:哈,大爷真会说笑。

客人乙:哼、哼!哈!哈!哈!

客人丁:很难笑。

客人甲:这名妙星子真正这么厉害,等我哪天发财了,也要去请他来我家看一下风水。

客人乙:等你有钱还算什么风水啊。我看你直接投胎,等下辈子比较快啦。

客人甲:呃,好啊!你这是看猫仔没点就是了!

紫燕:啊,好啦,好啦,谈钱伤感情,我们还是多喝一点,我们梅香坞的美酒可是很有名,不喝那就浪费了。

客人丙:啊!对啦,对啦,喝酒喝酒!

(另处,一人默默听着)


(停云阁内)

万朔夜:我,回来了。

秋露:欢迎回来。

万朔夜:今晚有演出吧?你该准备了。

秋露:我知晓,现在你有把握了吗?

万朔夜:嗯,我准备采取行动。你担心吗?

秋露:不是,我只是想与你多相处一些时间。

万朔夜:等这一切都结束以后,我们会有很多的时间。

秋露:嗯,我明白,我该去表演了,你先好好休息。


【河边】

宫本总司:他离开还珠楼,就是为了找寻我?

酆都月:当年楼主化名任飘渺,创下十式飘渺剑法,留名天下第一剑,创立还珠楼。但他认为,十式飘渺剑法,仍不是他的极限,而百里潇湘也展露了他的不臣之心,所以他离开了还珠楼,重拾神蛊温皇这个身份。一方面,与百里潇湘玩一个游戏,定下十年取命之约,同时,找寻一个能让他突破剑十的对手,最后,他找到你——萧无名。

宫本总司:我该荣幸成为这个对手,还是悲哀与百里潇湘同样沦落?

酆都月:楼主是我最崇拜的人,所以,这个安排让我不甘心。

宫本总司:喔?

酆都月:他选择了百里潇湘做为他游戏的对手,选择了你做了他突破剑艺的契机。于文于武,我都被排除在外。

宫本总司:你何不想成,因为他重视你对他的价值,要留你在他身边。

酆都月:这种毫无意义的价值,做为崇拜的对象,我宁愿成为他的对手,也愿成为他的试剑石,更愿意是超越者。

宫本总司:你很有企图。

酆都月:他也早就看出我的企图,所以一直在压抑我的机会。

宫本总司:他要看你的不甘,将你的压抑累积到极点。

酆都月:是,越是趣味的玩物,他越要留到最后。终于,我等到机会了,他让我来逼出你的战意。

宫本总司:如果你能杀掉我,就代表你比我更有资格,成为他突破剑十的对手。

酆都月:我也学过飘渺剑法,萧无名却只有一个。率先突破剑十的人,未必是他。

宫本总司:你用牺牲、对手、超越,代替追随做为崇拜者的敬意。

酆都月:我已经错过一次机会,不能放过一次机会。

宫本总司:喔?

酆都月:百里潇湘的游戏,其实才是他给我的第一次机会,如果我能利用百里潇湘打败他,取得最后的胜利,就代表我已经超越他了。

宫本总司:但是你失败了。

酆都月:因为他看透了我,绝不能容许看到百里潇湘击败他的局面。他同时也提防着我,让我找不到介入的机会。

宫本总司:到底有几个人假冒温皇,只怕任飘渺自己也算不清了。

酆都月:所以这次的机会,我绝不能错过。

宫本总司:有自信是好事。

酆都月:最少也要完成任务吧。

宫本总司:他这样玩弄众人,最终,到底有什么目的?

(远处火光一闪)

宫本总司:那又是什么?

酆都月:机会。关于任飘渺的事情,你没疑问了吗?

宫本总司:你果然也有十足的心机。


【村庄】

(苗疆战士严刑拷问)

道士:啊!啊!

女暴君:说吧,这样受折磨对你有什么好处?

道士:我、真的、没听过什么九龙天书。

女暴君:你真是让我失望,继续啊!

道士:别、别,求你……求你!你们要找的书,可以去魔门世家,燕、燕驼龙他藏有很多书,我!我……(被勒身亡)

士兵甲:启禀女暴君,人已经死了。

女暴君:唉!又死了,魔门世家啊。

(此时,手下报告)

女暴君:妙星子是吗?好吧,希望这次别再让我失望了。


【树林】

狼主:<按照大祭司所示,应该是此地无误,为何没看到任何的迹象?>

小玉:呜呜呜……呜呜!

狼主:嗯?声音是由此传来,啊!小姑娘,你是怎样了?

小玉:呜呜,你是谁?

狼主:我?我叫千雪孤鸣。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哭呢?

小玉:我、我的脚扭到了,很痛。

狼主:让我看看。你忍耐一下,我来替你包扎。

小玉:啊……啊啊!

狼主:这样就可以了!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小玉:我、我自己可以回去啦。(勉强起身)

小玉:啊……

狼主:你这样只会加重脚的伤势而已!还是让我送你回去吧。

小玉:嗯……这……

狼主:上来。

(小玉迟疑)

狼主:放心,我的身体很强壮,不会被你压死啦!

小玉:呵呵,阿伯,多谢你!

狼主:什么阿伯啊,叫大哥就好了。

小玉:喔,大哥哥,多谢你。

狼主:小事,带路吧。

(来到一山洞前)

狼主:接下来要怎么走?

小玉:大哥哥,麻烦你把这颗玉石丢到那个树洞里面。

狼主:哦,好.

[玉石丢入树洞,树洞发生变化,有亮光闪烁。]

[玉石隐入洞中的同时,只见宽阔的石壁竟然一分为二,出现了密道。]

小玉:大哥哥,快进去!

狼主:啊,好!

[原来幽暗不明的石洞,竟奇异透着微弱萤光,淡色的光线照亮前路。]

小玉:大哥哥,到这就好了。

狼主:这啊,可是……啊!(地面震动)

小玉:大哥哥,你别怕,没事的。

狼主:啊!这是?

[伴随着机械运转之声,陷落之地缓缓下移,直至尽头。]

小玉:大哥哥,我的家就在前面,快走吧。

狼主:啊!这……


【尤家庄】

[尤家庄外僻静之处,一座帐篷分外显目,忽然!林影流动,暗藏不安;一双莲足,踏进了帐篷。]

女暴君:(看对联)知风水,晓地理,通贯古今;掌阴阳,通八卦,尽观气运。说的好神妙,先生是近来武林驰名的神算妙星子吗?

妙星子:神算不敢!只是略通风水地理,阴阳算数,聊以为生。

女暴君:小女子心中有惑,不敢心言,请先生卜一卦,显示能为。如能解我疑难,奉上白银千两。

妙星子:请姑娘伸手入帐。

女暴君:先生为何不露面?

妙星子:观相不观人,是我之坚持。

女暴君:好吧,请。(伸手入内)

妙星子:姑娘!观你掌纹,杀戮甚多,暴戾之气尽显于外,哎呀!姑娘,你之迷惑,莫非寻人寻物?或者想探听消息吗?

女暴君:先生果然神算,那先生是否听过一本书?

妙星子:喔?什么书?

女暴君:九龙天书!

妙星子:姑娘,你要寻此书何用?

女暴君:你……也不用多问了,出来!

[女暴君发力之际,忽见银光闪动!]

(啸灵枪刺出)

女暴君:高手,喝!(抬手一掌)

[ 内中的人竟是——]

(俏如来、雪山银燕走出)

女暴君:哦,原来是你们啊!俏如来,这招引邪出洞,阴沉不下你的叔父啊。

俏如来:原来你就是灭门血案的凶手。女暴君,你好狠毒的心肠!你要找九龙天书有什么目的?

女暴君:虽然有智慧,却是鲁莽,既然知道九龙天书,那……也不能留下活口。杀!

(众兵冲出)

女暴君:我倒要看看,你们要如何逃出生天!

雪山银燕:凭你人多,这可是中原地界!

郭筝:中原的都站出来!

(百武会众人现身)

笑不老:残忍的女魔头,老朽才要看你如何逃出生天!

俏如来:女暴君,说出你的目的!

女暴君:唉呀,这么多人一起来,这,太刺激了。奴家只怕承受不起啊,只好尽量服侍各位大爷了!

雪山银燕:众人小心!


【旷野】

[独眼龙与月牙岚欲回返灵界,寂静旷野之中,独眼龙突感有异!]

独眼龙:嗯?落雪了!

月牙岚:啊?这是……

独眼龙:提高警惕!

月牙岚:有人来了。

[暗夜中,飞雪无声飘落,冰冻的世界毫无色彩,只有一抹人影逐渐接近,仿佛是黑暗凝结而成的魇影!更似索命而来的死神。]

万朔夜:冷眼识世路,朔夜逐日痕;深恩不可负,尽付霜刀魂。荒野金刀独眼龙!找到你了。

独眼龙:你是何人?

万朔夜:是即将打败你,夺回天下第一刀的人!


【北竞王府大殿】

[琴声悠扬,如风淡雅,似水清灵,聆听者心静愁消了。]

北竞王:好曲!金池,你的琴艺愈发出神入化了。

姚金池:是王爷不嫌弃。

北竞王:这是小王赏你的。

姚金池:谢王爷!

(侍卫慌张来报)

北竞王:何事如此慌乱?

侍卫:啊、啊啊啊……禀王爷!呃呃呃……外面,外面史艳文求见。

北竞王:嗯?请他进入。

侍卫:啊……这。。

姚金池:王爷,史艳文乃苗疆大敌,来此不知所谓何故,贸然请他进入实为不妥。

侍卫:啊,是啊,不如拿下他建功。

北竞王:你要拿他,本王倒是不反对,你尽力就好,千万不可勉强啊。

侍卫:啊?这。。。

北竞王:将人请入来吧。

侍卫:是。

(史艳文至)

北竞王:只身前来敌阵,史艳文,你的勇气确实令人欣赏。

史艳文:王爷赞繆了。听闻北竞王温雅儒文,品味高尚,今日一见,更感气度不凡。

北竞王:你来此非是来称赞小王的吧?

史艳文:艳文今日来访,是为王爷求取一物。

北竞王:喔?不知史贤人所求何物?

史艳文:鬼头菇!

北竞王:如果小王拒绝呢?

史艳文:那……只好对不住了!


【神蛊峰下】

(剑无极醒转)

剑无极:啊、啊……始,始!

风间始:大哥!你认得我了?

剑无极:始!你有看到始吗?

风间始:大哥,我就是始啊!

霜:没错!始不在这,只要你把这个喝下去,我们就带你去找他。

剑无极:你们!你们知道始在哪里?我要去找他!

霜:不行,你要先将这这个喝下去,才能去找他,否则你永远都见不到始了。

剑无极:你!你要对我的小弟怎样?

霜:不做什么,只要你把这碗药喝下去,很快就可以见到他。

剑无极:啊?好,喝就喝!

风间始:霜!你也不用讲的这么绝吧?

霜:我说的是事实。他不吃药,就会永远这样的疯疯癫癫,就算是用骗的,用灌的,也要让他将药吃下去,如果你还想要他认出你,就不要对他这么心软,若没有,只是在害他。

风间始:啊……

霜:抱歉,我讲的过分了,你也不要太难过,至少剑无极现在已经逐渐恢复神智,也可以理解我们所讲的话,更不会动不动就拔刀伤人。

风间始:嗯,虽然大哥现在还认不出我,但是只要继续治疗下去,我想一定可以恢复原本的模样。

风间始:啊!有人破坏宫本大人设下的结界!

霜:什么?!

[外层结界被破,两人措手不及,杀伐之声渐渐逼近,回荡的怒吼,宣示一场腥风血雨即将掀起!]

众武者:杀啦!杀啦!

武者一:终于被我们找到了,西剑流的余孽。

武者二:像你们这种祸害,就该斩草除根,一个也不可以留下!

武者三;是啦!是啦!

风间始:<看他们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是如何找到这里?又是怎么破坏宫本大人的结界?>

武者二:西剑流的余孽你们已经无处可逃了,死来!

武者:杀啦!杀啦!啊……呃……

(欲冲却被结界所挡)

霜:要动手吗?

风间始:我不想在残杀无辜的人了,我只是想保护大哥。

[突然间,两道剑气融合无间,瞬间粉碎结界!]

霜:啊!

风间始:啊,怎会?

一剑随风:剑无极!楼主有令,定下今天,作为你的忌日。应该说,是你们三人的忌日!


[紧张!紧张!紧张!还珠楼格杀令,剑无极,风间始以及霜,他们三人是否能逃离武林群豪以及还珠楼的逼杀呢?

 史艳文来到北竞王府,他能如愿取得鬼头菇救活藏镜人吗?

 百武会对上苗疆战士,俏如来、雪山银燕是否能擒捉女暴君?苗疆急寻的九龙天书到底有何目的? 

 冷雪刀客万朔夜拦阻荒野金刀独眼龙,天下第一刀之争就是他的目标或者另有所图呢?

 欲知一连串诡谲阴谋,请看《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六集——生离死别。]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