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03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344332354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三集 雪刀朔夜

录入:布布小贴纸


【路上】

[归程受阻,陌生刀客步步进逼,一步步,踏出无声的挑衅。风雪渐止,但止不住空中沉重的杀意。]

神田:他的目标是我。

衣川紫:好吧,交你了。

(衣川紫、雨音霜两人退开)

[神田京一观察对手,只感一股说不出的矛盾。沉静斯文的面容,未见仇恨,未见兴奋,杀意却是扬狂露骨。]

神田:神田京一,会让你后悔今日的挑战。

万朔夜:望你说到做到。

神田:来。

[纵使负伤,神田剑势不变凌厉,快,快得令人眼花缭乱,但敌手应对从容,连鞘之刀,是自信,更是睥睨。]

神田:现在愿意认真了吗?

万朔夜:给你时间暖身,我期待的,是全力的无极剑法。

神田:看不清自身实力的人,才会狂妄,真是悲哀。来,一剑无极!

万朔夜:暮雪沉影。

神田:不差。

[赞许之言,暗示更激烈的对决,手中银刃,凝注森冷锋芒。]

万朔夜:残月凝雪

神田:一剑无尽

[一方刀势回旋,一方冷剑挥洒,神田无惧伤势之累,双方的差距,只在一瞬之间。]

[肩头之伤不见血流,唯有渗人骨髓的寒意。]

神田:<这寒意,不妙。>

万朔夜:时间有限,接下来,就是看你先打败我,还是,还是先被自己的血液冻死。

神田:我们马上就能分出胜负,最后一招,来,一剑无声!

万朔夜:霜星坠地。

神田:名字。

万朔夜:万朔夜。

[生死尽豁之招,结果竟是——]

万朔夜:亏你还能拔刀出鞘,你的右手,应该早已麻痹。

万朔夜:若你没负伤…(离开)

(衣川紫两人走近)

衣川紫:让我看看,伤得严重吗。嗯,伤口已经被冰封起来,止住了出血。(点穴治疗)你现在感觉如何》

神田:我没事,只是……想不到中原竟还有此等高手。万朔夜,我会记住。


【灵界】

[战云密布,灵界再掀波涛,网中人 魔司令联袂攻杀而来。]

网中人:<这种感觉……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想不到你竟然变回这个模样,可怜。

白狼:讲什么废话,杀!

燕驼龙:小心啊,喝!

魔司令:抢夺幽灵魔刀。

[燕驼龙与白狼双战网中人,而白狼负伤在身,败象频现,一旁黑龙却是踌躇。]

魔司令:魄影,现!

[另一端,魔司令面对月牙岚与莫前尘,心中有数,化出魄影,不求有功,紧守方寸。}

莫前尘:<为何黑龙与白狼,对网中人的感应不若以往?>

莫前尘:黑龙,快助白狼。

白狼:谁需要他的帮忙。

网中人: 呵呵呵……凭你,无用矣。飞织邪罗!

(白狼对网中人,伤,黑龙参战)

白狼:我不需要你。

黑龙: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白狼:你是你,我是我!

[黑龙援助,白狼更怒,虽然三人合击,但一者功力无济,一者出招无章,网中人攻势如暴雨狂风,逼得三人难以透气。]

(另处)

莫前尘:<他在等网中人打败白狼他们三人,这样下去不妙啊。>喝!

月牙岚:<先取下他,再取网中人。>月牙天斩。

莫前尘:召灵破邪。

魔司令:邪壁护身。

(网中人等)

黑龙:一气……啊,看招。

白狼:怒马凌关。

燕驼龙:气化成冰,去。

网中人:盘丝锁关。

脚仔王:哇,好机会啊。

(扑近,被飞)

网中人:不完全的残缺者,这句话,奉还你们两人。

白狼:谁是残缺者。

网中人:邪网天罗。死来。

梁皇:放肆。

[一声放肆,随现八卦法阵。]

魔司令:梁皇无忌。网中人,速退。

梁皇:流转还灭。

白狼:离合并流。

[网中人愈杀愈狂,无意退战。魔司令突发暗掌。]

网中人:你做什么。

(魔司令、网中人化光离开)

白狼:休走。

黑龙:你还有伤在身,追上去,你也打不赢。

白狼:你……哼。

黑龙:难道我讲得不对吗?

月牙岚:为何网中人会突然进攻灵界,而另一名敌人似也不单纯。

梁皇:此事暂且按下,有一件事必须让你知晓。炎魔战死,西剑流战败,详情听说……

燕驼龙:哈哈哈……真是太好了,史艳文藏镜人联手大破西剑流,中原武林总算恢复和平了。

黑龙:那石头仔人呢?

梁皇:她也被带回正气山庄。

黑龙:这样我要去找她。

梁皇:嗯。你也去吧。(对月牙岚)

月牙岚:我……我已经是灵界的人了。

梁皇:不用压抑自己的感情,那是你的故乡,你的兄弟朋友。

月牙岚:多谢。

黑龙:那我们一起去吧。白狼,你呢,你要去找石头仔吗。

白狼:要去你们自己去,我要离开了。

燕驼龙:等一下等一下,你是要去哪里啊。你不想要变回黑白郎君了吗?

(白狼离开)

燕驼龙:梁皇啊,这样就要放他离开吗。

梁皇:他本非灵界之人,怎有留他的理由。

燕驼龙:是说他之前,不是很想要变回成黑白郎君,现在连提都不提,一问还生气,真是好古怪啊。黑龙啊,你可知道原因?

黑龙:他在想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梁皇:嗯……

燕驼龙:脚仔王啊,死了没啊。

脚仔王:还没啦。

燕驼龙:脚仔王啊,你跟黑龙还有月牙岚,一起回去正气山庄,将这边的事情交代一下。顺便看俏如来,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我留在灵界帮忙看家。

脚仔王:喔,了解。

梁皇:你们去吧。

(众人离开)

梁皇:莫前尘,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何事?

莫前尘:自你离开灵界……


【还珠楼】

神蛊温皇:真是好久不见了,冥医。

冥医:想不到你竟然会来找我。我跟你之间的账还没算呢。将我的血枯蝉还来。

神蛊温皇:你真是一点都没变啊。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死心吗?

冥医:若不是你拐走我的血枯蝉,我早就研究出失血症的药方了。

神蛊温皇:比起你所钻研的失血症,现下我有一伤患才是真正的挑战。

冥医:喔。不对,你别想要转移话题,我不会再上你的当。

神蛊温皇:你若不信,当可自行一观。

(扇风撩起帘帐)

冥医:嗯,这是……

神蛊温皇:她是三途蛊的宿主。三途蛊爆发之后,我虽尽力稳定她的伤势,但效果有限。虽能救命,不死却残。

冥医:她身上的三途蛊,该不会刚好是你所下的吧。

神蛊温皇:正是。

冥医:你既然在她的身上种下三途蛊,现在又何必救她呢。

神蛊温皇:这是一项挑战。

冥医:挑战?

神蛊温皇:三途蛊为苗疆失传的奇毒,据说受到三途蛊反蚀之人将必死无疑。我若能破解三途蛊,便能证明我的毒功胜于苗族。所以这些年来,我悉心培养,让凤蝶的体质有了改变。待她痊愈之后,将成百毒不侵之身。

冥医:所以呢,你找我来是为了什么?

神蛊温皇:我虽有医治之法,但凭我一人之力却无法做到。所以才拜托医友……

冥医:等一下,别说得好像我跟你很熟一样。

神蛊温皇:医友这样说就见外了。万济医会之上,我们两人可是一见如故啊。

冥医:是故没有错,是顾人怨的顾。只怪我一时好奇跟你接触,害我损失惨重。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

神蛊温皇:只要医友在我医治凤蝶时助我一臂,我定不会有所亏待。无论医友开出什么价钱,我都已经做好准备。

冥医:哟,这次怎么这么干脆。话说回来,为什么一定要我。你不是有一个朋友医术也不错吗。

神蛊温皇:千雪的专才在药理,但我需要的是针法上的帮助。

冥医:还真是会利用人啊。嗯,要我帮你可以,不过这次我不收钱,我要凤蝶身上的万毒血。

神蛊温皇:要万毒血,医友是要用此血研制药方吗?

冥医:没错。

神蛊温皇:既然要用到万毒血,想必此方定是世上少有的奇药。

冥医:对医术有兴趣的人不是光只有你。医治之后,她的血就不再具有万毒血的特质,这么难得的药引,我怎么能放弃呢。

神蛊温皇:但万毒血的毒性猛烈,难以掌控……

冥医:这就不用你来操烦了,就让我们各自挑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吧。

神蛊温皇:嗯。

冥医:只不过向你讨一滴血而已,有需要考虑这么久吗?

神蛊温皇:好吧。

(温皇取血)

神蛊温皇:万毒血,奉上。

冥医:好,你要我怎么帮你?

神蛊温皇:我会用药刺激蛊毒,再引导蛊毒运行,将其逼出。但她的胸口之伤伤及心脉,为避免过程中蛊毒进入脉门,请医友封住她的心脉周边之穴,阻隔毒性。

冥医:封心阻脉若是有不慎,神仙难救,你确定要这样做?

神蛊温皇:委托医友,正是为了医友这手,妙绝天下的织命针。

冥医:别褒,没安好心。动手吧。织命针。

[配合温皇引毒之举,冥医运针如飞,封心阻脉,分毫不差。凤蝶竟是失了气息。]

(两人施治)

冥医:如何呢?

神蛊温皇:蛊毒已清除。她虽然虚弱,但性命无忧。

冥医:那就好了。既然人已经没事,那我也要告辞了,但血枯蝉的事情我不会就此算了。

神蛊温皇:有了万毒血,还抵不过吗?

冥医:一事归一事,你还欠我一只血枯蝉。

神蛊温皇:唉,爱计较的老毛病,还是改不了啊。


【正气山庄外】

[正气山庄之外,一场战事即将爆发]

狼主:小子,挡住我的路,代价可是非常之大啊。

银燕:雪山银燕倒要领教看看

狼主:你真不让路,那就别怪我了。

史艳文:住手。

(史艳文出)

狼主:嗯。

银燕:父亲。

狼主:怎样,现在打算两个一起上吗。

史艳文:你是来看藏镜人的吧。

狼主:嗯,算你识相,藏仔呢。

史艳文:你要有心理准备,随我来。

狼主:嗯。

(两人入内)


【正气山庄内】

(狼主探看昏睡中的藏镜人)

狼主:藏仔,藏仔啊,藏仔怎会变成这样。不是说温仔出手暗算炎魔,让你跟藏仔联手将他杀掉吗,为什么藏仔会伤得这么严重啊,你最好将事情交代清楚。

史艳文:唉,事情是这样…我们已经替藏镜人医治过了,他暂无生命之忧。

藏镜人:这个温仔啊,他到底是在想什么。不但设计藏仔,竟然连凤蝶也下得了手。

史艳文:此事我们也万分意外。

狼主:那藏仔到什么时候才会恢复。

史艳文:他……只怕这一生,都只能是活死人了。

狼主:什么,活死人,你的意思是……不行,我绝对不允准。我不信任你们这些中原人,我要将藏仔带回苗疆医治。

史艳文:他是我的兄弟,我不能让你带他走。

狼主:抱歉喔,这边也是他的兄弟。虽然你是我兄弟的兄弟,但是我不相信你这个兄弟。你这个兄弟既然没法救我的兄弟,那就交给我这个兄弟来处理。别碍事,闪开。

史艳文:你这样是在害藏镜人,你知道吗?

狼主:你说什么。

史艳文:现在有一名名医正在替藏镜人医治,或许有办法将他救醒。但是你呢,你要找谁来为他治疗?难道,你想送藏镜人去温皇那边吗?

狼主:没有喔,我可以自己救他。若是还不行,苗疆还有巫医跟大祭司。

史艳文:所以,你认为苗疆会救一名叛徒吗?苗疆早已下了格杀令,见到藏镜人只会杀他,又怎么会救他呢。至于你,你若救了藏镜人,又要怎么向苗王交代。

狼主:那我要怎么相信你们会救藏仔呢。

史艳文:就凭我们是血缘至亲,无论如何,我都一定会想办法将他救醒。就算是要我向阎罗讨人,艳文也决不推辞。

狼主:你……随便你吧。

狼主:对了,你可见过一名唤作忆无心的少女?她之前应该是被囚禁在西剑流之内。也许你不知道,但是那个忆无心,是藏镜人的亲生女儿,也就是你的侄女。

史艳文:艳文早已耳闻。

狼主:我曾受藏仔所托,要代他照顾他的女儿,你可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啊。

史艳文:忆无心现在就在正气山庄之内。

狼主:她在这里,那为什么不让她来照顾她的父亲啊。是她不想要照顾,还是你们阻止她来。

史艳文:她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世。

狼主:你们没对她说吗?

史艳文:藏镜人并没打算让她知晓她的身份。

狼主:他们父女分离几十年,好不容易才可以相认,你们竟然不将事情告知她。

史艳文:相认对他们并非好事。

狼主:这是什么鬼话,你们有何权力剥夺他们的父女天伦?

史艳文:忆无心只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孩子。假使让她知晓,她的父母是怎么样的人,对她只会是一个打击,非是欢喜。

狼主:你又知道了。你既不是藏仔,也不是忆无心,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怎么想啊。

史艳文:这是藏镜人的希望。他现在生死难测,难道,你要让忆无心得到父亲之后,又再度失去吗。这样对她不是更加残忍?

狼主:那这样对藏仔就不残忍吗》女儿明明就在身边,他却连见一面,甚至喊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史艳文:好了,我们在此争论也是没有用。你要吵,就等藏镜人醒来再吵。只有他有权力做决定。

狼主:好,看你是藏仔他大哥的份上,我就依你的意思,一切等藏仔恢复之后再说。

(狼主对藏镜人)

狼主:藏仔啊,你就在这个地方好好休养,王兄那边有我处理,你不用担忧。

狼主:史艳文,虽然中原与苗疆,暂时没有正面的冲突,但双方长久以来的仇恨,也不可能就这样轻易化消。不过就算以后我与你们成为敌人,但是只要关于藏仔的事情,通通可以来找我。

史艳文:啊,多谢你。

藏镜人:哼,我这都是为了藏仔。否则,我才不愿意跟你们史家有什么交情。

史艳文:艳文明白。

狼主:离开之前,我想见见忆无心。

史艳文:自然,跟我来吧。


【正气山庄】

忆无心:喂,跟我说我的身世好吗。到底要怎么样你才愿意说呢?

鬼夜丸:我已经说过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再缠着我了,拜托你别再问我了。我不想要被邪马台笑打死啊。

(史艳文狼主入)

狼主:你就是忆无心。

忆无心:我是,你是……

狼主:我是……

史艳文:他就是你的父亲,

忆无心:啊

狼主:喂喂,你……

史艳文:……的好朋友,千雪孤鸣。

狼主:险险被你吓死。

忆无心:你认识我的父亲。

狼主:当然啰,我们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忆无心:那我的父亲现在在哪里。

狼主:他啊……

史艳文:他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身亡了。

忆无心:啊?

史艳文:当时,你才刚出世没多久,当千雪孤鸣发现之时,你就已经下落不明。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寻找你,想不到会被西剑流的人,误会你是他的私生女。所以,才会抓你想来威胁苗疆与藏镜人。

狼主:私、私、私…私生女?!

史艳文:这些误会,全是因为他的私生活太过不检点,所以才害你受苦了。

狼主:史艳文。

忆无心:真是这样吗?

鬼夜丸:是啦,事情就是这样,这一切都是误会。

狼主:你……

忆无心:那我的父亲姓什么,他叫什么名?他有帮我取名吗,他是怎么死的?

(狼主抚头安慰)

狼主:你的父亲只是失踪,我相信他不会死。你姓罗,是苗疆人,只有一点点中原的血统。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跟你的父亲相认。而你的名字,就等你跟你的父亲重聚的时候,再让他帮你取名吧。

忆无心:嗯。

狼主:江湖的纷争太多,你还是好好的退隐,以免招来危险。我一定会替你找到你的父亲,所以,你要为他好好保重你自己。

忆无心:我明白了。

狼主:那位重伤的藏镜人你见过了吗?他为了救你,吃了很多苦头。如果他醒来,你要好好听他的话。

忆无心:好。

狼主:如果将来你有遇到什么麻烦,拿这个去苗疆,就会有人来帮你。

忆无心:多谢你。

史艳文:你这样对待他的女儿,我相信,你的朋友一定会非常的感谢你。

狼主:朋友还说什么感谢,我只希望他可以平安就够了。好了,我要离开了。


【野外】

魔司令:还不冷静吗?

网中人:为何故意扰乱,只差一步,我就能杀死黑白郎君。

魔司令:杀黑白郎君还有很多机会。取得幽灵魔刀,寻回妖神将,才是我们现在的首要。

网中人:你弄错了一件事情了,进攻灵界,不是我帮助你取得幽灵魔刀,而是我要你帮助我杀掉黑白郎君。

魔司令:看来你还不够信任我。难道在闯入灵界之时,你没感受到幽灵魔刀对你的呼唤吗?

网中人:哼,那又如何?

魔司令:那是来自故乡的感应,更代表你的出身。被封印的遥远的彼方,魔界。

网中人:魔界,你说你与我,都是出自魔界,而且都是妖神将的麾下。

魔司令:不止你,我,还有梁皇无忌,那名叛徒。

网中人:梁皇无忌,那名帮助黑白郎君恢复,数次保护他的灵界中人,也是出身魔界。

魔司令:他的真身,正是当年与妖神将齐名的魔之左手,邪神将。

网中人:与妖神将齐名的邪神将,哈哈哈……

魔司令:你的笑声中,充满着不屑之意。

网中人:我以为你口中的妖神将,是怎样的通天彻地,与他齐名的梁皇无忌也不过如此。这一点本事,作为敌手勉强,领导网中人是妄想。

魔司令:主宰魔界七域之二的帝鬼,他的麾下先锋邪神将,怎么会是这么简单的人物?为了遏制自己的魔性,他甘愿接受灵尊屈辱封印,压抑了自己的能力。他长于封印结界之术,在魔界当中流传着一句话,魔之左手护卫心脏,魔之右手斩杀敌手。帝鬼的双翼因此遮掩大地。现在魔界上的封印,正是依靠他的护持。当他恢复真身之时,你才能明白他的厉害之处。

网中人:你口口声声,要我将找回你口中的妖神将,视为首要。网中人为何要帮助你,做一件对自己毫无利益的事情。

魔司令:因为你的内心深处,仍受到魔界的感召。虽然失去了记忆,体内的魔血,也随着一次一次蜕变重生而淡薄,但来自故乡的召唤,仍在不安蠕动。

网中人:哼,我就先助你,因为我要看你口中的妖神将,到底能力为何。若是不如预期,网中人随时取而代之。

魔司令:呵呵呵…魔司令期待有那一天。

网中人:要怎么做,说吧。

魔司令:要找回妖神将,打破梁皇无忌的封印,就要先得到幽灵魔刀。为得稳操胜算,必须再联合外力相助。

网中人:你要找谁相助。

魔司令:还珠楼。


【正气山庄】

俏如来:赤羽军师,船只已经备妥,我希望西剑流众人,可以早日离开中原。

赤羽:我明白你们的顾虑。等神田与衣川回来,我们就动身。

总司:神田跟着冥医去看剑无极,差不多也是该回来的时候了。

(衣川紫扶神田与雨音霜入)

赤羽:嗯,神田。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你会受伤。

神田:一半是拜剑无极所赐,一半是跟另一名刀客有关……

衣川紫:我们原以为那名刀客是寻仇而来,但他打败神田之后却离开了,真是使人纳闷。

俏如来:神秘的刀客……

赤羽:霜。

雨音霜:啊,军师。

衣川紫:信之介大人,霜听闻战败之事后十分的担忧,所以我就带她回来。而且霜也没有背叛西剑流,一切都是丑孔明造成的。

神田:怎么说她都是西剑流的一份子,请军师别责怪她。

雨音霜:军师,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背叛西剑流。

赤羽:你的忠诚,我未曾怀疑。无论之前有什么样的误解,现在,已经都不要紧了。

雨音霜:军师……

(月牙岚入)

衣川紫:月牙。

赤羽:紫。

衣川紫:是,信之介大人。

赤羽:请祭司与柳生大人前来,并要其他的人前来集合。

衣川紫:属下知道了。


【正气山庄】

月牙岚:祭司大人…

祭司:月牙岚,人平安就好。

赤羽:祭司大人,是时候了。

祭司:相信众人对我们现在的处境,应该都非常的清楚才对。我们对中原的伤害万死也不能偿,但是俏如来却在紧要关头保住了我们的性命,甚至没为难我们。这份恩情,西剑流必永生铭记。

俏如来:祭司言重了,俏如来只是顺心而为。

祭司:我知道中原人,不是人人都与你一样的恩慈。所以,我与鬼哭,决定留在中原囚禁十年以示负责。

神田&紫:啊,为什么?

出云能火:怎么能这样?

鬼夜丸:我不能接受啊。

神田:我们怎么能让祭司大人与柳生大人代我们受过。既然要留,那就大家一起留;要关,大家一起关。

出云:没错,我们要与祭司大人共同进退。

赤羽:你们以为祭司大人,是为了谁才自愿留下呢?西剑流能败,但不能亡。我们还背负着比性命更重要的事情。

祭司:你们的心意我都明白。但是我造下的错,就该由我负起责任。

鬼夜丸:可是……

祭司:今后,就要靠你们撑起西剑流了。

衣川紫:祭司大人。

赤羽:众人就照祭司之意,撤回东瀛吧。

光流:(*@^$&@^#)

出云:(望)

光流:(*@^$&@^#)

出云:天海,你在说什么。

光流:(*@^$&@^#)

神田:你比成这样实在让人看得一头雾水。

衣川紫:他该不会是想说,邪马台笑的伤势太重,不适合上船,所以他想留下来照顾他。

赤羽:也好,那你就留下来照顾邪马台笑,等他的状态稳定下来以后再回来。

月牙岚:我的命是爱灵灵给我的,我必须留下。

赤羽:好吧,还有谁想留下。

雨音霜:我…我也留下吧。

衣川紫:霜。

雨音霜:我想等到剑无极恢复正常之后,再回东瀛。毕竟剑无极是被西剑流所害,才变成这样,这个责任就由我来承担吧。

神田:就算要担也该由我来,你…

雨音霜:我与剑无极已经相处过一段时间,我清楚他的状况。再说,你留下也只是更加刺激他而已。

神田:这……

赤羽:霜既然有这个心,就让她留下。鬼夜丸,你也留在中原。

鬼夜丸:嗯,为什么我要留下?

赤羽:你是祭司的徒弟,擅长术法,俏如来他们需要你帮忙医治小空。

鬼夜丸:好吧,反正只要能留在师尊的身边,我都愿意。

俏如来:离开的船只我已经备好,你们就趁着今晚赶快离开吧。

赤羽:多谢,在离开之前,我还需去见一个人。


【还珠楼】

赤羽:一别数日,故人别来无恙。

神蛊温皇:我以香茗待客,军师却让我久等,让此茶空冷。请坐吧。

赤羽:(对坐)天允山战后,我若战亡,此茶不就遥祭西方。炎魔不败,我倒想知晓,温皇要如何以此茶,退我西剑流大军?

神蛊温皇:唉呀,我对军师始终充满信心,此茶必能等到贵客。

赤羽:我想,是楼主认为三途蛊无方可解,贵如我主也要曲膝求药是吗?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总是爱猜测,做人何必如此苦心算计。悠闲轻松的日子,不是更好吗。

赤羽:从今尔后,我大可悠闲。倒是你,只怕闲不下来了。

神蛊温皇:哈,念在旧日情谊,赤羽先生何不留下,替我分摊解忧如何?

赤羽:我与你也有情谊可言吗。

神蛊温皇:昔日同属炎魔麾下,时日虽短,同门情深啊。

赤羽:(起身)那不如随我回转东瀛,我定带先生周览异国风土,尽宾主之宜。

神蛊温皇:(起身)军事大人又在算计我了。

赤羽:在温皇面前谈算计,那是班门弄斧。可惜,败我的人不是你,而是一介小子,让赤羽不甘。

神蛊温皇:军师的不甘何来?

赤羽:棋逢敌手,负於善奕者无悔,却败於局外之手,让竖子侥幸成名,便是我之不甘。

神蛊温皇:此言差矣,俏如来入局於外,胜局於后,可谓妙着。

赤羽:无妨,我相信日后温皇必会替我报这一箭之仇。

神蛊温皇:喔?这茶冷数日,让我替军师再斟满杯。

赤羽:(坐回)再温一杯,冷茶却见情谊。

神蛊温皇:到了今日,我才开始正视俏如来不可轻忽。

赤羽:(举杯)轻忽他,赤羽羽的下场就是你的借镜。

神蛊温皇:我讲的是,俏如来竟能让赤羽大人如此周护,其人其仁,当真不可轻忽。

赤羽:喔?我为何要周全一名敌手呢?

神蛊温皇:先生这番言语,是要激我,提点我,还是引我轻敌?或是更深处去想,赤羽大人会这般周护,必是俏如来未成气候。一旦这样想的我,新局未起便起轻侮之心,那败於傲慢,也不意外了。

(两人起身)

赤羽:这句话,不也承认了你将俏如来视为敌手了。

神蛊温皇:唉呀,三两句就被套出话来,军师大人真是犀利啊。我说俏如来也是,我三番两次助他,他却对我有疑,还要劳动军师大驾探问。

赤羽:仁人仁心,总是不愿面对现实。感情的负累,是他的弱点。

神蛊温皇:所以这句话,也承认了你是为俏如来而来。

赤羽:唉呀,三两句就被套出话来,神蛊温皇真是犀利。

(对视)

神蛊温皇:哈,军师大人何时动身。

赤羽:今夜,先生不来送行。

神蛊温皇:(背身闭目)又在算计人了。

赤羽:今日一别,不知何日再见。回忆故日,难免伤怀。

神蛊温皇:(回身)故友远去,神蛊温皇一般感伤。

赤羽:既念情谊,是否能解我心中谜团,也免赤羽终身抱憾。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何憾而来?

赤羽:任飘渺,还珠楼,神蛊温皇之迷。

神蛊温皇:这是替俏如来刺探军情吗。

赤羽:身为长者,让一先也不过分。

神蛊温皇:总是要我吃亏就是了。唉,没办法,谁叫我总是做好人呢。那好吧,我就细说从头。最早出现的人,从头到尾,神蛊温皇就是神蛊温皇。

赤羽:那任飘渺何来?

神蛊温皇:一个我用来创立还珠楼,留下飘渺剑式的名字。

赤羽:十年之前,为何离开还珠楼?

神蛊温皇:一个游戏,一个机会,赠给有心人。

赤羽:你看出百里潇湘早有不臣之心,所以给他十年之约。如果他能找到你,然后杀了你,就能独占还珠楼。

神蛊温皇:正是如此。

赤羽:但是还珠楼中,为何没人认得你。也无人知晓任飘渺就是楼主?

神蛊温皇:因为楼主就是楼主,只有一面令牌,没任何名字,也没面貌。除了飘渺剑法,就算百里潇湘也不知楼主是谁。

赤羽:所以没令牌,他也不能知晓谁是楼主,一旦找到楼主,就能倾尽还珠楼之力杀你。你孤身一人,他有一楼之力,更有十年的时间收买人心,培植势力。表面上看,他真是占尽便宜。

神蛊温皇:如军师所言,让他一先也是无妨。

赤羽:他明察暗访,终于认定任飘渺,就是创立还珠楼的人。任飘渺忽然失踪,温皇出现,他就将目标锁定在你的身上。

神蛊温皇:任飘渺也会飘渺剑式,线索又明显。

赤羽:但是他后来继续追查,却又发现温皇更早出现在还珠楼创立之前。你在天允山与任飘渺同时出现,更加深了他这个认定,所以他判断,温皇不是任飘渺。

神蛊温皇:我给他很多机会,但他都错失了。

赤羽:是这样吗?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有其他的看法?

赤羽:天允山上,任飘渺现身解破风云碑,你以替命蛊代死,我一直认为,那个人是狼主。但在我见到酆都月发动飘渺剑阵之后,我终於明白了。替你进入西剑流的人确实是狼主,但在天允山上出现的任飘渺却是酆都月。

神蛊温皇:嗯,真是有趣的推论。先生且说,温皇洗耳恭听。

赤羽:当日,我前往神蛊峰杀你,但在那之前你已与狼主交换身份。这段时间,你训练剑无极,进行与宫本总司的赌约。狼主依照你的吩咐,进行风云碑的计划。之后,你借口找寻开碑之人离开西剑流,再与狼主换回身份,来到天允山,以替命蛊代死。

神蛊温皇:嗯,合情合理。

赤羽:更在同时,你让酆都月假扮任飘渺,以飘渺剑式开启风云碑,引走百里潇湘。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的推理甚是精辟,但百里潇湘岂会不怀疑酆都月,检查他是否上过天允山。动过剑的剑手,双手必然留下剑气。

赤羽:要隐瞒手上的剑气,对别人也许很难,但我,可不曾见过温皇手上有残余的剑气。

神蛊温皇:哈,但是之后呢。之后任飘渺与宫本总司会面,又上还珠楼挑衅百里潇湘,那名任飘渺又是谁。狼主,酆都月,而且酆都月可是在还珠楼之内。

赤羽:都不是,是凤蝶。

神蛊温皇:凤蝶?

赤羽:史艳文将棺木送回神蛊峰,为了让你诈死之事更加神似,所以你不能离开棺木。史艳文离开之后,你诈尸爬起,与凤蝶会面,要她伪装成任飘渺去见宫本,再见百里潇湘。

神蛊温皇:这诈尸实在是很难听。

赤羽:难道不是吗?

神蛊温皇:你说狼主,酆都月,假扮任飘渺都说的过去,但这段期间,百里潇湘曾对任飘渺挑战,凤蝶可不是百里潇湘的对手。

赤羽:这对你温皇有何难事。想必这早就在你的安排之下。战斗之时,确定使用飘渺剑式之后,酆都月就会出现阻止,让任飘渺…不是,该说是凤蝶,可以安然脱身。

神蛊温皇:真是精彩的推论,但是我为何要弄得这么复杂。

赤羽:对你来说,一点都不复杂。你只用一个身份,同时玩弄百里潇湘,决赌宫本总司,周旋西剑流,布局中原,引计苗疆,让全天下的人因为一个身份,却同时陷在你的棋局之中,并按照你的排布而动。到了最后,谁也想不到一个任飘渺,竟然有四个人轮流上阵。

神蛊温皇:哈,一计多用,省心省力。

赤羽:百里潇湘这盘棋,你说你让百里潇湘一先,其实早从任飘渺这个名字开始,你就先他何止数手。酆都月,更是你早已安排的心腹。

神蛊温皇:那军师大人要我让俏如来一先,岂不是让俏如来更加危险?

赤羽:嗯……

(两人对视)

神蛊温皇:茶冷了,军师请用。

赤羽:(饮茶)那是俏如来的问题了。

神蛊温皇:酆都月在百里潇湘身边十年,他不想办法先将他铲除,却只专注追查我的行踪,那是他的失策。

赤羽:那最后的问题。

神蛊温皇:请说。

赤羽:你欺骗狼主,欺骗藏镜人,欺骗百里潇湘,欺骗俏如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神蛊温皇:耶,军师大人,这盘棋还未开始,你何必急於替俏如来起局。

赤羽:嗯…天色已晚,我也该告别了。

神蛊温皇:今日一别,不知何日再见。

赤羽:临走之前,我乃有一言奉送。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客套了,请说吧。

赤羽:或者你善於蛊惑人心,操纵人心,但总有一天,你所欺骗的人,都会回头来对付你。

神蛊温皇:多谢军师关心。

赤羽:此言出自真诚,希望你体会。再会了,我的宿敌.

神蛊温皇:温皇皇也会一生铭记,军师大人这般的好敌手。

赤羽:请。

(赤羽离开)

神蛊温皇:(目送)赤羽信之介。


【还珠楼外】

[最后一会,仍是言语交锋,彼此试探。但棋逢对手,人生难得。散局罢手之后,仍是难免一丝落寞。这样的对手,是否还有缘再见。}

(温皇目送,回身)


【正气山庄】

(晕迷的藏镜人,床边史艳文,无心入)

忆无心:史贤人。

史艳文:有事吗。

忆无心:我是来看藏镜人的,他伤得很严重吗。

史艳文:嗯。不过没生命危险,你不用担心。

忆无心:那他的伤势会好转吗?

(忆无心靠近床边,探看)

史艳文:我一定会想办法医好他。

忆无心:有什么我帮得上忙的地方吗?

史艳文:不用了,我来照顾便可,你去休息吧。

忆无心:但藏镜人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

史艳文:(抚肩)这并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自责。

忆无心:可是……

(黑龙入)

黑龙:石头仔。

忆无心:黑滤滤。

黑龙:石头仔,还好你没事,你可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啊。

忆无心:对不起。

黑龙:不用紧,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了。

史艳文:黑龙你来得正好,我有一事拜托你。

黑龙:什么事情。

史艳文:请你带着忆无心退隐,并好好保护她。不要再涉入武林。

黑龙:这…为什么突然要我们退隐呢。

史艳文:江湖险恶,本就不适合你们。炎魔虽除,但时局未稳。你们太过善良,在武林中易被人利用。不如远离是非之所,才能安然。

黑龙:但是,现在连灵界都不安全了,我们还有哪里可以去啊。

忆无心:黑滤滤,白狼呢,他没跟你来吗。

黑龙:我不清楚,他看起来心情不好,就一个人离开了。

忆无心:他走了,怎么会这样。白狼最爱惹事了,我实在不放心他一个人。黑滤滤,我们一起去找他吧。叫他跟我们一同退隐好吗。

黑龙:这……好吧,我跟你一起去找他。

忆无心:嗯。史贤人,多谢你的照顾。

(忆无心走近床边,对藏镜人)

忆无心:藏镜人,你要快点好起来喔。

(黑龙忆无心离开,冥医入)

史艳文:冥医,可有找到医治藏镜人之法。

冥医:藏镜人的运气还不错。想不到绝不可能出现的万毒血,竟然会在这个时刻出现。

史艳文:那这样藏镜人有救了吗?

冥医:没这么简单。万毒血,只是医治藏镜人其中之一的药引,另外还需要离尘水跟鬼头菇。万毒血我已经准备好了,但其他两项…

史艳文:离尘水跟鬼头菇,这是何物,要从何取得?

冥医:离尘水是无根水的一种,是生成以来就没有沾染地气的水,比起普通的无根水更为难得。除了上云霄之外,是不可能找得到了。至于鬼头菇,则是一种生长在极阴之地的菇类。我只知道此菇晶莹如冰,根部凝血,记录上只出现过三朵。这两项药引我全无头绪,必须靠你自己去找。

史艳文:我明白了。

(望藏镜人)

史艳文:<我一定会救你,你要撑住。>


【正气山庄】

俏如来:忆姑娘,你见到藏镜人了吗。

忆无心:这段日子真的非常多谢你们,我已经决定要与黑龙一同退隐,希望将来还有机会见面。

独眼龙:我已经听说灵界的事情,我会前往灵界看看。

忆无心:我们先去找白狼,再去退隐。灵界……就不回去了。独眼龙先生,麻烦你替我向灵界众人说,感谢他们的照顾。

独眼龙:嗯,请。

黑龙:那我们也离开了,再见。


【正气山庄】

冥医:那位宫本什么的先生,麻烦你先出来一下,我有一些事情要跟你说。

宫本:嗯。

俏如来:父亲。

史艳文:精忠,冥医已经找到医治藏镜人之法,接下来我要替他寻找药引,中原武林就交给你了。

俏如来:父亲,西剑流之乱方休,中原尚未稳定,苗疆又虎视眈眈,现在正是需要父亲策划大局之时,父亲怎能轻易离开。

史艳文:精忠,这段时间你的表现,可说是十分的优秀。你已证明了你有能力,不需要为父的教导。现在百武会所有的人都以你为首,你要继续带领他们,对抗苗疆可能的侵略。

俏如来:孩儿怎么有可能与父亲相比,中原还是需要由父亲来领导。

史艳文:炎魔虽败,但因身份的关系,武林中还是多数人心存怀疑。我现在的号召力已经比不上你。既然你担起了这个地位,这也就是你该负起的责任。

俏如来:父亲……

银燕:为何父亲只在乎藏镜人的伤势,却一点也不关心二哥的情况。二哥也很需要医治啊。

史艳文:小空身上的巨骨症被祭司术法压抑,虽然陷入沉眠之中,暂时不会生命危险,我们可以往魔之甲这方面找寻。

俏如来:但魔之甲具有影响人心之能,若是小空用魔之甲恢复,只怕会有危害。

银燕:我不这样认为。每一个人都会入魔,但入魔就一定会有问题吗?我的神魔一念,就是用入魔之法所成的武功,但我不是一样好好的。我认为应该先找到医治的方法,再来想办法除掉魔之甲的影响。这样对二哥才是最好的。

俏如来:这……

史艳文:银燕言之有理,是魔是圣,存心一念。行正则圣,行邪则魔。现在首当之要,乃是让小空恢复,再想办法压抑魔之甲,可能带来的影响。

(冥医和总司入)

银燕:师傅,你们事情谈好了吗,剑无极的状况如何了?

冥医: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反正我已经处理好了。只要长期好好照料,应该是不会有问题啦。等你回去之后你就知道了。

银燕: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师傅,我们回去看剑无极吧。

总司:银燕,为师还有事情要处理,你先自己回去吧。等我事情完成之后,我就会回去。

银燕:嗯,师傅要处理何事。

总司:你不用多问。

银燕:好吧,那我就等师傅回来。

总司:嗯。

(总司等离开)

俏如来:冥医前辈。

冥医:嗯,还有什么事情吗。

俏如来:前辈,俏如来想请教有关那名,在血色琉璃树的先生…

冥医:时机还没到呢,等明日再说吧。

(冥医离开)

俏如来;啊,前辈,前辈啊。


【还珠楼】

(温皇抚琴,狼主入)

神蛊温皇:好友,许久未见,是什么风将你吹来。

狼主:心机温仔,今天我来找你,只为了一件事情。

神蛊温皇:喔,为了何事?

狼主:我想见凤蝶一面。

神蛊温皇:果然是为了心爱的义女。你要见她,就随我来吧。

(转室内,温皇、狼主、昏迷在床的凤蝶)

狼主:伤得这么严重,凤蝶,原来他真的狠得下心这样对待你。

狼主:心机温仔,我一直都相信你的计划,结果呢?现在藏仔重伤,只剩一口气;凤蝶更是被你亲手打伤。你的目标,值得这样的代价吗?

神蛊温皇:战争终止,武林平靖,不值得吗。

狼主:好,那我要带凤蝶离开。

神蛊温皇:喔,凭什么?

狼主:凭我是她的义父。

神蛊温皇:我问的不是你的身份。

狼主:那真是……问的好啊。

[一句凭什么,昔日苗疆三杰,是否反目成仇?网中人又与魔界有什么牵扯,神蛊温皇的目的又到底是什么?苗王又有什么盘算呢?

 武林神秘刀客万朔夜,他到底是正是邪,又会对武林带来何种的影响呢?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四集——新局。]


海岸

[海岸边,西剑流众灵忍一一上船,准备离开中原。]

雨音霜:军师还没回来吗。

总司:放心吧,他敢孤身进入还珠楼,就有把握全身而退。

(赤羽回)

衣川紫:信之介大人回来了。

赤羽:总司。

总司:怎样?

赤羽:该确认的事情,我已确认了。

总司:嗯,多谢你,一路保重。

神田:师尊真的不跟我们回东瀛。

赤羽: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不是吗。

总司:还是瞒不过你。

赤羽:等事情了结,回东瀛一次。伊织,她还在等你。

总司:我…不是可以给伊织幸福的人。信…别让她等我,她值得更好。

赤羽:这种话,你以为我能替你说。

总司:啊…

赤羽:我们都会等你。你还有事情,先离开吧。

总司:嗯。

(总司转身)

赤羽:还有…对不起。

(总司离开)

赤羽:<对不起,总司,西剑流的罪过,要让你来承担。>

(神田拍光流)

光流:<一路保重。>

神田:你要保重。

光流:<等笑身体康复,我们就回去。>

神田:我知道。

光流:<你听得懂我讲的话?>

神田:这样啊……

衣川紫:神田,你听得懂天海讲的话?

神田:听不懂。

衣川紫:听不懂也可以讲。

神田:因为想说有一阵子没机会听了,所以就多听几句。再见了。

出云:留下来的人里面,你最没人缘。所以我特别叮咛,千万小心,别死在中原。

鬼夜丸:别随便乱讲话。你都没死,我一定也能活着。等小空身体一恢复,我就回东瀛。

雨音霜:一路保重。

月牙岚:大哥的骨灰,就交托你们了。

赤羽:我会葬在你们的故乡。

月牙岚:多谢。

赤羽:时间到了,众人上船吧。

(启船)

[离情依依,分别在即。来时意气风发,去时却是萧索凄然。为时数年的西剑流之乱,终于落幕。]

衣川紫:自上船之后,信之介大人就一直看向那个方向。是有心事,还是担心祭司大人与柳生大人吗?

神田:等十年,祭司与柳生大人就会回来了。

(赤羽沉默,海船远去)


【石崖】

祭司:一切都是我的错误。希望他们能过得…

(祭司咒术解除)

柳生:现在,是真正属于我们的时光。

(柳生抱着桐山熏)

柳生:只有我们两人。

桐山薰:是,是我与你的时光,只有我们两人。

柳生:修罗夜叉,百年孤寂,就是为了在这一刻,化回人身,重逢。

桐山薰:鬼哭,抱歉,让你等这么久。

柳生:熏,我愿为你… 再等一百年。

(柳生桐山薰渐渐石化)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