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02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325342416
备注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二集 魔中谜

录入:浪花海月


【神蛊峰下】

冥医:杀了剑无极,否则……她就会没命。

神田京一:紫!

剑无极:喝!

[变生肘腋,神田京一踌躇不决,面对剑无极疯狂杀意,只有处处闪避。]

神田京一:剑无极,你真是疯得没药医。

剑无极:喝呀!

神田京一:剑无极。

剑无极:神田京一,我要让你体会失败的滋味,喝!


衣川紫:呃……啊……

神田京一:啊……紫。

冥医:犹豫不是好事。

剑无极:喝啊!

(神田刀鞘挡住剑无极,挥拳震退,随即)

神田京一:一剑无极!

(剑无极虎口见血)

风间始:啊……大哥!

冥医:很好。

剑无极:啊………我、我又输了。小弟,我不能替你报仇,凤蝶,我不能救你,我输了,我输了……呃……啊啊……

冥医:我有说住手了吗?这样还不够,继续啊。

剑无极:呵呵呵,哈哈哈,神田京一,来啊,再来啊,喝——

[一式受创,剑无极竟是狂笑不止,体内溘钨斯之力猛然提升,灵属之器随之化出!]

神田京一:嗯……那是?

剑无极:来喔。

风间始:大哥!

剑无极:呀喝!

神田京一:喝!

[再次交接,剑无极狂乱神态不灭,溘钨斯之力越加提升,神田京一毫无让手余地。两个人,四支刀,交接眩乱耳目!]

神田京一:喝!

剑无极:呀!

神田&剑无极:一剑无尽!

[剑势相击爆冲,锐势扫动四周!]

冥医:喝!

(冥医瞬身来到风间始等人前,挡下剑气)

神田京一:啊……

[未愈之伤再度渗血,神田京一赞叹又震惊。]

神田京一:你进步不小,作为师兄的我真是替你欢喜。不过,你终究还是会……悲哀。

剑无极:来喔。

神田京一:一剑——

剑无极:无声!

神田京一:啊……

(双式交击,神田佩刀飞出,剑无极一刀刺穿其肩)

剑无极:始,大哥替你报仇,喝啊!

冥医:喝!

剑无极:啊……

(冥医一掌劈下,击晕剑无极)

神田京一:啊?

风间始:啊。大哥,你、你又想做什么!

冥医:啊,去!

(将剑无极放回石床,替众人解穴)

冥医:看起来还是不够。

衣川紫:你没事吧?

神田京一:啊,我不要紧。

风间始:你这是什么意思?

冥医: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实验,何必大惊小怪?

雨音霜:是什么试验?

冥医:当然是诊疗的试验啊。

神田京一:你竟然将我当做试验品!

冥医:刚好嘛,不过看来你在他心中的分量还不够,无法刺激他到极限。

衣川紫:人险险就被你害死了,你还说这种风凉话。

冥医:放心啦,只是一点外伤,这次医治我会打折。

衣川紫:还要收钱?!

冥医:就算他是被我亲手打的也要收钱啊,这是原则的问题。

衣川紫:你!

风间始:那你有医治大哥的方法了吗?

冥医:方法是有,但是要怎么医治啊,还是要看你们的抉择。


【正气山庄外】

众人:将西剑流的人交出来!

      交出来啊!

      交出来,交出来啊!

[为了如何处置西剑流,武林人士群情激愤,围上正气山庄。]

俏如来:请众位冷静。

武者一:是要冷静啥,西剑流杀害我们这么多同志,你是要我们如何冷静啊。

武者二:对啊对啊,若不是他们啊,我们师父跟师弟怎么会死?

武者一:西剑流做了那么多坏事,杀了那么多人,我们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啦。

武者二:我们要将他们处死,处死啊。

武者一:大家进去将西剑流的人拖出来斩首!

众人:拖出来斩首!

      斩啊斩啊。

      拖出来斩啊!

俏如来:啊……

(银燕化出啸灵枪)

雪山银燕:谁敢在此扰乱!

俏如来:诸位。(示意银燕冷静)你们的激愤我能明白,但是以暴制暴,以血还血并不是一个好的办法。

武者一:你的意思是要我们放过他们吗?

武者二:不可能啦,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让西剑流为他们的作为付出代价!

武者一:没错啦,你也不想看看我们牺牲多少人了,怎有可能轻易放过他们啦。

武者二:我们可以不杀他们,但是他们每一个人都要留下一只手当做是赎罪。

武者:他们用哪一只手杀人就留那只手下来,反正,他们谁也别想要离开中原!

俏如来:这种做法,只是在散播仇恨。现在我们为报仇而砍下他们的手,等他们回去之后,是不是就要换他们的后代前来报仇?这样只是冤冤相报而已。

武者二:做错事情的人是他们,他们有什么资格来报仇啊。

武者三:你说那么多都是为西剑流在说话,我看你是根本有心要包庇他们啦。

武者一:我看你一定是跟西剑流私底下达成了什么协议或是拿了他们什么好处,才会一直为他们说话啊。

雪山银燕:你们说什么!

(长枪指地,气劲未动)

俏如来:银燕,莫冲动。

武者四:呃,其实大家说这些话,未免也太超过了,你们想看看,这次西剑流会被打败是谁的功劳啊?

武者一:这……

武者四:若不是俏如来,中原早就被西剑流占领了。我们已经诬赖一次史艳文,才没几日,又要来诬赖俏如来吗?这样实在说不过去啊。

武者五:是啊是啊,中原能够夺胜都是俏如来的功劳,大家不应该怀疑他们哪。

武者一:可是西剑流……

俏如来:各位放心,三天后,我会给各位一个满意的答复。

武者二:好啦好啦。既然你都这样讲,那我们就给你三天的时间。

俏如来:感谢诸位,请诸位先回暗部。

武者一:哼,俏如来,三天之后,我们会再来!

(众人离去)

雪山银燕:大哥。

俏如来:嗯,先入内吧。


【正气山庄·内室】

(史艳文看顾藏镜人,俏如来两人来到)

俏如来:父亲。

史艳文:精忠,冥医回来了吗?

俏如来:还没。

史艳文:是吗……

雪山银燕:父亲,为何你只关心藏镜人的事情,难道你都没注意到大哥的神色有异吗?

史艳文:啊,我……精忠,发生了何事?

俏如来:父亲,你对西剑流的人有什么想法?

史艳文:嗯?

俏如来:你认为应该怎样处置他们才是最好的方式?

史艳文:……你认为我会怎样做呢?

雪山银燕:当然是将人全部放走。你每次都这样。

史艳文:若是藏镜人,他又会怎样做?

雪山银燕:他一定会将人全部处死。

史艳文:那你想当史艳文还是藏镜人?

俏如来:啊,我……就算杀了他们,也无法改变过去的事情。死去的人不会因为这样就复活,反而会增加仇恨,根本不能解决事情,但是……(握紧拳头)云十方前辈,何问天前辈还有天部、地部,以及那些被杀害的人,这么多的人命,难道就要这样算了吗?

雪山银燕:大哥……

俏如来:我真的放不下,我也不能替他们去宽恕,但要我去杀掉西剑流的人,我也做不到……

史艳文:为什么做不到?你也认为他们罪孽深重,不是吗?

俏如来:我若真的杀死他们,那就成了报复。如果驱使自己行动的念头只是报复的话,就会失去冷静判断的能力,所以……我不能这样做。

雪山银燕:难道大哥你准备要放他们走?

俏如来:银燕,我问你,在战斗之时,为何你会帮助邪马台笑?难道,你不想报雷狩前辈的仇吗?

雪山银燕:雷狩前辈的仇,我一定会报。但不是用那种的方式。

俏如来:是啊,就算有满心的恨火,也要节制冲动,这才是一个理智的人该有的行为。银燕,你真的长大不少。

史艳文:其实,还有另一个更好的办法。

雪山银燕:什么办法?

史艳文:将他们纳为己用。

(俏如来一怔)

史艳文:假使我是藏镜人,我想,他就会想办法将西剑流的人留下为自己效力。

雪山银燕:这样做,是否太过冒险,他们毕竟是敌人。

史艳文:他们已经失去了战意与战斗的目标,只要好好管控,还是可以留在身边。

(俏如来不语)

史艳文:只要你以赎罪为名留下几个人,他们将会是你的助力,至于如何掌控运用,但看你自己如何安排。

俏如来:他们终究不是中原人,除非自愿,反正,不该留他们在中原。

史艳文:看来你的心中已有想法了?

俏如来:是。

史艳文:那就照你的想法去做吧,我相信你会做出最好的决定。

俏如来;孩儿明白了。

        银燕,麻烦你去将西剑流祭司与赤羽信之介带来吧。

雪山银燕:好。


(银燕来到祭司处)

雪山银燕:你,跟我走。

(柳生上前拦住)

柳生鬼哭:就算西剑流已经投降,也不是随便让你呼来喝去!

雪山银燕:你们不值得我以礼相待,即使今天立场对调,我也不会改变我的态度。

(柳生欲言,被祭司止住)

祭司:我清楚中原人恨西剑流入骨,鬼哭,别再说了。

柳生鬼哭:你既然清楚他们有多恨西剑流,还要若无其事跟他走吗?

祭司:现在的我们还有什么好在意的?让我把我这最后剩下的时间,稍微弥补我犯下的过错吧,

(便随银燕离开)


(祭司、赤羽与宫本来到俏如来处)

祭司:请我们来此,想必你已经做下如何处置西剑流的决定了。

俏如来:正是。

祭司:事情发展成这种的局面,我们没任何辩解的力量,你说吧。

俏如来:我决定,主导西剑流侵略行动的首谋者留下,其余的人必须立刻撤出中原。

(赤羽与宫本对看一眼)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这一次,你真的让我料想不到。

俏如来:我并不是原谅你们的所作所为,我只是不愿再延续仇恨。中原与西剑流之间的血腥够多了,我希望到此为止。

赤羽信之介:我会留下,若是能以我一人的性命换取其他人安全离去,没有比这更值得的结局了。

祭司:赤羽你退下。该留下的人,应该是我与鬼哭,我们才是导致这一切的元凶,是我们的愿望与执着造成了太多的牺牲与痛苦。

宫本总司:啊……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

祭司:我与鬼哭负起一切的责任,赤羽,你带着其他的人回返东瀛本部吧。

赤羽信之介:不可能,如果祭司大人要留下,那我们也绝不会离开!

宫本总司:信之介,冷静吧,你不该辜负义父的一片苦心。

赤羽信之介:总司,祭司一向将你视为己出,你就愿意让他为西剑流牺牲性命吗?

祭司:这算不上是牺牲,比起泪,比起瞳,还有许多因为我的愚昧而送命的部下,我所做的,根本算不上是牺牲。我不择手段,想要光大西剑流的威势,结果……如今西剑流是怎样的下场?我们失去的还不够多吗?俏如来愿意如此宽大处置。已经是不可求的恩惠。你的坚持,只是在加深我的罪孽。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我也不愿再失去任何一名同志,身为西剑流军师,应该由我负起全责。

祭司:赤羽。你一向将自己的责任放在首位,现在却被感情冲昏头,忘记了自己最重要的责任吗?我对西剑流已经没用处,但你,可以让西剑流继续延续下去。你必须活下去,领导西剑流。

赤羽信之介,不对!西剑流的精神领袖只有祭司大人一人,是因为祭司大人,我们才能团结至今,才愿意为西剑流效死!

祭司:啊……能否给我们一点时间,我想单独与他们说一下事情。

俏如来:当然可以。

(夕阳西下,俏如来与银燕来到房外)

雪山银燕:大哥,你真的要放走他们吗?

俏如来:你仍在犹豫?是,这不是一个最让人痛快的处理方式。

雪山银燕:但是我……我放不下。

俏如来:那你觉得,什么才是最好的办法?

雪山银燕:这……

俏如来:西剑流虽然元气大伤,灵忍犹有万众,我们也无能全数囚禁,那要将他们全数杀掉吗?但就算将他们全部杀死,也抵不过他们在中原所残杀的许多人命,而且,已经死去的人也不会因此再复活,这种处理方式只会沦落为发泄私欲的屠杀。

雪山银燕:我明白,既然他们已经投降,我也不会再对他们赶尽杀绝,但是……我还是没办法原谅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们对小空所做的事情还有杀害雷狩前辈的仇恨,我永远都不会忘却!

俏如来:啊,战争便是如此,就算战争停止了,仇恨却会不断延续下去,但是银燕,仇恨是一道双方共同铸成的枷锁,每一次的报复,都只是更加巩固这道枷锁,必须要有一方先停止,我们才有可能从互相报复的因果循环中解脱。

雪山银燕:为了终止仇恨的循环,你才决定要放他们走?

俏如来:正是如此。

雪山银燕:我明白了,大哥的想法,我能认同。

俏如来:我了解你的感受,银燕,多谢你。

(此时祭司与赤羽来到)

俏如来;你们达成共识了吗?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与柳生大人留下,我会带领西剑流残存的人马撤出中原。

俏如来:<赤羽军师突然改变了态度,不知是何原因,想必与祭司告知他的事情有关。>

祭司:俏如来,我们很感谢你对西剑流的宽大处置,现在我还有一件事情必须处理,能不能让我去看小空?

俏如来:当然可以,我们也正想询问关于小空的事情随我来吧。

(众人来到小空处,祭司上前观视)

俏如来:小空他自从脱离附体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但一直查不出原因。

雪山银燕:小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不是你们的术法出了差错,害得他无法清醒?

祭司:不是出了差错,是我特意用术法使他维持在昏迷的状态。

雪山银燕:你!

俏如来:银燕,静下心来,先听他说完。

        你为何要让小空昏迷?

祭司:这是为了他好,如果他现在醒来,就会因为巨骨症而承受不住,立刻爆体而亡。

雪山银燕:啊,怎会这样?

俏如来:难道没任何的方法能拯救他吗?

祭司:想保住他的性命,最好的办法就是使用魔之甲。

雪山银燕:魔之甲?但魔之甲已经被黑白郎君毁掉,彻底粉碎了。

(俏如来凝思片刻)

俏如来:我一直有所疑惑,魔之甲当初被石敢当前辈秘密封起,为何竟会落到西剑流的手中,成为炎魔复生之后的利器?

(祭司一怔)

赤羽信之介:魔之甲并没有落入我们的手中,你所见到的西剑流拥有的这副魔之甲,乃是赝品。

(俏如来一惊)


【泣血邪魔洞】

(网中人想起魔司令所言)

……魔司令:回忆这个名字,想起你真正的主人,妖神将,魔之右手。

(网中人忽然脑识中出现许多记忆碎片)

……这本蜕变大法,让你成功,也给你诅咒,你将永远生,你也会永远死。你用忘却抛却你生命中曾有的美好,你用遗忘摆脱痛苦的根源,到最后,你终于谁也不是。你只是你,一个别人给你的名字,你也不是你,因为你不复存在。我不能给你警惕,因为你将连我今日所讲的话也将遗忘。

网中人:为什么?这是谁在讲话?为何我会有这段记忆?蜕变大法我是从何得来?

        罢了,与黑白郎君约战的时刻到了,该是全神备战的时候。那名怪人,哼,总有一天。网中人会从你的身上找到真相。


【正气山庄】 

(邪马台笑醒转)

邪马台笑:呃……啊,什么嘛,那个冥医一定是故意的,没事将俺包得好像一粒肉粽咧,害俺只能躺在这,实在很无聊啊。  喂,外面有人没?

(忆无心来到)

邪马台笑:啊,是你啊。你怎么会在这?

忆无心:是你的同伴派人放我出来的。你伤得真重。

邪马台笑:你说的是废话啊。

忆无心;我早就说过了,炎魔一定会输,你就是不信,才会变成这样。

邪马台笑:你是故意来看俺的笑话吗?

忆无心:你的好朋友呢?你伤得这么重,为什么他没有在这里照顾你。

邪马台笑:他跟其他的人都被人顾守。

忆无心:那你一个人不就很无聊?

邪马台笑:不然你来跟我换看看,看你会不会无聊?

忆无心:那你……一定很想要饮酒吧?

(从背后拿出酒坛)

邪马台笑:哈哈,看不出你还挺上道的嘛。

(欲接,不料忆无心又收回)

忆无心:要喝吗?

邪马台笑:当然啊。

忆无心:好,只要你说出我的身世,我就给你喝。

邪马台笑:啊?

忆无心:如何?

邪马台笑:你竟然给我来这招!

(忆无心打开酒坛,酒香散出)

忆无心:我有问过店家。这坛酒是上等的酒,只要是爱喝酒的人都无法抗拒。

邪马台笑:你啊,啊……<真香,这酒起码超过五十年。>

忆无心:只要你说出我的身世,我就给你喝。

邪马台笑:你真是卑鄙啊。

忆无心;这是策略,谁教你都不要跟我说我的身世。

邪马台笑:为什么你一定要知道你的身世啊?就算不知,你同样能过得很好啊。

忆无心:因为我……不能再这样不明不白的活下去。

(此时,史艳文来到)

史艳文:啊,忆无心。

忆无心:你是燕驼龙前辈的朋友,史艳文。

史艳文。是,也是史艳文,也是你的……

忆无心:我的什么?

史艳文:你的……

邪马台笑:你的好朋友黑龙跟白狼的朋友。

史艳文:啊,是,我是黑龙跟白狼的好朋友,他们两人也在正气山庄吗?

史艳文:他们在灵界养伤,你若有空,可以去看他们,但尽量不要跟他们太常往来。

忆无心:为什么?

史艳文:他们都是武林中人,武林是非太多,常常会卷入危险之中,你与他们走得太近很有可能会被连累。

忆无心:我不是武林中人,还不是一样别人抓了?

史艳文:你会被抓,就是因为卷入了武林的是非之中。你能活下来,也是因为你还有利用的价值,一旦失去了可利用的价值,你的命也没了。

忆无心:我到底有什么价值可以利用,是因为我的身份吗?是这样吗,我的身份来历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他们一定要抓我?

邪马台笑:你是为什么这么不死心啊?

史艳文:无心,我有事要与她一谈,你先出去。

忆无心:但,我也有事情要问他。

史艳文:我的问题很重要,而且晚辈要懂得敬老尊贤。。

忆无心:我的事情也很重要,而且,先来的人是我。

史艳文:出去!

忆无心:啊,好、好吧,那我先出去了。

(便离开)

忆无心:<原来史艳文这么凶。>


史艳文:她已经知道她的身世了吗?

邪马台笑:她若是知道会跑来问俺吗?

史艳文:你们没对她说?

邪马台笑:有这个必要吗、有一些事情,太过清楚反而是一种伤害。俺希望她永远都不知道她的身世,这样,她就不需要背负这个恶名活下去。

史艳文:为什么你这么关心她?

邪马台笑:俺想关心谁是俺的事情,你管这么多做啥。

史艳文:我代藏镜人向你说谢。

邪马台笑:不用了,这是我自己欢喜甘愿的,但是这样的瞒法终究还是会瞒不住的。

史艳文:我明白,我会想办法。

邪马台笑:嗯。


【神蛊峰下】

风间始:你方才说,已经有医治的方法,到底是什么方法啊?

冥医:经过我的观察,剑无极是因为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才会心智崩溃,现在要让他恢复只有两个方法。

风间始:是什么办法?

冥医:一种是用药物慢慢地调理,这种方法比较温和,唯一的缺点就是医治的时间会比较长,快则三年,慢则五年十年,甚至更长都有可能。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好,但是只要按照药方好好调养,最后还是会恢复正常。我现在就将药方开给你,你照我的方法做就对了。

雨音霜:那第二种方法呢?

冥医:第二种方法算是急方,但是相对的风险也比较大。

风间始:要怎样做?

冥医:想办法再刺激剑无极的精神,顺利的话他就会马上恢复,但是一个不好就会造成反效果,更加重他的病情。

风间始:啊?

冥医:刚才我也有看到剑无极对神田京一有很大的反应,所以就先试验一下,为了可以让他使出全力,我才用你们来威胁他。不过看神田对剑无极造成的刺激,还是不够力啦。

神田京一:我可是差一点就要没命了。

冥医:一点点皮肉伤就在那边哀哀叫,你是男人呢,坚强一点啦。

神田京一:受伤的人又不是你,你当然也无所谓。

冥医:哼,真是爱计较。(入内)

(神田京一走近剑无极)

神田京一:想不到你竟然会进步这么多。

(冥医拿着药方走出)

冥医:好了。你们就先照我的药方下去治疗,若是我有想到更好的医法,我会再来。

风间始:啊,多谢先生。

冥医:事情既然办完了,那我也要回去了。

风间始:先生这么快就要离开吗?

冥医:就算我留下来,他也不可能提早恢复,我也必须将这两只送回正气山庄。

风间始:但是……

冥医:你总不能要我留到他恢复正常吧?我还有其他的病人要看啊。

风间始:啊,是。

冥医:放心啦,只要你照我的药方去做,他一定会恢复。

衣川紫:霜,你要跟我们来吗?

雨音霜:我……

衣川紫:我知道你一定很担心信之介大人。

神田京一:虽然你之前被视为叛徒,但现在西剑流已经战败,叛不叛徒也不重要了,你就跟我们回正气山庄吧。

雨音霜:但是……

风间始:你去吧,大哥由我照顾就好。

雨音霜:……好吧,我与你们一同回去。

冥医:既然已经决定好了,那就一起走吧。

神田京一:<保重了,我的……师弟。>


【荒原】

网中人:约定的时间已到,为何不见黑白郎君到来?嗯……

(此时,魔司令缓步来到)

魔司令:你所等待的黑白郎君不会来了。

网中人:又是你,你到底是谁?

魔司令:你遗忘的名字。

网中人:又是什么妖神将,魔之右手吗?凭你这点本事也敢妄居网中人的主人?

魔司令:我叫魔司令,与你同样,是昔日妖神将的麾下,失去追随的目标,流落遥远的异乡,但你比我可悲,我还有故乡的回忆,你却连自己的本分都遗忘。

网中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没兴趣知晓。网中人只为自己而活,过去不曾追随谁,未来也不会。

魔司令:为自己而活,或者为黑白郎君而活?

网中人:嗯?

魔司令:修炼蜕变大法的你,一次、两次、三次,无数次惨败在黑白郎君的手下,死后重生,重生又死。你说你不曾追随谁,却是一生追随着黑白郎君的背影而行。

网中人:哈哈哈哈。黑白郎君呢?被我击败多次,又再次爬起,又再次被我击败。他的一生,不也为了网中人而活?但这次,网中人不会给他机会,

魔司令,我说过,他今日不会来了。

网中人:终于胆怯了吗?

魔司令:他被炎魔所伤,又再度变回黑龙与白狼,现在就在灵界休养。

网中人:嗯?

魔司令: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梁皇无忌不在灵界,只要你我联手攻入,不但能一举杀掉你的宿敌,取得幽灵魔刀,让妖神将苏醒,你所有的疑惑就能解开。怎样,有兴趣与我合作吗?

网中人:网中人不介意什么妖神将,但只要能杀掉黑白郎君,任何的机会,我都不会放过,

魔司令:很好,就与我联手歼灭灵界吧。

网中人:哼。

(魔司令离开)


【苗疆·北竞王府】

(大殿上,金池奉上美酒)

姚金池:竞王爷,秋凝已酿好,请王爷试饮。

(北竞王接过饮下)

北竞王:嗯,香如佳人花间起舞,醇如玉唇甜蜜柔滑,好酒,真是好酒啊。金池,你的手艺真是使人惊叹。

姚金池:王爷赞谬了。

北竞王:像你这样的贤淑佳人,小王今生能得,又有何求呢?

姚金池:王爷。

(苗王来到)

众侍:参见苗王。

姚金池:参见苗王。

北竞王:苗王亲临,小王有失远迎。

苗王:王叔客气了,王叔近来身体可好?

北竞王:托王之福,小王一切安然。

苗王:嗯,很好,千雪呢?

北竞王:应该是在书房之内?

苗王:书房?

北竞王:是。

苗王:他在书房做什么?

北竞王:在书房当然是念书啊。

苗王:读书?千雪?

北竞王:千雪自来之后,一直心浮气躁,我怕这样下去会影响他的未来,所以特别安排了课程,让他修身养性。

苗王:千雪浪荡的个性连本王都拿他她没法,大概只有王叔你才能制得住他了。

北竞王:王你多虑了,王若想见千雪,就让小王亲身带路吧。

苗王:不用坏了王叔的酒兴,本王自行前往便可。

北竞王:既然如此,小王就让下人带王你前去吧,冰心。

冰心:在。

北竞王:送王上前往书房。

冰心:是,王上请随我来。

(冰心领苗王来到书房,千雪正身披僧衣,手敲木鱼)

苗王:嗯?千雪。

狼主: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苦海无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苗王:这是怎样一回事?

狼主:千雪孤鸣承蒙王叔教诲,如今灵台清澈,痛改前非,过往种种,譬如昨日死。如今遁入空门,法号空空。

苗王:你这是故意戏弄本王吗?

狼主:施主啊……

苗王:千雪孤鸣!

狼主:啊,好啦好啦。(脱下僧衣)

苗王:真是胡闹!

狼主:哪有啊,我会这样做都是王叔教得好,只要你继续让我留在这,我很快就会出家,现在这样做只是让你先做心理准备。

苗王:千雪,为什么你就是无法了解本王的苦心呢?

狼主:我只知道你啊,不顾道义,一心只想要藏仔死。

苗王:藏镜人与史艳文联手,你要本王如何放过他?

狼主:你非要等到炎魔夺下中原,然后来打苗疆才能领悟吗?藏仔跟史艳文联手为的还不是苗疆?

苗王:史艳文是苗疆大敌,无论有什么理由,他都不该与史艳文合作,亏本王这样信任他,他竟然是以背叛来回报本王。

狼主:他们若不联手,可打得过炎魔?若不是你一直追杀,他哪会叛逃?藏仔会走上这条路全是你逼的。

苗王:你!

狼主:怎样啊,要比大声我可是不会输你。

苗王:算了,现在那些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

狼主:什么不重要,藏仔的事情对我是很重要。

苗王:在你的心中,藏镜人的地位在苗疆之上吗?本王来找你,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执行。

狼主:如果是又要我去杀藏仔,那你就不用说了,我不会答应。

苗王:如果你能完成任务,本王就不再追杀藏镜人。

狼主:啊?

苗王:这件事情,关乎苗疆与中原的未来,苗疆将不惜一切代价,倾全力来完成,甚至是牺牲本王的性命也在所不惜。所以,我更希望你能放下私心,全力来完成这件任务。

狼主:是什么事情这么重要。

苗王:附耳来。


【正气山庄】

(花园,俏如来与赤羽相谈)

俏如来:你方才说,西剑流的魔之甲是赝品,但它的力量与外观和真品并无二致,如果没见过真正的魔之甲,又怎能打造出如此相似的仿制品?

赤羽信之介:那副魔之甲并不是西剑流所打造的,而是一名神秘人物所赠,虽然与真品非常相似,但也只是赝品而已。

俏如来:真是使人惊异,虽然是仿制之物,但它的力量与真正的魔之甲并没有差异。

赤羽信之介:这正是可疑之处,他将这副费尽心力打造与真品并无二样的魔之甲送来西剑流,却拒绝任何的报偿,留下此物便离开了。

俏如来:这样的仿制品,绝对不是常人之力可以铸成,而他特意仿造魔之甲却又转送西剑流,究竟是为了什么?

赤羽信之介:理由太多了,这么特殊的东西,无论在哪里,都会成为混乱与斗争的根源。他可能想借机扰乱西剑流内部,也可能想借西剑流之手削弱中原武林,又或者另有目的,我尚不能做出结论,但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

俏如来:是何事呢?

赤羽信之介:他是一名聪明绝顶的人,我曾于言语中试探他,但他没露出任何破绽,或是可供推敲之处。此人的智慧,并不下于我与神蛊温皇。

(俏如来在旁凝思)            

赤羽信之介:说到神蛊温皇,对他,你有什么看法?

俏如来:我曾经多次被温皇前辈所救,接受他的帮助与建言,但是……

赤羽信之介:但是他在天允山上引爆三途蛊,只用一掌便杀害多少的无辜性命。

俏如来:也许前辈这样做是不得已之举,或者他也有苦衷。

赤羽信之介:以他的智慧,此举当真不得已吗?俏如来,我与温皇周旋已久,深知这个人比我更加危险、极端,现在你也见识到他的手段了,难道还不懂得提防他吗?

俏如来:我实难相信温皇前辈是这样的人。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你太过天真,当时若是你与其他的中原人士也在场,他仍会毫不犹豫施放蛊毒。这一次,是让你避过了,但下一次,你还能这么好运吗?

俏如来:哈,好运吗?

赤羽信之介:没错,你可知情,这场西剑流与中原的争斗,你能取得胜利最大的原因是什么?

俏如来:因为温皇前辈与你皆没将我放在眼中。

赤羽信之介:正是如此,设局之时,我只顾忌他的行动,他也只在乎我的安排,忽略了你。你原本打算在最后一战赌上一切,倾全力分出胜负,却因为我与温皇的赌局在前,西剑流部众多有损伤,你才能坐收渔翁之利。若照你本来计划,倾力一战,我们双方死伤必众,而胜负,还很难说。也许这是因祸得福,若非如此,只怕西剑流的伤亡会更加惨重。

俏如来:我也庆幸不必走到两败俱伤的局面。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这盘棋结束了,接下来与神蛊温皇对局之人不再是我,记住我说的,他是一个危险而且极端的对手,下次再见到他,恐怕你会有相同的好运,而以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成为他下一局的对手。

俏如来:赤羽军师,你所说的,我亦有自知之明。

赤羽信之介:<呵呵呵,好眼神。>看来你已有打算了。

俏如来:如果真有那一天,开局之刻,俏如来绝不会缺席!


【苗疆·美人阁】

侍女一:启禀主人,苗王来到。

女暴君:嗯?请王上进入。

(侍女领令退出)

女暴君:<王上身份,有事竟不宣召而亲自到来,>

(苗王与苍狼来到)

众侍女:恭迎苗王。

女暴君:姚明月恭迎苗王。(示意众人退下)

侍女二:众人退下。

女暴君:王上亲临,必有要事,请说吧。

苗王:女暴君,听说天允山最后一战,你带去的战士全数中了神蛊温皇的蛊毒,无人生还?

女暴君:原来此事已传入王上的耳中,果然没任何事情能逃得过王上的耳目啊。

苗王:你打算对还珠楼出手吗?

女暴君:这……倒是不急于一时,神蛊温皇狡诈深沉,一定做好了准备。现在对他出手,只是自投罗网,我会很有耐心,等到他离开巢穴的那一天,再一点一点向他算清啊。

苗王:孤王下令,不准对神蛊温皇采取任何报复的行动。

女暴君:喔,王上为何要庇护他呢?天允山上,神蛊温皇杀死许多苗疆的精英战士,这可是不下于罗碧背叛的行径啊。

苗王:现在容不得你去处理小小仇怨,你有更重要的任务必须完成,不只是你,还有神蛊温皇,孤也要将他纳入苗疆的战力之中。

女暴君:什么事情值得王上你如此重视?

苗王:一件值得孤王倾尽一国之力也要完成的大事!


【路上】

(冥医众人回返正气山庄)

冥医:嗯?

(幽幻冰剑化光现身)

衣川紫:是还珠楼杀手。

(神田握上剑柄戒备)

幽幻冰剑:先生,楼主有请。

冥医:什么咧楼主啊,我不知道与你们这些杀手有什么交情。

幽幻冰剑:先生可记得万济医会?

冥医:嗯?

幽幻冰剑:这是楼主的亲信,先生看完之后就会明白。

(冥医接过一看)

冥医:我随她走一趟,你们三个会乖乖回去吗?

衣川紫:我们……

神田京一:先生请放心,我们一定会回去正气山庄。

冥医:嗯,别辜负了我的信任。走吧。

幽幻冰剑:先生请。

(两人离开)

衣川紫:京一,为什么不阻止他?还珠楼不是简单的地方啊。

神田京一:以他的本领,不会有问题。

衣川紫:可是……

神田京一:我们也有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回去吧。

衣川紫:嗯。


【正气山庄外】

(狼主来到门外 )

狼主:哇,原来这就是正气山庄,看起来不错嘛。

(银燕推门而出)

雪山银燕:有事吗?

狼主:你应该就是雪山银燕了。

雪山银燕:嗯,你是谁?

狼主:我嘛,我怕是你叔叔藏镜人生死相交的兄弟,千雪孤鸣。

雪山银燕:千雪孤鸣?(思索片刻化出长枪)啊,你是苗王之弟?

狼主:这是你对待人客应该有的态度吗?

雪山银燕:对苗疆的人,何须客气!

狼主:是吗,那我只好……(握上刀柄)硬闯了!


【还珠楼】

幽幻冰剑:楼主,人已带到。

神蛊温皇:嗯,你先退下吧。

幽幻冰剑:是。(便退下)

冥医:别在那装神秘,我没那个耐性跟你玩。

神蛊温皇:哈,真是好久不见了,冥医。

冥医:哼,想不到你竟然会来找我,我跟你之间的账还没算呢。

神蛊温皇:你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灵界】

燕驼龙:莫前尘啊,这两个人的状况是怎样?为什么昏迷了好几天还没醒来啊?

莫前尘:放心吧,他们虽然负伤,但没生命之忧。至于昏迷的原因,或许与意识有关。

燕驼龙:那你的意思是,他们两人的意识受损了?

莫前尘:也不能这样说,黑白郎君与黑龙白狼各自存在不同的意识,当意识分离,难免会发生意识迷乱的情况。

黑龙:啊……啊啊……来了,又来了。

白狼:啊,呃……战斗,是你……你来了吗?

脚仔王:这又是怎么了,是在说梦话吗?

莫前尘:他是感受到让他激动的气息,难道是……

(黑龙白狼同时清醒起身)

黑龙:来了,他来了!

[突然!]

(一道蛛丝攻入,众人飞身避过)

燕驼龙:哎呦喂呀。

网中人:九天银丝线,八卦罗网长。飞越地狱门,邪郎掌无常。

(抬手蛛丝飞出,黑龙三人避过,蛛丝捆住脚仔王)

脚仔王:啊啊啊,大仔啊。

燕驼龙:啊,脚仔王啊。

(一道气劲袭出,切断蛛丝,月牙岚来到)

莫前尘:真的是你,网中人。

白狼:来得好。

魔司令:还有我。(化光而现)

月牙岚:你是之前闯入灵界的人。

魔司令:交出幽灵魔刀。

白狼:不可能啦。

脚仔王:看起来很危险呢,我我我……我先来溜啦。(忙避入内)


【路上】

[冷风呼啸,白雪纷飞,一片寂寒萧瑟之中,无名刀客踽踽独行,清俊的面容,覆盖着冰霜般的肃杀之意。]

[朔风乍起,夹杂刺骨寒意,乌云漫生,渐成山雨欲来之势。]

衣川紫:嗯?好似要变天了。

神田京一:赶路吧,我也想尽早回到正气山庄,确认现在的情况。

衣川紫:神田,为何停下脚步?

神田京一:不对劲。

[气温急速下降,刹那间,碧绿树林已成一片白茫,森冷白雪与墨黑羽毛交错成奇异的美景。]

神田京一:<好浓重的杀意。>(暗自戒备)

[斯文面容,细长身形,夹带不相称的强大杀意,背负同样不相称的粗豪利刃,无需开口,一闻宣战之声。]

万朔夜:冷眼识世路,朔夜逐日痕。深恩不可负,尽付霜刀魂。

[杀意一动,雪雾激腾,来人气势凛凛,目标直指——神田京一!]

衣川紫:京一!

神田京一:你们两人小心,我无法分心了。

[雪地刀者来势汹汹,为情,为仇,或是暗藏阴谋呢?

 冥医会见神蛊温皇,是旧交,是挚友,或是敌手?

 千雪孤鸣为何来到正气山庄?苗王口中的大事又是什么呢?

 网中人、魔司令再闯灵界。月牙岚、莫前尘以及负伤的白狼众人是否能逃过死关?魔司令所说的妖神将,他身在何方,又是什么人物呢?]

[欲知详情,请看金光布袋戏最新强档《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三集——雪刀朔夜。]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