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集数 第0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322487087
备注 本集标题为空,不知现在的标题《决战时刻》来源是?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 第一集 决战时刻

录入:浪花海月


【暗夜·平原】

俏如来:现在,才是决战时刻!

藏镜人:呀——

史艳文:喝!

(史藏两人同时举掌攻上)

炎魔幻十郎:喝啊!

赤羽信之介:流主!

(西剑流众人欲攻,此时)

梁皇无忌:乾坤无忌,风雷受命,十地封止,法禁!

[法印结,法阵起,顿时风雷呼啸,天地低鸣,梁皇祭起封地大阵,禁绝十方出路。]

赤羽信之介:嗯~是结界。

祭司:破之,喝!

神田京一:杀!

(此时一道剑气袭来,逼退众人)

赤羽信之介:总司!

俏如来:赤羽军师,此时此刻,以西剑流之力,一搏毫无胜算之战,你真要让西剑流在此全军尽没?

(赤羽不语)

俏如来:此战只诛首恶炎魔,赤羽军师,你当能判断局势,听吾一言,弃战吧。


藏镜人:喝!

[另一方,战云涌动,三度的配合,乃是同样的对手,过往的纠缠宿命,却成兄弟联袂的最大默契。]

炎魔幻十郎:喝!

史艳文:喝呀!

藏镜人:呀!

[负伤、中毒,失去魔之甲掩护的幻十郎,震怒更震惊!]

炎魔幻十郎:史艳文,你真要毁坏你儿子的肉躯?

史艳文:史某早有决意,唯有灭亲救世,此战毫无转圜!

藏镜人:炎魔,死来吧!

[命运离奇诡谲,藏镜人料不到,昔日死地今成手足;史艳文料不到,无情亲手欲杀爱儿;炎魔更料不到,重生藐视的蝼蚁,竟成今日索命阎罗!]

炎魔幻十郎:啊……退开!喝——

(双掌一翻,将两人震飞)

炎魔幻十郎:赤羽、祭司,你们在做什么!你们真想背叛本座吗?

藏镜人:喝!

史艳文:喝呀!


赤羽信之介:西剑流能死不能败,俏如来!

夜叉瞳:军师大人。

赤羽信之介:我为一军之师,胜败责任由我一肩承担,你们全部退下!

(神田双刀入鞘)

神田京一:没这回事,西剑流共同进退!

(众人亦摆出攻势)

柳生鬼哭:住手!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

柳生鬼哭:为了炎魔牺牲,你们值得吗?

(众人不语)

柳生鬼哭:泪如何而死,你们舍命护拼的结果,可曾换来一句的嘉勉?走至今日,是众人的失策,还是他愚蠢的一意孤行?

祭司:鬼哭,你不能放弃西剑流。

柳生鬼哭:在此地全数战死,就是延续西剑流吗?守,放下吧,这条路走下去,只有西剑流的覆灭!

祭司:啊……

[颓势已成,看众军未动,炎魔怒火更炽,狂喝一声——]

炎魔幻十郎:一群叛徒,喝呀!

[随即双手箕张,一股雄暗引力汹涌漫开!]

炎魔幻十郎:喝——啊!

灵忍:呃啊……啊……

[暗力之力笼罩天地,吸纳西剑流众人之力,功力稍差者,灵气尽抽而亡。]

出云能火:啊啊……

祭司:是纳灵大法,他要吸收所有出自西剑流一脉的溘钨斯。

柳生鬼哭:这就是我们要牺牲性命来维护的流主吗?这真是西剑流众人所要的?

鬼夜丸:我的溘钨斯是师尊栽培传授的,不是你的,喝,封灵!

柳生鬼哭:众人快运动功力,封住溘钨斯!

衣川紫:呃……啊……啊……

(魂灵被抽,神田及时上前稳住)

神田京一:呃……凝神!

衣川紫:啊,信之介大人。


史艳文:快阻止他!

藏镜人:喝啊!

[灵力入体,炎魔功力暴增,战局瞬间逆转,逼得藏镜人、史艳文两人节节败退!]

史艳文:啊……

藏镜人:呃……

炎魔幻十郎:怎样?后悔了吗?恐惧了吗?知错了吗!你们这班亵渎的废物,废物!我要让你们死得悲凉,死得凄惨,死得粉身碎骨!幻魔决·修罗邪焰!

史艳文:辟邪烈日!

藏镜人:飞瀑怒潮!

炎魔幻十郎:喝!

藏镜人:啊……

史艳文:啊……

炎魔幻十郎:呃……

(雄浑气劲震退三人)

炎魔幻十郎:不够,还不够,将你们的力量全部贡献给我,贡献给本座!喝——

邪马台笑:啊……再这样下去,全部的人都会死啊。

祭司:呃啊……

(呕出鲜血,柳生鬼哭上前运功稳住)

柳生鬼哭:守,守护西剑流不是你一生的职责吗?

邪马台笑:光……光流,不能同生,但可同死,呀煞!

天海光流:(笑。)


炎魔幻十郎:西剑流是本座所创,将你们的修为全部归纳吧!

史艳文:喝!

藏镜人:呀!

[眼见炎魔功力不断提升,藏镜人、史艳文不断猛攻,但是此消彼长,吸灵之力加剧,西剑流众人伤疲在身,更难支撑!]


夜叉瞳:呃,啊啊……

(灵力被抽,碎体而亡)

赤羽信之介:啊,瞳!呃,噗……

衣川紫:啊,信之介大人,啊……

神田京一:啊,紫!

[危急间——]

神田京一:啊,师尊!

宫本总司:抱元守一,喝!

[西剑流危急之间,竟是中原群侠伸出援手!]

赤羽信之介:嗯?

梁皇无忌:乾坤无忌,风雷受命,阻气断灵,封!

雪山银燕:我不想帮你们,但我也不会让你们用死来帮助炎魔。

柳生鬼哭:薰,你真要眼睁睁看他们死在此地?

祭司:我……喝!

(上前与梁皇共同施法)

祭司:我来助你,喝!

(同时柳生飞身入战团)

柳生鬼哭:喝啊!

炎魔幻十郎:死来,幻魔决·灭绝天地,喝啊!

柳生鬼哭:喝!

(上前挡下炎魔之招)

柳生鬼哭:呃……

(不死之力发动,瞬间恢复再攻)

柳生鬼哭:喝!

炎魔幻十郎:呀!

史艳文:呀喝!

[鬼哭乍现,不死之身力挡炎魔雄力,吸灵受阻,炎魔内力顿陷不济。三对一的局面,逼得西剑流之主左右支拙!]

炎魔幻十郎:叛徒,都是叛徒!幻魔决·暗极邪焰,喝——

史艳文:纯阳贯地!

藏镜人:怒潮袭天!

柳生鬼哭:修罗终击,喝!

[四人最强的一招,激突之下,风云扫荡,地掀三尺,宛如末日降临!]

炎魔幻十郎:啊……

史艳文:啊……

柳生鬼哭:呃……

藏镜人:呃啊……

炎魔幻十郎:呃……啊……

祭司:就是现在,击天突,断身柱,穿神庭,散魂灵!

藏镜人:呀!

史艳文:喝!

[三人拼尽最后的气力,击向炎魔三大死穴!]

炎魔幻十郎:没这么简单,不灭魔身,喝啊!

(极招再出,震退柳生)

柳生鬼哭:呃……

赤羽信之介:喝——(化出灵属之器)柳生大人,接剑,喝!

[关键一击无法突破,赤羽灵属之器化作冲天火凰而来,柳生鬼哭接剑,再击!]

柳生鬼哭:炎罗黑凰,断!

炎魔幻十郎:呃……喝啊啊啊……炎魔幻十郎:一起……下地狱吧,喝啊——

[炎魔散灵同时,释放全身功力暴冲而出,万钧之势,卷袭天地,鬼哭震上云际,藏镜人、史艳文被轰出千丈之外!]

雪山银燕:父亲!

俏如来:父亲哪!


炎魔幻十郎:喝——

祭司:喝啊!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

祭司;最少,保住小空,为我赎罪。

炎魔幻十郎:我不甘愿,我不甘愿,我……啊——

[爆发过后,尘埃落定,烟尘散去,宣告着这场惊天苦斗终于划下重点。]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你无事吧。

雪山银燕:啊,二哥。

(祭司将小空交予银燕)

祭司:小空没事。

雪山银燕:啊,多谢。

俏如来:那现在……

祭司:罪止我身,西剑流……全面投降,

(此时,史艳文抱着藏镜人飞奔来到)

史艳文:俏如来,藏镜人重伤昏迷,性命垂危。

俏如来:父亲,你没事吧?

史艳文:我没事,但是藏镜人支撑不住了。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你要如何处置我们众人呢?

俏如来:这……有劳诸位前辈,先将西剑流众人带回正气山庄。父亲,一切先回正气山庄再做处理。

史艳文:嗯。


【暗夜·苗疆圣地】

[苗疆圣地之内,大祭司测算天象。火唤之仪,卜算未来之运。]

大祭司之声:日为阳,月属阴,星依辰,天有运,地有数,人有命,叱!

            日隐邪月升,朝更代兴替。中界九龙出,草原向北帝。龙珠吞天地,鬼魔人间祭。

苗王:嗯?

      大祭司,方才的预言,应该作何解释?

大祭司之声:王上,天时将至,中原与天下数百年的运数皆系于此刻。

苗王:你是说,苗疆国势与中原的气数即将产生转变吗?

大祭司之声:盛衰兴亡,必有其因;十年之计,凭借人意;百年之计,依属地数;千年之计,归于天命。若想窥知命数,必须掌握关键。

苗王:你说的关键是指什么?

[圣坛之上,火光大炽,霎时,空间瞬间凝肃,随即——]

大祭司:百岁三更替,运数每变故。天地几峥嵘,气吞霸业固。九龙争矫翔,天书判荣枯。


【泣血邪魔洞】

魔司令:忘了自己的根源,司令不留命!

网中人:莽撞的蠢辈!

[来者不善,更非易与,网中人杀性强烈,不问根由,便欲索命。]

魔司令:认得这招吗?魔风邪雾!

网中人:嗯……

[强招相接,网中人心中竟现一丝熟悉,但瞬间的思虑无碍飞丝走势!]

(魔司令避开飞丝)

魔司令:还不觉醒?可怜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攻上却被网中人一掌震退)

网中人:询问网中人的名号,凸显你的无知。

魔司令:你从何而生,从何而来?

网中人:哈哈哈,网中人自生于天地,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魔司令:在妖神将,魔之右手的面前,网中人算什么独一无二!

网中人:嗯……

魔司令:魄影,现!

[不可知的名字乍现,网中人脑海似被牵引,迟疑间,一口诡异魔刀灿烂夺出!]

魔司令:魔空魅影,喝!

网中人:盘丝锁关,呀!

(蛛网缠住魔司令,魔司令御刀而攻,随即化光而离)

魔司令之声:回忆这个名字,想起你真正的主人。(身影忽现又隐)

            妖神将,魔之右手,我会再来找你。

网中人:休走!呃……妖神将,魔之……右手,主人……


【正气山庄·内室】

(衣川紫诊视藏镜人)

史艳文:他的情况如何?

衣川紫:他的伤势太过沉重,我无能为力。

史艳文:什么叫做无能为力,莫非……你是存心不救他?

衣川紫: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害他对我有什么好处?所有能试的方法我都试过了,我身上能用的药丹也已用尽。他没当场身亡,已经是一个奇迹。我才想问你,为什么你除了外伤以外,一点事情也没有?你与藏镜人明明就同时受伤,伤势应该不会差这么多才对啊。

(俏如来来到)

史艳文:对了,还有那粒药丸……

俏如来:父亲。小空仍然昏迷不醒,状况不明。

史艳文:精忠,当初你给我的药丸还有第二粒吗?

俏如来:……没有。

史艳文:你是从何得来,可有方法再取得第二粒?那粒药丸既然能救我的性命,它也同样能救藏镜人。

俏如来:那粒药丸是一名叫冥医的前辈所赠。

史艳文:有办法找到他吗?

俏如来:这……

史艳文:我这一生亏欠他太多了,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看他就这样死去,我一定要救他,我必须救他,否则……我将永远都无法去弥补那些遗憾。俏如来,你可有办法再找到那名冥医,再讨取一粒药丸?

俏如来:此事就交由孩儿来处理吧,孩儿一定会想办法将他带回拯救小空与藏镜人。

(转身欲离)

衣川紫:等一下,你这样就离开,那我们该怎么办,你要如何处置我们?

俏如来:现在救人要紧,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便离开)


(另处,梁皇在旁监视,祭司醒转)

祭司:啊……鬼哭。

柳生鬼哭:薰。

祭司:其他的人呢?

柳生鬼哭:他们都很平安。我们现在人在正气山庄,所有的人都被监视着。

祭司:这是我引发的战争,该由我来负责。

(宫本来到)

宫本总司:义父。

祭司:不要这样叫我!

柳生鬼哭:薰。

宫本总司:总司不孝,请义父原谅。(跪下)

柳生鬼哭:宫本。

祭司:你不需要原谅,错的人,是我,是我没资格做你的义父。

宫本总司:义父永远是义父,你对总司的栽培之恩永远不会改变。

祭司:宫本……你起来吧。(上前扶起)

宫本总司:多谢义父。

祭司:赤羽他们的情况怎样了?

宫本总司:众人都十分的平安,伤者也接受了治疗。

祭司:那就好。你当初离开,是不是因为察觉了我的意图呢?

宫本总司:……

祭司:果然是这样。你如果想怨我就怨吧。

宫本总司:总司从来不曾怨过义父,若非义父的教导,我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义父若要总司成为炎魔的寄体,总司绝不会有第二句话,只是……我不想要继续杀戮,也没办法让伊织一同牺牲。

祭司:你早就认为让流主复生是错误的决定?

宫本总司:总司认为,继续西剑流的征途就是错误。

祭司是:从小,你就是一个多情温柔的人,我一直认为这是你的缺点,但实际上,那却是你最大的优点。我真的非常高兴,你能一直活到现在。

宫本总司:义父……

祭司:事情结束以后,你会回西剑流吗?

宫本总司:我……

祭司:伊织她一直在等你。

宫本总司:啊……

柳生鬼哭:宫本,泪的事情,你知晓了吗?

宫本总司:信之介已经向我说过了。我原以为诈死之后,泪就不会再受到刁难,想不到,竟会是这样的结果。

柳生鬼哭:这是谁都无法预料的事情,你已经尽力了,至少你保住了剩下的人。

祭司:我明白西剑流的作为,不值得中原人原谅,但所有的一切皆是因我而起,我愿意担下所有的罪名,只求让其他人平安离开。

柳生鬼哭:薰。

祭司:我知道我没资格要求什么,但这是我最后的请求,请你答应我,尽你最大的力量,保护他们吧。

(祭司欲跪,被宫本扶住)

宫本总司:义父,这是当然。

祭司:多谢你,总司。

(赤羽等人处,独眼龙在旁监视)

鬼夜丸:师尊被俏如来带走,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危险…?

赤羽信之介:有柳生大人在一旁守护,祭司不会有事情,再说,我们才刚刚降服,控制伤兵以及领导并且软禁我们是正确的决定。

出云能火:真是过分,设置结界就算了,竟然还派人来监视。

赤羽信之介:在决战的时刻,他们愿意保护我们已经是以德报怨,如果再对我们毫无提防,那就是乡愿、愚痴。

出云能火:保护我们,不也是等同帮忙史艳文与藏镜人吗?

赤羽信之介:但若他们真抛下我们围攻流主,姑且不论流主是否能存活,我们是绝对活不了。

鬼夜丸:衣川紫被叫去医治伤患还没回来,也不知道邪马台笑与神田现在状况怎样了。

天海光流:(不用担心,笑一定会没事。他的生命力非常旺盛,不可能因为这样就死的。)

出云能火:天海,麻烦你说一些我们听得懂的话,可以吗?

鬼夜丸:为什么受伤的偏偏是邪马台笑?

天海光流:(我说……)

赤羽信之介:天海,不用说了,邪马台笑一定会安然无事。

出云能火:他们会不会为难祭司?

赤羽信之介:史家人向来光明磊落,应该不会这样做才对。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为祭司好好保重自己,不要成为他的负担。

出云能火:我明白了。

鬼夜丸:<师尊……>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将我们囚禁在此,不知有何打算,嗯……>


【血色琉璃树】

(俏如来来到)

俏如来:前辈,冥医前辈。

(被阵法吸入)

冥医:是什么事情这么吵啊。嗯?是你啊,找我有什么事情?

俏如来:前辈,可否请你随我一同前往正气山庄,医治藏镜人?

冥医:要我医治藏镜人?他是怎么了?

俏如来:为了诛杀炎魔,藏镜人身受重伤,命在旦夕。

冥医:像那种为恶天下的人死就死了,你还救他做什么?哦,我知道了,因为他是你的叔叔,所以你不忍心。俏如来啊,你现在是中原的领导,做事情要公私分明啊。

俏如来:不是这个原因。

冥医:不然是什么原因啊?

俏如来:藏镜人已经改过向善,我们不能眼睁睁看他就这样死去。

冥医:改过向善?你怎么知道他会改过向善啊?难道说帮你们杀掉炎魔,这也算是改过向善,这也太容易漂白了吧?

俏如来:前辈。

冥医:藏镜人的危害并不亚于西剑流,你现在救了他,万一啊,他日后又再残害武林,那应该怎样办啊。不如趁这个机会斩草除根,一劳永逸,反正死活都是他自己的命,没人会说话。

俏如来:怎能这样?

冥医:为什么不行啊?藏镜人不知道害死多少人,救他,还对得起那些人吗?

俏如来:啊,这……

冥医:你对他心软,那其他的人呢?那些因为他而受罪的人,他们的人生、他们的家人,又该怎样得到补偿?他们的伤痛、他们的怨恨,又该怎样消解啊?

俏如来:过去的伤痛虽然无法消弭,但救一个有心改过的人,不是远比杀死一个坏人更能造福世人吗?

冥医:你怎么知道救藏镜人是造福世人,还是残害世人?藏镜人的所作所为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人的个性要改变,岂有这般的容易?

俏如来:难道真要因为他过去的罪孽,而剥夺他改过的机会吗?

冥医:死亡也是一种赎罪的方式啊,至少那些被藏镜人所害的人可以获得安慰。

俏如来:这……啊。前辈所言,俏如来不是没想过,这也是俏如来现今的挣扎。

冥医:嗯……

俏如来:不管如何,这一次,就请前辈伸出援手吧,就算是为了弥补父亲的遗憾,俏如来求前辈给藏镜人一个机会吧,拜托你……

冥医:好吧好吧,救就救嘛,反正有损失的人也不会是我。

俏如来:多谢前辈。

冥医:带路吧。


【正气山庄·内室】

(俏如来领冥医来到)

史艳文:精忠,这位先生是……

俏如来:他就是当初给我药丸的冥医前辈。冥医前辈,拜托你了。

冥医:交给我。

(上前把脉)

冥医:嗯……之前帮他处理伤势的人手法不错,也及时用药保住了他的心脉,替他延续了一线生机。

史艳文:那藏镜人他……

冥医:拖不了多久。

史艳文:啊……

冥医:不过你放心啦,现在有我在,就算是阎罗王亲临也无可奈何。你先将他扶起来,再退到一边。

史艳文:嗯。

冥医:织命针!

[冥医双手一翻,银针乍现,随即双手运转如飞,急封藏镜人体内四十八大穴。]

衣川紫:<好奥妙的针法,又快又准,破风府穴泄气,我怎没想到这手?这个人……>

冥医:喝!

藏镜人:呃……

(冥医掌上使力,藏镜人呕出淤血)

史艳文:啊?

(冥医取出金针插入藏镜人要穴)

冥医:我已经替他清除体内所积的淤血,并用护心针保住了他的生命,只不过……

史艳文:怎样了?

冥医:他不会醒来了。

史艳文:你说什么!

冥医:护心针虽能保他不死,但他身上的伤并未因此痊愈,现在的藏镜人虽然还活着,但是与一个死人无异。

史艳文:那你之前给精忠的白色药丸呢?如果是那粒药丸,应该就可以……

冥医:我要是还有,刚才就拿出来了。你以为那粒要外随随便便调配一下就有吗?那粒药丸名字叫做阎王低头,每一项药物都是奇珍异草,更是我十年精制研究的精神与心血。

俏如来:前辈,那粒药丸,真的不能再制?

冥医:单是药材当中的一项生生草,就是十年一花,十年一果的奇珍,还有更难的火……说了你也不懂啦,那是我自保救命的压箱宝,若不是那个……算了啦,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药方是想出来的,就算要救,也要给我一点时间思考。

史艳文:那就麻烦先生了。

冥医:行医自然就要救人,没什么麻烦不麻烦。

衣川紫:先生,可否请你再替我医治其他的伤患?

冥医:反正我人都已经来了,多救几个也没差,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先问清楚。

衣川紫:请说。

冥医:西剑流的资产应该不少吧?

衣川紫:据我所知,西剑流从未有财务上的问题,先生为何这样问?

冥医:闲聊啦,外域人士收费不同,人呢?

衣川紫:请随我来。


【还珠楼·内室】

神蛊温皇:<蛊毒虽深,已在控制之下,不会有什么大碍,反观她胸口的伤势,深及心脉,就算我为她治疗好外伤,也是武功尽废。>凤蝶,是你失去了武者的敏锐,还是我下手太不容情?

(伸手拂过凤蝶额发)

神蛊温皇:哼,残缺之躯,说不定才是你的幸运。

(指上运劲却又收回)

神蛊温皇:或许我不该让你这么好过。

(一剑随风化光来到)

一剑随风:楼主。

神蛊温皇:说吧。

一剑随风:炎魔幻十郎已败亡。西剑流残党则全数被带到正气山庄囚禁,等候处置。

神蛊温皇:唉,俏如来,你始终还是天真。一剑随风,速办我交代之事。

一剑随风:是。

(化光而离)


【公开亭】

(公告上书:炎魔幻十郎业已伏诛,西剑流余下部众皆已投降,择日处置。)

武者一:听说西剑流流主已经死了,其他的恶人哪,现在被关在正气山庄,我们从此不用再受西剑流的打压了。

(一剑随风暗处观察)

武者二:真的吗?真的是太好了!

武者三:西剑流杀死了这么多人。现在落到我们手上,一定要将他们千刀万剐,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武者四:我听说俏如来不打算要杀他们,他们打算要放走那群恶人啊。

众人:啊,什么啊,有这种事情?

武者一:你不要胡乱说,他是天部总教呢,一直带领中原对抗西剑流,他有什么理由要放走他们呢?

武者二:难道说是因为他的二弟小空被西剑流所擒,他为了救他的二弟,要与西剑流交换条件?

武者三:若是为了自己的小弟就可以原谅西剑流对中原的作为,未免也太过自私。

武者四:我们在这争论也没有结果啦,干脆直接去问一个清楚。俏如来要是不杀掉西剑流的人,我们就自己动手。

众人:对啊对啊,动手动手。

      对啊对啊,绝对不能放过西剑流啦。

(众人离去,一剑随风亦离开)


【苗疆·北竞王府】

(花园内)

狼主:<王叔真是过分,竟然派大军守在府邸外围,害我想溜也不行。唉,不知道藏仔现在到底怎样了,可有避开追兵?>

(姚金池来到)

狼主:嗯…是谁,给我出来!

姚金池:金池不知千雪王爷在此,有所冒犯,请千雪王爷赦罪。

狼主:啊,算了。

姚金池:谢千雪王爷。

狼主:我说啊,可不可以别王爷王爷这样叫我,听起来真别扭。

姚金池:千雪王爷是苗王的亲弟,金池不敢冒犯。

狼主:奇怪了,像女暴君这么强势的人,为什么有你这样畏事的小妹啊。

(苍狼来到)

苍狼:王叔。

狼主:苍狼,有事吗?

苍狼:祖王叔请你到大殿一趟。

狼主:啊,他又想做什么了?

苍狼:父王派人带来消息,好像是有关……

狼主:走。

(拎着苍狼疾走)

苍狼:啊,王叔,王叔,别跑这么快……

(两人来到大殿)

苍狼:啊,王叔啊,你不用这么着急。

狼主:王兄送来什么消息,他要放我离开了吗?

北竞王: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消息中只提到中原的动向。

狼主:中原的动向?

北竞王:天允山最终决战,神蛊温皇出手暗算炎魔,历经连串追杀,炎魔亡于史艳文与藏镜人两人之手,西剑流战败降服。

狼主:啊?那藏仔他没事吧?

北竞王:除了他跟史艳文在一起之外,其他的不清楚。

狼主:只有这样?你是有看漏了没有啊。

(上前抢过报告)

狼主:啊,还真的没有,真是急死人了。

(丢开报告,一把抓住报信士兵)

狼主:将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藏镜人现在到底怎样了?

士兵:啊,我我我…我不知道啊。

狼主:我的耐心有限!

(刀一动)

士兵:啊,我我…我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

北竞王:千雪,不要这样。

        千雪,如果藏镜人死了,王一定会通知你。他没说,不是不知情况,就是藏镜人还没死。

苍狼:是啊,千雪王叔,你就别再吓唬他了。

(千雪放开士兵)

北竞王:下去吧。

士兵:啊,是是。

北竞王:千雪。

狼主:王叔。

北竞王:千雪,你这样冲动莽撞,对你有害无益。

狼主:温温吞吞的作为不适合我。

北竞王:暴躁是罪孽的始源,放下屠刀……

狼主:立地成佛嘛……这句话我自三岁就开始听你说,我听到我的耳朵都快长茧了。

北竞王:看来多年的放荡生活让你的个性越来越野了。

狼主:你若是看不惯,随时可以将我踢出去,省得你碍眼,我难过。

北竞王:我自小看你长大,怎有可能放弃你?我虽大你一辈,但年纪不过大你几岁。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念书的日子吗?小王已经将课程都安排好了,如何?

狼主:我不要。

北竞王:那小王陪你念?

狼主:别妄想。

北竞王:你陪小王念书?

狼主:不可能。

北竞王:我们陪苍狼念书?

狼主:喂喂。

北竞王:不然我们跟金池苍狼一起读书?

狼主:你是有完没完啊,我说不念就是不念,谁来说都没有用啦。

北竞王:这样啊……珊瑚。

珊瑚: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

狼主:你……

北竞王:虽然这样功效比较差,但总是一个方式。来,大家一起来吧。

众人: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

苍狼:千雪王叔,你就不要再拖累无辜了。

狼主:啊,好啦好啦好啦,我念就是,我念就是了。

北竞王:你确定?我不想逼你。

狼主:哈哈哈,你没有逼我,这都是我自愿的。(握紧刀柄)


【正气山庄】

冥医:现在,所有的人都已经医过了。来,这是诊疗费。

(衣川紫接过一看)

衣川紫:你是在抢劫吗?

冥医:喂喂,讲话要凭良心,医治的过程,我可是一点都没有偷工减料,对照你们的所作所为,打这已经算是打折了。

衣川紫:<他的医术确实值得这些价钱。>我会转告军师。

雪山银燕:晚辈有一事请教,不知前辈对巨骨症是否了解?

冥医:嗯,他是一种罕见的先天疾病,骨头会因为过度发展穿体而出,目前只能以药物抑制,算是一项绝症。

雪山银燕:真的没办法可以医治吗?

冥医:这嘛……

(宫本与神田来到)

衣川紫:神田,你的伤方包扎,怎可下床走动。

神田京一:放心,我没事。

宫本总司:先生可是冥医?

冥医:正是本人。

宫本总司:我有一名病人,他习武走火入魔,神智不清,我想请先生前往诊视。

冥医:喔,意识受创啊,嗯……好吧,人在哪里啊?

宫本总司:这是路观图与进入结界的方式。我还有事不能离开,麻烦先生了。

神田京一:我与你一起去。

衣川紫:你去做什么?

神田京一:见剑无极啊,他会变成那样,我们也有责任。现在不去看看,以后就没机会了,师尊也同意,否则,怎会让我跟来。你若是担心,可以与我一同前去。

冥医:要跟就快,别在那浪费生命。

(神田向宫本躬身告别)

宫本总司:去吧。

(花园内)

雪山银燕:冥医前辈前去救治剑无极,不知情况如何。

俏如来:前辈医术高超,我相信剑无极一定可以恢复。

雪山银燕:父亲他……还在看顾藏镜人吗?

俏如来:是。

雪山银燕:这算是什么!这段时间,父亲竟然只来看过二哥一次。其他的时间,都一直留在藏镜人的身边,难道这就是他的父子之情?

俏如来:照你这样说,如果父亲只看藏镜人一次,而整天陪在小空的身边,这样就是他的兄弟之情吗?

雪山银燕:可是,藏镜人曾经是中原的敌人,做过许多的坏事。

俏如来:正因为这样,父亲才会自己照顾藏镜人。

雪山银燕:此话怎说?

俏如来:如你所说,藏镜人曾经是中原的敌人,不管是谁,都不可能全心全意照顾她,甚至有更多的人,希望他能死去。小空有你的照顾,父亲可以非常放心,因为他知道,你一定会非常的尽心尽力,但是你能用同样的心思去照顾藏镜人吗?

雪山银燕:这……

俏如来:就如同你与小空,父亲与藏镜人是血缘最亲的人,他们已经因为命运的作弄,而错失了几十年的手足亲情,现在你要父亲如何忍心再抛弃这个兄弟呢。

雪山银燕:啊,是我太不理智了。

俏如来:我能理解你的不满,这是人之常情,你不用感到愧疚。

众人之声:俏如来,你在里面吗,快出来!

          俏如来,快出来啊。

俏如来:嗯?

(两人来到外围)

俏如来:诸位侠士特来正气山庄,不知为了何事?

武者一:俏如来啊,我问你,西剑流的人是不是都被囚禁在正气山庄?

俏如来:啊,是。

武者二:你打算如何处置他们啊?

俏如来:这……我尚未决定。

武者一:西剑流危害中原,这个仇我们非报不可!

武者三:没错啦,绝对不能放过他们啦,将他们处死。处死啦。

众人:对啊对啊,处死处死啊。

俏如来:啊……


【神蛊峰下】

(风间始看顾剑无极,此时冥医众人来到)

风间始:啊,是你们!

雨音霜:神田大人,衣川大人。

风间始:喝!

(动身欲攻,神田京一握刀对上,冥医抢先一步制住风间始,神田见状,收刀转身)

冥医:少年仔,太过冲动可是很容易受伤喔。

风间始:你是谁?

冥医:我?我是宫本总司特别邀请来医治剑无极的人啊。

风间始:啊,你是医生?

冥医:怎样啊,怀疑喔。

风间始:宫本大人人呢?

冥医:他还有事,所以我就自己来了。

(放开风间始)

风间始:你说的是真的?

冥医:不然你认为我们是怎样进来的。当然也是宫本总司教我们如何通过结界的啊。

风间始:为什么西剑流的人会一起来?

神田京一:我只是想来看剑无极。

风间始:看他做什么,我们不需要你们的假意关心,出去!

冥医:火气别这么大嘛,人家也是好意啊。再说西剑流现在已败亡,他们也失去威胁性了,你也别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嘛。

雨音霜:西剑流败了,怎有可能?

衣川紫:流主已死,再斗下去也无济于事。

雨音霜:那……那军师呢?军师大人他没事吧?

衣川紫:信之介大人人很好,现在所有的人都在正气山庄,暂时没生命之忧。

冥医:啊,好了好了,想叙旧等一下时间很多,现在正事要紧。

(上前诊视,神田亦欲上前却被风间始所挡)

(冥医一针插入,剑无极醒转)

剑无极:啊……神田京一,喝!

(挥拳便攻)

剑无极:神田京一,你别走,喝!

衣川紫:啊,怎会这样?

剑无极:喝!

风间始:大哥!

冥医:喝!

[就在众人慌乱之间,冥医做出了惊人的举动。]

(迅速定住众人,扼住衣川紫咽喉)

神田京一:紫!

剑无极:喝啊!

(一拳击中神田)

衣川紫:啊,京一!

神田京一:可恶,喝!

 (举刀以刀鞘震退剑无极)

神田京一:你想做什么!

冥医:杀了剑无极,否则……(手下使力)她会没命。

衣川紫: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冥医:无论他们两人谁死,中原与西剑流一定会再掀战火。

衣川紫:你!啊……

冥医:再不快动手,这个女人就要死了。

神田京一:啊……

冥医:去。

(微动指,刀飞出,剑无极接刀而攻)

剑无极:喝,该杀啦!

[意外意外意外,衣川紫生命受胁,面对丧神失控的剑无极,神田京一会做何决定?意图再掀战火的冥医又有何目的呢?

 武林人士齐聚正气山庄,要求处死西剑流,面对众怒的俏如来会做何抉择?西剑流的命运又会如何呢?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二集——魔中谜。]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