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本集口白尚未完成,以下是未校对版,等校对版出来后会更新替换

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集数 第36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备注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三十六集 寒澈 魂清 月泣血


录入:LINGGin


【海境】

砚寒清:请你们,保护自己。

昔苍白:夸口。

圭堂主:他的掌风竟逼退昔苍白

绯堂主:休走。

[绯飏,圭屠,紧追不舍。夹攻看似平实,意外严密,更藏致命危机。]

砚寒清:刀不顺手,唉。

绯堂主:愚蠢。

砚寒清:怎会?

圭堂主:你以为闪过就没事吗?哈。

砚寒清:<这不是飞镖,也不是铁链。>原来如此。哈——(制住铁链)是无根水。

绯堂主:你……多谢你,昔苍白。

昔苍白:他看穿了鱼鳞镖扰乱气流,形成无形利刃的特性。速决!

[一足受制,一人在背,一剑逼命,一线生死,再逢一波铁鳞袭身。]

绯堂主:背着他你逃不了。

砚寒清:奈何——生死相逼。哈——

[身一轻,掌一沉,砚寒清运劲间,如纳江海为用,吞吐绵似长河。]

绯堂主:可恶,杀!

砚寒清:澈魂六涛印•江河怒涛!(绯圭二人身亡)走。

(砚寒清昏沉中抓到一物)


(另一边)

众小兵:杀啦杀啦……杀啦……

碉命:可恶,火势愈来愈近了。

误芭蕉:<殿下,等我。>

?????:可恶。像你这种谋士,也想救北冥缜,笑话。

误芭蕉:所以我现在,不是谋士,是武将。雨响飞檐!

?????:不妙。

小兵:策师冲过了,众人跟上啊!

误芭蕉:殿下……殿下!殿下。还有气息。(背起,环顾四周无人)<有打斗的痕迹,恩?离开。>

砚寒清:(石头后)差一点。呼……(伤口作痛)嘶——竟然用两支兵器,太不公平了,唉,先赶回去吧。


【】

八纮稣浥:绯堂主、昔堂主没回来。唉

昔苍白:有人插手。

八纮稣浥:失去这个机会,纵然可惜,但能从你们手上救走他,实力不容小觑。

昔苍白:总是……有负……所托。

八纮稣浥:苍白。(扶住倒下的昔苍白)


【洞口】

北冥异:俏如来,这一次,是你自投死路。

俏如来:太愚蠢了。

北冥异:恩?

俏如来:已经被引导过一次,做出错误的判断,现在又要再犯一次。殿下,若我死在殿下的愚蠢之下,对我来说,确实是此生最大的侮辱。

北冥异:你!

俏如来:殿下执意要杀,俏如来无法劝阻,只是想问殿下是要动武,或者施毒。若是前者,俏如来曾逃出生天一次,除非殿下还留有暗手。若是后者……难道殿下不曾怀疑药神所赠之药竟没让鳞王转醒,或者,殿下对朝元丹的药效信心十足。

北冥异:既知朝元丹有玄机,也该明白我所拥有的筹码是什么。你想试吗?

俏如来:若殿下不介意,俏如来倒也乐见——殿下与药神的对决。

北冥异:那是……

俏如来:难道殿下没看过梦虬孙带回的解药吗?

北冥异:不可能。

俏如来:别急于否定,思考一下,我的用意是什么。如果殿下的结论是抢下这瓶药,那殿下不如当场自尽,俏如来会考虑随后跟上。

黑衣人:哼,殿下。

(北冥异示意众黑衣人退下)

俏如来:差一点我就要失望了。

北冥异:你如何害我落到这般田地,我不可能忘却。

俏如来:在记仇这方面,殿下与俏如来确实有相似之处。当初追杀之际,俏如来至今历历在目。我已证明自己的能力,倒是殿下,一找上门便直言娘娘与卧寅,谅必是想出关窍了。

北冥异:他们早就在暗中谋合。

俏如来:只有这样?只有结论,没有推敲过程,若这就是殿下的能耐……

北冥异:够了!你跟那个人同样讨厌!整串事件是未珊瑚起头,再用各种言行措举误导旁人认为你或者梦虬孙与她合作,导致你们被针对,而她高居黄贵妃之位,事成之后自然能抽身而退。

俏如来:所以我对殿下除了还以颜色,另一个目的是什么?

北冥异:你用我当诱饵,钓出她的真面目。

俏如来:半数折损,铲除后患,换得一世皇权,相信殿下经得起这场豪赌。

北冥异:包括我的命!

俏如来:今后,我也持续将殿下的所有进行豪赌,就如同殿下踏上皇阶的路上,会设法除掉我一样。我有我想要的结果,自然也敢承受这样的风险,就不知殿下是否愿接下这场……玩命赌局!未珊瑚与卧寅的计划即将成功,殿下没多少时间考虑。

北冥异:就算你不想让北冥封宇醒来,又为何是选择我?

俏如来:若殿下有命成功,再来问这个问题吧。

北冥异:哈,那我的答案——俏如来,今后,彼此留神了。


【】

误芭蕉:殿下……

砚寒清:(端水进入)小心。

误芭蕉:我正要去找你。

砚寒清:听士兵通报就赶来了。

(砚寒清给北冥缜上药)

误芭蕉:多谢。恩?你的手。

砚寒清:制药时不小心被工具割到手,不碍事。

误芭蕉:手都受伤了,让我来就好。娘娘那边我等一下再过去请罪。

砚寒清:娘娘已经回宫了。

误芭蕉:什么时候?

砚寒清:我还来不及跟你讲。就被你赶回来了。殿下应该很快就会清醒,我先去调配更好的伤药。

误芭蕉:劳烦了。

(砚寒清看了眼忙于照顾的误芭蕉后离开,片刻北冥缜醒转)

误芭蕉:殿下你醒了。

北冥缜:误芭蕉……

误芭蕉:殿下重伤未愈,别太勉强了。

北冥缜:我……我回到边关了。那位恩公呢?

误芭蕉:恩公?

北冥缜:在昏厥之前,有感觉有人来救援。

误芭蕉:属下只看到殿下倒在地上,是突围时受创昏厥的吧。

北冥缜:<难道是梦,还是幻觉?>(看到手上信物)

误芭蕉:殿下先别想太多,一切等伤好了再说。

北冥缜:他们……是因我而死。

误芭蕉:保护首将,平定疆土,是他们引以为傲的责任。殿下历劫归来,他们在天之灵6

北冥缜:引以为傲!,这是他们的天职吗?或者,他们只是被所谓的责任绑住,还是被我们所灌输的责任。是不是只要身为鲲帝一脉,所有的人都必须臣服、侍奉、誓死追随?就因为我们是皇族。

(砚寒清在门外偷听)

误芭蕉:就算殿下不是皇族,以心待人,众人皆愿追随。

北冥缜:梦虬孙呢?他也是以心待人,但朝堂之上,认他带掌相位的人又有多少?我见到梦虬孙了。

哈?他的状况……

北冥缜:跟随我出去的定洋军还有很多人活着。

误芭蕉:是被擒捉了吗?属下会设法……

北冥缜:还记得碉命吗?

误芭蕉:属下有见到他。想不到他竟然……

北冥缜:他们与碉命同样卸下戎甲,加入鳍鳞会,决定追随梦虬孙。直到今日我才明白,原来北冥皇室已经离人民……这么远了。

误芭蕉:这不是殿下的错,也不是他们能叛变的理由。

北冥缜:但总有办法,让这个理由消失。曾经我有这个机会,但现在一想,就算当时我得到这个机会,想法与做法,也与现今不同吧。

误芭蕉:那殿下会希望再有一次的机会吗?

北冥缜:该问海境的子民,是否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就算……就算我现在的力量很微薄,但是……误芭蕉,你愿意陪我走这条路吗?

(门外砚寒清惊讶)

误芭蕉:当然……愿意!

(狼主走来,看到砚寒清)

狼主:诶?不是要……

砚寒清:嘘……


【】

[压不下的仇恨,藏不住的愤怒,月牙诚无视自己能力,决杀立花雷藏。欲一报双亲爱血仇。]

月牙诚:呀——

立花雷藏:来吧。哈——

[立花雷藏内伤未愈,竟入颓势。]

立花雷藏:<身法怪异却毫无章法。>知道吗小子,我很喜欢现在你的眼神,就跟我小时候一样,愤怒。

[恨火虽炙,然而换来的却是——]

立花雷藏:<终究只是怪异之术。>哈——

月牙诚:我……我要……我要报仇!(倒下)

立花雷藏:我给过你机会了。一家团聚去吧!

(月牙诚被赶来的剑无极救下。)

立花雷藏:风间烈,还有你。

(回忆与花子交谈:

剑无极:小诚不见,莫非……)

剑无极:<必须赶紧带小 诚离开此地,但她……>恩?

立花樱:这位壮士,擅闯血扇流者,唯有死罪可论,但,姑念他年幼无知,立花樱暂不追究,你快带他离开。

立花雷藏:你做什么?!

立花樱:现在,请你快带他离开。

立花雷藏:休走!哈——

(立花樱立花樱掉落)

剑无极:你真可恶!哈——

立花雷藏:今夜,你们谁也……(被制住)

立花樱:大哥,抱歉,这是为了你的伤好。

立花雷藏:你……

剑无极:哈?花子。

立花樱:风间大哥,快带他离开。

剑无极:你……(跑走)

立花樱:别再动了,否则内伤会更严重。

立花雷藏:严重,笑话!哈!(逼出两针)狩雷击!

[正当危机之际,朦月之龙巍然降世。]

胧三郎:(挡住欲追的立花雷藏)你这是什么意思?

立花雷藏:胧三郎!

胧三郎:杀一个孩童,对联盟的名誉有害无益。

立花雷藏:那是西剑流的孽种。

胧三郎:太不仁道。

立花雷藏:可恶啊!

胧三郎:八雷禁诀,当时是吾所指点,自然也清除他之弱点。

立花雷藏:我没有弱点,哈——

胧三郎:是人就有弱点。

立花雷藏:你——

胧三郎:罢手吧,极端力量的代价,你无法承受。

立花雷藏:不用你管。

胧三郎:也罢,吾早告诫过你。

立花雷藏:哼,就算没你,我也能练成。

胧三郎:你确定真的练成了?(离开)

立花樱:大哥!

立花雷藏:我自己能走!


【】

山田:醒了,醒了。

月牙诚:剑阿叔。

剑无极:小诚,你感觉如何?

月牙诚:坏人,坏人在哪里?

剑无极:小诚,你冷静点。

月牙诚:我要帮阿爹报仇,剑阿叔那个坏人把阿爹,把阿爹……

剑无极:小诚,你先冷静下来。

月牙诚:我不要……阿爹和阿娘都死了,我要报仇……我要报仇!呜呜……

剑无极:小诚,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剑阿叔绝对不会让你去报仇。

剑阿叔,为什么?那是杀死阿爹跟阿娘的坏人……呜呜……

剑无极:你有多难过我都明白,过去,剑阿叔也有相同的遭遇,而我曾经也与你同样只想报仇,可是我最后才发现,原来让自己平安快乐的活着,才是对死去的亲人最好的安慰。你阿爹跟阿娘只希望你能平安的长大,如果……他们知道你这样冲去帮他们报仇,他们一定会很担心。也不希望你这样做。

月牙诚:我……我不相信。

剑无极:小诚,,你阿爹拜托剑阿叔要好好照顾你,所以现在我有这样的责任管教你。你还认为我是你的师傅吗?

月牙诚:恩,当然认。

剑无极:既然这样,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我等同是你的义父。所已你要听为师的话。你还这么小,恩怨情仇是大人的事情,不是你这个年纪应该去想的事情,这些事情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月牙诚:我……恩……

剑无极:你一定很累了,先好好休息吧。

月牙诚:剑阿叔,小诚,会听话。是不是小诚听话,阿爹跟阿娘就不会烦恼了?

剑无极:恩,他们若知道你这么乖,他们就不会再担心了。

月牙诚:恩。

剑无极:山田,小城以后就跟我们了,拜托你先好好看顾他,不可让他离开你身边半分。

山田:少主交代的事情,小人一定会做到。

剑无极: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劳烦你了。

山田:少主……


【】

衣川紫:天宫大人,请你们先去休息吧。信之介大人由属下来照顾即可。

天宫伊织:紫,所有的伤者都是你在照料,最辛苦的人是你,你才该去休息。

鬼夜丸:想不到堂堂西剑流如今成了过街老鼠,只能藏匿在这个山洞里。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之前因为天宫大人伤势过重我才忍住不问,师尊曾经跟我说过,融合幻魔诀所设的结界非常坚固,师姐,你又是罕世的术法天才,为什么由你展开的结界竟然会被攻破?到底是为什么!若不是结界失实效,爱灵灵和月牙岚他们两人就不会死,我们也不可能躲在这个地方。师尊不可能骗我,西剑流的结界绝对不可能被打破。师姐,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出云能火:天宫大人,属下也有类似的疑问。结界方破,众人伤疲在身,正当需要流主稳定军心之时,为何却一直未见天宫大人出现?流主是凝聚西剑流的象征,如果紧要关头不在,那……

赤羽:住口!西剑流虽败,但只要众人同心,犹有反败为胜的契机。但忠诚与纪律若失,那才是西剑流真正的灭亡!咳咳……

衣川紫:信之介大人。

鬼夜丸:军师……可是……现在是身为流主的师姐对我们有所隐瞒,是她对西剑流不忠啊。

天宫伊织:信,多谢你维护我。但鬼夜丸说得没错,我确实……没有练成幻魔诀。

鬼夜丸:啊?!你说什么?

天宫伊织:鬼夜丸,你说得没错,义父,不曾骗你。在我修习西剑流诸多结界之中,融合最上层幻魔诀构成的守护结界确实最为强大,我也认为整个东瀛无人能破,然而这次无法守住,是因为我根本没有练成最上层的幻魔诀。

衣川紫:这……

出云能火:可是,照西剑流的传统,要成为流主,必须是修炼成上层幻魔诀之人才有资格啊。

鬼夜丸:为……为什么你没有练成,师尊说师姐早已练成了啊。难道……难道你连师尊都骗!

赤羽:伊织对结界术法确实天分过人,寻常人要练三年的术法她只需要半年便功成,因此自小就被祭司大人视为是西剑流的珍宝,伊织也不曾让祭司大人失望过。但……幻魔诀层次越高,修习的限制也越加严苛。

出云能火:莫非。

赤羽:没错。欲练上层幻魔诀,修炼者必须每日以幼童鲜血为引,期间不可间断,否则便前功尽弃。

鬼夜丸:所以你就选择欺骗我们,欺瞒师尊,最后还做了西剑流的流主!结果西剑流现在变成了这样,差一点就要灭亡了!

衣川紫:鬼夜丸!这话,过分了!

鬼夜丸:过分什么?师傅以为你能成为西剑流的后盾,才会下令让你接任流主。而我们也是,我们需要流主的时候,你在哪里?!

衣川紫:其实……其实天宫大人一直与我们并肩抗敌,未曾遗弃过我们。

鬼夜丸:你在讲什么?她明明就不在。

衣川紫:她在。因为……天宫大人,就是樱吹雪前辈。

出云能火:啊?你在说什么?

天宫伊织:衣川。

衣川紫:伤痕不会骗人,尤其是,你为了保护西剑流所受的伤。

(回忆:衣川紫:这伤势……)

鬼夜丸:你到底是在讲什么,我知道了,你们都在维护她。

天宫伊织:鬼夜丸,对不住。我……

鬼夜丸:讲来讲去,你就是放弃了你的职责!对不起师尊!(跑走)

出云能火:鬼夜丸……(跟去)

衣川紫:唉,鬼夜丸只是一时无法接受,天宫大人,你别过于自责了。只是,此事不能让西剑流其他的人知情,否则……

天宫伊织:我对不起义父,对不起众人,对不起西剑流,我会辞去流主之位。(离开)

衣川紫:天宫大人……


【坟前】

天宫伊织:鬼夜丸呢?

赤羽:冷静下来,回去了。

天宫伊织:信,多谢你

赤羽:你我之间,何须言谢。

天宫伊织:为何义父与你,都希望我当流主呢?明明你比我更加适合

赤羽:是吗。

天宫伊织:从小,义父一心想将我栽培成他心中的桐山薰一个端庄优雅温柔高贵的形象。而我也很努力想要扮演好这个角色,所以出现在西剑流众人面前的一直都是义父希望中的天宫伊织。然而我想成为樱吹雪,一名虽然术法不足,但可以用刀法,用性命来守护西剑流的人,只是后来我明白,樱吹雪终究非是西剑流所期盼的人。

赤羽:其实祭司大人早已知道你停止修炼换秘诀一事。

天宫伊织:啊?

赤羽:没错,而祭司大人言而不说,只因知晓天宫伊织这个人只是他心中桐山薰的投影。当年离开中原之时,祭司大人也要我转告你,他希望你可以做回你自己。但其实你自己明白,而决定继续被这个身份束缚的人是你。你又何必固执勉强去扮演自己从来都不喜欢的天宫伊织。

天宫伊织:维持这个身份,维持西剑流的传统是我的责任,也是我唯一可以报答义父的养育之恩。

赤羽:矛盾。传统必须适时改变才不至于走向覆灭之路。西剑流有此现况是过去我们被权势所蒙蔽而做了太多错事。不止月牙岚她们,还有很多不该承受的人替我们承担了苦果。但憾事已成事实,我们可以懊悔但不能无所作为。我认为现在要报答祭司大人的抚养之恩,便是继续维护西剑流,护住众人,让众人有机会弥补过往所犯之过。为此,赤羽信之介可以用尽任何手段。而能做到守护西剑流的并不是只有幻魔诀。除非,樱吹雪,真是宁可延续错误也不愿将自己摊在西剑流众人眼前的软弱之人。


【总部】

柴田:主公,我有一事疑问。当时的骚乱正是将云外镜待会的良机,助攻为何就这样眼睁睁看风间烈将人带走?

胧三郎:柴田,无需着急。

柴田:今夜可是难得的机会。立花雷藏身受重伤,要除掉他不难。

胧三郎:吾当下出手是为了确保云外镜安全,我们与他非亲非故,更没理由带走他。若贸然行动在他人看来便是有所图谋,更有可能造成东剑道与血扇流对我们的针对。以目前吾的状况,仍不允许。

柴田:这……

胧三郎:联盟势力已分,血扇流与东剑道多次冲突,已无合作可能,弱小的东剑道要与之对抗必须寻求竹龙众的支持,所以留下立花雷藏互相制衡,对我们而言是好事。

柴田:是。

胧三郎:给予风间烈一个小小人情,换取日后风间烈的信任,更是不亏。

柴田:是,是属下浅虑了。

胧三郎:现在,只差这一步……


【东剑道】

风间久护:竹龙众。

剑无极:有何不妥吗?

风间久护:唉,没,这确实是一种的方式。

剑无极:老爹,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

风间久护:恩,只是人心难测,多一分思量便多一层的保重。

风间久护:哈,这只是为父的习惯而已不用担心,到目前为止你都做得很好,不枉为父将东剑道交你。

剑无极:老爹,那我继续处理后面的事情,先离开了。

风间久护:恩。


【某地】

风间久护:今夜是鬾月曲星最盛之时,所剩的讳幽之气还能催动幻刃几次?

傀尸:你确定要这样做吗,稍有差池便是身败名裂

风间久护:错过这次鬾月曲星,我无法再推敲下一次要再等多久。

傀尸:你知道说的不是这件事。

风间久护:此时不杀立花雷藏无疑是纵虎归山。

傀尸:也非是这件事。

风间久护:这是对东剑道最好的选择。

傀尸:他选的竹龙众就不是吗?

风间久护:年轻人总是将事情想得简单。

傀尸:不是你将事情想的复杂。

风间久护:万一失败了谁能保证竹龙众不会变卦。

傀尸:上杉的为人不至如此。

风间久护:人心难测谁又能真正看清一个人。

傀尸:就像你一样,一个人,却有不同身份。

风间久护:我是尽可能避免东剑道沦为血扇流全面进攻下的牺牲品。

傀尸:其实这都是借口,自一开始你心中便有了,腹案。

(突然出现)

立花雷藏:我才是你心属的合作对象,这不是你最初的想法吗?

风间久护:不可能。

立花雷藏:为什么不可能?与强者合作火速打下江山,之后再暗中夺权,这是你最初的计策。

是因为他回来了才打乱了你盘算的一切。

风间久护:烈。

(突然出现)

竹帘背后人:但他也尽力挽救了。

风间久护:恩人。

竹帘背后人:你已经为东剑道做得够多了。剩下的,交给烈吧。

风间久护:但……对不住,我不能再让东剑道冒险。

竹帘背后人:唉。(消失)

傀尸:你会让他失败。

风间久护:住嘴。

傀尸:你会让他失去。

风间久护:我说住嘴!

傀尸:你会让他……失望。

风间久护:为了东剑道,做我该做之事。因为,我是风间久护。(控制人偶)


(夜晚,望月咲暗中观察)


【血扇流】

立花雷藏:咳咳……

立花樱:大哥,快将药服下吧。

立花雷藏:你还敢用那张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立花樱:这层面纱可是你亲手摘下的。但也许是时候摘下了。

立花雷藏:你想说什么?

立花樱:我知道你的秘密,你也早知道我的秘密了不是吗。


回忆:

幻姬重子:小姐,你这幅模样是要去哪里?

立花樱:重子姐姐,请让我去吧,这事我能为大哥做的一点事情。

幻姬重子:你还能为雷藏大人治伤。

立花樱:伤裂了我能缝补,但心碎了我能做什么?

幻姬重子:陪伴。你是雷藏大人唯一的亲人,这样就够了。

立花樱:重子姐姐,我很了解大哥,从以前开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想填补自己的空虚,但,碎掉的容器是永远无法填满的。在找到办法之前我只能尽力去抚平他造成的伤口。比起我,大哥更需要你,重子姐姐。

立花雷藏:(暗中观察)重子……


立花雷藏:没错。我不管你,是省得你老是在这碍眼,而且我还他别不准重子保护你,就是希望你在外面给人打死。但想不到,你竟会与那个小子有瓜葛。

立花樱:其实不久之前我曾去过东剑道医治风间大人。

立花雷藏:哦?我怎会不觉得意外?

立花樱:他们父子都是好人,

立花雷藏:好人?哈,等哪一天你看到他们的真面目,你才会明白你这句话有多愚蠢。

立花樱:大哥,其实你……很羡慕他们父子吧。

立花雷藏:立花樱!也许在你治疗我之前,我应该先治你昨日的罪。

立花樱:就因为我救了一名被你夺走父母的孤儿吗?

立花雷藏:错,你的罪,是你徒增了那个小鬼活着的痛苦。别忘了,我是杀人的凶手,没人能比我更清楚他承受的痛苦。

立花樱:你……胡说什么。

立花雷藏:是不能了解,还是不愿了解?哈哈哈……不要紧,我也不需要你的理解。等重子回来让我的伤势复原,我马上去扯下那个小子和那名小鬼的头。

立花樱:唉。

立花雷藏:(听到动静)嗯?

立花樱:大哥。

立花雷藏:嘘。

傀尸:(暗中)杀。

(雷藏将战场转移至屋外)

立花樱:大哥。

立花雷藏:进去!

立花樱:但你的伤还没。

立花雷藏:啰嗦啊!

立花樱:啊……(被打回房内)

立花雷藏:哼。我不清楚你是谁,但……我正好心情很差。哈——还能留有全尸,不差。(欲离开,被背后偷袭)啊!该死!(捂伤口)可恶偏偏在这个时候。

望月咲:(暗中观察)不妙,再这样下去,万一雷藏有什么意外,局面会对我不利。(刚欲出手,被突然的御魂出现阻止,示意噤声)

【接连带伤赴战,立花雷藏内腑翻腾,终于——】

(雷藏吐血)

傀尸:灭。

(御魂挡下攻击)

立花雷藏:你来做什么?

御魂笑光辉:作客啊。莫非来得不是时候?

傀尸:哈……

御魂笑光辉:看来真不是时候。哈……

(一人一傀对招)

御魂笑光辉:喂你是有多顾人怨,才会让他这么想要杀你。

傀尸:疾。

御魂笑光辉:哎呀。(狐尾挡招)

立花雷藏:闪。

(剑被打落地,暗中风间久护吐血)

御魂笑光辉:看不出来我们还真有默契。

立花雷藏:多管闲事。,

御魂笑光辉:这个人有两下子。

立花雷藏:还不快追。

御魂笑光辉:追,有了线索为什么要追?认得这口剑吗?

立花雷藏:这是……竹龙众的不识真光。

御魂笑光辉:恩。看起来没伤到头脑。(把剑交给雷藏)

立花雷藏:等一下,你还没回答你的来意。

御魂笑光辉:对哦,你没问我都忘记了。最近江湖上有一件趣味的消息,就是,东剑道与竹龙众联合了。 箇中奥妙你慢慢体会。哈哈哈……


【树林】

望月咲:军师为……

御魂笑光辉:免问了,我是受人之托才会来。

望月咲:军师不追查那名刺客?本姑娘知道他……

御魂笑光辉:望月,还记得我方才的动作吗?教你一件事,适时的保守秘密比揭发秘密更重要。

望月咲:有一件事必须向军师报告……(叙述)

御魂笑光辉:西剑流就这样走了。

望月咲:是望月咲失责,请军师降罪。

御魂笑光辉:我并不怪你,我知道此事有人从中做手。

望月咲:是谁?

御魂笑光辉:别问,你知道了又能如何?

望月咲:啊?但……

御魂笑光辉:这条线索或许与那个人有直接的关联。

望月咲:这不是之前给军师有关阴阳师的记载,这些手迹是?

御魂笑光辉:阴阳师的故事比我想的还趣味,不知不觉我又找了更多来看,

望月咲:但这些内容都是在说失传的法诀……

御魂笑光辉:望月啊,我这个人什么都信就是从不信有失传这种事情。

望月咲:那西剑流的后续如何办?

御魂笑光辉:我看起来是会放过他们的人吗?

望月咲:恩我明白了,若有任何发现我会马上回报。(离开)

御魂笑光辉:胧三郎,我倒要看你还藏了什么鬼。哈哈哈……


【血扇流】

立花雷藏:真是上杉指使……

幻姬重子:雷藏大人。

立花雷藏:搜捕的结果?

幻姬重子:毫无西剑流他们的踪迹。

(雷藏不语)

幻姬重子:雷藏大人。(被吸血)啊……

立花樱:大哥你……重子姐姐……

立花雷藏:(拿着剑离开)哼,不管如何,这件事竹龙众难辞其绺。


【总部】

胧三郎:人间一瞬似梦境,世事兴亡任薄情。奈何转眼如幻影,志遗笑谈闲事定。

上杉龙矢:覆掌干戈止,半屏竹涛涤刀锋,碧鳞化长风。

胧三郎:上杉大人。

上杉龙矢:盟主。

胧三郎/上杉龙矢:久违了。

上杉龙矢:盟主知晓我要来。

胧三郎:听闻流寇已除,料想上杉大人必定前来,聊备薄酒相待。

上杉龙矢:流寇方除,不及回报,盟主便已得到消息,当真料事如神。

胧三郎:联盟一直留意这件事情的动向,情况自然也在掌握之中。

上杉龙矢:留意动向却不见出手援助。

胧三郎:虽有此事,但人手欠缺,有心无力,只能等待上杉大人早日剿匪完成。还请体谅。

上杉龙矢:我也希望能早日完成,然而流寇神出鬼没,行踪飘忽,好似洞悉竹龙众的全盘部署。好似……有人泄露情报,暗中操盘一般。

胧三郎:虽然艰辛,幸亏流寇已全面铲除。

上杉龙矢:就希望幕后黑手莫再作怪。

胧三郎:辛苦奔波为民除恶,吾敬竹龙众一杯。

上杉龙矢:谢盟主盛情,但要敬为民除恶的功劳,这杯酒……准备得少了。

胧三郎:哦?

风间烈:东剑道风间烈,拜候盟主。

胧三郎:相约前来,看来二位是有要事商谈。

风间烈:我央请上杉前辈同行,想向盟主请求一事。

胧三郎:请说吧。

风间烈:请盟主允许我,挑战血扇流之主立花雷藏。

胧三郎:嗯?可知内斗是联盟大忌?

风间烈:我知道,但为不再造成无辜伤亡,我仍必须厚颜向盟主提出。

上杉龙矢:血扇流野心勃勃,为祸更甚流寇,若继续放任,只会造成联盟瓦解。

胧三郎:我可以理解你们的顾虑,但赤羽信之介方逃,西剑流死而未僵,现在破坏团结,自相消耗,会让人有机可乘。

风间烈:正因如此我希望盟主促成的,是公正公开的单打独斗。我若胜,立花雷藏必须停止一切残暴的侵略行为。

若我败了,也请盟主与上杉前辈,维护东剑道周全。

胧三郎:这是用你的性命作赌。

风间烈:只堵一个人的性命,避免众多的牺牲,这是我能想到最简单的方式。

胧三郎:兹事体大,我需要考虑。

立花雷藏:考虑什么?(雷电入内击毁桌椅)三个伪君子躲起来商量要怎样对付我是吗,要过河拆桥,来啊!


【月凝湾】

【月凝湾地界,空中再现异象,黑云旋绞,漩涡中飞出一点微光,缓缓降落地面。突然旋涡之内,乍现诡谲之物,直冲而下。】

红翎:曾是天将今为囚,万般伤离愁,千里寻主入西州。

木魅:几时留,惟酒可忘忧,独对沙影染春秋。


【神秘神秘神秘,月凝湾空中突降神秘异客,他们究竟来自何方又有什么目的,这与先前各处空间异动又有何牵连?刺杀决斗阴谋局,残忍联盟内部再掀波澜,这次的会谈会产生何种的决议?剑无极约战之事又会为东瀛带来何种的变局呢?俏如来,北冥异双方赌命之约,会牵连出多少暗藏的阴谋?雁王在背后行事,最后的目的又是什么?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三十七集——前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