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集数 第29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992821841
备注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二十九集 溃败之战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海境•密室】

砚寒清:(自外归来,看到俏如来)啊,尸体回来了。

俏如来:正是含冤还阳。

砚寒清:唉,好了,我没心情说笑。

俏如来:霄王没为难你吧?

砚寒清:若事件不能解决,只怕我就是下一个被铲除的对象。

俏如来:是俏如来拖你下水了。

砚寒清:先说好,我不要道歉,我只要你赶紧解决事情。先说你那边,有跟出什么结果吗?

俏如来:狷螭狂。但我暂时不能出手。

砚寒清:我知道你的顾虑,救了人,只怕救不了局面。

俏如来:就看霄王的动作了。

砚寒清:娘娘前脚才起驾,霄王后脚便出门。我看到时,他正好与右文丞大人讲完话。之后烈苍飞、伴风宵分别与他接触,但我听不清楚内容。

俏如来:如果你听清楚,霄王恐怕也将你看清楚了。

砚寒清:俏如来,你到底有想要办正事吗?

俏如来:正要办啊。

砚寒清:哦?

俏如来:烈苍飞与合作对象在狷螭狂是否当下该死这件事情上略有分歧。

砚寒清:合作,原来不是霄王自己的人马。照你的话意,只有一种状况让你认为可以动了,就是霄王开始急躁,要烈苍飞前往杀掉被囚禁的狷螭狂,用尽最后的价值。

俏如来:这个计划,没你办不成。若不是你误导右文丞……

砚寒清:是引导不是误导。

俏如来:要在娘娘的药膳中……

砚寒清:俏如来,我有一个预感,你将来会害死我。

俏如来:赶紧处理完案件,可保长生。

砚寒清:为什么有一种被威胁的感觉。

俏如来:现在感受到威胁的可是狗急跳墙的霄王啊。

砚寒清:现在几可确定,霄王出宫是要对京王动手。京王死,锋王也必须负起罪责,加上前嫌未清,只有随京王入黄泉一途。

俏如来:不入皇权,便入黄泉,霄王也是孤注一掷。最后一步,该动了。


【海境•边关】

北冥华:(拍桌)哼!到现在还没找到鳍鳞会的老巢,看来天一亮,缜弟就要人头落地了……(窗外有动静)嗯?谁!

(只见两名蒙面人闯入房内,北冥华情急中扔出酒杯阻挡,双方交战。)

北冥华:你们是谁,竟能闯入此处?

蒙面人甲:废话少说,北冥皇室该死。(被击退)

北冥华:你们是鳍鳞会的人。

蒙面人甲:可恶,退!(逃跑)

北冥华:跑去哪里?来人!有刺客啊!

(北冥华追出屋外,蒙面人早已不见踪影)

北冥华:人呢?快捉拿刺客,快啊!

卫兵甲:(赶到)京王殿下。

北冥华:你们都没看到有刺客吗?

卫兵甲:什么刺客?

北冥华:哈?哼!什么定洋军,一群酒囊饭桶。

北冥缜:(赶到)皇兄怎样了?

北冥华:怎样?你的边关防线被鳍鳞会闯入了。

北冥缜:怎会?

北冥华:这么惊异做什么?是发现你带兵不严吗?

北冥缜:众军听令,全面搜查。

卫兵甲:是!(众卫兵四处搜查)

北冥华:现在才下令未免太慢,人都跑走了。<不对,方才那两个人口口声声说北冥皇室该死,但为何针对的是我,不是针对缜弟?是因为明白缜弟实力才转而向我下手,但为何他们能无声无息闯入边防?>哼哼哼……原来如此。

北冥缜:嗯?(北冥华欲离开)皇兄别乱跑,此时此刻……

北冥华:别碰我!我会保护我自己。(离开)

北冥缜:(欲追,误芭蕉拦阻)误芭蕉!(误芭蕉摇头示意)


【海境•小路上】

北冥华:<阴谋,一切都是阴谋。勾结外敌杀死我,就能拖延行刑时刻,甚至假借缉凶将功抵过,好狠毒的心!这个地方不安全,可恶……>

(北冥华惊怒非常,正欲离开,却发现乱石后极快掠过一个身影,向边关而去)

北冥华:嗯?异弟?为何异弟会出现在边关?跟下一观。


【海境•凉巳阁】

伴风宵:(拦住)就跟你说了你还执意进入。

砚寒清:是雨相同意,我才入内。

伴风宵:师尊同意放行,娘娘不一定要见你,先在这等待吧。

申玳瑁:砚寒清,你怎么会跑来这里?

未珊瑚:何事喧哗?

申玳瑁/伴风宵:娘娘。

砚寒清:啊,请娘娘赦罪。(跪下)

未珊瑚:本宫并未责怪你什么,何以如此?

砚寒清:是微臣失职,俏如来的尸体凭空消失了。

未珊瑚:你说什么!

砚寒清:微臣也不知是谁盗走尸体,希望娘娘……

伴风宵:不知道还不赶紧去查?用此事让娘娘烦心还不如赶紧动作!

砚寒清:微臣是希望娘娘定夺。

伴风宵:娘娘此事无须你烦心。伴风宵认为,让左将军调度王下御军处理即可。

砚寒清:有左将军处理也好,最近发生的事情太过光怪陆离。娘娘中毒,锋王殿下谋反,龙子叛逃,一直到俏如来被羁押,根本一桩牵着一桩,而且都是在宫内发生……

伴风宵:说够了没!都还没拿你问罪,就在那发牢骚?

砚寒清:微臣怕啊。上一次是锋王殿下,下一次如果又是身份尊贵的人,我们这种小官根本压不住啊。

伴风宵:现在不是有左将军帮忙吗,左将军,劳烦了。

申玳瑁:娘娘,微臣马上去处理。

未珊瑚:慢,传令下去,銮轿起驾,本宫即刻回朝。

伴风宵:啊?娘娘……

未珊瑚:伴风宵,劳烦你代替本宫向雨相致歉,本宫走得匆忙,来日必登门再访。左将军、砚寒清,走吧。

砚寒清/申玳瑁:是。(三人离开)

伴风宵:娘娘,娘娘啊!


(未珊瑚三人离开,来到銮轿前)

卫兵甲:娘……(銮轿爆炸)啊!

申玳瑁:娘娘小心!

未珊瑚:这……

申玳瑁:銮轿引爆,怎会……

伴风宵:(藏身山石后观望)哈!


【海境•某处】

北冥华:(四顾)嗯?人呢?怎会不见了?(偷袭突至)又是你们,哼!<奇怪,他们的身手比方才猛烈许多。>啊!(中招)

蒙面人甲:受死吧。

北冥华:走。

蒙面人甲:追!

北冥华:(逃跑中)<是缜弟出手了吗?若是这样往回跑,岂不是称他的心意?>(犹豫间,北冥异迎面而来)异弟,快来帮手。

北冥异:皇兄。

北冥华:鳍鳞会的人要杀我,他们与缜弟是合谋。

北冥异:他们在哪里?

北冥华:(回指身后)就在……不对!

(北冥华意识到不对劲,回身挡住北冥异一击)

北冥异:啊,差一点。

北冥华:异弟你……

北冥异:我很好奇,你是怎样发现的?

北冥华:自我们一同踏入皇城开始,我就不打算相信任何人。

北冥异:但……你还不是跟来了?

北冥华:原来缜弟会沦落到这般田地,是你暗中设计。

北冥异:你难道没有想过,戒律森严的定洋军为何只凭一封手谕,就被煽动包围紫金殿?边关抗衡鳍鳞会多时,滴水不漏,为何会被人闯入,杀入你的房间竟没人察觉?

北冥华:因为那些人不是从外入侵,而是从城内渗透。就连当初缜弟军马大乱,也是你暗伏人手,煽动群心!你……你竟敢设计我们!

北冥异:你不是打算不要相信任何人,为何现在这么愤怒?

北冥华:做得这么绝,你的心中难道就没半点的兄弟情份?

北冥异:兄弟?哼!你的兄弟只有北冥觞。但他不在了,再也没人帮你准备那碗晶珠凉,还向父王推说是你的心意。那一日,你们眼中只有彼此,却不曾想过,三皇兄的内心在想什么,我的内心又在想什么!

北冥华:原来,众人眼中那个谦逊有礼、圆融温驯的异弟,皆是伪装。

北冥异:哈,皇兄,有人讲过你的天真很可笑,也很可恨吗?

北冥华:你……难道过去二十几年的兄弟情谊,都是假的吗?

北冥异:兄弟情谊?二十年?哈哈哈……类似的话,三皇兄也对你讲过吧?

北冥华:我只是要他退出夺嫡!

北冥异:我也是,所以我正在做你对三皇兄做的事情。等你们都死了,最后才是北冥封宇。

北冥华:(震惊)你想要对父王做什么!啊……那颗朝元丹……

北冥异:我没有要毒死他,让他命危的会是别人。

北冥华:你有这么恨父王?

北冥异:而我知晓,你很爱你口中的父王。所以,应该也很乐意陪在他的身边。

(北冥华的身后,蒙面人渐渐接近)

北冥华:为什么?

北冥异:你问我为什么,演了这么多年的兄弟,我累了,也该是时候结束这无聊的戏。

北冥华:阴谋屠杀皇室,就算你是皇子,也难逃死罪。

北冥异:嗯,你错了,这出戏的收尾是,京王会被鳍鳞会围杀至死,霄王不及阻止,最后查明锋王勾结外敌的罪证,为兄报仇。


【苗疆•还珠楼花园】

凤蝶:主人,风逍遥求见。

神蛊温皇:所以我就说不得清闲了,唉,带他进入吧。

风逍遥:(进入)铁军卫风逍遥见过楼主。

神蛊温皇:军长今日大驾光临,请问有何要事?

风逍遥:不请自来真是抱歉,今日是有一事想请教……(讲述)

神蛊温皇:夜煌之国。

风逍遥:是啊,楼主通古博今、游历丰富,对于夜煌的传说,可否一听楼主的见解?

神蛊温皇:见解不敢,但……我去过夜煌之国。

风逍遥:什么?你……你去过?

神蛊温皇:是。

风逍遥:那不是远古前的传说,而且也已经灭亡很久了吗?

神蛊温皇:许多传说其来有自,但不管灭亡或消失,总有遗迹留下。

风逍遥:所以传说是真的,真的有黄金堆成的黄金海?

神蛊温皇:看过沙洲落日吗?

风逍遥:啊?

神蛊温皇:夕阳照射的沙漠,宛如黄金成海。

风逍遥:那翡翠草原?

神蛊温皇:枯旱漠中的绿洲。

风逍遥:水晶打造的城池,宝石铺成的道路呢?

神蛊温皇:风蚀的城壁百孔千疮,砖石铺路砂砾满布,月照之下宛如水晶宝石。

风逍遥:这……

神蛊温皇:百闻不如一见,军长何不亲往见识?

风逍遥:楼主肯告知我位置?

神蛊温皇:欸,军长这样说,岂不是失了礼数。

风逍遥: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神蛊温皇:助人为快乐之本,温皇何乐而不为。

风逍遥:那就先谢过了。(温皇讲述)太多谢楼主了,那我马上前往,另日我再亲自请楼主喝酒。(离开)

神蛊温皇:(凤蝶看着温皇)我怎样了吗?

凤蝶:主人今日怎么转性了?回答得如此干脆。

神蛊温皇:为何一个助人这么简单的问题,却被你说成我好像有阴谋了。

凤蝶:越简单的事情,若从主人口中说出,就越不简单。

神蛊温皇:铁军卫军长亲开金口,还珠楼怎可怠慢?再说赚一个人情,多一个跑腿,省一趟出门,你说不是很好吗?

凤蝶:难道主人对夜煌的遗迹还有兴趣?但……当初游历,我们去的时候不是……

神蛊温皇:未结束的传说,故事总是会延续,只是延续的时机何时牵动。而且做一个故事的人,总是比说故事的人来的轻松趣味啊。

凤蝶:又是沙漠,又是沙盘,主人最近对沙特别有兴趣。

神蛊温皇:一粒细沙须经千年洗炼,其中蕴含的秘密历史广含大千。不细细观察,怎知其中巧妙啊。


【海境•某处】

[皇室操戈,血脉相残。霄王狠布十方杀网,京王眨眼九死无生。]

北冥华:苍天无眼。父王仁心,竟有子如此狠绝。

北冥异:皇权路上,无谓狠不狠,只有成不成。

北冥华:北冥异!

北冥异:就是这种愤怒,才能让我真正感受到,胜利者的滋味。(挥手示意攻击)

(众杀手围攻北冥华,却未占上风)

北冥异:哦?原来皇兄深藏不露。

(众杀手再次围攻,危机时刻,北冥华想起北冥觞用戏珠与他对练之事:

北冥觞:蚌含珠。)

(北冥华使出北冥觞所教功夫打退蒙面人)

北冥异:这是……

(北冥华回忆:

北冥觞:龙吐珠。)

北冥异:大皇兄用戏珠与你对练的招式。

北冥华:不这样,我怎样保护他?又要怎样代他夺回储位,以及,杀你!

北冥异:还是太天真了。(二人对招)皇兄深藏不露,我岂能无后手。

北冥华:你……

北冥异:幻波右式——波澜不惊。(震退北冥华)

(北冥华回忆:

北冥觞:麟滚珠。)

(北冥华使出相同招式,愈战愈勇)

北冥华:就凭他们,你能挡多久?

北冥异:挡到你倒下为止。

北冥华:讲什么傻……啊!(吐毒血)这……

北冥异:而他们不畏死亡,只为将你拖入地狱。

北冥华:当初设计俏如来的人,果然也是你啊。

北冥异:现在想到,迟了。


[原以为能夺生路,却不料早无退处。北冥华惊疑之际,取命式迎面再临。]

北冥异:幻波左式——波涌不息。(北冥华重伤)怎样,这招是不是与方才你的龙吐珠很像呢?

北冥华:你……哈哈哈……

北冥异:笑什么!

北冥华:龙吐珠是……是我与皇兄的心血之一,是你最讨厌的兄弟情谊。怎样,被刺激了吗?

北冥异:死到临头,就不能管好自己的嘴吗?

北冥华:我偏要讲,到了九泉之下,还要……讲给皇兄笑一下。

北冥异:笑到最后的人,便是胜利者吗?那……我让你赢一次,去九泉慢慢的笑吧。

(众杀手渐渐逼近,北冥异渐生绝望,此时,身后传来呼喊声)

卫兵甲:保护京王殿下!

卫兵乙:保护殿下!

北冥异:嗯?王下御军,怎会!

未珊瑚:异儿。(从众卫兵身后走出)

北冥异:娘……娘娘。

北冥华:哈,这还真是……苍天有眼。

北冥异:为什么?

未珊瑚:是俏如来亲自告知本宫。


(回忆——

申玳瑁:銮轿引爆,怎会……

伴风宵:啊,竟有人暗算娘娘,必须赶紧彻查。娘娘受惊了,不如再待上一段时间,也好等案情水落石出。

砚寒清:伴风宵说的是,此举明明恫吓娘娘。若在此时回宫查案,将遭池鱼之殃,请娘娘玩不可涉险。虽拖慢进度,总有变数,但留得青山在,不怕……嗯?娘娘?

申玳瑁:娘娘请留步。

未珊瑚:(行至銮轿碎片前)清点堪用兵马,就算徒步,本宫也要赶回皇城。

(一行人马,匆匆上路赶回皇城)

申玳瑁:想不到你如此热心,竟也跟上了。

伴风宵:王下御军受创,人数锐减,事情又是在师尊居处发生,我跟上打杂,也是算替师尊略尽……嗯?(俏如来迎面而来)啊……俏……俏如来!

未珊瑚:怎会是你?(伴风宵偷偷掉队)

申玳瑁:不可能,你不是应该身亡了?砚寒清啊……

砚寒清:这……我没看错吧?

俏如来:诈死避过霄王追杀,实乃逼不得已,非俏如来有意隐瞒。

未珊瑚:语带指控,若为不实,可不是愚弄海境这般简单了。

俏如来:原本俏如来想亲自找寻娘娘,却不料半途遇见娘娘急于回宫,但为何不见銮驾?

未珊瑚:有人动了手脚,炸毁銮驾,本宫心知肚明,有人想借拖慢脚步。

俏如来:若俏如来所言属实,娘娘认为谁动手的几率最大。

申玳瑁:娘娘,伴风宵不知何时跑走了。

俏如来:事实很明显了,但俏如来希望娘娘接受护送,转往边关,必有斩获。

未珊瑚:为何你不陪同指证?

俏如来:霄王手中还握有一个筹码,必须同时处理。人命关天,俏如来愿以性命担保,还请娘娘定夺。

未珊瑚:俏如来,劳你护送砚寒清回宫,并持本宫信物,命右文丞暂稳朝纲。左将军,马上明人备好沙骑,并领现有王下御军随本宫急驰边关。)


未珊瑚:异儿,你太让本宫失望了。

北冥异:杀俏如来的人不是儿臣派的。

未珊瑚:那杀王的人呢?还有华儿中毒,本宫、俏如来,甚至那名宫女,都是你下的手吗?

北冥华:异弟,这下子你……栽了。

(北冥异见势不妙,心下一狠,先下手为强)

申玳瑁:保护殿下。

(王下御军与众杀手缠斗,却被毒粉毒倒)

申玳瑁:小心他们的毒。(挡住攻向北冥华的北冥异)

北冥华:左……将军。

申玳瑁:殿下,没事了。

北冥华:娘娘……

(攻势不停,申玳瑁护卫北冥华分身乏术,北冥异趁机逼近未珊瑚)

未珊瑚:异儿,不可一错再错。

北冥异:是娘娘走错路了,为什么娘娘不回宫呢?

未珊瑚:不走一趟歧途,怎能见到走在歧途上的人。

北冥异:但娘娘可能不知,儿臣不只做好入主东宫的准备,甚至早有打算,即登龙座。(攻向未珊瑚)

申玳瑁:娘娘!

北冥缜:神关云掩。(化解攻势)

北冥异:啊,是你,三皇兄。可恶!幻波左式!

北冥缜:神斩地裂!

北冥异:波涌不息

(两人交手,北冥异不敌)

北冥异:不愧是边关神将,当初你没顺势夺权,真是可惜了……

北冥缜:好了,兄弟一场,我希望你……束手就擒。

北冥异:哈!哈哈哈……

北冥缜:异弟。

北冥异:你们真以为,危机解除了吗?猜一下,哪一个方向会让你们料想不到。

未珊瑚:缜儿小心。

(场面沉默片刻,未发生任何事)

北冥异:<奇怪,为何烈苍飞还没出现?>

误芭蕉:(押着烈苍飞出现)霄王殿下是在找他吗?

北冥异:你……

烈苍飞:殿……殿下,救我……

误芭蕉:看来现场的战况,已经得到控制了。(众杀手已全数被擒)定洋军也已在外围部署完毕,请娘娘与殿下指示。

北冥缜:异弟,你已无路可退了。(回头)娘娘请裁夺。

未珊瑚:逆乱皇室,挑拨纷争,暗杀嫁祸,狼子野心。念及皇脉,先押候审,待罪证定谳,紫金殿阶前问斩!

北冥异:啊!

北冥缜:莫再抵抗。

北冥异: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再一步,我就成功了,我就能复仇了。不甘愿……我不甘愿!呃啊!(发起最后一搏)

杀手甲:殿下!(自爆)

(被擒杀手纷纷自爆,场面混乱。)

申玳瑁:(护卫北冥华)殿下小心。

北冥缜:保护二皇兄。

烈苍飞:(挣脱)殿下带我走,带我走啊。

北冥异:好,就让你先走。

(北冥异一掌击中烈苍飞,自己趁机反方向逃走,烈苍飞被北冥缜手中剑透体而过)

烈苍飞:我的相位,不能给……伴风宵。(含恨而死)

北冥缜:唉,异弟。啊,娘娘。让娘娘受惊了。

未珊瑚:本宫没事,你无恙否?

北冥缜:儿臣无恙。

申玳瑁:娘娘,京王殿下因毒昏倒了。

未珊瑚:现在回京,缓不济急,就用砚寒清让本宫带上的九清丸吧。现在,就等俏如来救出狷螭狂了。


【海境•密牢石洞】

(俏如来隐身在关押狷螭狂的隐秘石洞外观察情况,千雪孤鸣急急赶到)

千雪孤鸣:我讲……你的信来的这么急,我都来不及跟锋王跟误芭蕉他们讲一声。

俏如来:抱歉,让狼主急忙赶来。

千雪孤鸣:幸好不是奔回皇城,不然就更远了。怎样,狷螭狂呢?

俏如来:里头,应该有人把守。

千雪孤鸣:这样不管躲多久也等不到时机吧。

俏如来:所以才需要狼主啊。

(密洞中,一蒙面人巡逻,狼主偷袭而至。洞中火把熄灭,陷入一片黑暗,俏如来与狼主两人趁机行动)

千雪孤鸣:哇靠,这手法也太粗残了吧。(看到狷螭狂惨状)

狷螭狂:你们……

俏如来:(救下狷螭狂)你受苦了。

狷螭狂:罪者还撑得住。

千雪孤鸣:别挑这个时间装硬气。俏如来,(俏如来背起狷螭狂,狼主杀敌)冲了。

(三人冲出洞外,一群蒙面人正严守以待。)

千雪孤鸣:哇,这么多人,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蒙面人甲:众人,杀。

千雪孤鸣:闪一边啦。(混战)

俏如来:<比洞内驻守的人更强,果然是引君入瓮。>

千雪孤鸣:<又想要拖到无根水发挥作用,海境真讨厌。>

蒙面人乙:杀啦!

千雪孤鸣:(喘气)我的呼吸乱掉了。

[埋伏的蒙面人有如蜂拥蚁聚,俏如来与狼主再受无根水的限制,两人陷入逼命危机。]

蒙面人丙:杀!


【东瀛•小路上】

安倍博雅:花子姐。

花子:是安倍和风间大哥,这么刚好。

剑无极:啊,是啊,真刚好,你走的这个方向是要去桃子那边吗?

花子:是呀,带了一些粮食准备去探望灾民。嗯,你们是从桃子那边离开的吗?

安倍博雅:对啊,大哥跟我早上才送去一大堆东西过去,后面还有物资要送,现在要回去搬。

花子:真是辛苦你们了。

安倍博雅:不会啦,几滴汗而已,不算什么啦。

剑无极:对对对,不算什么。早上搬东西的时候唉爸叫母快要喘断气的不知道是哪一个。

安倍博雅:哎哟大哥,我体质文弱,手无缚鸡之力,当然也跟你没得比较,不要这样吐槽我嘛。

花子:哈,是啦,安倍虽然平时看起来不太正经,但也是尽自己的力量在做善事。风间大哥,你就别为难他了。

剑无极:我知道啦,只是如果不揶揄他两句,心里就很不畅快。我也知道他为了那些无端受害的灾民做了不少的事情。

安倍博雅:这样算是在称赞我吗?害羞啦,再多夸奖两句啊,我承受得住的啦。

剑无极:是说啊,刚认识你的时候还以为你只是一个无德匪类,四处拐人钱财的骗子。想不到也会行善布施,真的深藏不露。

安倍博雅:不敢啦,只是苍天悲悯,不忍众生受苦,所以才会派我安倍大师下凡普渡,这是我的天命啊……(指向天际,情绪却无端低落)

剑无极:喂,你是……

安倍博雅:唉,说到这,我就没心思说笑了。其实,我反而希望自己真的可以做一个吃饱睡、睡饱吃的无用的人。但是看到这么多的平民流离失所,这么多的性命无辜牺牲,是要叫人怎么袖手旁观。这些江湖人仇杀争斗,眼中从来只有权名,只有自己的利益,他们在你争我夺、互相残杀的时候,有什么人真的顾虑到无辜百姓的心情?什么人体谅过一般人活在刀光剑影之下的恐惧?我只是一个人,能贡献给苍生的力量很小,行善布施,这四个字听起来是很动听,但我反而希望有一天天下太平和乐,我可以欢欢喜喜四处游手好闲,永远不再行善布施。(半响回神)啊,抱歉啦,没事说这么多,你们两个一定听到很难理解,哇哇哇……快到中午了,后面物资还多得像山咧,还不赶紧行动是会搬不完喔,我要先来去了。(正要离开)

剑无极:博雅,大哥向你保证,东瀛一定有太平和乐的一天。

花子:嗯,风间大哥说得是,我相信,一定有那一天。

安倍博雅:大哥……花子姐……嗯,一定。

剑无极:嗯,一定。


【东瀛•残忍联盟】

[御魂之师,雷之恶鬼,残忍双强,正面交锋,至极第一招。]

御魂笑光辉:真的强。(几番交手后)喂,这样砸下去,不怕被人检举你虐待小动物。(再次交手)只有这样?(立花雷藏暴雷击飞御魂笑光辉手中之刀)

立花雷藏:杀!

御魂笑光辉:哈。(掉落在地的刀却自行飞起护卫)抱歉,容我介绍一下,我这只不乖的,御影灵狐。

立花雷藏:装神弄鬼。

御魂笑光辉:错咯,我没有装神,只有弄鬼。

立花雷藏:杀!

[狐刀助力,宛如两名高手夹击,攻势变化难测。]

杀手:(赶到)军师!(偷袭立花雷藏反被杀)

御魂笑光辉:喂,干嘛迁怒。

立花雷藏:哼!千鸟飞鸣!结束了。

(立花雷藏大招欲杀御魂笑光辉,关键时刻,被御影灵狐威胁。)

御魂笑光辉:真可惜,你没拿出压箱宝。

立花雷藏:真可惜,你底牌尽现了。

御魂笑光辉:用我的底牌亲证,目前台面上最强的战力,我认为很值得呀。(御影灵狐回鞘)不过,我仍然不会改变我的安排。

立花雷藏:嗯?

御魂笑光辉:不用急,方才一试,怎可能不相信你的实力。只是,我要的是万无一失的胜算。

立花雷藏:我就是万无一失。

御魂笑光辉:喂,你想质疑我任何事都无所谓,但唯独不可质疑我对西剑流的恨。

立花雷藏:哦?

御魂笑光辉:我与西剑流,相信你比我更明了谁为优先。

立花雷藏:哼,西剑流灭后,你会后悔你质疑了立花雷藏。(离开)

御魂笑光辉:哈哈哈……白夜丸啊,我很期待在此战中全力以赴的你啊。


【东瀛•竹龙众】

部众甲:江宪大人。

江宪龙一:你们在此正好,军师大人指派任务,速去传令,将所有竹龙众派来支援联盟的人力召集至此。

部众甲:是,属下马上前去。

江宪龙一:这一次,江宪龙一定不辱命。


【东瀛•东剑道】

风间久护:御魂此人居心叵测,表面针对西剑流,但谁知他背后真正的目标又是谁,而且这等大事竟不见盟主出面。(沉思)我必须出发了,烈那边,别再让他有机会惹事,你应能明白我的意思。

山田健:是,恭送主公。

风间久护:不畏风霜护东剑,白首尽残年。双足踏尽万重山,壮怀志向天。


【东瀛•暗牢】

部众甲:四处没异状吧?

部众乙:报告队长,没。

部众甲:嗯,严加看守,慎防有人劫囚,明白吗?

部众乙:是。

部众甲:(离开,突遇偷袭)啊!

部众乙:啊,队长的声音,出去看看。

(两名部众冲出暗牢,只见队长倒地惨死。)

部众乙:队长!(此时,樱吹雪持刀渐近)可恶,入侵者。(被秒杀)

部众丙:(害怕后退)可恶。(被杀)

(樱吹雪杀光守卫闯入暗牢,砍断锁门铁链)

樱吹雪:赤羽,赤羽,信。(赤羽幻影消失,察觉不对)<是陷阱,中计。>

(樱吹雪察觉中计,奔出暗牢,漫天箭雨扑面而来,樱吹雪且战且退。)

[就在樱吹雪欲抽身之际,地面忽生怪异磁力。急来变化,拂舍一刀斩脱手而去。地上磁力强大,紧紧吸附刀身,此时……]

江宪龙一:走不了了。无论用上怎样的手段,这一次,江宪龙一会全力完成任务。

樱吹雪:可恶。(扔下武器,徒手应敌)


【东瀛•荒野】

(夜色荒野中,幻姬重子撑伞缓缓而来,身后手下押着一名阴阳师跟来。)

幻姬重子:就是这里吗?带上。做你该做之事。

无名阴阳师:是,是。(施展术法)果然没错,就在这。阴阳逆转,结界现形。

[阴阳术法施,隐藏结界现。就在西剑流结界现形之际,天降恶雷。]


出云能火:(查看情况)怎么会这样!糟了!


(夜色中,西剑流结界被破,立花雷藏踏雾而来)

立花雷藏:哈哈哈……找到了。

血扇流部众:流主。

立花雷藏:西剑流余党,尽杀不留。

血扇流部众:杀啊!


【东瀛•残忍联盟】

御魂笑光辉:<单论人力,那群残党早就不是敌手,现在唯一的麻烦事上次的异状。无妨,假使西剑流真还有深藏的高人,那就让我一会。>(突然痛苦难耐)啊,这是……(屏风后胧三郎现身)主公……

胧三郎:口唤主公,心中有主公吗?(御魂笑光辉痛苦加剧)


【东瀛】

(望月咲亲自押送赤羽信之介到另一隐蔽暗牢)

望月咲:如何,喜欢你的新厝吗?(赤羽不言)保持沉默,也无法掩饰你的焦急。

赤羽信之介:言语挑衅,只徒然彰显你的空妄。

望月咲:哈哈哈……赤羽大人难得展露情绪,看来是真的急了。

赤羽信之介:改换囚所,贵联盟又在弄何玄虚?

望月咲:赤羽大人才智过人,难道推敲不出其中关窍?

赤羽信之介:抛砖引玉,以逸待劳。

望月咲:调虎离山,暗度陈仓。

赤羽信之介:<残忍联盟不单以我的下落作饵,而且竟已查出其他的人藏身的位置……浅井……>

望月咲:联盟大军正在屠杀西剑流余党,赤羽大人泥菩萨过江,烦恼也是多余。待贵流派一灭,再来就是,斩首赤羽大人庆功的时机了。哈哈哈……又安静了,也罢,就让你好好悼念死去的同袍,为自己的无能懊悔吧。(对守卫)好好照顾赤羽大人,切莫怠慢了贵客,知晓吗?

守卫们:是。

赤羽信之介:<虽然基地位置曝露,但伊织必会以术法结界牵制,还留有暗道以防万一……不知神田与霜身在何处,以望月之心性,若擒得他两人在手,定以两人的性命威胁羞辱于我。>啊……<上次的水银针……>


(血扇流连环暗器连破西剑流残党,西剑流奋起抵抗。)

血扇流部众:杀啊!

西剑流部众:挡下他们。

立花雷藏:你们说挡下……谁!(暴怒杀人,一展威势,幻姬重子上前领令)分路围杀。

幻姬重子:是。

(血扇流部众追杀一名西剑流武者进入小树林,被林中交错的丝线机关暗器取命)

幻姬重子:雕虫小技。(撑开纸伞)影舞•断。(树林中张开的丝弦霎时松弛消失)

幻姬重子:(对部众下令)前进。

幻姬重子:<土底有埋伏。>(借力尸首跳跃前进,却被窜上的刀剑伤及)<可恶,气息用尽,后面已无借力点。>

风间久护:风间一刀流。鬼•虎!重子,敌人奸诈非常,此役艰险,务必小心。

幻姬重子:不劳费心,我相信另一条路的流主早已……


(立花雷藏屠杀西剑流残党)

立花雷藏:真无趣。


[紧张紧张紧张,残忍联盟倾巢欲灭杀西剑流,势单力薄的西剑流是否能从此次的危机中生存?

欲救赤羽信之介的樱吹雪,遭遇奇阵困杀,遇上誓死完成任务的江宪龙一,樱吹雪能否及时脱困,返回解救西剑流呢?

海境波澜不止,俏如来与狼主再入险境,面对功力提升的蒙面杀手与无根水的限制,俏如来与狼主,能够掏出危机?

阴谋败露的北冥异,要如何反扑?又是谁在背后下指导棋呢?

预知一连串极端变化,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三十集——雷动 灵恸 雁动荡。]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