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集数 第2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829068006
备注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二十一集 樱之谜

录入:恋白、杏花不吃鱼
校对:叶清眉


【东瀛•西剑流驻地附近】

[微风轻吹,寒月映照。刀,冷然对峙,人,一触即发,忽然——]

(两人同时出刀,一阵兵器交接之后,樱吹雪讶异于剑无极的成长)

樱吹雪:哦?

剑无极:哼。

樱吹雪:再来。

剑无极:来喔,一剑无极。

(一剑无极虽然出招迅速,但樱吹雪熟知无极剑法,轻易化解,随即樱吹雪纵身半空)

剑无极:哇,出绝招喔。

樱吹雪:樱——

剑无极:飘渺——

樱吹雪:月断。

剑无极:无定。

(强招半空中互相冲击,仍是不分胜负)

剑无极:怎样?是不是进步得令人刮目相看,让你惊异到说不出话来了?

樱吹雪:确实,有进步。(樱吹雪收起刀)剑路,成熟了,脚步,稳重了,可惜,人,还是轻浮。

剑无极:什么轻浮啊?这是特色。

樱吹雪:你的剑术,有精进,发生何事?

剑无极:喂喂喂,这么久没见面了,没请我喝茶吃饭就算了,还一见面就动手动脚,现在还要逼问我的八卦啊。人总是需要一点秘密的啊。

(樱吹雪瞪着剑无极)

剑无极:好啦好啦,我讲就是了,不要这样瞪我啦,难怪你叫做凶……这该从何说起啊?

(剑无极给樱吹雪讲述发生过的事情)

樱吹雪:西经无缺?

剑无极:是啊,他虽然是魔啊,但是魔得很有人味,不单剑术方面的造诣很高,或许我跟他,有某种程度的相似,他便相信我,并提点我。

樱吹雪:总算,你师尊的付出,终于有一点点价值。

剑无极:一点点?

樱吹雪:没错,一点点。

剑无极:知知知,知道啦,早晚有一天,我会要你们所有的人吓破裤底。

樱吹雪:你,在找我?

剑无极:是啊,险些忘记正事了。

樱吹雪:何事?

剑无极:是关于……它。

樱吹雪:刀?

剑无极:是逆刃刀。

樱吹雪:它,改变了很多。

剑无极:换了刀鞘,刀柄,刀身,还是你派人送来给我那支啊。

樱吹雪:我派人?你在讲什么?

剑无极:就是我将旧的逆刃刀用坏之后,你又派人……

樱吹雪:宫本总司的刀,用坏掉了?

剑无极:没啦,讲得太快,我是说,将师尊的刀送去保养之后啊,你派人送来的那支啊。

樱吹雪:有人送逆刃刀给你?

剑无极:是啊。

樱吹雪:我,没派人。

剑无极:啥?你没派人,西剑流也没派人,这样不就像生角的讲的,真的看到鬼?

樱吹雪:我,不清楚,要说的,只有这吗?

剑无极:刀的事情先放一边,还有一事啊,是关于霜,赤羽以及我那个笨蛋的师兄下落。

樱吹雪:他们,不是还在中原吗?

剑无极:没有呢,早在几个月前啊,他们三个人就包袱收拾好回来东瀛了,难道连你也没他们的消息?

樱吹雪:我,明白了。剑无极。

剑无极:怎样?

樱吹雪:感谢,你的,通知。

剑无极:你……你那么有礼貌,有没有事啊?

樱吹雪:还有,西剑流之事,你不必理会。

剑无极:啥?你是讲对还不对啊?事情都送到面前来了,不理还是人吗?若这样失踪的那三个人,是谁要去找啊?西剑流那群老弱残兵,是谁要来保护啊?

樱吹雪:找人之事,交我处理,西剑流众人,我来保护。

剑无极:处理这么多事情,你忙得过来吗?多一个人帮忙,不是很好吗?

樱吹雪:出身东剑道的你,不为难吗?

剑无极:我……

樱吹雪:西剑流之事有我处理,你不用勉强。

剑无极:这……

(樱吹雪准备离开)

剑无极:前辈,我要留下。

(樱吹雪回头)

剑无极:反正东剑道已经不在了,我在东瀛也无处可去,就算别管火鸡头跟我那个笨脸的师兄生死,至少,也要将霜找回来,不然……不然那只笨牛若回来,是不会放过我。

樱吹雪:剑无极,我更正我方才说的话。你,已进步不少了。(樱吹雪离去)


【东瀛•某处】

(樱吹雪施展术法,瞬移到一处精致的房内,放下武器后换上寝衣。又绕到屏风后,脱下面罩,重整妆容,长袖一卷,烛火熄灭。)


【东瀛?西剑流驻扎处】

(月牙诚正在练武,剑无极自外而回,似乎正在思考什么)

月牙诚:是剑阿叔,剑阿叔你回来了?(剑无极听到声音,方才注意到月牙诚)

剑无极:是小诚啊。怎会只有你在此?你阿爹跟阿娘呢?

月牙诚:义母要阿娘专心养伤,阿爹有事情在忙,小诚自己在这玩。

剑无极:喔……是这样啊,小诚很乖。

月牙诚:剑阿叔,你教小诚功夫好吗?

剑无极:学功夫喔?

月牙诚:嗯嗯,剑阿叔在中原,是人人尊敬的天才剑者,功夫一定很好,小诚想要学。

剑无极:你阿爹的功夫也很好啊。

月牙诚:但是阿爹很忙,没时间教小诚。

剑无极:小诚怎会突然想要学功夫啊?

月牙诚:小诚若会功夫,就可以保护阿爹阿娘和所有的人了。

剑无极:小诚……

月牙诚:怎么了,剑阿叔?

剑无极:小诚认为,西剑流的各位阿姨大叔,都是好人吗?

月牙诚:嗯嗯,当然是啊,阿爹阿娘都是好人,义母和其他的大叔,他们都对小诚很好啊。

剑无极:是啊,在你的心目中,他们当然是好人。

剑无极:<我是在想什么,怎么会问一个孩子这种问题?>

剑无极:小诚真的想要学剑阿叔的功夫吗?

月牙诚:嗯嗯嗯。

剑无极:但是练功夫非常的辛苦,你真的忍耐得住吗?

月牙诚:只要能保护大家,小诚不怕。

剑无极:好,那剑阿叔就教你功夫。

月牙诚:哇,万岁,万岁。

月牙诚:那剑阿叔,我们赶紧来吧。

剑无极:剑阿叔的第一课,不是来吧,是,来哦。(剑无极拾起一根木棍,给月牙诚展示剑法)


【东瀛•残忍联盟】

御魂笑光辉:我是不介意陪你玩一场啦,但,我想身为血扇流的流主,应该是没这么闲吧?

立花雷藏:你怕了。

御魂笑光辉:怕?是啊,我很怕,怕到要死了。因为我还要考虑盟主的面子,以及,她的面子哦,白夜丸。

立花雷藏:哼。

御魂笑光辉:唉,一提到她,这只就乖了。(偷笑)

江宪龙一:军……军师大人,多谢你的相助。

御魂笑光辉:不用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

江宪龙一:没有完成任务,是江宪技不如人。

御魂笑光辉:哈。下次补回来就是了。这段期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想你也累了吧,下去养伤,别忘了联盟还有很多事情在等你。

江宪龙一:是。(离开)

御魂笑光辉:接下来另一件事情。(招手)

忍者甲:军师大人有何吩咐?(御魂笑光辉吩咐)是,我明白了。(退下)

御魂笑光辉:接下来,你会怎样接招呢?哈哈哈……


【东瀛】

部下乙:大人,残忍联盟使者求见。

神秘人:请他进来吧。

部下乙:是。

忍者甲:(随部下乙进入)小人拜见大人。

神秘人:联盟特别遣使者来访,想必有重要的事情,直说无妨。

忍者甲:是,军师大人令小人通知大人一件重要的事情。(诉说)

神秘人: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这件事情我会负责处理。

忍者甲:话已带到,小人先告退。

神秘人:多谢你的通知,来人,送使者。(两人退下)<为何他突然回到东瀛,而且还帮助了西剑流的人?不对!>


【海境•小路上】

北冥异:<与三皇兄一谈,果然如我所料,经过重挫之后,夺嫡意愿大不如前。而娘娘对他的信任也未见好转,那下一步……>(遇俏如来)<俏如来。>

(回忆:

俏如来:先前的刺杀,殿下还认为与俏如来有关?

北冥异:我愿意信任你,但你,还愿意信任我吗?

俏如来:一切取决于殿下。

北冥异:哈,请。)

俏如来:参见殿下。

北冥异:最近时常看你进出宫内,让贵客为海境案件繁忙,倒有一点过意不去。

俏如来:其实进去频率并无差异,只是碰上殿下的次数变多了。

北冥异:人情却淡了。

俏如来:殿下此话颇有感慨。

北冥异:你也不否认。

俏如来:查案最忌人情束缚,何况俏如来也曾为受害者,不可不慎。

北冥异:嗯,我赞同。就是这样的你才能不被亲情束缚,屡屡守护中原,这是我该向你学习的。那上一次你找上砚寒清,可有查到什么?

俏如来:一无所获。

北冥异:太遗憾了。

俏如来:一案未平,一案又起,确实遗憾。

北冥异:又有案件?

俏如来:殿下不知,近期宫内猖狂之辈更多了,竟敢在王下御军眼前杀害修儒。

北冥异:想不到皇宫戒备竟松懈不少,是何时发生之事?

俏如来:五天前的酉时。

北冥异:人有抓到吗?

俏如来:没有,因为那班人已被俏如来全数歼灭。

北冥异:哈。

俏如来:殿下笑什么

北冥异:你的行踪,我知之甚详。依照方才所说的时间点,根本对不上。这件事情真的发生过吗?

俏如来:殿下掌握了俏如来的行踪,却未能掌握在太虚海境俏如来还有多少人。

北冥异:所以杀人的不是你?

俏如来:有差别吗?

北冥异:你们敢在皇宫杀人?

俏如来:意图不轨、有害皇室尊严,杀之何妨。还是殿下认为这样的人,不该杀?

北冥异:这可是私刑。

俏如来:若俏如来误杀,自会请罪。倒是宵小横行,俏如来想对殿下说一句,小心。

北冥异:承蒙贵言,我还有事,先离开了。

俏如来:恭送殿下。(北冥异离开)北冥异,你会是其中一个势力的幕后主使吗?先往清卯宫。


【海境•太医令】

(砚寒清自顾整理桌案,误芭蕉入内)

砚寒清:是右文丞大人吗?(回头)

误芭蕉:听说你中毒了?

砚寒清:不碍事。

误芭蕉:真不碍事?

砚寒清:你在关心我?

误芭蕉:我是来查案的,却没料到此地的守备变森严了。

砚寒清:这只是暂时,能得到娘娘如此重视,我也是受宠若惊。

误芭蕉:重视,哈。与药理、庖厨为伍,还不是被卷入纷争了。

砚寒清:这只是意外。

误芭蕉:现在宫中的意外有比较少吗?一不小心就会如同那名宫女,案件解决之后,又有谁记得宫中曾有一缕冤魂?

砚寒清:我不需要被人记住。

误芭蕉:哼,鲛人一脉怎会有你这种没志气之辈?

砚寒清:志向不分大小,站在适合的位置,名位相符,不也够了?

误芭蕉:但鲛人一脉职志,本以继承相位而存,岂有一开始就放弃,还对外宣称以低微官职为志向的道理?

砚寒清:太医令是正当的官职,何况你没听过医者父母心,还有悬壶济世?为何医者胸襟在你眼中就微不足道了?

误芭蕉:但是你只是太医令中的尝试小官,差一步就到御膳房了。

砚寒清:御膳房怎样了吗?这也是正当的位阶啊。

误芭蕉:这些职位对鲛人一脉根本不足一提,通常是竞争相位未果才被分派到这些职位。

砚寒清:还是那句话,人各有志。

误芭蕉:远避纷争,算什么志?再怎样避,别人要算计你,你同样逃不了。

砚寒清: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误芭蕉:你可知晓我会被人看不起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你?

砚寒清:不用去在意别人的眼光。

误芭蕉:说得容易。

砚寒清:对锋王来说,步向东宫之路也不容易。

误芭蕉:你认为殿下不该争吗?

砚寒清:你应该问,到了如今地步他还能争、还想争吗?沙场与边关才是锋王的位置,戎马与戈矛才是锋王的志向。他入宫至今可曾快乐过?

误芭蕉:你是在责备我。

砚寒清: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

误芭蕉:风凉话可以省下,顾好你的凉汤吧。(气愤转身欲走)

砚寒清:表妹,(误芭蕉站住)鹅这种动物……

误芭蕉:又是这种话,我听够了。(离开)

砚寒清:脾气一点也没改,这样也好……不对,这样真的好吗?唉。人情事理,似砚多磨,登台将相,日久牢枷。扬波扑影,不过群鹅。无争此事,得愿长歌。


【海境•清卯宫】

(俏如来正与未珊瑚在殿中详谈)

俏如来:所以,当年是因狷螭狂的母亲珠莹意外救了外境之人,才开始这段故事。

未珊瑚:这本是不被允许的,但也许是海境千年多来不曾再见龙脉,所以先王特别降旨观察狷螭狂一家人,却没料到多年之后狷螭狂之父谋反,才导致悲剧发生。

俏如来:这件往事有一个最大的疑点。

未珊瑚:哦?

俏如来:听闻苗疆狼主初入海境时,鳞族仍维持对外封闭的成规,珠莹不可能违反禁令。但若无特别的指引,狷螭狂之父又要如何寻到海境?是有什么特殊的身份吗?

未珊瑚:当年事件的相关记载已经不全了,本宫亦不清楚那个人来自何处。至于进入之法……鳞族相位继承者依例有出境游历一年的特权,也许与此事相关。

俏如来:鲛人一脉。(沉思)

未珊瑚:为何今日你会来向本宫询问狷螭狂之事?

俏如来:假设,如果这连日来的案件与海境三脉的前人有关……关于先前娘娘所提的螭龙案卷,俏如来应无权调阅。

未珊瑚:本宫明白你的意思。

俏如来:此事若大肆宣扬,只怕在夺嫡乱局之下又添事端,更会引起幕后黑手防备。

未珊瑚:梦虬孙方面就劳烦你提点了。对了,怎不见他与你同路?

俏如来:他有该负责之事。

未珊瑚:这几日为难他了,尤其为了狷螭狂。

俏如来:其实梦虬孙很有分寸。

未珊瑚:所以才说,为难他了。此事牵涉到王,他必不敢贸然论断,又为了顾及本宫立场。说起来,他也是充满背负的人。

俏如来:我与梦虬孙会持续调查,至于那名宫女。

未珊瑚:勘验若有结果,本宫会告知你。

俏如来:多谢娘娘,俏如来告退。

(离开清卯宫时,俏如来遇上北冥异前来拜见未珊瑚,两人点头示意,俏如来径自离开,北冥异却若有所思)

未珊瑚:异儿。

北冥异:(回神)儿臣参见娘娘。

未珊瑚:为何失神?

北冥异:儿臣带来一个消息,唯恐动荡海境,还请娘娘定夺。

未珊瑚:何事让你如此戒慎恐惧?

北冥异:皇宫内贼,梦虬孙。


【东瀛•西剑流据点附近】

剑无极:<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这是西剑流啊。>

西剑流小兵:你一个人背这么重的东西,需要帮忙吗?

路人:不用啦,我家就在前面,没几步就到了。

西剑流小兵:不要紧啦,让我们来帮忙。

路人:这样喔,多谢,多谢啦。

剑无极:<是啊,无论怎样看,皆是一副和乐的景象,正如小诚所说,他眼中的阿姨阿叔,个个皆是好人,但是……>

(此时衣川紫正好经过)

衣川紫:剑无极,你去了哪里?我没见到天宫大人,关于樱吹雪的下落……

剑无极:我已经见过她了。

衣川紫:那她可有告知京一以及信之介大人的行踪?

剑无极:没啊,她也不清楚他们三个人的下落,不过她说一切交她,而且也会继续保护西剑流众人的安全。

衣川紫:是吗?连她也不知道京一的下落……多谢你,剑无极。

剑无极:嫂……嫂子,你放心啦,我那个师兄虽然笨笨的,但是傻人有傻福,一定会吉人天相的。

衣川紫:但愿如此吧。

(衣川紫黯然离开,剑无极也往另一个反向离开,同时有人暗中跟随剑无极)


【东瀛•树林】

山田健:少主。(剑无极回头)

山田健:少主,果然是少主,真的是你。

剑无极:什么少主啊?这位大叔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山田健:没认错,没认错,少主不认得我了?我是山田健啊。

剑无极:山田健?

山田健:是啊,过去在东剑道,负责照顾两位少主起居饮食的山田健啊。

剑无极:是山田!给我跟始作马骑,用墨汁淋头,还不小心被我们烧掉半边眉毛的山田。

山田健:是啊,就是我啊,少主你想起来了?

剑无极:真的是你啊?山田,你没死,还活着!

山田健:是啊是啊,没想到少主还会记得我。

剑无极:我哪有可能忘记?我只是看不习惯你有眉毛的模样,一时认不出来而已,没想到竟然在这看到你啊。

山田健:哈哈,我……我才是,想不到有生之年,还可以见到少主一面。

剑无极:是说,你怎会在西剑流的地盘?

山田健:唉,说来话长,当年啊,东剑道沦陷,我成为西剑流的阶下囚,过了很久很久,非人的奴役生活,直到数年前,西剑流自中原兵败回归,在赤羽信之介的命令之下,才被释放。而在赤羽领导之下,西剑流起了很大的变化,一改过去残暴的作风,透过各种方式收留、协助过去被西剑流残害的人。唉,反正我孤身一人也无处可去,便跟着西剑流四处活动至今。今日可以在此地遇上少主,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吧。

剑无极:山田……这几年,委屈你了。

山田健:不委屈,不委屈,看到少主无恙,东剑道复兴有望,山田所受的,一点也称不上是委屈啊。

剑无极:这……我不是做首领的料,靠我复兴更加不用指望,这点,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山田健:少主……

剑无极:你也不要再叫我少主了,跟大家一起叫我剑无极就好了。这世间,早就没了东剑道少主这个人,毕竟东剑道……已经不在了。


【东瀛•残忍联盟】

御魂笑光辉:既然来了,为何不出声呢?(玄光一闪,浓雾中隐约显现一道人影)哦,特别露面,想必有重要的事情要对我说吧?

神秘人:老夫再次恳求,联盟别对他出手。

御魂笑光辉:啥?哦,你说的是那名剑客啊。但是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他可是救了西剑流的月牙岚。别跟我说你不认识这号人物喔。

神秘人:我当然知晓。

御魂笑光辉:那你也应该知道他这种行为,可是在向我们整个联盟宣告为敌。

神秘人:于情于理,他都没理由也不可能帮助西剑流。

御魂笑光辉:所以你现在是在说我说谎吗?需要我宣人证江宪君来对质一下吗?

神秘人:军师所言我绝无怀疑之理,但我相信此事另有隐情,还请军师给我一个机会去了解。

御魂笑光辉:要我答应你的请求也不是不行,但……我们联盟做任何事讲任何话都要有诚意,这样我才好替你们讲话。

神秘人:我知道西剑流残党的下落。

御魂笑光辉:哈,早说不就好了。说吧,那群人正在哪里?

(神秘人讲述)


【东瀛•西剑流根据地】

(月牙诚正独自拿着木棍练习剑法,鬼夜丸上前搭话)

月牙诚:无极剑法。

鬼夜丸:喂,小鬼头,你自己一个人是在做什么?

月牙诚:啊,鬼阿伯,我是在练剑啦,你要小心一点哦,不然会被我的剑气伤到哦。

鬼夜丸:哈哈哈,随便学两步破剑招,就以为自己的功夫多厉害,还有什么剑气。

月牙诚:这不是破剑招,是师父教我的剑法呢。

鬼夜丸:所以你的师父是……

月牙诚:就是跟阿爹一起回来的那个剑阿叔啊。

鬼夜丸:真的是他啊……但是你的剑法用起来跟你师父的无极剑法一点都不像。

月牙诚:喔,师父说我才刚起步,要先把基础顾好。等基础顾好了,他才会教我无极剑法的精髓。但是啊,我练了一上午了,感觉自己剑法已经真厉害了呢。

鬼夜丸:哈哈哈,学没三招就自我感觉良好啊,这点倒是跟你师父很像。

月牙诚:鬼阿伯,你认识我师父啊?

鬼夜丸:这嘛……(回忆往事)解释起来很复杂。

月牙诚:嗯嗯,都过去了,鬼阿伯别乱想啦。对了对了,鬼阿伯,你陪我练功好吗?

鬼夜丸:为什么我要陪你练功啊?

月牙诚:因为我看你很闲啊。

鬼夜丸:什么很闲,我事情很多啊。比如讲啊,我要……我必须……这……我……

月牙诚:陪我练功啦,还是你怕被我打败,你会很没面子

鬼夜丸:被你打败,哼!(用脚随地画一个圈)我站在这个圆圈内双手不动,你若能刺到我一剑,我就请你吃糖果。

月牙诚:真的吗?是你讲的哦。(围着鬼夜丸绕圈)

鬼夜丸:骗你做什么,来。

月牙诚:不是来,是来喔。(亮出招式攻向鬼夜丸)

(剑无极自外而回,此时正好听到鬼夜丸的声音)

鬼夜丸:小鬼头,别走。

剑无极:这个声音?

(剑无极急忙冲入)

(剑无极看到月牙诚在逃跑)

月牙诚:鬼阿伯,你别再追了,救命喔。

鬼夜丸:小鬼头,别走,等我抓到你还不将你生吞活剥。

(剑无极想起往事)

月牙诚:啊。

鬼夜丸:抓到了。

剑无极:放手。(话音方落,一道剑气袭向鬼夜丸,鬼夜丸发现剑气,挺身挡在月牙诚身前)

鬼夜丸:小诚,危险。(鬼夜丸被剑气所伤)

月牙诚:鬼阿伯!

(剑无极看到鬼夜丸为了保护月牙诚受伤,一时惊讶)

剑无极:怎会是……

月牙诚:师父,师父不好了,刚才我跟鬼阿伯在玩,突然就有一道剑气飞进来,杀伤了鬼阿伯,你赶紧救鬼阿伯。

剑无极:鬼……阿伯。

鬼夜丸:剑无极,你……

月牙诚:是啊是啊,剑气是从那个方向飞过来的。师父,你也是从那边过来的,你有看到坏人吗?

剑无极:坏……坏人?我……我以为,我……

鬼夜丸:小诚,我有看到那个坏人,他动作很快,已经溜了,既然跑掉了,我们就别管他了,先救我啦,不然血流太多,鬼阿伯真的马上就会变鬼了。

月牙诚:嗯嗯,我扶你去义母那边。(月牙诚扶着鬼夜丸离开)

剑无极:为什么?(剑无极一剑扫出发泄怒气)我到底是在做什么?既然有心放下,又何必去记挂以前的事情?既然放不下仇恨,又何必假意维护不共戴天的仇敌?我……臭师尊,为什么你都没跟我讲,比起做人,学剑原来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剑无极,你以为自己进步了很多,结果这么多年来,你到底成长了什么?你到底成长了什么?


【东瀛】

残忍联盟盟主:我应该说过,不准随意踏入此地。

御魂笑光辉:当然有事情要当面向你报告,不然你以为我很想来哦?

(两人谈话)

残忍联盟盟主:你做得很好。

御魂笑光辉:一听就知道还有后续,直接说吧,你要我怎样做。

残忍联盟盟主:非共心的联盟组织,一旦失去了共同的敌人,接下来会如何变化。

御魂笑光辉:哦,哈。我就是喜欢你的直接,还有什么需要我注意的?

残忍联盟盟主:血扇流,若为盟友会是我们最强大的助力。但若为敌,也成为最麻烦的阻碍。立花雷藏,仍是残忍最强的战力。

御魂笑光辉:一只乱咬人的野狗,只要用对方法,不但能为我们所用,看疯狗咬人,也是一件很趣味的事情。

残忍联盟盟主:你留心处理便可。(离开)

御魂笑光辉:留心啊留心,总是需要人去留心。但主公,你是不是也该留心一下我呢?或者,你本来就不曾相信过我。(术法传信)游戏,现在开始。哈哈哈……


【海境•某处】

(梦虬孙独自沉思)

梦虬孙:<奇怪,王体内的炎流之气已经解除,伤势也有好转的迹象,但为什么就是没醒来?不行,我要再找时间去找药罐子,但是现在案件还没查完,狷螭狂也……>

(突然发现蒙面人,梦虬孙追上前去)

蒙面人:墨狂拿到手了吗?

梦虬孙:没有。第三个条件是什么,快说。

蒙面人:不明智的选择,不愿交出墨狂,那就……杀掉未珊瑚。

梦虬孙:你……你们要我杀掉皇贵妃娘娘?你们果然就是毒害娘娘的人。因为行动失败了,所以要我接手完成。(手抚剑柄)

蒙面人:想动手?你以为我会毫无准备就来?

梦虬孙:虚张声势的人,都习惯讲这句话。

蒙面人:你不会杀我,就如同我不会杀你一样。(梦虬孙放开剑柄)聪明。

梦虬孙:想杀我,你也没那个能力。狷螭狂呢?

蒙面人:献出沧海珍珑以及未珊瑚的命,交易才算成立。

梦虬孙:你们刺杀失败之后,宫内守备更加森严,就算动手也非一击可行。

蒙面人:这么快就考虑我的条件,不再坚持一阵子吗?还是你假意答应,其实是缓兵之计。其实你也可以选择牺牲狷螭狂,毕竟一介罪民的性命怎能与堂堂皇贵妃相比。

梦虬孙:如果我真的这样选择呢?

蒙面人:我相信,狷螭狂不会恨你,绝对不会。你也因此得到更高的声望,一举两得。

梦虬孙:你!

蒙面人:但那只是对皇室来说最好的结果。你难道不知狷螭狂还跟一个庞大的组织有关联?这个组织,你也认识。

梦虬孙:我认识?啊,难道是……

蒙面人:如果我将狷螭狂的尸体丢到海境第一帮盟,一定精彩可期。

梦虬孙:不管朝中之事,是他们的准则。

蒙面人:但若狷螭狂是被朝中之人蓄意杀害呢?帮盟的势力你很清楚,一旦战火被挑动,燎原之势将使整个海境蒸腾啊。战火燎原,苦的也只是百姓,什么是因小失大,你好好思考,自己权衡吧。

梦虬孙:那王呢?你们不会再针对王了吧?

蒙面人:动不动手只是快慢的问题,毕竟,他很难再醒过来了。(梦虯孙大惊)想清楚了吗?

梦虬孙:你们的第一个条件是沧海珍珑,但现在沧海珍珑不在我的身上。你们以为我没防备吗?若我将沧海珍珑带在身上,难保你们不会设局强取。

蒙面人:这我倒是没有想过,可惜让你捷足先登。

梦虬孙:这也是避免你们事先毁约,谁知道狷螭狂此刻是生是死。

蒙面人:你想怎样?

梦虬孙:沧海珍珑换取看狷螭狂一眼,确认他平安之后……最后的条件才有谈的空间。

蒙面人:想不到你认真考虑了。

梦虬孙:我还没答应,是保留空间。

蒙面人:也足够了。

梦虬孙:时间地点。

蒙面人:今夜亥时,潜龙崁西南三里,进行第一项交易。

梦虬孙:等你。(离开)

蒙面人:我要的也不一定是未珊瑚的命,这样就够了,哈。


【海境•秘密山洞】

北冥异:二皇兄有何动作吗?

蒙面人:饮酒作乐,毫无动静。要试他一试吗?

北冥异:先关注手边之事吧。

蒙面人:那我们要负责的部分。

北冥异:方才清卯宫一行已将最后的线布好,这一局暂且不用你们出力,避免被俏如来抓到把柄。

蒙面人:难道是我们露出破绽了?

北冥异:未必,俏如来没有证据,只能不断试探,包括先前我们的成员被杀。宫内是真有他的人还是欲盖弥彰?

蒙面人:他的人,不是只有梦虬孙吗?

北冥异:很快就没了,这一步不只是我的胜利,也是二皇兄的胜利。卧寅啊卧寅,坐收渔利可是要加倍偿还啊。

蒙面人:另有一事,先前损失的战力已经回补大半。

北冥异:可有引起途首的怀疑?

蒙面人:根据真眉的举止判断,这几日途首时常外出。

北冥异:新一批的战力初入海境,你们要多加照应。

蒙面人:是。

北冥异:另外,小心行踪,除了避开台面上的人,台面下的也需要堤防。

蒙面人:殿下的意思是。

北冥异:如果可以,我不想与不能掌握的变数合作。

蒙面人:殿下又遇见那个人了。

北冥异:自上回一面,便再也没见到了。

蒙面人:要针对他吗?

北冥异:除非他找上其他的人合作,否则不必为敌。

蒙面人:就怕他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所以找上京王甚至锋王。

北冥异:找上二皇兄还要卧寅同意。至于三皇兄,哈,敢自抬身价,叫我在失败之后去找他,真以为我是北冥缜之流吗?在我面前,谁敢称王!


【东瀛•残忍联盟】

立花雷藏:其他人呢?

御魂笑光辉:没有其他的人,怎样了?莫非她没来,你没很失望?

立花雷藏:怒雷的滋味,你招惹不起。

御魂笑光辉:哦,随时处于备战状态,这就是我欣赏你的地方。(拿出)来,你看,这可是西剑流残党的情报喔。是说不知,随时处于备战状态的血扇流是否赏脸替联盟去处理这小小的麻烦?(立花雷藏犹豫)若是没信心会怕,没关系,虽然竹龙众不一定办得好,但我也愿意让他们一试。

立花雷藏:哼,你最好不要将我当傻子。(发怒)

御魂笑光辉:哇,电死人了。我不过是看在血扇流战功显赫才会如此安排。

立花雷藏:你以为白夜丸会相信这种说词?

御魂笑光辉:唉,好吧,我知道了,血扇流若是真的不想要去,我也不会让望月知道这件事情。

立花雷藏:西剑流必灭。

御魂笑光辉:有需要后援吗?

立花雷藏:别将血扇流与其他废物相提并论,歼灭西剑流余党,只需要她带兵前去便足了。


【东瀛•小路上】


(是夜,秋名四虎匆匆赶路)

四虎老大:逃到这个地方,大家先休息一下。

四虎老二:想不到我们秋名四虎走南闯北数十年,竟有被逼到需要逃命的一天。

四虎老三:没办法,谁叫我们惹上那个血扇流,不逃走,难道要等人来杀哦。

四虎老二:讲起这个血扇流也真的霸道啦,不过是拒绝他们的招揽,竟然翻脸要来追杀我们四人。就是过去的西剑流也没有这么不讲理啊。

四虎老大:好了,我们只是暂避风头,管他们什么血扇流,还能天南地北追我们不成。休息够了,就准备上路吧。

四虎老三:(老四呆立一旁)喂,老四啊,你怎会这么安静啊?一句话都不讲。

四虎老二:喂,老四啊,你是在发什么呆,准备要走了呢。

四虎老三:(老四无声倒地)啊,老四。(上前查看)老四,死了。

四虎老大:追到这里来了,众人,快走啊。

(三人匆匆逃命,终于筋疲力尽)

四虎老大:(大喘气)逃……逃到这,就不会再追来了吧。嗯?老二呢?

四虎老三:不……不清楚,好像跑到一半就没看到老二的人影了。

四虎老大:(回头张望)唉,这个老二,人懒惰,连逃命也慢人一步。算了算了,不等他了,我们先走吧。(发现四虎老三呆立不动)喂,老三,(一碰即倒,已死)老三!

(四虎老大见势不妙转身欲逃,一道身影拦住去路,扔下四虎老二头颅在地)

四虎老大:老二!(拔刀欲战,对方身影却飘渺难寻)可……可恶!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出来,出来呀!

(狂风骤起,花瓣四散,金光映照,油纸伞下,一道婀娜身影逐渐显现)

四虎老大:我……我跟你拼了。

(四虎老大拔刀攻击,来人从容拔下一根长簪,轻舞之间,取四虎老大性命。)


【海境•小路】

梦虬孙:<沧海珍珑不可能交他们,但是等一下要怎样翻盘?就算狷螭狂真被带来现场,对方又会准备多少人?偏偏现在只要我接触俏如来,对方就可能改变主意。>就是这里了。(四顾,拿出沧海珍珑)喂,你们要的东西,我已经带来了。

蒙面人:你很准时。

梦虬孙:人呢?

蒙面人:我一拿到剑,就会让你见到他。(梦虬孙不爽)不相信,你大可转身就走,等你杀掉未珊瑚之后,再一并履行交易。

梦虬孙:<可恶,事到如今,等一下只有血战,然后将战线拉到皇城之外,引起王下御军的注意。>别玩把戏。

(梦虬孙上前欲假意交出沧海珍珑时,王下御军突然出现将两人包围。)

梦虬孙:王下御军,怎会……

蒙面人:若我被擒,狷螭狂身首异处。

梦虬孙:(内心煎熬)嗄!(拦住御军)快走。

御军甲:追下。

未珊瑚:不用了。

(梦虬孙大惊转身,未珊瑚从御军身后慢慢走近)

梦虬孙:娘娘,你怎会在此?

未珊瑚:这是本宫该问的,梦虬孙,你为何在此?

梦虬孙:我……(看着沧海珍珑)

未珊瑚:方才你拿出沧海珍珑是为了什么?对方又是谁?你又为何要攻击王下御军助对方逃脱?

梦虬孙:娘娘明鉴,是狷螭狂被掳,对方要求用沧海珍珑交换。

未珊瑚:沧海珍珑,海境的相位象征,你竟敢拿来交易?!

梦虬孙:等我救到人,我就会马上将剑抢回。娘娘,请相信我。

未珊瑚:此剑最大的意义,不是神兵利器,而是政权象征,你怎能这么儿戏,有负王的交托。

梦虬孙:这是权宜之策。

北冥异:杀害娘娘,也是权宜之策吗?

(北冥异与伴风宵一同前来)

梦虬孙:皇四子。

北冥异:伴风宵早就察觉你的怪异之处,暗地跟踪。方才你见到对方时,我们早就在外围了。如此胆大包天的阴谋,绝对不只梦虬孙策划,一定还有其他的人知情。

梦虬孙:我没有策划阴谋!

未珊瑚:梦虬孙,蓄意渎职,勾结外敌,乃滔天大罪。本宫命令你,将所有参与的共犯托出,然后,卸权领罪。


[阴谋算计,相位倾危,梦虬孙百口莫辩,霄王步步进逼。京王、卧寅何时再度出手?

一把伞,一缕影,一支簪,一个人,血扇流再出新锐。暗夜魅杀,又将卷起多少凄怨血雨?

剑无极再逢东剑道旧人,这当中,又会牵引出何种的变数呢?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二十二集——恩仇抉择。]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