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集数 第1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794296012
备注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十七集 波涛汹涌


录入:杏花不吃鱼、一缕白发千万恨、北龙归心、恋白
校对:叶清眉


【海境某处】

(俏如来遭受逼杀)

[毒走全身,死关逼命,俏如来遭逢暗算,罗网截生路。]

俏如来:<他们……与上一回遭遇的杀手同一批人。>

俏如来:走。(俏如来自封穴道,击退为首的蒙面人,转身而退)

蒙面人:追。

俏如来:<先往潜龙崁,要先阻止其中一边……>(蒙面人追上俏如来)

蒙面人:封穴保命,让你无法发挥全功,同样难逃生天。

砚寒清:<啊,是俏如来,他好像中毒了。>(砚寒清听到声音,躲在石头后观看)

砚寒清:俏如来应该有能力自保。

(俏如来虽击退数名杀手,但杀手人数众多,一时无法脱困)

蒙面人:哼。

俏如来:<动作变缓慢,他们同样受无根水影响。>

[察觉对手异状,却因蒙面人痛觉全失,攻势未见退却,险境反升不减。]

蒙面人:你能撑到何时?(众多蒙面人围攻之下,俏如来受创)

蒙面人:自封穴道,力尽而亡,解开穴道,毒发身亡,你自己选吧。

俏如来:责任……未了……

(蒙面人继续攻上,俏如来中刀受创)

俏如来:所以……

蒙面人:死吧。

俏如来:不能轻言放弃。

俏如来:如来圣焰。

[圣焰入体,剧毒化雾溢散,是意料之外的反击。]

(带头的几个蒙面人中毒身亡,俏如来也呕出一口毒血)

蒙面人:徒劳无功。(蒙面人首领趁势攻向俏如来,却被砚寒清从后拦住)

蒙面人:你是谁?

砚寒清:我……欸……(蒙面人回身攻向砚寒清,砚寒清转身挡招,掩护俏如来后退)

俏如来:砚……寒清。

砚寒清:别叫我的名字啦。(砚寒清紧急帮俏如来处理伤势,蒙面人趁机围杀而至,砚寒清游走刀光剑影之间,游刃有余)

俏如来:<这是……砚寒清的实力。>

砚寒清:<冒着被反噬的危险,不服甚至不带解药,一群麻烦的死士。>

俏如来:危险。

砚寒清:但是……头顶,应该就没毒了吧。(砚寒清接连击中几名蒙面人的头顶,蒙面人纷纷爆体而亡)

砚寒清:真正没毒。(对俏如来)你还好吗?啊,是中毒,麻烦了。

俏如来:原来先生……深藏不露。

砚寒清:请替我保守这个秘密。

俏如来:我不会……讲出去。

砚寒清:一言为定,我马上带你入宫医治。(俏如来推开砚寒清的手,转身离开)

砚寒清:喂,你走错方向了。

俏如来:我要去……潜龙崁。

砚寒清:不管有什么事,先医治你吧。

俏如来:不行,我一定……要去。

砚寒清:我不想再惹麻烦了。

俏如来:我可以……自己去。

砚寒清:我不跟了喔。(俏如来不答,也没停步)

砚寒清:唉,我不管了。

砚寒清:唉……(砚寒清转身准备离开,回头看到俏如来颠簸着离去的身影,默默随后跟上)


【潜龙崁】

北冥缜:今日北冥缜,定要杀你平乱。

狷螭狂:殿下。

[理智尽失去,北冥缜刀出夺命,守关神将顿成死路夜叉;狷螭狂被迫应战,双拐雄姿,尽展混天之能。]

狷螭狂:抱歉。(缠斗间,狷螭狂一拐击退北冥缜)

北冥缜:死来。(北冥缜回身再攻上,雄沉一刀直劈狷螭狂,狷螭狂顺势后退,剑气随即袭向北冥缜)

北冥缜:剑气!你……(随即又是数道剑气飞出)

北冥缜:你果然想杀皇室之人。

北冥缜:神将天威。

[一瞬空袭,武丑血洒满天。]

北冥缜:授首来。

梦虬孙:看到鬼。(梦虬孙看到狷螭狂受伤,立即挺身拦阻北冥缜)

北冥缜:梦虬孙。

梦虬孙:你在做什么?

梦虬孙:狷螭狂,狷螭狂。(狷螭狂转身逃走,北冥缜欲追)

梦虬孙:不准。(洞庭韬光出鞘)

梦虬孙:为什么?

北冥缜:阴谋家该死。

梦虬孙:你才是阴谋家。

北冥缜:住口,我不是……

梦虬孙:我用相权命令……

北冥缜:我就算死,也要抓他陪葬。

北冥缜:杀啦。

梦虬孙:我不准你杀,狷螭狂是我的同类,他的命由我所保,我……不准你杀他啦。

[心血翻涌,虬龙潜能爆发,洞庭韬光回旋间,再出八景江湖。]

梦虬孙:晴岚布天色,嗄。

北冥缜:<较之先前更为强悍,为何实力有此差距?>

(梦虬孙一剑劈落,北冥缜横刀抵挡,却是难承雄力,后退数步,口吐鲜血,梦虬孙也耗力甚巨,喘气不已)

北冥缜:包庇幕后黑手,梦虬孙,是你逼我。

梦虬孙:<这个刀势,他怎么会这招?>

北冥缜:今日,你我,势有一人倒落尘埃,注意来。

梦虬孙:嗄。

俏如来:住……住手。(极端冲突之时,俏如来及时赶到)

梦虬孙:啊,你怎样了?

(北冥缜看到梦虬孙扶住俏如来,准备继续追赶狷螭狂)

梦虬孙:给我站住。

俏如来:殿下,别……别上当。(北冥缜停步)这是阴谋。你们……别受挑拨……

梦虬孙:什么阴谋?我只看到北冥缜想杀狷螭狂,擅闯此地杀人,罪加一等。

俏如来:不可……他们的目的,自相残杀,连拔……锋王与相位。(俏如来不支倒地,梦虬孙及时扶起)

砚寒清:<被救了。>(砚寒清转身离开)

梦虬孙:俏如来,俏如来啊,可恶。(梦虬孙收剑背起俏如来)

梦虬孙:刚才那些话,你听到了。

北冥缜:他中毒了。

梦虬孙:我知道,所以我要带他入宫医治。北冥缜,你给我听着,如果狷螭狂有三长两短,不管是不是阴谋,我都会……杀你。(梦虬孙带着俏如来离开)

北冥缜:阴谋……(北冥缜随后跟上)


【清卯宫】

北冥异:奇怪,为何俏如来还没到?

伴风宵:莫非真如殿下所说,俏如来他心虚,因为派人刺杀殿下的事情败露,所以逃出海境了。

申玳瑁:娘娘,事情不好了。

未珊瑚:何事匆忙?

申玳瑁:本该请俏如来入宫的人马,全数被杀,俏如来也不见踪影。

申玳瑁:请娘娘指示。

未珊瑚:加强搜索,在找出俏如来之前,不准任何人擅出海境。

申玳瑁:是。

伴风宵:俏如来果然有问题,这几日,他多次造访锋王,该不会是同谋吧。

误芭蕉:胡说什么?

伴风宵:怎样?被说中心事,紧张了?

北冥异:伴风宵,三皇兄是皇子之一,就算有什么特异的举动,也不是你这个下人能所怀疑,真相,娘娘自会分辨。

未珊瑚:等华儿到来再一同商议。


【海境皇宫】

(修儒正在诊治俏如来)

梦虬孙:是好了还没?

修儒:虽然俏如来有即时封住穴道,但身上还有其他的创伤,会影响解毒,还需要一点时间。

梦虬孙:我也去找太医令来帮忙好了。

(北冥缜在门外守候,砚寒清正好来到)

砚寒清:锋王殿下,怎不进入?

修儒:砚大哥来得正好。

梦虬孙:你怎也来了?

砚寒清:龙子狂奔经过门外,就大叫修儒,所以我来看一下状况。

梦虬孙:刚好你也是太医令。刚才修儒叫你大哥,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

砚寒清:龙子抓错重点了。(砚寒清打开带来的包袱)

梦虬孙:这是……

砚寒清:药瓶啊,龙子看不出来?

梦虬孙:你怎么会知道我们需要这个?

砚寒清:龙子这么着急找修儒,还能做什么?只是想不到,需要医治的是俏如来。

北冥缜:他是中毒。

梦虬孙:不用你说,这我们看得懂,不用你烦恼。

砚寒清:那同样可以用药导毒,要请修儒帮忙一下。

修儒:没问题。

(两人合力医治俏如来)

修儒:俏如来。

砚寒清:成功了。

(俏如来醒来)

梦虬孙:等一下,你的针还没拔掉,修儒。

修儒:好。(修儒拔掉插在俏如来身上的针,扶起俏如来)

梦虬孙:你怎会变成这样?是谁对你下毒?

俏如来:原本娘娘欲请我入宫,厘清霄王被刺之事,谁知中途生变,陪同的士兵皆被杀害,我也被那群人逼杀,然后……(俏如来看向砚寒清)然后我就脱困了,一路奔向潜龙崁,阻止你们。

梦虬孙:是怎样你会知道潜龙崁出事?

俏如来:这就是我所说的阴谋。经过连番设计,锋王殿下一定会联想到螭龙案卷,针对狷螭狂,然后与你发生冲突。你若因此告状,锋王殿下必再难翻身。

俏如来:殿下,自一开始,你便踏入陷阱之中,再一步,万劫不复。

梦虬孙:你认为是谁做的?

俏如来:谁得利最大,谁就是最大的嫌疑者。

梦虬孙:我选择相信俏如来,希望你不会自断生路。

(北冥缜转身离开)

俏如来:唉。

梦虬孙:别管他,如果他不想要听,也不是你的责任。

砚寒清:修儒,先帮我收拾东西。

修儒:喔,好。

俏如来:针对锋王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针对你。

梦虬孙:我?

俏如来:一旦你为了狷螭狂出头,待锋王被判罪,凶手便会设法陷你入罪。狷螭狂在海境的地位,你很清楚,在这方面,就算你怎样辩驳,也占不了上风。

梦虬孙:如果先前我的推论正确,那就赶紧帮他翻案,就不怕事情走到这种地步了。

俏如来:这就是第三步,也是凶手的最后一步,有人希望螭龙案卷,永远沉埋。一盘局,连除锋王,狷螭狂以及你,再将嫌疑全部推到我的身上,凶手收利,全身而退,甚妙。

梦虬孙:你还有心情称赞凶手?(梦虬孙转身准备离开)

俏如来:记住,别将此事上呈。

梦虬孙:我是要去找狷螭狂。

俏如来:设法安抚他吧,稍后我会亲会锋王,你不用担心。

梦虬孙:但你的毒。

俏如来:现在我未感觉任何毒素滞留体内,只要留心伤势即可。

梦虬孙:<这么快就解毒,修儒这么强喔?不对,这种速度,在海境只有鲛人之血……难道……?>(梦虬孙看向砚寒清)

砚寒清:我先离开了,修儒,俏如来剩下的伤势就拜托你了。

修儒:没问题,砚大哥慢走。

梦虬孙:<哪有可能,哈。>

梦虬孙:你好好养伤,我先离开。(此时申玳瑁来到)

申玳瑁:啊,俏如来。


【清卯宫】

(北冥华从外走进清卯宫)

北冥华:参见娘娘。

未珊瑚:华儿,日前异儿受到袭击,知道异儿动向者,唯有数人,伴风宵所言,他曾去过凉巳阁与你照过面,此言是否属实?

北冥华:伴风宵来过凉巳阁,这……并无此事啊!

北冥异:皇兄,你……

未珊瑚:华儿,你确定吗?

北冥华:儿臣句句属实。当时凉巳阁,只有儿臣与卧寅,没任何访客,当然也没见到异弟的谋士。

伴风宵:京王殿下,我们明明有……

北冥华:有什么?没见过就是没见过,本皇子没必要说谎。娘娘若不相信,可以派人询问卧寅,或者向雨相求证,看是否还有别人去拜访他的儿子。

伴风宵:<可恶,京王明知我是私自前往……>

未珊瑚:如果没人证明伴风宵曾拜访卧寅,刺杀异儿的嫌疑者,就不只俏如来了。

伴风宵:啊,娘娘属下不可能刺杀……

北冥华:所以……这是为了陷害俏如来。

伴风宵:我没……

北冥华:你为什么这样做?还要本皇子替你作伪证,还是你以为我会帮你,就因为俏如来与缜弟走得近,你到底是何居心?

伴风宵:我没做这种事情,也没胆量做这种事情。

北冥华:那是谁有胆量?异弟吗?你是想说异弟一手安排,你只是奉命行事。

北冥异:皇兄!

申玳瑁:启禀娘娘,找到俏如来了。

未珊瑚:人在何处?

申玳瑁:正在接受修儒的治疗。

未珊瑚:发生何事?

申玳瑁:据俏如来说,他是入宫途中遇袭,还险险被人下毒杀害。

未珊瑚:本宫明白了,俏如来既已寻得,撤下管制禁令,但杀害王下御军的凶手,必须彻查。

申玳瑁:是,属下马上去办。

北冥华:想不到竟然有人明目张胆追杀俏如来。

误芭蕉:最巧合的是,俏如来才被怀疑谴凶杀人,甚至可能畏罪潜逃从此消失,马上就有人追杀俏如来了。

伴风宵:你别在那误导。

误芭蕉:误导,若俏如来真被毒死,那就真的从此消失了。今日朝堂之上,是坐实了谁的罪名?娘娘,此事必须彻查。

北冥华:就怕有人不想查,什么罪名都想推到俏如来身上。

北冥异:娘娘明鉴,儿臣遇刺,左将军也有看到。

北冥华:谁知道左将军见到的刺客,是谁所派?难怪俏如来差一点就被灭口,死无对证啊!

北冥异:皇兄,你……

未珊瑚:够了!

北冥异:娘娘,请相信儿臣……

未珊瑚:本宫说,够了!你们退下吧。

北冥异:是,儿臣告退。(北冥异、伴风宵与误芭蕉离去)

未珊瑚:华儿为何还不离开?

北冥华:我担心娘娘。

未珊瑚:本宫没事。

北冥华:危机四伏,哪来没事?方才娘娘应该听出问题了,俏如来的事件只是一个警讯,异弟的野心昭然若揭。

未珊瑚:异儿受刺左将军是见证。

北冥华:刺杀皇子何等危险,寻常杀手岂有如此本领与胆量。再说,左将军也来得太巧。

未珊瑚:是本宫派左将军去保护的。

北冥华:这代表娘娘的心思被异弟掌握了。娘娘先前决定,下毒案件未结束,暂停册立王储。看来异弟心急了。

未珊瑚:有意储位,就该协助快速查案。

北冥华:如果就是异弟做的呢?凶手弄巧成拙,所以必须先找一个替罪羔羊,结束此案。当然,还有一个最恐怖的状况,缜弟与异弟本是共谋。先前异弟替缜弟说情,表面上是俏如来说服,但是也许他早有这个意思,两名皇弟的狼子野心,娘娘不可能毫无察觉。只要娘娘一声令下,儿臣愿意配合,大义灭亲。

未珊瑚:你退下吧。

北冥华:娘娘。

未珊瑚:没证据,贸然定罪,难以服众。

北冥华:但……至少一定要处置,若在纵然下去,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尺,酿成大祸。缜弟的案件,殷鉴不远,北冥皇室无法再承受这样的动荡,何况娘娘代掌王权,岂能任他们冒犯?

未珊瑚:代掌王权,终究非是真王,无法轻易处置皇子。否则先前又岂会等缜儿坐大,才有判决?

北冥华:这……

未珊瑚:本宫明白你的心意,好好保重自己才是上策。本宫累了,你也休息吧。

北冥华:是,儿臣告退。

未珊瑚:如果你还在,会怎样处理呢?欲星移。


【海境•四皇子寝宫】

伴风宵:殿下息怒。

北冥异:失败了,竟然失败了,可恶。

伴风宵:京王调转枪头,始料未及,这一定是卧寅的指示。

北冥异:二皇兄这样做,我倒是有想过。但追杀俏如来失败,却是始料未及。那是非常精良的暗杀部队,俏如来竟能躲过。

伴风宵:那群人是殿下派的?

北冥异:一群忠心的死士,你们在明,他们在暗。

伴风宵:这……所以,殿下真想杀了俏如来?

北冥异:这不是你暗示的吗?先前你分析过,俏如来屡次帮助三皇兄脱险,可能在过程中逐渐往三皇兄靠拢。详细回想,虽然我也听你的建议,在俏如来入海境时,主动交陪,但实际成果不彰。上次请我帮忙说服娘娘,赦免三皇兄,确实也像在利用我。

伴风宵:这是殿下的判断。

北冥异:这是你的判断,而我,只是相信你的判断。你,不是我的谋士吗?放心,我没怪你,只是,可惜了那群死士。此次没一蹴升天,是我对不起他们的牺牲。

伴风宵:殿下切莫这样说,属下也有责任。还有烈苍飞,最近皆没看到他。该是为殿下出力之时,竟然不见人影。虽然他的才能比不上属下,但依旧是失职。

北冥异:还是先解决眼前之事吧。

伴风宵:殿下的意思是?

北冥异:俏如来没死,加上二皇兄搅局,只怕在三皇兄之后,便是我了。

伴风宵:原本凶手已经锁定锋王,现在又出现变数,除非找到真正的凶手,否则……(突然语止,深思,看向北冥异)殿下……

北冥异:你认为是我?

伴风宵:啊,不是。怎有可能是殿下。

北冥异:罢了,你先退下,顺便注意宫内有什么风声,也好预防。

伴风宵:是,属下告退。(离去)

北冥异:凶手啊,是啊,我确实需要一个凶手。

(烈苍飞进入)

烈苍飞:参见殿下。

北冥异:你回来了。

烈苍飞:让殿下挂心了。看殿下郁郁寡欢,就知道一定出事了,殿下放心,属下一定赴汤蹈火,在所……

北冥异:好了,进度。

烈苍飞:多亏锋王推了一手,只差最后一步。

北冥异:想不到对方有此能耐。

烈苍飞:托殿下之福,才能如此顺利啊。

北冥异:但我认为必须防备。

烈苍飞:殿下担心什么?

北冥异:能排下这样的计策对付三皇兄他们,来日,也能布下相同的计策对付我们。

烈苍飞:殿下想要过河拆桥?

北冥异:若他们愿意归顺,自是再好不过。若不能……

烈苍飞:若不能就怎样?

北冥异:烈苍飞,你的思绪还是跟不上伴风宵。

烈苍飞:属下……

北冥异:放心,此事若成,你就会得到与伴风宵竞逐相位的机会。

烈苍飞:多谢殿下。

北冥异:你们都比我年长,有很多事情还需要仰赖你们。

烈苍飞:殿下太客气了,烈苍飞一定赴汤……

北冥异:好了,小心行事,记住,事成之前所有的事情与我无关。

烈苍飞:是,殿下与这些事情无关,属下不会说出去。

北冥异:你先退下。

烈苍飞:烈苍飞告退。(离去)

北冥异:都说二皇子底下尽是庸才,但我的麾下又何曾有卧寅之辈。成为再世孟尝,必须容忍鸡鸣狗盗啊!鸣声既起,盗命横行。


【凉巳阁】

北冥华:先生(京王躬身行礼),我已经依照先生的安排,想不到竟然让异弟在娘娘面前吃亏,还知道一件趣味的事情,俏如来他……被追杀了。很趣味吧,嗯,不对。先生叫我在娘娘面前作伪证,必是知道这样会造成异弟伤害,应该早就料到才是。

(卧寅不动声色)

北冥华:算了,不管先生是否知情,这项讯息,先生有何看法?

(卧寅飞出纸符:自导自演)

北冥华:自导自演,啊,原来我的猜测没错,那群杀手,果然是异弟的人。这不就代表,异弟暗中培植了势力?异弟在封地时已经笼络了不少人脉,而且多是能人异士,与我底下那群人根本不同。啊,先生,我不是说你,你是例外,没有先生我就没胜算了。

(卧寅不语)

北冥华:我知先生,不会为了这一点小事发脾气,我最尊敬先生了。是说,现在应该怎样办?

(卧寅飞出纸符:连环追击)

北冥华:追击,是要追击谁?啊,先生是要派人追杀俏如来?我明白了,这样俏如来就会以为这批人跟先前的杀手是同样的势力所派。

(卧寅飞出纸符:正好相反)

北冥华:难道是要让俏如来发现不只有一批人想杀他。

(卧寅飞出纸符:孺子可教)

北冥华:先生葫芦中卖的药,我还是看不清啊,是说先生你的字条内容怎会越来越浅。。

(卧寅飞出纸符:对牛弹琴)

北冥华:先生你今天丢了很多字条。(把字条叠好)

(卧寅身影渐隐)

北冥华:先生,先生……就这样走了,北冥华告退。


【海境某处】

北冥异:辛苦你们了,请起吧。

(黑衣人下跪在地)

北冥异:我没怪罪你们,全部起身。

(黑衣人起身)

黑衣人:不管如何,还是失败了。

北冥异:我最欣赏你们的就是不会推托责任,因为事情已经发生,推托无用,唯有设法解决。

黑衣人:残骸已经处理好了,只是想不到俏如来竟能用我们的毒反扑。

北冥异:就算这样,也不能事先下解药,更不能将解药带在身上。

黑衣人:不留蛛丝马迹给敌人分析,纵使赔上性命也要守护秘密,这是属于我们的荣耀。

北冥异:就是这种精神,才让我选中了你们,不愧是……阎王鬼途。可惜百密一疏,俏如来没事,这把火可能会烧到我的身上,为防万一,必须开始止损了。

黑衣人:我们会处理。

北冥异:你们虽然体质受药物改造,痛觉全失,但无根水所带来的影响,还是存在。身为外境之人,辛苦你们了。

黑衣人:只要殿下能顺利登上储位,海境唾手可得, 我们这帮人自然有新的栖身之所。

北冥异:若不是顾虑到途首……

黑衣人:殿下。

北冥异:我与你们接触不过两年的时间左右,你们就如此信任我。就不怕途首发现端倪?

黑衣人:两年前,我们依照殿下指示,追杀途首特使,便是我们的决心。只要事成,阎王鬼途自然易主。

北冥异:两年啊……转眼就过了两年,当初大皇兄趁乱出宫,贪图享乐,白白浪费这么好的时机。若他还在,就会亲眼见到他的好异弟抢走他的储位。对一个天真烂漫的太子而言,还是太残酷了。

黑衣人:有我们的协助,殿下能夺太子之位,自然也能夺下途首之位。

北冥异:但终究还是让那名特使逃过死劫。

黑衣人:说道特使真眉,虽然不知为何,他在不久之前,平安回到组织。但途首没查到我们身上。

北冥异:途首,恪命司啊……越来越不济了,可惜,我还是无法出海境,否则也该替你们扳回一城。

黑衣人:途首之事,由我们调查即可。

北冥异:我不是说途首,而是组织的强敌——药神。幽冥君死后,药神出头,让阎王鬼途豪无进逼的机会,万济医会真是麻烦的存在。

黑衣人:幸好识龙影临死之前,已将华佗方巾封入析元罗盘之内,待结果分析出来,我们就有机会反击药神。

北冥异:可惜万济医会的麻烦,不只这一项,更传入海境了。

黑衣人:殿下所指的是?

北冥异:冥医之徒修儒。俏如来身中剧毒。阎王仍无法索命,幽冥君一脉针术翘楚果然不凡。

黑衣人:听闻他的年纪尚小,未曾真正接触万济医会,想不到已有此能耐。

北冥异:解决药神之后,不能再出现下一个强敌,而王储偕前,我也希望减一个阻碍。杀。


北冥异:<有阎王鬼途撑腰,无论明面或者暗处尽在掌握,现在只要找一个时机。再次进逼……)>

(霄王察觉到有人跟踪)

北冥异:嗯?

(霄王继续被跟踪)

北冥异:谁?

(人影走出来)

北冥异:你是……


【试吃间】

砚寒清:终究还是惹事了,也罢,俏如来是至诚君子,可以相信,嗯。该处理正事了。

(砚寒清试毒,误芭蕉进门)

砚寒清:<如果俏如来以后找我帮忙,该怎样办?>都已经来到了,不打一声招呼?

(误芭蕉停住脚步)

砚寒清:也是,没什么好讲的。

误芭蕉:我是来道歉的,我明知道你不是记恨的人。

砚寒清:那妳还道歉?

误芭蕉:嗯?

砚寒清:只有记恨的人才需要道歉,而更多的事情道歉也无法挽回,所以道歉可有可无。

误芭蕉:你在教训我。

砚寒清:啊,妳误会了,我没……

误芭蕉:算了,这么轻易被你激怒,就偏离了我来此的本意。另一件事,我是来道谢的。

砚寒清:谢什么?

误芭蕉:我有遇见梦虬孙,多谢你愿意相信殿下,还让梦虬孙建言。

砚寒清:龙子建言什么,我不是很清楚。

误芭蕉:还有太医令那边正在研究你送过去的检验。

砚寒清:职责所在。

误芭蕉:如果你不相信殿下是无辜的,怎会一连串做这么多事情,所以,我该来说一声多谢。

砚寒清:实话说锋王是否无辜,我不是很在意。只是担心查验的过程有误。整个太医令包括我,都会有麻烦。

误芭蕉:所以,你只是想到你自己。

砚寒清:每一个人,都应该学习为自己打算,妳也是。

误芭蕉:我不想听这个!

砚寒清:我知道妳想成为女相的原因,太过执着妳会受伤。

误芭蕉:不是逃避就能不受伤。

砚寒清:我不希望妳太辛苦。

误芭蕉:这条路,我心甘情愿。

(误芭蕉离去时擦肩撞到修儒)

砚寒清:小心。(上前扶住修儒)

修儒:砚大哥,多谢你。

砚寒清:唉。

修儒:砚大哥,你怎样了?

砚寒清:唉,没事,是因为只扶住你,没接到书,依旧慢一步。

(砚寒清和修儒整理书籍)

砚寒清:走太快会错过,走太慢同样会错过。人生真是作弄人啊。

修儒:我还是听不懂砚大哥你在讲什么。

砚寒清:我的意思是,你不用照顾俏如来吗?说不定你前脚踏出房间,他也跟着离开了。

修儒:喔,他说毒患都解了,伤势也好了大半,就去处理事情了。

砚寒清:这么急?

修儒:他总是没这么闲,早就习惯了。

砚寒清:我是说你啊。

修儒:哈哈……没办法,先是娘娘,现在是俏如来,这些案件都跟下毒有关,不先研究一下,怕下一次措手不及。

砚寒清:你的判断很正确,其实帮俏如来解毒时,我就取了一点毒血,经过试验……

修儒:已经试验了,我可以看嘛?

砚寒清:好吧,让我先看……这本,这本,还有这本。你先拿着,等一下用来对照,现在你过来看。

(两人观察毒血检验,修儒翻书对照)


【海境通道】

(俏如来偶遇误芭蕉)

俏如来:误芭蕉姑娘。

误芭蕉:是你,我听说你的事情了,还好吗?

俏如来:已经无碍,看姑娘方向,也是甫从宫中走出。

误芭蕉:一点私事而已。

俏如来:我正好要去拜访锋王殿下,劳烦姑娘了。

误芭蕉: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出门之前,殿下吩咐除了宫内宣入,外客一律不见。若你有事,可以让我转达。

俏如来:没了,没事了。

误芭蕉: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殿下追上潜龙坎之事,误芭蕉代为致歉。

俏如来:我已提醒殿下,这是陷阱,梦虬孙方面我会设法压下,锋王殿下的情绪,有劳姑娘照看。

误芭蕉:我入宫前有遇上梦虬孙,他找回狷螭狂了。

俏如来:多谢,那俏如来先告辞了。

误芭蕉:如果确定阴谋者身份,你会出手吗?

俏如来:我所谓的出手,不一定是姑娘想要的。


【海境•小路上】

[突来攻击,俏如来毫无防备。虽是以一敌众,仍是处之泰然。

俏如来不杀,所以出招有所保留。但连番不停的攻击逼使俏如来力道加催。

连绵的攻击之下,又受海境环境影响,俏如来气息出现紊乱的迹象。]

俏如来:圣印莲华。(大招之下,攻势稍有减弱,但)啊!<无根水的限制,还是在动武之时浮现了。>

蒙面人:你管太多了。死来!

梦虬孙:一群野狗!(洞庭韬光飞旋而来,来势汹汹)

蒙面人:嗯?

梦虬孙:夕照染杨堤,嗄!

蒙面人 :众人,退!(逃离)

梦虬孙:看到鬼,我都还没出招。就只会欺负老实人,俏如来啊,你没事吧?

俏如来:没事。

梦虬孙:奇怪,你不是去找皇三子,为什么会被人攻击啊?还有那群人……

俏如来:我没见到皇三子,倒与误芭蕉姑娘谈了不少。

梦虬孙:啊,她喔。

俏如来:之后便如你所见,在回程时被攻击,他们出手莫名,至于身份……

梦虬孙:你有想法吗?

俏如来:他们对我讲,你管太多了。

梦虬孙:看来是有人不想让你管闲事。

俏如来:但也有可能是刻意误导。对了,你怎会来了?

梦虬孙:皇三子遣人送来口信,说是要跟我讲清楚狷螭狂的事情化解误会,我就被狷螭狂劝来了。

俏如来:嗯?据误芭蕉所言,锋王殿下情绪不佳,连我也不见,怎会突然约你会谈?何况误芭蕉也未透露讯息。

梦虬孙:也许是不想要让你干涉……啊!

俏如来:快回潜龙崁!


【海境•潜龙崁】

(潜龙崁一片狼藉,俏如来与梦虬孙匆匆赶来。)

俏如来:现场有打斗痕迹,慢了一步。

梦虬孙:狷螭狂!狷螭狂!可恶!

俏如来:对方竟是针对狷螭狂而来,嗯?(捡起一张纸)

梦虬孙:这啥?

(俏如来看过之后递给梦虬孙,只见纸上写着:用沧海珍珑交换狷螭狂。)

梦虬孙:看到鬼!

俏如来:若我所记不差,沧海珍珑是师相的佩剑。

梦虬孙:这支剑现在由我保管,而且也是代掌师相的凭据。

俏如来:如此来说,沧海珍珑在这个当下,如同印玺。你若失落,将会引起不可预料的后果。

梦虬孙:但是对方擒了狷螭狂,我们不能不救他。(俏如来沉吟)我们去禀告娘娘,请娘娘裁决。

俏如来:这一点恐怕对方也料到了。

梦虬孙:什么意思?

俏如来:整个朝野当中除了你,其他的人对狷螭狂的态度如何?娘娘、三位皇子,甚至左将军、右文丞,对狷螭狂是什么想法?

梦虬孙:他们……这有什么关系吗?

俏如来:对他们而言,狷螭狂是逆犯之后,并非一定要救的人。何况对方开出的条件是沧海珍珑,且不用说娘娘,换成锋王殿下,怀疑狷螭狂自导自演也不是不可能。

梦虬孙: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俏如来,莫非连你都怀疑他?

俏如来:我没这样说。

梦虬孙:你难道就没想过,说不定这是其他皇子的阴谋?目的就是为了让这种想法蔓延。先别提到皇三子的看法,说不定请人带口信的真的是他,这是他的两面手法。

俏如来:相处过后,我认为锋王殿下不像这种人。

梦虬孙:你也与狷螭狂相处过,他还帮助你们对抗魔世。所以这几日下来,你认为他是这种人?

俏如来:好吧,就先回禀娘娘,但切莫声张。若让其他皇子知情,只怕沦为下一场纷争的开端。

梦虬孙:我知道,走吧。


【海境•小路上】

(梦虬孙与俏如来去往清卯宫的路上,俏如来步伐渐思渐缓)

梦虬孙:(回头)嗯?你是怎样?(俏如来恍若未闻)俏如来!

俏如来:原来如此。

梦虬孙:你到底是在讲什么?

俏如来:看来海境之内,不只一股暗流。

梦虬孙:啊?

俏如来:详细回想,那群用毒的蒙面人,与先前袭击我与修儒的该是同一批所派,特征是痛觉全失。而我回潜龙崁时所遇到的杀手并没这种特征,也不是真心想取我性命。

梦虬孙:刚才我若没赶到,你就被捞起来了,还讲大话。

俏如来:至少他们没必死的决心,与其说是取命,不如说是传达讯息。

梦虬孙:你是说,不只一股势力搅局的讯息?但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俏如来:利用我去牵制暗流,敌人的敌人就是暂时的盟友。

梦虬孙:这如意算盘也太天真了。你该不会真的在考虑吧?

俏如来:甘愿被利用,有时候能钓出更大的猎物。

梦虬孙:你是在玩命吗?啊算了,反正我也无法抽身,那你认为绑走狷螭狂的是哪一方的势力?

俏如来:觊觎你的相位,或者认为你的相权碍事者。

梦虬孙:目前为止,我只拿沧海珍珑压过皇二子和皇三子,莫非……(震惊之下突然又发现异动)你……

俏如来:来得好快!(一蒙面人现身)

蒙面人:开始谈判吧,海境的贵客以及,鳞族的孽种。


[诡异人,诡异局,一场足以动荡海境政权的交易,两道暗流虎视眈眈。

阎王鬼途潜伏海境,是否会让药神卷入风波呢?

另一股势力会与俏如来暗中调查之事有关系吗?

剧情即将进入新篇章,欲知精彩后续,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十八集。]


【荒废古刹】

[夜,盈月悬空,月色映射在一处人迹罕至的荒废古刹。]

(大地震动,金戈声起,天降光芒)

众喊杀声:杀啦……杀啦……杀啦……

魔性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道天雷劈开古刹中石像,烟尘散尽之后,一片寂静。突然地面震动数下,地底伸出一只血手。]

神秘人:哈哈哈……

(一把烈火烧尽了古刹)


【海上•船头】

(剑无极遥站船头凝视远方,手抚逆刃,思绪万千)

剑无极:<东瀛……>

(回忆:

宫本总司:你确定想清楚了?也许这一趟出去就再也没机会回到东瀛了。

剑无极:没差啦,反正我在这也没剩什么可以留恋的。)

船家:少年仔,少年仔?

剑无极:啊。(醒过神来)

船家:少年仔啊,你还好吧?开船之后你就一直站在船头,是在想什么啊?是在想故乡的事情啊?

剑无极:没啦,是在想一些往事。

船家:喔,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很久没回来,在想家了。

剑无极:家吗?哈!(回忆起痛苦的过往)

船家:不用怕啦,等你回去之后,你就会知道一切跟你想的完全不同。哦,相信大叔,大叔我做这行这么多年啊,像你这种情形我看很多了。

剑无极:嗯。

船家:也差不多准备靠岸了,你自己准备一下,我先来去帮忙。(离开)

(剑无极站在原处,低头看向手中之剑,思绪不明。船终于靠岸,剑无极飞身下船)

剑无极:大叔,多谢你。(拿出钱袋递过去)

船家:都同乡,这钱就不用了。

剑无极:这怎么好意思。

船家:我说不用就不用,少年人这么客气干嘛。而且我看你,也不像会客气的客人啊。

剑无极:哈哈,这样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船家:少年仔,要记得喔,就算啊,那个事情再怎么复杂,总归是自己的故乡,没什么好怕的啊。

剑无极:好,我会记得,大叔你自己也要保重喔。故乡,我回来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