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集数 第1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761826230
备注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十四集  难以抉择的取舍


录入:恋白、余生、杏花不吃鱼
校对:叶清眉


【暗夜•小树林】

公子开明:我要你替我对付神蛊温皇。(走进剑无极)

剑无极:(推开公子开明)你说什么?我怎有可能做这种事情!

公子开明:我还以为你跟温皇是仇敌。

剑无极:你怎会知晓?

公子开明:拜托一下,我又不是刚来人世。不悔峰剑决在人世算是重要的大战,我会不知道吗?

剑无极:没错,我跟他是有冤仇,但这不表示我就会暗箭中伤他。

公子开明:那你要靠自己的本领报仇,跟他定孤支?

剑无极:天才剑者有天才剑者的做法,无论是定孤支还是跟人配合,我想报仇也要光明正大向温皇挑战。

公子开明:别假了,你早就不想报仇了。也难怪,毕竟凤蝶跟温皇的关系……

剑无极:公子开明,不中听的话别一直讲,怎样算也是你欠我一条命。

公子开明:就是因为你救了我,我才知道你还有一点正义感,不是全然被私情蒙蔽,才会找上你。

剑无极: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公子开明:我是一个来自魔世爱好和平的魔,为什么有人要对付我?为什么要杀我?(剑无极不语)原因只有一个,我留在人世的原因就是为了带回那五百畸眼族民。为了阻止这件事情发生,对方才有杀我的理由。

剑无极:是什么人?

公子开明:可能是之前你在落陨之谷遇到的人。这武林中还有一股暗流潜伏,他的目标跟墨家有关,因为他也同时挑起了苗疆军师跟落翅仔、苗疆王爷之间的矛盾。无论如何,我可以确定他们要温皇放出那五百畸眼族民,这必定是他们的目标之一。

剑无极:那五百畸眼族民都是平民,就算会武功,也算不上什么重要的战力。

公子开明:虽然不是重要的战力,但是畸眼族都有特异功能,他们的邪眼各自有不同的功效。还有,元邪皇是他们的英雄,元邪皇死,他们对人族必然抱着重大的仇恨。这五百只魔跑出去,他们会怎样做?你保证他们不会对人族报复?

剑无极:是俏如来跟我救了他们,他们为什么要报复?

公子开明:人心都没这么善良了,何况是魔?

剑无极:也有魔族为了保护海境死在元邪皇手上。

公子开明:战局状况不同,承受恩情的状况也完全不同。再退一百步讲,就算这五百畸眼族民知恩图报,你能保证当中没坚持要为元邪皇报仇的极端分子?

剑无极:他们起不了什么作用。

公子开明:不需要太大的作用,只要一点点。人魔不两立,中原对魔族的痛恨你非常清楚。就算俏如来带领着尚同会的这段时间,仍然无法化消尚同会对魔族的仇恨。这五百畸眼族民散入人世遭遇攻击,是否需要反击?仇恨的种子早就种下,现在只需要让它发芽。

剑无极:这对阴谋家有什么好处?

公子开明:制造混乱就是好处。另一个好处就是,你刚才不是讲了?是谁救走了畸眼族民。雪山银燕失踪前保护了元邪皇,这是落翅仔的诡计,他要利用银燕攻击俏如来——虽然这样讲很难听,但是银燕失踪对俏如来绝对是好事,尤其是他为了阻止元邪皇而失踪。但如果这五百畸眼族民与中原群侠再起冲突造成伤亡,这笔账要算在谁的头上?难道是我?当然是俏如来。剑无极,你不帮我,就等于陷俏如来于不义!

剑无极:只要救出凤蝶,这就不是问题。

公子开明:要怎样救,你有办法了没?

剑无极:狐狸怎样会藏,尾巴总是有露出的一天,尤其是他以为自己占尽上风之时,尾巴就会摇得藏不住了。

公子开明:这我相信,但是我怕如果温皇先答应放走畸眼族民,那一切不就来不及了?

剑无极:对方还未有讯息,你怎能如此断定?

公子开明:当对方有讯息来的时候,就是你抉择的时候了。你,不会为了救你的凤蝶放走那五百畸眼族民吗?当你这样做的时候,想清楚,你是害到谁!害到无辜受牵连的人,也有可能害到俏如来,因为落翅仔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剑无极:我不可能帮助你,公子开明,无论对方开出怎样的条件,但我也不可能伤害俏如来。

公子开明:只怕你身不由己。

剑无极:走吧,若是让温皇发现,又要一场恶战了。

公子开明:战,公子开明没在怕。

剑无极:你都输一次了。

公子开明:那并不表示我会输第二次。(装酷)我来去了,我讲的话,你好好考虑。那五百畸眼族民的危害你自己斟酌。(离开)


【海境】

(北冥缜、误芭蕉与众海境卫兵对峙,未珊瑚来到)

未珊瑚:缜儿。

北冥缜:儿臣参见娘娘。

误芭蕉:误芭蕉参见娘娘。

(未珊瑚扫视误芭蕉与北冥缜,北冥缜环顾四周情形)

北冥缜:娘娘毒患方解,便出宫领众而来,未知有何要事?

未珊瑚:本宫有两件事情劳烦缜儿。

北冥缜:请娘娘指示。

未珊瑚:第一,撤下所有监管兵力,让左将军率王下御军接手所有的监管任务。

北冥缜:但是……

未珊瑚:本宫已经率先彻查王下御军,确认排除他们的嫌疑,缜儿不用担心,尽管交接便是。

北冥缜:娘娘为何突然做此决定,是否能让儿臣明白?

未珊瑚:你是不相信本宫的调度?

北冥缜:儿臣不敢。只是王下御军交接之后,能掌控的范围不脱紫金殿。另一名受监管的人狷螭狂,儿臣与梦虬孙协议将他暂留潜龙崁,或者此人交给儿臣监管。

未珊瑚:监管潜龙崁的兵力也撤下吧。

北冥缜:难道娘娘想让狷螭狂入宫?

未珊瑚:向狷螭狂说明状况,让他明白他的一举一动将会牵连梦虬孙,便能达到限制之效。(北冥缜不语)还有疑虑?

(北冥缜眼神示意误芭蕉,误芭蕉摇头不语)

北冥缜:没有。儿臣遵旨。敢问娘娘的第二件事。

未珊瑚:本宫想请误芭蕉前往清卯宫做客。

北冥缜:儿臣不解。莫非这就是娘娘亲自率众的原因?

未珊瑚:只是想了解一些事情,缜儿若不放心,可以陪同。

北冥缜:儿臣并无臆测之意。

误芭蕉:误芭蕉遵旨。

北冥缜:若娘娘不介意,儿臣愿陪同。

未珊瑚:嗯,都随本宫回宫吧。

北冥缜:是。


【海境•御膳房】

(研寒清摆放酒菜,俏如来与梦虬孙对话)

俏如来:你说当年三王之乱是皇贵妃娘娘为鳞王运筹帷幄?

梦虬孙:是啊,当初皇四子年幼,对事件始末不清楚是正常。我也可以理解当初经历事件的其他人,不想对诸位殿下提起的用意,但怎会连娘娘都连功劳推给欲星移?

俏如来:也许娘娘对事件由谁解决并不介意。

梦虬孙:娘娘度量真大,欲星移夺走了她原本该享有的机会,竟然连一点怨恨也没有。

俏如来:什么机会?

梦虬孙:老实讲,当你听到娘娘是王的智囊,难道不会认为她屈居后宫,大材小用?(研寒清留意对话)

俏如来:若这是海境成规,俏如来无从置喙。

梦虬孙:但是这个成规,是欲星移造成的。

俏如来:师相。

梦虬孙:对啊,若欲星移有远见,就应该替娘娘争取政权一席之地。结果呢,他反其道而行,竟然向王建言,严禁后宫干政!(俏如来思虑万千沉默不语,研寒清闻言侧目)权力,就为了权力,你知道他做过什么事情?最后,就是你所看到的,王之下,师相最大。这是他的成果,而这个成果又是用多少人去换的?

俏如来:<当时欲师叔已经是九算,此举明显是为了提高权力,以利推动墨学。欲师叔…… 唉。>

梦虬孙:现在,他什么都抛下了,就以为不用偿还了吗!(惆怅)

俏如来:梦虬孙……

梦虬孙:我没事。比起这过去的事情,现在应该处理的才是紧要之事。这个太虚海境不是没有欲星移就撑不起来。其实这也是一个机会,如果娘娘能处理好王储之争,等王醒过来,说不定有机会让王改一下规矩。现在欲星移倒下了,没一个人帮助王,实在也讲不过去。

俏如来:不是还有你吗?

梦虬孙:我?哈,我只是代掌师相,等王醒来,就不要接这个职位了。

俏如来:鳞族制度,一王一相。若储君真的选出,在辅佐谋士跃登下一任相位之前,总要有人坐这个位置。

梦虬孙:这个人,不一定要是我。

砚寒清:微臣倒认为,龙子可以一试。

俏如来:原来砚寒清也这样认为。

梦虬孙:砚寒清,没你的事,别再那边乱插嘴。

砚寒清:龙子与贵客在这里谈事,微臣不免听到,一不小心就多讲了一两句,还请海涵。

梦虬孙:现在是在嫌我们吵就对了。

砚寒清:微臣不敢。

梦虬孙:不要紧,之后你就允许我在这里偷吃东西一次,我就原谅你。

砚寒清:那微臣会先记录。

梦虬孙:记录这个是要做什么?

砚寒清:找时间上呈给皇贵妃娘娘。

梦虬孙:呃……娘娘现在很忙,没时间管这种小事,不用劳烦她。

砚寒清:也是。现在诸位殿下有事皆向娘娘请益,若娘娘真如龙子所说,才德兼备,恐怕也是不得闲了。

(听得此话,俏如来回忆起遇到几位皇子时的情形:

北冥缜:误芭蕉,我们走吧。

误芭蕉:是。(两人离去)


俏如来:霄王殿下。

霄王:俏如来。)


俏如来:只有锋王殿下的方向不同。哎呀!(恍然大悟后疾奔而去)

梦虬孙:是怎样了?喂!俏如来!唉,砚寒清,我也先走了。

砚寒清:恭送龙子。


【海境•室外】

梦虬孙:(追上)俏如来,你是在中邪啊?怎会提到皇三子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俏如来:我从清卯宫出来之时,京王殿下正好要进入,然后锋王殿下便离开了。

梦虬孙:有什么问题吗?

俏如来:之后我们遇到霄王殿下一行人,还记得他们的方向吗?

梦虬孙:我哪有那种闲时间注意。

俏如来:是清卯宫。三名皇子,有两名前往见娘娘,在这种时刻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梦虬孙:你是担心皇二子、皇四子会借机搬弄?

俏如来:你尚未回海境时,锋王下令军管整个皇城,引起京王不满。霄王虽未明显表态,但也未必赞成锋王之举。

梦虬孙:我想说你对皇四子印象不差,想不到对他亦有防备。

俏如来:皇室争权,谁无心机,只是看怎样使用、何时运用。我不能确定他们会向娘娘说什么,只能先确认现况。

梦虬孙:但是这个方向不是清卯宫。

俏如来:先往潜龙崁。你讲过,锋王与你争执之后同意让狷螭狂待在潜龙崁接受监管。

梦虬孙:讲到这我就气,竟敢踏上我的地盘。

俏如来:先回去一观吧,也许我所猜想的已经发生了。


【海境•寝宫】

(北冥华独坐喝酒,北冥异进来)

北冥异:皇兄,方才我听说三皇兄被娘娘召见了。

北冥华:应该还有误芭蕉吧。

北冥异:娘娘会相信我们的话吗?

北冥华:让娘娘更相信不就好了。倒是……异弟,我还以为你会认为这样不好,毕竟你在他人眼中是很谦逊温和的人啊。

北冥异:毒害娘娘,就算我再怎样温和也无法原谅!

北冥华:是啊,更无法原谅的是凶手不断撇清关系让众人抓不到。

北冥异:皇兄意有所指。

北冥华:缜弟讲过,任何人都该被怀疑,不是一副义正严词的模样,就与凶手无关。温和的人,通常包藏不可知的祸心,下起毒手更不会引人怀疑,你说是吧,异弟?

北冥异:照这样说,先前皇兄不断暗示娘娘立储,企图心强过我与三皇兄,是不是更该被怀疑?

北冥华:嗯?

北冥异:但若是这样,该怀疑的人就很多了。皇兄近日与右文丞接触频繁,右文丞与砚寒清薄有交情,砚寒清又跨足太医令与御膳房。而娘娘会中毒也是御膳房准备的酒……

北冥华:异弟!别太过分。

北冥异:那方才又是谁先怀疑我?但我认为目前动作最频繁的还是三皇兄。

北冥华:唉,若缜弟真是阴谋家,到了这一步,突然被娘娘约谈等同功败垂成,一定会很遗憾。

北冥异:我们都很清楚三皇兄的个性,他,不是轻易放弃之人。

北冥华:若是这样,你认为缜弟是否有可能会狗急跳墙、变本加厉?

北冥异:皇兄认为会怎样发展?

北冥华:那你认为呢?(话锋一转)唉,可能性太多了,问我做什么?去征询你身边的谋士意见。

北冥异:皇兄也是吗?

北冥华:我,哈,我的谋士与你们的等级不同。(拍拍北冥异肩膀)缜弟有兵权,你有人脉,我有他。这样,勉强公平,哈。


【还珠楼】

黑衣人:剑无极。

剑无极:嗯?

黑衣人:将这封信交给还珠楼主。

剑无极: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黑衣人:你能做主吗?

剑无极:那也轮不到你们作主。

黑衣人:信在此,交不交,由你。(说罢将信扔出)我已经转达了,你自己处理吧。(离开)


【还珠楼大殿】

(剑无极执信进入)

神蛊温皇:有消息了?

(将信递给温皇)

神蛊温皇:这封信你看过了吗?

剑无极:没。

神蛊温皇:如果这些年你有一点长进,大概就是知晓自己不该做什么。(展信观视)这封信要我明夜前往天擎峡与他们的首领会面,他会带凤蝶与我交换人质。

剑无极:那我……

神蛊温皇:你可以离开了。

剑无极:但是我还未见到凤蝶。

神蛊温皇:见她做什么?

剑无极:我……我知道是我没保护好凤蝶,我的心意你不用怀疑,我会强,强得足够保护凤蝶!如果你不相信我,我会证明,证明到让你相信为止!

神蛊温皇:凤蝶为什么需要被保护?是你将她推入危险的漩涡,只要你在武林走踏的一天,你就会将凤蝶卷入争斗,你的行动有危险,凤蝶就会因为想帮助你而卷入危险,你……就是危险。(剑无极震惊)藏镜人就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拒绝与忆无心相认;史艳文明白这个道理,曾想过让儿子远离武林;你没史艳文的能力,却将凤蝶卷入风波之中,今日吾能救回凤蝶,明日又当如何?你能变强,对手就能用出更卑鄙的手法,阴谋、算计、下毒、暗算,在你有能力保护凤蝶之前,凤蝶早就死了。还是凤蝶与你能各自不牵挂对方?

剑无极:啊……

神蛊温皇:我试探过你,地门之乱我让你与我同行,元邪皇现世,吾让你试探魔世,在你答应的同时,可曾想到凤蝶?没。你永远是一个麻烦,就算变强了,仍然也是麻烦,你……不可能让凤蝶幸福!

剑无极:我……不能让凤蝶幸福……(剑无极深感挫败)

神蛊温皇:所以这个秘密已经到了告知你的时刻了。

剑无极:什么秘密?

神蛊温皇:你从东瀛浪人身上取得的那口逆刃刀,你可知是何来历?

剑无极:哈?

神蛊温皇:为什么他在自尽之前说你问错问题?这口逆刃刀出现在中原,明显是来自东瀛,与宫本总司传给你的兵器相同,表示系出同源,他将这口刀交你,就是告知你在东瀛有事,但若有事,为何不直说,却又自尽?因为将刀交给你的人,不能让你知晓他真正的身份,这就表示东瀛生变了。

剑无极:我不信!你骗我!如果真是这样,你为什么现在才讲?

神蛊温皇:再一次,你只想到你自己。你回到东瀛,打算带着凤蝶同行吗?你想将他再次卷入危机当中,还是留她在中原等你?

剑无极:我……

神蛊温皇:离开,东瀛是你的故乡,你该回去了。

剑无极:但是我还未找到银燕,还未见到凤蝶!

神蛊温皇:雪山银燕的事情史艳文会处理,至于凤蝶,我会对她说你不告而别,这是最好的结束方式。你的船已经准备好了,今夜离开,明日之后若再让我见到你,我会同样对凤蝶讲你不告而别,差别只在……是我亲自送你一程。

剑无极:我……(剑无极转身离开)


【海岸】

(船只静立,剑无极行来)

剑无极:是我……害凤蝶卷入危险之中……

[当头棒喝,让剑无极内心波动不已,这个武林终究残酷,难道维持正义错了吗?难道偿还恩义错了吗?]

剑无极:温皇讲的没错,只要我在武林走跳的一天,凤蝶就一定会被我牵连,就算我变强了,对方也能用尽各种手段暗算我,甚至我越强,凤蝶就越危险。难道我真不能给凤蝶幸福?东瀛,我的故乡……啊……(走向船只)始,大哥……在故乡……等你。

(失落而行,却在船前猛然停下脚步)我就这样夹着尾巴回去吗?天擎峡!(转身奔向天擎峡)


【太虚海境】

(俏如来与梦虬孙同行,路遇北冥华)

俏如来:嗯?是京王殿下。

梦虬孙:别理他,我们绕一下就不用跟他打招呼了。

俏如来:你好像特别讨厌他。

梦虬孙:啰嗦啊,不是要赶回潜龙崁?(北冥华望向二人)惨,他看到我们了。

北冥华:诶,俏……

(此时!北冥华身后突现黑衣蒙面人,持刀砍向北冥华,俏如来及时反应,护住北冥华对上黑衣人)

俏如来:小心!

北冥华:啊……

俏如来:哈啊!

(俏如来一个横腿扫向黑衣人,两人分开之际后方梦虬孙持棍补上,与黑衣人缠斗起来)

梦虬孙:看到鬼!

黑衣人:哼!

(见势不妙,黑衣人果断转身离开,梦虬孙亦追去)

梦虬孙:别跑!

俏如来:梦虬孙!

梦虬孙:就说别跑了还跑!嗄!

(黑衣人与梦虬孙再次激斗)

梦虬孙:嗄!<他可能就是凶手,抓到他就能让案件结束。>

(黑衣人欲强行突围,却处处受阻)

黑衣人:啊……

梦虬孙:怎能让你跑掉!

黑衣人:哼!

[来者数度欲逃,梦虬孙不敢轻心,凶案的线索怎能放过,却见缠斗时久,竟显剑上不凡。]

梦虬孙:<鳞族竟有这样的剑术高手。>可惜用错地方了!归帆定风波!嗄!

黑衣人:哈啊!

(就在梦虬孙欲一剑补上,黑衣人却突感不适,趁梦虬孙惊疑之际转身再逃)

黑衣人:哈。

梦虯孙:别……

(梦虬孙再追,却见黑衣人动作迅速,逃离无影)

梦虬孙:可恶。我一定会抓到你!(转身回找俏如来)那个皇二子呢?

俏如来:盛怒之下离开了。

梦虬孙:是在气什么?

俏如来:他说甫出房门,便有人想对他不利,想要面呈娘娘。

梦虬孙:我也想不出来有人这么大胆,明明我们也在这里。

俏如来:这件事情确实有疑点。

梦虬孙:我没抓到那个人,但是也看到疑点,在对战的最后,对方好像身体不适。

俏如来:你怀疑什么?

梦虬孙:直觉想到是无根水的影响,但不敢妄断。

俏如来:会受环境限制?回潜龙崁的路上说明吧。(二人离开)


【清卯宫】

北冥缜/误芭蕉:娘娘。(行礼)

未珊瑚:不用如此拘束。

北冥缜:娘娘还未说请误芭蕉来清卯宫何事。

未珊瑚:只是有一些问题,还请误芭蕉照实回答。

误芭蕉:是。

未珊瑚:自你成为缜儿谋士至今已经有多久了?

误芭蕉:一年有余。

未珊瑚:雨相赐你冷簷知雨之称后,你又是如何成为缜儿的谋士?

误芭蕉:毛遂自荐。

未珊瑚:在此之前,你身在何地?

误芭蕉:游历其他封地,途中便已拜入师尊门下。

未珊瑚:原来你遇上觞儿之前便是雨相之徒了。你的名号在为人所知开始直到辅佐缜儿,不到两年便有此成就,同为女子,本宫深感钦佩。

误芭蕉:娘娘才德非是误芭蕉能及,此言让误芭蕉惶恐了。

未珊瑚:这是你自己精进的结果,也是你的选择。说起来是觞儿与梦虬孙有欠于你,(误芭蕉与北冥缜对视一眼)这样说,你与本宫倒也相似,在本宫尚未入宫之时,也曾有一段过去,后来因为先王召见,本宫遇见了王,成了当今后宫最后一名妃子,更遇上了三王之乱。

误芭蕉:这个事件误芭蕉略有耳闻。

未珊瑚:亲眼所见,亲身所历,总是与耳闻有所不同,不是每一个人都渴望经历这样的事件。但现在本宫却有一种预感,也是身为女人的直觉,三王之乱,恐怕重演。

误芭蕉:误芭蕉相信,无人敢掀此乱。

未珊瑚:从来未曾想过,经过有心人推动便开始想了,从来不敢多求,在有心人建议下便开始求了。有时候所谓的有心人不是当事者,而是辅佐者。(气氛一时凝结)缜儿,本宫相信这次你平白无故入宫,本宫诏书虽传达所有年满弱冠的皇子,却非强制执行,既然你来了,表示你明白本宫的意图,也有意证明自己的能力。

北冥缜:娘娘……

未珊瑚:然而操之过急,容易启人疑窦。比如说,在本宫中毒之后,宫内竟也马上传出王险受刺的消息,你在第一时间军管,虽出自好意,却于礼制、职权不合。

北冥缜:事态紧逼,情非得已。

未珊瑚:本宫明白,但王出征金雷村,甚至之后元邪皇之祸扩张,也未曾看你如此急躁,怎会在此时就失了沉稳?

北冥缜:这……

误芭蕉:娘娘,殿下是顾及规矩才不派兵,非是故意不调动兵力。

未珊瑚:也就是说缜儿曾经有此意愿了?事态紧急,情非得已,相同的话用在当时也是合情合理,无人敢辩驳,就是因为事件有了比较,才会众心不服,缜儿,你明白本宫的忧虑吗?

北冥缜:是儿臣思虑不周,调度失察,请娘娘降罪。(单膝跪下)

误芭蕉:殿下!(随即亦跪)娘娘明察,殿下通晓军防,用兵亦有己见,但这一年来也会采纳属下意见,因为殿下信任,所以多数采纳,若因此引起娘娘疑虑,请娘娘责罚误芭蕉便可,勿怪罪殿下。

未珊瑚:你们先起身吧。(二人起身)本宫相信,缜儿戍守边关多年的经验,也相信雨相之徒的能力,本宫的用意只是在提醒你们,所有的动作不只要说服本宫,还要说服其他的人。尤其缜儿,你与你的父王已经太过疏远,现在梦虬孙已经取回丹药,若王痊愈醒来,看到这番光景又会怎样看待你?多一份心思是好事,只要这份心思是好的,误芭蕉,希望你能谨记本宫的话。

误芭蕉:误芭蕉明白。

未珊瑚:本宫该说的都说了,你们也去休息吧。

北冥缜:是,儿臣告退。

误芭蕉:误芭蕉告退。


【海境•室外】

(北冥缜两人离开清卯宫)

误芭蕉:殿下……殿下。(北冥缜不回答,径自离开)

误芭蕉:唉。

北冥华:缜弟,怎会走得这般紧急?

误芭蕉:回禀京王殿下,吾主尚有要事……

北冥华:我们兄弟讲话,你插什么嘴?

北冥华:刚才本皇子来的路上,见到王下御军正在交接监管事务,看来是娘娘有所安排了?

误芭蕉:宫内之事,娘娘自有调度。

北冥华: 讲得很冷静,其实是不甘心吧,因为阴谋被揭穿了。

误芭蕉:请京王殿下自重。

北冥华:自重什么?(北冥华作势欲打误芭蕉,北冥缜回头看见,狠狠握住北冥华的手)

北冥缜:皇兄,适可而止。

北冥华:你抓痛我的手了。

误芭蕉:殿下。

北冥缜:你先回去。

误芭蕉:是。(误芭蕉先行离开)

北冥华: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吗?(北冥缜放开手)

北冥华:为了一个女人,就对我这么没礼貌,缜弟,这不像以前的你。

北冥缜:方才的挑衅,也不像是以前的皇兄。

北冥华:挑衅,哼,我只是想提醒你,别被旁人蛊惑了。

北冥缜:多谢皇兄关心。

北冥华:你这句多谢,又有多少真心?(北冥华准备转头离开)

北冥缜: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北冥华停步)大皇兄还在时,我们兄弟……

北冥华:这种时候,就记得兄弟了?

北冥缜:不是一直都是吗?

北冥华:想动之以情,我以为你是所有皇弟中,最拘谨,最不懂矫饰的人。

北冥缜:我一直都没变。

北冥华:错了,在你决定入宫的那一刻,就什么都变了。

北冥华:坦白说,你是最不合群的皇弟。每次宴席,你总推托公务繁忙,不便出席。每当我们想为你的生辰祝贺,你也不愿大肆铺张,就算是我想全部包办,也被你拒绝。

北冥缜:众兄弟的心意,薄礼已够。

北冥华:是,你总是这样说。但就是这样的你,才让我们格外安心。虽然父王对你有所疏离开,我还是将你当成好兄弟。

北冥缜:我明白,皇兄你总是最慷慨的那一个,有什么东西,都愿意拿出来与我们分享。

北冥华:所以,你们就吃定我这点,要将我王储之位拿出来分享吗?

北冥缜:我绝无此意。

北冥华:你当然没这个意思,因为储位无法分享,终究只有一人可得。

北冥华:现在,你的兵权对我们无用,只是一名普通的皇子。娘娘就算了,至于梦虬孙,只要有那口沧海珍珑,谁也奈何不了他。

北冥华:忘记告知你,方才我被蒙面人攻击了,俏如来跟梦虬孙都有看到,小心了,嫌疑者。


【海境•御膳房】

(砚寒清正在准备膳食,北冥华走入)

砚寒清:啊。

北冥华:啊什么?我问你,凶手找到了吗?是缜弟还是异弟?

砚寒清:这……微臣只负责验膳,对于凶手……

北冥华:没想法就没想法,办事不力就办事不力,找什么理由?(北冥华一掌拍向桌子,桌上汤水溅湿衣衫)

北冥华:好啊,连小小的汤品,也跟本皇子……(北冥华看向桌上汤品)

砚寒清:殿下。

北冥华:是晶珠凉。

砚寒清:因为近日殿下心浮气躁,微臣知晓……

(北冥华端起晶珠凉)

砚寒清:殿下……

(北冥华端着晶珠凉离开)

砚寒清:唉。


【海境•鳞王寝宫】

(鳞王寝宫内,修儒正在诊治鳞王,北冥华端着晶珠凉走进来)

修儒:是京……

北冥华:你先出去。

修儒:可是……

北冥华:叫别人先别来打扰,拜托了。

(北冥华将修儒赶出)

修儒:我……

(北冥华看向鳞王,又转头看向晶珠凉)

北冥华:儿臣知晓,父王现在还不能吃。

(北冥华端起晶珠凉,舀起一勺下嘴)


(北冥华回忆中——

(鳞王端着晶珠凉,正在品尝)

北冥华:父王怎样?

北冥封宇:这道晶珠凉……

北冥缜:儿臣……(北冥缜进入正准备行礼,被北冥异摇头示意打断)

北冥封宇:父王可以再喝三碗。

北冥觞:真的吗?(北冥华暗自高兴)这是华弟亲自准备的。

北冥华:皇兄……

北冥异:原来二皇兄的手艺这么好,父王,这可是二皇兄的心意啊。

(鳞王又喝了一口)

北冥封宇:哈。

(北冥异上前给鳞王按肩,北冥觞搂着北冥华,一家其乐融融))

(北冥华看着父亲,想起往事,喝着晶珠凉,眼泪却停不下来,滴入碗中)

北冥华:真讨厌,这碗汤愈喝愈多。

北冥华:继续办正事了。(北冥华起身离开)


【潜龙崁】

梦虬孙:左将军和所有的兵士都撤离了?

俏如来:果然如此。

狷螭狂:俏如来,梦虬孙,你们不是正在宫中吗?

梦虬孙:就顺便回来巡一下。对了,他们是什么时候撤走的?

狷螭狂:不久之前,锋王殿下亲自来此,向左将军说,所有的监管,移交王下御军,左将军便回宫了。

梦虬孙:然后就没派兵守在这里?

狷螭狂:嗯。

梦虬孙:这么放心?

俏如来:我想,锋王殿下应该是说了什么,用言语禁锢,代替监管狷螭狂。也许是……与梦虬孙有关,对吧?

梦虬孙:所以皇三子威胁你?

俏如来:别激动,这应该不是锋王殿下的意思,而是皇贵妃娘娘要他转达,甚至军务交替,是娘娘的旨意。

梦虬孙:是娘娘?

狷螭狂:锋王殿下离开前,确实有告知左将军,直接向娘娘回覆命。

梦虬孙:为什么是……俏如来,这就是你讲的变数?是皇二子皇四子在背后搞鬼?

俏如来:若娘娘真如你所言睿智,京王,霄王未必能煽动她,但娘娘必须有所动作,否则难以服众。

梦虬孙:是为了避免被人设定立场,同时维持王储争夺的平衡。

俏如来:就如同你代掌师相,只要一找到理由,所谓的代掌王政,也不是这么不可动摇。

梦虬孙:哼,代掌又如何,有谁像娘娘这样,拥有经过事变经历的手腕?何况宝躯未姓,也不是在吃素的。

俏如来:宝躯未姓?

梦虬孙:是啊,历代后宫,都有宝躯未姓一席之地,用中原的时间来算,应该是自盛朝就有的殊荣。不过麻烦的是,娘娘没有子嗣,否则这场闹剧,根本不会发生。

俏如来:其实,这也未必是闹剧。

俏如来:既然监管由王下御军接手,太医令方面,应该也会适时松绑,再加上修儒协助,你带回的药,也能顺利审查。

梦虬孙:这也说起来,皇二子和皇四子倒是帮了大忙。

狷螭狂:但意图加害王与娘娘的凶手,还是没头绪。

梦虬孙:这就是最麻烦的地方,只要凶手一日没找到, 每一个人都有可能被当成嫌疑的对象,包括你,狷螭狂。而三位皇子当中,皇三子对你的意见最多,也许他……不会放弃针对你。


【海境•室外】

误芭蕉:殿下。

(北冥缜不答,默默走开)

误芭蕉:这盘局,还没有输。(北冥缜停步)若轻易止步,这一路的排布,就真的前功尽弃了。殿下甘愿吗?

北冥缜:你认为我该怎样做?

误芭蕉:只要殿下愿倾尽所有,孤注一掷。


【海境书房】

(某人在纸上写了什么)

【海境•另处】

(北冥缜的军队准备离开)

鳞族士兵一:急报,急报。(其他士兵回头)宫内急报。(士兵们互相传阅信件)

鳞族士兵二:怎会这样?

鳞族士兵三:怎样了?

鳞族士兵三:可恶,太放肆了。

鳞族士兵二:这是殿下的笔记无误,我们该怎样做?

鳞族士兵三:众军,回头。


【紫金殿】

北冥华:娘娘,大事不好了,海境堪忧啊

未珊瑚:华儿,礼数。

北冥华:是,儿臣向娘娘请安。唉,娘娘,儿臣句句属实啊。

未珊瑚:你身为二皇子,该有皇室威仪,为何比起缜儿、异儿,你总是少了一点沉稳?

北冥华:娘娘到现在,还在帮缜弟讲话?

未珊瑚:缜儿之事,本宫已经约谈过了,误芭蕉并未透露出任何端倪。至于缜儿,他似乎不知情。

北冥华:娘娘就是太善良了。缜弟……唉,缜弟啊……唉,不是儿臣要怀疑缜弟,实在是这件事情,发生得太过巧合,儿臣一时之间心乱,自然就往他身上想了。

未珊瑚:发生何事?

北冥华:方才儿臣被行刺了。

未珊瑚:此事当真?

北冥华:俏如来与梦虬孙目击整个过程。

未珊瑚:可有遣人追捕凶手?

北冥华:梦虬孙追过去了,但儿臣认为此事紧要,必须马上回禀,便先行离开,不知后续如何。儿臣认为,凶手是见父王与娘娘受到保护,难再下手,所以转而对付儿臣了。虽然娘娘先前说, 此案未查清,暂缓立储, 但说不定凶手就是看准这点,想减除对手……

未珊瑚:本宫自有定夺。

北冥华:唉,娘娘啊(跪下),东宫之位一日空悬,就会让他人认为有机可趁,为何不先定了,也好让一些人死心?

未珊瑚:这样,华儿不会伤心吗?

北冥华:儿臣怎会伤心?娘娘的旨意,所有……

(北冥华突然醒悟,看向未珊瑚)

北冥华:娘……娘娘的意思是,儿……儿臣不是……

未珊瑚:华儿,其实本宫心中,尚未有一个答案,无论是对凶手的身份,或者皇储人选。若此两者真有关联,就算早已决定,也必会依循查案结果更改,这就是本宫暂缓立储的用意。

北冥华:原来如此,娘娘果然睿智,儿臣佩服。

鳞族将领:报。

未珊瑚:何事仓皇?

鳞族将领:锋王军队不知为何,突然调返,开始往紫金殿包围了。


【潜龙崁】

俏如来:此事当真?

狷螭狂:罪者沿途见到急促行军,确实是锋王的军队。

梦虬孙:看到鬼,他到底想要怎样?

(俏如来打算离开入宫)

梦虬孙:我跟你去。

俏如来:你与狷螭狂都留下,以防有变。

梦虬孙:这……那你小心。


【霄王寝宫】

(伴风宵进入,向霄王汇报事情,随即两人一同离开)


【紫金殿外】

北冥华:军队已到殿外。

(锋王军队闯入大殿)

北冥华:大胆,直闯紫金殿,该当何罪?

鳞族士兵:情非得已,吾等甘冒大罪,披甲回宫,讨伐皇室逆贼。


【天擎峡】

[夜色渐深,天擎峡中,神秘覆面人正在等待,突然——]

覆面人:是你。

剑无极:我一直在犹豫,是该离开,还是留下,后来我想清楚了。是,没错。我会害到凤蝶,但这桩事情既然是我开始的,就该由我收尾。剑无极可以失败,但是,绝不能逃避!

(剑无极出招攻击)

剑无极:凤蝶在哪里?(剑无极一拔刀,剑气直袭蒙面人,蒙面人虽然避开,身上衣物仍被锐利剑气划破)

覆面人:你要救的人,就在我的身后,手下败将,又奈我何?

剑无极:救不到凤蝶,去到哪里对我都是地狱!

[为救凤蝶,剑无极赌命一战,无定之招,变化更加难料,覆面客讶异剑无极进展,一时支绌。]

剑无极:飘渺无极。

[同样的飘渺无极,脚步竟是不同以往,覆面客已知不能回避,应手出招,竟是——]

覆面人:破空飞灭。

(两招交击,覆面客面巾被削破,面巾下的脸,竟是任飘渺)

剑无极:你……

任飘渺:一个人要用多久的时间,才能学回教训?

(剑气震碎伪装黑衣)

任飘渺:我讲过,再让我见到你,我会亲自,送你一程。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十五集——一剑断情。]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