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集数 第10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709416919
备注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十集 深海波涛

录入:鱼头,杏花不吃鱼,余生,一缕白发千万恨
校对:叶清眉


【海境大殿】

未珊瑚:你说西北边陲无根水出现异状?

鳞族士兵:是。

未珊瑚:左将军尚在赶回宫内的路上,不知是否也发现异状了?

北冥缜:娘娘,儿臣马上遣人传递快讯,儿臣兵马皆在边关,可以马上提供协助,儿臣告退。

北冥异:儿臣也帮忙吧。

北冥华:异弟那一点兵力,哪比得上缜弟?儿臣也帮忙吧。

未珊瑚:马上进行吧,王那方面,也劳烦修儒。

俏如来:俏如来也陪同进入。修儒,我们走吧。

北冥华:儿臣也告退了。


【海境大殿外】

(误芭蕉在外等待锋王,此时北冥缜来交待事宜)

(大殿外另处,北冥异对伴风宵与烈苍飞说明发生的事情,伴风宵有所回应,随即北冥异吩咐命令,两人离开)

(另一处,北冥华行至无人出,从怀中取出一张字条,上书“静观其变”)


【鳞王寝宫】

(修儒正在医治鳞王,俏如来与午砗磲一旁陪同。修儒用织命针稳住鳞王状况,并交待右文丞取碗,然后给鳞王取血)


【海境大殿】

未珊瑚:王的状况如何?

俏如来:就等修儒诊治了。虽然右文丞有转达太医令的判断,为防万一,详细为要。

俏如来:娘娘担心无根水的状况?

未珊瑚:先前无根水不稳定,本以为魔祸解除,便会自行修复,谁知竟然产生崩解现象。

俏如来:六绝禁地,本与妖,魔,鳞,羽四界无关,此次龙涎口意外与海境接轨,一则喜,一则忧。

未珊瑚:此话怎讲?

俏如来:龙涎口目前正在加速修复,原本俏如来不明所以,如今明白了。

未珊瑚:这个状况,会持续多久?

俏如来:目前无法预测,只能等诸位皇子回报灾情了。

未珊瑚:若此时他们还在封地,或能更快支援灾区。但入宫也有好处,至少能加快情报汇整,避免浪费人力。

俏如来:虽然这不是三位皇子入宫的本意。

俏如来:听霄王殿下说,他们皆是被娘娘召回宫中,若俏如来猜测无误,娘娘已经考量到最坏的状况了。

未珊瑚:海境阶级森严,本宫所握皇诏,是王临危授命,若王驾崩,在无王储的状况下,海境必将陷入空前混乱。

俏如来:看来娘娘并无直接指定王储的权力。就不知娘娘对哪一位皇子投以厚望?

未珊瑚:难以抉择。三位皇子各有拥护,若以血缘观之,皇二子北冥华,人称京王,与前太子北冥觞同为已故皇后贝璇玑之子。以血统论之,皇四子北冥异的母后,乃鲲帝一脉,双亲皆是三大血脉最高位,极为尊贵。母系出自鲛人一脉的皇三子,北冥缜,则握多数兵权,治理边陲有成,亦有赞颂风评。

俏如来:除了皇三子,娘娘提到其他两名皇子,皆强调先天条件,不知行事风格为何?

未珊瑚:在本宫踏入大殿之前,你也应该看到他们的交流了。尤其是皇二子,言行如一。


【海境某处】

午砗磲:京王殿下,殿下不是去处理……

北冥华:这小小的事情,用不了本皇子多少时间。就像现在有一件小小的事情,用不了你多少时间一样。

午砗磲:殿下有何吩咐?

北冥华:叫人整理一下我大哥的寝宫,我要入住。

午砗磲:这……

北冥华:很简单不是吗?赶紧去办。

午砗磲:殿下,那是太子才能入住的寝宫,不能这么随意。

北冥华:反正我迟早会当上太子,暂住一下,不是很合理吗?

午砗磲:微臣已经替诸位殿下安排好……

北冥华:你的意思是,要本皇子与他们一样,住在皇子寝宫?

午砗磲:这是规矩。

北冥华:先前大哥还在宫内,每次我入宫,大哥便会央求父王,与我同住,父王没有一次拒绝,现在大哥不在了,父王也倒下了,就什么都变天了吗?右文丞?

午砗磲:殿下息怒。

北冥华:息怒?哈,你误会了,我没生气。先前梦虬孙要各处封地调度,我不是顺便留你作客吗?其实,我对你很好,应该说,我对任何人都很好。毕竟,我可是以父王为目标,想当一代明君啊。(拍拍右文丞的肩)这件事情,帮本皇子办好,也不用禀报皇贵妃娘娘了。就像你先前替大哥隐瞒行踪,不让欲星移察觉那样。拜托你了,本皇子不过是为了缅怀皇兄,想重温过往而已。


【海境大殿】

俏如来:确实,皇二子其言如心,不假矫饰,不过直言太过,若不了解者,会认为他不留余地。

未珊瑚:他的个性,虽不如前太子细心,却昭若朗月,不假心机,唯应和者少有贤才,若得能士辅佐,说不定能带来新的气象。

俏如来:至于霄王殿下,俏如来入宫途中,与他同道。他身边不乏能士,虽显跋扈,但霄王殿下一句话,他们便顺从,足见驭下有方。在大殿对谈时,亦是不愠不火。

未珊瑚:看来你对他的评价不差。

俏如来:只是粗浅所见,算不上评价。而此次海境未出兵协助,霄王殿下担忧俏如来多心,提及三王之乱,可见他很维护海境。

未珊瑚:他提起三王之乱?

俏如来:娘娘放心,霄王殿下所知不多,话题未曾深入,俏如来并无意向娘娘探问细节,只知军权重新划分之后,目前由皇三子掌握兵符,戍守边关,也因此与鳞王较为疏远。

未珊瑚:其实,皇三子与王的疏远,不只是这个原因。

未珊瑚:是个性,他总是让王……想起先王。

俏如来:修儒诊治鳞王,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俏如来想先去潜龙崁一趟。

未珊瑚:你想去找狷螭狂?

俏如来:霄王殿下旁侧鲛人,曾出言不逊,呵斥狷螭狂离开,俏如来合该前往关心。

未珊瑚:有一件事情,希望你谨记。海境对狷螭狂的排斥,不只是源自混血,更大的原因,与先王的过往有关。当然,先前让他出海境协助,是本宫愿意信任,但其他的人就不一定了,希望你好好保护自己。

俏如来:多谢娘娘提点,俏如来告退。


【树林】

(中毒的梦虬孙被真眉一群人包围)

梦虬孙:你们是……阎王……鬼途。

梦虬孙:这样就想抓我?(一群人轮番攻击梦虬孙,梦虬孙虽然挡下攻击,但中毒在前,体力渐渐不济)

梦虬孙:做梦,嗄!

真眉:生擒他。

梦虬孙:<可恶,一群狗儿子……>

真眉:怒放眉山。(真眉从背后一掌击飞梦虬孙)

梦虬孙:真的……逼我,八景江湖,夕照……(气力不济,呕出一口毒血)

真眉:强行运招加速蔓延,太愚蠢了。

梦虬孙:你们……可恶……(不支倒地)

真眉:带回。(突然一阵浓雾蔓延)

真眉:浓雾。

路人一:这是……药味。

真眉:不对。

路人二:怎……怎会……

(众人昏迷,一人出现,走向逐渐昏迷的梦虬孙)


【鬼祭贪魔殿】

鬼飘伶:小明。

公子开明:阿飘,元邪皇已经都死了,你怎么还没走?

鬼飘伶:Well, as a friend(作朋友),怎能不送你最后一程?

公子开明:什么最后一程?

鬼飘伶:天允山之约,剩不到七天了。反正,也不差这一点时间,替你收尸,带回修罗国度,也好免让你埋骨异乡。

公子开明:阿飘,你是很想我死就对了。

鬼飘伶:Nonono(不不不),I’m just remind you(我只是提醒你), 时间有限了。

公子开明:我现在转头就走,难道那只落翅仔还可以将天允山搬去魔世来给我自尽?

鬼飘伶:That’s what I thought(我就知道),小明想要赖账。

公子开明:我是这种魔吗?

鬼飘伶:比你的血统更纯,a hundred percent confirm(百分之百的是)。

(公子开明无言以对,此时六道微尘来到鬼祭贪魔殿)

六道微尘:阿弥陀佛。

公子开明:原来是秃……大师,大师你好,黑水城那边的状况怎样了?

六道微尘:地气正在培植,光门已经尽力了,但六道微尘前来,有两事告知。

公子开明:什么事情?

六道微尘:第一,是贫僧即将回到光门,但千余僧众,会留下顾守黑水城,直到黑水城地气稍有平复为止。第二,是关于魔世入口之事。

公子开明:怎样了?

六道微尘:未来佛国,未必能再继续镇压魔世通口。

公子开明:啥?你要闪了?

六道微尘:非也,这当中颇有曲折,只怕光门有心无力。

公子开明:听起来很有故事。

六道微尘:是佛国内部之事,六道微尘只是提前告知,请策君提早因应未来可能的变化。

公子开明:我明白了,大师,请。

鬼飘伶:看起来,佛国内部很不安啊。

公子开明:有天门就有地门,谁知道光门面对的,是不是还有一个暗门。暗门你知道吧?要按机关才能打开的就叫暗门。

鬼飘伶:小明你真冷,小明很紧张。

公子开明:小明一点也不紧张,小明只是等。

鬼飘伶:不是逃喔?

公子开明:逃去哪里?

鬼飘伶:通道就在这,Don’t be shy(别害羞),转身就可以走。

公子开明:嘘,你讲到重点了。这就是,我跟雁王赌注的关键。


【苗王府】

苍越孤鸣:铁军卫归队,墨刀卫也全数归建,有劳军师了。

御兵韬:是臣当为。

苍越孤鸣:军长人呢?

御兵韬:告假一个月,由我代摄军务。

苍越孤鸣:他也在找寻雪山银燕吗?

御兵韬:是。

苍越孤鸣:雪山银燕阻止了这场九界浩劫,也算是苗疆的恩人。

御兵韬:微臣已经派人找寻了,现在所有的人都在找寻雪山银燕的下落。

苍越孤鸣:但仍没消息。(起身)这场元邪皇之乱,重创中苗鳞三族,想不到世间竟有魔类强悍如此,集合众人之力竟也难以阻挡。若非俏如来兄弟,今日,苗疆不知死伤多少平民。甚至连孤王也难以幸免。可惜,孤王在这一战竟无用武之地。

御兵韬:王上说差了,此战王上亦有居功。

苍越孤鸣:最后一战,孤王受制于邪眼,怎能有功?

御兵韬:王上以为打败元邪皇是俏如来的功劳?

苍越孤鸣:难道不是吗?

御兵韬:是,但也莫忘玄狐的牺牲。

苍越孤鸣:孤王与玄狐不熟悉,但得知此事亦是感佩,玄狐亦是首功。

御兵韬:此回中苗联军合战,无苗军支援中原怎能久抗?又如何牵制初期的局势?那是谁为中苗和平建立了契机,让合作顺利?

苍越孤鸣:这样说来,玄之玄与忘今焉也有功劳。

御兵韬:当然。但当中主事者是谁?正是王上。是众人群策群力,俏如来以死相抗,元邪皇功亏一步。而这一步,少了任何一个人的帮助,九界的动荡便无可避免。

苍越孤鸣:军师只是安慰孤王而已。

御兵韬:不是,在对抗元邪皇的过程中,王上知晓最关键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苍越孤鸣:请军师明示。

御兵韬:正是当初无极山上救下了那五百畸眼族民。因为那个举动才让王与臣能在此平安交谈。

苍越孤鸣:这一念,是仁。

御兵韬:元邪皇虽祸害九界,仍是有情之人,未来遭遇的强敌,未必有元邪皇如此恩义之心。但无论如何险阻,也请王上勿忘此一念,这是仁君者当有之念。

苍越孤鸣:哈,军师是趁机教育孤王了。

御兵韬:微臣不敢。

苍越孤鸣:军师一言,苍狼会永铭于心。

御兵韬:臣亦相信王上。若无他事,微臣告退。

苍越孤鸣:嗯,军师请退下吧。

(千雪孤鸣这时到来)

苍越孤鸣:王叔。

千雪孤鸣:元邪皇打完了,我吃饱闲闲,一时找不到事情做,王上啊!没什么事情要让我做的吗?

苍越孤鸣:所有的事情,军师都已交办妥当,暂时无劳烦王叔的必要。

千雪孤鸣:那墨刀卫呢?

苍越孤鸣:墨刀卫是危急时保护王室只用,平常各有所归,不在编制之内。

千雪孤鸣:王上啊,这么独立的部队应该欠一个领导者吧。

苍越孤鸣:这……墨刀卫名义上直属于孤王。

千雪孤鸣:要不然也要有一个大统领!掌握所有人员的名单清册吧!

苍越孤鸣:王叔的意思是……

千雪孤鸣:这样讲比较快,我想作墨刀卫的大统领!

苍越孤鸣:王叔有兴趣了,想要做官?

千雪孤鸣:当然有兴趣,而且不只是对做官有兴趣,我还对墨家非常地有兴趣。毕竟现在苗疆推行墨学,墨之一国。我身为王叔,怎么可以什么都不知道。

苍越孤鸣:想不到王叔对墨学竟会产生兴趣。

千雪孤鸣:我空空大师咧。这佛家修习完了,准备换修墨家。我想军师应该不会有意见吧。(歪头)

苍越孤鸣:王叔既然有意愿,相信军师不会有意见。

千雪孤鸣:如果军师若有意见,那王上是不是就不允准了?

苍越孤鸣:实际上,军师曾推荐王叔,担任墨刀卫的统领,但孤王以为王叔的意愿不高,所以并未深谈。

千雪孤鸣:有这回事?

苍越孤鸣:如果王叔真对墨学有兴趣的话,也可请益军师。

千雪孤鸣:请益当然可以,不过请他直接用讲的,别叫我看书罚写就好了。

苍越孤鸣:哈,王叔说笑了。

千雪孤鸣:没有,我哪有在说笑啊。写字是这个世上最痛苦最痛苦的事情,请别凌迟我。

苍越孤鸣:好,那孤王也准备签发墨风令,正式宣布王叔的职位。

千雪孤鸣:感谢王上。(抱拳)

苍越孤鸣:王叔客气了。


【苗疆宫外】

千雪孤鸣:走那么急是在忙啥?

御兵韬:是千雪王爷。

千雪孤鸣:喂,借我问一下,你向王上举荐过我担任墨刀卫的统领?

御兵韬:千雪王爷能可统领墨刀卫是苗疆之幸,御兵韬毫无反对的理由。

千雪孤鸣:但墨刀卫是你和苍狼的心血,现在让我加入去搅局,你不会烦恼喔?

御兵韬:我相信也许接下来,千雪王爷在真正体会到墨刀卫的责任以及宗旨之后,说不定更能认同墨家的精神。

千雪孤鸣:别来这套,你明明就知道我想要干嘛!我做事情一向光明磊落,很不喜欢拐弯抹角。

御兵韬:王爷想要追查夜族之事,是替我解决心中多年的疑虑,御兵韬当然乐见其成。

千雪孤鸣:你知道我要做什么,那夜族的事情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御兵韬:王上的安危也请王爷不用担心,菲没理由伤害王上。只是菲的身份还请王爷保密。

千雪孤鸣:你到底是在想什么,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连苍狼都忘记这件事情。到了现在,过去的承诺早就不重要了。

御兵韬:顺其自然,是我对此事的原则。

千雪孤鸣:好一个顺其自然啊,这一脚给他踹下去,她就顺其自然跳下去了。

御兵韬:详细看起来,真正跳下来的人是千雪王爷你。

千雪孤鸣:我,为什么是我?

御兵韬:千雪王爷现在不是已经身在局中了?

千雪孤鸣:身在局中……哇靠,是你故意将我踹下来,引我入局!

御兵韬:夜族之事,唯有千雪王爷能可胜任。(抱拳)

千雪孤鸣:就算夜族真的是被冤枉的,夜族是亡于王兄之手,这是事实。我不可能冒着危险,让榕桂菲接近王上。

御兵韬:顺其自然吧。

千雪孤鸣:又是这句话。

御兵韬:还有一事,御兵韬想请王爷帮助。

千雪孤鸣:什么事情?

御兵韬:天地不容客。

千雪孤鸣:你开什么玩笑?

御兵韬:王爷始终不信任御兵韬,那天地不容客会是王爷的一大帮手。

千雪孤鸣:铁骕求衣啊,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清楚你了。

御兵韬:若无他事,御兵韬告退。


【海境?太医令】

砚寒清:是右文丞大人。

午砗磲:唉。

砚寒清:怎样了?

午砗磲:没有。准备配送膳食了吗?

砚寒清:是。

午砗磲:其中一道送到太子寝宫吧。

砚寒清:为什么?

午砗磲:不对,应该是送到皇子寝宫。唉,我是在想什么……(拍头)

砚寒清:右文丞大人,到底是送到太子寝宫还是皇子寝宫?

午砗磲:唉,这根本就是刁难啊!京王说他要移寝太子寝宫,我若不允,那他一定会找我的麻烦。我若是允他,其他的皇子若是问起,我是应该要怎么回答?

砚寒清:京王殿下真是性情中人。

午砗磲:砚寒清,你是真的不知道京王殿下的用意吗?这是一种宣示,也是挫其他的殿下的风头。

砚寒清:大人何不照实讲是京王殿下的要求?

午砗磲:他们有气不会发到京王殿下的头上,一定是找我麻烦。而且,他们若是认为我是站在京王殿下那边,我以后的日子是要怎么过?

砚寒清:大人将寝宫整理好了吗?

午砗磲:我……(支支吾吾)

砚寒清:还是赶紧请人整理吧。不过,要比照丧时简居布置。

午砗磲:这……不好吧?

砚寒清:依照规矩,前太子身亡未立王储,其他皇子不得入住。既然京王殿下意在缅怀,也不好大肆铺张。

午砗磲:这……

砚寒清:大人还有顾虑?

午砗磲:如果,他自己动了寝居的布置,比照自己的寝居,那又该如何?

砚寒清:听说太子殿下先前偷溜出宫,有到各处封地作客。

午砗磲:是啊。

砚寒清:微臣未曾听过太子殿下抱怨其他兄弟,表示太子殿下与他们的关系皆不差。不如开放太子寝宫,让所有的殿下都能进入凭吊。

午砗磲:对啊,只要开放太子寝宫,让所有的皇子都能进入,京王殿下脸皮再厚也不敢更动了。就算他想住下,那也只是缅怀太子而已。砚寒清啊,这次多谢你了。

砚寒清:大人政务繁重,自无暇分心皇子起居之事,算不上帮忙。那膳食就送到太子寝宫,同样依照礼制。

午砗磲:下一次请你喝酒。

砚寒清:我不喝酒。

午砗磲:喝一点不要紧啦,再见了。


【潜龙坎】

狷螭狂:俏如来,你不是入宫了?

俏如来:诸位皇子正在协助疏散海境子民,修儒还在看照鳞王,我便出来了。

狷螭狂:原来如此。

俏如来:狷螭狂,你还好吗?梦虬孙不在,一切委屈了。

狷螭狂:原来你是说伴风宵他们的态度。不用挂怀,罪者习惯了。

俏如来:对于你的事情,皇贵妃娘娘有向我略提一二。等你想说了,俏如来愿意当一个倾听者。

狷螭狂:不用分心在罪者身上,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处理。

俏如来:鳞王之事只能静观其变,急不得。

狷螭狂:王的伤势要紧,但罪者相信你决定来访海境,绝不是只有医治王这么简单。

俏如来:这……

狷螭狂:同样的话,罪者奉还。等你想说了,罪者也会愿意倾听。

俏如来:其实也没什么,当初地门之乱,师相倾力相助,俏如来也因此捡回一条命。海境是师相最大的牵挂,俏如来既承恩情,协助海境度过现在的难关,是人情义理。

狷螭狂:但你选择的方式,可能让自己搅入权力斗争的浑水之中。

俏如来:其实,我答应与霄王殿下一同入宫之时,你便猜测到我的意向了,不是吗?

狷螭狂:与王、师相、梦虬孙等人接触,也许让你对海境存有好感,但宫廷之事,无论古今,不分九界,都不是能轻易碰触的。

俏如来:比如说,先王吗?(狷螭狂震惊)放心吧,俏如来知晓分寸。

狷螭狂:听说诸位皇子陆续回宫了。

俏如来:我知晓。

狷螭狂:罪者无法左右你的决定,但有一些事情,没必要再重提,为了众人好。(离开潜龙坎)


【潜龙崁外】

伴风宵:俏如来,你是从潜龙崁的方向过来,莫非是去见狷螭狂?

俏如来:正是。

伴风宵:唉,看来你还是不明白,狷螭狂不能深交啊。

俏如来:我明白鳞族的规矩,但俏如来并非海境中人,不受阶级约束。相信贵境也没阻止任何人与外境交流的条律。

伴风宵:严格来说,先前有,但欲星移向王建言之后,这项陈规就松动了。虽然你言之有理,但在海境,你所结交的人士会影响旁人对你的评价。与贱族交陪,不智啊。

烈苍飞:是啊,而且还是与外境之人的混血,根本贱中之贱。

伴风宵:耶,烈苍飞说词注意,别让贵客以为我们咄咄逼人。是殿下。

北冥异:嗯俏如来,你不在宫中?

俏如来:正准备回宫,看修儒诊断如何。

北冥异:那一同吧。

伴风宵/烈苍飞:恭送殿下。


(此时,附近)

北冥缜:安置好左将军了吗?

误芭蕉:已经完成殿下交代。

北冥缜:受伤的灾民也必须妥善处理后续。

误芭蕉:属下明白。嗯?(看到不远的北冥异与俏如来)俏如来又与霄王殿下同道了。殿下,传闻俏如来为现任墨家钜子,亦为中原领导,曾率众击退魔世,乃不可一世的青年俊才。

北冥缜:有所耳闻。

误芭蕉:算起来,他比殿下年长,阅历亦丰。属下认为,殿下可以尝试与之深交,取其所长。

北冥缜:他只是带人来诊治父王,没必要节外生枝。

误芭蕉:殿下怎会认为是横生枝节?

北冥缜:他与狷螭狂过从甚密,我不能信任他。就到这里吧,我要入宫了。

误芭蕉:恭送殿下。


【海境王宫大殿】

未珊瑚:修儒,王的状况如何?

修儒:命悬一线。

北冥异:(匆匆奔来)父王怎样了?

俏如来:殿下暂且冷静。

(北冥缜亦到)

未珊瑚:劳请修儒说明了。

修儒:鳞王体内余热经过长时间的滞留造成一些损害。但,也许是鳞王功体深厚,早就与这股热能取得平衡。也就是说,先前所给的解药还是发挥了打散致命炎流的功效。

北冥华:(徐徐来到)重点,本皇子要重点。

北冥缜:皇兄何故盛怒?

北冥华:谁叫右文丞触我的霉头。

未珊瑚:右文丞怎样了?

北冥华:没有,方才说到哪里了?大夫,你还不继续讲下去?

修儒:呃……哦,最重要的是,炎流与功体取得平衡。如果突然打破平衡……

俏如来:如果施用药性温和的方剂是否可行?

修儒:这就是最大的问题。因为维持这个平衡的,是另一股药力,甚至可以说,命悬一线就是悬在这股药力之上。

未珊瑚:是朝元丹。

北冥异:朝元丹是我所进贡,难道……是异儿做错了吗?

修儒:正好相反,如果没这股药力,只怕鳞王也没办法拖这么久。

俏如来:依照你所学,还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做的?

修儒:鳞王身份尊贵,除非有九成以上的把握,否则不能轻施药物,目前只能监控状况。我也会用其他的方法稳定鳞王的伤势。

未珊瑚:不能施药……

北冥华:看来父王短时间内是不会起来了……娘娘,该谈正事了。

北冥异:皇兄,现在父王还未好转,你怎——

北冥华:献上一颗朝元丹,便要众人集中焦点在你的身上吗?

北冥异:我绝无此意!

北冥华:那你这么着急打断我的话又是什么意思?我所讲的正事,是众人勘查无根水的状况。

北冥缜:启禀娘娘,灾区崩解之事发生得太过突然,虽然没有任何人丧命,却也造成不少伤害,左将军也因此受创。目前儿臣已经交代属下连同灾民安置妥善。

未珊瑚:左将军也受伤了?

北冥缜:是。至于其他居民目前急迁他处,只是这几日的迁徙,居民不堪负荷。儿臣建议,拨出赈粮……

北冥华:我已经交代下去了,缜弟不用操心。你能想到的,我怎会没想到?说起来,我也算是为你们善后吧。

北冥缜:皇兄愿意协助自是再好不过。

北冥华:希望你这句话是真心的,就跟异弟赠药同样真心。对了,发生崩解现象的西北边陲,若我记得不差,好像是先前疏散民众时异弟建议暂居地区域。

北冥异:这——

北冥华:不过,同意这项建议还派兵主导迁居的,却是缜弟。我想这件事情总是要有人出来负责。还是你们认为,事情已经发生了,补救也不是没有就不用检讨?

北冥缜:此事与异弟无关,

北冥异:皇兄!

北冥华:有人要出来负责啰。

俏如来:关于此事,俏如来倒是有不同的看法。无根水之失属于天灾,强如人祸元邪皇亦在所难防,何况是人力无法估测的灾害?人为决策,难免有失。但除非刻意而为,否则不算大过,事后的弥补方针才能真正体现决策者的处事态度。

未珊瑚:俏如来言之有理。这件事情,你们三人皆处理得很好。左将军方面,还请缜儿费心。

北冥缜:儿臣明白。

未珊瑚:此事暂毕。缜儿,异儿,你们久未回宫,就趁此时各自向你们的母妃请安吧。

北冥缜/北冥异:是,儿臣告退。

北冥华:儿臣也告退。

(北冥华,北冥缜离开)

俏如来:霄王殿下?

北冥异:所以我才说,我能体谅父王与师相当初的决定。(离开)

未珊瑚:本宫也要先回清卯宫。王的事情劳烦了。

修儒:嗯我知道。


【宫外】

(误芭蕉迎接出宫的北冥缜,与伴风宵二人擦肩而过)

伴风宵:别来无恙?

误芭蕉:托你的福。

伴风宵:选对明主才是托我的福。

误芭蕉:若你输了,也是承你之福,请。(离开)

烈苍飞:每次见面总是嘴不饶人,一点也不尊重你。

伴风宵:这才是她嘛,我的好师妹啊。


【神农有巢】

梦虬孙:这是……哪里?(爬起身)啊?你……

药神:清醒了?

梦虬孙: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药神:梦虬孙。

梦虬孙:药罐子!(往前一扑,扑空)看到鬼!老毛病还是没改。

药神:你的毛病确实难治。十多年没见,孩子性依旧。

梦虬孙:你还是同样装神秘。

药神:离群索居,鲜为人知,也是正常。

梦虬孙:你根本就知道我在找你嘛!

药神:本来不知,现在不迟。

梦虬孙:是你将我拖来的喔?

药神:你的问题真多。(递过一只碗)帮我提水。

梦虬孙:啊?(接过碗)啐。

药神:屋内就有,别走太远。(取出一粒幽蓝珠子似的物事)

梦虬孙:这啥?

药神:先前拿到的试验素材。

梦虬孙:喂,这么久没见面,你这种态度对吗?

药神:太久没见面,不知该说什么。让我们慢慢习惯彼此。

梦虬孙:好啊,一二三,我习惯了。

药神:着急套交情,包准没好事。

梦虬孙:没喔,就是要拉你去做好事啦。走啦走啦。(说着伸手去拉,被拍开)你这样的态度,我很伤心。

药神:拖我去送死,我才真正伤心。

梦虬孙:别在那边含血喷人。你都忘记了,当初我还帮你追查你想要的线索,那段共患难的……等一下,你说拖你去送死?……所以,你是专程来救我的对吧?

药神:路见不平,挖土填坑。

梦虬孙:所以他们真的是……阎王鬼途。所以,你失败了?(药神端着药碗走开)喂药罐子,好歹应一声嘛。

药神:你过度运功,毒还没解完。

梦虬孙:啊?

药神:先别想乱走,好好休养吧。丢了这条命,什么事情也办不成,什么人也救不了。(回屋闭门)

梦虬孙:药罐子!

药神:在神农有巢,就请自便吧。

梦虬孙:看到鬼,位置都搬了,摆设也不一样,还叫神农有巢?

药神:我住的所在就是神农有巢。

梦虬孙:真任性。


【尚贤宫】

(御兵韬来到)

凰后:元邪皇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少了共同的敌人,你还敢来尚贤宫。

御兵韬:你又在盘算什么?

凰后:我的盘算很多,你问的是哪一项?

御兵韬:落殒之谷。

凰后:嗯?

御兵韬:为何派人去落殒之谷?

凰后:我为什么要派人去落殒之谷?

御兵韬:这是我的问题。

凰后:没。

御兵韬:嗯?

凰后:你在落殒之谷遇到什么?

御兵韬:若不是你,谁有必要隐瞒身份查探落殒之谷?

凰后:俏如来恢复地气的计划从未外泄,连我也不知情,我若早知晓,会没动作吗?对抗元邪皇是我们一同的目标。

御兵韬:不是你?

凰后:还是,这是你算计我的一部分?

御兵韬:我对你的信任与你对我的信任同样。

凰后:呵。

御兵韬:除了你,还有一方势力在关注落殒之谷,是谁的行为?又为何要暗中行事?

凰后:你有兴趣了?

御兵韬:星火足以燎原,谁也不知,这一点谜团会牵动怎样的风暴。(离开)

(雁王来到)

雁王:好奇吗?

凰后:老二讲的话?还是,你好奇了?

雁王:哈。

凰后:想利用银燕攻击俏如来的计划随着银燕的失踪而失败,玄狐的自愿牺牲也让我们没介入的机会,最近你很空闲吗?

雁王:我若没空,那就有人要麻烦了。

凰后:应该先给另一个人麻烦吧。

雁王:棋局终,该是收官的时候了。(离开)


【荒野】

(天地不容客四处寻找雪山银燕)

天地不容客:<雪山银燕,你到底流落何处?>

(千雪孤鸣追来,拦住他去路)

千雪孤鸣:藏仔啊!

天地不容客:你在叫谁?

千雪孤鸣:叫你啊。

天地不容客:吾,天地不容客。

千雪孤鸣:哦,我知道了,藏仔啊,我有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

天地不容客:我叫天地不容客!你有什么事情?

千雪孤鸣:我说我知道了,藏仔啊……

天地不容客:嗯?

千雪孤鸣:(扶额)我是看你藏头掩面,所以叫你藏仔比较顺口,你看喔,若是用天地不容客的名字去叫,就要叫你不容客,这样不就又长又啰嗦?还是要直接叫客兄?

天地不容客:你想死吗?!

千雪孤鸣:好好好,别凶别凶,讲正事啦。我知道你在忙,在找寻雪山银燕,但有一件事情,我想要跟你好好商量一下。

天地不容客:什么事情?

千雪孤鸣:苗疆经过几番内战,我希望……

天地不容客:住口!

千雪孤鸣:藏仔!

天地不容客:我是天地不容客!(欲走)

千雪孤鸣:就当作是帮我吧!(天地不容客停下转身)你对御兵韬这个人怎样判断?

天地不容客:前任铁军卫军长,铁骕求衣。

千雪孤鸣:王兄还在的时候,铁军卫扫荡内部,你……罗碧主外侵攻,是苗疆两大支柱。虽然你们两个见面机会不多,但御前参政,总有照过几次面。

天地不容客:可惜,都已死了。

千雪孤鸣:其实……

天地不容客:御兵韬是御兵韬,铁骕求衣是铁骕求衣,铁骕求衣现在就是死了,这是苗疆人民的共识。

千雪孤鸣:好吧,先讲你对他的看法。

天地不容客:文武兼备,武学智谋都属上乘。

千雪孤鸣:如果他包藏祸心,苗疆有谁能治?

天地不容客:苗王能治,你也能。

千雪孤鸣:但是苗王对他十分地信任,我千雪孤鸣只能改名孤掌难鸣。

天地不容客:为何你不肯信任他?

千雪孤鸣:九算的身份,又收留夜族的遗孤与子民在铁军卫之中,再加上曾经想过谋反。

天地不容客:几时,你也如你王兄一般猜忌?

千雪孤鸣:我可以全然相信,但是我很难……我并不想猜忌他,但我并不认为多保留一手会有什么问题,藏仔啊,我现在需要你。

天地不容客:需要一个不存在的人有何用处?苗王更不需要天地不容客。

千雪孤鸣:墨刀卫可以藏匿你的身份,苍狼不会发现,只要你在关键时刻能帮助他,苍狼的个性,绝对不会将过去的事情放在心里。

天地不容客:我不认为天地不容客会想帮助苗疆。

千雪孤鸣:藏仔!

天地不容客:一个臣子,忠心耿耿数十年,就因为一个无端的理由被迫切割,甚至除之而后快,这样的组织值得谁加入?

千雪孤鸣:苍狼不是王兄那种人!

天地不容客:竞日孤鸣,颢穹孤鸣,事情发生之前,谁又知晓他们是怎样一种人?

千雪孤鸣:就不能算是帮我吗?

天地不容客:你若有难,该帮助谁,吾自有定夺。苗疆,哈!

千雪孤鸣:唉……我知晓你的愤怒了,罢了,我是说服不了你的。

天地不容客: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千雪孤鸣:找你喝酒,怎样?

天地不容客:嗯?

千雪孤鸣:对了,顺便找心机温一起。

天地不容客:我没兴趣。

千雪孤鸣:我们在老地方见面。

天地不容客:我不会去。(离开)

千雪孤鸣:我等你!


【还珠楼】

(凤蝶来到)

神蛊温皇:剑无极又离开了?

凤蝶:嗯。

神蛊温皇:你没跟去?

凤蝶:今天有还珠楼的探子回报,我想先整理情报,也许会有线索。

神蛊温皇:说的也是。

(千雪孤鸣来到)

千雪孤鸣:心机温啊。

凤蝶:啊,义父!

千雪孤鸣:小凤蝶也在,我还以为你也出门去找雪山银燕了。

凤蝶:嗯,稍后也要离开了。

千雪孤鸣:喔。心机温仔,很久没找你喝酒了,走吧。

神蛊温皇:喝酒?

千雪孤鸣:怎样,怀疑喔?

神蛊温皇:还珠楼有酒。

千雪孤鸣:你的药酒我没兴趣。

神蛊温皇:也有佳酿。

千雪孤鸣:走就是了,你讲这么多要干啥?

神蛊温皇:只怕会无好会,宴无好宴。

千雪孤鸣:什么意思?

神蛊温皇:这酒不只我们两人吧?

千雪孤鸣:就是你这么心机,喝一个酒而已就要想东想西,就算不只我们两个又怎样啊?

神蛊温皇:哈,走吧。

凤蝶:主人你竟然要出门喝酒?

神蛊温皇:你要离开,我就不能离开吗?

凤蝶:当然不是,只是对你这么勤劳感到意外。

千雪孤鸣:他若是不去啊,脸上就会多几块淤青。

凤蝶:嗯?

千雪孤鸣:别多问了,我们走吧。(温皇与千雪一同离开)


【太虚海境】

俏如来:<鳞王未醒,夺嫡之势已成,在大殿上的交谈已显暗潮汹涌,但目前还看不出端倪,二师叔的交托……>

(误芭蕉来到)

误芭蕉:运策当知天下事,微光夜里飘摇,不令心同衣色乱,详听雨打芭蕉。

俏如来:姑娘是……

误芭蕉:冷簷知雨误芭蕉,初次见面,幸会。

俏如来:冷簷知雨……疏尘拂雨……

误芭蕉:吾家主人有请。

俏如来:原来不是霄王殿下的人,未知是哪一位皇子?

误芭蕉:皇三子,北冥缜,人称锋王。

(二人离开来到北冥缜住处)

误芭蕉:殿下。

俏如来:俏如来见过锋王殿下。

北冥缜:嗯?你……

误芭蕉:请坐吧。

(俏如来上前坐下,北冥缜亦同坐)

俏如来:未知殿下欲谈何事?

误芭蕉:殿下不是说要见一名能人贤士,想与俏如来有所交流吗?(倒茶)

北冥缜:多谢你的帮助。

俏如来:殿下是指鳞王之事?

北冥缜:嗯。

俏如来:份所当为。

(北冥缜看向误芭蕉)

俏如来:殿下?

误芭蕉:有一些事情殿下不好开口,就让误芭蕉解其劳。俏如来,未知你对霄王殿下,甚至是京王殿下有何看法?

俏如来:这嘛……霄王殿下谦冲有礼,言谈中亦多所维护海境,其部署深感信服,至于京王殿下,心直口快,无暗思在心,议事之时足见其主导权。

误芭蕉:那……锋王殿下呢?

(俏如来与北冥缜对视一眼)

北冥缜:我不需要任何评价。

误芭蕉:属下明白,殿下不受他人评价而影响己心。

俏如来:若殿下不弃,可愿与俏如来做一个朋友?

北冥缜:哪一种朋友?

俏如来:就看殿下如何定义了。

北冥缜:既然提到看法,我也想问一个人。

俏如来:锋王殿下请说。

北冥缜:原纹绣罪狷螭狂。这个人你有何看法?

误芭蕉:殿下,今日……

北冥缜:今日是我与俏如来初论结交,自然想知晓俏如来识人之能。

俏如来:(沉默片刻)将才。殿下有所疑虑,不妨直说。

北冥缜:那我就开门见山,若你与狷螭狂持续交好,那太虚海境(起身)容不下你!


【荒野】

(榕桂菲独坐沉思)

(回忆——

御兵韬:屠灭夜族的凶手,不是别人,是吾铁骕求衣!)

榕桂菲:大哥……你到底……要我做什么?唉……

(忽然,背后窜出一黑衣蒙面人逼杀榕桂菲)

榕桂菲:你是何人?

蒙面人:夜族的余孽,死吧!


【还珠楼外围】

(凤蝶独行寻找银燕下落)

凤蝶:<还是找不到关于银燕的线索,罢了,先与剑无极会合再说。>

[就在凤蝶离开还珠楼不久。]

(几名黑衣蒙面人来到还珠楼门外)

蒙面人:<温皇与凤蝶都已经离开还珠楼。>嗯,闯入!(带人闯入)


【鬼祭贪魔殿】

(雁王来到,鬼飘伶在外相迎)

鬼飘伶:Yo,it's you again。(又是你)

雁王:公子开明呢?

鬼飘伶:在里头,等你很久了。

(雁王进入)

公子开明:总算来了。

雁王:几时你要履行承诺?

公子开明:什么承诺?

雁王:天允山之约。

公子开明:哦,天允山之约啊……一句话,只要一句话,我就能让天允山之约作废!


[一句话,公子开明一句话要扭转天允山赌注,公子开明到底想到什么妙策要逆转这不利的局面?

黑暗中的魔手,逐渐伸出爪牙,榕桂菲、还珠楼、夜族、苗疆、阎王鬼途,纷乱的线索背后藏有何种的秘密呢?

卷入海境暗潮的俏如来又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举?他的真实目的又是为何?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十一集——幕后黑手。]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