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集数 第08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680788297
备注 本集标题为空,抢先看剧集预告《情义关 生死决》则为剧集标题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八集 情义关 生死决

录入:一缕白发千万恨,余生,鱼头,杏花不吃鱼<br /> 校对:叶清眉


【黑水城深处】

玄狐:<我记不得是几时开始有了意识。他们在做什么?一道又一道的剑痕,刻画在我的身上。有超凡绝逸的高手,也有平凡的剑者,他们都有一颗执着的心。但是,他们执着的是什么?>

剑客甲:今天,我就试验我的破荒七绝,能在这颗试剑石上刻下多深的痕迹。

剑客乙:哈,在这展现你的二流剑法,真是丢人丢脸。

剑客甲:试验就知。

玄狐:<他们追求的是最完美的剑法,但是,什么是最完美的剑法?我不知道,我也想知道。我等待,等待那最为绝艳的一剑。不知过了多少岁月,等我意识过来时,我已存在了。>

剑客丙:你是什么人,试剑石呢?是不是你藏起来了?

玄狐:你们能给我见识吗?天下间最完美的剑法。

剑客丁:胡言乱语什么,闪开!

(一招,剑客丁人头落地)

剑客丙:走啊!

玄狐:<就这样我展开了我的旅程。>

(直至遇到了鬼飘伶)

鬼飘伶:终于被你找上了。It’s my hornor。(这是我的荣幸)

玄狐:你能让我见识到天下间最完美的剑法吗?

鬼飘伶:(放马过来)先过我这关,再来谈论这个话题。


玄狐:<我胜利过,也战败过。>

玄狐:你这算是剑法吗?

西经无缺:现在的你,无法理解,甚至可能永远无法理解。


公子开明:有一个打败了鬼飘伶,说不定,他能让你见识到最完美的剑法,他叫作俏如来。

玄狐:他在哪里?

公子开明:人世。

玄狐:<所以我来到人世。我见识到很多,超凡决圣的顶尖剑招。>

(回忆一剑无悔、剑十一,止戈流刺。)

玄狐:<直到我体会了感情,那剧烈的感受比任何的剑招都让我好奇。慢慢我学会恐惧,学会爱恨,学会了嫉妒,学会了欺骗。最终,我学会了成全,学会了放下。我,非人,非魔,我是……>

俏如来:玄狐啊!

玄狐:我想活下去。

废苍生:俏如来危险。

俏如来:玄狐……玄狐……

[異铁投炉,不灭火昊光大起,热能高炽]

废苍生:现在不能接近不灭火,退开。

俏如来:为什么,为什么玄狐会改变主意?

废苍生:走啊!


【黑水城】

废苍生:里面危险,别靠近。

俏如来:玄狐……玄狐。

剑无极: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为什么黑水城会发生这样剧烈震动?

俏如来:玄狐,投炉了!

剑无极:怎会,这就是他打昏我的原因。为什么他要这样做?废苍生,是不是你逼他的!

废苍生:逼,我有什么本事逼他?

剑无极:那为什么他突然改变主意?为什么好端端要投炉自尽?

废苍生:是他自愿的,他想要救人。

剑无极:救什么人?

废苍生:救所有可能因为这场浩劫而死的人,救你,救俏如来,救金雷村,救所有他认识不认识的每一个人。为了有更大的胜算。

剑无极:难道不是你挑动他?(俏如来从背后拍了拍剑无极的肩膀)俏如来。

俏如来:前辈,墨狂什么时候会好?

废苍生:三天三夜,成功时,自然回归。

俏如来:等,俏如来……等。


【苗疆军营】

苍越孤鸣:四方守卫,三重防线,这就是军师的计划?

御兵韬:是。

苍越孤鸣:(思考)我相信军师的安排。

御兵韬:臣只有一个请求。

苍越孤鸣:军师,你想讲什么,孤王都了解。但九界归始,生灵涂炭,孤王不能再顾着自己。

御兵韬:正因为九界归始,生灵涂炭,苗疆必受创伤,才需要王上保重。否则,苗疆失王,天灾降临,谁来整顿乱局?

苍越孤鸣:这……

御兵韬:人力有时而尽,即便是千般盘算,万般绸缪,谁能知胜负之局?元邪皇接连受挫,俏如来也备下后路,但谁能保证这一切就能阻止元邪皇?可以败,但不能一败涂地。若真阻止不了这场浩劫,至少,让九界归始的影响压到最低。

千雪孤鸣:苍狼,军师讲的话有道理。鳞族自保,我想他们定是打定主意,专心修筑防御工事。九界归始的破坏力有多大,我们不得而知。危险艰难的时候,需要你来领导啊!

苍越孤鸣:难道王叔就不能胜任吗?

千雪孤鸣:哇靠,讲出这句话你还算是苗王吗?你死去的老爸若是听到,一定一巴掌扇下去。

苍越孤鸣:孤王明白了。

千雪孤鸣:这样才差不多。

御兵韬:王上若是没有其他的吩咐,御兵韬就先告退。

苍越孤鸣:对了,你不在的时候,令妹榕桂菲来找过你。但不知为何,又神色匆匆离开了。

御兵韬:臣已见过舍妹,臣代替舍妹请王上赦罪。

苍越孤鸣:榕桂菲有恩于孤王,何罪之有。

御兵韬:僭越无礼,便是罪。

苍越孤鸣:榕姑娘举止端庄,哪来的僭越无礼?

御兵韬:私闯军机重地,难道不是僭越?

苍越孤鸣:孤王早就允她,算不上什么。

御兵韬:王上宽宏大量,臣谢恩。

苍越孤鸣:军师退下吧。

(御兵韬先行离去)

苍越孤鸣:军师对榕姑娘的事情特别关心,果然兄妹情深。

千雪孤鸣:苍狼。

苍越孤鸣:王叔怎样了?

千雪孤鸣:短短几年,你竟成长得连我也不认得了。你个性宽厚,这是好事。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苍越孤鸣:王叔为何突然讲到这来?

千雪孤鸣:别太相信铁骕求衣。

苍越孤鸣:王叔,用人不疑。更何况,孤王相信军师对苗疆的感情。

千雪孤鸣:他毕竟是九算之一。

苍越孤鸣:鳞族师相欲星移,也是九算,却牺牲自己阻止了大智慧。

千雪孤鸣:这样再退一步,别太相信榕桂菲。

苍越孤鸣:为什么?

千雪孤鸣:就算我是白担心,总之,多注意一点不是坏事。


【树林】

雪山银燕: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参战?

史艳文:你当真有了参战的决心?

雪山银燕:当然,我……

史艳文:存孝,你有所迟疑,终究你是欠了他的恩情。

雪山银燕:我想说,他不是一个坏人,但是他害死了很多人。包括鲁缺、锦烟霞姑娘等。但是了解他之后,却无法恨他。

天地不容客:你在同情敌人吗?看来那场训练并没让你真的学习到杀性。

雪山银燕:他只是想寻回自己的故乡,自己的种族。我能明白,他很孤独。

天地不容客:我们也只是保护自己的故乡,自己的种族。

雪山银燕:难道就没有两全的方法?

天地不容客:两全?哈哈哈哈……(仰天笑)当你有力量时,对敌人怜悯。当敌人得到力量之后,你就只能得到同情。一个元邪皇就如此难缠,如果再多几条烛龙,你承受得起?再说,寿元将尽的元邪皇,会相信你任何的承诺吗?

史艳文:存孝,仇恨不能开出果实。爹亲也不希望你抱着仇恨的态度,去面对敌人。你能用体谅的态度去面对元邪皇,可见心地善良,父亲也感到宽慰。若非不得已,爹亲也不希望走到这一步。

天地不容客:如果要同情每一个对手,就应该去开善堂。此地是血淋淋的战场,谁身上没有背着两三项伤心的往事。你在相杀之前,难道还要听对手讲故事,谈心声?

史艳文:所以留有余地,也是为了避免发生遗憾。

天地不容客:心慈手软,成不了大事。

史艳文:成大事,也未必需要将事情做得尽绝。

天地不容客:史艳文,我在替你管教儿子,你别插嘴,别用你的歪理污染雪山银燕。

史艳文:艳文也只是就是论事,再说,存孝的一举一动也会作为如无心这般后辈的楷模,更当谨慎。

天地不容客:保护家园是男人的责任,女孩儿……平平安安度日就好。

史艳文:巾帼不让须眉处处可见,胜弦主、锦烟霞、万雪夜等,都是女中豪杰,更能担起责任。

天地不容客:忆无心不是她们,也不必要成为她们。本性不同,就要因材施教。

雪山银燕:无心小妹的母亲是女暴君,父亲是藏镜人。她却仍能保有善良本性,确实不易。

天地不容客: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怎样了?

史艳文:没事。银燕,策君拒绝你参战。其实,也免去你处境为难。

雪山银燕:如果元邪皇成功,掀起九界浩劫,那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今日的袖手旁观。

天地不容客:如果让你的介入杀了元邪皇,你就能一生无愧?

雪山银燕:我……

天地不容客:袖手旁观的人这么多,也不差你一个。中苗鳞道佛,最少有五界都已知晓元邪皇复生,除了中苗联军,其他各界谁不是壁上观?

史艳文:鳞族专注防守工程,佛国之前被困梦幻泡影,各有难处,也不能怪他们。

天地不容客:重点是,下定决心就做,为情为义,就算你要帮助元邪皇,我也不会怪你,但是你需要有承受天地不容客的怒气的勇气!为天下,为苍生,你就要有抛情绝义的觉悟。无论选择哪一条,最重要的是无悔。

雪山银燕:爹亲,你又会做何抉择?

史艳文:大仁大义,永远站在私人的感情之上。

天地不容客:不用介意他人的眼光,无愧于心即可。

雪山银燕:我会再思考,父亲,前辈多谢,请。


【黑水城】

光门众僧:南无阿弥陀佛……

(俏如来与剑无极在边上观视)

燕驼龙:俏如来,奇迹,真的是奇迹!

俏如来:燕驼龙前辈,发生何事了?

燕驼龙:跟你讲一个好消息,不知道为什么不灭火的能量大幅增强,加上光门众僧者的助念,地气恢复的速度加倍了。

剑无极:竟然有这种事情?俏如来!

俏如来:是玄狐的帮助。

燕驼龙:玄狐?为什么是玄狐的帮助?他人呢?俏如来,你不是应该去伏羲深渊帮忙了吗?怎么还留在这?

剑无极:玄狐他……为了铸造对抗幽灵魔刀的墨狂,投炉自尽了。

燕驼龙:什么?怎会发生这种事情?

剑无极:现在俏如来守在这,是要等新的墨狂出世。

燕驼龙:唉……

俏如来:剑无极,劳烦你前往伏羲深渊告知爹亲众人,还有两天,请他们等待。

剑无极:嗯。

(俏如来独自走开)

燕驼龙:俏如来……唉,难为他这么冷静。如果我若不是很了解他这个人,看到他这样真的会寒心。

剑无极:事情已经发生,他怎样痛心都挽回不了这个结果,只能冷静,也只有冷静。他现在需要休息,养精蓄锐,在最后一战时达到最好的发挥。只有成功,才不会辜负了玄狐。虽然知晓他的心情,但是换作是我,怎样也不可能这么冷静。

燕驼龙:唉,可怜他,年纪轻轻……

剑无极:我前往伏羲深渊通知众人。(离开)


【尚贤宫】

雁王:中苗联军对元邪皇的搜捕已经停止了。

凰后:他们赌在伏羲深渊的一战。

雁王:你呢?参战吗?

凰后:如果不用监视你,也许会。

雁王:我对元邪皇并无太大的兴趣。

凰后:我相信你,就跟你相信我同样相信。

雁王:哈。

凰后:继续你的游戏,让你分心,我就算是帮上大忙了。

雁王:无论何事,都不能让我这名师弟太清闲。


【伏羲深渊附近树林】

(尚同会众侠士围住雪山银燕)

侠士甲: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是尚同会的侠客。

侠士乙:说,你为什么要帮助元邪皇?

雪山银燕:哎……现在是对抗元邪皇的关键时刻,诸位如果想帮忙,请进入里头。如果是兴师问罪,等元邪皇伏首,雪山银燕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侠士甲:元邪皇伏首?呵,如果元邪皇没失败反而成功呢?

雪山银燕:父兄与我会尽力阻止。

侠士甲:我就是怕你太尽心。

雪山银燕: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侠士甲:我们好不容易才得到元邪皇的情报,还有史艳文的帮忙,结果,你……你竟然帮助元邪皇,让元邪皇有机会脱逃!

雪山银燕:靠你们就想阻止元邪皇?

侠士甲:你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吗?元邪皇这个小人只敢四处逃窜,说到底,他就是一个卒仔!有胆量叫他别躲躲闪闪,跟所有的中原侠客拼个死活!

侠士丙:没错,这个大魔头根本就是一个臭卒仔、贱人、臭虫!

雪山银燕:住口!你们在胡说什么!他确实害死很多人,但是你们根本就不了解他!

侠士甲:哦,你现在不就在替那个魔头讲话就对了!

雪山银燕:我……

侠士乙:被我们抓到了!你果然跟元邪皇有勾结!

群侠:是啊……

剑无极:(挤开众人)你们是在笨啥小……朋友啊。银燕是俏如来派去元邪皇身边作卧底的。若不是他留下讯息,史艳文跟你们是要怎么追踪到元邪皇?这一切都是俏如来的计谋。

侠士甲:是俏如来的计谋?

侠士丙:原来是这样喔。

侠士甲:那……他为什么要帮助元邪皇逃脱?

剑无极:人若呆看脸就知。他当然不是帮助元邪皇逃脱。用你们的猪脑稍微想想,如果他反过头来打元邪皇,元邪皇就知道他的身份了。那若是打得死就算了,若是打不死,不是又要浪费时间去找元邪皇?所以说,作戏作整套,不到最后一刻,没俏如来的命令,他就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再用你们的猪脑想想,卧底在元邪皇身边,这是多危险的事情。不然你要去吗?你要去吗?对嘛你们不要去嘛。所以说雪山银燕是忍辱负重,他不想讲出真相,是要等到元邪皇攻来之时,让元邪皇误以为他还是朋友,他再趁局势混乱之时,从后面,哼哼哼……一刀下去。这样啊元邪皇就掰掰了。

侠士丁:啊原来是这样啊。

侠士乙:那你现在讲出来——

剑无极:所以你们知道错了吧?都是你们害的!你们这样咄咄逼人,逼我将事情讲出来。银燕若是失去这个机会杀元邪皇失败,这就全部是你们这几个人的错了!你们有可能会变成武林公敌喔?

侠士甲:啊……我们知道了。

侠士丙:好好……

侠士甲:每个人都会保守秘密,我们绝对会保守秘密。

侠士乙:是啊是啊,我刚刚就说,史家人怎么可能帮助元邪皇,误会,都是误会啦。大家走吧。

群侠:对啦……走啦……

(群侠散去)

剑无极:一群猪脑!

雪山银燕:多谢了。

剑无极:没什么。


(剑无极找到史艳文与天地不容客)

史艳文:剑无极,怎样只有你?精忠还没来吗?

剑无极:他……需要再等两天后才能来。

天地不容客:两天?这两天是很大的变数。

剑无极:为了铸造能对抗元邪皇的兵器,玄狐牺牲自己投炉,墨狂正在遭受锻炼,必须两天后才能完成。

史艳文:啊?玄狐牺牲了?

天地不容客:为什么在这么紧要的关头?

剑无极:事情已经发生,多讲也没用。公子开明人呢?这桩事情还要告知他跟苗疆军师。

史艳文:他在更里头,你往东边走去便可以找到他了。

剑无极:嗯。(离开)

天地不容客:之前是希望元邪皇尽速来攻,现在却是希望他晚一点。战局,当真是瞬息万变。

史艳文:到底元邪皇几时会动作?


【山洞】

元邪皇:是时候,该出发了。


【伏羲深渊附近】

公子开明:嗯……嗯……

鬼飘伶:你走得我眼睛都痛了。

公子开明:心急,难免。

鬼飘伶:你希望元邪皇快打来?

公子开明:我希望他死在外面。

鬼飘伶:会怕喔?

公子开明:这是死战。

鬼飘伶:你真的会死战?

公子开明:最少看起来也要像死战。只要别全部死,死八成也可以。

鬼飘伶:小明不够朋友,不陪鬼飘伶一同上路。

公子开明:你是打算打到死就对了。人,只有活着才可以做事。

鬼飘伶:有保留就没胜算。

公子开明:是啊,现在要面对的可是全无保留的妖怪。啊,这个时候就希望邪神将在,让他出一发六道恶印,请祖师爷上身。

鬼飘伶:If(假如)达摩真有打败元邪皇的力量,邪神将可能请不到三秒,说一声哈啰就马上退驾了。

公子开明:那就趁元邪皇被达摩吓到闪尿的时候偷袭他。

鬼飘伶:策君来人世之后的谋略,is getting shitty。(越来越差了)

公子开明:如果阻止不了元邪皇,我还要赶回修罗国度救灾同时还要抵抗凶岳疆朝可能的侵略。

鬼飘伶:小明。

公子开明:怎样?

鬼飘伶:为什么不考虑加入闇盟?其实,我看你作闇盟的军师 is very popular(很受欢迎)。

公子开明:这样我就真的变成了叛徒了。

鬼飘伶:修罗国度也受到重创,两国拼一国,才能 together forever(齐心)。

公子开明:如果这么简单就能齐心,魔世局面早就安稳了。和平不可能永远保持,有外族就抵抗外族,没外族就自我分裂。就算凶岳疆朝一统了魔世,谁能保证几百年后魔世不会再度分裂?

鬼飘伶:So(所以)?

公子开明:所以我的责任是和平。

鬼飘伶:小明真是墨家的传人。

公子开明:你不是一直想知晓

鬼飘伶:Why talking this now?(为什么现在跟我讲)

公子开明:让你死能瞑目。

鬼飘伶:小明陪我上路我才能瞑目。

公子开明:你叫鬼飘伶,一只鬼孤苦伶仃才符合你的名字。

鬼飘伶:还有一桩事情。

公子开明:什么事情?

鬼飘伶:It’s about(关于)玄狐。我很意外,你没对他动手。

公子开明:如果时间来得及我一定会动手。

鬼飘伶:Yeah right(是啊)。

公子开明:但是现在局面如此紧逼,我又被落翅仔牵制,事情弄得越来越复杂,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再说,俏如来找到恢复地气的方法,可见在他内心深处是一点都不想要牺牲玄狐。如果硬是搅局,到时候弄巧成拙也不是不可能。是说,大奶那边也没动作,看起来是跟落翅仔互相牵制了。

剑无极:公子开明。

公子开明:是你剑无极啊,俏如来人呢?

剑无极:他……


【路上】

元邪皇:嗯?

众蒙面杀手:杀!

元邪皇:(掐住一人)告知神蛊温皇,元邪皇来访。


【还珠楼大殿】

(凤蝶慌张进入)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这么着急,是元邪皇攻来了吗?

凤蝶:是啊!

神蛊温皇:嗯?

凤蝶:但是他没杀人,只说要见主人。

神蛊温皇:凤蝶,你先离开吧。

凤蝶:凤蝶要留在主人身边。

神蛊温皇:我要你负责那五百畸眼族民。

凤蝶:哈?

神蛊温皇:吾在囚禁他们的地方安置了释放蛊毒的机关,你百毒不侵,如果元邪皇闯过,只要打开机关,你就能安然脱身,而那五百畸眼族民会死在里头,如果元邪皇要闯入,连他也会中毒,更能消耗他的战力。

凤蝶:他们都是无辜的平民。

神蛊温皇:一旦变成战场,没人是平民。

凤蝶:这……

神蛊温皇:这是俏如来做不到的事情,所以我才愿意将这五百人安置在还珠楼。凤蝶,想清楚,如果你不愿意沾染无辜者的鲜血,那你自己离开吧。

凤蝶:我会做,但是我不会离开!

神蛊温皇:哈,好吧。请元邪皇进入。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诶~别着急,先礼后兵,这是礼貌。

凤蝶:是。

(凤蝶离开去请元邪皇,随后一道霸气的身影踏入还珠楼)

神蛊温皇:元邪皇来访还珠楼,当真稀客,贵客。

元邪皇:把守此地的人只有你一个?未免……托大了。

神蛊温皇:如果邪皇是为那五百畸眼族民而来,那让神蛊温皇把守在此,算不上托大,甚至是……稳如泰山。

(二人针锋相对,气势肃然凌厉)

元邪皇:我的族民安然吗?

神蛊温皇:邪皇想看到他们只怕不易。

元邪皇:我相信他们安然,你们要杀,在无极山便可杀了。

神蛊温皇:那也未必,眼见为证,也许你所看到的会是五百具尸体。

元邪皇:尸体的数量只会超过五百具,最少会是——五百零一!(邪皇散出气劲,震荡四周)

神蛊温皇:那邪皇还等什么?(温皇不甘示弱,以气劲回敬之)

元邪皇:本皇并不需要见到他们,这场战争本就是吾一人的战争。

神蛊温皇:嗯?

元邪皇:吾的谢意不只是一句话,我相信无论始界是否回归,这五百族民,你们都会安置妥善,所以吾不用再见到他们了。

神蛊温皇:邪皇来此就是为了说一句谢?

元邪皇:不是,我来此是为了……雪山银燕。

神蛊温皇:雪山银燕……?吾自诩料事如神,但邪皇今日来访,每一句话都是大出吾意料之外啊。

元邪皇:转告史艳文与俏如来,雪山银燕体内有异变,若不铲除,必有后患。

神蛊温皇:嗯?怎么一回事?

元邪皇:他的体内曾经染上怪异蛊毒,令他陷入恶梦当中。

神蛊温皇:<是彼岸虫……>

元邪皇:一开始,吾并不了解此毒的特征,强行以魔气灌输欲为他解毒,在他体内积结了大量的魔气。

神蛊温皇:此法只能压制,但蛊毒反噬之后,只会更加猛烈。

元邪皇:看来温皇对此蛊特色甚为了解。

神蛊温皇:神蛊两字,岂是侥幸所得?

元邪皇:吾遍寻医者,无法解他之毒,为了解决他恶梦的源头,我以魔心术法侵入他的意识,欲唤醒他的神智。

神蛊温皇:嗯?这方法风险不低。

元邪皇:也不是难事。

神蛊温皇:<当时元邪皇正被追杀,却为了雪山银燕这般大耗功体。>后来呢?

元邪皇:在我侵入他的意识之中时却发现了一个意外的人——缺舟。

神蛊温皇:缺舟……

元邪皇:是,不带佛气却有精深武学的缺舟,我认为那是缺舟留在雪山银燕意识深处一门武学密要。

神蛊温皇:<是地门最后的钟声,当时听到钟声的人各自得到了一份缺舟送入脑内的深层记忆。剑无极因此得到了摩诃无量,那雪山银燕又得到了什么?>

元邪皇:但是缺舟死了,在记忆深处被吞噬了。

神蛊温皇:你说什么?

元邪皇:吞噬掉缺舟的人是银燕意识中的心魔,也就是他的兄长小空。小空只是形象,他的本源是我之前送入他体内的用来压制蛊毒的魔气。

神蛊温皇:当时的银燕正陷考验,正是心魔最为强大的时刻。

元邪皇:魔气本无意识,但他与银燕的心魔融合,产生了自性,之后又吞噬缺舟留下的武学密要,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

神蛊温皇:你的意思是银燕的体内存活着一只心魔?

元邪皇:他自称驰突孤雁,现在只会在雪山银燕意识不清楚时掌控雪山银燕的意识,但此心魔若是坐大,就会吞噬掉雪山银燕的本性。

神蛊温皇:为何你要对我讲这些话?

元邪皇:史艳文与俏如来将五百畸眼族民交你看管,是对你有足够的信任,我要你转告他们两人,此魔不可强除,但也必须除去,更不能告知雪山银燕此事。

神蛊温皇:因为他一旦察觉自己的心魔,就会怀疑心魔,顾虑心魔,这个念想会更使他的心魔坐大。

元邪皇:你很明白,他是由吾魔气所生,是我用魔心的术法造就,最坏的结果。

神蛊温皇:——另一个元邪皇。

元邪皇:元邪皇,天上天下,独一无二!

神蛊温皇:这绝对不是你特来告知的原因。

元邪皇:这是回礼,也是人情。

神蛊温皇:五百畸眼族民之情?

元邪皇:随你怎样想。

神蛊温皇:你要吾传达的话,吾已收下。我也明白你为何要吾转达,因为遇上史艳文、俏如来,你们便是死战,但是……现在知晓这些事情的人只有我,也就是说,吾若死,这消息就断了。

元邪皇:嗯?

神蛊温皇:邪皇可是亲手奉送了一道免死金牌给吾啊。

元邪皇:哈,你要试吗?

神蛊温皇:总不能让邪皇安然而来,平安而去,留下一点纪念也不为过。

元邪皇:又能拖延本皇多久?

神蛊温皇:以元邪皇的寿元推算,就算是一天,也是十分足够了。

元邪皇:在此吗?

神蛊温皇:来者是客,怎好冒犯?再说,还珠楼装修不易,吾也想保持还珠楼的安好。

元邪皇:那……

神蛊温皇:让神蛊温皇送邪皇一程。

元邪皇:请。

神蛊温皇:请。

(二人离开还珠楼,行于荒野)


【荒野】

元邪皇:送得够远了。

神蛊温皇:唐突一问,邪皇还有几天寿元?

元邪皇:不多了,料想今天过后又会缩短一点。

(温皇停下,邪皇前行)

神蛊温皇:神蛊温皇,尽力而为了。

元邪皇:你知晓吾到底还保留多少的实力吗?(转身)

神蛊温皇:烛龙濒死一击,自然惊天动地。神蛊温皇,也想一睹这创世之威。

(话语落,温皇极速攻向邪皇,顿时剑光闪耀,掌势凌厉,周遭景物尽催!翘首以盼的双皇会战,在此刻震天动地!)


【伏羲深渊】

(御兵韬来到山头)

铁骕求衣:许久不见了。

天地不容客:铁骕求衣。

铁骕求衣:在下,苗疆军师御兵韬。

天地不容客:哼,幼稚的伪装!

铁骕求衣:伪装总有目的,有时伪装的用意并不是怕被识破身份,只是抛弃了过往,吾想你应能了解。

天地不容客:找我做什么?

铁骕求衣:吾主苗王求贤若渴,阁下身负奇才,孤身飘伶,岂不可惜?何不投入苗疆麾下,也许能一展长才。

天地不容客:哈,前任苗王猜忌之重天下皆知,现今苗王又容得下谁?

铁骕求衣:苗王与先王不同,仁慈宽善,只要你愿意,吾主自能展现气度。

天地不容客:吾名天地不容,天地尚且不容,苗王能容?

铁骕求衣:王者气度,自能包容天地。

天地不容客:就苍越孤鸣懦弱的个性,哈!

铁骕求衣:苗王今非昔比。

天地不容客:确实,也今非昔比了。再说,你来找我,苗王可知晓?

铁骕求衣:尚不知情。

天地不容客:为何瞒住他?用这个理由问你自己,够了。

铁骕求衣:我本不想一次就能说服你,我只是想告知你我没断绝这个期望。

天地不容客:那是妄想。

铁骕求衣:一个人无论怎样强悍,他的内心仍然有一块柔软的地方,元邪皇有,我相信你也同样。那是你自小生长的所在,栽培你、养育你的所在,苗疆是你的故乡。(离开)

天地不容客:故乡……中原、苗疆,哪一处才是我的故乡?需要时就是子民,不需要时就是叛徒,哈哈哈……故乡,多讽刺的两个字!(剑无极随后来到)


【荒野】

(凤蝶四处急寻温皇)

凤蝶:主人跟元邪皇离开到底去了哪里?

(看到任飘渺身影后奔过去)

凤蝶:啊,主人!

(任飘渺闻声回头,可见受伤不轻)

凤蝶:这……这附近的破坏……(观望一片狼藉的四周)

任飘渺:元邪皇……竟然保留了这么多。

(支剑起身,踉跄不稳,凤蝶急忙扶住)

凤蝶:主人!

任飘渺:元邪皇发动攻势了。(凤蝶闻声一惊)


【伏羲深渊】

(元邪皇来到,当下遇阻)

元邪皇:我没想到,第一个遇到的竟然是你。

(树林深处现身影,来人竟是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我怎样才能阻止你?

元邪皇:我们有各自重视的东西,我能劝你放弃吗?

雪山银燕:会有烛龙与九界共存的方法!

元邪皇:我没时间了。还有,你以为世人真能容忍烛龙的存在?

雪山银燕:为什么不能?

元邪皇:崇拜力量却又恐惧力量,这是人魔的共性。

雪山银燕:你没试过你怎会知晓?

元邪皇:你太天真了!

(元邪皇不欲与他争执,径直越过他往前去)

雪山银燕:烛九阴!哈啊!(啸灵枪出,攻向元邪皇)

元邪皇:(一掌挡开啸灵枪)你怎么阻挡我?

(邪皇继续前行,银燕亦是攻击不断)

[引爆局势的第一战,竟是自己最不愿面对的人,对手虽非敌手,但为何在重归始界的大义之前,自己竟是如此忍让?]

元邪皇:雪山银燕,别逼我伤你!(气劲冲击,瞬伤银燕)

雪山银燕:伤我……到了这个时候,怎样才能不伤到我?你死,或者你成功,哪一项不会伤到我?为了你一个人的理想,就要赔上这么多生命,你叫我怎能让你通过?你叫我怎么视而不见?你叫我怎能不阻止你啊!(怒吼)就算在你面前,我是这样的弱小,我也要阻止你!神魔非我?焰龙无双!

[神魔非我再现,是不忍,是不愿,是不能退,却又不愿前进!满满的杀意却有更强烈的止杀之意!]

元邪皇:啊……

[心念乍分,元邪皇顿时受创!]

元邪皇:这一招,突破了你原本的极限了。(拔出血淋淋的枪头)但是,不够能力阻止我!

(随后指尖一点,雪山银燕顿感万分头晕)

雪山银燕:烛九阴……

(银燕昏迷倒地,除去阻碍的邪皇再次向伏羲深渊进发)


(另处,公子开明与鬼飘伶焦急等待,千雪孤鸣与剑无极急急而来)

千雪孤鸣:来了!

公子开明:可恶!竟然来得这么快!剑无极,通知俏如来赶紧来!

剑无极:但是时间还未到!

公子开明:无论时间到不到,我们都会尽力拖延,尽力一战,如果输了,就算有十支墨狂开十个真阵也没有用,赶紧通知俏如来!

剑无极:好!我马上去!

公子开明:坐我的木鸢,云啊!(木鸢应声飞来)用飞的比较快,哈啊!

(未有准备的剑无极被小明一掌推上木鸢,当下一惊)

剑无极:这是……?啊……(被木鸢带走)

公子开明:现在就看史艳文跟天地不容客能支撑多久了。


【伏羲深渊】

(元邪皇来到伏羲深渊外围,铁军卫士兵前赴后继,拦阻元邪皇)

铁军卫:杀啦……

元邪皇:伏羲深渊,元邪皇。

铁军卫:杀啊

元邪皇:来了。

元邪皇:[止不住的人海,来者虽众,在魔中皇者眼前,犹如蝼蚁,不堪一击。]

(烽火神兵与纯阳罡气同时袭向元邪皇)

元邪皇:是纯阳掌。(天地不容客与史艳文从前后包夹元邪皇)

元邪皇:又是你们。

天地不容客:最后一战,你,有遗言吗?

元邪皇:嘘,别吵……我正在欣赏始界的原貌。

天地不容客:哈哈哈……果然够狂。

元邪皇:还有多少人,一同来吧。

天地不容客:元邪皇,受死来啊。

[史艳文,天地不容客,双强再联手,默契更加,配合更密。然而元邪皇凛然不惧,一动一静,无可抵御。]

天地不容客:<比之前更难缠。>

史艳文:<这就是他的全力。>

元邪皇:不够,这样远远不够。你们真以为,这样能阻止本皇?

(天地不容客蓄劲于掌,掷出烽火神兵,元邪皇阻挡同时,纯阳掌正中元邪皇背后。元邪皇反身回击史艳文,天地不容客又从背后攻来)

元邪皇:纠缠的蝼蚁。

(元邪皇强行震开两人,直朝史艳文而去,天地不容客同时将烽火神兵掷向史艳文,史艳文借以挡住元邪皇攻击。元邪皇转身再攻天地不容客,史艳文同时再将烽火神兵掷向天地不容客,再次挡下元邪皇)

[夹攻奏效,但难以重创。两人心知,唯有运出必杀之招。]

天地不容客:纯阳行左。史艳文:飞瀑行左。

天地不容客:飞瀑走右。史艳文:纯阳走右。

天地不容客:阴阳交融。史艳文:阴阳并流。

史艳文:天地一气。天地不容客:贯天袭地。

[至阴至阳,并世两大奇功夹击,阴阳化太极,由无至一,一化万物,在元邪皇体内,溶成一股自然之力,破坏元邪皇功体。]

史艳文:成功了。

元邪皇:自然之力,用自然消灭烛龙,讽刺……讽刺。四元真诀

[四元真诀启动,炎流之后,随即电流缠身。](史艳文与天地不容客先被烛龙之焰震开,又被电流之力拉回)

史艳文:小心。(电流再转化成水气,两人被冻住无法行动。元邪皇随即强势攻击,重创两人)

史艳文:走。


【黑水城】

(黑水城内,废苍生静静等待墨狂铸造完成,剑无极赶到)

剑无极:元邪皇攻来了。

废苍生:这么快?

剑无极:墨狂还要多久?

废苍生:三个时辰。

剑无极:挡不住啊。

废苍生:那也没办法,难道真是天意?

(俏如来来到)

俏如来:剑无极。

剑无极:俏如来。

俏如来:前往不灭火观察情况吧。

剑无极:好。


【伏羲深渊】

(伏羲深渊第二道防线,风逍遥独自静坐,此时元邪皇来到)

风逍遥:七分清醒三分醉,醉生梦死,生在醉中,死在梦中,刚刚好。

元邪皇:你,一个人?

风逍遥:朋友,很快就会到。但我,可能醉不回去了。(风逍遥不再压抑自身,眼透红光,以全力攻向元邪皇,刀气碎石断树)

[快,快在急变的步伐;变,变在错乱的身影;刀,在眼角;刀,在眉梢;刀,在难觅的死角。刀、刀、刀,眼前,全是刀。](元邪皇击退风逍遥的同时,鬼飘伶随即接战)

鬼飘伶:Yo, what’s up?(哈啰)

(元邪皇闪过鬼飘伶攻击,一拳击退鬼飘伶同时,迦谛圣衣旋转飞舞,围住元邪皇)

公子开明:祖师爷,拜托你了。(公子开明穿上迦谛圣衣,同时火尖枪上手,直刺元邪皇)

元邪皇:圣器,无奈我何。

(元邪皇左手挡住火尖枪攻击,右手一掌挥出,将公子开明击飞,千雪孤鸣随即补上,欲以星辰变压制元邪皇)

元邪皇:力聚一点,又如何?(元邪皇双手挡下笑藏刀,回身一脚,千雪孤鸣也被击飞)

元邪皇:来吧。(元邪皇抽出幽灵魔刀,周围魔气弥漫,邪光大作)


【黑水城】

(黑水城中心,俏如来等人还在等待墨狂完成)

剑无极:又过了一个时辰了,俏如来。

俏如来:再等一阵。让墨狂决定,它何时该出来。


【伏羲深渊】

(伏羲深渊第二道防线,风逍遥四人围攻元邪皇,却难以伤到元邪皇)

公子开明:<该死。>

千雪孤鸣:<怎么强成这样?>

元邪皇:你们一直在测度我,看我还能支持多久,我的伤能有多重。当我不再保留时,整个九界,吾也能踏平。(一轮伤势互换之后,元邪皇以魔气修复躯体)

公子开明:好了又伤,伤了又好,他的魔气到底还剩下多少?是要干了,还是剩很多?

(风逍遥即将陷入疯狂)

千雪孤鸣:不妙,风逍遥快要支持不住了。

公子开明:我们也撑不住了。

(渐入疯狂的风逍遥独自攻向元邪皇,千雪孤鸣见状,将风逍遥带离战场,其他两人同时撤退)

公子开明:走。


【黑水城】

俏如来:我明白了。走吧。

剑无极:走,走去哪里啊?

俏如来:伏羲深渊。

剑无极:但是墨狂还没好。

俏如来:时间来不及了。

剑无极:没墨狂你是去那边干啥?找死吗?

俏如来:就算死,也是要去。走吧。

剑无极:你!

废苍生:剑无极,听俏如来的。

剑无极:好吧,木鸢。

(木鸢来到,俏如来与剑无极两人赶往伏羲深渊)

剑无极:走。


【伏羲深渊】

[千军万马,铁军卫精锐齐聚,守在伏羲深渊外围,是死战的终所。]

苍越孤鸣:俏如来还未到来吗?

御兵韬:也许是天意,只怕来不及了。

苍越孤鸣:来了。(元邪皇手持幽灵魔刀来到,周身弥漫魔气)

御兵韬:看不出消耗了他多少力量。

元邪皇:这是最后一关了。

御兵韬:王上,臣防守,你来攻。

苍越孤鸣:小心。

(两人准备迎战,此时史艳文等人从周围赶来,围困元邪皇)

元邪皇:所有的人都到齐了,玄狐,俏如来人呢?在里头吗?

御兵韬:自己猜测吧。

公子开明:这一战,不只是决战,也是死战。

苍越孤鸣:为九界存续。

史艳文:赌上生命。

元邪皇:你们之所以没死,不是你们牵制成功,而是我不想杀你们。这是,报答你们救下五百畸眼族民的恩情。所以,我选择了杀戮最少的方式。你们想知晓的答案,很快就会揭晓。本皇到底存有多少魔力,本皇甘愿一死,换来的力量,有多强大。

(元邪皇揭下面罩,紫瞳灵睛透出诡异邪光)

史艳文:小心,不可被他邪眼的邪芒照到。

元邪皇:闪,闪去哪里?闪这吗?(元邪皇指向脸上的邪眼)你们……错了。你们要闪避的,是这……

[元邪皇高举幽灵魔刀,刹时,殃云天聚。]

公子开明:不会吧?

千雪孤鸣:怎有可能?

[天现魔眼,邪芒照射,群豪全然不能动弹。]

史艳文:他竟然有……这样的魔力。

公子开明:失策,他……太强了。

千雪孤鸣:一开始,我们就毫无胜算。

天地不容客:我……不信。(天地不容客强行挣扎站起,一步一步走向元邪皇)

史艳文:小弟……

天地不容客:这小小的邪光,就想要阻止我。

元邪皇:救了你们的人,除了那五百畸眼族民,还有,雪山银燕。

(元邪皇一掌,将天地不容客击倒在地)


【黑水城】

[就在此时——]

废苍生:墨狂完成了。

[墨狂冲出不灭火,直奔伏羲深渊。]

(墨狂追上木鸢)

剑无极:那是什么东西?

俏如来:玄狐。

俏如来:那是玄狐最后的意识,他指引墨狂,来找寻我了。

剑无极:你早就知道会这样了?

俏如来:是玄狐要我先走,他随后追来。

俏如来:伏羲深渊,到了。


【伏羲深渊】

元邪皇:伏羲深渊。

(元邪皇正准备走向伏羲深渊,俏如来手持墨狂,强势降下)

最后,果然是你,俏如来。那……玄狐呢?

俏如来:玄狐,与吾同在!(玄狐身影隐隐现出,似与俏如来一同对敌)

元邪皇:很好,即便联合天地之力,也无能阻止吾的脚步。

俏如来:玄狐,助吾灭魔,守护这九界苍生吧。(墨狂化作玄狐身影出现,随即又变回墨狂)

俏如来:止戈流,开阵!(剑阵冲天而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