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集数 第0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620880775
备注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四集 超渡

录入:一缕白发千万恨、北龙归心、余生、杏花不吃鱼<br /> 校对:叶清眉


【树林】

元邪皇:怎会是你,缺舟一帆渡!(语毕,缺舟一帆渡、戮世摩罗、俏如来接连出招攻向元邪皇)

元邪皇:<为什么雪山银燕的梦境会无端出现缺舟?更取代了雪山银燕的位置。>

元邪皇:且慢。为何你们要联合他攻击我?

缺舟一帆渡:魔障。

元邪皇:<缺舟见过我,而眼前之人认不得本皇。>

元邪皇:你是谁?

俏如来:俏如来。

元邪皇:你为什么出现?

俏如来:我……我是来帮助银燕杀掉元邪皇。

元邪皇:那雪山银燕呢?

俏如来:(回头看)银燕是……

元邪皇:(指着缺舟一帆渡)你想说他是银燕,看清楚!他是雪山银燕吗?

缺舟一帆渡:执着我相,皆是虚妄。

元邪皇: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缺舟一帆渡:你……烛九阴!

元邪皇:那是雪山银燕记忆中的我。但我是问你,缺舟一帆渡。

缺舟一帆渡:我……缺舟一帆渡!

元邪皇:<一开始对我的敌意暂时消失,看来还是以雪山银燕为主导。>

元邪皇:你说我是魔障,那他又是谁?(指向戮世摩罗)

缺舟一帆渡:他是……元邪皇!

元邪皇:如果你是雪山银燕就应该记得我先前所说。再问一次,他是谁?

缺舟一帆渡:他是……二哥!

元邪皇:那你呢?

戮世摩罗:多此一问!

元邪皇:你……是谁?

戮世摩罗:俏如来与雪山银燕的兄弟,一个被数度牺牲的人,曾经是修罗帝王,如今是元邪皇!

元邪皇:<暂时没动作了。梦境世界的每一个人皆是雪山银燕某一个面向所化,随着梦境推移,每牺牲一个人对雪山银燕的意识都是很大的伤害,必须谨慎选择。>

元邪皇:俏如来,元邪皇该杀吗?

俏如来:该杀!

元邪皇:纵使他是你的血亲?

俏如来:是!

元邪皇:那如果……换成他呢?(元邪皇运功,缺舟一帆渡身上魔气爆发)

缺舟一帆渡:怎会?

俏如来:这……魔气!


【达摩金光塔外】

六道微尘:光门八叶师六道微尘,奉请魔障皈依正法。

公子开明:且慢,我们是好魔,跟你们是一起的。我们都是对抗元邪皇的力量。

僧人一:魔障休想狡辩。

六道微尘:若你所说为真,还请束手,随我们同往光门。

公子开明:现在谁还有空去佛国玩?

六道微尘:那六道微尘也只能为难了。

僧人:伏魔。(众人齐上,攻向公子开明和鬼飘伶)

鬼飘伶:Damn。What a mess!(该死,真麻烦)

公子开明:阿飘,别杀人!(公子开明一语既出,鬼飘伶及时收住了杀招)

[辩解无用,公子开明与鬼飘伶抵挡光门僧兵攻击。两魔不愿杀人,且战且退。]

公子开明:<高手啊!>

(公子开明受六道微尘攻击,借此还击)

公子开明:阿飘,先走!

(两人离开战圈,却又被六道微尘一招拦下。)

公子开明:留面子给你们,你们还不知道进退。真以为公子开明不会杀人吗?

六道微尘:魔障杀性强烈,贫僧不能纵放。

(公子开明亮出兵器)

六道微尘:降妖宝杖!魔物,你何来此物?

公子开明:会怕就好!

俏如来:住手!

鬼飘伶:俏如来!

俏如来:策君请住手!

公子开明:等一下,你是对不对?刚才我被扁的时候,你就没出来。现在换我要扁人你就跳出来,还说住手。应该是那边的人要住手才对!

六道微尘:你是何人?

俏如来:在下俏如来,是现今中原尚同会领导,请问大师法号。

六道微尘:八叶师六道微尘。你说你来自尚同会,是之前侵扰天门的尚同会?

俏如来:这……一言难尽!大师来自佛国,俏如来有意一访佛国,还请大师相助。

六道微尘:你与魔一路。

俏如来:此魔非是敌人。对抗元邪皇需要策君之力。

公子开明:Beautiful。Wonderful。(漂亮,完美)听到没(摸鼻),需要我的帮助。

六道微尘:如何取信?

公子开明:这我来说,打到现在你有在佛国找到一个魔兵吗?现在的鬼祭贪魔殿只有我们两个。你若不信啊,出去绕一圈就知道了。

俏如来:暂且止戈息武。请大师派人查探,俏如来愿为人质,等待大师消息。

六道微尘:这……好吧。

俏如来:多谢大师。

公子开明:我们就在这等吗?

俏如来:何不利用这段时间向大师解释元邪皇的因由。

公子开明:这样也好。


【荒野】

剑无极:老贼头,我……

风逍遥:废话别多讲,先罚酒。

剑无极:我又是哪里要罚了?

风逍遥:这么久没来找我喝酒,你讲,不该罚吗?

剑无极:是你没揪,还怪我!

风逍遥:你四海为家,我有责任在身。你讲,是你应该来找我,还是我去找你啊?

剑无极:别讲得只有你有任务一样,我也是常常在忙!

风逍遥:好了好了,废话这么多。要不要喝?

剑无极:要喝就来喝。

风逍遥:笨牛人呢?

剑无极:他……(摇摇头)

风逍遥:吵架了?

剑无极:有这么简单就好了,唉。

风逍遥:发生什么事情了?

剑无极:唉。

风逍遥:喂喂。(拿过酒壶)

剑无极:别这么小气,分一点又不会怎样!

风逍遥:要再喝自己去买。对了,你还没讲你跟笨牛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了。

剑无极:原本我只是想跟他走不同的路,找另一个方向。后来,我走得快了,回头时,感觉远了。

风逍遥:你伤害到他了。

剑无极:我不想这样。

风逍遥:就算你不想,当初你们走不同的道路时,伤害就有可能会发生。我也曾经以为离开是一个好的选择,原本只是不想介入,最后,却发现我才是风暴的中心。

剑无极:(拍着风逍遥的肩膀)老贼头,这不是你的责任。

风逍遥:事情过后,我想了很久很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算是忘今焉的阴谋,如果我在,是不是可以改变一切?

剑无极:你在明,他在暗。你又没他阴险,早晚会死在他的手上!

风逍遥:一开始看着友情即将分崩离析,我努力过,但是仍然挽不回。我不想站在任一边,去伤害另一边,所以选择离开。我以为是兄弟,就算为爱反目,误会也有解开的一天。我们终究是朋友,但我从没想过,最后我们竟然会生死相搏。

剑无极:因为你并不知晓这背后有人阴谋算计。放心吧,又不是三岁小孩,我跟笨牛不会叫你选边站。

风逍遥:原本想安慰你,结果怎么变你在安慰我。好了好了,其实我很相信你,无论走得多远多快,你都不会放开笨牛的手。

剑无极:说这样怪怪的,我爱的是凤蝶,谁要牵牛蹄?不过,还是多谢你了。

风逍遥:好了,讲这么多废话,该讲回正事了。你来这做什么?

剑无极:对,还有正事!我是来找你老大仔。

风逍遥:老大仔?你找他做什么?

剑无极:俏如来吩咐只能跟你老大仔讲。

风逍遥:这样你稍等一下!(离去)

御兵韬:俏如来有什么消息? (附耳倾听)但是现在伏羲深渊需要集中全力顾守。

剑无极:俏如来希望你再斟酌一下。

御兵韬:我会尽快处理。

剑无极:那我来去了。老贼头,多谢你。(鞠躬)

风逍遥:做朋友的,连这句话也是多讲的。(剑无极离开)

御兵韬:军长,转告王上,御兵韬有事外出。

风逍遥:你要离开?在这个时候离开伏羲深渊,是怎样的大事啊?

御兵韬:也许一无所获,也许会有很意外的收获。(离去)


【佛国边界】

六道微尘:果然,佛国之中已无人迹,亦无魔踪。

俏如来:元邪皇这段时间的动向俏如来亦一一告知。

公子开明:讲得相当清楚,非常清楚,十分清楚,所以别再找我们的麻烦了。

六道微尘:虽然你们所讲在情在理,但至今仍是你们的一面之词。

公子开明:我咧,怎样魔讲的话就不是话,如果你怀疑我们那要怎么做你才放心?

六道微尘:请两位随我们前往光门做客,等待查证。

公子开明:你当恁爸时间太多,闲闲没事吗?

六道微尘:遇魔不伏,恐成后患,元邪皇之乱太过庞大,请恕六道微尘不敢轻信。

公子开明:如果我坚决不留下呢?

六道微尘:选择权,并不在你身上。

公子开明:在谁身上,不是用嘴讲的。

俏如来:大师,公子开明是对抗元邪皇的重要力量,望大师别再为难,让俏如来前往光门做客吧。

公子开明:你身上有止戈流,你更重要。

俏如来:元邪皇的事迹传遍中原,光门不用查探太久,便会有消息,而且俏如来本就有意前往佛国,如今这样反倒少了麻烦。

公子开明:你还有意见吗?

六道微尘:好吧,但两位暂时不能留在佛国境内。

公子开明:我也不是很爱待在这,俏如来你自己保重。

俏如来:料想大师不会为难我。

(公子开明、鬼飘伶离开)

六道微尘:施主,请。

俏如来:且慢,前往光门之前俏如来还有一个地方要去,可否请大师通融?

六道微尘:这与我们之前所说不同。

俏如来:我们所去之处,亦在佛国当中。

六道微尘:在哪里?

俏如来:天门。


【荒野】

公子开明:人都讲乞丐赶庙公,现在是庙公赶乞丐,我们两个竟然被人赶出鬼祭贪魔殿了。

鬼飘伶:鬼祭贪魔殿是修罗国度的产业,in fact(而且)他们是和尚不是道士。

公子开明:阿飘你是存心来抬杠的?

鬼飘伶:被吐槽不爽了。

(凰后突然出现)

凰后:怎样,佛国的禁制又被打开了吗。

公子开明:原来是妳,又有什么指教了?

凰后:有元邪皇的消息了。

公子开明:嗯。

凰后:俏如来人呢?

公子开明:他进入佛国了,该死,怎会在这个时候,元邪皇在哪里?

凰后:路观图在此,你们联络多少人,就联络多少人吧,但是,我们一个时辰后开始行动。

公子开明:这会打草惊邪,等待更多奥援再行动。

凰后:一个时辰,已经是找寻奥援的时间,对手是元邪皇,你能保证掌握他多久的行踪?

公子开明:再见。(匆匆离去)

鬼飘伶:明。


【佛国边界】

公子开明:你们闪闪,我要找俏如来。

光门佛者:俏如来已经随着葉师前往光门。

公子开明:元邪皇有消息了,你们还在这浪费时间!

光门佛者:施主,等消息查探属实,我们会行动。现在,还不能放你进去。

公子开明:你们啊!(预备动手),<动手打过去,也一定也会被秃驴拖延时间,再说,佛国这么大,我又不认识路,没人带路不一定来得及找到俏如来。>(收手)证明我们的清白之后,将这封信交给你们能做作主的,请他协助,最好是有俏如来的帮忙。

光门佛者:可以。

公子开明:阿飘,我们赶紧去找其他的人帮忙。

鬼飘伶:Who are you looking for?(找谁?)

公子开明:温皇要雇守五百畸眼族民,苗疆那边的伏羲深渊是重点,给元邪皇再乱一次,就完蛋了,我们分头去找史艳文,无论找得到人找不到人,信上指示的地点会合,动手。

(公子开明,鬼飘伶分头出发)


【天门藏经阁】

俏如来:天门……唉……

六道微尘:来到此地,你似有颇多感慨。

俏如来:天门三尊与俏如来颇有渊源,如今故地重游人事已非,不免感伤。

六道微尘:阿弥陀佛。

俏如来:有一事请问大师,地门之变时,佛国其他六门是如何自保?

六道微尘:地门之变,佛国各法门亦有受到影响,但同为释脉,各有抵御之法,只是恐难长久,若非地门被破,佛国早晚也会沦陷。

俏如来:那缺舟先生的配剑文殊,如今下落何方?

六道微尘:不可知也。你来到天门藏经阁,所为何事?

俏如来:玄朝时,元邪皇入侵,被初祖所杀,怨灵不散,被镇压在天门之中。初祖遗物紫金钵也被收留在天门,俏如来认为,天门中还藏有关于元邪皇的消息,

六道微尘:嗯,既然你提到紫金钵,现在它下落何处?

俏如来:玄狐将其送入佛国之中,难道不在光门手上?

六道微尘:光门并未收藏紫金钵。

俏如来:<嗯,元邪皇的讯息……>

六道微尘:施主,你到底想找什么?

俏如来:我想找……


【尚贤宫】

铁骕求衣:嗯,尚贤宫无人。还留了把守的人,不过也无关紧要,同为墨者,你们可以退下,如果要动手,来吧。


【银燕梦境】

(元邪皇鼓动银燕体内魔心鉴)

俏如来:如此强烈的魔气,这……

缺舟一帆渡:这是……

元邪皇:<事先消耗在他身上的魔气,正好派上用场。>

俏如来:银燕。

元邪皇:俏如来,现在你眼前的,是沾染魔气的雪山银燕,你有办法将这些魔气拔除吗?

俏如来:这……我不能。

元邪皇:是,就如同你无法将元邪皇从他身上分割一样。所以,你要牺牲雪山银燕吗?就像你牺牲他那样。

俏如来:我……

元邪皇:雪山银燕,你认为你的大哥,会牺牲你吗?

缺舟一帆渡:我不知道……

元邪皇:如果他选择牺牲,你会恨他吗?

俏如来:你会恨我吗?

戮世摩罗:怎有可能不恨?银燕,你看我然后想你自己。

缺舟一帆渡:我,我……

雪山银燕:不会!

元邪皇;你不认为,是俏如来能力不足,才会让你被牺牲?

雪山银燕:不会。

元邪皇:为什么?

雪山银燕:人力总有尽时,用不可预料的变数,加诸在人心之上,不只是残忍的枷锁,更是没必要的折磨。

元邪皇:也许只是他还没找到方法,却先将你牺牲了。

雪山银燕:在此之前,有多少生命会葬送吾手?

元邪皇:亲人就不是生命?

雪山银燕:所以选择牺牲的人,才是最痛苦的,为何要苛责他?

元邪皇:那你,为何苛责自己?你能原谅无法救你的俏如来,却不能原谅无法救你二哥的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分别?

雪山银燕:因为我的能力不如大哥。

元邪皇:但俏如来也说了,纵使是他也无法救你,你的二哥意识被元邪皇占据,而你只是被魔气沾染,意识仍属于你自己,俏如来却说无法救你。

雪山银燕:这……

元邪皇:强悍,是你追求的目标,但在到达绝对强悍之前,就如你所说人终有尽时你与俏如来其实并无差别,运用目前的力量做你能做之事,有何不对?

(俏如来散发光辉)

元邪皇:还记得,你不愿魔族幼儿暴尸荒野,举行埋葬一事吗?

雪山银燕:你的儿子……

元邪皇:是。

雪山银燕:我的儿子,无法保护他的我,弱吗?

元邪皇:纵使力强如我也会悔恨,但我必须继续前行,为了守护重视之人而变强,就必须正视所有你救不了的,错失的甚至因你而亡的,别给自己任何逃避的理由。

雪山银燕:逃避……

戮世摩罗:但他的一念之仁,会害死很多人啊,俏如来就不会这样做。

元邪皇:为何凡事皆要依循俏如来的道路,何况雪山银燕对于牺牲亲人的态度与俏如来似有不同。

戮世摩罗:简单说就是软弱。

元邪皇:那俏如来因此变强了吗?就算将俏如来定义为强,将雪山银燕定义为弱,两者皆无法救自己的亲人,这强弱分别意义何在?或者该问这是强弱的定义吗?

(戮世摩罗不语)

俏如来:银燕。

(俏如来变身为缺舟)

缺舟一帆渡:坚持本心,这条路才能走得稳健。

雪山银燕:大哥。

元邪皇:<俏如来形象消失,对自我的质疑减了一分,(看向小空)这边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缺舟一帆渡:扪心自问,不代表过度自我质疑,若所行道路正确,未到尽头如何断言?

雪山银燕:到了尽头,也许就来不及了。

缺舟一帆渡:所谓尽头,有时只是另一个开端,一个转择点,有的人一瞬顿悟,有的人花费半生才能看透,有的人穷尽一辈子仍原地踏步,这一切取决机缘,取决自身。

雪山银燕:悟了,就能救吗?

缺舟一帆渡:目犍连连尊者纵有神通也无法逆转五百释种的命运。


【银燕梦境?无水汪洋】

缺舟一帆渡:有时一人之力纵使强悍,也难抗天。

元邪皇:此地?

缺舟一帆渡:无水汪洋。

元邪皇:你不是俏如来。

缺舟一帆渡:喝茶吗?

元邪皇:你是缺舟。

缺舟一帆渡:我应该认识你。

元邪皇:所以你想将我困死此地?

缺舟一帆渡:那不是我的本意。

元邪皇:你为何会出现在雪山银燕的梦境之中?

缺舟一帆渡:原先的目的不明,现在与你相同。

元邪皇:你不是真正的缺舟。

缺舟一帆渡:这不是你的问题。

元邪皇:雪山银燕才是目前必须解决的问题。

缺舟一帆渡:或者雪山银燕的问题也是你的自问。

元邪皇:所以你回答雪山银燕也是在回应我?

缺舟一帆渡:此身如镜,观者如同自照。

元邪皇:也就是说,我若动杀念,你也会杀我?

缺舟一帆渡:若是,便不该问我。

元邪皇:雪山银燕该有答案了。

缺舟一帆渡:你呢?有找到自己的答案吗?

元邪皇:哈。

缺舟一帆渡:不答,也是一种答案。

(元邪皇的意识突然从无水汪洋回到树林中)

缺舟一帆渡:这个答案,早在你的心中。

雪山银燕:大哥……多谢你。

(戮世摩罗身上透出魔气)

元邪皇:<成功了,现在只要收回魔气……>

(元邪皇欲收回魔气,却发现魔气无法收回)

元邪皇:<怎会?>

(戮世摩罗从背后偷袭缺舟一帆渡,一剑断首)


【山洞中】

(魔气被锁在雪山银燕梦境中)

元邪皇:怎会这样?(元邪皇查探雪山银燕情况)

元邪皇:没有。

元邪皇:<在梦境世界,施术将先前的魔气强行导入他的意识,最后竟被锁住,脱离我的控制。还有缺舟,方才已经证实,他的体内没有佛气,表示缺舟的形象只存于意识。但是缺舟是在何时,用怎样的方法,对他动手脚?>

(雪山银燕痛苦呻吟)

元邪皇: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大哥,二哥……

元邪皇:<现在的状况,不能再冒险,必须用其他的方式,还有被锁入意识中的魔气对他的影响……>

(元邪皇背上雪山银燕准备离开山洞,却听到其他人的脚步声)

元邪皇:脚步声,不是吊魂罪。

(元邪皇蓄势攻向入侵者,入侵者随即爆体)

元邪皇:哼。

众墨者:杀啦……

(更多的人围杀而来)

元邪皇:本皇的路,蚁群难阻。(元邪皇抬手出招,又是遍地尸骸)

元邪皇:<此处被发现,更可能被锁定已久,对手恐怕还有后着,必须速决。>

(东门朝日带领更多的人围杀而来)

元邪皇:哼。

(东门朝日趁势准备偷袭元邪皇,被元邪皇挡下,东门朝日一击不中再次隐遁,众墨者再度围上)

元邪皇:退下。

(不远处高峰上,凰后观察众墨者围杀元邪皇的情况)

凰后:雪山银燕,还有元邪皇的动作……

(凰后掏出裂羽铳,瞄准元邪皇)

凰后:呵。

(树林中,元邪皇带着雪山银燕强势突围,突然天女散花袭来,元邪皇急退,却被气劲划破衣衫)

元邪皇:谁?

(凰后连发三枪)

元邪皇:来不及!(一颗断云石射穿元邪皇,东门朝日趁机从背后偷袭,一剑刺中元邪皇)

元邪皇:就凭你们?(元邪皇一运劲,东门朝日随即被震开,同时枪声再次响起)

元邪皇:业魔障。(魔气护罩挡下数粒断云石,却被最后一颗突破,元邪皇抬手挡下,随即带着雪山银燕离开。)

凰后:竟然被拖累了,哈。这有趣的一幕就该有有趣的后续。(转身离开)


【另处树林】

元邪皇:<那群覆面者与高峰上的攻击,是曾经围杀应龙师的那群人,他们究竟是谁?>

(元邪皇沉思间,突然发现鬼飘伶正站在不远处)

元邪皇:是……

鬼飘伶:Apologize(抱歉)for 以多击少。(攻向元邪皇,元邪皇闪过攻击,准备摆脱鬼飘伶)

公子开明:他不是讲了吗。(拦阻在前,不让元邪皇离开)

元邪皇:哼。

公子开明:以多击少,我加上阿飘,就是多。

鬼飘伶:I want face to face。(我想正面对决)

元邪皇:两只魔,妄想阻止本皇?

公子开明:错错错,我一个人,就有……一二三四五……五个人的战力。不跟你废话了,先将银燕……

鬼飘伶:元邪皇,look at here(看过来),重楼魅影落雨声。(鬼飘伶独自攻向元邪皇)

公子开明:阿飘,你还坚持什么正面对决,一起打啦。(公子开明加入战局)

[剑如密雨,杖击红尘,暗盟剑者,修罗策君,两人联手进击,不让元邪皇一丝生机,这一战,定要斩龙杀王。]

公子开明:<一直闪,一直挡,还一直不放下银燕,到底是……>

元邪皇:就凭你们?(一掌打向鬼飘伶,鬼飘伶被击飞)

公子开明:阿飘!

(元邪皇身上伤口鲜血流出)

公子开明:<凰后造成的枪伤。>

鬼飘伶:I'm fine。(我没事)

公子开明:好,八戒大战流沙河。

元邪皇:哼。(元邪皇回身挡下公子开明的攻击,公子开明再度抢上,与鬼飘伶夹击元邪皇)

公子开明:<迟迟不用幽灵魔刀,为什么?是不能使用,还是……>

鬼飘伶:小明,pay attention。(专心)

公子开明:我很专心了啊。

公子开明:<都受伤了,实力还是这么离谱,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要用那招吗?但那只夭寿雁王一定有在监视,可恶,祖师爷啊,我该不该扛你出来啊?>

(元邪皇抓住两人兵器)

元邪皇:九霄魔动坠红尘。(两人被元邪皇震飞)

元邪皇:<不能再虚耗了。>(元邪皇转身欲走,却发现公子开明已经穿上迦谛圣衣)

公子开明:放下,便得清净,转身,即见彼岸。(公子开明持杖扫向元邪皇,元邪皇出手阻挡,却是被降妖宝杖力压,公子开明转向再攻,将元邪皇击退数步)

元邪皇:<这路数,为何形似佛门棍招?>

鬼飘伶:小明。

公子开明:救人。(两人同时围上)

公子开明:愿此佛声渡尘界,三千娑婆悉皆闻。

(元邪皇一掌打向公子开明背后,却被迦谛圣衣的气罩挡下攻击)

元邪皇:这……(鬼飘伶持剑再攻)

元邪皇:退开。

公子开明:无奈!三昧烈火(公子开明掏出火尖枪头,嵌在降妖宝杖之上,随即周身散发火气,袭向元邪皇。同时元邪皇避开火舌,并将雪山银燕放下后,从背后抽出了幽灵魔刀,运出烛龙之焰抗衡)真焰随行。

元邪皇:上穷下达斩曦月。(强招相接之时,鬼飘伶发现地上的雪山银燕,准备将其带走,此时吊魂罪来到。随即强招对冲,元邪皇与公子开明各自被震飞,鬼飘伶正准备带走雪山银燕,吊魂罪挥掌攻向鬼飘伶)

鬼飘伶:Who is that?(谁?)

(元邪皇发现吊魂罪来到,趁机背上雪山银燕)

吊魂罪:走。

(元邪皇一刀阻挡追来的鬼飘伶,与吊魂罪一同离开了)

鬼飘伶:小明。Are you all right?(你还好吗?)

公子开明:且……且慢。(公子开明脱下迦谛圣衣)估计错误,刚才祖师爷还没退驾,不能乱骂人。现在……(公子开明压抑不住,一口血吐出)

鬼飘伶:方才……

公子开明:千年的夭寿死人骨头元啊邪皇,可恨啊——!


【高峰上】

凰后:得到你想要的情报了?

雁王:事情好像还有意外的发展。

凰后:雪山银燕,真有趣,不是吗?

雁王:专注你的事务吧。元邪皇的分身赶回,事情就变得很复杂了。你们还有能力分兵吗?

凰后:你认为,他对银燕的维护是为什么?

雁王:看起来,似乎是筹码。

凰后:用银燕换回五百畸眼族民。

雁王:史艳文不可能答应。

凰后:但是元邪皇并不知情。

雁王:这是你的判断?

凰后:他会是元邪皇的拖累。

雁王:如果元邪皇死了,五百畸眼族民就不重要了。

凰后:所以如果元邪皇要逃就不会带着这个拖累。

雁王:这是你的判断?

凰后:你有其他的想法?

雁王:没,我不在意元邪皇。天允山的赌约即将结束了。


【天门藏经阁】

(俏如来正在翻找,六道微尘进入)

俏如来:大师。

六道微尘:可有线索?

俏如来:尚未找到相关线索。

六道微尘:是否要前往光门?

俏如来:俏如来想再找寻一下。

六道微尘:嗯?

俏如来:关于中原的状况,相信已经有初步的消息,大师可有前往勘实,有了信任,也方便之后的动作。

六道微尘:嗯,请。(离开)


【佛国】

(六道微尘遇上二僧携信而来)

僧人:参见叶师。

六道微尘:查证状况。

僧人:我们询问了佛国外的居民,俏如来是史艳文之子、尚同会之首,形貌与该人符合,目前探听到的消息也与他所说的相同。

六道微尘: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僧人:那两名魔族送来一封信,说是发现元邪皇的踪迹。

六道微尘:元邪皇?


【荒野】

(元邪皇携银燕与弔魂罪荒野急奔,忽然停下)

元邪皇:你回去过了?

弔魂罪:确认过现场,明白邪皇遭变,马上找寻,仍是救驾来迟。

元邪皇:辛苦你了。

弔魂罪:邪皇会被发现,必是属下不慎露出行踪,这是属下之过。

(邪皇察觉有人巡视,与弔魂罪小心躲藏)

墨家门人:还是没有。

东门朝日:继续追查。

(二人躲于大石后)

弔魂罪:紧追不舍。(邪皇伤势严重,血流不止)邪皇的伤口……

元邪皇:对方有狙击手,必须先找隐蔽之所。

弔魂罪:请邪皇随我来。(离开)


【九脉峰】

元邪皇:原来里头别有洞天,这还是本皇第一次深入。

弔魂罪:方才的地貌是邪皇破坏九脉峰时所造成的,虽然中苗联军可能熟悉破坏前的地貌,但现在也要重新适应。(幻化回原本状态)

元邪皇:想不到这紧要关头,本皇竟成了过街老鼠。

弔魂罪:邪皇永远是以一敌万那个邪皇。

元邪皇:我是吗?现在的本皇是吗?

弔魂罪:邪皇还是先养伤吧。

元邪皇:(放下银燕)养伤对本皇来说不是重点,也远远不够。(收起幽灵魔刀)

弔魂罪:邪皇会受这么重的伤也是为了保存魔力摧毁伏羲深渊,可惜弔魂罪无此能力为邪皇代劳。

元邪皇:责任不在你身上。

弔魂罪:但弔魂罪能为邪皇分担其他事情。他……还没清醒吗?(指银燕)

元邪皇:嗯。

弔魂罪:(欲上前被拦下)邪皇。

元邪皇:他的事情交由本皇。

弔魂罪:属下只是想要代替邪皇诊视他的状况,也许属下能看出什么端倪。

元邪皇:本皇尚不能解,你却能解?

弔魂罪:就算不能,也让属下接替魔气压制,让邪皇不再为此消耗,请让属下为邪皇分担。

元邪皇:本皇说过,你的能力不是用在此。

弔魂罪:但属下的能力也不仅只于此。

元邪皇:你想试便试吧。

弔魂罪:是。(上前为银燕诊治)

元邪皇:他的意识被本皇用特殊手法锁入魔气,若你看不出端倪,便不用贸然一试,否则他出事,本皇说不定会受到牵连,甚至……

弔魂罪:啊?这……

元邪皇:小心便好,试吧。(见弔魂罪不动)怎样了?

弔魂罪:这……属下……

元邪皇:为何你一定要逼本皇成为忘恩背义之人?

弔魂罪:属下绝无此意!

元邪皇:如果雪山银燕真被你所杀,那其实也是因为本皇而死了。

弔魂罪:一名人族,不该成为邪皇的拖累。

元邪皇:你忘了本皇目前的躯体是怎样来的?(弔魂罪一震)雪山银燕的一念之仁,让本皇还能站在你的面前,本皇为他受刀,也是一种还情。当然,本皇也能为你受刀。

弔魂罪:属下不敢。

元邪皇:你为本皇出生入死,本皇能用这副肉体再现也是因为你之配合。吾元邪皇,堂堂千年前的魔世霸主,如今能还你的只剩下畸眼族的愿景,至于雪山银燕……本皇只能还他一个安然。当他再次睁眼,要如何面对始界降临,却与本皇无关。若他的终途是跟着万千生灵消亡,在此之前,本皇只求做到不负。

弔魂罪:属下明白了。既是如此,请让属下分担吧。

元邪皇:你真明白了?

弔魂罪:邪皇不愿的一切,弔魂罪不愿做,既然选择追随,便该遵循邪皇所向,也许邪皇对世间谤誉不萦于心,弔魂罪只希望自己所做能让邪皇俯仰无愧!(单膝落土)

元邪皇:这可是最沉重的承诺。

弔魂罪:如果许不下这个承诺,又怎能跟随邪皇在侧?

元邪皇:起来吧。(弔魂罪起身)现在外面围兵重重,本皇需要你的配合。

弔魂罪:这是属下的荣幸。

元邪皇:无论成败,本皇会让后世永远记住你的名字。

弔魂罪:弔魂罪不在乎后世流传,只在乎当下。

元邪皇:这一路到最后,本皇庆幸有你。这是……最后的战役!


【荒野】

(小明与阿飘急奔)

公子开明:那颗元邪皇绝对不能给他逃走!

鬼飘伶:你身上的伤势。

公子开明:一点点,没重要,没大碍,没问题!

鬼飘伶:How's that possible?(哪有可能?)

(雁王拦路,二人停下)

公子开明:嗯?怎么又是你这个落翅仔?闪开!

雁王:我看到了。你与元邪皇之战。

公子开明:原来如此啊。你是故意将时间压得这么紧逼,让我没办法通知其他的人协助,用整个九界的安危陪你这场赌局,目的就是……要逼我底牌尽现。

雁王:九界的安危,那是墨家的责任,也是你的责任。

鬼飘伶:墨家?小明,what's he talking about?(他在说什么?)

公子开明:别听他乱讲,想讲什么之后再说,现在,先杀元邪皇。

雁王:要我重复一次吗?九界是墨家的责任,从头至尾,我只在乎这场赌局。就算元邪皇毁掉伏羲深渊,让始界回归,我也不在意,你明白的,我一点都不在意。

公子开明:你……

雁王:元邪皇就在附近,随时可能突围,现在是你取舍关键的时候了。承认你的身份,你就可以离开了。

公子开明:这样强逼,就算我承认了,也不算!

雁王:我只要你交代你身上迦谛圣衣的来历。(小明一震)如果你不愿意交代,这条路……(化出断云石)是尽头!

公子开明:你真要逼我到这个地步?元邪皇若是成功,羽国也会遭殃。

雁王:我说过了,我不在意。

公子开明:你……你为了赢得这场赌注,要让众生遭殃?

雁王:应该问,你愿意为了阻止元邪皇,解救众生,让自己输了这场赌注而成为……下一个英雄吗?


【树林】

(元邪皇独行其间)

[入夜时分,风动,林动,人影动,赤红的王者身影不欲声张。]

(邪皇突然疾行,众僧现出,围困元邪皇)

僧人:阿弥陀佛!

元邪皇:嗯?

僧人:回头是岸!

元邪皇:原来秃驴也出关了吗?但……(运掌出击,众僧不敌)你们挡得住本皇吗?

(六道微尘化光飞来)

六道微尘:五趣修罗皆六道,妖魔鬼怪尽微尘。

元邪皇:哼,比起达摩老秃,仍是逊色!

六道微尘:亵渎初祖,恶根难改,光门八叶尊?六道微尘在此引领众生迷途。


(另一边树林,另一名邪皇背负银燕被东门朝日率人围困)

元邪皇:相同的阵容,无用矣。

(凰后自后现出)

凰后:封侯盛世灯宵,权衡天下,百代风骚;功名不过传谣,回眸一笑,举步烟硝。

元邪皇:嗯?你……

凰后:你肩上的伤,就是我的手笔。

元邪皇:哦?哈哈哈……暗处杀著,一旦浮上台面,便无用武之地。尤其是……(运功)在本皇面前!

凰后:确实,藏于暗处的底牌不该轻易掀出,而你,犯了这个错误。

元邪皇:嗯?

凰后:这一路上有另一批人马始终没出现,就是佛国。

元邪皇:达摩金光塔!

凰后:已经解封了,相信他们现在正在找寻另一个你。我们没心思分辨真假,唯有……全部歼灭。(众人冲上)


[身陷重围,两名元邪皇究竟哪一方是真的?

天允山赌约胜负即将揭晓,面对雁王步步进逼,公子开明将会作何抉择?或者选择一决死战?

进入光门的俏如来又会查到怎样的秘密?雪山银燕的体内又产生了怎样的奇特变化?

欲知极端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五集——燕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