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集数 第03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610121594
备注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三集 魔心 心魔

录入:一缕白发千万恨、余生、鱼头、北龙归心、复读机
校对:叶清眉


【山洞内】

(元邪皇正设法救助雪山银燕,天地不容客闻声而来)

天地不容客:你做什么?(一反手便将背后的烽火神兵朝元邪皇丢去)

[不容解释的误会,不容分说的立场,元邪皇三对天地不容客,难支的伤势,损耗的魔力,让战势显得颓败。]

元邪皇:<山洞狭窄,出招必然伤及雪山银燕。>

[不耐久缠,决胜困难,元邪皇心念一定。]

(元邪皇转身奔向雪山银燕)

元邪皇:离开。(将雪山银燕背在身上离去,为阻拦天地不容客,一招打在岩壁。)

天地不容客:可恶!(丢出烽火神兵,打开一条出路,追出洞外)不见元邪皇!元邪皇为何擒抓银燕,难道别有所图?我对史艳文……离开!


【小树林】

(元邪皇背着雪山银燕在小树林急急而奔)

元邪皇:<又开始了,这样下去,他若不是疯狂,便是失去自我!>

(停下脚步,医治雪山银燕)

元邪皇:<要找人医治他。>


【鬼祭贪魔殿】

公子开明:唉!

俏如来:策君也开始感受离愁了?

公子开明:一场交情,但本策君可不是伤春悲秋的人。叹大气,是烦啊!

俏如来:烦什么?

公子开明:帮我一个忙。

俏如来:何事?

公子开明:替我收拾你师兄那只笨鸟!

俏如来:如果有这么轻易就好了。

公子开明:找玄狐发动灭世之武,他管杀,我管埋!

俏如来:因为那场赌约?连我也不知策君的来历,难道雁王真的找到线索了?

公子开明:唉,先不管他了!先处理元邪皇。嗯嗯呃呃呃,要怎么处理?现在魔世三国都撤光光,我坐在鬼祭贪魔殿连一个魔兵也没得使唤,说不定稍后佛国解封我还会被人打咧。

俏如来:策君终于明白,我来此的用意了。

公子开明:我还未问你来找我做什么?原来是为了这个原因。

俏如来:让俏如来前往一观。

公子开明:一起去。

俏如来:只怕策君身份不便。

公子开明:放心,很方便。对了,说是没兵。我还有一个手下,本策君坐下先锋大将,闇盟第二剑手,鬼仔飘伶!

鬼飘伶:What’s up。It has been a long time。(哈喽,好久不见)俏如来你真不够意思,自从上次救了你,我就看你什么时候会来找我,结果呢?You let me down。(你太让我失望了)

公子开明:你以为俏如来跟你一样闲闲没事吗?

鬼飘伶:I have been heard out(我有听说)你跟玄狐越走越近,双剑合璧战邪皇。

俏如来:玄狐……(若有所思)

鬼飘伶:What’s wrong?(怎么了?)

俏如来:没事。

公子开明:自上回在魔世见面之后,我们三人还是第一次相聚,来四处走走散心。

鬼飘伶:What are you planning about?(你又在计划什么了?)

公子开明:走嘛走嘛走嘛。

鬼飘伶:Alright alright。(好啦好啦)


【达摩金光塔外围】

鬼飘伶:不是要 walk around(四处走走),How come(怎样都是)佛国内部走。这个地方 feels no right。(感觉不好)。

公子开明:阿飘,你的心术不正,受不了这么重的佛气。

俏如来:梦幻泡影的威力似乎有减损的迹象。

公子开明:佛国内部应该有人收到紫金钵,是不是有能力自己打开自己梦幻泡影封锁的通道?

俏如来:也许是等消息,也许有其他的理由自封。

公子开明:也许是秃驴都躲起来了。

鬼飘伶:小明俏如来 is monk too(也是秃驴),你这样讲 so rude(很失礼)。

公子开明:怎样?有什么想法?

俏如来:西经前辈身亡,胜弦主回归魔世,虽然击退了应龙师,但对抗元邪皇的力量,仍是大减。

公子开明:我知道你是照顾阿飘什么都不知的心情,不过你知我也知的事情就不用多讲了。如果佛国有助力,就可以增加对元邪皇的战力。毕竟,现在我们还是要保护伏羲深渊。

俏如来:是。

公子开明:你打算要怎么进行?

俏如来:若有必要我要进入佛国。

鬼飘伶:This wall is very(这面墙很)危险啊。

公子开明:嗯?你要做什么?(俏如来将手伸进梦幻泡影中,却安然无事的退回)为什么你都不受梦幻泡影的影响?

俏如来:这……

鬼飘伶:Why did you know(为什么你知晓)自己不会受到影响?

俏如来:我只是有这种感觉,梦幻泡影,我认为我能抵抗梦幻泡影的伤害。

公子开明:哪里来的信心?

俏如来:也许……是缺舟先生的赠礼吧。

公子开明:你打算要怎样处理?进入佛国?

俏如来:是有这个打算,但今日前来主要是为胜弦主送行,稍后俏如来会再前往佛国一趟,寻找奥援。

公子开明:摆脱咧,胜弦主早就回去了。没看到人是要怎么送行?举香拜拜吗?就算是要救援只怕时间来不及。

俏如来:那只能速去速回了。

公子开明:几时前往?

俏如来:明夜吧。我还有事要办。

公子开明:啥事?

俏如来:只是私事而已。策君、鬼飘伶,请了。

鬼飘伶:See you。(再见)

(俏如来离去)

公子开明:现在还有空办私事?阿飘。

鬼飘伶:What?(怎样)

公子开明:来,说俏俏话。

鬼飘伶:It’s nobody here。(这边又没别人)你要讲话不会直接讲?Who are you hiding from?(你是要躲谁?)

公子开明:窃窃私语比较神秘啊!

鬼飘伶:Don’t be foolish。(别蠢了)快讲,什么事情?

公子开明:跟踪俏如来。

鬼飘伶:What? Why?(什么?为什么?)

公子开明:看也知道俏如来一定有事瞒着我们。


【诊所】

(雪山银燕躺在床上挣扎)

元邪皇:他的病症,可有看出头绪?

医者:唉。这症状奇怪啊!

元邪皇:延请了几名医者才循线找上你。难道连你也无解?

医者:承蒙诸位同业推荐,但我实在束手无策。你看他连做噩梦都是睁着眼睛,说是梦游,也有一点不像。想开药给他,也要了解症状的源头是什么。你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元邪皇:他的体内似乎有异物,但吾不知这异物的功效。

医者:听起来你也不了解,那……可能要另请高明了。(元邪皇走向雪山银燕,欲将他扶起。)稍等一下,没有,没有……(犹豫)算了……试一次吧。

元邪皇:你打算如何?(大夫从架子上拿出试血丹)

医者:只是怀疑,所以试一下。(试验时,雪山银燕反抗,被元邪皇阻止)

元邪皇:没事,你继续。

医者:差一点,多谢。(试血丹变蓝)真的跟我想的一样,他果然是中蛊了。

元邪皇:蛊?

医者:是啊,而且还是毒蛊。他体内的异物,就是毒蛊正在释放毒素。我就觉得奇怪,他的痛苦一直增强。好像正在抵抗什么东西,现在总算找到原因了。

元邪皇:能否医治?

医者:抱歉,蛊毒非我专长,随便施药反而会造成生命危险。

元邪皇:谁擅此道?

医者:听说苗疆有一个神蛊温皇最擅长蛊毒,这他可能是专门。但是要商请他,那是非常困难。

元邪皇:神蛊温皇……啊……(元邪皇自己身上的伤势有恶化的迹象)

医者:你也有伤在身,要一起处理吗?(背起雪山银燕离去)等一下,那个人……竟然这样就走了。是说我记得那个人,好像是雪山银燕,俏如来的小弟。(关上门)但是带雪山银燕来的人,头上长角,难道是魔世的人?不对啊,魔世的人哪有替雪山银燕求医?


(门外有人来敲)

医者:诶?又回来了。我说啊……(开门)啊,是你。(一黄衣神秘人进入)喂喂喂,你这样就进来了?

神秘人:能找上万济医会的成员是他的机运,找上你,则是我的机运。

医者:啊?你知道刚才有人来求医?(神秘人指了指盒子)啊对,先前你给我的试血丹变成蓝色的了,本来我只是想试看看,结果啊还真的变色了。

神秘人:只要他们前来,你就会拿出试血丹,这一点倒是没让我失望。

医者:等一下!你这样讲,难道那群同业叫那两个人来我这里是你安排的喔?(神秘人拿起盒子)试血丹……

神秘人:这只能用一次,我会再送你新的一颗。

医者:又要试验了喔?

神秘人:大好的素材,岂能浪费?

医者:但人是送来到我这里的耶,好歹我也有一点贡献,只换一颗新的试血丹给我,哼,真吝啬!

神秘人:你有向那名头生犄角的人确认雪山银燕的身份吗?

医者:还没问人就走了。

神秘人:幸好没问,因为那个人是元邪皇。

医者:啊?(吓到腿软,扶住桌子)元邪皇?那个大魔头?

神秘人:若我提早一步来告知你,方才会诊时你可能会过于慌张,若再确认雪山银燕的身份,必会让元邪皇起戒心,他既然会循线求医而不为人知,料是为了隐藏行迹,然后你就会被灭口了。结论——我让你捡回一命。这个谢礼够重吗?(医者冷汗连连)同是万济医会的人,不用谢了。

医者:不对!你这根本就是故意的嘛!还谢咧!(神秘人欲离开)喂,解释清楚啊,这样就要走了?

神秘人:他不会再来找你了,如果担心,你可以暂时搬家。

医者:不然你是当作每一个人都和你一样喔?

神秘人:再让我逗留,稍后找上你的就不是元邪皇,而是阎王鬼途了。(举步离开)

医者:等一下,雪山银燕跟元邪皇走一起,你不去通知俏如来他们吗?

神秘人:你可以自己去啊。

医者:讲这什么话啊,自己不想死,还推我去送死,哼!个性真差!啐!(上前关门)


【荒野】

(俏如来碰上离开还珠楼的玄狐)

俏如来:是玄狐,你为何离开还珠楼?

玄狐:找元邪皇。

俏如来:多谢你的协助。

玄狐:你没想过其他方法?如果有其他的方法,你会选择吗?

俏如来:会,如果有更好的方法。

玄狐:无论做出任何牺牲?

俏如来:是。

玄狐:我离开了。(欲走)

俏如来:(拦下)废苍生前辈对你讲了什么?

玄狐:你知晓了?

俏如来:很久以前我便知晓了。当初四方山剑决,废苍生前辈便是要我将你收服,助他完成更强大的墨狂。

玄狐:你连五百畸眼族民都不愿意牺牲,却想牺牲我?

俏如来:你为何不想成,我连五百畸眼族民都不愿意牺牲,怎会牺牲你?如果真的到最后关头,我愿意作任何事情来阻止元邪皇,但现在是最后关头吗?不是,我们还有选择,元邪皇的功力未恢复,只要我们能消灭元邪皇,就可以阻止这个浩劫。

玄狐:如果失败了?

俏如来:那谁能保证牺牲你就能成功?(玄狐不语)我尊重你的想法,说到底,需要你自愿才能回归神铁。

玄狐:你承认了,你也想这样做。

俏如来:我不想,但是需要,我会做!

玄狐:所以,你们都同样。

俏如来:你希望我怎样回答?无论怎样都不肯牺牲你?你认为我背叛你,或者终究会背叛你。

玄狐: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俏如来:我们不是吗?

玄狐:但你却考虑过牺牲我。(俏如来一震)无论怎样,我都不曾想过牺牲任何人。还是牺牲,也是属于人的一种感情?

俏如来:牺牲不是感情,牺牲往往违反感情,牺牲是因为抉择。废苍生前辈希望牺牲你,我不希望,但如果到了最后关头真无可转圜,我也会放弃,因为不是我们不愿意就可以不去做。

玄狐:你有考虑过被牺牲者的感受吗?

俏如来:如果没考虑过,会这样艰难吗?别责怪废苍生前辈,他只是想减少牺牲,对抗元邪皇,我们已经付出很多——缺舟先生、锦烟霞姑娘、太子北冥觞、鲁缺壮士、西经前辈,鳞王也因此昏迷不醒。谁也不知是否能阻止这场浩劫,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父亲、铁军卫、尚同会都在尽力找寻元邪皇的下落,谁也没把握,谁也不能确定这未来的变化。

玄狐:如果你有主导权,你会选择牺牲我吗?

俏如来:不会。但是需要,我会做!

玄狐:为什么这么坦白?你可以骗我。

俏如来:因为我不想骗你!

玄狐:因为这需要我自愿的牺牲?

俏如来:你现在表现的是人类的另一种情感。

玄狐:嗯?

俏如来:猜忌。因为受到太多欺骗,所以猜忌。

玄狐:这不是好的感情。

俏如来:你可以选择另一种感情——相信。

玄狐:我知晓这种感情。

俏如来:你相信我吗?(玄狐不语)无论如何,先找寻元邪皇吧,他们现在是我们最重要的目标。我要先处理一点事情,之后再前往佛国,玄狐,你一路小心。

玄狐:嗯。

(各自离开,暗处鬼飘伶偷听)


【还珠楼?大殿】

凤蝶:主人,那名天地不容客又来了。

神蛊温皇:嗯?他愿意进来吗?

凤蝶:还是坚持站在外面。

神蛊温皇:剑无极人呢?

凤蝶:几时又这么关心他了?

神蛊温皇:他也去找元邪皇?

凤蝶:也许吧,昨日俏如来有跟他讲一些话,之后就离开了。

神蛊温皇:嗯。(前往还珠楼入口)


【还珠楼?入口】

神蛊温皇:怎样的大风又将你送来还珠楼了?

天地不容客:雪山银燕落在元邪皇手中。

神蛊温皇:嗯?你确定?

天地不容客:还有,我需要彼岸虫的解药。

神蛊温皇:发生何事了?

天地不容客:雪山银燕误食了三只的彼岸虫,陷入恶梦当中,在我与史艳文交谈之时逃走,我一路找寻,发现元邪皇挟持了雪山银燕。

神蛊温皇:三只……你让他全部服下了?

天地不容客:是意外,但我来不及救出雪山银燕。

神蛊温皇:一只彼岸虫已经足以让人陷入疯狂,三只……若不及早救出,雪山银燕将会心灵崩溃身亡。需要通知史艳文吗?

天地不容客:他人在哪里?

神蛊温皇:他往东南方搜索元邪皇的下落,你往那个方向找去,我会让还珠楼的情报网通知他。

天地不容客:彼岸虫的解药。

(温皇回转还珠楼拿来解药交与天地不容客,凤蝶跟出)

神蛊温皇:这是彼岸虫的解药。

凤蝶:银燕真的被元邪皇抓走了吗?

天地不容客:嗯。

凤蝶:元邪皇为什么要抓他?

神蛊温皇:有一种可能。

凤蝶:什么可能?

神蛊温皇:在还珠楼内还有五百畸眼族民。

天地不容客:你认为元邪皇想用雪山银燕交换这五百畸眼族民?

神蛊温皇:元邪皇虽强,但屡次受创,肉身恢复困难,他孤身一人横挑天下,虽然占尽优势,但随着手中筹码逐渐消耗,伏羲深渊这一战,面对天下,他未必有把握。

凤蝶:如果多了这五百名支援……

神蛊温皇:那元邪皇实力大增。

天地不容客: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史艳文也不会答应。

凤蝶:他既然想救回那五百名族人,为何不亲身前来还珠楼?

神蛊温皇:就算他知晓畸眼族民被收在还珠楼,现在他的身上还有伤势,恐怕没把握硬闯,毕竟他不知还珠楼中还有几个高手。

凤蝶:这也是主人留在还珠楼的原因。

神蛊温皇:天地不容客,你最后是在哪里遇到元邪皇?

天地不容客:鬼祭贪魔殿西北方三十里处。

神蛊温皇:嗯,我会派人加紧搜索。

天地不容客:嗯。(离开)

凤蝶:主人,现在该怎样办?如果元邪皇真的要用银燕换回那五百畸眼族民……

神蛊温皇:在这个时候增加元邪皇的筹码,史艳文绝不会答应。

凤蝶:这样银燕会死啊!

神蛊温皇:如果元邪皇走到这一步,那下一步他会怎样做?

凤蝶:主人你想到什么?

神蛊温皇:人质交换的目的就是利用一个筹码换另一个筹码,史艳文不答应,他就会擒抓俏如来增加筹码,再不答应,他就会再抓一个,直到我们让步为止,如果……他抓了剑无极,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凤蝶:我们为他救了五百畸眼族民,他竟然这样对待我们?

神蛊温皇:吾原也以为,以元邪皇一世之雄绝不会自贬身价,但战争终究是残酷,他既然擒抓雪山银燕,就不能不预防他的下一步。

凤蝶:要怎样做才能预防他的下一步?让众人集合守在伏羲深渊吗?

神蛊温皇:停止搜捕元邪皇只会让他有足够的时间休息。

凤蝶:那该怎样做才好?

神蛊温皇:先等进一步的消息吧。

凤蝶:我去找剑无极。(离开)

神蛊温皇:那五百畸眼族民也许会是一个棘手的麻烦,元邪皇……(回转还珠楼)


【山洞】

(元邪皇借由魔气压制彼岸虫)

元邪皇:<先前所施虽是术法,但终究蕴藏魔气。他体内的活体蛊物,竟未曾有被逼出的迹象,那就强行输功,用更强烈、更具攻击性的魔气驱赶活体。>

(元邪皇试图驱赶彼岸虫,雪山银燕狂性大发,攻击元邪皇与自己)

元邪皇:<怎会这样?>

(元邪皇再次试图驱赶彼岸虫)

元邪皇:<毒素又增强了,这蛊毒竟如此顽强。>

(吊魂罪进入山洞中)

吊魂罪:邪皇,现在中、苗战力都守护在伏羲深渊入口,但他们仍有余力派人搜捕。另外,修罗国度的公子开明以及俏如来动向不明。

(元邪皇不发一语,继续驱赶彼岸虫)

吊魂罪:邪皇。

吊魂罪:邪皇经过一日修养,功力应该稍有恢复。

(元邪皇停下动作,将雪山银燕放在身后岩石上)

元邪皇:怎样?

吊魂罪:邪皇可有考虑攻下还珠楼,救回五百畸眼族民?他们将成为战士帮助邪皇,或者邪皇下令让属下前去还珠楼……

元邪皇:被逼上战场,自然必须成为战士,但不代表他们原本就是战士。

吊魂罪:邪皇失败,等同畸眼族失败。此时不追随邪皇更待何时?

元邪皇:你认为本皇会失败?

吊魂罪:属下不是这个意思,但是邪皇不该有太多的负累。

元邪皇:本皇会成功,这条命会为畸眼族开创新途。所以没必要让他们上战场,否则本皇拼命周全意义何在?

吊魂罪:难保俏如来他们不会再度利用畸眼族民作为诱饵。

元邪皇:若俏如来他们真要对族民不利,当初就没必要将他们救出,事后安置在还珠楼,也未见他们以此为筹码,可见本意也不在诱本皇前往还珠楼,相信族民不会遭受为难。

吊魂罪:邪皇真的这么信任他们?

(元邪皇看向身后的雪山银燕)

吊魂罪:所以邪皇才不杀此人?

元邪皇:生杀,皆在本皇一念之间。

吊魂罪:邪皇可知此人是……

元邪皇:俏如来的小弟,本皇已经知晓了。

吊魂罪:若是要留下他作为筹码,其实不用费心医治他。

元邪皇:五百畸眼族民,是俏如来救的。虽然是敌人,但这份情,本皇终究是欠下了。若无事,先退下吧。记住,别暴露行踪。

吊魂罪:是,属下告退。


【树林】

(树林中,伪装成苗兵的吊魂罪在树林内行走)

吊魂罪:唉……

(吊魂罪离开,东门朝日暗中观察)


【另处树林】

史艳文:<四处不见元邪皇的踪迹,天地之大,要找寻一个故意隐匿行踪的人当真困难。>

天地不容客:史艳文。

史艳文:是天地不容客,行色匆匆发生何事了?

天地不容客:雪山银燕被元邪皇擒抓了。

史艳文:怎会这样?元邪皇为何要抓存孝?

天地不容客:详细动机不明,或者他想利用雪山银燕作筹码。

史艳文:你的意思是换回那五百畸眼族人?

天地不容客:这是最大的可能。

史艳文:不能,这绝对不能答应。

天地不容客:你不愿意将无辜卷入战争,但元邪皇这个举动,这五百畸眼族就不再是无辜。如果元邪皇得到这五百人的帮助,对我们非常不利。

史艳文:艳文绝不答应。

天地不容客:那雪山银燕会有危险。

史艳文:任何人皆是冒着危险去对抗元邪皇。

天地不容客:够了!自戮世摩罗之后,我便明白你的为人,亲情永远比不上你口中的苍生与无辜的他人。我来是要来通知你雪山银燕是我的责任,无论如何我都会救回他。

史艳文:如果元邪皇真要用存孝换回那五百名人质,你也会去做吗?

天地不容客:能救出雪山银燕,我不惜任何代价。

史艳文:不能再增加元邪皇手上的筹码。

天地不容客:这一回不只是你的事情,也是我的事情。史艳文,先全力搜捕元邪皇,救出雪山银燕再说。

史艳文:你在何处遇到元邪皇?

天地不容客:随我来。


【山洞内】

元邪皇:<我已消耗太多魔力在他身上,天地不容客造成的伤势也因此无法快速复原,这样下去……>

元邪皇:区区蛊物,便要本皇认败吗?

元邪皇:<还有一个方法。>

元邪皇:难救,本皇就偏偏要救。连小小的生死也不能掌握,遑论逆天创世?(施展术法)邪流诀?梦迴之境。


【银燕梦境】

(元邪皇进入雪山银燕梦境)

元邪皇:没看到雪山银燕。(不远处传来声响)是他的声音。

(元邪皇寻声赶过去,不远处雪山银燕正在与戮世摩罗战斗)

戮世摩罗:清醒吧,你没这个能力报仇。

雪山银燕:我……能……

戮世摩罗:你的力量赢不过我,何况这张面孔你还是下不了手。

雪山银燕:你……

(元邪皇从雪山银燕身后闯入,手持幽灵魔刀迎战戮世摩罗)

雪山银燕:你!元邪皇实力坚强,小心。

元邪皇:<这是他意识中的我,这实力……难怪。>

戮世摩罗:陌生人,你也想挑战?

元邪皇:没必要。(元邪皇打算带雪山银燕离开)

雪山银燕:父亲和剑无极……

(元邪皇看向地上的尸体)

戮世摩罗:你分神了。

元邪皇:带他们走,快。

(雪山银燕带走两人尸体,元邪皇一刀阻敌随即离开并追上雪山银燕)

元邪皇:你没事吧?

雪山银燕:我……我还想回去带霜……

(元邪皇略微思考,拍拍雪山银燕肩膀)

雪山银燕:你……

元邪皇:走,我陪你去。


【银燕梦境?荒野】

雪山银燕:父亲、剑无极、霜,我一定会……杀元邪皇!

元邪皇:你想去报仇?

雪山银燕:我必须亲手了结。

元邪皇:你与他对战多久了?

雪山银燕:这不是重点。

元邪皇:那我换一个问题,你为什么确定他就是元邪皇?

雪山银燕:每一个人都这样说。

元邪皇:谁?

雪山银燕:死在他手上,我的父亲、朋友,以及,以及……

元邪皇:你忘了,我是魔世之人。我记忆中的元邪皇不该是这种模样。

雪山银燕:但是……

元邪皇:就算你确定他是元邪皇,他原本的身份是谁?

雪山银燕:他……原本是我的二哥,一个曾经领导过修罗国度,反扑人界,最后又消失的修罗帝王。

元邪皇:人族?领导修罗国度?

雪山银燕:他恨父亲,恨身体里面留着史家人的血,他恨众人牺牲他,连他的亲人也……牺牲他。

元邪皇:被亲人牺牲吗?

雪山银燕:其实,每一个人都想要救他,但情况不允许。是我太弱了,所以不能改变一切。如果我能变强……

元邪皇:没错。

雪山银燕:嗯?

元邪皇:强,才能守护自己所重视的一切;强,才能改变你无法接受的现况;够强,就算天要阻你,你也能逆天!承受非常人的痛苦,是蜕变成强者的必经路途。但也要能掌握这股力量,否则只是徒劳无功。

雪山银燕:我明白。

元邪皇:你真的明白?

雪山银燕:什么意思?

元邪皇:你可曾思考过,这坟墓里的人,实际上并未身亡?

雪山银燕:啊?这……不可能,他们都是在我眼前身亡的。

元邪皇:仔细回想,在第一个人被杀之前,你在做什么?

雪山银燕:我……当时,我与天地不容客同路,然后,然后……然后元邪皇就攻来了。天地不容客便要我带着霜逃走,中途遇见剑无极。再然后,霜……就被杀了。

元邪皇:再详细想,没错漏的事情了吗?

雪山银燕:应该没了。

元邪皇:<他的记忆将梦境与现实完美连结,这个意识世界全依照他的认知运行。若他不能自行想起何时中蛊,再怎样提醒也是无用。>

雪山银燕:对了,多谢你的帮忙,但你为什么突然出现?

元邪皇:我……你不是说元邪皇是我的仇人?失去至亲的心情,我能体会。

雪山银燕:你儿子的事情……

元邪皇:方才我问你的问题你想清楚了吗?

雪山银燕:什么问题?

晴儿:爹亲!

雪山银燕:啊?他不是……?

元邪皇:不是什么?现在,你还认为你所看到的一切,皆是真实?

雪山银燕:这……但是……

元邪皇:<看来在他的梦境之中,我对自身的一切有主导权,但仍是无法直接影响他,再怎样动摇他也无法改变组成这个意识世界的一切。这表示他的主观意识很强。真希望眼前的景况是真的……>(晴儿挥手跑开)走吧。

雪山银燕:你的儿子……

元邪皇:要让他一世安全,就要将祸源铲除。(步开)

雪山银燕:(看那座土坟最后一眼)嗯。(跟上)认识你至今还不知如何称呼?

元邪皇:叫我烛九阴吧。

雪山银燕:烛九阴。


【黑水城废墟】

大匠师:怎样?

废苍生:不灭火彻底消灭了,黑水城的动力已经无法恢复。

大匠师:没不灭火,就算玄狐肯牺牲,你也不能再次锻造墨狂。

废苍生:只有还有火种,就能重燃不灭火。

大匠师:没了,不灭火没其他的火种了。

废苍生:一定有。

大匠师:我知晓缺儿的死给你很大的打击。你希望能在最后一战贡献一点心力,但情势不由人,将所有的事情交给俏如来他们吧。

废苍生:那不是我的作风。我是铸造师,我能贡献的就只有铸造出能杀元邪皇的兵器,那是我的责任。

大匠师:我明白你的个性,小弟……我只讲一句,小玉已经失去父亲,别再让她失去阿公,明白吗?

废苍生:如果让元邪皇得逞,我们可能连小玉都会失去,你又明白吗?

大匠师:唉,我讲不过你。罢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废苍生:一定有办法。


【魔门世家】

(飞来一本书将睡得正香的脚仔王砸醒)

脚仔王:啊是谁在打我?

燕驼龙:你这个脚仔王,我交代你找资料,你竟然找到睡着。

脚仔王:老大你别怪我,我一看书就爱睏。一定是被地门洗脑,所以现在头壳空空。

燕驼龙:要不然你也学一下无心。你看,人家做得多认真。

忆无心:唉,还是找不到办法。该怎么办,时间越来越少了,俏如来大哥交代我们的任务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这……这该怎么办才好?

燕驼龙:无心啊你别着急啦,魔门世家号称收罗天下藏书,一定会有线索的啦。

忆无心:嗯。俏如来大哥。

俏如来:无心,辛苦你了。

忆无心:还是没找到相关的线索。

燕驼龙:俏如来啊,既然你交办的任务这么重要,为什么不要讲出来让更多的人来帮忙?

俏如来:元邪皇身边有一个善于变装的人。我认为他已经潜入我们的内部当中。如果让太多人知晓,走漏消息,可能会引起元邪皇的注意。

燕驼龙:原来如此。

俏如来:我要前往佛国一趟。前辈、无心,劳烦你们了。

燕驼龙:那有啥问题。你们在前线拼命,我们在后方已经算是安全了,当然要作你们的后盾帮助你们啊。

俏如来:嗯,虽然众人使用的方法不同,但都是尽力在对抗元邪皇。劳烦你们了。

脚仔王:俏如来不用客气啦,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燕驼龙:睡整天的人又有你的事了?快去找啦!

脚仔王:哦。

俏如来:剑无极稍后会来与你们会合,俏如来先离开了,请。

燕驼龙:俏如来啊,要小心。

俏如来:多谢前辈。

(离开)


【鬼祭贪魔殿】

公子开明:什么?牺牲玄狐?

鬼飘伶:It’s not all in clear(他们讲得不够清楚), 但我听到的就是这些。

公子开明:利用玄狐制造出更强大的兵器,但需要玄狐自愿牺牲?

鬼飘伶:依照俏如来的性格,他不会轻易做这种事情。

公子开明:如果……再有一个常欣。

鬼飘伶:常欣?Who’s that?(他是谁?)

公子开明;人在什么时候会甘愿牺牲自己?第一,为了爱;第二,为了恨。

鬼飘伶:牺牲玄狐 is your wish?(你希望牺牲玄狐)

公子开明:他又不是我的兄弟,我也不是俏如来,没这么伟大。

鬼飘伶:Yeah, so cold of you。(是,你很冷血)

公子开明:如果让那只坏鸟知道这件事情,他会做得比我更冷血。不过,这只鸟动向不明,谁知道他是不是倒戈帮助元邪皇?嗯这还要想一下思考一下盘算一下……啊地震?

鬼飘伶:No is that(不是), 是佛气扩散。

公子开明:难道?

(二人冲出大殿)

鬼飘伶:这么讨厌的气息……

公子开明:强烈的佛气……啊,梦幻泡影!

[佛光大炽,震动中,封锁佛国的梦幻泡影突尔消散。梦幻泡影消散,无数僧兵倾巢而出。]

僧兵:杀啊!

公子开明:梦幻泡影破了。

鬼飘伶:That means…(那代表…)

公子开明:快走啊!

鬼飘伶:How come?(怎么会?)

僧兵:魔物休走!

(二人被包围)

鬼飘伶:What?(啥?)

公子开明:糟了火了完蛋了!

(一光球出现)

鬼飘伶:这个气势,大角仔。

光球:光门八叶师,六道微尘,奉请魔障,皈依正法。

公子开明:你看,现在要怎样解释!


【银燕梦境?树林】

元邪皇:<一路走来还是没出现任何变化,看来这个梦境还在适应我的存在。>你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吗?

雪山银燕:唉,老实说,面对元邪皇根本没把握。

元邪皇:那为何你对战元邪皇时,没使用兵器?

雪山银燕:我的啸灵枪被天地不容客保管。

元邪皇:你确定枪还在他那边?

雪山银燕:为何这样问?

元邪皇:我不是说了,亲眼所见未必真实,再详细想也许你已经拿回,只是你忘却了或者你根本没交给他。

雪山银燕:不可能,我记得很清楚。

元邪皇:<完全不受外来变数的干扰,他的梦境倒是顽固。>

俏如来:银燕。

雪山银燕:大哥,你没事,大哥,你没事,太好了……

俏如来:还珠楼与黑水城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唉……

雪山银燕:不只是他们,还有霜、剑无极以及……父亲。

俏如来:父亲怎样了?

雪山银燕:他们……被元邪皇杀了。

俏如来:怎会……这样……

雪山银燕:大哥,你知晓元邪皇他……是二哥的事情吗?

俏如来:嗯。

雪山银燕:我没办法阻止他,没办法救他,父亲会死……也是……

元邪皇:他很努力,能与元邪皇战斗,我还没看过如此勇猛之人。

俏如来:银燕,这位是……

雪山银燕:他是烛九阴,也准备要向元邪皇复仇。

俏如来:原来如此,在下俏如来,幸会。

元邪皇:幸会。

(元邪皇和俏如来对视一眼)

雪山银燕:大哥,你怎样了。

俏如来:没事,我只是在想有壮士加入要对抗元邪皇,更添胜算。

元邪皇:没时间了,走吧。

俏如来:银燕,不用自责因为你的能力本就不足,没帮上忙是在意料之中。至少,没让事情走上更坏的地步。父亲的死,剑无极的死,霜的死,还有还珠楼、黑水城,尚同会等诸多人命,本就不是你能守护的……银燕,这次对抗元邪皇若失败,你便逃吧。

雪山银燕:大哥,你在讲什么?

俏如来:从前父亲如此,现在我亦如此,你从未背负过这么重的责任,又何苦害了自己,也害了他人。

(回忆俏如来被元邪皇打伤躺在床上休养的时候——

雪山银燕:你跟父亲同样,总是背负,总是给自己太多责任,甚至将自己弄成这个模样,为什么,为什么你在困难的时候我总是帮不上忙,我希望,我真的希望倒在这受苦的人是我,不是你,如果能分担你一点压力,分担你一点痛苦,就算要我死,我也心甘情愿)

俏如来:如果连我也失败,你又能做什么?失去剑无极你再也无法施展一剑无悔,挣扎只是徒然。

元邪皇:未必徒然,守护血亲是一种强大的信念,能让一个人无惧,甚至抗衡天下,元邪皇也是这样。更何况雪山银燕锁背负的不只是血亲,还有朋友、爱人,他们皆死在他的面前,但他却没被打倒,更未曾停止脚步。所以,遇上了我也等到你了。因为他坚信在这个世上,有人需要他,等待他,所以不愿放弃。这就是变强的要素。在这世上,最幸福的事情,是无论经历了什么,一转过身来就能看见自己的血亲,默默等待自己归来。

(邪皇拍拍银燕肩膀)

元邪皇:还有亲人在这世上是一件好事。

俏如来:俏如来也是这样想的。

元邪皇:相信雪山银燕心目中的你也是这种形象,得来不易,从来不是为了再次失去,真正的俏如来也应该是这种模样,否则那五百畸眼族民……

雪山银燕:什么畸眼族民?

元邪皇:哈。

(元邪皇带领雪山银燕前行。)

雪山银燕:这条路真能找到元邪皇吗?

元邪皇:只要你想元邪皇随时都会出现,相信你的直觉,不用恐惧。

雪山银燕:好。

俏如来:放心,还有大哥在。

(雪山银燕点头)

元邪皇:其实也不一定要杀了元邪皇。你说他是你的二哥,如果我有办法救他……

雪山银燕:你有办法?

元邪皇:我是说如果,那你还是要置他于死地吗?

俏如来:但是我们试过了恐怕无解。

元邪皇:你是他们两人的大哥,若真有一线生机相信你会支持他。

雪山银燕:如果我有能力救他,当然会设法两全。

元邪皇:不是你,是我们。

(戮世摩罗突然出现)

雪山银燕:元邪皇。

戮世摩罗:喔,又来送死了吗。

雪山银燕:你!

元邪皇:雪山银燕看清楚你眼前这个人,他是谁?

雪山银燕:元邪皇。

元邪皇:你没正视自己的心,再问一次,他是谁?

(雪山银燕愣住)

元邪皇:如果不能接受现实,那你就注定只能被困在原地。

雪山银燕:他是……二哥……我的二哥……

元邪皇:所以,你要杀的,不是元邪皇,是你的二哥。

雪山银燕:我……

戮世摩罗:不可能,他不可能这样想,只有在他认为自己杀的是元邪皇时,才有办法面对自己,而不是如同他的父亲与大哥那样,明知是血亲却还要亲手牺牲!

俏如来:银燕他说的没错,我们还是避不了这个抉择。

(银燕痛苦挣扎)

元邪皇: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别逼我……别逼我……

元邪皇:认清你眼前的人,然后做下抉择。只有承认自己的软弱,才能克服软弱。

雪山银燕:我,我……二哥,我要来……我要来杀你了。

(银燕落泪)

戮世摩罗:好啊,来呀,要学父亲跟大哥那样吗?

俏如来:银燕!

雪山银燕:我不能逃避,你是元邪皇,也是……二哥。

(银燕想冲上去,被元邪皇一把拦住)

雪山银燕:你。

元邪皇:最后问你一次,他是谁?

雪山银燕:他是二哥,我的亲生二哥!

元邪皇:很好,那……我又是谁?

雪山银燕:你、你是……

元邪皇:如果他单纯是你的二哥,不是元邪皇,那又是谁杀了你的亲人、朋友、以及爱人?

(元邪皇继续为雪山银燕灌输魔心鉴)

雪山银燕:你!

(银燕的意识中戮世摩罗与俏如来消散)

元邪皇:想起一切重整思绪,这才是最直接的方式。(加大传输)

雪山银燕:啊……

元邪皇:醒来吧,雪……

(倏地银燕身上佛光乍现,突然冒出的浩然气劲击退元邪皇)

元邪皇:这是……

(俏如来、戮世摩罗,重新以佛气而凝聚)

元邪皇:你……怎会出现在此,缺舟一帆渡!


[缺舟赫然现身在银燕梦境,这奇特的现象到底是何原因?缺舟的现身又会为银燕与元邪皇之间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梦幻泡影消散,公子开明、鬼飘伶身陷重围之中,他们是否能解脱误会?佛国光门现世又会为元邪皇之乱加添怎样的变数呢?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四集——超渡。]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