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集数 第0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573447744
备注 本集标题为空,抢先看剧集预告《纯魔之佛》则为剧集标题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第一集 纯魔之佛

录入:千年等__蛇、北龙归心、鱼头、余生、白发、复读机
校对:叶清眉


【不归路】

(应龙师中计,网中人气势出场)

网中人:九天银丝线,八卦罗网长。飞跃地狱门,邪郎掌无常!

应龙师:妖神将!

网中人:应龙师,炽阎天与修罗国度之仇,网中人在此讨回!

应龙师:昔日的魔之右手,态度依然狂傲,但还是……太年轻了。帝鬼尚且不敌老朽,何况是你。

公子开明:不只他,还有我。

(网中人、应龙师各自出招试探,战况未明,公子开明提棍便打,三人各自后退)

网中人:公子开明,闪开。

公子开明:这个时候了,还在耍什么个性,没除掉这个老头,炽阎天就白白牺牲了。

网中人:哼!(联手攻上)

[虽是腹背受敌,一方之雄哪是轻易,崩云古幡舞动,天地惊动,因为应龙心知,这一战是苦战,也是死战,更是改写沉沦海势力之战。]

应龙师:这样想杀我,你们将应龙师看成什么?

网中人:在网中人的面前,岂有你狂妄的余地。盘丝锁关!

应龙师:老招无用。

公子开明:四海千山皆拱伏!

(公子开明、网中人联手进攻,应龙师节节败退)

公子开明:这个地方,所有的死尸都被妖神将吸干了,你还有什么本事,尽展来。

应龙师:我的本事,只怕你们承受不起。

[只见应龙师祭起崩云古幡,顿时邪光大炽,阴风惨动,掩盖整个不归路。]

公子开明:须弥灵吉定风魔,心猿显圣灭诸邪!

网中人:魔网天诛!

应龙师:六阴噬神!

(三方交击,各自负伤,网中人在应龙师正面攻击之下,不断后退)

应龙师:果然,现在你的功体不足,仍是残缺。

(长琴无焰见网中人危险,勉力化琴奏音)

[一声琴扰,应龙师心中一动。]

应龙师:长琴无焰!

[就在应龙师分神刹那——]

网中人:残缺,足可败你。茧式!

(网中人绝技出手,应龙师被茧丝层层包裹,推向公子开明)

公子开明:八戒大战流沙河!

(武器挥动,九道金色棍影直击应龙师,应龙师再受重创)

网中人:死来!

(应龙师再中一掌,半空中借力逃跑)

网中人:想逃,逃得了网中人的罗网吗?(追去)

公子开明:喂——方向错了,这边才对。唉,真的都没在听我讲话。胜弦主,你刚才那手漂亮,靠一声没内力的琴声,就让应龙师分心。若否,这场战还要纠缠半天。好了不讲了,我要来去追应龙师了,网中人走错方向了,你若是遇到他,帮我注意一下。

长琴无焰:但方才应龙师是从这个方向逃走的。

公子开明:但鬼祭贪魔殿的方向是这边,应龙师一定是绕去鬼祭贪魔殿了。

长琴无焰:原来如此,策君一切小心。

公子开明:你也保重,请。


【小树林】

(御兵韬断后独对应龙师大军)

斗角犀:杀啦!

魔兵:杀啊!

御兵韬:哈!

[一声冷笑,身陷重围仍不惧,磐龙刃过处,魔兵悲声惨嚎。]

斗角犀:他……他明明受伤沉重,怎还有这种战力?

御兵韬:你们只能拖延我,但阻挡不了我。

[悲不闻、蛮光两魔同时出手,形成夹击之势,攻势凌厉,招招致命。御兵韬力不从心,兵刃脱手。]

御兵韬:腾龙决•旋龙震天击!

(悲不闻卒)

蛮光:好机会!

(欲偷袭空门,反被斩杀)

斗角犀:悲不闻!蛮光!

御兵韬:再来!

(斗角犀惊惧万分,又听杀声震天)

苗兵:杀啊杀啊!

魔兵:启禀将军,苗军杀到了。

斗角犀:撤退,快撤啊。

御兵韬:(吐血)只要在支持一阵,就可以明白我的伤势。怯弱者不足为将。


【另一处小树林】

(墨雪不沾衣不敌飙刑飞折)

飙刑飞折:我还以为你能给我更多的惊艳,可惜了,你身上有伤。

墨雪不沾衣:还未结束。倒下的时刻,才是分出胜负的时刻。

飙刑飞折:那就分出胜负吧。

(御兵韬同苗军来到)

苗兵:杀啊杀啊,杀掉魔军啊!

御兵韬:你的同伴已经撤退了,你,想死吗?

飙刑飞折:更有趣的对手。

御兵韬:你没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飙刑飞折:期待再会时的战局。(撤退)

(墨雪不沾衣伤势爆发,御兵韬扶住他)

御兵韬:你伤势更重了。

墨雪不沾衣:师父,我们一样,都是逞强。

御兵韬:哈。

墨雪不沾衣:只是我……还不够强!


【树林】

[心胆俱寒的斗角犀率军急撤,路遇墨者拦截,两军混战。]

斗角犀:众人快撤往鬼祭贪魔殿。

风逍遥:来不及了。

[刀光如惊鸿飞闪,只在眼前流泄,随即,是绝杀的一刀。]

(斗角犀亡。)

风逍遥:老大仔。

(墨雪和御兵韬互相搀扶而行,偶遇网中人。)

网中人:你……

风逍遥:老大仔,啊,网中人,为什么你会在这?

网中人:苗军,该死。(准备动手)

胜弦主:住手。

网中人:妳?

胜弦主:妖神将。

网中人:妳……妳是闇盟的人。(再次准备动手)

胜弦主:策君要我告知往鬼祭贪魔殿的方向追去。

网中人:(收掌)妳凭什么以为我会信妳?

胜弦主:你没追上应龙师,策君也没随后跟上,现在,是先杀应龙师为首要。

网中人:嗯……(往鬼祭贪魔殿追去)

风逍遥:好险,还以为又要打一场了,他竟然没认出,你就是达摩金光塔打伤他的人,真的是给你面子。

御兵韬:王上呢?他没跟来。

风逍遥:对了,来的路上,有一樁奇怪的事情,竟然有两只鬼飘伶。

(铁骕求衣、胜弦主一惊)


【树林】

(应龙师踉踉跄跄而逃,使用法术拟化数道自身残影。)

公子开明:来这套,破。(公子开明挥棒击碎应龙师残影。)好胆别走,追。

应龙师:哼。

公子开明:死老猴,还跑得真快,白马行空。

(追上应龙师)

公子开明:再让你落跑,本策君就不是公子开明。

应龙师:好身法,但凭借这种低微的力量,现在……你可能要跪在老朽的面前。

公子开明:你……确定。

应龙师:没了网中人,你在老朽的眼里就是一只…… 

公子开明:迦谛圣衣。

[只见公子开明一转身,袈裟圣衣随即上身。]

应龙师:你是……迦谛圣者,这……

公子开明:戒心三悟,悟空,悟能,悟净。

应龙师:迦谛圣者,三昧真火。哼,昔日鬼哭岭之上,吾凶岳疆朝千余名的先锋部队尽遭烈火荼毒,原来就是你公子开明所杀。

公子开明:愿此佛声渡尘界,三千娑婆悉皆闻。

应龙师:你……纳命来,龙克,旱雷。

(迦谛圣衣掀起,经文三千竖起一道屏障化解应龙师攻势)

公子开明:三昧烈火,真焰随行。

应龙师:苍天悲叹。

公子开明:九九数完魔灭尽。

(佛家法阵再开,应龙师法术徒劳无功,公子开明原地消失身影瞬间出现应龙师后方,应龙师左支右拙)

公子开明:三三行满道归根。

(应龙师后退数不,呕红)

公子开明:汝该伏法。

(应龙师瞬身逃走)

公子开明:吾佛慈悲。(收起迦谛圣衣与火尖枪)应龙师,你稳死的,嗯……(小明查看周围)没人看到,没人看到,没人看到。追……

[仓皇如败家之犬,应龙师一路急奔,欲赶回鬼祭贪魔殿。]

(天外忽来袭击,应龙师再次受创,不敢停留探查来人,转身落荒而逃。)


【山坡上】

凰后:(收起裂羽铳)竟然还能避开要害,真是难缠,但是,战斗还未结束啊。


【鬼祭贪魔殿】

(应龙师逃至鬼祭贪魔殿)

曼邪音:想走吗,你逃不了。

(曼邪音动手遇到拦阻)

曼邪音:飙刑飞折,许久不见了。

飙刑飞折:再会三尊,值得。

公子开明:刚刚好,两个打两个。

网中人:应龙师。

公子开明:飙刑飞折,别说我们交情不够,你转头离开,应龙师你就当做没遇到,反正你也不是他的人。

飙刑飞折:四皇子有命,让我保护疆主。

公子开明:这样啊,那就免讲了,开战。

[就在此时——]

(白光忽闪)

公子开明:这是……

(乎来一道不明气劲逼开众人)

飙刑飞折:走。

(飙刑飞折搀扶住应龙师撤退。)

曼邪音:休……

公子开明:曼邪音低头!

(曼邪音立刻低头,闪过一道致命剑光)

网中人:追。

公子开明:妖神将。


(魔世通道入口)

公子开明:他们进入通道了。

网中人:哼。

曼邪音:刚才的剑气……

公子开明:是谁,想也知,不用想也知,我们大家都知。

曼邪音:他来到人世了?

公子开明:他回到魔世了,大概吧。或者……应龙师本来是想找他来帮忙结果一来就遇到事情只好鼻子摸摸的又回去了。

曼邪音:现在该怎样办?追入魔世?

公子开明:如果只有他我还能应付,但是你又知道他那边有多少人了?

曼邪音:可恶!功亏一篑,没杀掉应龙师,我怎对得起炽阎天!

公子开明:留在人世的凶岳疆朝兵力已经不足为惧。元邪皇死了,我们可以慢慢处理。早晚,这笔账我们会讨回来。

网中人:嗯?

公子开明:我先前往与胜弦主他们会合,你们留守此地等我回来。(离开)

曼邪音:哼!

网中人:曼邪音,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一告知我。(曼邪音谨慎地左顾右盼)别顾忌任何人,说清楚。

(曼邪音一一道来)


【水边】

狷螭狂:此地,应该就是杀死元邪皇的战场。但方才中途……(手中锦囊似有异样)嗯?不对。(飞快离开,途见俏如来匆匆经过)俏如来?

俏如来:狷螭狂?你出还珠楼了?

狷螭狂:罪者听闻元邪皇身亡,与温皇先生讨论之后,担忧应龙师趁势反扑,所以罪者便外出查探。

俏如来:是剑无极带回的消息?那畸眼族民……

狷螭狂:已被安顿。但罪者担心,还珠楼恐怕不安全。

俏如来:怎样说?

狷螭狂:方才依照沿路讯息,罪者前往元邪皇身亡之地,察觉诡异之处。罪者想问,元邪皇尸体在何处?

俏如来:与闇盟西经无缺对战,魔力消散,灰飞烟灭。

狷螭狂:所以照理来说,龙之力应该也是,就如同当初锦烟霞的状况。

俏如来:你发现了什么?

狷螭狂:另一股龙之力。梦虬孙人在海境,而应龙师的龙之力罪者认得出,就算应龙一脉来援,也不会有多少的差异。如果元邪皇真的消散,另一股不同于虬龙、应龙的力量又是什么?罪者的力量不算强大,能让罪者感应到,表示对方的实力超乎想象。

俏如来:你是在何处感应到的?

狷螭狂:前往无极山附近的路途上,一闪即逝。

俏如来:嗯……看来谜题解开了。

狷螭狂:什么意思?

俏如来:苗疆传来消息,九脉峰被破,伏羲深渊……开启了。

狷螭狂:是元邪皇做的?

俏如来:废苍生前辈证实,战场上所遗留的幽灵魔刀是赝品。对照你的说词,元邪皇未死是可以确定的事实。

狷螭狂:幽灵魔刀?难道真正的烛龙之力是寄宿在刀上?

俏如来:但这仍不能解释。出战西经无缺的元邪皇力量无可仿造,灰飞烟灭也是事实,他是如何瞒过众人,毁了九脉峰的地气?就算是重生,如果关键在幽灵魔刀,躯体,又是怎样来的?最后一道防线仍是失守了,现在众人皆守在伏羲深渊入口。日后两大方针,一者打败元邪皇,二者,再次关闭伏羲深渊。但畸眼族民还在还珠楼……

狷螭狂:除了伏羲深渊之外,六绝禁地陆续被破期间也对地气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罪者担心海境……

俏如来:你想回去?

狷螭狂:无根水的状况必须再做确认,而罪者亦可趁此回报状况。也许海境当中有相关记载可缓此劫。

俏如来:也好,若你遇上梦虬孙,请替我转达,事情结束,我会偕同他人会诊鳞王状况。

狷螭狂:王他……

俏如来:照说便可。至于元邪皇之事,也请告知温皇前辈小心应对。

狷螭狂:那罪者便先回还珠楼知会温皇先生,再回海境。

俏如来:劳烦你了。(狷螭狂离开)不知胜弦主与策君那方面如何了?


【野外】

公子开明:哪有可能怎有可能根本没可能怎会变成这样!(俏如来来到)你终于来了,讲讲讲,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俏如来:也许……元邪皇根本没死。

公子开明:我最不想要听到这句话。

俏如来:伏羲深渊的状况?

御兵韬:由吾主亲自坐镇,还没遭到攻击。

长琴无焰:要破坏九龙地气,需要强大的力量。元邪皇摧毁无极山地脉之后一直没完整的恢复,这次破坏九脉峰地脉又浪费他更多的元气,暂时也无法再对伏羲深渊动手。

御兵韬:但是,早晚必将到来。

公子开明:想不到想不到想不到,这么绵密的局,以为是一石两鸟,结果,我们才是被射下的那只鸟。都是鬼仔飘伶不好,有事没事身上养着一只鸟,触衰!

御兵韬:我们预料到元邪皇已经让他身边的人潜伏在苗军当中,所以对应付应龙师的计划没对任何人提起。但是,元邪皇还是趁虚而入了。

长琴无焰:我们低估了元邪皇的智慧。

公子开明:不对不对不对,这个计划这么缜密,元邪皇未必是真的看破,他只是趁机破坏九脉峰而已。但是,他是怎样做到的啊?

长琴无焰:唉。

俏如来:胜弦主?

长琴无焰:只是遗憾,这次仍无法杀掉元邪皇。

公子开明:重创应龙师,也不能算是都没收获。

御兵韬:何必安慰自己呢?

公子开明:呃……

长琴无焰:俏如来有何看法?

俏如来:发生的事情,检讨无用,我认为……或者,元邪皇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复活。

公子开明:什么意思?

俏如来:真正复活的,是元邪皇的记忆与人格。幽灵魔刀有吸收灵能的力量,也是王骨。元邪皇所有的记忆、人格、烛龙之力,都是寄存在幽灵魔刀之上。

公子开明:也就是说,如果幽灵魔刀没毁掉,元邪皇就不会真正死亡?

俏如来:有这种可能。

公子开明:但是肉身呢?他的肉身真的被毁掉了。

俏如来:根据止戈流之前的对战结果可推测,他的肉身并非魔族,也许是……酆都月的肉身。但参照先前天门菩提尊、金刚尊的描述,不排除还混杂了金光佛的肉身舍利。

公子开明:那他现在的肉身又是谁的?

俏如来:还不能判断。

公子开明:你与玄狐的兵器都是神兵,难道也斩不断幽灵魔刀?

俏如来:现在下一步该怎样进行?是搜索元邪皇,或者死守伏羲深渊?

御兵韬:难以抉择。

公子开明:如果……先打死元邪皇,然后将幽灵魔刀毁掉,同样也可以彻底消灭元邪皇。

长琴无焰:策君认为要主动出击?

公子开明:现在没应龙师扯后腿,我们主动出击是很好的考虑。但是,但是但是……

长琴无焰:但是应龙师未死,他可能随时卷土重来。

公子开明:我料他不敢。现在再进来,通道出口在佛国,地利有失,遭受我们的伏击伤亡必大。再说,别讲我们,应龙师送来五百名畸眼族人,元邪皇也不会放过他。魔世中的事情就先别担忧了,我们先处理元邪皇吧。你跟军师都受伤了,疗伤时期不能出战。让曼邪音驻守鬼祭贪魔殿,苗王驻守伏羲深渊,我跟妖神将去搜索元邪皇,遇到就打死抢走幽灵魔刀我们再来慢慢处理。是说,你怎么安静都没意见啊?

俏如来:俏如来亦有打算。

公子开明:有需要帮忙吗?

俏如来:不用。俏如来先离开了,请。(离开)

长琴无焰:俏如来若有所思,想必内心有所想法。

公子开明:我也希望这样,唉。啊——(长琴无焰、御兵韬均一震)气死了气死了啊!(垂头丧气地独自走开)


【鬼祭贪魔殿】

(公子开明归来)

曼邪音:策君。

公子开明:(丧气地坐在王位上)唉……杀元邪皇失败,又失陷了九脉峰,杀应龙师欠一步,功亏一篑,说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是这也太衰了吧!

曼邪音:元邪皇没死?

公子开明:妖神将人呢?

(网中人进入)

网中人:找我吗?(发现小明坐在王位上)嗯?谁准你坐这个位置?

公子开明:怎样?现在没人坐,我坐一下是会怎样吗?

网中人:那是属于帝尊的位置,你……是帝尊吗?

公子开明:所以现在修罗国度还有帝尊?

网中人:所以你想继位?

公子开明:别这样看我,我没这个意思。你们看它是一个王位,但我看起来只是一张坐起来不是很舒适的椅子。

网中人:那就下来。

公子开明:妖神将,你是存心挑衅吗?

网中人:是挑衅也好,是警告也好,我不许其他的人坐这个位置。

公子开明:我了解了,其他的人的意思就是你心中有属意的人选。

网中人: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是其他的人。

公子开明:你想作帝尊?

网中人:不能吗?

公子开明:喂,你想作帝尊,那你有考虑过曼邪音的感受吗?没有嘛,因为你只有想到你自己而已。

曼邪音:够了!你们两个,修罗国度现在元气大伤,如果不能复兴,谁作帝尊,不过是亡国之君。

公子开明:有没有?我就跟你说要顾虑曼邪音的感受,你看,曼邪音这次将的真有道理,我无言以对。妖神将,你能杀掉元邪皇,我就奉你作帝尊,听你的号令,你若是没办法,现在我还是策君,你该听我的吩咐。

网中人:哈哈哈……几时,魔之左右手是排在策君之下?

公子开明:我是脑袋,你们是双手,脑袋当然是长在手的上方,不然你找一个手长在上面头长在下面的人给我看看。

曼邪音:魔世的刑天族就是……

公子开明:闭嘴闭嘴闭嘴!那族都是怪胎,不算!

网中人:你要利用我对付元邪皇,哈,一个残破的修罗国度值得网中人继续卖命吗?

曼邪音:妖神将,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网中人:我的意思是,网中人会重建修罗国度,用自己的方式。

曼邪音:修罗国度只奉鬼玺为主。

网中人:残破的制度没遵守的意义。你们就是因为太过愚忠,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曼邪音:你这样讲,对得起为了让你提早复活而牺牲的炽阎天吗?

网中人:炽阎天为我而死,是因为他明白他不如我。

曼邪音:妖神将!

网中人:网中人有自己的行事作风。元邪皇的死活,吾根本不在意,始界回归又如何?不能在天灾中存活的魔,没资格成为新的修罗国度子民!

公子开明:听你这样讲,你是决心叛出修罗国度了?

网中人:你们都没资格命令我。网中人有自己的道路!(离开)

曼邪音:妖神将!(欲追被拦下)

公子开明:别追了。就是这样我才不希望让他复活,妖神将本身就是一个变数,个性这么坏,难怪是修罗国度中人缘最差的魔。

曼邪音:我认为妖神将算不上修罗国度最没人缘的魔。

公子开明:哪有可能!还有谁比他还没人缘?

曼邪音:那不是重点,策君,今日会演变如此的局面,都是你任性妄为之故,若非你与闇盟如此亲近,怎会引来妖神将的不满?

公子开明:又是这种话,唉……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明白,这才是维持修罗国度最好的办法。(失落离开)


【绝海】

(曼邪音来到)

曼邪音:妖神将。

网中人:想劝我回去吗?那你可以离开了。

曼邪音:现在的修罗国度需要你,需要团结。

网中人:呵呵呵……你还在执迷不悟吗?修罗国度已经残破,根本没值得留恋的理由。

曼邪音:那是我们共同打下的基业,如果你还记得先帝、策君、左右手、三尊那段征战中的峥嵘岁月,你就不会放弃。

网中人:如果我已经忘却了呢?(曼邪音一惊)我讲过了,蜕变大法洗去我太多记忆,你口中的情谊、峥嵘岁月,只是我印象中一点模糊的影像。

曼邪音:那就谈你记得的事情,荡神灭,你还记得吗?达摩金光塔一战,是谁与你一同杀出重围?还是你连上次复生的记忆也失落了?

网中人:如果你要谈荡神灭,那你更该问一个问题,荡神灭是怎么死的?(曼邪音不语)认清现实,如果你要修罗国度壮大,你要寄望谁。邪神将?哼!背叛的魔一心追求的只有安稳的日子,什么峥嵘岁月,什么沙场征战,对他,都是避之唯恐不及!你要追随一个懦夫?荡神灭宁死不愿屈膝,你却没荡神灭的魄力!

曼邪音:不满,就夺回鬼玺!让曼邪音认你为主!

网中人:荡神灭为什么死,不就是不愿意屈膝在无能者的鬼玺面前?

曼邪音:鬼玺的威信是修罗国度千年建立的典章,是维持修罗国度不坠的信仰!

网中人:旧的权威死去,新的权威才能诞生。千年前,修罗国度能做到,千年后,妖神将同样能做到。修罗国度要浴火重生,就要新的权力交替!

曼邪音:你真要自己一统修罗国度?

网中人:那是可以考虑的方向。至少,现在的公子开明、邪神将都不是妖神将追随的目标。

曼邪音:你来到此处,你的想法我也猜到了,你要去找他?

网中人:他没完成对我的诺言,所以他欠我一条命。

曼邪音:现在你打算怎么做?

网中人:(望着绝海,强忍怒气)找到他,然后,让他了解失信于网中人的代价!届时我会回归,再度君临修罗国度!

曼邪音:与我们对立?

网中人:曼邪音,我的警告只有一次,别挡在网中人的面前。

曼邪音:哈,你以为我会接受你的恐吓吗?

网中人:那我用另一种说法——闼婆尊,与我们同一战线吧!

曼邪音:(震惊)你……

网中人:无论你的答案是什么,作好准备,回归!(离开)


【树林】

(俏如来讲述事情经过)

废苍生:元邪皇没死。

史艳文:最不希望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现在最后的防线,只剩下伏羲深渊了。

俏如来:现在众人聚集在伏羲深渊,同时搜查元邪皇的下落,等待进一步消息。

史艳文:精忠,父亲要暂时离开,之后再到还珠楼与你会合。

俏如来:父亲要去哪里?

史艳文:将这件事情告知我们的协力者。

俏如来:嗯,父亲一路小心。

史艳文:我知晓,废苍生,请。(离开)

废苍生:看来没消灭幽灵魔刀,是不可能杀掉元邪皇了。

俏如来:废苍生前辈。

废苍生:俏如来,是该认真考虑我之前的提议了。

(两人各有所思)


【山洞】

吊魂罪:邪皇。

元邪皇:最后还是没救出族民。应龙师!(紧紧握住拳头)

吊魂罪:俏如来救了他们。

元邪皇:嗯?(迟疑)

吊魂罪:五百畸眼族民,被送到还珠楼安置。邪皇,我们要去救他们吗?多了五百名战士,对我们的战局大大有利。邪皇?

元邪皇:听闻还珠楼的楼主任飘渺是足以跟西经无缺并肩的剑手,我功体未复,新的肉体非常脆弱,勉强毁掉九脉峰的地脉,已经耗尽我所有的魔力。现在只要一名上层的高手,就能轻易打败我。

吊魂罪:如此,让属下保护邪皇。

元邪皇:情报比我的伤势更重要,现在他们已经聚集在伏羲深渊了吧。

吊魂罪:是,他们还在搜索邪皇的下落。

元邪皇:这最后一战,是不容回避的硬战。只差一步了,毁掉九龙地气,回归始界。


【另一处山洞】

(雪山银燕打开手中的盒子,拿出一颗药丸)

天地不容客:对!一颗就好。

(将药丸咽了下去)

天地不容客:现在,休息吧!这是训练的一环。

雪山银燕:好吧。(天地不容客转身要离开)你要去哪里?

天地不容客:守在洞外。

雪山银燕:这算什么训练,哼。

(雪山银燕倚靠在石头上眯眼休息)


【梦境中】

天地不容客:你……

(天地不容客被震回山洞内)

雪山银燕:怎么一回事?

天地不容客:元邪皇追来了!(抓住雪山银燕的肩)你想做什么?

雪山银燕:迎战。

天地不容客:现在的你有胜算吗?

雪山银燕:这……

天地不容客:先将重伤的霜带走。快进入洞中带走她。(又杀出去)

雪山银燕:霜?

(雪山银燕背着霜,只见天地不容客又一次被震回洞内)

雪山银燕:天地不容客!

天地不容客:你们快走!

雪山银燕:但是……

天地不容客:走!(雪山银燕欲往洞口走出,却被天地不容客拦下)入口已被元邪皇占据,从另一个通道离开。

雪山银燕:保重!


【洞外】

天地不容客:现在,才是试炼。


【洞内】

(雪山银燕躺在里,全身冒着冷汗,原来一切都是梦境)


【树林】

(雪山银燕扶着雨音霜逃出山洞)

雪山银燕:霜!你……

雨音霜:我没事……

雪山银燕:伤成这样还说没事。

(一大群魔兵追来,两人躲进树林)

雪山银燕:为什么你不回东瀛?

雨音霜:不是你……希望我留下吗?

雪山银燕:你可以拒绝。

雨音霜:你……希望我拒绝吗?

雪山银燕:我……

雨音霜:你后悔了?

雪山银燕:是,我后悔让你留在中原,却害你遇上这种事情。

魔兵:找到了!杀啊!

(雪山银燕将雨音霜护在身后)

雪山银燕:<我的啸灵枪被天地不容客收走了。可恶!>

(雨音霜被魔兵拿下带走)

雪山银燕:霜!(一脚将魔兵踢飞救下霜)

雨音霜:银燕,你自己走吧,别管我。

雪山银燕:讲什么傻话。

雨音霜:现在的你,根本无法……保护我……

雪山银燕:我能保护你。我一定会带你离开。(雨音霜挽着雪山银燕的手臂)


【洞外】

天地不容客:<拟真噩梦,能刺激出他的杀性,但严重者会造成精神崩坏。就看他能否撑到服用下一颗了。>史艳文?

史艳文:无巧不成书,又遇见兄台了。

天地不容客:特地寻来,不用拐弯抹角。

史艳文:事关元邪皇以及伏羲深渊。

天地不容客:(看了一眼山洞)换地方谈。

史艳文:银燕在洞中 ?

天地不容客:他在试炼。


【梦境中】

(雪山银燕背着雨音霜逃离山洞)

雪山银燕:可恶,其他的人呢?为什么都没人?

(剑无极负伤走来)

雪山银燕:嗯?剑无极。

剑无极:笨……牛……

雪山银燕:啊,你的伤!

剑无极:元邪皇太强了,竟然毁了还珠楼。苗王率众支援,竟也挡不住。

雨音霜:啊,苍狼……

雪山银燕:任飘渺呢?他没对战元邪皇吗?

剑无极:只能支撑一点时间,所以,我只好先前往黑水城了,但是……

雪山银燕:但是什么?

剑无极:黑水城……全灭了。

(雪山银燕惊讶)

雨音霜:银燕,先将我放下来。

(雪山银燕放下雨音霜)

雨音霜:剑无极,你讲清楚,到底是怎样了?

剑无极:元邪皇攻入还珠楼之前,早就歼灭了黑水城。大匠师,废苍生,小玉,所有的村民都死了,连修儒跟忆无心也……

雪山银燕:连无心也……不可能,不可能……

剑无极:可恶,现在这种情形,我是要怎样……替凤蝶报仇……

(众人满脸哀伤)

剑无极:是,凤蝶她……她也……

雨音霜:剑无极……

(众人默默无言,雪山银燕看向两人,暗下决心)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想孤注一掷吗?

剑无极:你想去找元邪皇?

雪山银燕:我们没退路了。

剑无极:以你现在的实力,要去打连任飘渺、苍狼都赢不了的元邪皇?

剑无极:你忘了我之前是怎样跟你说的吗?

雪山银燕:我不管你说过什么,但我们还有一剑无悔。

剑无极:你的啸灵枪呢?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连兵器都不在身上,还讲什么一剑无悔,你是存心要拖累我们吗?

雪山银燕:我只是想要帮忙。

剑无极:帮忙?你现在没兵器,没实力,就想拖着我们重回战场?你以为这是勇气吗?不是,这不是勇气,这只是你想证明自己没这么弱,所以用别人的命逞强,结果就是谁都保不住。你看,(剑无极指向雨音霜)你连霜都没办法保护了,还妄想要打元邪皇?

雪山银燕:你……

剑无极:还想辩解!你不清楚这次这次遇到的是怎样的敌人吗?中原,苗疆都挡不住了。还珠楼失守,黑水城的人都死了。忆无心也死了,凤蝶……凤蝶她……凤蝶也死了啊……

雪山银燕:是,是我不够强,所以才让你不信任,就算真正联手,只是拖累你,是我……

(剑无极从怀中掏出两粒药丹,递给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这是……

剑无极:修儒临死之前,交代的药丹。

雪山银燕:先给霜服用。

剑无极:这不是治伤的,是用来提升你的。既然你有觉悟,就吞下吧。

(银燕接过药丹吞下)

雪山银燕:好了,我们必须赶紧……

(霜一声惨嚎,已被逆神刺穿,银燕又惊又怒,眼中闪烁红光,神态狂乱)


【现实中,山洞内】

(银燕发狂奔跑出洞外)


【现实中,山洞外】

(天地不容客与史艳文交谈完毕,回到洞口,发现一连串脚印)

天地不容客:从洞内奔出的痕迹,银燕!

(赶回洞内,发现雪山银燕不见)

天地不容客:他怎会突然离开?

(发现地上装彼岸虫的盒子,捡了起来)

天地不容客:空的,他将剩下的彼岸虫,全数吞入了,不妙!

(抛开空盒,追赶雪山银燕)


【梦境中】

(雪山银燕眼看霜被逆神捅穿,又惊又怒)

雪山银燕:为什么,为什么是你?(戮世摩罗从雨音霜背后走出)二哥!

(戮世摩罗将剑抽出,霜一声惨嚎)

雪山银燕:霜,霜……振作,你振作啊!

雨音霜:银……银燕。

雪山银燕:拜托你,别离开我,我们好不容易……

雨音霜:不是说了,不用……管我了吗

雪山银燕:是我没能力保护你,拜托……再给我一次机会……

雨音霜:我……

(雨音霜话未说完,已然断气)

雪山银燕:霜……霜!

剑无极:笨牛你在做什么,赶紧……

(剑无极抵抗戮世摩罗,却轻易被戮世摩罗制服)

雪山银燕:为什么要这样做!

(银燕怒拳击向戮世摩罗,击开逆神,救下剑无极)

雪山银燕:二哥,你……

剑无极:笨牛啊,你到底是在讲什么啊,他不是小空啊。

(雪山银燕闻言面露惊诧)

戮世摩罗:一群蝼蚁,你们应该称呼我——元邪皇!

(元邪皇身上邪光大作,剑无极与雪山银燕联手准备抗敌)


【还珠楼】

(还珠楼房内,玄狐正在沉思,听到废苍生走入的脚步声,玄狐回头观视)

玄狐:是你,你来找俏如来吗?

废苍生:我要找的人,是你。

玄狐:你找我做什么?

废苍生:为了杀元邪皇,我希望你……牺牲。


[废苍生一会玄狐,他口中的牺牲,是否真要玄狐殒命?

雪山银燕误食余下的彼岸虫,梦境风暴,将会怎样摧残雪山银燕的意志?

最后的防线,伏羲深渊,元邪皇又会如何出招?众人又要如何应对呢?

欲知精彩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多媒体最新强档《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二集——心魔。]

avatar